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灵修太强了吧
关注: 1 贴子: 58

  • 0
    同样的事,在金刀门依旧在发生。 连续两夜的袭杀,金刀门灵圣境界及以下的弟子损伤就超过了上百位,而暗夜傀儡,至今他们也才抓获了三个。 可这也没用啊,只是三个傀儡,一个毫无生命的冰冷物体。 董金刀将所有人都汇聚在一起,身上散发着熊熊怒火,他自己都快要被逼疯了。 今天大长老陈林传讯,已经和血龙门达成了协议,并且血龙门已经开始了第一步计划,而金刀门也不能落下了。 “好了,这两日我们受的气也够多的了,接下来听我说
  • 0
    夜幕是暗夜的主场,凡是想要通过传送门的金刀门弟子,没有一个能够走到传送门百步之内,全都会被如数奉还,不过是横着回去的。 除此外,凡是离开西域的金刀门人,都会被林墨安排的暗夜傀儡截杀。 就一个目的,金刀门的人绝对不允许离开西域。 “混账!他林墨真以为吃定我们了吗?” 看着一个个被摆放整齐的金刀门人尸体,董金刀大发雷霆,却是很无奈,霎时间没有任何办法。 对于林墨的意图,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出一个大概,金刀门众
  • 0
    林墨的重新振作,所有人都非常的高兴。 可是,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中,却是再度杳无音讯,这让很多人都摸不着头脑。 “你说,这少主该不是又……” “滚滚滚,瞎说什么呢,既然少主已经振作起来,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也是,或许在准备什么大动静吧,真是期待啊!” 的确,三月中,林墨似乎再度销声匿迹,除了每天还是要去一趟石室,余下的时间不是修炼就是指导林岩和林坚两个徒弟。 说起来他这个师傅当的着实不称职,除了初次收
  • 0
    这个距离,除了水凝烟和雷紫月,没人能够救得了林麒了,可她们太弱了。 完了,完了,这下要死在老大手里了,唉! 已经无可奈何,林麒只能在心中叹息道,也罢,死在老大的剑下也没什么不好,反正这条命本来就是老大给的。 “你个笨蛋,还不赶紧恢复人形,真想死啊!” 水凝烟突然挡在了林麒前面,恨铁不成钢般说道,一个这么大的麒麟站在入了魔的林墨面前,明显给他一种挑衅的感觉,不动手才怪。 现在,已经无法阻止了,希望自己的命
  • 0
    (不好意思,有事耽搁了,更新有点晚,抱歉!) 林墨的话让花千羽听了很是难受,更是心中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 的确,他在拖延时间,那股神秘的力量在腐蚀血肉,不过只有那么一丝,可以放在以后去祛除。可除此以外,当下最让他头疼的还是经脉上传来的撕裂感,让本身灵力运转不畅,实力更是大打折扣。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林墨不会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有了疯狂的攻击,趁此机会打败甚至斩杀自己。 可是,即便花千羽知道这点,如今
  • 0
    “吼~~~” 一声兽吼从林墨口中发出,冰冷,无情。 只见林墨的头发瞬间变成了雪白色,原本虚弱无力的身上散发出摄人的气息,缓缓站起身来,这一刻,他似乎满血复活了一般。 只见林墨浑身开始出现令人恐惧的黑气,拿出了六面骰子,将所有的暗夜傀儡都释放了出来。 “杀!” 犹如来自九幽的命令,所有的暗夜傀儡都冲向了尊天楼、天道宗还有天佛宗的人群。 林墨也手执禁天圣灵剑,剑身同样弥漫着恐怖黑气,面无表情的杀了上去,短短一个呼
  • 0
    非常的突然,这一指来的异常迅速而出人意料。 花千羽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墨居然弃剑不用,转而以指代剑,着实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指,心中大骇,感受到了强大的威胁。 此刻他有两个选择,继续催动灵力彻底的将眼前与傀儡合二为一的林墨冰封,代价便是硬吃这一指。虽然这样免不了会重伤,但花千羽心中还是有些底气,毕竟从灵力程度上讲,林墨实力依旧是后期灵尊。 或者放弃手中的长鞭后撤,躲过对
