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转飞仙吧
关注: 0 贴子: 54

  • 0
    “傻瓜,竟然说出如此嫳脚的理由,真是服了你了,不过你没有回答我这已经足够了,至少她们不在你身边的时候,陪着你的人是我。”   醉梦仙子轻笑了一声,跟在夜灵风身后目光闪烁,暗自说着。   而就在此刻,夜灵风突然停了下来说道:“这里怎么有陌生的气息?你是将什么人也带了进来吗?”   “陌生的气息?”醉梦仙子也是一愣,沉思了片刻当即说道:“对了,是他们,若不是他们,只怕你我都不能醒来。”   一边说着,醉梦
  • 0
    与此同时,在冰川之上也是有着一道响彻天地得痛吼声传出,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一面是冰天雪地,一面是火海翻腾,这两者之间好像在冥冥之中有着某种联系一般。   正所谓:玄清落尘莫名伤,只道当时是寻常。冰天雪地泪雨下,灵风缘梦是天长。   同一个地点,同样的场景,就这样静静地发生着。   而在火海之内,落尘高傲的头低了下来,口中时不时传来轻微的呼唤,渐渐地,火风奔袭,漫天火焰轰然袭向他的后背。   此
  • 0
    “那是自然,他们两个人的实力加起来,就连一位求真中期的高手都击杀,你有这种感觉倒也没错。”欧阳鹏闻言轻笑了一声。   这倒不是有意嘲笑莫名,而事实的确如此。   就在二人说话之际,黑白双煞已然来到了欧阳鹏面前与虚少华等人面前。   面对二人,欧阳鹏自然不敢大意,当即向二人行了一礼说道:“恭迎二位前辈大驾光临,二位前辈久居黑风谷,不知这一次出来是为了什么啊,若是用的上小子,小子定当竭尽全力。”   欧阳
  • 0
    “哼,夜灵风真是浪得虚名,他配不上千羽小姐,快滚开千羽小姐身边,她应该和更有能力的人在一起。”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众人纷纷起哄,有的甚至开始像夜灵风丢起了水果皮与臭鸡蛋。   这人啊,是最感性的动物,一旦有人做了什么,他们也会毫无疑问的去做,夜灵风的行为毫无疑问是激起了他们的愤怒。   “大家住手,让我来为大家出手将这个人渣赶走。”就在这时从人群中传来一道这样的声音。   众人纷纷停手,望向声
    挚爱投篮 04:13
  • 0
    “梦儿,梦儿,为什么要来这里,你知道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啊!”   只听扑通一声,夜灵风跪在了地上,这一刻的夜灵风竟然以双手之力想要将白雪挖开,救出醉梦仙子。   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更何况这里的白雪也不止三尺,渐渐地,夜灵风一双肉掌鲜血淋漓,直疼的他嘶叫了一声。   “梦儿,你到底在哪里啊,我说过一生都不会离开你的,你为什么不等我……”   “啊!梦儿,梦儿……”   夜灵风大叫一声,纵然一双肉掌鲜血淋
  • 0
    “好小子,居然已经修炼到了结丹中期,你可瞒的我们好苦啊,”夜无道还未说话,夜灵轩就上前说道,   “好了,风儿,既然你可以修炼那我夜家的秘密也该让你知道了,这杀戮剑决与杀戮心经你二哥不适合修炼,从今天起,这就是你的了,”   夜无道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心中很是欣慰,大儿子天赋异禀,但为人太过正直,行事也将就光明磊落,这杀戮心经并不适合他。   加上之前夜灵风无法修炼,他曾一度认为这杀戮心经要在他手中失
  • 0
    “呵呵,听说上个月千羽家族的家主千羽凌云来找过义父,就是为了商量你与千羽樱姬的婚事,难道灵风哥哥会拒绝吗?”慕琴雪笑了一声眨了眨眼睛,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额?”夜灵风一愣,他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不过感受着空气周围浓浓的酸意,他岂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当即解释道:“小雪,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我怎么可能会与千羽樱姬成婚,你这是吃醋了吗?”   “哼,哪有,我才不会吃你们的醋呢?诺,你那个
