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吧
关注: 1 贴子: 58

  • 0
    宁晓惠很生气,明明是庄建业的成果,却让宁晓雪摘了桃子,哪怕是自己的亲妹妹,宁晓惠还是有种宝贝被人夺了的既视感,气得跟宁晓东大吵一架,哭着就离开了。   宁晓东无端被臭骂一顿,弄得里外不是人不说,还得帮着宁晓惠去绘图室请假,搞得他也是直抓狂。   可没办法,为了妥善解决这件事,还得继续跑,哪怕自己那摊子忙得脚不沾地也顾不上了,谁让这事儿触及家中的团结呢。   于是把孙子一装到底,在绘图室主任不满的目光中
  • 0
    看着宁晓惠一见面就哭了,宁志山的心就软了下来,但紧接着就被接下来的话惊得张大了嘴巴,什么情况?科研成果?庄建业什么时候有科研成果了?   好在宁晓惠委屈的心都要碎了,根本没注意自家老爷子的异样,自顾自的就把从宁晓东那里得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宁志山也终于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仔细听罢才知道,今天一大早听说的二分厂技术改造事儿原来是他的宝贝女婿弄出来的。   他就说嘛,借三个脑子给宁晓雪那
  • 0
    握了握小拳头,宁晓雪就跟要上战场的将军似的走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   宁晓东无奈的摇了摇头,无奈的自言自语道:“算了,庄建业那边还是我去吧。”说着把剩下的烟吸完也拍拍屁股走了。   而此时让宁家兄妹头疼的庄建业,同样很头疼。   无他,只因为科长周亦然骂骂咧咧都快半个小时了,搞得被叫过来的庄建业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至于周科长骂得是什么,因为是闽省土话,庄建业不太听得懂,但张口闭口的小RB还是隐约辨
  • 0
    当然薛荣贵的赞扬也不是盲目,还是有事实依据的。   就在刚才,他跟着林师傅等人用宁晓雪昨晚留下的不停车自紧夹具做了几个试验,完全成功不说,规格和精度也都符合要求,更重要是的是十五分钟的操作时间极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   如果能把不停车自紧夹具在整个二分厂铺开的话,那他们分厂将提前完成这批军品任务,接下来的时间就可以承接民品生产,二分厂整年的盈利就看后半年的民品生产情况。   要知道改革以来,部队的采购
  • 0
    林师傅到没问,却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宁晓雪的工位,直截了当道:“做一遍给我看看。”   也不怪这几位干私活的师傅们会如此,实在是这批6号轴部件的加工难度太大,由于频繁的停车调整,加之精度上的要求,即便是手法精湛的老师傅,也要四十多分钟才完成一个部件的加工。   像宁晓雪这样刚出徒没多久的青工,一个小时能出一个就算高效了,可宁晓雪说用了15分钟就完成一个,几位师傅除了惊讶外,就是不信,其中最强烈的便是林师傅
  • 0
    其中中国腾飞作为主要出资方占股62%,电子科技X研究所出资10亿人民币以及相关专利技术和人才队伍占股38%。 以此为基础ZSNB集成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向栾和平创办的WHZB采购了76台国产200纳米制程的光刻机,经过多次曝光可以完成160纳米制程芯片制造工艺,足以满足电子科技X研究所对180纳米制程的需求。 要知道在这个时候,180纳米制程的工艺那是相当先进的,英特尔公司最新推出的奔腾3系列处理器所使用的工艺便是180纳米制成。 正因为如此,180纳
  • 0
    之所以说值,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国产设备能够自主可控,无论是民用产品还是军用产品,想怎么生产就怎么生产,没有丝毫外界的掣肘和限制。 要知道现如今WHZB和WHNB两家工厂内的设备,无论是阿斯麦尔和尼康的光刻机,还是东芝和富士的蚀刻机,在引进时都会要求WHZB和WHNB签署一份及其严苛的附加协议,那便是他们所提供的设备禁止生产任何涉及军事用途的产品。 换句话说,WHZB和WHNB安安稳稳的给英特尔、AMD等半导体巨头当代工厂一点儿问题都没
