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小师叔吧
关注: 0 贴子: 50

  • 目录:
  • 0
    巨神细细回想方才的所有变故,摇摇头,看不出什么,便望向苍天,道:“你如此布局的目的是什么,到现在我也什么都没看出来,废了不少气力,到最后前功尽弃?” “当然不是,你以为那份名单真的是三皇给的?”苍天得意着,等黑屋里的几个都转过头来,“那三位根本就不是三皇,那些内卫被骗了,他也被骗了,你们也是。” “前面的都是铺垫,接下来的才是我的布局,我想他会去调查试探,所以有的是真的与我们有关联,而有的只是有些莫
  • 0
    素芳城主不由语结,但心底里对这种突变也有预测,早就准备了说辞,上前一礼,语速不紧不慢,从容不迫。 “此事起因皆是误会,家师的作为在短时间看确实是好事,但从长久的角度,其实对我人族不利,所以才被制止。” “在此前人族经历了太长时间的平静,星宇各方的老兵都快忘记战争的残酷,招收的大部分新兵都是没见过血的。” “再者说,若是我人族的和平来得太快,其他几国能愿意吗,肯善罢甘休吗?” “想来他们会再度发动攻势,
  • 0
    怒放的桃花经夜色沉淀发酵更是甜香,清风一徐便萦绕整座邀月宫。 晨光透过小窗落在南诺的红裙上,暖洋洋的。 朝气蓬勃的少女轻嗅着花香,手脚麻利的为母亲打理着长发,不时歪头望望枝头上的几只火鸦,私下羡慕它们的自由自在。 金丝雀是比乌鸦好,可惜只能久处牢笼。 钟诗涵慵懒的靠在梳妆镜前,睡眼惺忪,对镜理妆。 “告诉洛阳小心些吧,纸包不住火,你们的事早晚都会传遍魔界,那些打你主意的魔都不会放过他,凭空多了无数仇敌,
  • 0
    飞云之上,一人一魔激斗的正酣。 飞云之下,千灵子小心的潜隐在树冠间,半张脸隐在兜帽下,把玩着精致的骨哨,隔着翠叶密枝眺望着山间情势。 “欧乏,引动灵阵把戊辰引出去,山中无老虎,耐不住寂寞的猴子才会跳出来。” “好的,你自己多加小心。” 欧乏放下手中光华熠熠的阵盘,笑得玩味,言辞中透着些许逼真的担忧,挑弄烛火的丹羽子不由暗自轻笑,默默欣赏着欧乏的卑鄙无耻,心口不一。 “放心,我心中有数。” 千灵子毫未觉察两
  • 0
    清风月明,点点繁星,杨老头笑呵呵的走近崖边,望望黑乎乎的夜色,大声赞道:“不错,难得有个刀样,爬上来,我们继续!” “战!” 伤势尽愈的南易飞身跃起,几个起落便跃上孤峰,像月下的枯瘦老者全力轰出一拳。 空间泛起涟漪,南易竭尽全力的刺拳被一只厚重的手掌轻易挡下,紫炎飘碎,来者的紫金龙袍同风乱舞。 手掌缓缓移开,男子坚毅的面容露在月下,浓眉微紧,双目炯炯有神,虎背熊腰,声若洪钟,满是豪气凌云。 “哈哈哈,这
  • 0
    “不好,阴离位,戊戌门三七二五有强大的人族修者降临,请求……” 战舰中身着金甲的神裔没等把话说完,两道剑光自洛阳身边飘落,成为打破局势的落子,金白两色光辉卷成风暴,悠然自左右两方向中间汇聚,最终构成太极图,笼罩绝大多数神裔战舰。 “灭!” 轻拂袍袖,洛阳低喝出声,随着太极图破灭,数不尽的舰队灰飞烟灭,化作零散的光点,悄然飘落。 “人族的底牌嘛,还真是个可怕的种族,到这种地步竟然还藏着底牌!” 苍天感知着
  • 0