  • 0
    “灵风哥哥,要了我吧,小雪早晚都是你的人,小雪好害怕……”   经过这一战之后,慕琴雪深知自己修为不足,难以帮到夜灵风,心中萌生退意,想要离开夜灵风去提升修为,这样她就能保护夜灵风了。   她决不允许再有昨天那样的事情发生,那是多么的无力,所以她鼓起勇气向夜灵风做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大胆的决定。   有时候她常常在想,就算夜灵风不能修炼,那么她也不修炼,二人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直到一起老去。   然而昨天
  • 0
    “身边有鬼修仆人?此人必定不是什么好人,依我之见,不如我们回去多叫些人来,不管她是不是醉梦仙子,我们都一锅端了,少华兄,你觉得呢?”   欧阳鹏思来想去,当即将心中所想告诉了虚少华。   反正他们如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若是夜灵风真的还活着回来找他们报仇,当日他们在场的几人谁都跑不掉。   “借刀杀人,这个办法不错,除了女子身边的鬼修仆人与昏迷男子,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醉梦仙子,若那人真的是醉梦仙子,想必
  • 0
    “不,怎么可以,你不是尹天刀,你到底是谁?”欧阳鹏大吼一声,拼命的向着后面退去。   然而尹天刀会放过他妈?答案当然是不会了。   眼看尹天刀手中的利刃就要落下,欧阳鹏急忙大喊了一声:“父亲救我……”   “够了,尹天刀,你师尊在这里,是被剑齿虎所杀的,而我已经为他报了仇,只是可惜,可惜我没能留住他,我没能留住他啊……”   欧阳天龙闻言当即冲向了尹天刀,然而他却并未向尹天刀出手,而是挡在了欧阳鹏的面
  • 0
    夜灵风与慕琴雪在不落崖洞府内疗伤,然而此时一道身影停在了不落崖上空,这道身影正是夜无道。   只见他此刻脸上充满了疑惑,饶是他强大的灵识也无法搜索到夜灵风的身影。   “怎么会这样,气息明明出现在过这里,怎么会找不到。”夜无道无奈当即离开了这里。   入夜,千夜城内不再平静,尤其是万家,此刻的万三天坐立不安,越是想着越是感到心里憋屈,当即找到族中长老商量。   最终几位长老一致同意了万三天的做法,毕竟万
  • 0
    “你们让开,不然死。”夜灵风目光嗜血,语气冷冽,二人不由后退了一步,当即冲向了他。   人在屋檐下,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这么多年了,二人也从万家拿了不少好处,这一次就全当回报。   就一击,若是一击不成,二人决定直接逃离,至于剩下的二人就不管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当即使出了最厉害的招式。   这二人都是筑基后期的境界,并且实力不弱,战斗经验也极为不俗,竟然直攻夜灵风头部与下盘,谁能想到这二
  • 0
    “哭,哭什么哭,再哭信不信我立刻杀了你……”大师兄闻言,此刻的他心里正烦躁的很。如今听见师妹放声大哭,更是厌恶无比,不由大吼了一声。   那师妹闻言,看向大师兄狰狞的面孔,不由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刻,他仿佛不认识自己的大师兄了,以前的大师兄可从来没有如此对她吼过,更不会杀她。   怎么进入了桃林一趟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还不快走,我可告诉你,这里面可是有是与师门
  • 0
    “滚……”   天玄宗那位大师兄话音刚落便是冲了过去,然而就在他靠近醉梦仙子三米之时,只感一股炙热无比的火焰之力扑面而来。   紧接着便是听见了一声怒喝,大师兄面色一怔,当即抽身而退,直到距离醉梦仙子五丈之外才停了下来。   稳定了一下身形,大师兄正了正神色急忙解释道:“姑娘不要误会,我是来救你的。”   “三息之内,立刻消失在我面前,不然,死……”醉梦仙子看也没看他一眼便是冷冷地说道。   随后看向老
  • 0