  • 0
    而另外的六位巅峰强者,其实并没有打得多么的凶狠,目的都是为了拖住对方。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一对一的情况下,不使用什么阴谋诡计,想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都将这一场大战的走向压在了林墨和花千羽的战斗中。 巅峰傀儡从天而降,拳劲带来的气压将花千羽的须发吹得飞舞,林墨也适时斩出一剑。 这次,不敢有保留,直接以世界之力催动,便是一记剑斩星辰,想要让花千羽两面受击,疲于应付。 面对一拳一剑,花
  • 0
    莫山说做就做,运转修为,强行的撕开了阵法。林墨来不及阻止,阵法已经破了,所有灵宗境界虎啸堂弟子都脱身出来。 因为阵法被强行破开,连阵盘都一起被毁了,林墨气愤非常,辛辛苦苦刻画了很久的阵盘,才用了一次就没了。 “老东西,小爷的阵法你也敢破,给我死来!” 不管不顾,林墨直接冲向了莫山,钱金元想拦都拦不住,在阵法中受够风雪摧残的虎啸堂灵宗也对钱金元发起了进攻,两家大战全面爆发。 灵宗的战斗,钱家占据着优势,
  • 0
    (已更名《这个灵修太强了》,首发纵横,转载有误还请更正!) 听了火老的话,钱金元看向了林墨,他知道这种丹药只有他能够拿得出来。 “多谢墨公子,为小儿保住心脉!” “钱家主不用这样,胖多多是为我挡了那一掌,不然此刻躺下的就是我了,只要能救活他,什么丹药都无所谓。” “赵家!今天只是利息,后面咱们慢慢玩!” 林墨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必定让赵家付出沉重的代价。 钱氏拍卖会门口,大雨倾盆。 雨中,赵天霸搂着儿子,没
  • 0
    第二十章:钱多多重伤 随着侍女把最后一件拍品拿上台,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拍品上,那种纯粹的气息,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人。 “最后的拍品,是一块眼珠大小的风之灵精!是我钱家偶然……” 不等钱妙妙介绍完,全场沸腾。怎么可能,钱家舍得把这样的至宝拿出来拍卖?风之灵精,天地间最纯粹的风灵气凝结而成,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风之灵精的灵气量,就相当于一条上品灵脉,其蕴含的灵气更是无可比拟的精纯。 再者,风之灵精还有一
  • 0
    今天,钱妙妙一身青衫,淡妆素抹,款款走到台上。 “欢迎大家参加我钱氏商会此次拍卖会,小女钱妙妙,是这次拍卖会的拍卖官。和以前一样,钱氏商会从来没有让大家失望过,大家拭目以待吧!现在,我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请第一件拍品。” 钱妙妙的出场,带动了整个拍卖会的气氛,大家都热情高涨,即使没能拍得任何物品,能一睹钱妙妙芳容也是值了。 第一件拍品由一个侍女拿了上去,是一株灵药。 “这是一株四品初阶灵药,清灵草,
  • 0
    金刀门这个势力,林麒非常的讨厌,数次与老大林墨作对。 就在他准备上武斗台时,被林墨阻拦了,人家指名道姓的要挑战自己,若不下场,实在有损父亲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 “如你所愿!” 四个字出口,林墨已然出现在武斗台,就那样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董金刀则是怒火冲天,眼前的这人,让金刀门损失惨重,自己的孙子董勇战应该也是死于其手,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愤怒。 他并不认为林墨是自己的对手,尽管当初围杀失败,也只是归
  • 0