    磨牙声低吼声越来越大,欧乏望了望丹羽子,嘴角微微勾起,轻声念叨着,好似在自言自语。 “大小姐没能留下他,那兔崽子留着始终是个麻烦,我们得想办法干掉他。” “要不要我想办法毒死他?” “毒死?雪晴柔在你拿什么毒死他?还不如叫蛰雀想办法杀了他,温柔乡英雄冢,年轻气盛,我不信他不上当!” “这件事交给我,我去想办法先杀了雪晴柔,你们尽快搜寻药引!” 忍无可忍的千灵子扶着石桌站直,停顿片刻后匆匆踏入传送阵。 明亮
  • 0
    晚风渐冷,洛阳随手将秋水剑插在原地,踱步走近凌祁薇,无视师姐满是恨意的目光,竭力压着幻心修罗,笑的阳光而温柔。 “我在地府摸爬滚打三年,杀过鬼神后裔,斗过五方鬼帝,见过现在阎皇,斩过未来阎皇……什么都敢做,自然看过生死簿,上面写得清楚,师娘阳寿未尽,尚在人间!” 此言宛若夏日惊雷,及其突兀的在凌祁薇耳畔炸响,吓得伊人花容变色,不由瞪大眼眸,难以置信的审视着洛阳的眉眼,本能的想从中找到谎言的痕迹。 可她
  • 0
    “墨时,你且驻足此间,我先过去先试试他身上有没有洛阳留下后手,若事不可为……我们就得另寻他法,他洛阳也就别怪我引火燎原,心狠手辣。” 说着武圣敛尽气机,轻而易举穿过阵法禁制落在白凉身前。细细感知,驱动神念强行闯过天门,化形后站在识海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少年。 没有洛阳的道韵就容易多了,只需要击溃他的意志,只要露出那个气机,将他不愿相信的真相呈现给他。 “白凉,你可还认得我,可还记得我对你的指点之恩,现
  • 0
    山泉叮咚,处处鸟语,满山花香。 洛阳摇晃在原野上,眺望着远远云雾中的几座仙山,游子归家的兴奋被昨夜遗愁抵去大半,剩下小半涌上眉梢嘴角,化为充斥千种希冀欢喜轻笑。 这里是过去的结束,这里是未来的开始,这里是他往后的家,能从头出发,该高兴。 山林清幽,斑驳的光辉洒入山亭,盘膝打坐的黑裙少女睁开双眸,望了眼山下的少年白衣,素手一挥,远方天际响起一声铿锵剑吟,仙剑呼啸着掠过洛阳身侧,丰茂青草左右分裂,卷起漫天
  • 0
    翠叶飘舞,凄冷月色,萧盈儿的脸色变的异常苍白。 气运所致,天地人三界往往妖孽辈出,但古往今来从没有那界英才能做到阎罗那般,剑压地府三十六郡英才,血洗酆都,偷生死簿,越境杀鬼帝。 他是第一个以蜕凡修士登顶的幼麟榜首的人族,因为他的出现“阎罗叫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又没了肯定的答案…… 这样的妖孽她惹不起,萧家也惹不起,唐子威也惹不起。 “傻女人,五帝血脉,七王子嗣,三十六郡大小鬼神后裔他几乎杀了个遍
  • 0
    吐气发力,洛阳抽身飘退,握着短剑,从容侧立,无需换剑,断剑足以斩董虎。 董虎低头望了望虎头金刀上的剑痕,咧嘴狞笑,压着心中的惊恐,表露出的尽是得意与不屑。 “你就要死了,因为那可笑的木剑!” “不过这不怪你,毕竟你师父是个丧家犬,是个护不住自己女人的**,身无长物,能给你把破木剑已是不易。” 洛阳毫不在意董虎的言语,缓缓举起半截木剑,眸中没有丝毫波澜。 董虎眯了眯眼睛,想了想继续说道:“你师娘叫沈花怜,闭
  • 0