    死了?就这样死了吗?这真的只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吗?这真的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童吗?   筑基中期的修士竟然无法在他手底下撑过一招,这也太可怕了吧。   “哼,果然是**。”万木春见状不由骂道。   “夜灵风,你不要得意太早,看我先擒住你的小丫鬟,看你还有何本事。”万木春自然也没指望沈言传能击败夜灵风,只是希望能够拖住片刻就行。   谁能想到沈言传这个笨蛋,竟然连一招都没有抵挡住。   不过想想也对,夜灵风沉寂
  • 0
    “谁,是谁在装神弄鬼,我的少爷,我的灵风哥哥呢?”虽然没有睁开眼睛,慕琴雪也没有慌张,而是紧握着手中的剑向前斩出一道剑气。   她也不是吃素的,筑基期巅峰,虽然平时很少出手,但是连夜灵风也不知道她的实力到底到达了什么程度。   “看来应该找个机会试试她的身手。”夜灵风躲在石碑后面笑了一声。   “小雪,是我,我在这里,快拉我一把。”夜灵风见小雪这样,心里一时技痒,想要与小雪比试一番,可是又不想太早的暴
  • 0
    “好啊好啊,可是...大师兄?”那名女子闻言当即拍手叫好,其脸上洋溢出的欢快笑容瞬间令得那位之前开口说话的青年神情一愣,双目放光。   然而那女子却是迟疑了片刻,一双美目不由定在她右边的男子身上,其目光崇拜之意浓郁,丝毫不掩饰其心中的爱意。   “眼下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如果想去,你和二师弟一起去吧,我感这里灵气浓郁,要在这里修炼一会。”   那位被女子叫做大师兄的青年犹豫了片刻,最终缓缓开口。   “
  • 0
    然而醉梦仙子好像早就知道了他的动作一般,莲步轻移,娇柔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她动人得身影便是出现在了桃花林中,只见漫天桃花纷飞,醉梦仙子娇柔的身影在桃花林中不停闪烁,犹如一只开心的蝴蝶一般飞舞翩跹。   听着她天真灿烂般的笑声,夜灵风竟然痴痴的忘记了去追赶。   “风,快来啊……”醉梦仙子一个转身见夜灵风站在原地,不由呼喊了一声,随即莲步轻舞,消失在漫天花瓣之中。   “来了……”夜灵
  • 0
    这条密道很深,几乎占据了整个*的三分之一,一直从山顶通到了山腹,也不知道当初不落老祖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地方修建洞府,为什人不直接在半山腰呢?   夜灵风实在无法理解这些高手的做法,不过高手嘛,总得有点与别人不同的地方,不然人家怎么是高手,而你不是呢?   夜灵风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很快便来到密道深处,这密道很窄,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行走,不过好在不黑,两边石壁上还镶满了各色夜明珠,看上去五光十色,很是梦幻
  • 0
    可这一百块中品灵石不是小数目,虽然一万块下品灵石可以兑换到一百块中品灵石,可这不单单是数量的问题,而是质量的问题,就算下品灵石再多也不如中品灵石。   当然了,除非下品灵石的数量超出太多,从而引起质变。   杨文洛目光闪烁,虽然夜家在千夜城位居第一大家族,更是掌握着城内为数不多的两条灵石矿,可想要拿出一百块中品灵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夜灵风,你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不过这样才好玩,我看你怎
  • 0
    从此之后,慕琴雪便跟在了他身边,一直到现在已有三年,这三年来二人几乎寸步不离。   夜灵风也有问过她的身世,可是慕琴雪却只字不提,问她名字,她说没有名字,只是说喜欢雪,于是夜灵风就为她取了这个名字。   时间久了,这丫头长得越来越是可爱迷人了,举手投足之间更是有股高贵圣洁的气质,当然了,在夜灵风面前始终是调皮可爱的样子,在外人面前却冷若冰霜,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难怪她喜欢雪而不是别的。   久而久
  • 0
