五十度灰小说吧
关注: 104 贴子: 1,001

  • 目录:
  • 文学话题
  • 0
    =1200 104×6+3×1=7×(395+17) ----------------------------------------------- ===(184.168 .109.74 ==SlS地址!)=== ----------------求个号,谢谢!-------------- ----------------------------------------------- 104×6+3×1=7×(395+17) ----复制到别的帖子里再点开就好了------- 5×(173+95)=0×628=406
  • 25
    五十度灰 三本加番外 我有 主页找我
  • 0
    “总秘,贺总已经三天没接我电话了!董事会这边都快急疯了!” “知道了,我来处理。” 简思思一边敷衍应下,一边从后备箱抱出了两个大牛皮纸袋。 电话那头还在吱哇乱叫,简思思干脆地停好车,走向了别墅。 扛着两个大袋子,她只好将手机用脸和肩夹住,费力地去开大门上的指纹锁。
  • 0
    完整版🔥🔥《姚夕施煜川小说》又名《施煜川姚夕/他亲手弄丢了那个爱他的傻丫头》姚夕施煜川小说全文完结阅读【大结局已有】 第一章他亲手弄丢了那个爱他的傻丫头 一通....两通..... 整整十一通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您好,我想立份遗嘱。” 简短的遗嘱:她死后,房子和钱归还给施煜川,剩下私人财产全部由温晓棠继承。 姚夕无处可说,只在私人微博写了下来。 “其实,我和煜哥在11月22日分手了.....” “应该说是他单方面放弃我……” “
  • 0
    完结小说🔥🔥《姜晚妍傅泊辰/他的小丫头终是被他弄丢了》姜晚妍傅泊辰小说全文txt完结阅读【大结局已有】
  • 0
    完结小说🔥🔥《江姝傅俊铭小说》江姝傅俊铭小说全文完结阅读【大结局已有】
  • 0
    完整版🔥🔥《江姝傅俊铭小说》江姝傅俊铭小说全文完结阅读【大结局已有】
  • 0
    上海,星夜明亮。   江姝从车里走出来,看着面前灯火通明的傅家老宅,心底有些打鼓。   今天是她闺蜜傅莎莎的订婚宴。   那个人……也会来。   傅俊铭,傅家最小的儿子,傅莎莎的小叔,也是她暗恋了七年的人。   江姝深吸了口气,刚要抬步,身后突然传来车子的轰鸣声。
  • 0
    温晚从未想到和陆淮骁重逢,竟然是在别人的婚礼上。 他为伴郎,自己则是伴娘。 帝都,希尔特酒店。 一片欢声笑语中,温晚心不在焉。 一旁同事激动低语:“伴郎好帅啊,晚晚,我们换个位置好不好?” 温晚闻言,视线不自觉落到旁边人身上。 陆淮骁一身黑色西装,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反射着灯光,晃得人迷乱。 时隔五年,他还和当初在大学一样,惹人心动。 这时,只听一阵衣料窸窣声,一阵温润的木质香袭来。 这香味,和她当年送陆淮骁
  • 0
    第一章 我们分开吧 嫁给顾先生的第十个年头,秦暖做了一个决定。 离开他—— 从老家回淮海市的车上,窗外飘着雪。 想着还有半个月就是自己二十八岁生日,秦暖拿起手机拨打了老公顾言清的电话。 “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吗?” 顾言清温润和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秦暖鼻尖顿时酸涩不已。 “处理好了,爸妈他们还是决定离婚。” 年过半百,秦暖没想到相敬如宾的父母会突然提出离婚,这次她回来本想让两人重归于好,没想到回去后才发现,二
  • 0