  • 0
    宁晓雪不能不气,其他女工都是结了婚了,个顶个老司机,一个比一个猛,八尺高的汉子都能被她们说得掩面而走,就别说宁晓雪这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大姑娘了。   偏生她又没得解释,没办法,现如今全厂都知道是她老爸提议把工艺科的老几位安排在一号招待所的,她要是说庄建业是她准姐夫,那还不得炸喽。   因此她只能忍着,哪怕再泼辣也得忍。   所以当她来到传达室时,两个腮帮子就跟秋天的花栗鼠似的,鼓得圆圆的,不是吃的,是
  • 0
    也不怪宁家兄妹会这样想,不停车自紧夹头是什么?根本没听过好不好。   就算退一万步,这东西存在,也跟庄建业说的那样能两全其美,二分厂的工艺室和技改科里那么多人才,怎么就放着这么好的东西不用,偏搞什么车床的制动控制装置。   所以庄建业这话也就是听得不错,真要是信了,那就真叫见鬼了。   偏生还挑不出毛病,毕竟人家又没说不做,但能不能做出来就不一定了。   所以庄建业这话刚说完,捧着书的宁晓东便一脸古怪
  • 0
    第二天一下班,庄建业就急吼吼跑到二分厂门口集合,此时宁家三兄妹早已到齐,是的,宁晓东这个大哥也来了,没办法,两个姑娘领个男的进车间,让人看到免不了要传些闲话。   为了不惹麻烦,宁晓东就被两姐妹给拉过来,所以当看到庄建业时,宁晓东满眼的无可奈何,那意思很明显,我是给你垫背的。   庄建业全当没看见,寒暄一番后便在宁晓雪的带领下进到了机加工车间。   偌大的厂房里,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机械设备,不
  • 0
    作为两家早年腾飞集团参与创建的芯片制造厂,WHZB和WHNB这几年的投入可是海量的,特别是在光刻机和蚀刻机等重要芯片生产设备的研发上,几乎可以用天文数字来形容。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些设备的受众很小,只有国内外为数不多的几家芯片制造企业能用得上,属于小众中的小众。 正因为如此,这些芯片制造厂通常选择自己最熟悉,技术最成熟同时也是业界最知名的那家设备生产企业所生产的设备,如此才能保证自家产品的品质和质量。 相比之
  • 0
    什么情况?庄建业有些懵。   “建业,你别听晓雪瞎说。”宁晓惠这时开口,止住宁晓雪无理取闹的同时,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宁晓雪所在的二分厂承接一批轴类加工的生产任务,由于精度要求高,生产任务紧,以及工艺要求严等因素,除了劳动强度大外,机械损耗也居高不下。   前些日子,石军所在的技改科为二分厂所出的改造方案,就是为了保障这批轴类部件所进行的有针对性的技术改造。   按理说,经过改造后,
  • 0
    没了气氛自然就说不下去了,便各怀心思的钻进被窝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几人便起床洗漱,吃了早饭后便各自前往科室上班,庄建业是工艺处试验科二室的,刚进科室就被科长周亦然叫过去,万金油一般的表示了下欢迎,就甩给他三项研究课题。   一个是制冷系统用铜铝接头焊接工艺研究和设备研制,另一个则是歼击机机翼整体壁板的喷丸成形工艺,最后一个最高端,是“黄山”喷气发动机气压机二级转子叶片挤压辊轧工艺研究。   “咱
  • 0
    是的,很不可思议。   迷迷糊糊的敷衍之语,竟然成功解决了困扰他们的难题,这本身就已经很离奇了,更关键的是,人家连现场都没来,凭着三言两语就找到病根。   要知道就算是生产厂也没办法做到这点,要不然他们何必跟人家挂了这么长时间的长途也没把事儿给搞成?   于是乔振宇和何明震惊了也迷茫了,庄建业到底是谁?他是怎么办到的?真的是敷衍了事的梦话?未免也太准了点儿吧。   乔振宇和何明还想再仔细问问,可这时飞
  • 0
