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你过分宠溺吧
关注: 0 贴子: 24

  • 0
    “我不同意!”傅鸿振不悦道:“七弟,我们已经收养了青青那么多年,怎么能说迁户口就迁户口?”   “就算户口在你这里,人不住你这儿,结果不都一样?”   傅鸿振一时间竟然接不上话。   见状,傅容霆起身,“既然决定了,那就现在去办吧,大哥,户口本。”   傅鸿振黑着一张脸,“我还没同意!”   “我的意思是,我决定了。”他轻飘飘扫了眼傅谨言,“我把人带回来,不是为了让她被人排挤的。”   傅鸿振的脸更黑了,
  • 0
    “什么视频?”傅容霆问。   “装,你就装!就那个戴面具的女人,你真的跟她在交往?”   傅容霆不答反问:“若是我跟她交往,您接受吗?”   “我不同意你跟萧家取消婚约,你听我的了吗?我不接受有什么用?你若是跟人家姑娘是奔着结婚去的,什么时候有空带回来让我看看,也算是安慰安慰我这个老太婆。”   听到“结婚”两个字,凌青浑身都哆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   林沛秋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关切地问:“青青
  • 0
    司夜就站在他的面前,不敢去打断他。   大约过了五分钟这么久,傅容霆才挪开视线,“就这样放着吧。”   司夜惊到了,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理解能力,“不用处理吗?”   “有问题?”   “没有。”   有问题也不敢说。   傅容霆的手机响起,司夜连忙拿了平板退出办公室,关上门的那一刹那,他听到总裁喊了声:“奶奶。”   ——   凌青接到林沛秋的电话,提醒她回家吃午饭,她应了下来。   快要庄园的时候,凌青接到傅
  • 0
    这八年她虽然在国外,但是没少和傅容霆联系。   大事小事只要提前跟他报备,他一般不会干涉太多,唯独不允许她夜不归宿。   犹记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她夜不归宿,尽管隔了十万八千里,傅容霆还是通过一些手段让她受到了惩罚。   思及此,凌青懊恼极了。   她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说是半个小时到,她就真的踩着最后一分钟踏进了家门。   客厅的灯亮着,傅容霆一身家居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 0
    凌青挑眉,“你找她?”   “嗯,听说刚才冬儿在Aris面前乱说话,我怕Aris会介意,所以想跟她解释一下。”   凌青有些意外,想了想,她说:“刚才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在。”   萧吉珊感激地看她一眼,“谢谢。”   “不客气。”   凌青往前走,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萧吉珊已经进了休息室。   特意来找她解释?   恐怕是听谁说了傅容霆维护她的事,来打听情况的。   真是个不了解她家七叔的女人,若是被七叔发
  • 0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呆了。   都说Aris是个特别不肯吃亏的主,现在看来,传闻还是美化过的。   就这股狠劲,已经不能用不肯吃亏来形容了。   看着陈曼冬从头到脚都沾上了红酒,凌青总算舒服了。   “好玩吗?”她问。   陈曼冬惨白着一张脸,哆嗦着唇,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她挣扎了好几次,想要抽回手,可是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撼动不了凌青半分。   陈曼冬要哭了,向傅谨言求助,“表哥~”   傅
  • 0
    凌青见状忽然停下来,面具下美眸流转,唇边漾着点点笑意。   这个男人,无论到哪里都是焦点。   他在她面前停下,伸出手,凌青把手放到了他的掌心里。温暖的大掌捏着她的手,往舞池中央走……   厉靳航在会场逛了一圈,遇到一个女人就打量一番,然后摇头离开。   直到听到有人说傅容霆开场舞的舞伴是Aris后,他当即就往舞池跑,但还是晚了一步。   音乐响起,舞池中央的一黑一白两个身影随着音乐舞动,配合得出奇地和谐。
  • 0
