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最强大亨吧
关注: 2 贴子: 55

  • 0
    除了这五家金融核心公司以外。 彼得·林奇给的筹码清单上,还有许多其他核心公司的股权,比例有多有少,其中不乏重量级的公司股权。 其实都不用看其他的股权,光是排在最前面的五家金融核心公司的股权。 道格拉斯·马瑟等人就知道,他们必须妥协。 否则以后有的是麻烦! 而詹姆斯·梅隆给的清单,筹码就比北极星财团少一些了。 不过梅隆财团毕竟是老牌的东部财团,从上个世纪开始就跟克利夫兰财团打交道。 历史底蕴摆着在,可与其他势
  • 0
    “伦纳德·,你去见了约翰·克里斯·摩根?” 有关约翰·克里斯·摩根的消息总是传得飞快。 当伦纳德·梅隆与夏禹从纽约返回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后,保罗·梅隆第一时间找到了侄子伦纳德·梅隆,了解具体情况。 “是的,保罗叔叔,我去跟他谈了一个合作!” 伦纳德·梅隆十分镇定地说道。 保罗·梅隆眉头微皱,有些恼火伦纳德·梅隆不与他商量就擅作主张。 但他还是保持耐心,询问起详情:“你和他谈的什么合作?” 伦纳德·梅隆露出笑容,将成
  • 0
    隔壁包厢,张欣和刘慧茹两个人,其实也想问周之浩这个问题。 所以,她们两个人听得就更加仔细了,几乎是把耳朵都贴到了墙壁上。 毕竟,《争锋》就是一款回合制网游。 周之浩总是能够有惊人之语,那他能够拯救回合制游戏吗? 还是说这就是大势所趋,回合制游戏就是这么不受待见? 周之浩完全不知道,隔壁还有两个敌对势力的人在偷听。他稍微想了想,笑道:“这倒不是,回合制网游想要火,还是有办法的。” 后世的回合制网游里,就只有
  • 0
    在华尔街,如果你不知道约翰·克里斯·摩根,那么你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金融行业从业者! 在华尔街,年轻时有着“金融鬼才”之称,现在又被誉为“华尔街之王”的约翰·克里斯·摩根,是任何人都绕不过去的存在。 今年五十二岁的他,是在1982年,也就是三年前,正式成为摩根家族掌门人的。 因为就是那一年,他那位一手缔造了摩根斯坦利的父亲,也是摩根家族第四代掌门人——亨利·摩根,离开了这个世界。 当然,因为亨利·摩根去世之前就身
  • 0
    伦纳德·梅隆是在医院找到夏禹的,当时夏禹正陪着仙蒂去医院看望依旧昏迷不醒的老梅隆。 “伦纳德,怎么了?” “又遇到什么困难了?” 见到伦纳德·梅隆脸上的烦躁的表情,夏禹主动跟伦纳德·梅隆来到了过道的椅子上,询问起缘由。 伦纳德·梅隆如实地说出了情况:“执行了那个战略之后,形势好了很多。” “特别是克利夫兰财团退缩之后,带动着很多势力也跟着退缩。” “但是目前还有一个最大的障碍,那就是洛克菲勒财团。” “大卫·
  • 0
    克利夫兰财团势力范围的金融公司有五家。 分别是克利夫兰信托公司、克利夫兰(美国)国民城市银行、科凯国际集团、美国金融保险公司和五三银行公司。 两家商业银行、一家信托银行、一家投行性质的金融公司和一家保险公司。 只不过这五家金融公司当中,只有克利夫兰信托公司和克利夫兰国民城市银行是很早之前就拥有的,都是起步于克利夫兰市,现在分行已经遍布俄亥俄州及周边一些大州,算是区域性的大银行了。 科凯国际集团、美国金
  • 0
    11月16日一早。 几乎全美各地都有报纸报道富国银行相关的负面新闻。 这一次,都不用造谣了。 各大媒体报纸的新闻内容直接是“富国银行多地分行遭遇挤提危机”、“储户连夜在富国银行ATM机前排队取款”、“富国银行ATM机备用存款被取空,愤怒的储户暴利打砸ATM机”等等。 这些新闻内容是实打实发生了的,也被众多媒体拍摄到了照片。 之前的内容都可以不用提了。 光是这些内容,就足够让不明所以的读者纷纷前往富国银行去提出存款。 因此,
  • 0