    连国内的官方媒体都如此低调,海外的友商们是个什么反应就要可想而知了,就差指着中国腾飞的鼻子大叫,各位都快过来瞧瞧,连他们本国都没信心,你们谁信中国腾飞那就是这个太阳系天字第一号大傻X。 海外的友商们兴风作浪,国内的某些博人眼球的公共知识分子们自然也不安生,一方面大谈国内的各种弊端;另一方面口水横飞的批评中国腾飞搞四代机是劳民伤财。 之后就把欧洲那一套节省军备开支,全部投入民生发展的论调给抬出来,赞一波
  • 0
    “真的?”乔辰宇精神一震问。   石军就把昨晚庄建业的那番梦话大概说了一遍,乔辰宇皱着眉头想了想:“你先等等,我问问总工再说。”   然后便跑到正在跟督战的部队领导沟通的何明跟前,小声的把石军的想法说了一遍。   如今已经不是怎么干,而是能不能干的问题,如果部队真的把迫降的Q5拉走,那对永宏厂的打击就太大了,老牌的国防军工企业,竟然连部队的主战装备都修不好,还算什么国防军工企业。   到时候本就低到可怜的
  • 0
    直到后半夜,模模糊糊的觉得有什么亮光在闪,庄建业这才睡眼朦胧的看过去,发现石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正借着台灯,伏在桌案上对着一堆打开的书发呆,不禁看了看一旁的手表,好家伙凌晨三点了,不禁问石军:“你怎么还不睡?”   “对不起,吵醒你了。”石军有些抱歉的说,旋即叹了口气,把桌上散乱的书合上,准备睡觉,等躺到床上,被吵醒的庄建业从厕所刚排完水出来,石军见状便问道:“你对咱们国家的强击机了解多少?”  
  • 0
    阿卜杜拉无话可说,萨勒曼这边就等于是少了掣肘,作为阿联酋国王从小玩到大的发小,萨勒曼能坐上国防安全委员会负责人的位置除了投了个好胎以外,最重要的是他跟国王陛下那超越纯友谊的“亲密”关系。 借用一句中国古代的定义来说,萨勒曼属于典型的幸进之臣,除了脑袋上一堆光新亮丽的头衔外,肚子里没有半点儿治国理政的干货。 若非如此,阿卜杜拉亲王也不可能巴巴的跟过来压镇。 结果跟过来的压舱石沉了,少了约束的萨勒曼立刻暴
  • 0
    不止是萨勒曼亲王惊讶的有些说话都不太连贯,跟他一同过来的阿卜杜拉等人同样看着眼前的FC—21战斗机也都是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满脸透着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下午展示的时候,FC—21战斗机别说隐身弹舱了,就是机腹下方的半埋式武器挂架都弄得十分粗糙,正因为如此,当时的中国腾飞只公布了FC—21战斗机的正面雷达的反射面积,根本就没有说明机体下方这个更加重要的雷达反射面积数据。 要知道正面雷达发射面积只适用于空战,而机腹下方的
  • 0
    一号招待所距离厂子并不远,出了东门走十几分钟就到了。   作为当年专门接待援华苏联专家的所在,一号招待所与9号大楼一样带着浓重的苏式风格,米黄色外墙,有着哥特式的尖顶看上去很气派。   至于做工和用料更是没得说,全是当年最好的。   进门的一楼大堂清一色油滑锃亮的水磨石地面,细腻的如同大理石。宽大的楼梯,深红色的木制扶手擦的发亮,楼上是木制底板,尽管有些脱漆,但厚实的长条板子非常结实,给人一种别样的厚
  • 0
    不怪众人如此,实在是一号招待所太有名了。   不说别的,光听排序就知道,能排在一号,绝对错不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永宏厂的一号招待所始建于五十年代末,主要目的是为了给当时援助的苏联专家居住。   正因为如此,招待所的规格相当高,成为当时永宏厂乃至整个星城最豪华的招待所,哪怕二十多年过去,一号招待所依旧不减风华,接待的也一直是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因此也被人视为高端所在,傲视于整个星城。   石军等
  • 0