    第一章 逃婚   南城,机场。   沈雯穿着婚纱匆匆下车,拉着行李箱飞快越过斑马线,就要朝机场入口奔去。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迈巴赫却飞速驶来,逼停了她。   “沈雯!”   一道平静却威压十足的声音传来。   沈雯僵住,接着就见到陆臻行从迈巴赫迈出。   男人面容俊朗无涛,眉宇冷峻,他朝她走来,行动间带着浑然天成的优雅和贵气。   沈雯不由攥紧裙摆,目光又贪恋又紧张。   陆臻行比以前更加稳重内敛,威严也
  • 0
    梦里 她跪在朝堂之上,双眼刺红,倔强望着那个双目冰寒的男子,一字一字,铿锵有道:“我没罪。” 满朝哗然,用世间最恶毒的言语诅z “她犯的罪该五马分s,斩立决。” 她腰身挺的笔直,在一片哗然之中,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男子,“我没罪。”她信他会护他,在任何时候。 然而男子并未看她一眼,面色冰寒,亦是一字一字,绝情道:“关进煦池宫内,永不得出入。” 梦里 她赤着双足,立于悬崖顶上,衣袂飘飘,在跳入悬崖的那一刻,有双手牢
  • 0
    🔥🔥爆推荐《唐温许珩年宋怜小说》又名《唐温许珩年/五年成空》唐温许珩年宋怜小说全文txt完结阅读【大结局已有】全章节 第一章 五年成空 阳光洒进房间,映照着唐温那张红彤彤的小脸。 男人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扣着衬衫的扣子。 “过不久我要结婚了,分手费该给你的都会给你,不能要的,你也别多想。” 迎着晨曦,许珩年的侧脸显得冷硬也无情。 唐温心一震,嘴里那句“那我们这五年算什么”哽在了喉咙。 良久,她扯出抹浅笑:“好
  • 7
    五十度灰。五十度飞/。三部整理了
  • 0
      海市,外滩酒吧。   苏小朵和沈若风刚结束MIPING电竞俱乐部的模拟赛,匆匆赶来参加同学聚会。   包厢内热闹非凡,个个举杯寒暄。   “小朵,你和风哥都订婚三年了,什么时候办婚礼?”   “虽然当初你们只是假订婚应付长辈,但你俩真的挺般配,干脆假戏真做得了。”   听着高中同学的聊侃,苏小朵下意识朝沈若风看去。   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摇着高脚杯中的白兰地烈酒,眉头微拧。   “别开这种玩笑,我和苏小朵是八
  • 0
    京城,定远侯府。 墨柒柒站在凉亭之中,雪一片片落在身上,化开在肩头。 这场雪,似乎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大。 大街小巷挂满了大红灯笼,今日是守岁夜。 墨柒柒有些恍惚地听着远处街角热闹的喧嚣声,耳畔却回旋着昨日大夫说过的话-- “半月有余,已是强弩之末。” 掐指算来,她还有十四日。 一道低沉的嗓音自身后传来:“怎么在这里? 身穿玄袍的君千澈走了过来,同她并肩站在凉亭之中。
  • 0
    大离王朝的圣元五年八月十五。 这天,是个极好的天气,天空湛蓝,阳光和煦,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因为是中秋,宫里特地给各位大臣放了假,准许今日不用当值,可以回家团聚。 刚退了朝,沈青鸾正准备随着众人一同出宫回府,还未抵达宫门口,就被小太监唤住了。 “沈大人请留步。” 沈青鸾抬眸瞧过去,认出是太监总管李茂全的徒弟,于是忙停下脚步,负手立在门口。 等人走近了,她含笑问道:“公公有何事?” “皇上刚刚传下口谕,宣
  • 0
    (完结文)《胖子逆袭记》《顾漫雪霍知寒》全文全章节&【txt阅读】 (小说完结)《顾漫雪霍知寒》《胖子逆袭记》txt阅读&【全文全章节】   “哎哟,这躺快两个月了吧,不知道死了没。”   “这霍家的,就是活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鬼样子,居然敢肖想我们的举人老爷,还说宋少爷喜欢她,要娶她,我呸,做她的春秋大梦!”   “可不是嘛,不要脸的脱了衣服睡人家床上,别说打断一条腿,就是浸猪笼也应当,咱们村儿的风气都给
  • 0
