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真君吧
关注: 17 贴子: 34

  • 目录:
  • 0
    叶英红之前在石缝里听了他们说话,已知道眼下是怎样的情势。听这少女忽然松口要他们走,不禁一愣,连接下来要问李伯辰的话也忘记说了。   李伯辰也愣了愣。但他之前觉得这少女身上有股邪气,如今听她这话,倒不知是真心的还是在玩弄自己。不过无论是两者中的哪一种,他都不想表现得胆怯。   便沉声道:“红姐,我们走。”   叶英红这时才忙跑过来,将李伯辰搀住。两个人转了身,李伯辰则紧握匕首暗自戒备。其实他并不擅长用匕
  • 0
    他人在半空中时,往少女那瞥了一眼。却见她转了脸,似乎在与岩壁之后的什么人说话,仿佛也不将他放在眼里、觉得他难逃一死了。   但李伯辰的心却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稍稍一宽——至少这人暂且不会出手。   下一刻他便落到浑甲兽巨大的脑袋上。这**的脑袋几乎有一人长了,覆满鳞甲,坚硬如铁。但在它的眼睛上方生了两排骨刺,李伯辰落上去时便用左手一把攥住了其中一根。   妖兽觉察自己头上攀了一个人,顿时大怒,摇头摆尾要将他
  • 0
    三个妖人,是说除了驭使浑甲兽的黑袍人之外,还有两人么?   那个黑袍人竟然用妖兽做事,可见绝非善类。而他的功夫看起来又极高,李伯辰自忖不会是他的对手。要是再加上两个,大概是更没什么胜算的。   但在这种时候,他倒不会因此而畏惧。在雪原上时面对妖兽,何曾有什么胜算?可在战斗的时候只要随机应变,总会有法子。要是只以修为境界论输赢,仗也不用打了。   山脚下的树木生得比较稀疏,没有被妖兽撞倒,因而他在路上看
  • 0
    待他将铠甲穿上,树人才道:“是不是小角色,同是不是灵主、乃至是谁的灵主都无关。那些秘灵隐藏在诸天万界中,所想的是如何夺气运,叫自己变得更强些,于这世间而言没有任何益处,反而只是祸害。此一类,就是我眼中的小角色。而你我这样为天下苍生计的,自然不同于他们那样的东西。小王子,要有一天你能掌握天下,要记得我这些话。” 也不知道是被哪句话触动了,阿斯兰说道:“哦,还有一件事——东营里好像也有一位王子。” 树人
  • 0
    之所以觉得是新坟堆,是因为那土包上没有覆着雪,且坟前靠近路边的位置还摆了一张用木板和石块胡乱搭起来的台子,台子上摆了些香烛之类的东西。   坟前两个人一老一少。少的是个女孩,穿一身黑色皮裘,没戴帽子,头顶简单梳个发髻,乌黑发丝披散在背后。老的是个男人,也穿黑皮裘,胡子雪白,正在看坟前供桌上的东西。   叶英红看见这两个人时,女孩也看见了车队。就转了身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一路看他们驰过。离得近些的
  • 0
    李伯辰探手入怀取出燕百横那柄匕首握住,站在路旁盯着叶英红的车队远去。等看到他们无惊无险地通过了山口,没生出什么变故,才略松一口气。   而后他运行真元,迈开步子慢慢地走。在雪原上的时候他的双腿中混杂了妖兽的血肉,这几天过去暂未出现什么异常,倒是有好处——他走路跑跳时觉得比平时更加迅捷轻盈,踩在地上又抬脚时仿佛脚底会有一股力量将他轻轻一托。   他这样走了约十来分钟,出了峡道。眼前的无经山高耸入云,与
  • 0
    “哦……”女子伸手在嘴前呵了一口气,又轻轻搓搓。她穿着黑熊裘,袖口的黑毛衬得这双手极白,“听李先生说话像读书人。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   李伯辰略沉默一会儿,低声道:“我有兄弟在无量城当兵,前些年战死了。”   “啊……来拜祭兄弟的吧。令兄生前是城里哪一部的?”女子说了这话,转脸往远处的群山中看了看。无量城中战死军卒的确会埋骨在四横山脉中,也的确时常有人不远千里来祭拜。   “前军,奔掠营。”说了这
  • 0
    李伯辰站在脚店门口,一时间进退两难。   显然这山君——如果真的是的话——并未看破自己到底几斤几两。该是瞧见自己带着一群阴灵走来走去,觉得该是个修为不俗的高人。   他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但看它竟然懂得揣度人心察言观色,该是很不好惹的。   它现在只向自己借身后这些“阴兵”,又以财物诱惑……   李伯辰在心里叹了口气,尽量简短地答:“既然求我两次,便是有缘。你拿去吧。”   要是他还没睡着,