    “七大帝国,尔等背信弃义算计吾神,两面三刀随意坑杀吾教信徒,血海深仇不得不报……” “第三次混沌神战,我在这里宣战,不死不休,直至群星陨落,混沌再无辉光!” 大祭司声落同时,数不清的飞舟飘起,向着七大帝国的混沌领土进发,肆无忌惮地发动攻势,两个不朽绝顶在虚空间一闪而逝,明耀的太阳因他们的战斗余波被熄灭…… “这是片刻前发生的事,不过我不理解,阴爻神去哪了?” 洛阳抬头看看不远处的混沌,“他会来的,不要
  • 0
    风过无息,枝摇云散。 权衡许久,异灵传音道:“我们不妨将事挑清了,你的身份是个谜,不过也不难猜,此刻必然是在混沌中有部署所以猜想叫我帮你们拖住洛阳,我猜的应该不错吧?” “不错,即然你看透了,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吧。” “很简单,帮我把被洛阳封印的那座秘境也打开,这样我保证不惜代价帮你们拖延洛阳一个时辰。” “他的剑近乎超脱混沌,但是我不死不灭,更何况他有诸多顾及,想来我拖住他一个时辰并不难。” “很好,三
  • 0
    杀气席卷,小巷外喧嚣渐渐销声匿迹。 一滴轻汗淌下脸颊,少年紧紧握住手中的画扇,竭力压制着夺路逃窜的冲动。 他不敢动,总感觉动一下木剑就会斩断他的喉咙。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以势压人的洛阳收回些许剑势,却依旧紧盯着少年的双眼,眸光锐利似剑,看的少年心惊肉跳,麻利的丢出须弥袋。 洛阳眸光一转,少年立即趁势而动,以扇代剑,刚踏出一步便被那把分外精致的木剑戳在胸口。 “如果你用的不是十方幻行术你已经死了!”
  • 0
    见天宫储君这副娇柔做作、呜呜咽咽小女儿模样,天后无力的摇摇头,取出一枚须弥戒,恶趣味的高高抛起。 带雨梨花的天子瞬时喜笑颜开,像接骨头的哈巴狗,高高跃起,将须弥戒紧紧握在手中,刚欲回头谢恩却被天后一脚踢出未央宫。 “给我多弄点好处回来,亏了我就把你扮作女孩吊在东天门!” 听闻扮作女孩天子笑得更加灿烂,眸中的期待压都压不下。 “娘,你就放心吧,我从来不吃亏。” 天后苦笑着揉揉额头,慵懒的倚在石桌边,翻手取
  • 0
    穹顶风云际会,齐老头的眼中闪过一抹戾气,摄云气为剑,单手执拿,如八百年前一样,走的毅然。 酒气散了,那道佝偻的背影逐渐挺拔。一个不留神,齐老头身上的哀老气息便化为无上锋芒,似一柄沉眠久已却陡然出鞘的神剑,寒光惊世,六界无双。 云浪翻涌,十六个身披黑色大氅的天神将山崖包围,带着金色半面,黑绳束发,锦绣大袍随风乱舞,眼神甚是冷漠,充斥着无尽杀意。 为首的天神瞥了眼南诺,回头凝视着齐老头,不开口,沙哑的质问
  • 0
    大战一触即发之时,石室中忽地响起刺耳的碎裂声,烛光无风自动,欧乏两人同时循声望去,坚于寒铁的青曜石桌正以千灵子那双枯瘦的手掌为中心缓缓皲裂,杀气渐渐填满密室。 欧乏和丹羽子被吓得不敢动弹,保持着动作,惊恐的注视着千灵子。 良久,飘摇的烛火渐归平静,凌厉杀机随之消散,丹羽子、欧乏前后瘫坐的石椅上,手掌颤抖着,额前脊后尽是冷汗。 “现在还不是破界取剑之时,欧乏,你暂时稳住结界,拿好这枚骨哨,必要时控制蛰雀
  • 0
    灿星扭曲,明光一线破界而至。 苍天探手接住飞来的晶石,细细打量,确认是人皇血脉传承后默默捏住印诀,感知着六界情势,不敢有丝毫怠慢,经自催动神火包裹晶石,笑看它化成璀璨流光,之后分化出八十一道,道道都含有部分传承,道道是人间祸根。 但不能直接落入六界,如果引起他的注意,布局再无意义。 念此关隘,苍天再度祭起石印,向着六界压下。 骇人的黑影遮去漫天光辉,天师丢开垂天钓,皱紧眉头,同时催动地水火风卷向外道,
