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吧
关注: 0 贴子: 66

  • 0
    时光匆匆,很快便是半个月过去了。 武成侯府之中,王翦很是专注的看着墙壁上所悬挂的那一副大大的地图,陷入了思考之中。 如今韩、赵、魏已经被大秦所征服,就只剩下了燕国与齐国以及楚国了,天下一统已成大势所趋。 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剩下的三个国家也将会一一覆灭。 对于秦国的将领来说,若是能够主导一场灭国之战,无疑是巨大的功勋。王贲之前灭了魏国,也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但距离封侯却还是差了一些。 所以王翦有意为自己
  • 0
    遭到行刺之后,秦王便派遣王贲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兵燕国,似乎有着再来一场灭国之战的架势。 而燕王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也是无比惊恐,他没想到燕丹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连忙赔礼道歉,想要求和。 为此愿意将督亢之地献给秦国之后,再多割让几座城池。 只不过嬴政似乎已经铁了心要动手,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意思,很是果决的继续向燕国发兵。 至于齐国与楚国也是大吃一惊,显然没想到向来没什么魄力的燕国居然会有着这样的胆子,居然
  • 0
    一击重创了天泽,随后便要趁胜追击取了其性命,而这时无双鬼却是冲了过来,悍不畏死的发起了攻击。 白亦非剑势一变,左手架起长剑挡住了对方的攻击,紧接着另一柄利刃继续刺向天泽。 只要将这个首脑人物击杀,剩下的两个家伙便可以轻松解决。 不过就在此时,其心中却是突然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转头看去只见焰灵姬的手中多出了一支燃烧着赤红火焰的箭矢。 随着她用力一掷,便朝着自己飞射而来。 见此,白亦非却是冷哼了一声,眼中浮
  • 0
    感受到嬴政释放出的强大气息,燕丹不禁心中一惊,脸上顿时浮现出惊诧之色。 “先天境界……” 嬴政,抽出了腰间的佩剑隔空指向对方,面色平静的道:“动手吧,今日你我之间也该有个了断了。” 燕丹一脸凝重的道:“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拥有着这般实力,藏的真够深的。我竟没有丝毫的察觉。” 随后其视线便停留在了前者手中的那柄长剑之上,心中似有所悟,说道:“是因为这把剑吧?你的气势被剑中所蕴含的气运所掩盖,所以才没有人
  • 0
    闻言,燕丹微微蹙眉,稍微思量了一下开口道:“王上说的是鹤?” 嬴政微笑道:“当然是鹤,不然呢?” 燕丹目光注视着那几只被驯服的白鹤,接着道:“它们之所以沦落到如此地步,那是因为被逐个击破,若是能够团结起来,未必不能斗得过这训禽师。” 听到这话,嬴政轻笑一声道:“这话有道理,不过鹤就是鹤,当强敌来袭之时,它们第一时间做的并非合力反抗,而是朝着四面八方一哄而散。 如果这几只白鹤都像你这么想的话,如今又怎么
  • 0
    与此同时,齐鲁之地桑海之滨,一座名传七国的学府矗立着。 小圣贤庄,乃是儒家教书育人的地方,亦是无数学子一心所渴求的圣地。每年都有着大量的读书人想要拜入其中。 但小圣贤庄收录学生的门槛却很高,除了能力品行外,对于家室也有着一定的要求。 所以凡事能够在此处学习的人,家中大部分都是非富即贵。 一个容貌俊秀的青年男子,站在长廊之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片池塘,沉默不语,似乎是在想着一些事情。 他正是韩国相国张开地
  • 0
    在昌平君、燕太子丹、农家侠魁田光以及项氏一族的家主四方势力的共同商议之下,一个足以影响天下格局的青龙计划就这样诞生了。 除了几人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份绝密的计划究竟包含了怎样的的内容。 在达成了共识之后,昌平君再次开口道:“青龙计划或许会持续很长的时间,这样漫长的岁月之中或许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 “所以我提议,为了保证计划可以得到传承,最好选择出几位继承人。这样即便是日后我们都不在了,青龙计划依
  • 0