    天氏回归,万众瞩目,为了彰显天氏的实力,所有灵尊境界的人全都释放出了自己的气势。 而就在此刻,林浩然慢慢的从家主位上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 “今日,是我天氏回归的日子,千年来,我天氏无不期待这一时刻,身为天氏现任家主,我非常的自豪。同时,今天,也是灵武大陆禁天盟成立的日子,盟主便是我天氏最杰出的子弟,我林浩然的儿子——林墨!” 这话,林浩然用上了灵尊后期的灵力,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看来今日真正
  • 0
    听到赵武要和他打,钱多多顿时没了主意,回头找林墨,却没有看见人影。此时,风两人已经躲在暗处,暗中打量着鹰视狼顾的赵龙。 正当钱多多不知该不该答应时,就听见林墨给他传音, “和他打,我保证你揍得他满地找牙!”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 得到了林墨的保证,钱多多也是豁出去了,肥嘟嘟的身体往前一站, “好,我们单挑,你也不准找人帮忙!” “那就开始吧!” 赵武声音落下,施展着浪涛拳挥向钱多多,连忙一个土灵盾
  • 0
    不得不说,钱金元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人,头脑确实不一般,加上敏锐的‘嗅觉’,短短的时间,就将林墨的身份弄得八九不离十。也怪其经验不足,起个名字这么容易让人猜到身份。 林墨和钱多多在客厅聊得不亦乐乎,后者把他从小被钱妙妙欺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好像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 也就在这时,钱金元父女来到了客厅, “钱多多,在聊什么啊?这么开心?” 钱妙妙笑眯眯的看着钱多多,只看得他一哆嗦,连忙摆手直说没什么。 “
  • 0
    来到幻衣坊的隔壁街道上,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胖墩鼻青脸肿的被打倒在地,嘴里却是不停地咒骂着。 “钱多多!”钱妙妙看着地上的弟弟,“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连这个**都打不过?” 一声怒吼吓得地上的钱多多一阵哆嗦,连忙爬起身来。 紧随而来的林墨林拾也是被惊得目瞪口呆,这还是刚才那个捉弄自己的那个姐姐?变化也太大了吧! “姐!我才灵士初期,怎么打得过他?他都灵士中期了!” 小胖墩灵活的闪到钱妙妙身旁,抓着后者手臂
  • 0
    是夜,于禁天盟大殿,林浩然作为天氏家主,再次欢迎颜丹武等人的到来。 并且摆上了宴席,双方就林墨与颜清雪的婚事定下了日子,待天氏渡过明日难关后,便着手准备婚事。 一下子,林墨与颜清雪两人成为了宴席的主角,推杯换盏不提。 热闹喜庆的气氛倒是将众人心中的那份惴惴不安冲散了不少,都十分期待着能够喝到林墨的喜酒。 第一缕晨曦照耀在大地上,整个天氏山门已经是热闹非凡。 整个灵武大陆,收到天氏回归再立山门消息的势力,
  • 0
    虽然颜丹武基本上已经确定林墨说的是真的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那可是葬尊险境啊,这小子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或许这个世上知道原因的不超过一手之数。 “嗯,为了寻找合适的山门,我只有冒险去那里看了看,结果发现是个绝佳的地方。” 听着林墨的回答,怎么感觉有些答非所问? 什么叫看了看,发现是个绝佳的地方,颜丹武懵了,他要的回答不是这个,看来这小子是不会说的了。 “行了,我也懒得深究,不
  • 0
    翌日,雾隐镇西。 一支有十数车马组成的商队已经准备就绪,周围大约有三十来个护卫,清一色的灵士修为。商队的尾部,方雷和另外两人正在静静的等着。 林墨两人姗姗来迟,看着已经站在镇外的方雷,不急不慢的摇着羽扇,走了上前。 “不好意思,因为修炼耽搁少许,还望方老板莫怪!” 方雷向林墨指了指身旁的两人。 “哈哈哈!哪里哪里,墨公子醉心修行,我等皆自叹不如。这是我的两位堂弟,方青、方云,皆在灵师中期,如今和我一起,