    “该死的富国银行!” “该死的北极星财团!” 道格拉斯·马瑟和雷吉诺德·汉纳等四人再一次聚在了一起,脾气相对暴躁的雷吉诺德·汉纳恼怒地骂出声来。 其他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们难看的脸色中可以看出,此时他们的心情也异常糟糕。 预想中的梅隆财团抵抗或者强力反击的场面都没有出现。 反而是梅隆财团十分随意地就将他们垂涎不已的公司给卖了。 但偏偏接盘的,却是西部的北极星财团! 他们费尽心思,甚至冒着被梅隆财团特殊
  • 0
    事实上,富国银行确实不会常备一百多亿美元的流动资金。 之前做多日元、英镑等货币,做空美元,入市的资金基本上都是动用的本金。 最主要的目的只是让资金保值而已。 但是这一次要接盘梅隆财团的资产,短时间内将资金抽了回来,以杠杆配资的形势找了其他金融公司合作。 只不过这些业务都比较隐秘,合作方也不会到处去嚷嚷,免得把自己名声搞臭,以后都没公司敢合作。 道格拉斯·马瑟等人当然就不清楚了。 并且这些年来,富国银行并购
  • 0
    “该死的富国银行!” “该死的北极星财团!” 道格拉斯·马瑟和雷吉诺德·汉纳等四人再一次聚在了一起,脾气相对暴躁的雷吉诺德·汉纳恼怒地骂出声来。 其他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们难看的脸色中可以看出,此时他们的心情也异常糟糕。 预想中的梅隆财团抵抗或者强力反击的场面都没有出现。 反而是梅隆财团十分随意地就将他们垂涎不已的公司给卖了。 但偏偏接盘的,却是西部的北极星财团! 他们费尽心思,甚至冒着被梅隆财团特殊
  • 0
    海湾石油公司38.6%的股权,太平洋石油公司一共花了四十亿美元买了下来。 本来不到四十亿美元,但是夏禹也不差那上百万美元,直接凑了个整数。 这笔资金,当然是全部来自于银河基金。 毕竟太平洋石油公司并没有归于任何一个财团旗下,自然不去动那些银行的资金。 况且这一次接盘梅隆财团的资产,需要动用的资金很庞大,那些才是需要动用银行的资金辅助。 虽然之前各大银行都调集了不少资金去支持金融公司做多英镑、日元和各国股市。 但
  • 0
    第二天是星期天,夏禹在公司处理了一天的事情,然后便开车去接夏军。   夏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夏军和夏雷两人聚一聚了,而今天正好是夏雷的生日,夏禹也要和夏军一起给他过个生日,这是前几天就商量好了的,正好今天夏军也放假,日子还算不错。   接到夏军之后,车子朝着目的地开去。   “阿禹,也不知道阿雷怎么想的,给他过生日,选大酒店他不去,偏要去大排档,说有一家味道很不错,再不错能比得上大酒店嘛,我还真不信了
  • 0
    “保罗叔叔,这是我们的想法,你觉得怎么样?” 伦纳德说完,下意识放缓呼吸,等待着保罗·梅隆的态度。 在请教完夏禹之后,伦纳德和伍德洛兄弟两个便凑到一起重新整理出了一个粗略的方案,确定没有遗漏之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叔叔保罗·梅隆,向他阐述想法。 “这是你们想到的?” 保罗·梅隆惊异地看着伦纳德和伍德洛,以严肃的口气询问起来。 “也不完全是,不过大部分是我们两个想到的,智囊团还给补充了一些意见,我认为合适的就加
  • 0
    “伦纳德,其实该放弃哪些公司,保留哪些公司,看起来很复杂,毕竟梅隆财团拥有的公司和股权太多了。” “但是实际上,也很简单,将资产分成几个层次,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夏禹淡笑着说完,伦纳德和伍德洛兄弟两精神一振,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是按照核心资产、中坚资产和投资资产划分吗?” 年纪更小的伍德洛禁不住出声询问道。 夏禹却摇了摇头说道:“不仅仅是这种常规区分法,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要求稳,也得为未来几年考
  • 0