    回过神来,焰灵姬一脸讶然的道:“这支箭,真的可以给我?” 叶尘平静的道:“你们再怎么说也是从藏剑山庄走出去的,如果被团灭就太丢我的脸了。” 听到这话,焰灵姬心中不禁浮现出一抹感动。 双手捧着箭矢,满脸真诚的朝着前者躬身行了一礼:“谢谢!” 话音落下便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去。 这些恩情她都会放在心中,若是杀了白亦非之后还可以活下来,以后一定会找机会报答的。 看着对方离开,叶尘的内心一如既往的平静,到了
  • 0
    叶尘打量了几人一眼,开口道:“你们要到哪去?” “复仇!” 天泽很是直白得到回了一句。 叶尘道:“韩国不都没了吗?现在想报仇是不是晚了一点?” “韩国是没了,但仇人还在。” 说着话,天泽不由的握紧了拳头,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了百越灭亡时的凄惨景象。 “你想去杀白亦非?” 叶尘问道。 当初领兵灭亡了百越的正是血衣侯白亦非。 “白亦非,必须要死!” 天泽咬牙切齿的道,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恨意。 叶尘看了对方一眼,开口道:
  • 0
    此时的胡姬已经微微握起了拳头,脸色严肃无比,没有一丝笑容。 呼了一口气,几息过后说道:“自古立长不立幼,亥儿没有这些也没什么,只要他能够健康平安就好。” 赵高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开口问道:“娘娘的心中当真是这般想法?” 胡姬的目光微微的闪烁了一下,开口答道:“这是自然。” 赵高面色不变,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算奴婢多言了,在下这就回去,以后也不会再提起此事。” 话音落下,就见他施了一礼,然后转身便欲
  • 0
    昌平君闻言,眸光微微一闪,开口道:“你的意思是……” 燕丹拱手道:“罗网之中的高手众多,还希望公子尽可能的将他们从嬴政身边调走。” 听到这话,前者神色一动,稍微思量了一下道:“好吧,我会尽力的。不过即便没了罗网高手,鬼谷盖聂也会贴身守在秦王身边,这点必须要主意。” 这时,田光道:“我会派遣秦舞阳与公子丹同行,即便不是盖聂的对手,但稍微牵制一下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昌平君点了点头:“你们看着办吧。” 在
  • 0
    燕国王宫的一座大殿之中,燕丹换上了一身干练的劲装,站在铜镜面前打量着,调整着衣冠。   一位美丽高贵的女子款款而来,将一柄佩剑交到了其手中。   朱唇微启:“丹,那人能够以音功轻易击杀数百精兵,绝对不简单,一定要小心一些。”   燕丹闻言道:“不用担心,我的实力你应该了解,而且还有着禁卫的辅助,拿下那个家伙应该不成问题。”   焱妃点了点头,但心中还有有些担忧,开口道:“不如让我与你一同前往吧,避免出
  • 0
    燕丹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而燕王喜在听到这话之后,却是脸色一变,直接拍在了桌案上,怒声道:“那个逆贼,寡人定要将其千刀万剐!”   “不知那人究竟是何来路?居然敢挑衅我大燕的威严。”   燕丹在刚进入蓟城之时便听到了关于此事的一些传言,心中也是有些好奇。   燕王喜冷哼一声:“寡人只知道那人叫做叶尘,半年前来到了燕国,现在是妃雪阁的琴师。”   “区区一个琴师也敢对王室动手?”   燕丹皱
  • 0
    有读者大大问了关于加更的事情,我在这里简单的说一下。   单日起点币万赏加更一章,新晋护法加两更,掌门加三更,盟主四更,白银盟主五更,黄金盟主十更!   虽然知道这本书很难会出现盟主之类的大佬,不过暂时放在这里吧,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
  • 0
    话音落下,便见两道人影走了过来。 昌平君神色微微一动,开口道:“没想到你们也来了。” 这两个人他也都认识,正是燕王喜之子燕丹以及农家侠魁田光。 “熊启公子!” 二人抱拳打了一声招呼。 昌平君点了点头:“此时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你们也打算加入到刺秦之事中?” 燕丹道:“我很了解嬴政,他曾经说过自己要吞并列国一统天下,就一定会不惜一切去完成这件事。若是他不死,燕国迟早也会被灭掉,我们都比无选择。” 对于这种说
  • 0
    昌平君既然能够身居高位,自然也是有着智慧与见识,他知道嬴政一直是一个有宏图大志的人。 尤其是在铲除了吕不韦与嫪毐的势力之后,对方的雄心更是进入了爆发阶段,直接将目光放到了其余几国上面。 不过虽然他在很早之前就有预感,嬴政的最终目标是一统天下,但却并没有太过重视。 毕竟自商鞅变法之后,好几位秦王都有着这么一个目的,但却无一人能够完成。 而且即便是嬴政雄才大略真的可以将这般理想付诸实施,也定然需要很长的时
