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神给个面子吧
关注: 0 贴子: 27

  • 目录:
  • 0
    她易萱然要整治的人,就没有可以安然无虞的。   段白陌靠着墙,看了一眼手上的玫瑰花,半晌将玫瑰花丢进垃圾桶。   他之前一直以为是樊落星逼萱然说的那些话,这几天一直想着那天态度不好,要来道歉,没想到一出电梯就听到这些。   小时候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孩,真的变了。   易萱然挂断电话,回到病房里,凌睿希微拧着眉头看她,“你和谁打电话?我不能听?”   “我和手下打电话,睿希哥哥听了会破坏我在你心中的形象。”
  • 0
    她们选出来的四个人,确实时常看到她们就烦,魅殿下本来一开始还天天来学校,后来干脆不来,其余几个人对着她们就像是对着自己家的佣人一样。   一大群人沉默了,落星站起来,“我饿了,有没有人请客吃饭?”   “我请吧,去学校对面的凯德饭店吃饭,大家都去。”   吃饭的时候不少人喝了酒,在席间说着自己之前做过的蠢事,落星坐在桌上,风卷残云的吃东西。   都要把她饿晕了。   吃完后,撑着下巴看她们聊天。   这个
  • 0
    周末不上课,就专门为了抓她跑过来,还真是辛苦了。   “快看,樊落星在那,一楼的同学上楼。”一人拿着对讲机。   “一楼收到。”   “派人把下楼的路堵死。”   “好。”   落星哭笑不得,这群人还弄了组织了。   有组织有目的有纪律,不错啊。   一直冲到天台上,落星把门一关,拍门声接迥而至。   “樊落星,你给我们出来。”   “你们才是在室内,我在外面的好不好?”   里面的人立即改口,“樊落星,你给
  • 0
    凤梧浑不在意。   别人再惨也是别人的人生,别人想要怎么做事,只要不妨碍到外人,我们都没有置喙的理由。   “说来也是,樊家人不管了,拿着这一千万度假去。”落星拍了一下手上的存折。   【……】我说错话了。   求你好好做任务行不行?   自从接收这个宿主,他最近都感觉自己老了足足有十岁。   “那你快点退休,换个漂亮,秀色可餐的小哥哥来。”   【……】凤梧气掉线。   落星把存折塞进口袋往外走,一大群黑
  • 0
    落星深吸一口气,一股无色的气流环绕在樊小童的身上。   没多久,落星脸色苍白下去,强撑了一会,她收回手将被子盖好。   这身体还是太弱了。   在椅子上坐了良久,她才缓过来,拿出手机给段白陌打电话。   电话好一会才接通,“我在医院门诊这边,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啊?”   “我快死了。”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小童从手术室出来了,你买点吃的来病房。”   “哦,等着。”   段白陌过了半个多小
  • 0
    落星没找多久就找到了凌睿希。   凌睿希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都缠了纱布,一张俊脸上也就一只眼睛受了伤,黑黑的一圈看着十分可笑。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谁打了他,昨天打他眼睛的女生倒是看清楚了。   是樊落星。   遇到这个女生就倒霉,没想到她还敢对他的俊脸动手,把他曝光在论坛上。   尽管帖子快速被黑了,可黑的时候,点击量有千万。   他的脸这次肯定丢光了。   想想就糟心。   他要是找到打他的人,一定要把
  • 0
    第二天,樊母带着落星和樊小童搬家。   要高利贷的太凶,同层楼的住户都投诉樊家,房东不把房子租给他们,还退了预交的几百块钱房租钱。   落星看着樊母手上的几百块钱十分忧伤。   这是家里最后的钱。   樊母再找不到工作,除了落星之外,都要喝西北风了。   搬进比之前更小的房子里,里面只放得下一张床。   落星躺在天台上,抬头看着天。   天是那么的蓝,人是那么的穷。   唉。   突然手机响了一声,落星拿出手
  • 0
    落星看樊小童突然放松了,看向段白陌,“刚才我弟和你说什么了?”   “让我远离你,用脚想都知道,我不可能会喜欢你。”他选伴侣,也是有要求的。   以后他的婚姻,极大可能是会联姻,樊落星家庭各方面都不符合要求。   落星点点头,“确实,用脚想我也不可能喜欢你。”   “……”   段白陌目光沉下去,他自己说是一回事,被别人说又是另一回事。   他伸手揽住落星的腰,在她腰上掐了一把,“你用脚想一个试试,我这么
  • 0
    樊小童拿着菜单有些拘谨,他还从来没有来过这样华贵的地方,“真的可以随便点吗?”   段白陌点头,“你随便点。”   樊小童打开菜单,上面的图片看着十分有食欲,只是那英文看不太懂。   樊小童向着落星求救。   落星走过去,看了一眼,而后点了一大桌子上来。   “吃吧,喜欢什么,我们再打包。”   “嗯,谢谢姐。”   段白陌神色莫名的的看了落星一眼。   不要脸。   他付的钱。   这么不客气就算了,连个谢