    看完父亲留下的亲笔信,伦纳德和伍德洛两兄弟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父亲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 那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对夏禹又如此重视的呢? 这个问题,兄弟两人暂时都想不明白。 良久…… 随着心绪逐渐平复,伦纳德将这封信小心翼翼地收好,重新锁回了3号保险柜。 这时,弟弟伍德洛的声音响起:“伦纳德,我们是不是要把父亲的这封信给保罗叔叔看,询问他的意见,争取他对我们的支持?” 伦纳德有一刹那的心动,但是思索几秒之后,他目光
  • 0
    梅隆家族本就突逢大变,理查德·金·梅隆病倒的波澜都还未平息。 现在财团旗下各大公司又被众多实力强劲的敌人围攻。 整个梅隆家族每个成员心中都是沉甸甸的,没人脸上还能够拥有笑容。 他们做的最多的,就是不断地打电话摸查各个公司的情况,然后发动全力筹集资金。 而家族办公室的智囊团要做的,则是将现在波云诡谲的局势梳理清晰,做出合理的应对方案。 仙蒂虽然是家族的成员,但是毕竟已经外嫁,且也是女性,因此她只能置身局外,
  • 0
    梅隆家族的客厅中。 一部分梅隆家族的成员聚集于此,加起来有十五个人。 有保罗·梅隆,伦纳德、蒂莫西等四兄弟,以及詹姆斯·梅隆和其他一些族人。 其中詹姆斯·梅隆是保罗·梅隆的堂侄,詹姆斯·梅隆的祖父跟保罗·梅隆的父亲是亲兄弟。 现在詹姆斯·梅隆就是海湾石油公司的董事长,代表家族经营着这家传承了近百年的家族企业,当然,他所持的股权并不多,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这也是梅隆家族持有各个公司股权的现状,家族成员持有各个
  • 0
    郑百顺瞄了一眼那密码箱,为难地说道:“叶先生,这不是钱的问题。叶志钊同学这次的事情性质实在是太恶劣了,不仅仅是我们本市的媒体,就连省里面的媒体都在关注。有关部门也非常重视,所以,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叶宏图霸气地说道:“那你们想怎么样?划出个道来。” 三天之后,刚刚训练完的农永兴和几个同学,正在学校外面的冰室喝冰。 这几个同学现在都是他的手下了,谭霸被收拾了一顿,最近都不敢露面了,农永兴趁机接管了
  • 0
    财团是极少数金融寡头控制的巨大银行和巨大企业融合而成的垄断集团。 有钱的不一定是财团,但是财团绝对不会没钱,多寡取决于财团的规模。 主宰财团的人之所以拥有着极高的地位,是因为他能够主宰庞大的社会资源。 拥有的社会资源越多,财团的掌控者的社会地位就越高。 所以每一个财团的目标都是一样的,主宰更多的社会资源,而不是片面地赚更多的钱。 钱只是金蛋,用完了就用完了,但是如果孵化成母鸡,母鸡就会源源不断地下金蛋,
  • 0
    “雷吉诺德的这个建议不错。” “虽然现在钢铁行业已经演变成了基础工业,甚至我们财团的钢铁公司都经营困难,但是如果能够吞并梅隆财团的钢铁公司,那么我们可以内部资源整合,减少同质化刚才的生产和研发竞争损耗,经营状况反而会优化。” “不过我在想,既然我们目标可以是那四家钢铁公司,为什么不再进一步扩大范围,看能否将匹兹堡国民银行给夺过来?” 山姆·伊顿的心更大,听完雷吉诺德·汉纳的观点后,思索片刻目光深沉地说
  • 0
    克利夫兰财团同样是一个组合型财团,不像摩根财团、洛克菲勒财团、杜邦财团和梅隆财团那般,内部是一超多强的格局。 它的类型,像是之前被肢解了的芝加哥财团。 最开始,克利夫兰财团是依靠着克利夫兰地区丰富的煤铁资源,抱团成立的钢铁工业财团,然后依靠着资源一步步向银行,橡胶工业,铁路运输等领域扩张。 即使到了现在,钢铁工业依旧是克利夫兰财团的主要利益所在。 美国十大钢铁公司中,有四家属于克利夫兰财团控制,分别是
  • 0
    “老公,你说为什么爸爸会突然病倒,之前我给他打电话,他知道我怀孕了很开心,还说要抱抱外孙,可是现在……呜呜……” 飞机上,仙蒂伏在夏禹的怀中,悲伤地啜泣着。 悲伤是会传染的。 哪怕夏禹无法感同身受,但是夫妻同心,他依旧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仙蒂的悲痛。 “仙蒂,爸爸已经74岁了,人年纪一大身体机能就会下降,难免会得病,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为爸爸祈祷。” “你还怀着孕,一定要振作,如果爸爸还清醒,他肯定不希望你这样
