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打脸的正确...吧
关注: 0 贴子: 42

  • 0
    见夏兰离开,木子背着书包出校门准备回家。可是木子才走出校门不远处,就被一股强大的手臂力量拎起直接拉上了面包车。随后对方用一张白色湿润的毛巾捂住她的口鼻。 毛巾才靠近脸颊的时候,她就闻到了一股化学试剂的味道,她努力地憋气,然后假装挣扎几下然后晕倒。 “这么快就晕过去了?”车上一个男人奇怪地问道。 另一个男人用脚踢了踢木子,“是晕死了,这千金小姐就是娇气!不过这丫头还真好看!” “这才好啊!咱们兄弟这次可
  • 0
    而每次夏兰都是如此,在人多的地方,维持自己善解人意的姿态,然后用潜在的语言激怒夏璇,最后夏璇的不可理喻成功展现了夏兰善良、宽宏大量等一系列优点! 这次也是,什么“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不想让爸爸难做”,每次都这套路。 “好…………啊!”木子一脸笑意地从位置上起来,“以前是我错了,妹妹,以后咱们两姐妹要相亲相爱哦!” 说着,木子直接亲昵地拉着夏兰坐在自己的位置旁边。夏兰也愣住了,以往这个时候,夏璇不是
  • 0
    “水,我要水……”   难受的又要晕过去的君临真的受不了了,一路上对方吃喝就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他只有张口询问。   “南蒂娜小姐,那小子看着要渴死了,需要给他水吗?”经过乌古的大力宣传,这些勇士们可都对木子崇拜不已。凡一点小事都得经过她的意思后才会做。   木子一边吃着干粮,一边道,“人即使在沙漠中一天不喝水不会死,他饿了渴了正好没力气逃跑。等明日或者后日,他若是快死了再喂他喝一口水。”   君临听到
    着重防守 04:57
  • 0
    “大哥,我求求你,求求你了,救救他吧!再这样下去他会没命的!”   还没走进屋,木子就听见屋里传来珊娜哭着祈求的声音。   只见哈图直接推开了苦苦哀求的珊娜,脸色黑的跟煤炭一般。   “你让我救他,你知道他是谁吗?妹妹,你糊涂啊!”哈图怒声道。   “我不管他是谁,我只知道他是我喜欢的人,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男人!”珊娜道。   哈图听到她这话,心狠狠地被伤透了,“最重要的男人,一个才认识多久的朝国人什么
  • 0
    木子见哈图这般兴奋,笑了笑道,“您还是先让巫医来给他看看。不需要用太好的药,只要保证他不死就好,这要是养的太好,容易跑。等我休息一日,明日就启程带他去努哈。”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咱们部落粮食和草药并不多,我那舍得把好东西用在这个朝国人身上。”哈图道。   说着,他忽然反应过来道,“你刚刚说什么?你要带着这朝国人去努哈国?”   “不然呢,谁让咱阿爹阿娘就我们三个孩子,如今部落乃至整个沙漠都危在
  • 0
    就在她彻底丢弃多年来杨梅所教导的修养开始破口大骂时,杨梅终于找来了。她看到夏兰有些衣衫不整,急忙问道,“兰兰你……” “妈,夏璇买通混混欺负我,幸好遇到好心人救我,不然女儿的清白都被毁了。”说着,夏兰这才发现蔚茂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心中有些惋惜。 木子学着委托者的刁蛮的样子,一脸傲气,“这锅我可不背,明明是你穿着短裙在流氓多的小巷子乱逛,现在吃亏了,还把屎盆子往我脑袋上扣!” “就是你,不然你怎
  • 0
    “回你奶奶个头!有毛病吧?!”木子眼巴巴地看着蔚茂已经进入了夏兰所在的巷子了,该死的,她已经破坏不了了! “和尚,都是因为你!”木子怒道,“真的气的想砍死你!” 和尚看着才十七八,一双眼睛十分的干净,他一脸认真地道,“施主,贫僧是不死不灭的,所以你杀不死我的。” “靠!别跟老娘讲佛经。”木子气急败坏,“还有……放开老娘的腿!淫僧!” 和尚想了想,迟疑了一下,“那你先答应我不能去破坏两位施主注定的相遇。