  • 0
    阵光昏黄,未等靠近天字十六号舱便被黑暗吞噬的一干二净,舱中一片死寂,目难视物。 洛阳撇了撇嘴,眸中浮起些许紫色氤氲,目光透过夜纱,舱中的一切尽收眼底。 数十个少年少女排列成两个方阵,分布在货舱两端盘膝而坐,呼吸匀称细长,并没有性命危险。 见众人无恙洛阳轻轻勾起嘴角,大笑着将舱门踢倒,飞身退入甬道,毫不掩饰踪迹,生怕无法触动禁制,不能把牛五引过来。 禁制发动,黑暗中的四头猿猴傀儡露出爪牙,灵巧的跃出货舱
  • 0
    沙鸥翔集,粼粼波光,两三小舟靠在港口,不时引来七八倦鸟停留。芦苇间回荡着银铃般的笑,娃娃们互相追逐着,不时跑回田边,为辛勤耕耘的父母送上些许清水瓜果。 酒气清香烟柳醉,坐听闲客论是非。 许是天意眷顾,庆阳楼在这场灾难中丝毫未损。孟凡懒洋洋的依靠在柜台后,拨弄着算盘,笑的合不拢嘴,大难不死,整个北海城都曾沉浸在欢喜中。 云海中的青衣剑修负手笑着,御剑落入山野,踱步悠游进城。 人间自有人间乐,山中人可打搅
  • 0
    灵光闪动,雪白的船帆迎风招展,一叶扁舟瞬息横渡万里河山。 紫炎翻卷,南诺突兀的出现在舟头,红着眼圈,难忍别情,将满腹忧愁尽数发泄到齐老头身上。 “齐老头,我问你,画剑法、藏剑术、拔剑术你都教了,万象森罗呢?你什么时候教给他?你是不是想藏私?” 齐老头面色沉稳,笑呵呵的捋了捋华须,“万象森罗易入难出,现在还不是时候。” “还不是时候?他遇到的敌人肯定要来越强,拔剑术讲究一击必杀,一剑砍不死怎么办?” 齐老
  • 0
    来这里他就不怀好心,对方若还有剩下得算计想必也会落在其中。更重要的是他打算唤起轩辕剑,透过那剑锋说不定能感知到姜落的存在,以上种种,哪有留他性命的必要? 这一拳干净利落,更超过所有生灵的想象。清松老道心底却是欢喜,却还要装腔作势出悲天悯人的模样。 “他与你无冤无仇,又是前代人皇子嗣,你怎能毁其魂魄,不允轮回,下次毒手,还说你没有狼子野心,哪怕是穷尽毕生之力,老夫也要为殿下讨个公道!” 老道说的冠冕堂皇
  • 0
    “说起葬仙山那就不得不提起上古的那场苦战。” “为了抹杀那个破碎次元的来客,三千仙人慷慨赴死,即便身死道消也要以道果结成葬仙山,将异族镇压在山下。” “后来被有心人破开山体,所幸有人皇冕下炼制九鼎,以其一镇压山体。” “等后来秘境结成,葬仙山也被九鼎带着在虚空中不断变换位置,有气运遮蔽天机,他们找不到也在情理之中。” 苍天控制着曹老头满口胡诌,说的半真半假,反正目的就是要让葬仙山出现在明面上,就像抛入
  • 0
    金灿灿的佛光扫过山野,无数沙石卷携着残花破叶肆虐横行,天昏地暗,俨然一副末日景象。 佛光近身,洛阳猛地睁开眼眸,轻提长剑,鬼魅般消失在原地,下一瞬出现在韩遂右侧,拔剑瞬斩,对韩遂饶有兴趣的笑着。 剑气透体而过,顺势斩破漫天飞尘后隐入云霄深处。 韩遂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眼中渐失光彩,打理整齐的长发散落肩头,一道刻骨剑痕横贯穿大半身躯,尽断生机。 弓步俯身而立的洛阳缓缓站直,随手丢开斜指穹顶的半截断剑,催动
  • 0
