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溪吧
关注: 74 贴子: 151

  • 2
    我想去邦溪投资餐饮,烧烤和鸭劲王。想问一下当时的人口多吗?能不能吃惯东北的烧烤?和四川的鸭劲王。
  • 0
    经核实吧主夜店伟少 未通过普通吧主考核。违反《百度贴吧吧主制度》第八章规定http://tieba.baidu.com/tb/system.html#cnt08 ,无法在建设 邦溪吧 内容上、言论导向上发挥应有的模范带头作用。故撤销其吧主管理权限。百度贴吧管理组
  • 0
    邦溪的小青年都很厉害啊,偷我油还顺走我身份证
  • 0
    求助,邦溪镇镇上的开锁换锁联系方式,请知道的朋友给一个,谢谢
  • 0
    邦溪现在有网吧吗
    你今晚588 12-30
  • 1
    问一下,邦溪那个希望小学旁边的赛春雷酒厂还在吗
    夜店伟少 12-19
  • 1
    邦西哪里有卖牛油果的??
    断尾巴鱼 12-14
  • 1
    吧里人太少了,发几个图片活跃一下气氛。
  • 0
    邦西垃圾韵达中通百世快递,从白沙来了还要收钱,东西不见了说不知道,自己去找卖家!
  • 1
    邦溪本地的同学们,在邦溪怎么坐车到海口机场,或者高铁站附近
  • 2
    我是河北石家庄的人,现在贵地买一个房子养老,吧友们给指导一下吧!
  • 0
    思哥 2017-02
    吃个早餐
    思哥 2-10
  • 0
    思哥 2017-01
    附近哪里有好玩的地方,我负责开车,你负责带路
    思哥 1-17
  • 0
    有没有无聊的朋友聊聊
    思哥 1-11
  • 1
    @夜店伟少 有事
    颜梦馨呐 12-15
  • 2
    这个本子其实是个账本,里面记载着一笔笔既模糊又具体的账单。 说它模糊,是因为上面标注的物品并没涉及名称,只用X来代替,说它具体呢,是因为账单中详细记录着时间、地点与数量。 例如正翻到的这页上写着:3月17日晚8点,白楼炸鸡店门口,交易X,数量1。 我琢磨起来,想知道这X到底是什么意思。当然我也没笨的以为这X是很简单的东西。 如果说秦军借着职务便利在医院偷药呢?这倒有可能,但我觉得倒卖药能值几个钱,也犯不上他记账本
  • 0
    邦溪去三亚,怎么坐车?
  • 17
    吧里的人都是邦溪本地人吗
  • 1
    我发现我来到市局后,还有一小部分人看我眼光挺怪,这绝不是因为我带了围脖,他们还在为秦医生的事笑话我。我觉得他们挺无聊,也懒着解释,用老话讲,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呗。 我本来寻思白天自己能抗住呢,但过了十点钟,我的倦意就来了,最后还趴桌子睡起来。
  • 1
    我给她准公公的评价是,这老爷子有点闷骚与娇性,但身子骨不差,尤其前几天刚见得面,还活蹦乱跳的装病呢,怎么这人说没就没了呢? 我让她再详细说说情况,何雪一边哭一边说,说的有点无头绪,而我心里有些乱,听得也不怎么集中。 大体意思是,她准公公回家后当天晚上,胸口发闷,最后还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送到当地医院的路上,人就死了,被确诊为突发性心力衰竭。 我不知道何雪给我打这电话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回答她的是,告诉我
  • 32