  • 0
    “坏了!墨儿八成是跑了!” 第一反应不是孙儿出了事,因为林擎宇知道有暗一保护,天禁大陆也没多少人能够伤到林墨。 暗一,林家12暗卫的,以数字为代号,而他则是里面最强的一个,超凡灵帝前期修为。 “啊?跑了,跑哪儿去了?” “唉!跑出去历练去了,之前他来找过我,我没同意,没想到这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呢,真是百密一疏啊!” 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被自己的孙儿摆了一道,其实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说明林墨不只是会埋头修
  • 0
    等待,总是漫长的,而期待,却又让人精神振奋。 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整个大陆都在传言天氏这个禁忌家族的事,尤其是林墨这天氏少主。 尊天楼依旧在寻找天氏躲藏的地方,甚至不惜冒险进入兽域险境,结果一无所获。 天魔宗内,颜丹武每天都火急火燎的,嘴里却是一直念叨着:林墨这小子的山门怎么还没有建立好,老子等得花儿都谢了。 清雪也是,也不告诉她老爹究竟在哪里,不然我拉一票人手去帮忙! 还有那些与林墨、与百剑门有矛盾
  • 0
    “少爷,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现在浑身力气,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不只是林拾,赶过来的林烟沐等人也是松了口气,接着她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林墨。原来内比的时候,这家伙还藏了拙,这可是四阶后期的先天灵兽啊,竟然旗鼓相当,要是换做一般的灵兽,还不早就被他杀了! “烟沐堂姐,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又没花!” 多少还是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 “脸上没花,浑身都是花!” 后面的二十来人也露出一副赞同的表情,今天他们是
  • 0
    回到兽域外,夔牛打了声招呼便悄悄的回了兽域,没办法,灵焱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怪怪的,他觉得太丢脸了。 将池家众人安顿好,林墨便请林擎宇等人进了大帐。 现在,与尊天楼的争斗已经升级到了明面上,并且,灵武大陆上的所有势力都在看着,当然,大部分都准备看天氏的笑话。 天氏已经不能再偷偷摸摸了,必须再立旗帜,彻底的将事情挑到明面上。 “爷爷,父亲,我们该行动了,新的山门我已经找好了,最好立即动身。” 也不用问,众人便
  • 1
    夔牛只是没有完全恢复而已,本就不比沈千浪弱多少,再加上一尊巅峰傀儡,可以说,他毫无胜算。 尤其是巅峰傀儡,在林墨的指挥下,神出鬼没,无迹可寻。 每每都能发出出其不意的一击,让沈千浪快要找回的节奏瞬间混乱,一直处于下风,根本应接不暇。 越打越骇然,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无法仔细观察,沈千浪已经萌生了退意,什么时候灵武大陆又出现了一位巅峰强者? “林墨!!!” 对于林墨的恨意,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天禁大陆时
  • 0
    “林墨!林墨!林墨……” 全场沸腾起来,高呼着林墨的名字,从此林墨成为了林家三代子弟心中的榜样,林家三代子弟的第一人。 林成一败,林家三代子弟再无人挑战林墨,林擎宇站立起来, “此次家族内比结束,比试前三名,林成、林烟沐、叶缺分别奖励四品初阶武技一部,到时自行到武技阁挑选;前十名各获得三品巅峰丹药十枚,由丹药阁分发。” “休息一天,东荒试炼后天正式开始,和以往一样,采取自愿的方式,后天林家山门外集合!
