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吧
关注: 101 贴子: 473

  • 目录:
  • 奇幻·玄幻小说
  • 2
    就感觉,仍然没有完结,我很想知道最后活下来的都有谁。可爱憨厚的湫崽,还有曾经冒失挑皮的锥,傲娇的霆岩,傻呼呼的阿织,浦叔,我泪流满面。那些涂山一开始并肩打猎的伙伴们,酋长,还有鲁,沙漠中的石人族,后来的人们,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我还想看看战后重建以后,宿舍的的小朋友们是否重新开始上学。经过大战各部落抛弃一切同生共死,有没有组建巫师协会,酋长联盟,每年开会,讨论发现啥的。都非常想看到这些。最
    不渡 2-19
  • 2
    忘记在哪里看的说这书文笔好,智商在线balabala。可能期望过高,前面一直忍着,但是主角成为战士的那一次仪式,一共11个人,意思是每年差不多10多个人成为战士。然后第一次出任务就死一个,虽然没有说是新人还是老战士(描写里看出应该是老战士),离谱的是大家虽然很压抑但明显是挺正常的事情,这tm合理吗。你平均5次死一个的话,50次每年新增的就死完了。还不算一开始新手期容易死。这还是主角给部落带来提升的前提下,战士数量大概率
    Kira冰 1-23
  • 2
    ~级战士 ~凶兽 1 弱的杂血凶兽,普通野兽 2 杂血凶兽,弱的纯血凶兽 3 纯血凶兽,弱的蛮种凶兽 4 弱的王种凶兽,蛮重凶兽 5 王种凶兽 6 强的王种凶兽,弱的大荒遗种 7 大荒遗种,弱的大荒真种 8 大荒真种,弱的祖兽 9 祖兽,...... ...... ......
  • 0
    涂山部落。   “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哇,带了好多东西回来!”   涂山众人奔走相告,原本躲在山洞纳凉的人呼啦一下全涌了出来,如迎接出外打仗胜利归来的英雄般,热情地跑过去。   看叶羲他们每人都扛着重重的货物,大家七手八脚,争先恐后地上去帮他们卸下。   放下重物的叶羲感到一阵轻松,揉了揉肩膀,深深地吸了一口涂山清新的空气。   酋长仔细地打量着每个人,发现都只是受了些小伤,精神疲乏些,都没
  • 0
    几名战士手握武器,身躯紧绷,紧紧盯着洞口,随时准备战斗。   叶羲不顾酋长的反对,坚持和他们一起站在这。他手握着弓箭,弓弦已经拉满。   巨石缓缓移开,刺目的阳光照射进来,因为长期待在黑暗,所有人的眼睛被光刺激得眯起。   巨石完全搬开。   洞外是熟悉的黄土平地,远处树丛摇曳,阳光晴好,树影斑驳,一片静谧。   没有任何生物窜出来攻击他们。   战士们没有因为这平和的景色而放松,手中紧紧握着武器,谨慎地
  • 0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见叶羲站在山洞口,许多涂山人都围了上来,纷纷关心问候。   叶羲略微沉重的心情被这一声声温暖的问候渐渐融化,他内心触动,环顾四周,人群里一个个都是他熟悉的人,仓盘、契、雉目、咬鹃……   当在人群中看到一言不发,却同样关切地看着他的貂,叶羲有些意外,对着他微微点头笑了笑。   貂自从来了涂山后一直沉默寡言,也不见他怎么跟人接触,只是积极地跟随采摘队进丛林,经常打些小猎物回来
  • 0
    叶羲形容狼狈,身上都是泥土,还在喘着粗气。   所有人注视着叶羲。   幸好叶羲警惕跑到山顶,幸好他没命地跑回部落报信……   酋长心中心绪起伏,心里又是后悔,又是后怕,又是感动,还混杂着庆幸,各种情绪混杂在胸口让他不知该怎么表达。   憋了片刻,他右手成拳猛地像对待朋友一般锤了一下叶羲的肩膀。   叶羲只感觉肩膀一股大力袭来,然后整个人踉跄着往后跌退了几步才站稳脚跟。   右肩一阵疼痛,叶羲捂着肩膀龇牙
  • 0
    一个月后。   当太阳还在地平线挣扎时,涂山整个部落的人就全聚集在空地上了。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预备役战士试炼考核的日子。   气氛很肃穆。   众族人黑压压地围成一圈,没有一个人说话,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人群的中心站着神色庄严的酋长和巫,他们的前方,则站着这次考核的试炼者。   酋长的视线缓缓地扫过眼前的十个人。   前面九个试炼者都高大犹如铁塔,浑身肌肉夸张得隆起,一看就充满力量。   