    只是当他在看向少年时目光却闪烁出了一丝失望的神情,让人在一瞬间有种感觉,这中年人很老的样子。   这种目光一闪而逝,随即恢复了以往的和蔼可亲。   他,夜家家主夜无道,元婴期修士,在这偌大的千夜城可算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平时走到哪里都是一派严肃的样子,也就只有在少年面前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让人感觉他就是一位普通的父亲。   夜灵风是他的第三子,之前的健壮少年与妙龄少女分别是他的大女儿夜灵月,与大儿子夜灵
  • 0
    “废话,我当然知道,就在你离开之后……”玄老白了他一眼,当即将事情的经过与他说了一遍。   原来就在之前,他自信满满的拿着重新凝练的赤影剑出去了。   可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遭到欧阳鹏的偷袭,虽然最终因祸得福获得了心剑传承,但其中的凶险却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就在他肉身被毁,元神几乎寂灭被迫进入天魔刃中后,界碑空间的醉梦仙子突然惊醒。   因为在他体内有着醉梦仙子的血液与涅槃之火,可以说不管他走
  • 0
    阴山有这种顾虑自然是没有错的,毕竟谁也不希望被约束,被规矩束缚。   但这天下不是你一个人的天下,想要不被约束,想要打破规矩的枷锁。   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变的无比强大,变的可以君临天下,变的可以自己指定规矩来约束别人。   夜灵风也是不喜欢被约束,被规矩的那种人,但现在的他却是无力改变,不过他没有放弃,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将这陈旧的规矩打破,自己指定规矩来约束别人。   而如今,他已经走在了
  • 0
    星月华见状,不由娇笑了一声道:“如果我不愿意呢?你会怎样?”   天机子见状,不由有些痴了,当即向下看了一眼说道:“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也只能从这里跳下去了。”   一边说着,又是向前走了一步,一只脚几乎是迈了过去,做出了沮丧的表情。   “哈哈,我就不愿意,你倒是跳啊,我绝不拦你,等你死了,我一定找一个比你好上千倍百倍的人来。”   星月华闻言坏笑了一声,嘴上说着不拦,但手上功夫却是没停,反而是将他往
    Noo_X7潇 4-30
  • 0
    就这样,夜灵风也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再看丹田之内的一条小溪,夜灵风知道自己这是从练气突破到了筑基期。   夜灵风算了一下时间,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难怪父亲他们一闭关就是好一阵!   旋即,夜灵风起身来到另一个盒子面前,对于当下的这个盒子,他此刻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盒子里放的会是什么呢?   没有多想,夜灵风双手掐诀,一丝丝灰色的能量自他指间发出,紧接着只听他大喝一声! “混元无极,天地
  • 0
    三天了,连续三天都没有找到夜灵风的踪迹,众人都以为夜灵风死了,很多人都来到了夜家,有的是安慰夜无道了,有的却是来查探虚实。   在所有不怀好意的人中,有一个人始终相信夜灵风没有死,那就是慕琴雪。 没人相信她的话,就连夜无道都沉浸在了丧子之痛中!   本来夜灵风不能修炼,他也不怪,就算自己不能让夜灵风做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至少凭借自己的实力,也能让他安稳的做温室里的花朵。   可事到如今,夜灵风死了,而
  • 0
    “可恶!真是个笨蛋,莫云天,莫云天?”夜灵风见状怒骂一声,当即上前喊道。   然而此时的莫云天却是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夜灵风一愣,不由叹了一口气,莫云天终究还是死在了他的手上,若是当初他就将莫云天杀了,哪里还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他是正天豪的师兄,同样也是宗浩的徒弟,正天豪虽然被他寻到了,但宗浩却是永远的留在了千夜城,对于宗浩,以及当初死在哪里的各大门派前辈,他无以为报。   因此他
  • 0