    尘嚣散尽,洛阳倔强的再次站起,双腿颤抖,紧盯着韩遂的一举一动,死生一剑,这剑不出则已,出则必杀! 云霄之上,南诺缓缓握紧手掌,柳眉紧促,抬脚踢向青铜丹炉,咬牙切齿的,模样有些抓狂。 “筑基感灵,蜕凡开窍,宗师御空,洞玄铸星,象星通神……隔着两重天,你该不会以为洛阳能赢吧?” 齐老头笑而不语,挥手引动丹炉避过南诺的红靴子,继续烤鸡。 他觉得洛阳能不能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洛阳觉得自己能不能赢。仗剑生,为剑死
  • 0
    “我劝你不要胡来,那是人族的气运根本!” “斩是不可能,倒是可以吓唬,而且只能快不能慢,最好是能够赶在六界的格局发生突变之前。” 天师认真的说道,三盘棋局中的事都是将要发生的,不过他不知道顺序,但擒敌先擒王总是不会有错的,只要混沌中的不肯来,单单凭六界中的世界可没法兴风作浪。 “既然如此那下次来再喝酒,你可别偷喝,一把岁数了,喝多了有失身份而且对身体不好。” 洛阳撇撇嘴,满口的不正经,带着南诺一步踏出
  • 0
    晨曦的寒风似乎有些冷冽,素日作威作福习惯大声说话的司徒青木此时却低声下气起来,“回仙长,贼人被贱官尽数困在城西孟府,万望仙长体恤下情,对贱官法外开恩。” 樊昧不耐烦的踢开司徒青木,飞身飘下城楼,向城南而去。 清鞠、花诸同时降下霞光,拔剑掠向城头,剑气纵横,冰刺、风刃不时闪现,无多时便斩尽城头军士。 司徒青木颤抖着跪在原地,大气不敢长出。 “你表现不错,饶你一条狗命!”花诸轻笑着,提着三尺剑,剑锋染红。
  • 0
    月挂飞檐,素日灯火通明的孟家大宅浸在深邃的夜色中。 孟凡跪在宗祠中,焚香三叩首,将三层香案最下层的宝盒打开,郑重其事的捧起盒中剑形翠玉,放在月下。转身再从盒中取出符纸,叩首后以香火点燃,轻放在翠玉上。 树影摇曳,忽明忽暗的符火似烟花般盛放,翠玉漾起流华,微微震颤,一线剑光上穷碧落,消失在星月之间。 孟凡长出一口气,握着光辉氤氲的翠玉走出宗祠。 宗祠外,孟婉儿一身少年装扮,拎着粗布包袱,美眸含泪,正无声
  • 0
    湖畔斜夕阳,晚春繁百花。 青砖碧瓦,雕栏雅阁,声声鼓瑟流连其间;绿绦曼舞,酒气醇香,疏云醉成晚霞,万里天光独好。 停箸把酒观烟波,白衣少年紧促几月的剑眉终是舒展了,嘴角轻勾,丹凤眼眯成月牙,依窗举杯嗅百花,静若止水,温润如玉。 倦鸟轻啼,三五风尘仆仆的剑侠豪客落座邻桌,大口酒,大块肉,满足口腹的闲暇之余交谈着道听途说的奇闻轶事。 “你们听说了吗?阎罗叛出地府,杀了拓天鬼帝!” “怎么可能?兄台莫要说笑,
  • 0
    人间乱成一团,五界都在防备异灵肆虐…… 六界现在唯一的破绽就是遁入混沌的扁舟,亘古他就渴望得到阴爻神的本源,想来现在也不例外。 洛阳点点头,心念变化道韵散开,大祭司眼中至高无上的神光被那道无形无色无法感知的道韵不断逼退,如臣见君,或臣服,或陨落,除此别无他选。 “竖子猖狂,九烈空明镜,镇!” 心念破碎的怒火成为最纯粹的燃料,大祭司念咒掐决,背后浮出九面明镜,神光所至,遮去重重星辉。 可还是无法抵挡神光步
  • 0
    神像一击便叫时空粉碎,狂暴的力量叫混沌魔神抓向玄黄塔的手掌偏离寸许,没能抓住宝塔,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落向空间通道里,不敢怠慢,架起明光挡住阴爻神的攻势。 玄黄塔是先天至宝,南诺也有自保之力,只要能保住这方虚空不被毁灭,救下她仅是迟早的事。 她计划的很好,却没想到的周缘极其突兀遁出虚空,狞笑着擎起刀锋,向着玄黄塔斩下一刀,宣泄新仇旧恨。 一击之后不管结果,转身再度遁去,就连气机都消失得干净。混沌魔神咬牙切