  • 0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   醒来时叶羲觉得浑身轻松,身上的疼痛消失不见,视力和听觉都恢复,脑海中的嗡鸣声也停止了。   一团冰凉的东西沉甸甸地压在胸口,叶羲爬起身来,把盘睡在他胸膛上的蛟蛟捞起放到地上。   蛟蛟睁开眼睛,在叶羲脚边游动了一下,又粘人地顺着叶羲的脚踝往上爬,然后挂在脖子上不动了。   小家伙长得很快,原本初见时大拇指粗细的一条小蛇,如今才过了一个月,已经有手腕那么粗了。   出洞穴时碰到了
  • 0
    随着日头渐渐升高,大地越来越热。   叶羲发现空地上不知何时架了许多杆子,上面一排一排密密麻麻地吊着许多肉条。   族人们人手一只木桶,抱着木桶不时在杆子中间穿梭忙碌着,把木桶里串好的鲜肉见缝插针地挂上去。   空地上肉腥味扑鼻。   叶羲看着有些经过二次晾晒,已经硬得发黑的肉干,觉得腮帮子一阵僵硬。   他曾经看到过,一个男人啃一块反复晒过五次的肉干,那肉干已经硬得跟石头似得,咬了半天愣是在上面没留下
  • 0
    叶羲走到涂山摊位附近,发现有一大群人围在哪儿,有激烈的争吵声不时从里面传来。   叶羲眉头一皱,往人群里挤去。   人群熙熙攘攘,但叶羲个子小,费了一番功夫还是挤到了最里面,   只见人群的中心,一大帮身着蛇皮的图腾战士面色不善地围在涂山摊位前。   在这群人中叶羲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黄罴部落的栖尚和九熊。   那个在叶羲印象里从容笃定的栖尚此时面色漆黑,眼神阴狠地盯着涂山众人:“你们涂山怎么可能弄
  • 0
    咔擦。   咔擦咔擦。   极其细微的声音。   这是哪来的?   叶羲一凛,竖起耳朵倾听。   四处打量了一圈,叶羲把目光对准了岩石——声音应该是从岩石那头传来的。   此时八名战士脸红脖子粗地站在巨石背后抵着,根本没位置可以让他贴着耳朵仔细确认。   叶羲心神不宁,莫名想确认这声音的来源。   战士们都尽量挤在岩石的中心抵着,叶羲见缝隙处边沿有一段窄窄的区域是空着的,只是有不少虫足从缝隙中探进来,在那块
  • 0
    当叶羲他们一边走一遍笑闹地走回山洞的时候,发现巫竟拄着骨杖站在山洞口。   巫的神色十分肃穆。   一群人立刻停止嬉笑,敛容正色起来。   “巫!”众人齐齐行礼。   巫微微点头,依然没有半分笑意的样子,仔细看去,巫的脸上甚至透着一抹苍白。   叶羲心里一咯噔,难道……是占卜有结果了?   巫缓缓地扫视了一遍眼前的这些族人。   众人受巫严肃的眼光影响,刚刚因布置陷阱而高扬的心渐渐落下。   巫终于开口,声
  • 0
    凶禽的速度何其快,两个呼吸后,那锋利的爪子已经勾到了他背上的肉。   眼看再过一刹那,那利爪就可以像洞穿一块豆腐似的洞穿他的身体,把他身体里的内脏全掏出来的时候。   那凶禽却猛地一僵,从半空中直直地掉落下来。   叶羲躲闪不及,这一压犹如一座大山压到了他的背上,直接就被压趴在地。   凶禽太重,叶羲只感觉胸腔一阵巨痛,哇地一口吐出一口鲜血,当即意识就有些昏沉。   背上的凶禽一动不动。   叶羲明白,黑
  • 0
    穿山跳羚喜欢生活在草地茂密树木又稀疏的地方。   叶羲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让自己沉下心来,然后开始在丛林中一寸一寸地搜寻它们的踪迹。   这是项水磨工夫,但时间一点点过去,叶羲的脸上依然没有流露出任何焦躁的痕迹,眼神中只有专注。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一处灌木后找到了它们排泄的粪便,然后跟随粪便的踪迹,追寻到一处茂密的草地。   这片草丛极为茂盛,草又密又高,最矮的区域都足有半人高。   一只
  • 0
    用盐交易回来了这么多食物,为了庆祝,当天晚上涂山族人点燃了大篝火。   大家拉着手聚在一起跳舞,所有人都敞开肚皮大吃了一顿。   以往战士们因为怕把食物吃光,都是克制着吃的,现在有这么多食物在,战士们没了顾忌,食量大的让叶羲瞠目结舌,严重怀疑这些人是人形恐龙。   在欢闹的氛围中,酋长坐在人群中,一边吃烤肉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大吃大喝的样子,以往冷肃的形象现在连一点渣都找不到。   叶羲就坐在酋长旁边