    高兴什么的谈不上,懵逼到是实打实的,什么情况?   还好宁晓东没藏着掖着立马便开始解释:“我家老爷子你也知道,那脾气,我们几个绑在一起也不够他骂的,所以晓雪就出了个主意,看看你这个大学生能不能跟老爷子搭上关系,结果还真被小丫头片子给料中,不错,哈哈,以后哥哥我就靠你撑着了。”   说着还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宁晓东的肩膀,满脸写着我看好你。   庄建业那叫一个汗,这个准大舅哥自己之前也就见过两面,给人的感觉
  • 0
    当然了石军虽然作用不小,但发挥的地方过于隐蔽,不可能公之于众,如此情况下也就没办法影响现阶段庄建业利用FC—21战斗机拓宽海外业务。 反而因为这份专刊令庄建业陷入于一个不大不小的被动之中。 是的,尽管被动但庄建业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至于原因嘛……很简单,FC—21战斗机固然航电设备性能不足、加工制造也过于简单、飞行性能也不出众、更没有配备所谓的矢量发动机…… 但雷达反射截面0.45个平方的却是不争的事实。 无论批评
  • 0
    庄建业的脸有点为难,话也是欲言又止,没办法,他也不想揽着个麻烦,可惜他在食堂里的表现太好了,三下五除二就把相互敌对的两方化解于无形,以至于跟他一起的同届生都觉得庄建业吃得开,能力强。   于是分不到宿舍的人就推举他为代表的,去找厂领导说道说道。   庄建业长得是年轻,可心里早就过了中二的年纪,真的不想接这个烫手的山芋,问题是这年头集体意识还很强,被众人推举那是光荣,接了是群众意志,不接就是万年老怂。
  • 0
    正拖着彭川往食堂外走的岑师傅一听庄建业这话,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嘿~你怎么知道!”   此话一出,岑师傅就觉得不对了,可想改口却已经晚了,因为此时彭川就跟满血复活一样,重新抓住岑师傅的胳膊,一脸原来如此的模样叫道:“我就说你们车间有问题,原来是模具不达标,行,不是去见厂领导吗?走,咱们这就去!”   说完扯着岑师傅的胳膊就往食堂外拽,岑师傅怎么可能就跟着彭川去见领导,这要是把铆钉模的事儿捅
  • 0
    呵呵?   听到这两个字,几乎所有人都有些不淡定了,什么叫呵呵?   于是看向庄建业的目光就开始充满了怀疑,特别是彭川和岑师傅,心说不会是这家伙的玩儿什么太极吧。   若是如此可就不太好。   别看两人在食堂闹得不可开交,可两人打心里不想把这事儿捅到厂领导那里,彭川自不必说,本身就是个等待分配的“黑户”,要是捅上去,不招领导待见,分分钟就得走人。   至于岑师傅,找彭川本来就不合规矩,而且还存着私心,要
  • 0
    正因为如此,在让·雷诺的亲自导演下石军的这份专刊有关于FC—21战斗机的专刊,犹如病毒一样,迅速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 而石军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相当大的收益,不但出版的专刊销售一空,而且还得到达索集团旗下某基金会了大额资助。 仅一个东亚航空装备研究课题该基金会就给石军160万美元的活动经费,至于上电视节目的拿出场费更是达到了每小时5万美元的天价,有人计算过一份FC—21战斗机的专刊至少给石军带来超过400万美元的实际收
  • 0
    如果阿联酋方面能在FC—21战斗机项目上按照庄建业的要求给个两三百亿美元的启动资金,别说底裤被扒掉了,庄建业就是这张英俊潇洒,人见人爱,懂王降世,诸神退避的帅气脸皮不要了又能怎样? 至于什么赤条条的狂奔,只要阿联酋方面愿意白天、黑夜随便选,反正阿联酋上上下下也不认识他庄建业到底是谁,再不济戴个口罩嘛! 问题是阿联酋方面他不给这么多呀,充其量只提供72亿美元,相较于庄建业所期望的150亿美元,整整少了一大半儿。 在
  • 0
    彭川这么一嚷嚷,周围的人开始七嘴八舌,几个穿着朴素,明显带着知识分子气息的技术员更是走出人群,声援彭川,痛斥岑师傅不能因为生产环节出了问题就找各种理由推脱责任。   岑师傅这边也不示弱,早有四五个同车间的工人聚在庄师傅身边,大骂彭川****,连累整个车间受批评。   眼看双方吵得不可开交,也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句:“你们不是想找人评理嘛,今天刚到厂的大学生不是正在那桌吃饭,数据什么的咱们搞不明白,找他们看看