  • 0
    段白陌手下用力,懒得听她打岔,“那天是你在击剑室用柜子把我堵在地下室的?”   他回家后看了那段时间的监控,外面的监控里宋成带人打饭去之后,没有人再去击剑室,击剑室内是不装监控的。   可他看到樊落星的那一眼,她那心虚的样子,莫名就觉得是她做的。   这女人和他打架都不心虚,要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肯定不会像刚才那样立即转过头不看他。   落星立即摇头,“我没有,不是我,你别诬赖我。”   段白陌都
  • 0
    落星把凤梧屏蔽。   落井下石是吧?   我就不和你个火鸡说话,憋死你。   凤梧说了许久,发现落星屏蔽了他。   【……小可怜,你个**。】果断气掉线。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落星在心里哼了一句,十分应景。   解开屏蔽才上线的凤梧再次气掉线。   炙热的火焰将他整个包裹起来,没多久整个空间里都是火红一片。   “自焚?”   【焚你个大头鬼,我这是气得控制不住我的力量了,小可怜,我告诉你,你再
  • 0
    有人抓不到落星,拿起桌上的书往她身上丢。   一时间教室里鸡飞狗跳的,场面十分壮观。   等到上课铃声响起,落星滋溜一下窜回自己的座位。   看她多聪明,上什么课带什么书,别人那里乱成了一锅粥,她座位上还是干干净净的。   一群人跑不动,从地上捡起书对着落星丢。   教理科的老师走进教室就见一群人正在欺负同学。   他走到讲台上拍了一下桌子,“上课。”   一群人有气无力的看了老师一眼,默默收回了手里的书
  • 0
    女生们本来震惊里面跑出来一个穿校服的女生,但一想到段王子还没走,也就没去追那个跑出来的女生,默默痴守在门边。   “下课了,魅殿下怎么还不出来?”   “刚才那个女生是谁呀,竟然那么大胆子跑进击剑室,看那样子,一定被王子殿下收拾得很惨。”   “那是自然,我们魅殿下的击剑可是世界少年组第一名。”   “可惜当年比赛的视频不外放,不然还可以观赏一下殿下的风姿。”   “魅殿下家世好,成绩好,样貌好,这世上
  • 0
    落星看着,唇边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想这样就抓到她?   做梦吧。   她眼珠子四处乱转,看到左边空了一条路,快速跑过去。   她继续吊着人跑,跑得十分愉快。   无敌是多么嗨森。   后面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到后面老师都在教学楼上围观。   “楼下这是在干嘛?喊的是今年新生第一的那个樊落星吗?”   “这群女生什么时候心情那么好,出来锻炼身体了?”   “一个个体测的时候和要了命一样,这个时候倒是跑的很快。”  
  • 0
    “就是,戴着面罩都能感到那种猥琐之气。”   “你们快走开,别耽误我们在这里为魅殿下呐喊。”   “魅殿下身边有你们这群人跟着,都降低了他的档次。”   几个人取下脸上的面罩。   一个个气得脸色发黑。   他们长得其实也不丑,一个个面容干净,麦色的肌肤,满是阳光。   只是跟在段白陌身边,一朵高岭之花,瞬间把他们比了下去。   挡在门把手边上的男生冷沉着脸,一身凶煞之气喷薄而出,“都围着干什么,吵死了,
  • 0
    “四个二。”   “王炸。”   落星走进去没人理会她,她在一边的长椅躺下,用书盖在头套外面,听着那斗地主的声音,唇角不经意的向上扬起。   这就是青春啊。   上课铃声响起,白衣无暇的段白陌从外面走进来,他走进门的时候,身上仿佛带着光,让众人的视线一下就落在他身上。   跟着的女生被关在门外,没有一个跟进来的。   段白陌的规矩,要进去就必须和他打,不打就不准进。   有人曾不顾生命安全,也要靠近他,听
  • 0
    落星跑过去,演技立即上线,脸上满是愧疚,愧疚到快哭了的那种,“刘老师,您还好吧,我不知道他们弄了陷阱,要是知道,我就不赶时间走后门让您受伤了。”   刘华如鲠在喉,努力让语气听起来和顺一些,“……这不关你的事,让你监跑,你还被他们逼着跑,他们说你跑了十六圈了,休息一下吧,你是个好孩子,老师都是看在眼里的,以后同学再欺负你,你都可以告诉老师。”   在学校里特招生或多或少都会受欺负,只要不太过分,老师
  • 0
    落星没顾上凤梧,身上的伤好了之后,她动了动身体。   这个身体的力量很差,软绵绵的,一点都不得劲。   在原地松动了一下筋骨,落星跳上围墙慢慢往前走。   盛宏高中一切费用全免,特招生都是住校。   作为贵族私立高中,学校不用晚自习,放学后除了特招生,学校里的其余学生都会离校。   这个位置能看到盛宏的操场,操场十分的大,一个人都没有,显得冷冷清清的。   盛宏的老师是不布置作业的,这些特招生一个个闷在寝
  • 0
