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咒凶间吧
关注: 84 贴子: 1,401

一个诡异的故事

  • 目录:
  • 其他
  • 0
    新人,求问郑小玉后面跟男主怎么样了,真的好喜欢她
  • 0
    经核实吧主baoma333333 未通过普通吧主考核。违反《百度贴吧吧主制度》第八章规定http://tieba.baidu.com/tb/system.html#cnt08 ,无法在建设 诡咒凶间吧 内容上、言论导向上发挥应有的模范带头作用。故撤销其吧主管理权限。百度贴吧管理组
  • 1
    陈柏川打了一记响指,没跟我说一句话,我就感觉周围灵气聚合,强烈的劲风一阵阵的朝我身边刮过来。我顿时觉得不妙,赶紧退了一步。当时,两道风刃就从我脚边划过去,水泥地面上居然也被割出了两道裂纹,我当即明白了是谁在捣鬼,但是我同时也震惊非常,那个人,怎么会和陈柏川在一起?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一个人影已经闪到我面前。 我立刻一抖袖子,玉指刃符落在掌中的片刻,我立刻挡下了那家伙飞身而来的一击。 我和那人各自退了几
    我的超人 11-22
  • 1
    梁璇带来的资料显示,三年之前女星Z的死亡,和这个歌手的死如出一辙,资料上显示,那个女星在死之前也遭遇了一场人生低谷。接着也出现了养小鬼的情况,但是没有人知道她养的是什么小鬼,没过多久,她就死了,死于所谓的乳腺癌,实际上却是五内俱焚而亡。所不同的是,她死之前联系过官方寻求保护,但是官方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直到她死去。 我当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我和郑小玉商量,说这会不会是假消息,根本就没这回事,其实就是
  • 0
    各位知道现在小说改编电视剧,小说的版权一般卖多少钱?
  • 0
    “灭亡整个圈子,这对他有什么好处……”我不由得喃喃自语。 李刻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唯一的好处就是,可能圈子灭亡。就没有人可以和他抗衡了。 我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他是谁了? 李刻笑了笑,说:你想多了,怀疑对象倒是不少。但是却根本没有一个有切实把握的选项,否则,我不该坐在这里问你,而该去抓人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猛地抬起头,说道: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从进来这里开始就
  • 0
    我有些惶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杀了他?还是说,我只是杀了他的一个魂魄,一个人格。又或者。我只是杀死了邪神而已? 但这个时候,突然,那个刘洋的神情僵在了脸上。 怎么回事? 低头之间,我看见,一只手,穿过了那个刘洋的腹部, 刘洋长大了嘴,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咕嘟咕嘟的声音,接着,他腹部被完全剖开,鲜血喷溅,那一只手,往后一抽。 刘洋的腹部开始燃烧,一直燃烧到胸腔处,他的胸腹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焦黑的坑洞。 我想起了死
  • 0
    这一刻,我彻底明白了。 所谓刘洋的道场,就是他的内心世界。 我记得父亲的笔记本上提到过。 道的本源是求诸己心,求诸本真,所谓的本真。便是内心深处最赤诚的部分。 而刘洋内心最本质的一切,便是这无尽的黑暗、矛盾、恐惧、战争和死亡。 我或许也想明白了。其实表面上温文尔雅的刘洋,在三年前就已经彻底崩溃了。 刘洋不过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他的圈内经历只有几年,他不可能明白那么多的杀伐大道,不可能经历世间万千恐惧。 而
  • 0
    几乎所有人都被逼到了墙角,安小晴和诛邪,大概是被反噬回来的灵气所冲击,双双捂住胸口,半跪在地上。他们都抬着头,看着刘洋,但都没有站起来,他们站不起来。我原本想趁机冲上去抢夺天胎剑,可是却硬生生也被逼了回去,只能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大家就像是已经被什么力量控制了一般,没有人敢动。 刘洋嘶声说道:你们懂什么?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没有人回答。 他又看着安小晴,说道:我以为你懂我,
  • 0
    明天本吧延时更新,明天请看大结局!