  • 0
    羡慕是必须的。   作为星城最大的工业企业,能进永宏厂就等于捧上了铁饭碗,生老病死根本不用操心不说,各项福利待遇更是优厚。   就拿年节福利来说吧,从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再到过年的米、面、油、肉、鱼,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永宏厂发不到的。   甚至连新生儿的尿布,厂里都会帮着解决,待遇之好根本不是临近几个厂能比的。   庄建业并不清楚车上众人艳羡的目光,却也知道这样一个厂是不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进的。
  • 0
    白底红边的公交车,在路中央不疾不徐的走着,顶上的天然气燃料包摇摇晃晃,仿佛一个行走的夹层面包,看上去十分复古。   庄建业坐在车里,看着两旁泛绿的梧桐,穿着朴素的行人,以及略显拥挤的自行车大军,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   虽然已经来这个世界几天了,但那种有别于上辈子物欲横流的质朴气息还是让庄建业很有些怀疑。   居然这一切是真的,自己真的跑到1982年了?为什么?   庄建业不知道,哪怕他上辈子是个航空专家,
  • 0
    听了总部首长的话,航空兵某部的领导脸色可谓是青一阵,白一阵。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中国腾飞的真龙Ⅱ居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把他们苦心聚集起来的精锐打了个全军覆没。 这让测试前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不会让总部首长失望的航空兵某部领导很是下不来台,于是乎这位航空兵某部的领导冲着总部首长打了个立正,带着一丝不服输的倔强朗诵说道:“我还有第二梯队、第三梯队……我就不相信用我们的整个部队换不下他一架隐身战机! 想当年,我
  • 0
    听了总部首长的话,航空兵某部的领导并没有慌张,反而自信满满的说道:“您放心,首长,我们在对付隐身目标的战术战法上已经足足研究了三年,虽然我们的装备不是最先进的;但我敢保证我们的战术是最灵活的、我们的指战员是最勇敢的!” 听着就差拍着胸脯立军令状的航空兵某部领导的豪言壮语,总部首长的脸色并没有好多少,只不过没有继续说些什么,那意思很明显,是骡子是马还是要拉出来遛遛的。 航空兵某部的领导自然明白总部首长
  • 0
    不急不行啊,实在是国际形势日趋复杂,甚至到了有可能阻碍改革开放大好局面的的地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毕竟安全保障与经济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当年为了经经济发展暂时压缩国防开支,从而保障经济改革的顺利进行;的确是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随着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全保障的短板就愈发的凸显出来。 缺乏安全保障的经济或许能有短暂的繁荣,问题是这种繁荣能够维持多久呢?看看前两年亚洲金融危机中的南韩就知道了,繁荣的南
  • 0
    事实上不止是让·雷诺,随后赶过来的媒体记者和现场观众在见到FC—21战斗机的细节时都有一种这么简单的方法我们怎么没想到的挫败感。 之所以如此,原因无他,只因为FC—21战斗机的部分设计,特别是武器挂架方面的并没有他们之前臆想的那种采用了所谓的机腹弹舱的处理,而是用一种半埋式的武器挂架,将两枚中距空空弹和两枚近距格斗弹嵌入到机腹中。 如此一来,FC—21战斗机从正面角度并没有增加多少雷达反射截面不说,飞机的阻力更是可
  • 0