    凌青一怔,面具下薄唇勾了勾。   不愧是好闺蜜!   陈曼冬则被气坏了,“你乱叫什么!我哪里像大姐了?”   “你浑身上下哪里都像大姐。”   今天的陈曼冬依然穿着跟自己年龄不符的礼服,愣是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中年妇女,少了少女的青春感。   不过,若是撇开她的年龄不看,这装扮是没问题的。   “你……我打死你这个**!”   尚洁态度让陈曼冬想起了凌青,顿时扬起手就往尚洁的脸上扇。   然而她的手还没碰到尚洁就
  • 0
    当年她的户口被傅容霆上到傅鸿振家的户口本的时候,傅谨言还因为这件事离家出走了。   可以说傅谨言恨不得她这辈子都不要回来,若是知道她就是凌青,恐怕会疯。   傅容霆是知道这件事的,可他明明知道这件事还那样说,惹得凌青美眸瞪了他好几眼。   傅容霆就像没有看到她的眼神,转身,“跟我来。”   凌青毫不犹豫跟了上去。   与其留在这里应付那些人,倒不如跟着他去个安静的地方。   二楼预留了一间休息室,可以将楼
  • 0
    一双笔直修长的腿从车厢内伸出来,紧接着是杨柳细腰,白色礼服衬得她气质美如兰,光是那双逆天大长腿便让人浮想联翩。   往来的人瞬间被吸引了视线,纷纷看向车内,想要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容貌才配得上这样的身形。   然而他们失望了。   只见那张脸带着半脸流苏面具,与衣服同色系的面具遮住她大半张脸,下颔在流苏的遮挡下,若隐若现,更添了几分神秘感。   众人既失望又惊艳,大家交头接耳,都在猜她的身份。   尚洁见凌
  • 0
    凌青签了合同便离开了,先是回了御景湾,然后去了对面的小区。   御景湾的对面是洋房别墅群,房龄比御景湾的要老十年。   凌青找了一圈才找到目的地。   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娃娃,她精准无误地接住,抱着它坐到了沙发上。   “什么时候到的?”她问面前穿着火辣的女人。   “早上到的,倒了个时差。合同签好了?”   尚洁在她面前坐下,随手扔了一瓶水给她:“瞧你个傻样,自己买的房子都要找半天。”   凌青没
  • 0
    厉靳航没明白傅容霆为什么会问凌青这个问题。   “你问她做什么?”   凌青点头,“对呀,你问我做什么?”   也不知道厉靳航看没看到,但傅容霆是清楚地看到了她眼底狡黠的光。   他眉梢几不可查挑了挑。   小丫头居然学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对了老七,你昨晚当众宣布解除婚约,可没把萧家的人给气死,还说要上门讨个说法,我按照你的吩咐把萧吉珊跟小鲜肉的暧昧视频发给了萧家老大,他们立马就噤了声。”   说
  • 0
    赛车界的传奇:【我赌一个金牌,假的!】   凌青扫了眼屏幕,回了句【真的。】然后关了对话框,打开了尚洁发过来的消息。   【查到了,是尹夏真做的。】   尚洁还发了几张图片,其中一份是电话录音。   凌青:【明天给你加鸡腿。】   去傅家庄园的路上,她给尚洁发了消息,把自己被关冷冻库的事情告诉了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把幕后人给揪出来了。   尚洁是她在车队里的助手,很多时候会帮她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   听
  • 0
    换了一套舒服的运动套装,凌青离开了房间。   谁知刚走到客厅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抬眸看去,厨房已经被烟雾给笼罩了起来。   凌青脸色突变,大步往厨房的方向走,“七叔,火灾了,你快打电话叫火警,我去厨房看……”   声音戛然而止。   凌青看着从烟雾里走出来的男人,脸上表情一言难尽。   男人的衬衣袖子卷了上来,露出一截小臂,此时他的手上粘上了不知名的东西,黑乎乎的,看起来有些狼狈。   凌青就这么愣住了
  • 0
    “嗯。”凌青走过去,欲言又止。   “走吧。”他说。   “去哪儿?”   “回家。”   他说的回家,是回他的家。   凌青挑眉:“七叔,你前脚解除婚姻,后脚就带女人回家,是不是不太合适?”   男人视线淡淡从她胸前扫过,“你还算不上女人。”   凌青脸色一僵,秀气的小脸上浮现几分恼怒之色:“你……”   “容霆,青青。”   是林沛秋。   傅容霆刚才宣布了解除婚姻之后便离开了,傅鸿振不在,作为的长嫂的她
  • 0
    如果没记错,这个女人就是最近火遍大江南北的影后萧吉珊,在国外也小有名气。   凌青眉梢微微挑起,原来她就是傅容霆的未婚妻!   萧吉珊在傅容霆的身边停下,落落大方,两人看起来倒是般配。   傅老太太笑着说:“你别乱跑,不然待会儿宣布婚期的时候找不到人。”   “好的奶奶。”萧吉珊看了傅容霆一眼,说:“我父母他们已经到了。”   “那就好,我们去那边。青丫头,你也一起。”   凌青乖巧地应道:“好的太奶奶。
  • 0