    梦里 她跪在朝堂之上,双眼刺红,倔强望着那个双目冰寒的男子,一字一字,铿锵有力道:“我没罪。” 满朝哗然,用世间最恶毒的言语诅咒 “她犯的罪该五马分尸,斩立决。” 她腰身挺的笔直,在一片哗然之中,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男子,“我没罪。”她信他会护他,在任何时候。 然而男子并未看她一眼,面色冰寒,亦是一字一字,绝情道:“关进六池宫内,永不得出入。” 梦里 她赤着双足,立于悬崖顶上,衣袂飘飘,在跳入悬崖的那一刻,
  • 2
    梦里 她跪在朝堂之上,双眼刺红,倔强望着那个双目冰寒的男子,一字一字,铿锵有力道:“我没罪。” 满朝哗然,用世间最恶毒的言语诅咒 “她犯的罪该五马分尸,斩立决。” 她腰身挺的笔直,在一片哗然之中,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男子,“我没罪。”她信他会护他,在任何时候。 然而男子并未看她一眼,面色冰寒,亦是一字一字,绝情道:“关进六池宫内,永不得出入。” 梦里 她赤着双足,立于悬崖顶上,衣袂飘飘,在跳入悬崖的那一刻,
    ringevv 9-12
  • 0
    我叫唐意欢,是个家庭主妇。 我与我的丈夫厉墨衍是初恋,相爱时很甜蜜,只是后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导致我们关系降到冰点,他恨我。 可我是真的爱他,关系差点不要紧,我相信我们之间总能和好的。 何况我们还有个孩子,婚后他虽然恨我,但对孩子着实不错。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亲手做了一桌饭菜,等他回家。 我知道他一定会回家,因为在孩子面前,我们会维持一个虚假的恩爱形象,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也是我们相爱时的约定——无
  • 0
    京城,定远侯府。 苏影欢站在凉亭之中,雪一片片落在身上,化开在肩头。 这场雪,似乎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大。 大街小巷挂满了大红灯笼,今日是守岁夜。 苏影欢有些恍惚地听着远处街角热闹的喧嚣声,耳畔却回旋着昨日大夫说过的话—— “半月有余,已是强弩之末。” 掐指算来,她还有十四日。 一道低沉的嗓音自身后传来:“怎么在这里?” 身穿玄袍的萧景渊走了过来,同她并肩站在凉亭之中。 苏影欢抬手接了片雪花,喃喃道:“下雪了。
  • 0
    七月的天气有些炎热。 帝都最好的婚纱店里,却开着充足的冷气。 “我的女儿真是漂亮!”温母看见一袭白色婚纱的女儿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妈!”温宁娇嗔着看了她一眼。 温宁身上穿的这件白色的婚纱,做工精致大方,价值连城。 是陆家早就叫人订做好的。 “哎,原本还想要多留你几年再出嫁,谁知道这陆家老爷子说病倒就病倒了!”温母抬手摸了摸做工精良的婚纱,有些不舍的说道。 温宁捏了捏她的手,笑着说道:
  • 0
    ——十年前的吻,你该还给我了。——   这是我无意间在霍致峥手机里看到的一条短信。   我望向亮着灯的浴室,忽然觉得有根刺扎进了心里。   水声停止,穿着浴袍的霍致峥擦着滴水的头发走了出来。   我望着他俊朗的脸,将手机递了过去。   霍致峥撇了眼界面,面不改色地将它扔到床头柜上:“发错了。”   他从容的让我没办法不去相信这是一条发错的短信。   转念一想,我们在一起八年,结婚也有五年了,这点信任总归是
  • 0
    江城,盛夏。 傅氏科技顶楼总裁办公室。 钟意拿着平板,一项项向傅泊焉汇报历程。 “平江大桥改建计划已经通过初步提案,明天上午需要参加确认会。” 傅泊焉点点头,对结果满意。 工作上的事很快汇报完,钟意打开新的行程页。 平板的屏幕微微泛着冷光,映在她疲惫的眼里。 她的声音没有半点差池:“生日礼物已经放在您的车上,是花了一千五百万拍下的宝石项链。” 傅泊焉低着头还在看计划书,随意“嗯”了一声。 但接下来,钟意却半响