  • 0
    “了断?”刘洋嘶笑着,说道,“凭你么?你连你的剑都拿不回去,你凭什么和我了断?” 与此同时,旁边却有人认识我父亲的人开始大声疾呼起来。他们吼叫着,说我是林家的后人,说那个斗法的方式只有林家的人才做的出。 似乎,有人把我当成了大救星。 他们知道林家和刘洋他们仇恨颇深。 但是,这都和我无关,我平静的看着刘洋,一言不发。 “去死吧!”刘洋撤了一步,手中的剑,黑光再次闪烁而出,我周边的黄色符纸在正前方凝聚燃烧,
  • 0
    刚才在下头带头起哄的那个人,再次开了口,说道:刘会长,你抓到了妖女,可喜可贺。不过,你招待我们来,不会是为了看你对这个妖女动大刑的吧?这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刘洋没有回应。 我又听见那人说道:有什么你就直说,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吃吃喝喝的,你如果要玩儿这种娘们唧唧的宫斗把戏,我建议你去横店,再请俩导演编剧,你刘会长,也正好可以趁机进军娱乐圈。 下面一阵哄笑。 刘会长这个时候说话了,他说道:大家不
  • 0
    我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那一脸一只脚踏在我脸上一般的神情,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厌恶。 我对她的感情,从她忽然把我抛弃一刻开始,就变得复杂起来。 起初我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我觉得我保护不了她,而且,对她还抱有幻想。 而之后她的反复无常,让我捉摸不透。 在得知她对我一度欺骗之后,我变得憎恨,讨厌,不想再看见她。 可后来,渐渐的却变成了平淡,无所谓。直至同情怜悯。 但是,在父亲死去之后,在知道她的本质之后,我
  • 0
    一夜无眠,但第二天早上我如约回到了住处楼下。 两辆车在这里等待。 两辆车上的人我都不认识,只是他们拿出了安小晴所给予的证明。 一辆车载走了郑小玉,一辆车载着我向会场开去,上车前我最后又看了郑小玉一眼。她眼里全是关切和担忧。 我对她笑了笑。 这是我最后能给她的一点安慰。 这一次,我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一切。 我很清楚,现在,虽然有无数人在明里暗里帮助着我,但是,我的胜算依旧很小,我不是刘洋的对手,哪怕拿回了天
  • 1
    我知道她要做什么,而这个时候,郑小玉的衣服已经滑落在地上。 说实话,只要是个男人,看到这场景都抵御不住。 当初听梁璇说过。郑小玉,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美女,如果不是被郑小米陷害,当初闹了个和学弟在试衣间那啥的绯闻出来,想要追她的人,不知道能排多远。只是她一直心高气傲,才没有销出去,当然了,现在我们都清楚了,她之所以没有销出去,并不是心高气傲,而是郑家鬼役传人的身份所累。 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女孩子
  • 6
    为啥只有更新贴和催更新的贴,没有人讨论剧情,想问问同在追这书的,大家感觉梁璇是好人还是坏人?
    liuxing88110 12-11
  • 0
    “所以,你并不是为了告诉他我还活着?你……” “如果要告诉他你还活着,我应该早就告诉他了。不是么?”李刻看着我,说道,“我吸引他的筹码。是血绫罗和小女孩他们的下落!” 李刻想要凭一己之力诛杀刘洋,如果计划成功,那我们所有人,都不必再舍身犯险。 可是,他已经被我们阻止了,血绫罗的力量也被郑小玉夺走了,可是他为什么依然选择行动? “你是觉得奇怪吧?为什么我依然选择行动……”李刻笑了笑,说道,“我一向来如此
  • 0