    只是阴公子并没在拉屎,光坐在马桶上,一脸的古怪。这古怪我形容不出来,有点害怕的味道,也有些无助的感觉,还有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 我心说难道他在警局被欺负了?这也不能,警局同事虽然偶尔会嚼舌头,但绝不会欺负一个孩子。 我问了一句,“你咋了?” 阴公子抬头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紧接着站起身,闷头走了出去,尤其走到我面前时,还不小心撞了我一下。 这都说明他心里有事,我喂了一声,把他喝住,我知道这孩子心思重
    涂啦幕 11-2
  • 0
    小莺刚才去拿账本时,根本没意识到里面的玄机,现在被刘千手一说,她也知道这个现场的重要性。这丫头有股干劲,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拿出一副专心的架势,返身回到卧室。 可刘千手倒没继续待下去的意思,招呼我先离开。 我本来没怎么多想,寻思离开就离开呗,但没走两步,突然间脑袋中想起一件事来。 医院的婴灵事件还没解释的通,难道这会跟秦医生的贩卖死婴有关么?又或者说,为了挣钱,秦医生跟他同伙故意将一些婴儿弄死
    徒追举 11-2
  • 0
    我觉得这个案子有蹊跷,应该着重调查一番。但刘千手显得没什么兴趣,又瞧了几眼尸体就扭身出去了,跟其他人询问起来。 我也想多了解下情况,就跟出去站在一旁仔细听着。 这个秦军很多年前就离婚了,都说跟妻子感情不和,而且被秦军影响的,他前妻一谈到婚姻就跟朋友说,医生太黑心,千万不能找个医生嫁了。 我对这话不赞同,心说医生怎么黑心了?反倒该说医生伟大才对,不然人有病了找谁去看啊? 我们在这谈话期间,小莺又特意去了
    统咨瘟 11-2
  • 0
    我觉得这个案子有蹊跷,应该着重调查一番。但刘千手显得没什么兴趣,又瞧了几眼尸体就扭身出去了,跟其他人询问起来。 我也想多了解下情况,就跟出去站在一旁仔细听着。 这个秦军很多年前就离婚了,都说跟妻子感情不和,而且被秦军影响的,他前妻一谈到婚姻就跟朋友说,医生太黑心,千万不能找个医生嫁了。 我对这话不赞同,心说医生怎么黑心了?反倒该说医生伟大才对,不然人有病了找谁去看啊? 我们在这谈话期间,小莺又特意去了
    统乌葱 11-2
  • 0
    我觉得这个案子有蹊跷,应该着重调查一番。但刘千手显得没什么兴趣,又瞧了几眼尸体就扭身出去了,跟其他人询问起来。 我也想多了解下情况,就跟出去站在一旁仔细听着。 这个秦军很多年前就离婚了,都说跟妻子感情不和,而且被秦军影响的,他前妻一谈到婚姻就跟朋友说,医生太黑心,千万不能找个医生嫁了。 我对这话不赞同,心说医生怎么黑心了?反倒该说医生伟大才对,不然人有病了找谁去看啊? 我们在这谈话期间,小莺又特意去了
    捅稚仍 11-2
  • 0
    我整个心绷得紧紧的,一点不敢马虎的即刻冲进卧室。 可我冲进去快,退出来也快。 这卧室里酒味太大了,尤其还参杂一股呕吐物的味道,我闻了两口就特别恶心反胃。 这次我没挺住,冲到厕所哇哇吐了一通。 我心里纳闷极了,心说这么大酒味,凶手杀人前都干了些什么? 刘千手肯定听到我吐的声音了,他也来到厕所,还替我拍着后背问我怎么样。 我说没事,也顾不上找水漱口,随着刘千手再次进了卧室,这次胃里空空,我勉强能接受。 我发现
    桶柯疤 11-2
  • 0
    我觉得这个案子有蹊跷,应该着重调查一番。但刘千手显得没什么兴趣,又瞧了几眼尸体就扭身出去了,跟其他人询问起来。 我也想多了解下情况,就跟出去站在一旁仔细听着。 这个秦军很多年前就离婚了,都说跟妻子感情不和,而且被秦军影响的,他前妻一谈到婚姻就跟朋友说,医生太黑心,千万不能找个医生嫁了。 我对这话不赞同,心说医生怎么黑心了?反倒该说医生伟大才对,不然人有病了找谁去看啊? 我们在这谈话期间,小莺又特意去了