  • 0
    抖音完结《敬则则裴衡止》小说全文(护士长) 《敬则则裴衡止》短篇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版】 第一章 灾区的薄荷糖 岭南市。 一场大地震让繁华市景不复存在,处处断壁残垣。 护士长敬则则和一众医护同僚越过震后废墟,朝着救援营帐走去。 在飞尘漫天的废墟中,他们是最美的逆行者。 帐篷内,身穿白大褂的裴衡止刚处理完患者伤势。 “裴医生,这是你要的碘伏和纱布。”敬则则走了过来,将手中的医疗包放到他旁边的桌上。 裴衡止眼皮未抬
  • 0
    七月的天气有些炎热。 帝都最好的婚纱店里,却开着充足的冷气。 “我的女儿真是漂亮!”严母看见一袭白色婚纱的女儿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妈!”严诺娇嗔着看了她一眼。严诺身上穿的这件白色的婚纱,做工精致大方,价值连城。 是傅家早就叫人订做好的。 “哎,原本还想要多留你几年再出嫁,谁知道这傅家老爷子说病倒就病倒了!”严母抬手摸了摸做工精良的婚纱,有些不舍的说道。 严诺捏了捏她的手,笑着说道:“
  • 0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签完字就可以去办理离婚手续了。" 颜知许看着门外两个人,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轮椅?傅时墨?她的丈夫?颜知许微眯起眼睛打量对方。 男人轮廓俊美,眼眸深邃,周身气息清冷似雪,淡淡的冷充盈在他的眉眼间,那双星目朝颜知许看过来的时候,目光闪过一丝不自在,而后便移开了目光。 空气静了三秒。 颜知许想起来自己身上就一个浴袍,嘴角抽搐。
  • 0
    这份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签完字就可以去办理离婚手续了。" 徐子妗看着门外两个人,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轮椅?傅斯年?她的丈夫?徐子妗微眯起眼睛打量对方。 男人轮廓俊美,眼眸深邃,周身气息清冷似雪,淡淡的冷充盈在他的眉眼间,那双星目朝徐子妗看过来的时候,目光闪过一丝不自在,而后便移开了目光。 空气静了三秒。 徐子妗想起来自己身上就一个浴袍,嘴角抽搐。 所以现在的剧情是她倒贴追人
  • 0
    在江城市中心最奢华的地段前,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鼎盛大厦,温乔才在心里默默感叹时间的轮回,人的渺小。 七年,整整七年,终于,她还是回到了这座城市。 先去大厅办理了入职手续,然后按照流程,前台负责接待的迎宾李瞳领着她参观这座宏伟壮观的大厦。 从主楼到副楼,员工别具一格的餐厅,还有休闲娱乐的活动场。 “哦!对了!温律师,等一下我带您见完了陆总后,会有人和您交接先前首席律师的手头工作,然后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正式
  • 0
      3月6日。   距离高考倒计时还有三个月。   桐安中学6楼高三三班。   唐可心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座位旁的人,抓着书包带的手微微收紧。   夜澜绝,桐安中学的校霸加校草,也是高三三班最后一排的钉子户。   两个人除了是同班同学外,没有任何交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会坐在自己位置旁边。   唐可心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走上前:“麻烦让让,我要进去。”   夜澜绝闻声抬头,特别自然的侧身让出刚好够过人