  • 0
    “董事长,菲律宾的许寰戈来了!” 这天下午,夏禹正在处理着公务,就有下属前来汇报消息。 “请他进来吧!” “叫个人进来泡茶。” 夏禹放下笔后,对下属吩咐道。 “好的!” 下属恭敬应道,随后退出了夏禹的办公室。 “看样子,他们是做好准备了。” 轻笑一声,夏禹将桌面上的文件合上并摆放好,随后起身走到了落地窗边,伸展了一下身子。 不一会儿,下属便带着许寰戈进来。 “董事长,我又来叨扰了!” 一进来,许寰戈便满面笑容地
  • 0
    丁胜武是《闻名新报》的第三任老板,也就小学文化,早早就出来打拼了。   后来做生意赚了点小钱后,想着往更高的层次爬,经人指点后便收购了《闻名新报》,希望通过报纸来提升自己的层次。   可能人都有觉得自己是个主角的错觉。   丁胜武一开始还自信满满,幻想着《闻名新报》能够在他手中崛起,然后他名声大噪,实现他的目标,成功踏入社会上层,拓展自己的人脉圈,将生意越做越大,然后成为一代大亨。   只可惜理想很丰
  • 0
    “有必要搞这么多名堂?” 面对周之浩的这一手骚操作,周定国可真是大开眼界了,不过是一件衣服罢了,这又是包装袋又是温馨提示的,居然连材料都还有要求。看着那罗列下来的清单,周定国有些发晕。 周之浩撇撇嘴,道:“两千块一件的衣服呢,想要有人买,那就得为客人提供尊贵的服务!其实卖衣服真的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老爸,你的观念要转变。你要时时刻刻记得,我们生产的不是一件普通的衣服,而是一种品味,一种格调!要让所
  • 0
    前世,叶志钊追求邱玉瑾,将周之浩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想方设法让周之浩被学校开除。再加上那个时候周之浩家里面已经破产,所以毫无悬念地被逼着退学,最后更是失去了跟邱玉瑾的联系。 而邱玉瑾的老爸邱显明是银行副行长,家里压根不缺钱,邱玉瑾高中毕业之后就直接去了北美留学,后来听说叶志钊也追着去了北美。 可那个时候的周之浩,已经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心有余而力不足。 再后来,周之浩就再也没有过邱玉瑾的消息了。 “
  • 0
    “老公,你回来了。” “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这天上午,夏禹刚从公司回到家中,就看到仙蒂眉眼带笑地来到他面前,双手还背在身后,似乎是在藏着什么。 夏禹将仙蒂拥入怀中,笑着说道:“是什么礼物,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看。” 仙蒂轻轻从夏禹怀中挣扎出来,背着的手放到了前面,手中还拿着一样东西,目光期待地看着夏禹。 验孕棒!(注:1956年就发明了) 夏禹脸上浮现惊喜的笑容,拿过验孕棒看了一会儿,禁不住笑出声来。 “仙
  • 0
    在确定之后,汇丰投资部门便挂出了六十万的蓝水商业的空单,没一会儿便被其他机构吃掉了,看到这,夏禹便放心了。   空单,实际上就是先卖后买的单子,有点像商业中的赊贷交易模式。空单大部分都是机构之间才会接,接了这六十万空单的机构估计是要亏了。对那些机构来说,这点钱只能算小钱,亏了也不会让夏禹被注意到。   更何况,又不是夏禹动的手,而是汇丰投资部门,为了这点小钱,也查不到夏禹身上,所以夏禹完全不担心暴露
  • 0
    “广场协议”的部署正在有条不紊地落实,夏禹肩上的担子又轻了许多。 平常的日子,他除了养生和造小人以外,在工作上越发地轻松了。 但是在8月28日这一天,现任董家家主董成辉却上门拜访他。 董成辉正是东南亚财团的创始人之一,当然,他由于实力问题,只是担任东南亚国际控股公司的一个董事。 “董事长,我来上门叨扰了!” “欢迎欢迎,你能来找我聊聊天,我高兴海来不及呢!” “怎么还带礼物,这么客气干什么?” “也没什么东西
  • 0