  • 0
    董静心里堵得慌,“是兰兰她说那夏璇约她去主席台,说不定会欺负她,让我帮忙……” “住嘴!”董妈妈道,“知不知道被拘要是被街坊知道了,这闲话传多了,以后嫁人都不好嫁!就像一块疤一样永远在你身上!还有你以后怎么入党?怎么进单位……” 董静被说哭了,“都是那夏璇,太过分了,仗着自己有个有权势外公,就为所欲为才把我们都抓起来教训的!” “知道人家有背景你还去惹?要是你没做,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这次是人家
  • 0
    滴滴…………滴滴………… 放学后,木子走出学校就听到旁边汽车鸣笛的声音。 “凶丫头!”周击把头探出车窗外。 木子走了过去,随后直接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有事?” 周击看到这一番流畅的操作,十分的吃惊但也很快恢复过来,毕竟这丫头的行为他还真猜不透! “有空吗?有空去我家玩玩呗?” “轻浮!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男人!”木子看着他点评道,“抱歉,我不和你这种不正经的人一起玩耍!” 周击有些语塞,“你…
  • 0
    木子的父亲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因为环境的原因对待木子也十分的苛刻严格。赵青松带给她的这种亲人的宠溺,是她第一次知道亲情还可以这样温暖。木子心中暗暗地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委托者守护赵家。 赵青松对此十分受用,明明刚刚还抱怨不止,现在就乐呵呵的了。 赵青松因为夏璇早逝的母亲,对夏璇是在是过分宠溺了!不同于杨梅的捧杀,赵青松的宠溺简直是到天了!只要自己有,只要夏璇要,那都是夏璇的。 …… 木子陪着赵青松唠嗑哄
  • 0
    木子冷冷地瞟了夏海东一眼,“可是,是夏兰陷害我的,我哪里害她了?” 夏海东震怒,“白天的时候兰兰是怎么帮你求情的,你能不能学学你妹妹!真的是没有一点亲情味!而且,你妹妹腿还受伤了!” 木子听了更加的嘲讽,“昨天夏兰帮我求情?您是忘了她是一边陷害我一边假装求情的事情?” “璇璇,阿姨求你了……”杨梅急忙拉着还想发火的夏海东,夏璇什么性子,她这么多年早就摸透了,只吃软不吃硬,“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家说,别让外
  • 0
    学生们自然是十分的期待,医学系的同学们也如此。很多同学为了抢到前排一点,早早地就来了。 “安静,安静,电影开始了。”临时班长在组织着纪律,现场的声音慢慢地变小了,大家都着实兴奋。 可是,视频打开后,这那是电影?!投影仪上显示的居然是学校操场主席台,两个女孩在不断地争吵。 “夏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耍的诡计,这么多年我早就看清楚你了!”夏璇有些发狂一般,“在训练的时候,还我出丑,还故意说我针对你!你这个**
  • 0
    “其次,我除了追究夏兰女士的诽谤,还有那些违法作伪证并且诬陷我的同伙,那些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却为了陷害我硬要说我蓄意害人!”木子道,“尤其是那位带头的董静,煽动大家,故意陷害我!因为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我身体和心里的健康!我希望去医院做全方面的检查,要是出什么问题了,还需要医疗费!” 警察,“……” 木子忽然才想起自己忘记伪装成弱者了,急忙又装作害怕委屈起来,“呜呜呜……要不是有好心人帮
  • 0