    “哼。”夜灵风闻言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雪晴雨,若不是因为雪飘零的关系,他甚至一生都不会认识这样的人,更不会有什么交集,因此,他也不会被雪晴雨的无礼与傲慢而牵动情绪。   而是看向了慕容千月问道:“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是否还有其他人?”   雪晴雨见夜灵风竟然无视她,顿时被气的直咬牙切齿,但一想到夜灵风的可恶,自然不会去主动一与他说话,而是竖起了了耳朵,听着他们在说什么。   只听慕容千月低声沉吟
  • 0
    一开始,人皇是不同意的,说他不擅长管理门派,让他好好修炼,到时候他们一起飞升仙界,要在仙界在建立一番丰功伟绩。   然而擅武之人却是摇了摇头,说他只是组织一个小门派,平时做做打抱不平什么的,玩玩就行了。   人皇熬不过他,当即答应让他离开,不过人皇却是不放心,当即派出了自己的心腹跟随,只有这样,他才能答应。   擅武之人想也没想便是答应了,随虽然人皇派人过来表面上是来帮助他。   但他不是傻子,虽然玩
  • 0
    随着声音的传出,只见那团被七彩光芒包裹的巨茧猛然炸裂了开来。   只见一道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小人出现在天魔刃内部的空间。   这小人很小,几乎还没有巴掌大小,但就是如此,他身上的七彩之光仿佛有着无穷力量一般,令人不敢小觑。   只见那小人睁开了眼睛,神色疑惑的看了一眼四周,不由抬手摸了摸头,仿佛是在问这是什么地方。   然而四周除了他面前的一团七彩之光以外,四周竟然全是漆黑一片,令他不由下意识向后退了几
  • 0
    “我不管你是谁,但愿你醒来之后能够接受我的传承,如此也不枉费老夫以仅剩的寿元来换取你活下去的机会,记住,老夫乃心剑门第十八代门主,至于老夫的名讳,世间太久,老夫也忘记了,不世人都称我为心剑老人,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   此剑意一出,老者的身影仿佛变得无限高大,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无奈与不甘。   他终还是没有能够摆脱天道轮回,只不过能够在死之前遇到夜灵风,他也算是得到了一些欣慰。   他这一生看错过
  • 0
    欧阳鹏等人走了,只听风声呼啸,只见空中一道电光闪过,紧接着只听一道惊雷乍响,本该日出东方,万物苏醒的清晨仿佛向后推迟了一些。   只见豆大的点哗啦啦从空中落向了地面,发出了滴滴答答的声响,将这一片天地冲刷?   而在山谷下,云雾缭绕,深不见底,根本看不清其到底有多深,而雨落下的声音也根本听不到。   仿佛这雨滴根本就下不去一般。而就在这时,一道无比凛冽的剑气直冲天际,大有一种将天戳破的架势,直冲云霄,
  • 0
    在夜灵风看来,炼器一道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有些人一个不好,即便是普通的材料也能炼出一件绝世法宝。   有些人一个不好,即便是用再珍稀的材料也只是为了听一声响,最后材料尽毁,后悔莫及。   而对于炼器一道,最重要的莫过于对火焰的控制了,如今夜灵风体内火之规则初具其形,又有涅槃之火在手,一旁还有火中至尊八荒火龙相助。   在种种优势之下,若夜灵风还不能将赤影剑重新祭炼,那他也不用报仇了,干脆拿块豆腐撞
  • 0
    是骇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以秦香儿的知觉,以及在虚无空间群看到的情况。   二人谁都不会让彼此受伤,哪怕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对方的性命,那才是她想要看到的。   只是,她永远也不可能看到了,一时间竟有些遗憾。   随着秦香儿的声音落下,二人对视一眼,是啊,为什他们就不能回到从前呢?这到底是为什么?   “哈哈,既然如此,我也得向你说一声对不起,你说得对,若不是我的出现,你与香儿或许已经生儿育
  • 0
    啸月天狼闻言恍然大悟,不由赞叹了一句:“香儿好聪明,这下没有人能够在阻拦我们在一起了,哈哈。”   啸月天狼大笑了一声,紧紧将秦香儿搂在么怀里,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好像生怕梦醒了,秦香儿也会跟着消失一般。   吼吼吼!!!   就在此时,地上的欧阳轩怒吼了一声,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只见他恢复了人形,以法力化出一柄长剑,猛然冲了过去,一剑刺向了啸月天狼。   “不……”   正趴在啸月天狼温暖