  • 0
    在闹出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妃雪阁总的来说不仅没有没落,地位反而提高了不少,在众人眼中那里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消遣的地方了。   至于收益的下滑也没什么,毕竟无论是叶尘还是雪女都不缺钱,也没讲这种身外之物看的太重,只要够用就行了。   客流量的降低,也让雪女拥有了更多的空余时间,最重要的是没有人再敢来骚扰她,使其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这段时间她将更多的精力花费在了学习碧海天龙曲之上,有了不小的精进。  
  • 0
    燕国王宫之中,一道怒喝响起:“**,都是**!”   一名身穿华丽冕服的中年男子怒气冲冲的将桌上的玉器狠狠的摔在地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整整一千名精兵去抓一个人,不仅没有将其擒获,反而死伤了大半,大败而归。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下方一个穿着铠甲的将领瑟瑟发抖的跪伏在地上,开口道:“大王恕罪,此次并非将士们怯懦,实在是那人太过厉害!弹指间,便能灭杀数百条性命啊!”   “荒唐,这世上哪有这般妖邪之
  • 0
    秦国在消灭了魏国之后,原本的七国如今只剩下了四国了。 无论是远在东北方向的燕国还是与秦国临近的楚国,甚至是爱好摸鱼的齐国,皆是感受到了压力。 很多人都已经察觉到了秦王的野心似乎比想象中的要更大,危机逐渐降临。 弹指一挥间,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燕国王宫的一座大殿之中,燕王喜高居上位,而在其下方站着的则是燕丹。 虽然燕丹的名声很差劲,再加上被废掉了命根子,与王位无缘。但说到底依旧是如今燕国的众多公子之中稍微
  • 0
    “羽儿不仅天生神力,而且对于兵法也颇有兴趣,未来定然可以让项氏一族,乃至整个楚国都更加强大。” 听到这话,项荣微微挑眉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如今秦国势大,嬴政又有吞并天下的野心,已经将韩国与赵国攻占。 三晋已去其二,若是韩国也被收拾了,接下来恐怕便要轮到我们了。 羽儿虽潜力无穷,但如今毕竟年纪尚幼,也不知等到他长大之后,天下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局势?” 范增闻言,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严肃,他也很清楚如今
  • 0
    雁春君作为燕国上层的大人物,嫡系王室宗亲,自然是备受关注的。在他被随从慌张的抬出妃雪阁之后,很快就有一则消息传了开来。   雁春君被人变成了傻子!   在得知此事后,众人也是颇为惊讶,同时也是佩服某人的胆量,竟然敢对王室中人下手。   与此同时,燕王喜在大怒之下也是派遣了一名参将率领着上去精兵,前去捉拿。霎时间,妃雪阁成为了整个蓟城之中的焦点。   一排排全副武装的士兵很快便赶到了事发地点,并且将整座
  • 0
    整层阁楼都是瞬间寂静了下来,众人瞪大眼睛看着那还没有凉透的尸体,心中无比震惊。   紧接着一片哗然之声响起,回过神后的众人也是坐不住了,他们都知道这里恐怕要出大事情了。   而躺在坐撵上的雁春君也是露出了惊恐之色,他很清楚绝影的本事,这些年来几乎就没有失手过,而方才刚刚一照面就被杀死了,这在他看来是难以想象的。   不过在惊慌之后,其脸上便是浮现出愤怒与狰狞,抬手指向叶尘所在的位置,大喝道:“来人啊,
  • 0
    一曲舞罢,众多看客纷纷齐声高呼,满脸笑容的喝彩。雪女朝着看台之上的宾客微微欠身,随后便要转身离去。   而就在这时,却有着一道声音响起:“雪女姑娘请留步!”   雪女闻声,转头看去,当见到雁春君那张油腻的面孔之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随后很是客气的开口道:“没想到大人亲临,妃雪阁蓬荜生辉。”   雁春君躺在坐撵上,笑了笑:“早闻雪女姑娘的燕赵第一舞姬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大人过誉了,若是您
  • 0