    回想起刚刚那凶女人说的那句话:欺负我,你会付出代价的! 现在他终于懂了! 赵青松回头怒瞪周击,“我外孙女在你这儿就是这样被欺负的?” “赵爷爷,是我照顾不周,您不要生气!”周击急忙道,“我现在就让人把夏小姐放了。” 木子急忙道,“我可是得被拘留十天呢!不能走!” “夏大小姐,您走不走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儿!”周击一脸礼貌而不是尴尬的微笑看着木子,“再说拘留是可以被保释的,现在你被保释了!” 木子邪笑了一声,
  • 0
    周击道,“我的地盘我爱咋咋地!” “欺负我,你会付出代价的!”木子邪佞地笑了笑。 “臭丫头,还敢威胁我。老子可是公安局局长!”周击嚣张地指着自己肩膀上的肩章道。 木子懒得看他,直接跟着进来的叫老六的警察去换了牢房。这周击比周战大了好几岁,这两人要是站在一起,谁信这幼稚的小子是哥哥? 周击以为她听到自己的公安局局长身份,会来巴结一番,没想到直接就跟着老六去其他牢房了。心里有一种不爽快的感觉。 “局长,周少
  • 0
    “……” 周击看着木子一脸的无语,这小丫头也忒嚣张了些! 真当自己是来走亲访友?!这是公安局好伐?!她是被拘留的犯人还如此嚣张。 刚才周击明显是在警局门口等她,木子猜测必定是周战打了招呼的。而之所以周战会如此做,木子也不会自作多情认为是对方对她有意思,而是因为委托者夏璇的外公。 当年,夏璇出生的时候,夏璇的外公赵青松就和周家长辈定下了娃娃亲。周战虽年轻,但却是少校了,根本不会去什么大学当教官,这次之所
  • 0
    珊娜说着直接把之前哈图猜测的一切都复述给他听。   君临愣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   珊娜看着他想询问他到底有没有欺骗过自己,但是她准备开口时,君临就抢了她说话的机会。   “这样说来,你兄长是仅凭这些子虚乌有的猜测就怀疑我是奸细,还如此虐待我。若是发现你带我离开,怕是会觉得是我在诱拐你,一定会杀了我的。”君临道,“珊娜,我现在有危险!”   珊娜看着他问道,“我带你出去,我知道一条出部落的其他路,基
  • 0
    “如今,你打不过我,而我自认为你们所有人也困不住我。”木子道。   说着,木子第三次强调,“如今是你们生的最后一次机会。”   “乳臭未干的丫头!”   “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要知道,你如今只有这个这一个生的选择。您好好考虑吧。”木子又道。 木子和戎羌部落首领说话的间隙,乌古已经完虐了赤哲奴的儿子好几次。此时正又把他狠狠地踢趴在地。正被戎羌部落的其他人围攻。   “乌古,可以了,我们该走了!”木子大声地
  • 0
    “有什么不行?”木子十分自信的样子。  乌古见木子这态度,心里还是有些虚。   自让手下的人四处部落报信后,他就和‘南蒂娜’小姐去用那朝国狗官的信物引狗官在沙漠中藏着的手下去和戎羌部落两两相杀。   他本以为这样的计划已经很完美了,戎羌部落被朝国人重创后,一定不会像曾经那样嚣张。   但是,乌古是真的低估了‘南蒂娜’小姐的想法。   这一边引朝国人去屠杀,一边又准备在事情快结束的时候帮戎羌部落一把。   
  • 0
    木子一番话后,夏兰眼里又越发的委屈了,周围作为目击者在一旁的同学们都不断帮夏兰骂木子。 夏海东更是挥出巴掌往木子打去。还好木子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夏海东挥过来的巴掌,随后对警察道,“警察同志,虽然我是嫌疑人,但是也要保证我的人生安全啊!” 夏海东被警察制止了。而夏兰在不断地一阵矫情后,还是“说”出了自己是被姐姐推下去的,但是自己原谅姐姐了…… 警察听了后,望向木子,“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要说的就是他们
  • 0