    个别观众的惊呼,仿佛是敲开了一个全新的天地,令在场众人一下子领略到另一个维度的头脑风暴一样,已经超越了震惊这个范畴,而是几近于宕机的癫狂。 带弹飞行时正面雷达的反射面积是0.45个平方,这其中的价值可就太大了。 即便从雷达正面的反射指标上来看,FC—21战斗机远远比不上F—22,却比现如今绝大多数的三代作战飞机要强出太多。 更重要是的整个国际市场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四代机可供采购。 要知道,美国人可是把F—22当成密不外传的
  • 0
    意识到这一点,在场之人再看FC—21战斗机的目光可就不一样了,尤其是那些慕名而来参加阿布扎比防务展的观众,绝大部分可都是代表各个国家的潜在买家,更是两眼放光如同发现加勒比海盗藏在沙地里多年的宝藏一样,恨不得这就扑上去狠劲的亲上两口。 要知道塔台这么近的距离雷达都发现不了这证明FC—21战斗机的隐身性能十分的优秀。 这对一款作战飞机来说简直就是天生的Buff,以至于其他性能稍微差一些都能让人接受。 不说别的美军现役的F
  • 0
    让·雷诺没想到庄建业会在诸多媒体记者和现场观众面前这么贬低他们达索集团,这也就罢了,如果是一些纸媒让·雷诺还能够在事后弥补一下,无非就是多花点儿钱嘛。 问题是在场的有不少电视媒体可是架着电视直播设备全球广播的,让·雷诺就算动作再快,能快过无线电信号? 正因为如此,让·雷诺那个气呀,就别提了恨不得这就冲到新闻发布台把庄建业一把给掐死,得亏周围的人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让·雷诺是想进去也进不去,不然一怒之下的让
  • 0
    也不怪阿卜杜拉亲王会如此态度,让·雷诺所提到的阵风战斗机可是阿联酋国王亲自主抓的重点军备项目。 毕竟阿联酋是传统的法系装备使用国,从六十年代的幻影5战斗机开始,阿联酋便是坚定不移的高高卢粉儿,而且一坚持就是数十年。 早就培养了一大批忠实的拥趸。 阿联酋国王便是这其中最坚定的一个,没办法,从国王还是王储的时候,就被老国王送到法国去深造。 法国人对待金主那可是“无微不至”,于是在国王价值观成型之前便刻下了法
  • 0
    让·雷诺听了庄建业的话,顿时就被气乐了。 说他是不懂航空工业的业余人士?这也就是庄建业说得出来,也不想想如果让·雷诺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又怎么可能坐到达索集团中东大区的副总裁? 恰恰相反,让·雷诺不但非常清楚行业情况,而且在业内享有极高的声望,没办法让·雷诺可是实打实的技术出身,早年参与过“超军旗”和F—1战机的研制工作。 之后在法国作战飞机天才设计师,也是达索公司的创始人马赛尔·达索的领导下,成为幻影—200
  • 0
    正是这种好奇,将中国腾飞的热度不断升高并一直维持到现在。 本来各国媒体的记者想着中国腾飞的参展产品抵达阿布扎比之后能够揭开这个答案,果庄建业做的比想象的还要绝,不但租赁了当今世界最大的巨型运输机安—225;而且各类产品都包裹的极为严实别说记者拿照相机了,就是拿X光机、核磁共振都未必看得透。 当然记者们也不可能光在产品这方面抓着不放;与之相比,他们更希望于直接采访庄建业这个中国腾飞的掌门人。 因为如果能从这
  • 0
    时间紧,任务重,容不得中国腾飞一点一滴的摸索,那就只能找些“捷径”。 域外某大国自然是不可能的,左右一看,也就是俄国上下左右最合适,至于能不能实现……说实话庄建业觉得可行性还是蛮大的。 毕竟是形状记忆合金的制造技术,哪怕是不成熟的,那也是在世界范围内打着灯笼难找的存在。 更何况,就算这套工艺不成,庄建业还有另一个大杀器,柔性蒙皮来跟老毛子交换,就不信在下一代作战飞机某些关键领域已然乏力的俄国人不动心。
  • 0
    至于庄建业这边,出售具备形状记忆合金加工能力的ZBDL—1916全自动钣金成形生产线,赚钱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还是找个大小合适的小白鼠,试一试钣金成形工艺在形状记忆合金领域究竟可不可行。 要知道美国虽然在理论上验证了钣金成形工艺的可行性,可无论是波音还是洛马却都没有将这个工艺应用到形状记忆合金的生产制造中去。 妥妥的嘴上说的各种可以,身体却实诚的拒绝。 作为一直摸着鹰酱过河的中国腾飞,实在是没把握确定这个工艺路
