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之王吧
关注: 41 贴子: 174

  • 目录:
  • 文学话题
  • 0
    特战之王:第一章:向光明处去 位于中洲西南部的云岳高原深处,在大片的原始森林中,有一片注定不会在任何地图上标记出来的营地。 营地整体都建立在原始森林内部,四周除了可以遮风挡雨的树木之外,就只剩下周围几条起伏不定的山脉。 从营地正门出发,前进不到两公里,便是中洲和安南国的边境线,人迹罕至,鸟不拉屎,偏远的不能再偏远。 营地的规模小,占地面积也不大,大概十来间可供住人的茅草屋,一片很小但却很干净的露天训练
    AMDyes 8-26
  • 0
    特战之王:第一章:向光明处去 位于中洲西南部的云岳高原深处,在大片的原始森林中,有一片注定不会在任何地图上标记出来的营地。 营地整体都建立在原始森林内部,四周除了可以遮风挡雨的树木之外,就只剩下周围几条起伏不定的山脉。 从营地正门出发,前进不到两公里,便是中洲和安南国的边境线,人迹罕至,鸟不拉屎,偏远的不能再偏远。 营地的规模小,占地面积也不大,大概十来间可供住人的茅草屋,一片很小但却很干净的露天训练
    AMDyes 8-25
  • 0
    逃! 逃的越快越好! 这是安嘉内心唯一的想法。 此时此刻,磅礴大雨,震耳惊雷,天台上被逆向崩飞出去的石块和钢筋已经完全在他眼中消失。 一杆长达两米的银色长枪彻底占据了他所有的心神。 这是一杆造型相当霸气的长兵器,可以收缩的特点显然更加方便主人的携带,在没有完全伸展出来的时候,只是一个十来公分的金属管,可一旦完全伸展出来,任何人都要为它精湛的制造工艺惊叹。 两米的枪身完全是从十来公分的枪柄伸展出来,可粗细却
    AMDyes 8-16
  • 0
    虞氏小院内部的面积不大,但却很雅致,四面都是花坛,仅留下一条可供行走的石板小路,几张石桌呈三角形摆放在院子里,坐在桌前,犹如置身花海,花香宜人。 李天澜进入小院的时候,一名看上去大概七八十岁的老头正昏昏欲睡的躺在院子里的一张木质躺椅上晒太阳。 老头身材干瘦矮小,身高甚至只有一米六出头,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他一脸惬意的躺在比他身体大的多的躺椅上面,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迟暮腐朽的气息。 李天澜神色平静。
    AMDyes 8-11
  • 0
    在中洲国,作为重要性仅次于帝都幽州的城市,华亭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大大小小的角落里几乎都充斥着忙碌的景象。 车站尤其如此。 随着中洲国在世界上的地位稳步提升,华亭的发展似乎已经到了一个顶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到这座繁华如斯的大城市中寻找机遇,车站内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车站的各个角落内随处可见。 人真多。 这是李天澜对于华亭的第一印象。 一身粗布衣服手里捏着一个纸袋的他跟着拥挤的人群走出车站
    AMDyes 8-10
  • 0
    位于中洲西南部的云岳高原深处,在大片的原始森林中,有一片注定不会在任何地图上标记出来的营地。 营地整体都建立在原始森林内部,四周除了可以遮风挡雨的树木之外,就只剩下周围几条起伏不定的山脉。 从营地正门出发,前进不到两公里,便是中洲和安南国的边境线,人迹罕至,鸟不拉屎,偏远的不能再偏远。 营地的规模小,占地面积也不大,大概十来间可供住人的茅草屋,一片很小但却很干净的露天训练场就已经是全部。 训练场中央一
    AMDyes 8-8
  • 1
    天字号保镖时期人的实力是用速度 敏捷力量等东西量化的 现在是什么剑气 什么凝冰什么的。和以前完全不是一个内容 现在又搞了轩辕什么的 假得要死 成玄幻 仙侠了
  • 1
    炸了,写不下去要太监了。休息一下从开一本吧
  • 6