  • 0
    “既然如此,小子定会将你的话以及这份力量莲给魔狼后人的,不过不是现在,那得等我什么时候遇到才行。”夜灵风沉思了片刻说道。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那不知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香儿呢?”啸月天狼闻言大笑了一声说道。   “哼,你们想走,问过我的同意了吗?”   啸月天狼话音刚落,欧阳轩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欧阳轩,这个卑鄙小人,本公子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好,说,为什么要杀啸月天狼?”   夜灵风闻言
  • 0
    听到这里,夜灵风不由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犹豫着要不要将那是假的秦香儿告诉他,而且据啸月天狼是所说,他安葬秦香儿时,秦香儿的尸体是完好无损的,明明已经死了,没道理会在啸月天狼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啊?   对于啸月天狼来说,三人之间,他毫无疑问是最可怜的,也同样是最可悲的。   欧阳轩虽然没有得到秦香儿的心,但却得到了秦香儿的身体,虽然最终二人没能在一起,但对于欧阳轩来说,能够得到秦香儿的身体,毫无疑问,
  • 0
    “这可如何是好?”玄老目光闪烁,虽然他可以模拟出夜灵风的杀戮剑气,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只要一出手便会露出破绽。   毕竟气息可以改变,他也熟知夜灵风的出手习惯,但习惯毕竟是习惯,模仿是模仿,两者不能一概而论,更不能一概而论。   “怎么?你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修为,而言放弃她,竟然也敢来质问我,真是不知羞耻!”   欧阳轩见夜灵风迟迟不说话,但不说话便是默认了他所说的话,当即大笑了一声结业说道:“己所不
  • 0
    然而几次呼喊之下终是无果,玄老当即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假办夜灵风,只要他不出手,一定不会给欧阳轩看出破绽。   这样不仅能够为夜灵风争取时间,同样也可以保证醉梦面子的安全,正好也可以测试一下他现在恢复的实力有多少。   这一决定可谓是一举多得,一时间,玄老不由开始佩服起了自己,也只有像自己这样的才会想出这么好的办法。   “哈哈,夜灵风,你就瞧好吧,记得醒了出来接我,不然时间长了,我肯定顶不住。”  
  • 0
    玄老吼出的这一声不可谓不大,着实将二人从沉醉中惊醒了出来。   只见玄老气呼呼的样子,双手叉腰,横眉冷目,像极了一位吃醋的小姑娘。   对此,夜灵风瞬间发出了大笑声道:“我说玄老啊,你也不用羡慕,等小爷之后修为强大了,定帮你重塑真身,找上十个八个的,哈哈……”   “呀?还十个八个的,你以为玄老跟你一样啊!”一旁醉梦仙子则脸色通红,此时在听到夜灵风的豪言壮语之后,脸色更红了,瞬间在夜灵风腰间来了一个三
  • 0
    “好家伙!怎么伤害成这样?”玄老定眼一看,不是夜灵风还能是谁,只见此时的夜灵风浑身是血,身上几乎没有一点欺皮肤是好的。   不是青一块就是紫一块的,甚至还有一些地方直接被烧焦了,最后更惨的是,整条胳膊几乎是废掉了。   虽然夜灵风运转幽冥之力将毒素封印在一个地方,但到最后,他周身灵力紊乱,没有了制衡的幽冥之力也就四散而逃了。   没有了幽冥之力的压制,夜灵风手臂上的毒素直接爆发,直到他的肩膀,最后这条
  • 0
    众人闻言,也是凑近了耳朵,等待着剑凌云的答复。   若夜灵风真的死了倒还好说,他们也可以放心了,可万一夜灵风没有死,而是逃走了躲了起来。   以夜灵风的实力与修炼天赋,只怕用不了几年,修为就会超过他们。   若是这样的人对你暗中偷袭,或是潜入你的门派,偷袭年轻天才弟子,那样的后果不堪设想。   剑凌云闻言愣了愣神,面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但在他心里却是极为不忿。别人不相信他,就连他的师叔也对他产生了质疑。