    “不用害怕,我不是让你帮我干坏事,事情很简单……” 木子交代完,像没事一般上了厕所便回到了教务处。当她踏入教务处,警察也已经来了,而一旁的夏海东依旧一脸的铁青。 警察也很快着手调查,即便是刚刚开学,委托者夏璇也早就在学校很有名,不仅嚣张跋扈,也“教训”过不少同学,算是有前科。而夏兰在同学们眼中是个品学兼优的新晋校花。 因此这一点都很不利于木子。 而目击者被那个马尾辫女孩董静煽动,一个个都一口咬定是夏兰
  • 0
    夏海东作势要打木子,但是被杨梅给拦住了,一脸伤心地道,“海东,别打孩子了,一定是兰兰那里惹到璇璇了才让事情变成这样的,是兰兰的错……” 木子嘴角抽了抽,这女人还真的很会呢!一句话不仅把所有的错扣在她头上,还瞬间树立了慈母的形象。 “这些年,你对这混账东西尽心尽力,你看看她怎么回报的?你还替她说话!以前胡作非为也就罢了,现在故意害自己妹妹,要是主席台下没垫子,兰兰就没命了!”夏海东怒道,“我怎么会生下
  • 0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你们再拦着我,我就去告诉我阿爹去,让他治你们的罪!”   “让开!都给我让开!大胆!”   “我求求你们了,就让我进去好不好?”   ……   君临慢慢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熟悉的声音。   伤口已经被缝合了,也没有之前那样糟糕了。只不过疼痛感还是没有减少多少。   看来这荒凉之地也没有什么好医师。君临在心中想道。   他慢慢地从床上起来,然后颤颤巍巍地想出门。  就在他快走到
  • 0
    教务处的一处角落,木子被安排等待着父母来学校解决这件事情。她终于在刚刚那个小女生的自导自演的闹剧结束后,找到机会开始按照44444的提示接受剧情。 都说灰姑娘是会被后母和继妹欺负的。但是在委托者夏璇的家庭中却是相反。 夏璇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很快一个新的妻子。继母带着她的女儿也就是刚刚故意跳下主席台的女孩夏兰来到了夏家。 不同于灰姑娘的故事,在夏家,继母及其的宠爱夏璇,简直宠到无法无天了!要风
  • 0
    炎热的沙漠里,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 木子无法动弹地躺在滚烫的沙子上,她感觉全身都没有知觉了一般,即使旁边的吉普车马上就要爆炸了,但她也只有等死的份了。 轰…… 木子看着躺在火光中被炸的粉身碎骨的自己。恍惚间,她感觉自己慢慢地变的轻飘飘的,原来人死了真的有灵魂。 瞬间她陷入黑暗中,四周又释放出来强大的压力。 “精神力合格,灵魂力合格,开启任务系统。”一个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响起,把木子吓了一大跳! “欢迎
  • 0
    乌古又想了想,“南蒂娜小姐,这么大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先回去跟首领汇报了一声再做决定?万一遇到什么岔子?咱们部落已经低调太多年了,万一咱们冒头后,其他部落的人想要乘机想对付我们怎么办?”   “乌古,你可知我们部落极为低调,为何朝国偏偏下手的第一个部落就是我们?”   “为何?”   “因为他们怀疑矿产最多的就是我们部落周围的区域。矿产也不是整个沙漠部落占的地方都有。咱们现在还掌握着这些矿产地点就得快速
  • 0
    君临是被疼醒的!  醒来后,他慢慢地把视线放在自己正在流血的腹部,此时他根本顾忌不到自己的身体是裸露的,毕竟命才是最重要的。   他一边用左手捂住伤口,另一边用右手去扯珊娜的衣服,想要用来包扎自己的伤口。   但是,生活在沙漠这片地域,最缺的就是水资源,因此住在这片地域的人卫生程度自然是和中原人无法比的。即便珊娜是部落公主也如此。   她即便再爱干净、即便身为部落公主,得到的可以用于清洁的水资源更多,
  • 0