  • 0
    8亿美元说实话还真的不贵,再怎么说也是能够一次性成型翼身融合体的生产线。 不说是应用了温热技术的大型设备还是无模成型的冲压设备,就说整个生产线上的那八台重载手臂机器人,世面的价格就得超过1.5亿美元。 再加上控制系统,物料管理系统,设备监控系统等零零碎碎的辅助装置的话,整条生产线8亿美元的价格不但不贵,可以说是便宜到姥姥家去了。 巴洛托夫在心里默默思量着国际上类似生产线的均价,然后对比了下俄国的需求,发现自
  • 0
    听着庄建业蹩脚的理由米舒申科和亚纳耶夫差点儿没当场炸锅,翻译少有怎么了,难道他们过来就没带翻译? 就算不用翻译,他们在华这么多年,汉语水平早就达到八级了好不好,用得着翻译? 你庄建业不就是怕他们多路出击,弄得手忙脚乱,这才聚到一起嘛,居然还要找理由,亏不亏心! 然而明知道庄建业就是这么的恶心人,米舒申科和亚纳耶夫却也半点儿言语都说不出。 他们的确是想着分开接触中国腾飞。 一来他们看上的装备不一样,白俄中
  • 0
    巴洛托夫脸色不太好看,他实在是没想到三毛和四毛竟然跟他这个大毛想到一块儿去了,都要去中国腾飞看一看。 得亏作为二毛的乌克兰跟他们这几个不太对付,没过来,否则号称后苏联时代独联体四大金刚就集全了。 能不能召唤神龙不知道,最起码能把那些苏联鼎盛时期的先贤们气得直砸棺材板子了。 别说是几十年前了,就是七、八年前,中国还是苏联的学生,不说别的,要是没有苏联\\俄国手把手的帮忙,苏—27能顺利的在华落地? 在其他方面
  • 0
    “便宜?能有多便宜?” 听了郑权礼的话,其他外国的观察员面上没什么,心里却有些不屑一顾,采用第一代防空导弹技术的导弹系统不便宜还能如何?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来自哈萨克的军事观察员忽然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 郑权礼本来也没想继续说,毕竟装备LYJ—2000防空导弹也不是他心甘情愿的,实在是找不到类似域外某大国的爱国者系列防空导弹,LYJ—2000防空导弹最起码在发射方式和射程上差不太多,就拿这款导弹来充当“爱国者”了。 蓝
  • 0
    域外某大国的陆军战区高空防御系统是一种陆基机动式反导拦截系统。 设计弹长不到7米,弹体直径不到0.4米,导弹整体上并不粗壮,甚至还没有S—300防空导弹体积大,却要具备150公里以上的射高,近300公里的射程。 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然而域外某大国就是这么的头铁,哪怕难度大也不调整体积参数,理由是域外某大国陆军防空反导力量需要保证持续性的火力输出,以便保证能够应对敌方中远程导弹的饱和式攻击。 这种被迫害妄想症似的神经质在域
  • 0
    不止是巴洛托夫,其他的军事观察员同样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要知道S—300防空导弹可是垂直发射的,一款几乎是跟S—300一个模子刻出来的LYJ—2000防空导弹怎么可能不是垂直发射呢? 即便是抄作业也要抄个全乎的吧。 结果呢? 东方某大国抄作业只抄了一半儿,难道他们不知道垂直发射的好处? 那可是唯一解决防空导弹全向攻击的最佳方案,没有之一,可东方某大国愣是放着这个最佳的方案没用,使用的却是上一代的倾斜发射机制。 不知道是该说东
  • 0
    不单单是巴洛托夫这样看的,其他国外的军事观察员有一个算一个,才伪装网揭开的那一刻,都觉得眼前的LYJ—2000防空导弹根本就是另一个S—300防空导弹的翻版。 不,应该就是S—300防空导弹。 同样是四联装的导弹发射筒,同样的8*8的重型卡车底盘,同样的单面相控阵雷达…… 可以说与俄制的S—300防空导弹没有任何区别,这不是S—300防空导弹又是什么? “各位,是不是看着LYJ—2000防空导弹很像俄制的S—300防空导弹?” 结果还没等巴洛托夫等人询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