    郑小玉显然也感觉到了情况不对。我们赶紧回了个电话给安小晴,安小晴并没有接电话,却直接发了个东西来,我用手机打开她发的文件,是个安装软件。迅速安装之后,我的手机上自动显示出了一个地图标示,上头有东西在动。 追踪器。 应该是她偷偷刘洋身上藏了追踪器! 我们立刻返回正门,到达正门的时候,有一辆车正好停在马路对面,车门是开的,我看着就知道是为我们准备的车。我很久没开车了,连驾照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但是也管不了那
  • 0
    但是,山坡严重限制了我们的移动速度,我们根本跑不过在半空中飘飞的血绫罗,不一会儿,那血绫罗就像红色的瀑布一样倾泻而下。 眼看着我们就要被再一次包裹其中。 忽然。又是一个人影,从我们旁边窜了过来,我本想躲避,那人影却直接窜到了我和嘉嘉的面前,挡在我们前头。 血绫罗立刻旋转着把她给包绕了进去。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发现那个身影极其熟悉。 没一会儿,血绫罗直接把那个人完全卷在了中间。 一瞬间那血绫罗就彻底绑紧,我
  • 0
    这一切我始料未及,我努力了几次,但是无济于事,小女孩依然在嬉笑着,说道:哥哥。你再这样,手是会断掉的哦! 我狠狠转过头,看见她那张惨白的脸带着小姑娘不该有的可怕狰狞。 我的另一只手也不敢动了,这个时候我估计我任何动作都能让对方把我的手臂给废了。 而这个时候,血绫罗已经如旋风般包绕住了嘉嘉的身体,随时可能收紧。我想,血绫罗只要收紧,嘉嘉将再无逃脱的可能。 我们居然这么简简单单就被逼到了绝境? 我悄悄把手伸
  • 0
    我看不见那个人。 而且已经没有时间了。 我就不作多想,直接带着嘉嘉往大槐树村后山郑家的坟地走过去。 我们刚到后山山下,就看见山上的那条小溪蜿蜒而下,溪水分明尽是红色。 红得扎眼,红得吓人。 溪水变红。怨气丛生。 我记得,郑小玉曾经对我说过这一切。 我猜测,郑小米在制作最终的制作血绫罗,而且应该是怨气最强的血绫罗。血绫罗,若是生人穿在身上,必死无疑,但若是怨尸或是厉鬼死人,则能化作怨气之源,万恶之母。郑小玉
  • 0
    但我依然不能就凭这些完全信任眼前的两个人,而他们的表情里,实际上也有很多猜疑的成分。 他们应该是觉得,抓住了我的软肋,也就是郑小玉的问题。所以我不敢怎样,但也正因为此,我非常担心他们会抓住这一点使劲坑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们接下来具体要怎么做。 我问他们找到郑小米他们,接下来要干什么,他们只说尽量把人带到现场去。 我说难道刘洋不会因为找不到郑小米就暂时搁置大会么 他们说刘洋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等了,不会
  • 2
    实际上,我没有办法完全相信他,他和我毕竟是敌人。 但这个时候,我没有太多别的选择。 我说道: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我凭什么相信你掌握了他的命脉?系每厅号。 “郑小米和小女孩现在在我这里。”林萧斌说道。 我一怔。 “你应该想得到。刘洋拿到了天胎剑之后,要稳固其中的力量,必然会用到血绫罗、郑小米和地底的那个小女孩。如果这些他都不用,那之前就没必要大费周折的控制你了……”林萧斌说道,“事实证明,这个猜想是对的
  • 0
    我听见林萧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林浩我杀了你”,这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他当然没办法再追上来杀了我。我也不想去多想他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我一股脑儿的往前跑,完全没有在意两边的动静,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前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我本能的侧身一闪,一股阴风直接从我面前划了过去,结结实实的打在我身后的墙壁上。 阴风消散,我只看见墙壁已经被震裂,抬头一看,安小晴就站在我面前。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活着?”
