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你好吧
关注: 0 贴子: 16

  • 目录:
  • 0
    ………… 去现场的路上,余安生没和易寒说什么话,这倒也正常,两人大学时就没什么来往,说过的话不超过一百句,这下又在一个单位撞着了,还是上下级关系,反而比不认识的还尴尬,此时余安生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余光上下打量着旁边的易寒,绷着身子,准备等她先开口。 等了半响,余安生自己绷不住了,没头没脑的说了句:“谢谢。” 易寒被他这一声闹得有些诧异:“什么……谢谢?” “谢谢你帮我拍视频啊,我也难得这么被多人点赞
  • 0
    “这段视频现在在平台上已经得到了五万多次点击,点赞也有几千次,我们接下来还准备联系几家电视媒体,争取上明晚的《经视黄金档》……” 要上电视?还是望州最火的时事新闻节目?余安生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印象中的警事外媒宣传不就是在几个没什么人关注的单位公众号、微博上发一发嘛,然后再强行摊派下面各单位的民警、辅警、家属关注转发一下,实际上都没人点开,根本没群众看,这易寒怎么一个人就能弄出几万次的点击?还是群众
  • 0
    ………… 去派出所的材料倒做的简单,八一路所民警答应会尽快给回复,余安生送朱槿回住处,忙完后放下心来,在电梯里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哈欠,靠在墙上都差点睡着,朱槿笑了笑,说你这难得休假的人,何必今天特意跑一趟,又不是什么大事,搞得这么隆重。 “你的事怎么能不上心,再说了,你不是难得见我嘛。” 余安生小心翼翼的回答,后面那句略带心思的反问却没将两人间别扭的关系拉近,朱槿神情沉静下来,没再说话,她今天穿着淡蓝色
  • 0
    ………… 御龙湾所在位置属于城北分局八一路派出所的辖区,本来听说是一起人身威胁的案子,出警的老民警来的很快,到现场却只看到一男一女在场,也没看到什么“人身威胁”的样子,那女的斯斯文文,只是被莫名其妙多送了一份的外卖。老民警还以为是个常见的虚假警情,准备交代几句注意安全就撤了,可这时那男的却拿出了一本警*官证…… “同志,这个我女朋友她根本就没点过外卖,我担心这是有人故意来踩点的,而且,起码也代表她个人
  • 0
    他血气上涌,叫上两名巡防队员,从钥匙柜拿出面包车钥匙,警*灯一拉,又往破落街去找证人。 红蓝相间的警笛在这临近黄昏时分格外刺眼,可破落街二手市场门口坐着的十几个摊贩们全都视而不见,纷纷转过头去。 余安生下了车,走近上午那拍着胸脯,说一定要到派出所作证,指证鸡哥的瘦子那儿,瘦子的三轮车就在旁边停着,他举着一个收二手电器的纸牌,见余安生走近了,忙把纸牌收起,往三轮车的后座上一放,装作一副要收摊走人的样子。
  • 0
    笑了几声,鸡哥忍住一脸恶心得意的丑态,装出刻意的无知。 “你做过什么自己清楚,跟我们去所里一趟吧。” 余安生没想和他客气,干脆直接摊牌,就准备和王辉两个在现场将鸡哥带走。 但余安生明显低估了这老混子的水平,估计也不是第一次进局子了,对于面前这脸嫩的小警察,鸡哥嘴一撇:“阿SIR,你这不能说带就带啊?凭什么?我是守法公民,再说了,我这马上有业务要谈,耽误了我,你赔的起么?” 余安生斜眼看向这一片狼藉的“公司
  • 0
    余安生往旁边让了让,意思是随便聊,韩浩过来递了根烟,却被余安生摆摆手拒绝,韩浩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他虽然是今年年初刚提拔过来的副所长,但两人也在一个锅里吃了几个月饭,结果现在才知道余安生不抽烟的,这比被对方听见谈话更让韩浩觉得难堪。 “既然你前面都听到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先说明,这也不是我个人意思。而且,总的来说,这也是一个对你有利的机会……你在我们所也已经有几年了吧?你有什么感觉?” 余安生从阳台
  • 0