  • 0
    “夫人的寒疾是积年的沉疴,撑到现在都是奇迹,别说怀孕,就是今年冬天,也难熬过去。” 医馆中,京城有名的老大夫收回搭在腕上的指头,面色沉重摇头。 宁婉清瘦的身子一颤,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才双十年华,就此走到了末路。 可如果时光重来,回到五年前,她还是会跳入冰窟中救起顾锦之,割腕喂血,在所不惜。 宁婉释然一笑,说:“大夫,您开药吧,银钱不是问题,就让我撑到过完年……” 已经不能给顾锦之生孩子了,那就陪他过最后
  • 0
      站在别墅门口,我的身后是一片黑暗。   外面如鹅毛的雪一片片砸在我身上,我没有在意,只是觉得今年的雪比往年都要大。   “铛——铛——铛——”    对面火红灯光照亮的钟楼发出巨大的声音,今天是除夕夜。   我呆呆的听着远处热闹的喧嚣,脑海里一串数字在倒计时。   ——14天11小时59分56秒。   这串数字是昨天我从医院出来后,在我脑海中出现的。   我低下头,拿出手机拨通霍先生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就接
  • 0
    栖霞区的天空上,乌云滚滚,大雨不期而下。 白浅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 她的手落在熟悉地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白浅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白浅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心蓦然一紧。 她
  • 0
     岭南市。   一场大地震让繁华市景不复存在,处处断壁残垣。   护士长穆芊芊和一众医护同僚越过震后废墟,朝着救援营帐走去。   在飞尘漫天的废墟中,他们是最美的人。   帐篷内,身穿白大褂的霍绍谦刚处理完患者伤势。   “霍医生,这是你要的碘伏和纱布。”穆芊芊走了过来,将手中的医疗包放到他旁边的桌上。   霍绍谦眼皮未抬:“谢了。”   穆芊芊顿了顿,又将口袋里的薄荷糖拿出来,递给了他。   “我记得你喜
  • 0
    “徒儿,记着为师的话,是魔,当死——!” “师父——!” 沐宛 梦中惊醒,下意识的捂住小腹。 窗外雷雨大作,好一会儿,她才缓过了神。 按在床榻上的掌心一片冰凉,目光望去,沐宛 心内苦涩。 顾君彻……又不在! 连着半月有余,自从知晓她怀有身孕,顾君彻便夜夜寻不到踪影。 起身下床燃起烛火。 沐宛 坐在椅子上,守着门,候着归人。 出神时又不自觉想起刚刚做的梦。 自从她有孕后,每日入梦就会被师父近乎癫狂的告诫惊醒。 她是个
  • 0
    晋州,封府锦绣苑。 庄络胭倚坐在窗前,手持绣花针在布帛上认真绣着牡丹花。 她要在月底前将这幅《百花祝寿》绣好,作为寿礼送给皇宫里的贤妃娘娘。 “夫人,不好了!”婢女小枝急匆匆走进来,神色慌张,“锦衣卫来报,大人出巡受伤了……” 庄络胭手一抖,绣花针刺破指尖,血珠落在了牡丹花蕊之上,一瞬妖娆至极。 她顾不得处理,匆匆起身往外跑。 封瑾身为锦衣卫指挥使,身负巡查缉捕之责,一旦受伤,怕是生死未卜。 拱卫司。 封瑾
  • 0
    《85665724》薄若幽 霍危楼 2《74389247》墨晔 云绾宁 3《14523698》青鸾 云天河 4《72917812》慕雅哲 云诗诗 5《85471237》夏星星 穆青寒 6《35487214》林疏清 邢慕白 7《54512156》池烟 姜易 8《12345215》姜雪宁 谢危 9《12548769》楚千淼 任炎 10《12547863》叶濛 李靳屿 11《25143524》郑书意 时宴 12《24521548》苏荷 商骁 13《80089》唐诗 薄夜 14《60037》孟青嫣 周子权