  • 0
    没等他想明白,门上的阻力忽然消失。随后屋子里一阵乱响,该是百应与燕百横交上了手。   自他们两个退入门中已过去一小会儿,刚才他破窗而出时又弄出了响动,因而忽然发现西边的屋顶有一双褐色羽翼一闪,竟是那之前被百应分派去后山以策万全的褐羽卫来看究竟发生什么情况了。   百应原本该是想要活捉燕百横。但不知道他在城中是否还有同伙,因此得小心行事,惊动的人越少越好。这倒是李伯辰想要的——只消解决他们,他就可以逃
  • 0
    他走出东营,沿着澜江江畔往西去。即便此时天寒地冻,澜江上也没有一片浮冰。因为江水流得实在太急了,水尚未凝固,便被冲碎。他一边走一边往西营中看,见到双方起冲突那里的人越来越多,向来安静的西营中也开始有妖兽发出一阵一阵的嘶吼。这说明三阶和二阶妖兽没有对其进行约束,更表明了此时营中那位安乐大王的态度。 再走了两刻钟,当涂山脉就往南拐了一下,等走过这一段,便看到远处的山巅之上生长着一颗树。阿斯兰现在在澜江
  • 0
    一个人虽疑心一件事,却总会有些倾向,或者倾向于信,或者不信。   燕百横便倾向于前者,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听了李伯辰这句话,他先一愣,随即想到他所指的是什么了。   三年前的大事,不就是前任都统令毅遇刺么?   当时随他出游的人当中的确有李伯辰!而眼下……他心中一跳,意识到眼下除去这个李伯辰之外,当年在场的所有人的确都死了!   令毅死得蹊跷。当年查出的缘由是百将廉策因升迁、军功问题而心有怨
  • 0
    徐城心中一震,感到意识深处那悸动也更强烈了些,同时他心中生出一种顽固而执着的欲望——想要弄清楚李伯辰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这种欲望比饥饿时的食欲还要更加难以遏制,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知道这是风雪剑神的意志。 他和剑神之前已经认为,那一界中的或许的确是纯元帝君,但一定已经很衰弱了。因此他才叫李伯辰在生界为其办事,同时不敢正式现身于世,且对李伯辰自称为北辰。而从李伯辰一直以来的表现似乎也可以确认这一点——
  • 0
    他所住的这一间小屋子,哪怕炕上地下都密密麻麻地站满人,顶多也不过三十个。可阴灵只剩淡淡的轮廓,彼此可以穿透重叠,于是当它们将屋子挤满的时候,已经看不清阴灵原本的模样了,只剩下满屋亮得有些刺眼的绿光。   李伯辰这样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梦,即便身在梦中也觉得精神疲惫至极,于是重新爬到泛着绿光的炕上、慢慢坐到自己的肉身之上,重又“睡”下了。   他在梦中一睡,肉身便立即醒了。   此时睁眼,屋子里一如往常的黑
  • 0
    他对百应所说的有关都统令毅的事,句句都是实情。他的确怀疑过廉策杀令毅是有人图谋指使,但当时的那些人,也的确都死去了。   百应问他这事,说是将要提拔重用是合理的。但也还有另一种解释——都统令毅之死既然有疑点,就可以再查一查。要是查出他才是主谋……当年的人都死了,谁来为他辩解?   百应该就是来确认这一点的。   他低叹口气,想自己果然不适合军旅。不是不适合那种上阵搏杀的军旅,而是不是适合尔虞我诈、勾心
  • 0
    无量城号称北原第一雄关,扼住当涂山虎啸峡入口,城墙足有二十米高,经年有一万战兵驻守。但如今高墙残缺大半,用沙袋填住了。城门也早在几天前被毁坏,现在只以铁拒马拦着。   入城之后,在空中飞着的两个羽人才落下,按着腰间短匕走在李伯辰身后。   东方天际微亮,峡中两侧营帐内的军士都起了。火头军在营外路旁生火融雪煮水,另一些军卒开始重复前一天没有做完的事——搬运、掩埋尸体。   七天前妖兽突入城中又撤出,一万
  • 0
    李伯辰心里一阵喜悦。立即将那个冻僵的尸身挪去一边用雪埋了,又在地上扫出一片无雪的空地。拿短剑三下五除二将粮车的车辕砍了,又不理会站在一旁看着的隋不休,直接从他身上裹着的残旗上割了一片引火。   折腾了十几分钟,火终于燃起来。他长出一口气,一头栽倒在火堆旁,觉得身上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但只略歇了一小会儿,就强撑着起身抓了地上的雪狠擦自己的腿。   隋不休一直在一旁看着,等他生起了火才也垫着旗子坐下来