  • 0
    “拿出你的全部实力,不然你会输的很干脆,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林成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16岁的灵师后期,惊艳了全场,就连看台上的林家三老都微微动容。 “林成的天赋果然了得,两年时间,从灵士中期提升到到灵师后期,由不得他不骄傲啊!” 林擎宇看向自己的三弟林擎云。 “哪里,和小墨儿比起来他还差远了,今天正好,让小墨儿压一压他的气焰,太过骄傲不是一件好事,林家的未来还要压在这两兄弟身上!” 林擎云谦虚的说着,
  • 0
    一切,林墨都看在眼里,使出风影步躲过了玄蛇的缠绕,紧接着双手由上至下一抬,一股旋风平地而起,那数不尽的冰针全都被旋风的吸力拉扯过去,最后消失无影。 叶缺右手一抹,青锋剑出现在了手中。 “林墨师弟,我这还有我现在最强一剑,请林墨师弟指点。” 重水冰灵剑,三品初阶剑法武技,此刻叶缺强行施展出来,每挥出一剑,都带着一丝寒意,并且附带重力效果。 面对此剑法,林墨不敢大意,脚下风影步频繁使出,右手疾点,荒风指施
  • 0
    晨曦的光辉沐浴着早已战战兢兢地炼铁城,街道左右的商贩已经开始了即将忙碌而又担惊受怕的一天。 昔日的炼铁城第一家族池家外,依旧是那么的平静,与往常无异。 周围监视着的尊天楼的人早已在精神上疲倦,他们心中一直在质疑,副楼主的计划真的有用吗?为何都这么久了,天氏还是没有人来支援? 一切坚持似乎变得毫无意义,还不如早早的将池家的所有人抓捕,回尊天楼立功。 可他们谁又能知道,这看似与之前一般的平静之下,隐藏着一
  • 0
    经过三个时辰的持续拔毒,最后一丝瘴毒也被祛除掉,夔牛都快趴在床榻上了。 林墨也没好到哪儿去,灵力倒是还好,并没有损耗多少,可神魂力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整整三个时辰,一直保持着高度的精神集中,不敢有半点差错。 天都快亮了,缓过劲儿来,夔牛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差点没把老牛我折磨死,是不是在报复当初兽域外我那一巴掌啊?” 不说还好,林墨差不多都忘记了,现在这么一提,真是后悔刚才没来个
  • 0
    夜幕是最好的伪装,适合做很多的事情。 此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池家附近的阴影处,隐去了所有的气息。 神魂感知了一下四周后,不觉心生怒意, “真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啊,如此严密的监视,整个大陆,恐怕除了自己,几乎没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出池家了。” 林墨并没有急着进池家,反而是继续朝着外围而去,他想要看看,到底尊天楼在周围布置了多少埋伏。 他的心里非常清楚,尊天楼不是没有把握强攻池家,而是在以池家为诱饵,等着天
  • 0
    这一天,林家内比将要开始。 在外历练的林家三代子弟也都早早的回到了家族,林家内比,除了检验林家子弟三年的修行成果,发现资质天赋强大的子弟,对于林家子弟来说,更是一份荣誉。 林墨揉着眼球,迷迷糊糊的走到父亲林浩然的身后坐下,静静的等待着内比的开始。待到人都到齐,林擎宇从家主位上站起来,对着场上所有的林家三代子弟说到: “这次的内比,我打算换一种方式,我找出一人守擂,你们尽全力打赢他,我会根据时间和过程确
  • 0
    自从小不点醒后,整天都是一副沉默的样子,其他人问,他也不怎么说。只有那个四五岁的女孩儿一直陪着他,女孩叫雷紫月,是中圣道院雷家的嫡孙女,深得雷婉秋喜爱,所以就接过来一直带在身边。 中圣道院,同样是天禁大陆的无上势力,与林家并驾齐驱。 其实,林墨也不是只是这样,每天除了和雷紫月待在一起,就是在参悟天禁诀。 他并没有着手修炼,只是一点点的在浏览领悟,天禁诀博大精深,内容更是包罗万象。功法、阵法、灵丹、灵药
  • 0
    “老祖宗,我感觉心脏要爆开了,你也没说觉醒天禁体这么难受啊!” “墨儿,坚持住,这是天禁体彻底觉醒的征兆,在强行为你突破修为境界。”悬于半空的天禁老人此刻的魂体越来越透明,几乎快要看不见了:“挺过去,就能彻底觉醒,并且毫无副作用的提升境界,你是我天氏一脉的希望,加油!孩子。” “啊!~~~” “噗!噗!噗!” 连响三声,终究还是坚持了下来,林墨小脸煞白的大口喘气: “老祖宗,小宝宝差点以为要死了,那样太不划
  • 0