  • 0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刚和协会合作的时候,刘会长曾经给我看过一样东西。 他手臂上的疤痕。 我记得,他那时候告诉我,那是他和上古邪魔斗争的“勋章”。系每华扛。 邪魔寄生在他身体里。导致了他身体的异变,他经过无限苦难,才最终驱赶了那邪魔,但是代价,就是那手臂上可怕的伤疤,像是烧伤一样的疤痕。 当时的我心里还由衷的佩服他。 但现在想起来,那或许也是做戏。 他没有驱赶上古邪魔,我甚至有个大胆的猜想,他早已
  • 0
    伍天赐问道:你凭什么说他是为了杀掉所有人,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我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最终他能得到什么,但是我觉得自己猜得没错,我说道:刘洋从头到尾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间,对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报以丝毫的怜悯之心,而且所有被利用过的人不是被变成怨尸就是被杀死,整个圈子也被搅扰的一片混乱,如果单纯是要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大可不必这样,可他偏偏选择了这种方法,这说明,他并不在乎任何一方势力死多少人,更不在
  • 0
    直到最后,他都不打算让我弄清楚事实的真相,他还想要继续骗我,让我即便死都以为他是秦先生,但他们棋差一招。他们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刻,我看到了刘会长身上的纹身,那手臂上的纹身,原先我没有注意,后来我才发现,那个纹身安小晴身上好像也有一样的。与其说那是一种个性,倒不如说,那是情侣款的纹身了。 安小晴和刘会长关系本就不一般,虽然他们表现的足够像是上下级。 而且,现在,刘会长,一定不知道我已经醒过来了,他们一
  • 0
    “是你……”我咬牙。 腹语般的闷响从那人胸前里发出来,“是我。” “你骗我……你果然在骗我……”我咬牙切齿,“姓秦的……你……” “呵呵……”那人没有继续说话,而是摇了摇头,说。“到死,你都不会知道真相了……” 说完,横剑一抹。 我觉得自己的呼吸停顿了,眼前一片黑暗。 我感觉,无论是我的道行,血液,还是力量,都开始从我的身体里被抽走。 死了。 没想到,真相和死亡是同时到来的。 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在我面前飘荡着
  • 0
    我彻底被怔住了。 但是,我并没有半分不相信。 李刻已经成了怨尸,就是旅游区工地上的那种,能释放术法的怨尸,我们已经救不了他了。即便是樱也救不了他。 一个素来修炼清正之气的李刻,即便是把我天胎剑里的阴气全部给他灌进去,也不一定能完全控制他的心神,让他变成一具躯壳。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成了这幅模样。 除了用什么常人所不能设想的神幻之力来解释,我想不出更好的解释。 而就在我沉思的这个片刻,樱已经冲了出去,我甚
  • 0
    照片本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其中有几张照片明显不是在同一个场景里出现的,而且,那些照片的清晰度很低,不像是近期拍的照片。 我跳出那几张照片来看了看。说:这不是上次的…… “这是三年前的照片。”樱说道。 我愣了一下,说道:三年前,你是说? “这些人死于三年前魔头洛乾坤的术法之下。”樱冷冷说道。 “你是说?苦修道的人掌握了洛魔头的术法?”我不由得说道。 樱冷笑了一声,说道:你真的以为,苦修道的势力很大么? “你
  • 0
    看来,这个时候,整个民间组织,是准备对协会的人无差别杀戮了,连嘉嘉这样的人。都已经变得这般疯狂,我不知道别人还会怎么样。这个时候嘉嘉已经朝我冲了过来,她手底下忽然多了一团阴气。我怔住了,怎么会有阴气?!这不合理! 我撤了一步,躲开一掌,她的手掌从我面前扫了过去,我的面前居然阴风大盛,我没有猜错,那就是一团凝聚的阴气。 这一刻,我忽然想到了林萧斌。 这种阴气,让我来想,和他们有关的人里头,除了林萧斌,不
  • 0
    楼道里,我对郑小玉说,刘会长说的不像是假的,这个时候协会真的已经到了绝境了,否则也不会求我们做事。他的语气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郑小玉说语气的确是比较诚恳,让人难以怀疑,但是她却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总觉得我们好像还有哪里没想对似的,一下子我也懵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身后,梁璇居然追了上来。 梁璇劈头就问我信不信刘会长说的话,我以为她是刘会长的人来试探我,自然说信,可是她却来了一句,说实话,我都
  • 0
    秦先生显然有很多事情不想说。 为什么不想说,我有些想不透,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幕后凶手,这个黑衣人。可能跟秦先生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所以,秦先生才会这样避讳。 但是,他却为什么又要帮我们? 难道,他也开始不认同那个人,却狠不下心来? 另外,秦先生不是秦天展,那么秦天展肯定是死了,否则他没有机会去替代那个人的身份。那秦先生到底是谁,难道,和樱一样?都是所谓的官方派来的卧底? 想到这里。 对了。 樱和
  • 0
    我竭力压制自己的情绪,让脑子清醒一些,低头吃了点东西,可是什么东西到嘴里都十分无味,我心里很乱。但是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没时间了。这个秦先生,就在我面前,他很可能是一切的关键,这个时候,也是我了解一切的最后机会。 我低着头,几乎已经到了绝境。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 一只手伸了过来,握住了我的手。 我低头一看,郑小玉已经在桌下握住了我的手。 我不由得抬头看了她一眼,她也扭头看了我一眼,只是一瞬,我感觉到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 其他

友情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