    嬴政内心有些抓狂,但却并未表现出来,稍微平复了一下心绪之后,开口道:“此次征伐赵国,辛苦爱卿了。待改日寡人为你接风洗尘,论功行赏!” 虽然对方没有完成他的嘱托,但毕竟将赵国给功了下来,功劳极大。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对其进行责罚。 闻言,王翦恭敬的拱手道:“此战全赖王上高瞻远瞩调度有方,才可以在数月之内拿下赵国,末将只是奉命行事,不敢居功!” 他也知道自家大王心里不爽,所以也将自身的姿态摆的很低,仿佛这
  • 0
    这城墙之上所安装的重弩,乃是有公输冶所亲手设计,不仅威力巨大而且还可以进行连发,甚至可以在数百米之外一箭狙杀掉敌军的主将,绝对战场利器! 最关键的是,在经过不过的改良之后,这种重弩还可以携带加装了火药的箭矢,一发下去便能将地面炸出一个坑来。 在这个时代,绝对属于跨时代的黑科技武器! 李牧此时还不知道这一点,不过即便如此,心中也是格外的震惊了。 感慨了一番之后,不由的咂舌道:“如果借助这重弩与城墙进行防
  • 0
    听到这话,叶尘也是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直白,不过他也没否认。   “不得不承认,我对雪女姑娘有好感。”   雪女眼神微微一变,声音有些清冷的道:“原来叶先生与那些人也没什么两样。”   叶尘闻言,却是摇了摇头:“不一样的,他们只是单纯的馋你的身子。”   雪女神色一动:“那你呢,难道你就不想……”   说着话,其脸上浮现若有深意的笑容,玲珑娇躯也是朝他靠了过去,两人的面庞相距只有半尺左右。  
  • 0
    一座奢华至极的府邸之中,蒋复躬身站立着。平日里在人前耀武扬威的他此时却是没有了丝毫的神气,反而满脸赔笑,一副谄媚的样子。   “妃雪阁的那个雪女,当真如你所说的那般倾国倾城?”   一道懒散随意的声音响起。   听到问话,蒋复连忙回道:“大人,小的哪敢欺骗您呐,雪女不仅国色天香,而且那舞姿更是动人至极,即便是您府上的那些舞姬也相差甚远。”   而在他面前,却是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歪着略显
  • 0
    听到这话,李牧不禁面色一动,随后笑了笑道:“我只是来看看,还是不用了吧。” 经过之前的事情,他的心思也是活泛了一些,如果真就顺着杆往上爬不就是抢了对方的活吗? 自己初来乍到,没必要得罪人。 而典庆却是个贴憨憨,只以为是自己的诚意不够,随后躬身行礼道:“早闻前辈军神之名,还请您不吝赐教!” “这……” 李牧见此也是有些迟疑了,随即转头看向了叶尘。 而叶尘也看出了其心中的顾虑,随即开口道:“李大哥不必想太多,
  • 0
    就在赵国面临着亡国之危时,叶尘已经带着李牧来到了新郑之中。 当看到那众多高大的建筑与一条条平坦宽阔的道路之时,李牧的心中顿时生出了满满的震惊。 这种视觉上的刺激,甚至比之前看到龙神功之时要更加巨大。 而让他感到惊讶的,不仅仅是那跨时代的基础建设,更多的是一种秩序。 李牧曾经去过咸阳,在法家的治理下那座城市便给人一种井井有条的感觉,士农工商各司其职,如同一台机器般不停的运转。 而在这里,那种秩序感却是更加
  • 0
    看客们一边品尝着桌案上早已备下的美酒,一边朝着前方看去。   场地的中央处一座精致无比的圆台,名为飞雪玉花台,也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这座飞雪玉花台是专门打造的,妃雪阁之中只有雪女才有资格登上,也只有雪女表演之时,这座舞台才会对外开放。   就在众人满怀期待之时,一道红色的纱帐自上方垂落,紧接着清幽动人的箫声响起。   众人眼前一亮,只见在那纱帐的后方有着一道手持长萧的窈窕身影。   虽然因为有着纱
  • 0
    听到问话,叶尘轻笑道:“此言有理,我有两个师弟,一个回到韩国争夺王储之位,另一个则到秦国去找吕不韦,皆是想要在乱世之中一展宏图。   不过在下却是一个惫懒性子,从未想过要踏入仕途,对我来说逍遥快活的游走世间,体味人生百态更加有趣。”   雪女挑眉问道:“先生屈居乐坊之中,与我等伶人为伍,难道不觉得辱没了自己的身份吗?”   叶尘回道:“世间之道千万条,只有远近没有高低,凡是能够将一条路走到极致的都是了
  • 0
    叶尘神色一动,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在数丈之外有着一道自上方垂下的半透明红色纱帐,透过纱帐隐约间可以看到一道身影。   虽然因为有着纱帘的遮挡无法窥见其样貌,但从身姿轮廓来看,想来也是一位极具气质的美丽女子。   若是不出所料,此人应当便是那位传说中的燕赵第一舞姬,雪女了。   “雪女姑娘,在下有礼了。”   叶尘微微拱手,打了一个招呼。   “先生,可以开始了。”   雪女的声音再次传来。   叶
  • 0