    秦山和千杀,不愧是两位当门主的人,他们对林墨说的话一丝不苟的执行。 同样,他们心中也非常清楚,为何林墨会让他们来办这件事,很明显,这个黑锅是背定了的。 如今老命被握着,两人也无法说什么,带着器炼门和影杀门的人,挨个的收缴墓穴中的东西。不过,其中有没有强取豪夺,也就两人心中最为清楚了。 好在有一点还做的不错,没有杀任何一个人,因为他们清楚,林墨说过,如果有人舍不得,那就一直留在墓穴当中,并没有叫他们杀人
  • 0
    “嚯!哈哈哈!你这小娃娃,我一千多岁的人了,如今更是一道残魂,还不至于去骗一个两岁的小娃娃,你又有什么值得我去骗?” 小不点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概念,对于这话完全忽视,古灵精怪的看着老人,似乎还在辨别话的真假。 “嘿嘿!臭老头!唔!”似乎感到称呼不对,林墨赶紧捂住小嘴,奶声奶气的道,“老爷爷,你刚才说我是你天氏一脉的,是怎么回事啊?” 没有回答林墨的问题,反而问到: “你刚刚提到你林家在天禁大陆一千年,
  • 0
    千年前,天禁老人自创出神级功法——天禁诀,天禁诀跳出天道范畴,破苍穹、定乾坤。 却是不知道怎么的,消息泄露了出去! 被天道察觉,天禁老人与天一战,不敌,遭到镇杀。而天禁门人被逐于汪洋海岛,并且降下诅咒结界,永世不得离岛,永世无法破超凡而入圣。 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尚留一线生机。天禁老人弥留之际,便抓住这一线生机,凝结自身修为和丹田化作圣灵之石,抛于外海,只望天氏后裔能够得这圣灵石,把握一线生机。 天
  • 0
    汪洋大海,茫茫无际,一艘小渔船正于海面上奋力前行。渔船上两个少年,14岁左右的少年正吃力的划着船桨,拼命地往大海方向远去,虽然很累,但是那目光却是坚韧无比。 船头,十来岁的少年正面对着吃力摇桨的哥哥,疑惑、不解、无奈。 他都不知道这是哥哥第几次出海了,每次都会被无情地海浪打回来,然后又继续出海。今天是他第一次陪着哥哥出海,是他软磨硬泡的要求哥哥带他一起,也是出海最成功的一次,已经离岸很远很远,既心疼哥
  • 0
    宝物在怀中的兴奋,瓮中之鳖的苦闷,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只是一个先后顺序,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林墨才懒得理会这些人,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终究还是人太少了。 正在他不知道该往哪里寻找时,收到了雷紫月的传讯,他们和器炼门还有影杀门的人撞倒一起了。 那里就是之前器炼门找到的那间石室,禁制已经被破开了,里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这会儿,三方都僵持着,谁也没有第一个冲进去,只不过他们实在是人数太少,光凭林麒
  • 0
    花家家主花铁杆,公认的南域最为心很毒辣的一个人,原本只是花家的一个管家,被赐予花姓。 可是,经过多年的忍耐,他暗中逐渐掌握了花家的大部分力量,最终夺取了花家的大权,将原本的花家一族满门杀尽,就连五岁的孩子都没有放过。 “把你们拿到的东西交出来,我或许可以考虑给你们留个全尸!” 看着眼前的五人,花铁杆清楚,南域甚至是西域南部,并没有听说过这些人,于是很自然的将林麒等人规划到了小势力当中。在他看来,这么一
  • 0
    “你们先待在这里,我混进去看看!” 丢下一句话,林墨悄然消失在原地,施展天机敛息术穿梭在人群之中,随后不着痕迹的出现在一小团人群中。 能够判断出这一小团人群都是一些散修或者非常小的势力,非常容易打探一些信息。 “老兄,这里到底有什么宝贝啊?” 看见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汉,林墨便上去攀谈起来。 大汉先是打量了林墨一眼,也是个中年模样,倒是与自己情况有些类似,警惕心也随之减弱不少。 “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是器
  • 0