    木子从黑暗中醒来,身体强烈的疼痛让她全身在不受控制的抽搐。 不止是疼,而且还渴,她感觉自己的嘴唇都干裂了。 “放心,你姐姐不会有事的。”一个青年男性的声音在木子耳边响起。 随后便是嘤嘤的女性哭泣声,“真的吗?要是姐姐出事了,我回去怎么向父亲交代。” “是我的错,你姐姐若不是救我,不会伤的这么重。” 木子听着这两人的声音,心中瞬间生起一股气。 若是她现在能开口一定会怒声吼一句,“要谈情说爱请滚远点,她都快死
  • 0
    “妹妹……”   木子见他又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直接起身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而如今博伊斯的行为简直越发促使她想要更快地变强,早日在魔法学校“跳级”。   博伊斯求不得木子派出人马帮忙寻找,也只能靠自己,顺便为了亲弟弟还去求自己曾经的好兄弟,现在的塑料朋友赫克里斯。   后来,木子是在一周后再次得知了阿瑟的消息的,消息是从泰德嘴里听说的。   说是阿瑟被博伊斯救回来后伤的不轻,花了大功夫才保全一条
  • 0
    在西琳的好奇和怀疑下,木子才慢慢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回去后一会若是遇到护卫队再次来搜查,就让他们除了温德尔的房间,其他房间都可以仔细搜查一遍。到时候就说……就说怕有人用了什么特殊的魔法混淆在队伍之中,给大家造成不必要的安全。”   听到木子的吩咐,西琳再单纯也算懂她的意思。   “小姐您是怀疑阿瑟少爷背去旅馆的老女仆是……”西琳没有把那个名字说出口,转而又道,“也难怪,阿瑟少爷怎么可能屈尊去背
  • 0
    阿瑟‘离家出走’时可没少顺走自家城主父亲的钱财。因此逃出勒威城后,有钱又是贵族,稍微使点金币就能舒舒服服赶路了去圣都城。  好些天后,他才终于赶到圣都城。   看着跟圣都城比起来,勒威城就简直沦为乡下一般,在这样热闹的城池中,还处于被新鲜感给轻易挑起兴趣的他,简直是兴奋极了。   一向大手大脚的他大方地给护送自己的人不少小费,而后又在圣都城逛了一阵天,终于在把金币快挥霍光,并在看到告示栏里贴着自己心爱
  • 0
    “露比小姐,你对他们了解?可否详细地跟说明一下他们的情况?一个偏远城池的贵族,如何有资源达到如此能力?”克里曼斯公爵开口问道。   露比听到这个问题愣住了,她是了解勒威城,了解艾琳、博伊斯等人。那都是在游戏中的内容。但偏偏艾琳偏离了有些设定的蠢,还总是抢了她身为女主该有的实力。   露比没有直接回答克里曼斯公爵的话,而是对护卫军问道,“你们说的那个在旅馆的强者真的是他们的同伙?在我的印象中,从勒威城
  • 0
    博伊斯见木子的眼神带着嫌弃和质疑,他不由地心中也有些愧疚。   “艾琳,我的妹妹。之前是我因为愚蠢的爱情才伤害了你,当我醒悟过来后,我真的很懊悔。我知道,你可能一时相信不了我的改变,但是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一切的。”   木子,“……”比起和她针锋相对的博伊斯,此时一副要为她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博伊斯似乎更让她讨厌了。   只不过,这丫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之前向室友施展的读取记忆魔法,是在读取时,被
  • 0
    某森林里。   博伊斯精疲力尽地躲在一棵大树下,不断地喘着气。   就在方才,他很快就能过了眼前这一关,成功得到入学名额的时候,脑海里不受控制地出现了‘**’二字让他分心了。   原本就是靠魔法药水治愈好伤势的他,身体还是比受伤前虚弱不少。   而此时因为那一声声‘**’的声音让他脑海里全是之前受伤晕厥后的梦境。   那些碎片画面从那时开始就不断地强塞入他脑海了,并且一直不断地增加更多的碎片记忆。   脑海里
  • 0