    瀑兑细 10-27
  • 1
    在我做这一系列动作时,刘千手都愣了,尤其当我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句十字架去哪了后,刘千手气的在我后脑推了一把。 “李峰,你烧糊涂了吧,怎么还想着十字架,这秦军就是一般的自杀。” 我算彻底明白了,心说刚才小莺在逗我,恶搞了一个玩笑。 我整个心算是一时平静不少,但随口又问了句,“头儿,秦军怎么自杀的?” “喝酒!”刘千手特意指了指桌子上那三个酒瓶子。 我经常喝酒的主儿,一看酒瓶子就认出来,这是三瓶500ml装的红星二
    圃鞘称 10-27
  • 0
    我家里没别人,就我自己,我一合计,既然现在身子骨好些了,就不回家了,不然面对一个空屋子有什么意思?不如去警局待着,听听别人说话唠嗑,也能精神点。 我让刘千手带我回警局。本来我是想在警局跟杜兴胡扯来着,但刘千手却把他叫走办事去了,虽然我不知道刘头儿交代了什么,心里却能猜出来,一定跟秦军的案子有关。 我又自个儿在办公室喝起热水来,这也是让发烧快速痊愈的一个捷径,而且没少喝,一杯杯的,没多大功夫,饮水机里
  • 0
    我们警局的档案编号都有规律,就跟身份证号一样,能从里面读出年限来。 我一听这编号就知道这是个老刑案的档案。我又细细留心,想听听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 只是听筒的音量不大,我勉强能听到一些,但根本听不清楚。 我没留意自己在这好奇心的趋势下,整个身子正渐渐向刘千手耳朵边上倾斜,要不是小莺看着好玩笑了一下,保准我的耳朵都贴到手机上了。 刘千手通完电话也没藏着掖着,说了句很好后,又跟我们详细解释起来。 “这个X的意
  • 0
    我觉得这个案子有蹊跷,应该着重调查一番。但刘千手显得没什么兴趣,又瞧了几眼尸体就扭身出去了,跟其他人询问起来。 我也想多了解下情况,就跟出去站在一旁仔细听着。 这个秦军很多年前就离婚了,都说跟妻子感情不和,而且被秦军影响的,他前妻一谈到婚姻就跟朋友说,医生太黑心,千万不能找个医生嫁了。 我对这话不赞同,心说医生怎么黑心了?反倒该说医生伟大才对,不然人有病了找谁去看啊? 我们在这谈话期间,小莺又特意去了
  • 0
    我觉得这个案子有蹊跷,应该着重调查一番。但刘千手显得没什么兴趣,又瞧了几眼尸体就扭身出去了,跟其他人询问起来。 我也想多了解下情况,就跟出去站在一旁仔细听着。 这个秦军很多年前就离婚了,都说跟妻子感情不和,而且被秦军影响的,他前妻一谈到婚姻就跟朋友说,医生太黑心,千万不能找个医生嫁了。 我对这话不赞同,心说医生怎么黑心了?反倒该说医生伟大才对,不然人有病了找谁去看啊? 我们在这谈话期间,小莺又特意去了
  • 0
    我觉得挺怪,对小莺这类的法医来说,到了案发现场要做的事不少,她怎么还有闲心看风景呢? 我决定问问她,主动凑到她身边打了声招呼。 小莺好聪明,一下就猜出来了,向卧室看了看,又跟我说,“秦军是自杀,所以没我什么事了。” “自杀?”我念叨一嘴,脑里立刻想到的是十字架。 不能说我敏感,而是十字架的案子虽然结了,但给我感觉仍是疑点重重,还多地方还有待琢磨。 看我整个人有点木讷,小莺捂嘴乐了,轻推了我一下问,“李逗
  • 0
    可气的是,刘千手把电话挂了。我心里连连暗骂这邋遢探长不地道,难道多说一句能死啊? 但不管怎么样,十分钟后我都要准时到楼下。 发烧的人身子都疲惫,我稀里糊涂穿上外衣,摇摇晃晃的往楼下走。这次挺搞笑,见到刘头儿,我俩站一起,得了,两个典型鸟窝头。 刚一上车,我就又问刘千手到底咋回事。 刘千手这次说了,不过他一提这人,我就愣了。 他说,“秦军死了,死在自己家中。” 秦军就是附属医院那个秦医生,我心说他怎么死了?