    傅老太太跟林沛秋的脸色沉得厉害。   陈曼冬也被凌青的话给惊到了,“你、你怎么能这样说?”   “我什么都没说啊,不都是你在说吗?”   陈曼冬急了,“我才没有!我说的是你!我……”   “冬儿!”林沛秋厉声打断她的话,“你去看看晚宴什么时候开始。”   “小姨,我……”   陈曼冬还想说什么,林沛秋一个警告的眼神甩过来,她立马噤了声。转身之际,她还看了眼凌青,眼神颇为得意。   就算是小姨的养女又怎么样
  • 0
    “今晚都第几个了?总有些人拎不清自己,以为就凭一张脸就能混进不属于自己的圈子,真是可笑至极。”   凌青微微眯眸,看向那个说话的女人。   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化着浓妆穿着跟自己年龄不符的成熟的礼服,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老上好几岁。   此时她站在里面的草坪上,端着一杯红酒居高临下地打量自己。   “这位大姐,你是在说我吗?”凌青眨了眨眼睛,“谢谢你对我的容貌的肯定,不过,你真的不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夸我
  • 0
    门童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声跟凌青道歉,凌青挥挥手,大步走了进去。   闹归闹,但不能耽误了正事。   有了刚才的事,司夜也不敢再擅自离开凌青身边,一路领着她走进了大厅。   偌大的客厅此时挤满了宾客。   尽管如此,凌青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那道扎眼的身影,他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矜贵清冷的气质,让周围的才俊们都黯然失色。   凌青抬脚朝他的方向走,没走两步,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浅
  • 0
    “七叔,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如果不你出马,那些人肯定没有那么快找到我。”   傅容霆瞥了眼谄媚笑着讨好他的小姑娘,淡淡开口:“下次不许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他的嗓音很淡,却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强势,已经想好说辞的凌青瞬间就蔫了。   果然在这只老狐狸面前,什么小把戏都瞒不住啊。   “将计就计,必要时要牺牲自己,不就是你教我的吗?”她嘴硬。   “我教你残害自己身体了吗?”   凌青顿时就不说话了,一双
  • 0
    十分钟后。   凌青被人从冷冻库里捞了出来。   她抱着暖袋坐在大堂的沙发上,身上裹着两张厚实的新棉被,没有刚才出来的时候抖的厉害。   里面的温度实在是太低了,尽管她裹了棉被也没能防止寒气从脚下钻进来。好在在她抖成筛子之前,有人把她“救”了出来。   看到对面坐着的桀骜矜贵的男人,她扯出一抹无懈可击的笑,“七叔,你本人比视频里看起来更帅。”   当年她被带回傅家,没两天就被他送到国外去,直到今天才回来
  • 0
    八年后。   御景湾大酒店。   凌青在大堂等候区打电话,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电话那头的人。   “凌青,我跟你说的那些你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凌青把电话拿远了一些,“听到了。”   她刚下飞机就直奔酒店,还来不及倒时差,这会儿困得眼皮直往下掉。   “我跟你说,这是你头一次回国参加赛事,头炮打响了,有利于你开发国内的市场,你可千万不要搞砸了!”   “知道了。”   又是这样漫不经心的语调!   电话那
  • 0
    “快,在那边,别让他们跑了!”   ……   巷子里,凌青跟着父亲拼了命往前跑,眼看着就要跑到马路上了,她脚下一个没注意,被绊倒了。   钻心的痛传来,凌青红着眼眶哭了出来。   “爸爸,我好痛,我不要跑了。”   凌东山听到声音又折回来,看着只有十二岁的女儿纤细的手脚被地面擦伤,他心疼的不行。   可后面的人穷追不舍,凌东山也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他在凌青面前蹲下,“快,上来,爸爸背着你走。”   身后的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怪你过分宠溺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