  • 0
    “但是看在你们没有得逞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你们黄罴就不用来黑泽交易东西了!”   栖尚的牙齿咯咯地响,说不清是因为愤怒还是害怕。   他不明白,怎么才过了一会儿功夫,事情就变成这个样子,他们刚才到底在后面说了什么?   栖尚浑浑噩噩地带着黄罴部落的人离开这里。   怎么会这样呢,黑泽为什么会突然站在了涂山这边?他们每年给了他们这么多好盐……脑海中一个念头突然如闪电般一闪而过。   栖尚旋即转头
  • 0
    原来盐还可以这么白,没有一丝杂质?   因为黑泽部落强大,黄罴部落每年都会在生产的盐里挑一批最好的送给他们。   虽然那盐少有杂质,但颜色还是白中泛黄,绝没有涂山部落的雪花盐这样,洁白的一尘不染。   叶羲弯腰捧起一罐盐,递给领头人:“大人,黄罴部落的人因为自己产不出这样好的盐,就硬说这雪花盐是假盐。然而是真是假,难道光凭他们空口白牙一说就能定论吗。”   说到这里,叶羲瞥了栖尚众人一眼,目光中暗含轻
  • 0
    没过多久,两人扛着满满一袋肉干回来了,背后居然还跟着一大串人。   “真的有白的像雪一样的盐,还不贵,你们不是被人骗了吧?”跟来的人都一脸狐疑。   “你们自己看。”   他们一看涂山的摊位,吓,好家伙,这么多一罐一罐雪白的东西难道都是盐?怎么这么白,而且看上去一点杂质都没有!   黄兽皮和褐兽皮把肩上扛着的肉交给涂山部落人:“你们掂掂看,看数量对不对。”   蒲泰眼睛一瞄,心里就有了数:“这些够了。”
  • 0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黑泽沼泽。   有两名身穿白色麻衣,手握雪白骨器的黑泽战士等候在沼泽前。   叶羲打量他们,暗自咂舌,这黑泽部落不愧是黑脊山脉最强大的部落,随便两个战士都有纺织物当衣服,要知道,涂山只有巫才有一件麻衣而已。   而他们手中的骨器雪白通透,一靠近就有一股寒意自心头涌起,这种感觉,叶羲只在酋长的武器上感受到过,显然还不是普通的骨器。   这两名战士显然认识蒲泰,上来就对蒲泰打了个招呼:“来
  • 0
    第三天。   队伍行到了一片红蓬林中。   眼看太阳西斜,队伍们在红蓬林中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可以栖身的洞穴,只好找了颗最大的红蓬树当做过夜的场所。   红蓬树,顾名思义,树叶都是暗红色的,且树冠极大,树叶繁多,看起来就像莲蓬一般。   这片区域都是这种红蓬树,叶子多又容易掉,搞得地上都是厚厚的红色落叶,像铺了一层红色毯子。   草草吃过晚饭后,众人爬到树上。   这颗树很大,承受十几个人不是问题。  
  • 0
    断翎的砖砌得很好。 没有给叶羲再次亲自动手的机会。 周围各部落的人在学会怎么砌砖后,也踊跃的一起来帮忙,生怕一旁蠢蠢欲动的叶羲找到空隙来砌砖。 这些裹着兽皮肌肉发达的家伙不仅肯学,而且各个力大无穷,不知疲惫,干起活来分外卖力。 四天后,一幢令人惊叹的高大建筑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幢楼约有九米高,比“传统观念”里的石屋高了足足将近三倍,需要仰着脖子才能看到高耸的屋顶。 但即使造的这样高大,这用水泥做粘合剂的
  • 0
    涂山巫很快挑好模型。 在他看来摆在面前的几座模型都差不多,一样的美轮美奂,一样的碾压他贫瘠的想象力,颠覆他过去所有对石屋的认知,迷花人眼。 所以他略微犹豫了下,就随便挑了个看起来相对小那么一点点的模型。 希望这样可以让叶羲稍微省心一点。 叶羲明白涂山巫的心意,心头微动,笑了下,捧着那模型对涂山巫温声道:“巫,接下来交给我们就可以了,您回山洞继续冥想吧。” 涂山巫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此刻心里颇有点不平
  • 1
    三年了 从几十章节跟到今天 总算有个结局,从开始有QQ群就进去 到后来更新太慢失望退群,然而一直没有放弃,不管咋说,结束了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