    如今,三位金刀门的长老已经败下阵来,其余的弟子也完全不是对手,董勇战已经彻底绝望了。 不仅如此,除了绝望,他更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他董勇战是何人,十二门之一金刀门第一核心弟子,结果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天赋上都败给了一个从那林麒匮乏小岛上来的土著,这让他有点不相信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了。 不停地喃喃自语,重复着‘不可能’三个字。 可林墨才懒得理会他,直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并不是因为毫无怜悯之心,现在他们
  • 0
    没有人不畏惧失望,修为越高,活的越久的人越是怕死。 此时,陈白梦就是如此,他放下了尊天楼三长老的身段,放下了作为后期灵尊的尊严,如同一只老狗般恳求着,只为保住一命。 可林墨根本没有理会,在他心中,这个老东西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赶紧的,那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不怕我老大再给你来一记截脉指?” 不耐烦的林麒直接呵斥道,这老东西不值得可怜,敢动凝烟嫂子,没把他大卸八块就已经不错了。 听了这话,陈白梦吓的一激灵,
  • 0
    只是,这般防备根本就没用,陈白梦绝对不会想到,林墨的杀手锏会是世界之力。 陈白梦是停住了脚步,可林墨却开始往前走了,当然,此刻他并不想这般暴露世界之力,还想试试,抛开世界之力,能不能胜过一位后期灵尊。 再度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林墨唰的一下消失在眼底,凌空而立。 一柄长剑虚影已然出现,根本不给陈白梦躲避的时间,目的就是要让他用仅存的世界之力来对抗。 天地圣灵斩,眼看就要落下。 林墨的时机把握的很好,陈白
  • 0
    憧憬中,这尊天楼的后期灵尊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已然进入了林墨的阵法范围。 这会儿,原本闭目休息的林墨已经睁开了双眼,密切的注视着阵法的动向,他心里清楚,等的那个人已经来了。 “打起精神来,那人已经来了,清雪你跟着我,黑球,你去另外一边,给我堵住。” 听了吩咐,林麒悄然的绕了一下,堵在了前往金刀城的必经之路上。 终于,那人撞在了阵法的边缘,一下子从虚空中掉了出来,心中大骇: “这里怎么会有人布下这般阵法?这
  • 0
    “颜叔,现在传送门封锁了,尊天楼的人不是在城内就是在周围,我们一定要把他找出来了。” 没办法,这么大的西颜城,必须要借助城主府的力量了,光凭他一个人,根本排查不过来。 看着林墨焦急的样子,颜丹武很是不舒服,这小子,现在让他这个未来老丈人救他另外的女人,真想一巴掌呼上去。 颜清雪见状,赶紧走上前,稳稳的拉住了颜丹武的手臂。 “父亲,你就赶紧帮帮林墨吧,他们都是他非常重要的人。” 这傻丫头! 看着女儿略显委屈
  • 0
    这里,的确有大量的气息,说明水凝烟她们在这里停留过,可最终这些气息分成了三个方向。 能够用神魂感知残留的气息已经是林墨的极限了,要他分辨出哪些气息是哪些人就难为他了,一时间无法做出选择。 “黑球,用你的鼻子感受一下,看看烟儿她们去的是哪个方向。” “老大,我是麒麟,又不是什么狗狼,真没这个技能!” 尽管嘴上这般说着,林麒还是使劲的用鼻子嗅着,他与水凝烟待得时间也不短,多少能够分辨出一些熟悉的气味。 奈何
  • 0
    (最近事忙,自订中,拜访空闲,抱歉!) “嘿嘿,黑球快看,这是不是你的兄弟啊?” 林墨在一旁摸着另外一个墨玉麒麟雕像打趣道,那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可惜林麒却不敢动手,一是不能,二是怕打不过。 结果他眼珠一转,贱贱的笑了, “是啊,这就是我的两个兄弟,这是老大,这是老三……” 一提到老三,林麒便沉默下来了,林墨亦是如此,老三不是别人,正是在荒天山脉遇到的池小天。 “唉,也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行
  • 0
    “喂,你这家伙悠着点,被穿出去了!” 虚空乱流中,林墨紧紧的正在林麒的背上,他是真的怕,好不容易从瘴气带中出来,要是一个不留神再度进入瘴气带,那找谁说理去? 幸好林麒还是有些分寸,纵然是被瘴气带弄得十分憋屈,在听到老大的话后,终究还是出了虚空乱流。 乍然一出来,迎接两人的就是一团火球,差点没成烤肉。 这是瘴气带里面边缘的阵法,林墨两人正好落在了阵法中,不得不说这个阵法还是非常厉害的,想来也是一种防御手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