    三天的时间刚刚好,仓库里面积压的货物也已经销售一空,总共为公司回笼了将近200万的资金。 “还真有你的,这么快就解决了工人的工资问题,还顺便把存货都给卖出去了。那个李老板都还缠着我要继续生产呢。”这一天,结清了工人的工钱之后,周定国整个人都飘了。 虽然亏得连材料钱都赚不回来,但是能够了解了一桩大事,也是值得的。 周之浩一听,眉毛都在抖:“还要继续生产?亏本的买卖老爸你图个啥?” “所以我没答应啊,嘿嘿。现
  • 0
    爱华服装厂大门外头,蹲着一个正在抽烟的中年男人。 烟已经燃烧完了,他却还没抽两口。 在他的面前,有一只蚂蚁经过,他将滚烫的烟屁股摁在蚂蚁上,蚂蚁便跟烟丝融为一体。 “老子一根烟屁股就能摁死你。” 就在这个时候,爱华服装厂的大门打开,周之浩走了出来,笑盈盈地跟蹲在地上的中年男人打招呼。 “李大兴李老板,欢迎欢迎!” “周……周老板?” 看到周之浩,李大兴满脸愕然,虽然电话里已经觉得对方很声嫩了,但见到周之浩
  • 0
    尖嘴猴腮,獐头鼠目,衣服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李全旺一举一动中,止不住的猥琐之气满溢而出。 搁在电视剧里,他去演奸诈小人都不用化妆的,本色出演就够了。 “嘿嘿~那是,我妈从小就夸我机灵。” 人本来就猥琐,笑起来就更猥琐了,李全旺那张丑脸因为谄媚,变得愈发的丑了。 “是聪明人,就要做聪明事,我觉得,你应该有话想要对我说才对。” 不知为何,李全旺觉得眼前的小老板给了他莫大的压力,明明只是个毛头小子,目光却像狼一
  • 0
    讨债的工人走了,周定国瘫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万般苦涩在心头:“商场的钱已经去要了几回,都拿不来,我哪里还有钱给他们支付工资啊?除非把厂里的存货全部卖掉。可商场倒闭了,我去哪里卖货?” 李慧梅也是愁容满面:“难道我们老周加家还真走到绝路了?你说要不要试试儿子设计的那种衣服啊?说不定大卖呢。” 周定国没好气地说道:“现在我哪里有钱去进货?再说这些工人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不给他们工资他们还会留下来工作?”
  • 0
    听到有解决方案,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顿时就停了,不约而同地看着周之浩。 周之浩拿过一张长长的打印清单,说道:“这里是我们公司欠你们的工钱,是我跟我爸两个人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统计出来的。会计在不在?在的话来检查一下。” 周定国说:“老王。” 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过来,看了看周之浩手里面的清单,点头说:“没错。” 周之浩大声说:“好了,这数额是会计看过了的,没有错。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大家的工资问题。
  • 0
    除了做空石油期货的布局得到完美落实以外,其他方面也有成果。 英国方面。 光明基金争夺到了英国天然气公司这家最大的天然气能源你公司8%的股权,耗资4.48亿英镑。 还有英国宇航公司12.5%的股权,耗资8.25亿英镑。 英国宇航公司是英国最大的航空航天企业和最大的导弹制造企业,主要从事军用飞机、民用飞机、导弹、卫星、电子设备、仪表与测试设备以及有关武器系统的研制与生产,在国内建有19个飞机厂和4个导弹航天器厂。 几乎垄断了英国军
  • 0
    证婚人,一般都是一个,少数情况是有两个,由男女双方请来做结婚证明的人。 不过夏禹的婚礼十分特殊,所以在请证婚人方面,是由他自己做主,也没有去征求其他人的意见。 分别是他的师傅李春秋,以及老铁包宇刚。 当时间走到十一点整时,婚礼正式开始。 这场婚礼,注定是震撼人心的,每一方的长辈都亲临现场,为新人献上了祝福。 摄像机将这场婚礼永恒地定在了某一刻,足以让夏禹和他的爱人回味一生。 婚礼过后,宾客们陆陆续续离开,
  • 0