  • 0
    我真都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但现在都听不到了,我也不再较真,顺着刘千手的话,把我对阴公子有危险的猜测说给他听。 qq神秘人的事,刘千手也知道,所以我也不用那么拐弯抹角,几句话就讲完了。 刘千手先反问一句有这情况?紧接着又安慰我说,“李峰,你放心好了,阴公子在警局,只要他不出那栋楼,保准没危险,这样吧,我一会也过去看看,来个双保险。” 我一合计,目前也只能这么办了,就点头同意了。 刘千手又嘱咐我,一
  • 0
    好在这次图片传送成功,只是望着这图,我一时间愣住了。 这图我见过,就是那血脸怪婴。 我心里奇了怪了,心说阴公子会有什么事?别说他才是杀人凶手,这案子都破了,而且顾倩婷行凶的证据确凿,绝不可能出这种乌龙。 我把这想法排除掉,又苦思冥想半天。 我为了防止漏掉什么,把能想到的可能都过滤一遍,最后只留下一个猜测。 之前神秘人发了三个图片,就是阴公子一家子,现在丑汉和顾倩婷都死了,所以这次神秘人没发另外两张。 它单
  • 0
    也搞不懂是啥原因,这次图片接收的特别慢,一时半会没显示出来。 我捧着手机干等,手都有些发抖了,不是说我害怕,而是心里有股莫名的小激动。 可又等了十几秒钟,手机显示图裂了。 我当场有种要抓狂的冲动,心说不带这么玩人的,老子在高烧的情况下浪费这么久的精力,却最终换来个图裂? 尤其这时候qq神秘人还下线了。我真不想让他走,连着给他留言,让他再发一遍。 可神秘人没搭理我,就好像它把图发过来就算完成任务了,能不能接
  • 0
    这一天下午我实在熬不住了,跟刘千手说我先回去了,甚至也把明天上午的假也请了,想好好捂大被在家睡睡。 自打折翼天使案结案后,警局又没啥大案子,刘千手就痛快的同意了,还跟我说,要是不舒服,一天不来都行,有事他会给我打电话。 我跟杜兴也打了声招呼,这就回家睡觉。我一觉睡到夜里,本来要没人打断,这一觉保准能睡到天亮去,谁知道我手机响了。 我是睡迷糊了,不知不觉的把手机压在脸下面了,这一响可好,连震动带铃声的,
  • 0
    自打被顾倩婷绑架后,我原来的手机就丢了,现在这社会,手机可是比不缺少的一个随身设备,我趁这几天买了一个新的,还第一时间把qq登了上去。 我一直怀疑给警局报信的短信,一定跟qq神秘人有关,再往深了想,那锁铁门的大变态弄不好跟qq神秘人也是一伙的。 他们对我来说是敌是友不好说,可它每次都给我提示,这也让我极其好奇它的身份。 我登上qq后,发现神秘人在这几天根本没给我留言。这让我有些失望也有些惊讶。 我发现打心里我跟它
  • 0
    顾倩婷这时已经离开县城去附属医院上班,根本不知道张平的如此牺牲,还跟一个姓陈的款爷好上了。虽然时隔久远,已经查不出当时的具体原因,但也能大体分析出来,一定是那个陈款爷把顾倩婷抛弃了。顾倩婷还怀了陈款爷的孩子。 按说顾倩婷把这孩子打掉就得了,但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或许是想把孩子生下来做感情上最后的争取吧。 反正阴公子生下来后,顾倩婷又心灰意冷的把他丢在荒郊。 张平一直对顾倩婷念念不忘,虽然他知道自己没机
  • 0
    我俩倒一下反了过来,这次轮到我好奇了,我也推了他一把问,“咋了,你咋也‘鬼上身’了呢?” “你不觉得怪么?”杜兴问我。 我本来还纳闷哪里怪了?但一联系医院里那些怪异,我突然觉得杜兴这话未必没有道理。 杜兴又说,“还记得昨天去派出所看口供么?要按死者家属说的,他爹身子是不好,但还没到病死的程度。尤其他一个当儿子的,自己老爹什么情况比谁都清楚,可在医院却突然死掉了。” 我顺着他的话本想往深了想想,但杜兴打
  • 0
    第二卷 折翼天使 05 冤 本章来源 黑岩阅读网 黑色法则 (目前百度搜索还没收录本书,大家要去网站看的话,先用搜狗浏览器 搜 黑色法则 黑岩 即可。) 连续两天的没睡好,让我早起后精神不佳,尤其在洗漱时我还发现,自己脖上的勒痕肿起来了。 这太明显了,我要顶着这红肿上班,保准谁都能瞧到。我也合计不行在家歇几天,把痕迹养掉了再说,但这么一来,又耽误不少工作,二探组人员本来就少,杜兴干不了多少活,那第四人还没到。我再不去
  • 0
    我当时没反应过来,有点愣,心说这什么情况,难道杜兴疼大劲了,悲中生乐么? 还没等我问,他悄声跟我说,“怎么样,李峰,咱哥们演的不错的,就拿这病态去医院,保准能住上院。” 我一下明白了,这就是他的计划,以身试险,借着住院去调查那里的猫腻。 就事论事的说,这计划是不错,可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心里腾地一下来了火气,我心说杜兴纯属使坏,他装病就装病呗,骗了我的感情不说,还让我把他背下来,这可五楼啊,当我好玩是
  • 6
    他竟然用这个就把我家门打开了,我有点急了,对他吼道,“你说我抽风?我说你抽风才对,大半夜的来我家不会敲门么?跟谁学的?还会撬锁了?” 杜兴笑
    夜店伟少 12-31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干部

目录: 海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