  • 0
    人头落地,鲜血猛然喷了出来,直溅射到了夜灵风的衣服上,夜灵风暗骂一声,真是该死,这可是他最后的衣服了,没想到还是毁在了他们手里。   “滚,真是该死的家伙,死了还恶心我。”夜灵风想想便是生气,一脚揣在海心炎的胸口。   海心炎的身体倒了下去,再看他的透露,其上眼睁的很大,看上去很是害怕,同时又不敢相信,夜灵风真的会杀他,而他的一直敬重的师尊也没能将他救下。   直到最后他还不敢相信,甚至连元婴都没能逃
  • 0
    旋即,火元道长看向一旁的李梵说道:“李梵,去吧,去将夜灵风擒下。”   一旁的李梵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当即向火元道长行了一礼谢道:“多谢师尊,徒儿定将夜灵风擒下。”   说罢,李梵提剑来到了夜灵风近前,扫了一眼夜灵风,虽然刚才夜灵风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气势,但在他看来不过垂死挣扎罢了。   至于他肩上的火龙,他倒是不惧,他是火修,一般的火焰根本伤不到他,反而会被他吸收,转为己用。   只是夜
  • 0
    “” 夜灵风一怔,感受到了虚灵子这一击之中所蕴含的光芒,不由面色凝重,这是要与自己拼命啊!   看来刚才一击将他伤的不重,好吧,这一次彻底解决你。   体内鸿蒙之力涌动,当即化身为剑,冲向了虚无之光。   一边是炙热无比的虚无之光,一边是无坚不摧的剑芒,两道光芒轰然撞在了一起。   只见阴沉的天空上,远远看去,犹如两颗流星一般,瞬间发出了一道轰鸣之声。   轰隆声落下,一团火球瞬间在空中炸裂开来,一时间火
  • 0
    虚灵子闻言一惊,不由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这样真的能行吗?是不是有些损啊?”   枯木散人阴笑了一声:“虚宗主,对付非常之人必须要用非常手段,天遗之子的厉害程度,我想虚宗主不会不明白,他还没有成长起来就这么厉害了,若是等他成长起来,受危害的还是九州百姓,虚宗主这是为民除害,手段是虽然不光彩,但只要将其拿下,没有人会说的,我们只知道虚宗主是为民除害。为避免九州陷入战火所做出的牺牲。”   虚灵子一惊不
  • 0
    “住手,虚灵子道友,请听我一言。”就在此时,欧阳天龙忍不住了,当即冲了过去出言阻止。   紧接着,欧阳天龙出现在夜灵风面前说道:“夜灵风,你快走吧,等我叔父来了你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哈哈,欧阳天龙,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我还纳闷呢,为何我一出现这些人就攻击我,我的身份除了你想必没人知道,你若我不是你泄露的,你绝对我会信吗?”   夜灵风闻言大笑了一声,根本不买欧阳天龙的账,指着他的鼻子上来就是
  • 0
    根本顾不上回应剑凌云,乐飞羽手中折扇弹开,猛然转身就是一挥,只听扑哧一声,只见一柄长剑竟直接穿透了他的折扇,直逼他的胸口。   乐飞羽大惊,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夜灵风,要知道他的折扇可是上品灵器,其炼制时所用的材料也是世间少有。   可就是这样一把被他视为利器的折扇。竟然被夜灵风毫不费力的穿透了。   只不过他哪里知道夜灵风手中的两把长剑都是仙器啊?若是早知道,他肯定不会用折扇抵挡。   然而千金难买
  • 0
    随着欧阳鹏的声音落下,我知道此战不可避免,但欧阳鹏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难道他们家目中的欧阳前辈是欧阳轩不成?   “真是个老狐狸,竟然派人堵我,亏我还将他们送出去,简直忘恩负义。”夜灵风暗骂了一声。   可攻击来临,容不得他多想,只能先躲开这些攻击再说。   既然身份已经暴露,那他也不用再有什么顾忌了,杀戮剑决被他催动到了极致,阴阳法决也是被他施展了出来。   然而对方人多势众,又有数位炼神高手助阵,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