    这几年,为了让香江经济高速发展,香江的治安问题变得尤为显目,只不过在这方面,属于政府职能范围,夏禹更多的是提意见,让港府去做。 而苏行健也确实没有让夏禹失望。 这几年港府对香江的治安问题管得越来越严厉,财政对警务处的资金支持也是打着滚地往上翻。 同时夏禹这边也会让一些公司对警务处进行捐赠。 这使得香江警务处不管是人员队伍还是装备水平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随之而来的,就是香江的生活和发展环境得到了大幅度的
  • 0
    中午吃完饭,夏禹便教导弟弟妹妹做作业。   这一世,他有一个弟弟夏明,今年14岁,正在上中三。一个妹妹夏小美,今年12岁,马上就要上中一了。(香江09年之前初高中合在一起,为中一到中七)   因为有他这个天才哥哥做榜样,且夏明和夏小美十分崇拜夏禹,导致他的话十分管用。   自身积极向上,再加上有天才哥哥辅导,这种情况下,夏明和夏小美的学习成绩也很好,在班上都是前三的存在。   这种情况让夏大海夫妇喜出望外,感
  • 0
    香江九龙,一个偏僻的小渔村。   简陋的平房外的院子里,支起了一条长竹竿,银光闪闪的渔网挂在竹竿上,一家五口人正解着网上面的小鱼。   其中一位衣着朴素却依旧掩盖不了英气的十五六岁少年解鱼动作十分敏捷熟练,但是在他身旁的中年妇女却时不时看向他,目光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如果走进了看少年的脸,就会发现他此时状态不对,双目无神,明显是注意力不在解鱼的动作上,很难想象就是这种情况,他依然动作敏捷,没有丝毫
  • 0
    “想不到他竟然会给出这个,这就是东方人下聘礼的方式?” 卡特·霍华德公爵心绪难平地想道。 实在是夏禹给的聘礼太重了! 是一份股权转让协议还有股权证明。 劳斯莱斯汽车集团百分之二点五的股权! 霍华德家族持有劳斯莱斯汽车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这笔资产已经成了家族最核心的资产之一了! 现在的劳斯莱斯汽车集团,是英国汽车领域的霸主,早就坐稳了世界十大车企之一的宝座。 在欧洲,能够正面跟劳斯莱斯汽车集团争锋的只有西德
  • 0
    客厅里面的气氛逐渐紧张了起来,姜正业提前要账,让周定国猝不及防,再加上富隆百货倒闭的消息,对周定国的冲击很大。 “终于还是来了。”周之浩低声叹了一口气。 和前世一模一样的剧情再次上演,并且还来得这么快,让人猝不及防。 周之浩心情越发沉重。 改变现状,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其实周之浩也明白,这个年代,搞服装生产的,要是能够生产出一款爆火的衣服出来,短时间豪赚几百万并不困难。 在千禧年之后的黄金十年里,因为一
  • 0
    “呜呜……” 伴随着一阵阵破空声,庞大的郁金香号划破长空,降落在了英国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 在机场牵引和排队又耗费了近一个小时,飞机才再次起飞,约莫半个多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了考文垂机场。 不久之后,夏禹和艾琳娜被一群几十号保镖簇拥着出了机场。 机场外面早就有十几台防弹版黑色劳斯莱斯等候,上车之后,壮观的车队驶离考文垂机场,目的地是沃里克城堡。 这座在1982年买下的足以媲美温莎城堡的古堡,到现在已经快三年了
  • 0
    “震惊,本周二上午,会德丰船务公司向香江证券交易所和香江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自愿退市申请……” “继3月27日悉数缴纳1150万港币的罚款后,会德丰船务公司再度发生巨变……” …… 4月10日,星期三。 夏禹一边优哉游哉地喝着茶,一边浏览着报纸。 他的嘴上还带着一抹莫名的笑容。 没错,会德丰船务公司私有化就是他的手笔,只不过媒体上没有报道,香江也没有华人知道罢了。 毕竟退市私有化的主体是澳大利亚拓领公司。 之所以让拓领公司
  • 0