    终于送走老人,余安生五味陈杂,转头见党禹材为自己也忙了一上午,感激的叫了一声。 “党哥……” 余安生还没说完,党禹材就看穿他的心思,弯着眼睛道:“没事,人已经送走了,哈哈,现在这环境做事是这么难,但这动不动就要在公安机关门口打地铺的倒也少见……” 余安生苦笑道:“党哥您是没看到现场,那老人在银行为了给骗子送钱,撒泼打滚,什么都肯来了。” 党禹材略微仰头,眨了眨眼,露出思考的神情道:“这个民生银行是我的
  • 0
    余安生还想拒绝,尹老太直接一把甩开了他的手,指着他骂骂咧咧的,话说的十分难听,还说要投诉他,还说你这个警察是不是要抢钱,让大厅里不少老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旁边的协警王辉这下也劝道:“毕竟老太太也是成年人,她也有民事权利,我们没有理由去阻挡她的正常的取钱行为,安生哥,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够意思,随她取钱呗。” 余安生犹豫了起来,现在这场面确实不好看,纠缠下去不行,得赶紧解决。 “我不管!你们今
  • 0
    五里牌派出所。 ——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 过时的洗脑神曲“小苹果”铃声突兀响起,一下子吵散了正值夜班的警员余安生的瞌睡虫,他才仅仅伏在桌上才眯了几分钟而已。 “真是一会都不让人消停啊,唉……”余安生一边想着得换了铃音,一边有些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耳边传来了熟悉而令人无奈的甜美女声。 “五里牌派出所,树木岭街道的民生银行报警称一客户有异常情况,请民警迅速赶往现场。” 接
  • 0
    这份因为深爱才放手的感情在他胸口震动,看着宝马驶远,余安生心里最大的结已然解开,想到母亲的等待,人生的一切又有了色彩,他准备忙完这一段就得回家一趟,好好和母亲解释,但此时他要收拾起澎湃的情绪,马上要赶赴附三医院,看望手术后的老党。 到了医院,一问才知道老党已经移到了加护病房,余安生七拐八拐的找到病房号,敲门进去,正看见老党和床头的老伴正在争执着出院的事,旁边易寒和李富两人都在劝说,而老党仍是高声喊
  • 0
    ………… 朱槿心细如丝,知道老太太作为萧山人,特别嗜辣,选了一家招牌菜是雁阳血鸭的名店,余安生顺着朱槿发的定位找过来,站在包间门口,还没敲门,头脑间血液上涌,他一阵发晕,好不容易扶住门,思绪一阵翻滚,把回忆搅的纷乱。 余母没读过几年书,在那个年代小学没读完就下地学农活了,后面嫁给余父,虽然余安生没见过两人间的甜言蜜语,但从母亲挂在嘴边的永远都是“你爸怎么样怎么样”、“你爸说了什么什么”,对于大字不识
  • 0
    “你要进专案组?” 郝万里扶了一下眼镜框,嘴唇一碰,停顿了一下,他不用问也知道余安生要进萧山水库枪击案专案组是为了什么,但这个专案组是隔壁雁阳市局的组,虽然他动动嘴也能把余安生以联合办案的名义塞进去,可这毕竟是命案追凶,对方是名潜逃近二十年的武装逃犯,专案组也带枪的,余安生要是把个人情绪带入到侦查抓捕的过程中,到时万一出了差错…… 况且,他还有一个更不能让余安生置身其中的理由。 “安生啊,我理解你心情
  • 0
    这天值班时,正坐在警务室电脑前发呆,想着今晚要不要再去看看老党,门口突然一暗,这时来了一行人,领头一名身穿皮夹克的男子气质硬朗,余安生一眼看出肯定是同行。 正以为是不是分局督察的下来暗访了,等那人走近,却拿出一个警*官证,上面写着“雁阳市萧山县公安局”。 余安生一愣,这是自己老家的警察啊,怎么过来干什么? “你好,同志,我们是萧山县公安局的。” “萧山裹?老乡啊!” 余安生换了一口萧山家乡话,对方一听这望
  • 0
    范骰下午有个剪彩,时间很紧,中午只睡了一会,见余安生进来还有些诧异,笑道:“怎么?难得见你主动汇报啊。” 余安生笑着摸了摸脑袋:“书记,我今天来是有事找您的。” 说完,他便把报告递了上去,范骰接过来扫了一眼,眉头一皱:“红星智能化配套建设?什么内容?” 余安生把自己的想法大致和范骰讲了一圈,特别结合红星社区社情复杂,独居老人众多的现实情况,范骰越听越入神,又把他的报告仔细看了看。 “智能穿戴系统加智能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警官你好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