    与此同时,一缕缕紫黑色气息顺着其手指,飘散而去。 这一抹色彩虽然看上去有些阴沉,但并不像很危险的样子,只是如风中的花朵一般摇曳。 而那个男孩却是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睁大了双眼,身体都在颤抖着,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想变强,就接受它。” 听到这话,男孩心中升起一阵执拗,握着拳头努力的控制者自己的身体,不后退也不倒下。 此刻,在他的眼中,所看到的一幕并不是什么紫色气流。而是一只阴暗的大
  • 0
    十日时间匆匆而过,叶尘与李牧已经离开了赵国,正在返回新郑的路途上。 两人骑在马匹之上,不紧不慢的赶着路。 叶尘转头看向李牧,见对方一脸的忧伤之色,也能够感受到其心中的愁绪。 毕竟他是土生土长的赵国人,对这个国家有着深厚的感情,即便无可奈何之下要远走他乡,一时间心中也是有些放不下的。 看着对方一直这样闷不做声,叶尘便主动开口道:“李兄,最近我习得了一门颇为独特的功法,不知可否指点一二?” 听到问话,李牧回
  • 0
    见叶尘目光扫来,那两名杀手不由的心中一颤,虽然看不透前者的实力,但方才那依照非凡的挪移身法绝对不是寻常人能够掌握的。 对于这样一个突然出现且不知深浅的人物,他们也不想轻易招惹。 随即一人开口道:“我等奉赵国相邦之命,前来捉拿此人,还请阁下莫要阻拦。” 叶尘笑了笑:“这个恐怕不行,李将军与我也算是朋友,在这个时候袖手旁观乃是不义之举。” 听到这话,其中一人眼中闪过一缕寒意,冷冷的道:“阁下当真要多管闲事
  • 0
    随着郭开一声令下,众人立刻冲了上去,顿时间便展开了剧烈的战斗。 以李牧的实力,应对这些人其实并不是问题,不过因为之前饮下毒酒,如今毒性发作之下一身高超的本领,能够发挥出来的还不到一半。 手中持着令狼族闻风丧胆的镇岳剑,不断的挥舞着。随着一道道剑光的闪过,涌上来的士兵也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到这一幕,其心中也是十分悲痛,他没想到有一条自己手中的利剑竟然会刺向赵国的同胞。 不过事到如今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
  • 0
    对于普通人来说,拜入荀子门墙无异于一步登天看。有着这样的一尊大神罩着,再加上系统这样的金手指,走上人生巅峰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完成了第一次打卡任务后,系统便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无论是他哭爹喊娘还是求爷爷告姥姥都没有任何的作用,就像是瘫痪了一样。而且这一瘫就瘫了十年!   十年的时间也让叶尘彻底失望了,没有再去管这坑爹的系统。   不过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在完成了一次打卡
  • 0
    叶尘同时施展逍遥御风与纵意登仙步,身躯化作残影于半空之中飞掠而过,把守在城头上的士兵只看到一道幻影自头顶上空闪过,紧接着便消失不见。 纵意登仙步圣心决之中的一门身法,挪移之时如同闲庭信步般飘飘欲仙。 此法不仅速度极快,而且动静也是极小,即便是以超音速前行也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因为在激起音爆之前,缭绕在周身的真气便会将空气排开,以此来达到更好的隐匿效果。 而这一法门与逍遥御风却是绝佳的搭配,甚至可以在一
  • 0
    晋阳城,高大的城墙之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时刻关注着周围的情况,避免敌人发起突然袭击。 此时秦赵两军在此地对峙已有数月的时间了,虽然在李牧的领导下,赵国牢牢的把持着这座城池,但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毕竟这次面对的敌人是强大的秦国。 而秦军主将王翦也知晓暂时无法将此处攻克,便下令让全军后退数里,在不远处进行休整。只要站在城墙上,便可以隐约看到那一排排的秦军帐篷。 众多赵国军士们皆是格外警惕,不敢松
  • 0
    这时,荀子开口道:“韩非虽性情放纵了一些,但在学术上的造诣却是极高,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乐正子再次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满道:“我儒家虽是做学问的地方,但儒家六艺以礼为首,此子这般姿态着实无礼。”   韩非闻言,面色不变,拱手回道:“因来时匆匆,衣衫误染水渍,弟子十分抱歉。只是礼发乎于心,岂可因服饰而一言蔽之?”   前者神色一动,没想到对方竟然有勇气反驳自己,随后道:“礼虽发乎于心,然则外显于形,