    澳大利亚拓领公司为了收购会德丰船务公司55.7%的股权,累计耗资87.1亿港币,折合14.28亿美元。 但是收购的会德丰船务公司却涉嫌财务造假,实际亏损高达七千五百万美元! 且航运业务已经达到了资产和债务的临界点了。 远期看,会德丰船务公司的股价必将一蹶不振。 拓领公司这笔国际投资是极其错误的,亏损高达9.68亿美元,并且公司信誉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消息被曝光之后,拓领公司的股价暴跌。 涉事的十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戴恩斯特会计
  • 0
    本来就没有什么内奸,贾斯丁·凯尔想要查出来,绝对是痴心妄想。 而夏禹也没有打算给他留时间去挣扎。 国际资本已经涌入澳大利亚搅风搅雨,他也在抢着收割澳大利亚悉尼财团的资产,需要会德丰船务公司这个炸弹的助攻,能省一点算一点嘛! 香江证券交易所,以及香江证监会,他的意志是最大的意志。 行动起来自然不会拖拖拉拉。 上午接到了九鼎证券研究院的实名举报。 当天中午,证监会就对会德丰船务公司下发立案调查通知书,下午三点
  • 0
    涉及到财务造假,会德丰船务公司根本不敢请香江的会计师事务所。 这种事情必须保证尽可能秘密。 所以这件事,最好的选择,就是请被悉尼财团幕后控制的会计师事务所去完成。 戴恩斯特会计师事务所,这是澳大利亚十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是悉尼财团一力培养起来的。 戴恩斯特会计师事务所作为第三方财务审计,拥有足够的公信力,能够唬住香江的投资者。 在紧急重新制作财报时,为了遏制股价下滑,贾斯丁·凯尔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新闻发
  • 0
    就在澳大利亚金融市场一片混乱之时,夏禹也终于对会德丰船务公司动手了。 贾斯丁·凯尔拖着迟迟不肯让会德丰船务公司公布财报。 特别是因为国际炒家进攻澳大利亚时,悉尼财团是多头的代表之一,这一次损失惨重,资金链紧绷,贾斯丁·凯尔更是恨不得藏起来。 毕竟收购会德丰船务公司时,西太平洋银行可是最大的资金支持者。 如果会德丰船务公司一爆雷,导致西太平洋银行的这一大笔贷款亏损,绝对会让西太平洋银行雪上加霜。 只是这一切
  • 0
    这个世界上,金融行业最精英的人才,大部分聚集在华尔街。 这一次进攻澳大利亚金融市场的空头操盘者,现在以及未来有着“华尔街之王”称号的高手都有不少。 澳大利亚央行的反攻虽然奏效,但却没有吓到这些大空头,反而激起了空头们的凶性。 众多大佬互相通了气,都有了一个共同的意见,澳大利亚已经歇斯底里了! 这一波要是打退了,那就可以开始准备割肉了! 澳大利亚央行下了禁令,不让国内银行拆借澳元给国际炒家,虽然堵住了一个
  • 0
    占据了30%以上的手机市场,出货量超过4亿部的诺基亚,现在依旧还没意识到他们的灭顶之灾已经来了。 上一世的乔帮主,他的iphone1在07年刚出来的时候虽然有点惊艳,但想当一个合格抬棺人,穿上黑西装给诺基亚送行,却还稍稍有些不够力。 诺基亚从2010年开始挣扎,直到5年后才宣布放弃治疗,将手机业务打包卖给了微软。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在周之浩吹毛求疵一般的指导下,飞讯手机的初代机体验在当前这些用户看来,堪称科幻,作为一
  • 0
    时间来到了2004年6月。 终于等到大学毕业了,周之浩约上宿舍的几个朋友,还有邱玉瑾他们,一行八个人,来了一次充满狗粮气息的毕业旅行。 中海市。 无垠的海面上,停靠着一艘雪白的豪华游艇。 苏星剑有些惊讶地看着那散发着土豪气息的大游艇,问道:“啥时候租的?我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租个大游艇,遨游在大海上。” 周之浩撇撇嘴,说道:“什么租的?你看我像是会租游艇的人吗?我买的。” “买的?多少钱?”陆天成眼睛都红了。 二十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