    特战之王李天澜 看了这么多章了,基本分析出来了。 东城皇图就是李天澜后来的名字。他是东城家的子孙。东城如是就是李氏的孙女。当时有章写的,李氏不是有个孙女吗,怎么是孙子了。还有白清浅看到天澜的表现。 关于秦微白,她确实存在,他确实不会武功,。不过轮回宫宫主其实就是秦微白,只是几十年后的秦穿越回来的。她为了防止当年的事情发生就穿越回来创办的轮回宫。想把历史颠倒。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大决战中轮回宫主必定不能活
  • 3
    现在这个秦微白是不是不是以前那个秦微白了,不然燃火和军师的态度转变太大了,那个成为活死人在林族的宫主才是以前的小白吧,求各位的论述
  • 0
    旋翼声扰动着黑暗。 停留在极光军团总部的直升机缓缓升空,在轰鸣的呼啸声中一路远去。 来时平平淡淡,走时云淡风轻。 秦微白没有留下吃早餐,也没有进入王逍遥的那栋别墅,两人一小时的谈话只是沿着极光军团总部的岛屿走了小半圈。 谈完了,于是就走了。 干脆利落。 欧陆东部的气温着实有些冷。 直升机的机舱里,秦微白重新裹上了崭新的毛毯,只不过这终究不是那架奢华至极的私人飞机,没有柔软宽敞的真皮沙发,没有在顶级音响中回
  • 0
    森林内吹过了一阵清风。 风声轻响,南云温暖的有些闷热的原始森林内,凛冽的寒意在地上划出了一道又一道清晰可见的沟壑。 “咔嚓...” 附近的几颗巨树毫无征兆的倾倒。 粗壮的树干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在空中断裂成了树段。 断裂的树干随意的滚动着,露出了密密麻麻的年轮。 越来越多的树木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 每一颗断裂的树木,切口全部都是无比光滑的平面,整齐而森然。 微风继续浮动,带着越来越多的剑气。 冷冽的剑意逐渐填充在了
  • 0
    幽州又下了一场雪。 凛冽的白飘在幽州林立的高楼中,飘在故园的长空下,纷纷扬扬,覆盖着故园的亭台楼阁,覆盖着视线中清晰的西山,覆盖着故园外苍翠的森林,覆盖着蜿蜒而上的小路。 雪越来越大。 天地间的风景由浅浅的白色变成了一片苍茫。 远山,森林,天地。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凝固成了一副近乎永恒的画卷。 只有空中坠落的雪花是这幅唯美画卷中唯一的灵动。 这幅美的近乎窒息的画卷里有一个美的近乎窒息的女人。 那是一抹与周围白
  • 0
    挂断了跟军师的通话,李天澜站在原地,沉默了很长时间。 军师的提醒来的非常及时,而且也非常的直白。 虽然他说的只是推测,怀疑,但对方语气中些许的迟疑却带着明显的肯定味道。 对方几乎明说了江家肯定会有一位状态与自己相似但却又不完全相同的超级强者,如果不是江上雨的话,那么一定跟江上雨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是他整合了圣域,南美蒋氏以及东岛,以及绝的力量。 说整合或许夸张了一些,但几大势力相互之间的联合确实有些莫
  • 0
    琉璃市,凌晨四点。 “砰!” 金铁交鸣,火花四射。 坚硬锋利的军刺与充斥着东岛风格的短刀狠狠撞在一起。 两把武器上挑下滑,火星在飞雪之下绽放了一瞬,两道身影交错而过。 脸色惨白的程北江剧烈的喘息着,跟自己的两位对手背靠背的站在一起,警惕的看着四周。 凌乱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在最短的时间里,三个疾风御剑流的精锐小队踩着雪花从不同的地方出现。 眼前已经变得有些模糊。 握着军刺的手臂也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 0
    这一刻,没有任何语言能够形容李天澜的声势,黑夜与晨曦交替的瞬间,漫天的剑光拉动着他整个人从空中坠落下来。 夜幕,晨曦,朝阳。 所有的一切都被生生撕裂。 透明但却无比刺眼的剑光在夜幕中说不出的绚烂,李天澜的身影如同流星。 刹那而过。 伐天,破海,裂空,如果说山河永寂是他所有剑意的综合式的话,三年游历中,李天澜凝聚了剑二十四所创造的单式剑意则是各有所长。 杀天是杀心最重的一式。 不顾一切,一往无前。 这一式没有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