  • 0
    九重天,晨曦神殿。 穆芊芊一身红妆坐空旷的大殿内,眼中只剩空寂。 长姐穆颜长公主的话还回旋耳中:“嫁给晨曦神,是万民的请愿,也是你的造化。” 穆芊芊垂下眼帘,轻轻地抚摸着怀中的一个木匣。 这是她被送至九重天时,长姐给的嫁妆。 里面装了一颗丹药。 长姐说:“人活百年,神活万世,待十年之后,你容颜尽失之时,就服了它吧。” 穆芊芊将木匣小心翼翼的放在枕头底下。 而后,她静静的等着,这一等从黎明等到了黑夜,又至天明
  • 0
    许国四十二年冬。 许知意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就那么僵硬的站在大殿外,满面泪水。 冷气混着浓厚的血腥侵袭着她的呼吸,难闻至极,令她心口一窒。 那个原本应该坐着她父皇的皇位上,如今坐着的却是那个她熟悉万分,却又陌生无比的男人。 而她的父皇,许国的皇帝,此刻已是再无声息的尸体。 一别不过数月,明明他送的玉还握在掌心,明明他走时,他们还是彼此相知的夫妻,他还亲近吻过她眉眼,唤她一声沐儿…… 可现在,他成了杀她父
  • 0
    “听说了吗?她让陆家扫地出门了!”   “是啊,昨天有人在民政局看见他俩去办离婚了!”   “陆家是谁都能攀上的啊,她要不是有研究eb病毒开扣者的大佬爹,陆家当年能娶她进门。”   “可不是,那陆墨擎三十出头就接盘了整个山海,多少名门望族等着强强联手。”   一层玻璃隔断而已,外面的七嘴八舌夏雨柔听的真切,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无奈的笑。   “姑娘们!都很闲啊!没工作吗!?”这声音仿佛从丹田一口气运到头顶,
  • 0
    九重天紫华殿。 云萱坐在树梢,望着落日,心内一片苦涩。 这是殷晨未回殿的第十日。 也是他们大婚的第十日。 抬手遮掩住刺目的阳光,云萱从树上飞下,终是打定主意去寻他。 可她的步子刚迈开,便瞧见紧闭的殿门被人一掌拍碎。 紧接着,那人的身影便出现在她眼前。 “殷晨,你肯回来了?!”云萱的话中带着丝丝的欣喜与小心翼翼。
  • 0
    京城,定远侯府。 薛婉站在凉亭之中,雪一片片落在身上,化开在肩头。 这场雪,似乎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大。 大街小巷挂满了大红灯笼,今日是守岁夜。 薛婉有些恍惚地听着远处街角热闹的喧嚣声,耳畔却回旋着昨日大夫说过的话—— “半月有余,已是强弩之末。” 掐指算来,她还有十四日。 一道低沉的嗓音自身后传来:“怎么在这里?” 身穿玄袍的沈淮安走了过来,同她并肩站在凉亭之中。 薛婉抬手接了片雪花,喃喃道:“下雪了。” “
  • 0
    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 风雪夜的天冷气彻骨。 指挥使府内暖意正浓。 冷紫溪站在正厅内,望着外面浓稠的夜,心惴不安。 眼看月上中天,一道踩雪的脚步声响起。 与此同时,一抹人影走进厅内。 冷紫溪眼前一亮,忙迎上去:“夫君……” 但那人却避开了她,兀自将大氅解了下来,扔给一旁的小厮。 他一身飞鱼服,腰间别着柄绣春刀 ,飒爽英姿,俊朗无双。 可偏偏那双眼满是薄凉:“公主这一声夫君,我可承受不起。” 冷紫溪眼神一黯。 李
  • 0
    东天界,生死门,因果台。 云月站在台前,看着她名字旁,愈发暗淡的另一个名字,心头一苦。 生死门中尘缘了,因果台上名姓消。 “丫头,你明白的,这名字暗了,便是缘尽了,为何不放手?”一侧眼含悲悯的月老劝慰道。 放手? 她也想,可终归是不舍,也不甘! 云月将眼中欲倾泻而出的泪水尽数逼回了眼眶,哑着嗓子道:“我还想……再试一次!” 最后一次…… 回到寝殿,已接近日暮。 云月迎着月色踏入映着星星烛火的寝殿,脚步却是在瞧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