  • 0
    李伯辰从未见过妖兽会做出这种举动,提着妖灵的脑袋愣了愣。下一刻身边这驼妖兽四腿一僵,砰的一声砸倒在雪地上,连着隋不休也一同倒了下去。   再看手里的妖灵脑袋——虽说脖颈断口处在沥着血,但脸上剩下的七只眼还在滴溜溜地转。它紧闭着嘴,面皮微微发颤,也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   “这个是他们的王族,你把它抓好了,它就是我们的护身符——剑给我!”隋不休在雪地上强撑起上半身,脖颈处的血已经不流了,冻成一块黑红色
  • 0
    愣了一秒钟,李伯辰的脑袋嗡的一声麻了。他意识到现在与他相距四五步、脸上生了八只眼睛一张嘴的怪物,该是一个妖灵!   ——能够统御一方的三阶妖兽修为更进一步,便可化出人形,成为妖灵。修至这个境界,神通便有分异。有些妖灵皮糙肉厚擅长猛击,有些身形轻巧擅长奔袭,还有些擅长隐匿、智谋、术法的。而他面前这女身的妖灵,强悍处该并不在肉身而在术法魅惑,隋不休应是被她迷了心窍。   那个三阶妖兽收拢部属,也该是为了
  • 0
    那个年轻男人叫隋不休,是隋国王族派驻无量城的城主隋无咎的儿子,乃王孙公子、天潢贵胄。   上月这位公子穿鲜红大袍到城头巡视,李伯辰有幸见到他的脸。据说他已至龙虎境,得到隋国庙堂真传,修习了九幽元气阵,且参与了目前正在北方前线一带构建的中州结界体系。无量城作为这个体系中的重要节点,就由这位隋公子负责。   现在,这位隋公子就长在一头驼妖兽的背上。   李伯辰不知道他是遇到了同自己一样的情况,还是被强行“
  • 0
    妖兽的巨大身子颤了颤,似有苏醒的迹象。李伯辰立即在剑柄上又敲了一下,叫剑刃更深地刺入这**的心脏,于是妖兽不动了。   但它的身体还是温热的,处于濒死状态。正是依靠这样的热量,藏身于妖兽腹中的他才能在北原的暴风雪中熬过三个昼夜。但现在,他得想其他办法了。   从被剖开的肚皮缝隙向外看,可以看到整片原野都被白雪覆盖。雪面以下是无数在七天之前开始的战役中死去的军士以及妖兽的尸体,大多残破不堪。但妖兽的生命
  • 0
    徐城隔了一会儿才道:“得了气运之后才知道的。” 李伯辰看得出他有些不情愿。想来是因为他身为阴兵,自己倘若问了一件事他是无法不答的。阴符帝皇经专讲如何炼化阴兵,徐城从前也修过。现在他自己既是阴兵又是灵主,再通晓了这法门的奥义,想必是如虎添翼。假以时日或许要连自己都制不住了——要今天没问这一句的话。 他便从营帐顶下跳下,道:“那给我说说,你都有什么心得。” 徐城叹了口气:“用不着听我说,我把经决都告诉你吧,你自然也有心
  • 0
    李伯辰将杀死支牙斯分为两步。第一步,是取了他本人的性命。第二步,是对付他的阴灵以及附着其上的魔王化身。 以他今日神通而言,第一步不算难,第二步却很要命。越过当涂山的喜善大王该是受支牙斯节制的,那天晚上他化身魔王与隋无咎争斗,威势都惊天动地,要是叫支牙斯也得到机会如此,只怕更加难以想象。 因而李伯辰对徐城说:“在璋城的时候你帮隋子昂害陶家人,就布了个诸天荡魔弥罗阵,是不是?” 徐城并不介意这段往事,道:“是啊。你好不好奇
  • 0
    她说话时声音颇大,周围又有许多罗刹来来去去,李伯辰便道:“嘘。” 可诺雅笑起来道:“你有什么好怕的?别人又不会管你的事。你这样子可不像勇士。” 在平时李伯辰不会介意这话,可刚刚看了那些罗刹所行残暴之事,他一时间对诺雅口中的“勇士”一词很反感,便忍不住道:“我们的勇士和你们勇士定义可不同。” 诺雅似乎没听出来他生气了,道:“有什么不同?我都知道的,你们那里不也是谁厉害、谁就是勇者、王者么?” 李伯辰道:“在我们那边,勇者该只
  • 2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的,想来看看剧情的讨论,结果
  • 4
    人人人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无畏真君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