  • 0
    齐鲁之地,桑海之滨,一名身着白色儒服的青年蹚在浅水之中,其剑眉星目,英俊的五官之上流露出几分不羁之意。   卷起了衣袖,撩起下衣系在腰间,丝毫不像其他儒家文人那般矜持,此时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水中灵活游动着的鲤鱼。   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双手插入了水中,向着游鱼发动了袭击。   不过水里的鱼儿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聪明一些,连续几次都从他的双掌之间溜走了。   年轻男子微微蹙眉,不过并没有放弃,屏气
  • 0
    此人与韩非的年龄相仿,穿着一身得体的服饰,衣冠端正,显然也是儒家子弟。不过他的神色却是有些严肃,给人一种一丝不苟的感觉,与前者的放荡不羁可谓是截然不同。   韩非见到来者,脸上露出笑容,抬起手中啃了一半的烤鱼道:“师弟来的正好,快来尝尝师兄的手艺。”   “我已经用过餐了,师兄请便。”   李斯很是客气的回道。   “二位师兄好雅兴,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享用美食?”   叶尘微微挑眉,问道:“师弟此言,莫
  • 0
    又是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咸阳宫之中,嬴政看着桌案上的一卷帛书,皱起了眉头面色微沉,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这是王翦送来的战报,上面记载了秦赵之战这段时间的情况。 李斯站在大殿上,看着前者的模样,开口道:“王上,可是前线出了什么问题?” 闻言,嬴政平静的说道:“王翦来信,说李牧已经率军返回,并且收缩兵力于城内,严防死守。” 李斯皱起了眉头,又道:“李牧乃当世名将,若是他坚守不出的话,即便是王翦将军恐怕也不好
  • 0
    闻言,云中君顿时愣住了,紧接着便明白自己这是被坑了,朝着前者投去了满是愤怨的眼神。 自己只是在吹牛,***竟然给我下套! 而月神依旧是一脸的严肃认真,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仿佛在说,你丫的既然把牛皮都给吹出来了,那就负责到底吧。 云中君满心的不爽,但又不好发作,毕竟嬴政还在这里。而且即便撕破了脸皮,自己也打不过月神,最多只有挨揍的份。 只能将这口气咽下,将事情记在心中,早晚有一天要和对方清算! 而嬴政自然不知
  • 0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咸阳宫大殿之上,嬴政站在王座旁,左手搭在腰间的佩剑之上,右手负于身后,微微蹙眉面色严肃,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儿,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两道身影从殿外不疾不徐的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是阴阳家的月神,看上去还是那么的淡漠与高冷。 而在她的身后则是一名中年男子,此人看上去在四十岁左右,头戴高冠,上身穿着云白色的衣袍,下身着棕色锦裳。 脚下踏着木屐,每走一步都会发出独特的清脆之声音
  • 0
    魏国灭亡之后,秦国很是难得的暂时安生了一些,好好消化着此战之后的收获。 安排官员与军队进驻魏地,颁布新的法令,要尽快将此处变成秦国的一部分。 之所以没有急着再进攻其它国家,一来是因为发动战争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财力,必须得好好准备,不能轻易动手。 而第二点,则是因为秦国刚攻下了一个魏国,让其余几国人心惶惶,若非是畏惧秦军威势,早就联起手来讨伐大秦了。 所谓师出有名,若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适当的理由就
  • 0
    魏王投降之后,仅仅一个月的时间,秦军就将魏国剩下的城池尽数占领,而且折损极小。 毕竟自家大王都投降了,还打个什么劲呢?即便有一些骨头硬的拼死相抗,也没有太多的作用,大势已定。 在将整个国家彻底纳入秦国的版图之后,王贲留下了一部分人留守。然后自己则是带着剩余的人凯旋班师。 而秦王嬴政在得知了如此战况之后自然也是非常高兴,对于每个有功的将士都赏赐的不少东西,作为主将的王贲更是加官进爵,一举成为了大秦最耀眼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