    阿奇博尔咧嘴一下,“我不管,你若是不和我打一架,我就不离开!”   说着,阿奇博尔直接出了手。   木子能怎样?   也不能不还手被对方打,只能出招。   比起方才被母虐的两位,阿奇博尔的能力倒是不会让木子觉得是在虐蚂蚁。   两人对抗了好几招后,木子见对方居然照葫芦画瓢也释放魔法控制空气的气流幻化成武器。   魔法大陆上都喜欢用各种厉害的魔法阵和咒语,很少用这种直接释放魔法的方式来攻击,只不过对于各种力
  • 0
    木子驱动空气气流挥动着“鞭子”的的力度再打露比和博伊斯两人上还是有区别的。   露比虽说是有修炼魔法的潜力的,但是四舍五入也是普通人,但是博伊斯却不是。这两人的承受力也自然不同。   因此在对博伊斯出手的时候,木子的力度更大。   这一鞭子下去,博伊斯简直是被打的灵魂都要从身体里出来一般。   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博伊斯,以前受伤最多是在学校里和同学互相练习的时候会受点小伤小痛而已,这一鞭子可是真的打的他
  • 0
    露比越看阿奇博尔向‘艾琳’这头猪献殷勤就越觉得生气恶心。一时间她有一种自己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出轨了的心情。   冲动的心情让她直接冲上了楼,随即看向阿奇博尔问道,“你的喜欢就这么随便?”   “喜欢?”阿奇博尔道,“露比,我想你误会了,我之前只是想追求你而已。”   露比,“……”这什么渣男发言,虽说游戏中的阿奇博尔有些放荡不羁,但是也不是这样的啊!   “再说了,你身边也有不少追求者你都应付不过来了
  • 0
    楼上的木子好奇地看着新加入“舞台剧”的两个新男主。   这两个英俊的男人,有一个木子是认识的,那便是原主的前未婚夫赫克利斯。而其中一个比较陌生,但看着对方穿着应该是一个家世不错的贵族。   “露比,你之前离开勒威城的时候怎么没有跟我说一声,你可知道我有多着急!”在勒威城已经初步被露比俘获真心的赫克利斯一脸紧张地询问道。   “露比,这两位是谁?你的朋友吗?”那位陌生的贵族少年询问道。   博伊斯直接开
  • 0
    温德尔化身的老人形象在剧情中是因为露比出发剧情后,随口编出的一个‘比尔’的名字。因此露比如今在圣都城遇到他,然后用这个名字询问,自然让温德尔有些摸不到头脑。   “你认错人了。”温德尔勉强回答道。   “不可能!”露比十分确定,“你就是比尔爷爷。您怎么会在圣都城?从勒威城到圣都城一路上很辛苦吧?你现在住在哪儿?需要我帮忙吗?我的厨艺特别好,你若有空,我可以请你共进晚餐吗?”   许是害怕到嘴的鸭子又飞
  • 0
    “强者本就是会让异性倾慕的。在魔法大陆上,无论男女,但凡强者有几个情人都很正常。”木子看着博伊斯笑着道,“哥哥,你之前不是也有不少情人?难道你也会因为花心而影响你对勒威城的效忠?”   “艾琳,这能一样吗?你这是偷换概念!”博伊斯道。   木子道,“哥哥,我觉得作为勒威城城主之子,你应该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   “你什么意思?”博伊斯道,“那什么重要?”   木子露出意思笑容,“自然是泰德。”
    Noo_X7潇 4-16
  • 0
    “勒威城下任城主继承权书……”   博伊斯念了半句就停下来,尤其是当他清晰地在这继承书中准确地看到艾琳的名字后,心都凉了一大截。   “父亲,您是真的决定要把城主的位置和爵位都给艾琳?”博伊斯质问道。   在之前,艾琳名声大噪,父亲口头上说让艾琳当未来继承人时,博伊斯也从来只当做是父亲用艾琳刺激他而已。   毕竟在魔法大陆,城主之位和爵位传到女人的手中还是不常见的。   但如今出了这盖了城主印章的证明那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快穿之打脸的正确方式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