    落地的那一刻,落星内心十分冷漠。   火鸡,你死定了。   凤梧得意一笑,看你还叫不叫我火鸡了。   他想要折腾谁,有的是办法。   这个身体的主人姓樊,叫樊落星。   樊落星家里十分穷困,樊母一个人带着她和她弟弟,她和弟弟都是和樊母姓,父亲不详。   樊母既当妈,又当爹,一个人打好几份工,才能勉强供樊落星和她弟弟上学。   她每次放学回家都看不到樊母,弟弟樊小童几乎是她在照顾。   没有父亲的孩子,很容易
  • 0
    狭窄的巷子里,散发着一阵令人作呕的气味。   几个穿着超短裙,打扮妖艳的非主流女生,正对着地上一个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女生拳打脚踢。   在几个女生边上,一个同样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女生,单脚撑地,半靠着墙。   这个女生,长着一张令人惊艳的容貌,和顺的眉眼,清纯的气质,身上的校服又整齐又干净,她的身边都仿佛带着一层圣洁的光芒。   她淡漠的眉眼扫过地上的人,唇边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有人退出殴打的行列
  • 0
    季衍一边说一边指了一个方向,最后丢给落星一块玉牌,“这是我的身份玉牌,你在魔界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拿着玉牌来季家找我。” 落星接住黑色的玉牌,对着季衍点了点头。 季衍不敢多留,怕这个叫问尘的又发神经,忙不迭的飞走了。 落星低头看了一眼玉牌,正准备收起来,却被问尘一把抢过,他速度极快的丢在地上,踩了个粉碎,“有我在,你永远不需要外人帮助,这种贴身之物还是不要拿着了。” 问尘的举动有些孩子气,面上却
  • 0
    季衍转而看着落星,见落星目光中没有对问尘露出生疏的神色,这才放下疑虑。 他都不怀疑面前这个人换了个芯子,自己就更没有置喙的余地。 落星其实也是觉得问尘不对劲的,可他身上的灵魂气息没有出问题,而且她能够感受到崽这一个神魂碎片在收回灵魂之力以后比她之前收集起来的加在一起都要强大。 更强大了,有更多的主性格倾向,对于自己更熟稔,似乎也没有问题。 这么一想,落星放松了身体,抬手将神木和椅子收了起来,“这个地方
  • 0
    副宫主率先跪在地上,紧接着大殿里除了魔界老祖,全都跪了下来,“老祖息怒,我立即派人去更远更偏僻的地方找,一定尽快帮您把人找到。” 魔界老祖看着副宫主,眼里没有半点情感,“找了三百年都没有找到,我还能指望你们这些**什么?” 三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确实能够做很多事情了,副宫主无法反驳,赶忙低下头,听候发落。 毕竟多说多错,老祖现在心情看着就不太好,他们还是不要将人惹急了,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魔界老祖看
  • 0
    杨子杰得意的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整个空间里,房间里的东西随着他的笑声在猛烈的震动着。 蔚时眼底的灰暗褪去,恢复了少许清明,他眼中那点光芒还未彻底复现,又暗淡下去。 房间里的瓷器猛地炸裂,瓷片四处飞射,飞溅的瓷片在到达杨子杰身前的时候立即化为粉末,平稳的落在地上,没有半点扬尘。 蔚时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被瓷片划破衣服,他身上顿时多了数道伤口,鲜红的血渗透出来,将他白色的衬衫浸染成了红色,狼狈凌乱中竟也透着
  • 0
    难道她离开后,那六个女修的修为下降,心里不爽,把杨子杰的尸体又折磨了一番? 修仙界什么样的人都有,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可既然鞭尸了,怎么就不把犯罪现场收拾一下? 这个时代可是讲究法律的,冲动做事却不善后,这样可不是长久之道。 落星迈开脚步,到了卧房门前,门并没有关紧,她直接将门推开。 幽冷的月光下,六个女人背对着房门站着,她们身上满是血迹,身上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 再看之前杨子杰倒下的地面,完全没有
  • 0
    落星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被抓住的鞭子,左手放在唇边咬破,鲜红的血一滴一滴的渗透出来,悬浮在半空。 她将那几滴血融入水龙鞭中,鞭子内出现一条红线,鞭子上面的灵力瞬间暴增,红色的灵光萦绕在鞭子上,看着威势惊人。 杨子杰错愕的松手,“你也是邪修!” 这怎么可能,之前他在她身上完全没有感觉到邪修的气息,这一会儿同类的气息却特别的明显,更重要的是,她身上那股邪恶气息比自己身上的还要浓郁。 这个女人,到底还是小看了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快穿之男神给个面子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