  • 0
    即便不能抹杀南诺,等她们回去,洛阳也不再是洛阳了。 说不定神主还会如往常那般故意留下他残魂一缕,叫他看着六界是如何被天剑斩碎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师兄是如何一个又一个倒在自己的剑下…… 大祭司嘴角不断上扬,再抬头时镜像沉默着收剑步入下一个城关,留下满城死寂,数百修者,无一生还! 这是人间的事,自然逃不过苍天的眼睛。 天师透过镜湖默默注视着他一城一城的走过,没有出手阻止,心底里同样有盘棋,枰上黑子杀机毕露
  • 0
    西风卷着风沙遥遥走近,不恋好景,听着话音短暂驻足。 “不行,不行,决不能叫他蜕变成超脱生灵!” “南诺你还得去给我收集石碑,想尽办法,不论如何都得比他们的石碑多,不论是否想超脱,唯有如此我们在将来才能占据优势!” 说着混沌魔神挥手将南诺送入混沌,双手掐印,化出分身陪在她身边,同时对着远空传音,满是调笑之意,看不惯陈虞的胸有成竹,期待着她的慌乱模样。 “疯婆子,你突然多了个儿子,我们怎么办?” 许久不见陈
  • 0
    “你还能活多久,若是你死了,可别怪我出尔反尔。” 天师攥着垂天钓,过去的每一刻他都想洛阳死去,可现在他只想叫他能活的更久些,阴爻神就要回来了,时至今日完全没有退路,又不能变得更强,他是最后的依靠。 洛阳挣扎着爬起,吃力的吐纳灵气,细细感知自身气机,苦笑着接连摇头,吐出一个叫天师倍感绝望的数字。 “七天!” “若是不动手还能再活七天,若是再出手可能活不过三天,时间太短了,最后这几步棋你走得后不后悔?” “
  • 0
    “大人,赵卜愿做先锋,助大军冲破此关!” “赵将军修为不如我,家中尚有老幼,不如将机会让给我,也就一时三刻,我必破此关隘,斩杀群雄!” …… 墨时的声音引得众将低头,相继攥紧拳头,片刻抬头望向飞舟外的六界修者,一时间请令声不绝于耳。 在混沌中横行厮杀的六界修者不乏有熟悉的面孔,看见他们自然会想起那段赤红色的回忆,有多少弟兄折在他们手中,有多少母亲失去孩子,妻子失去丈夫,这个仇,得报! “既然想去就都去吧
  • 0
    洛阳心知有伤在身确实不是混沌魔神对手,但叫敌人痛苦的方式可不只有将他击倒在地,证明他过去所有的努力都一无是处,还有更残酷的手段,他随便就能想出数十种。 “都说了,你不用担心她,虽然身在混沌,但有我的分身守护,想来就算是你死了她都不见得会有事。” “身在混沌?你不会是与那旧神余情未了,所以……” “祸从口出知不知道,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混沌魔神恶狠狠的开口,拎着洛阳的衣领,“我叫她去帮我找些东西,最
  • 0
    能用神念感知到的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洛阳不由勾起唇角,先收起玄黄塔,回想着那些看过的奇妙景观,效仿着开天神的道术运转方式探手抓下,破碎毁灭的天剑完好无损地出现。 同时断去与万法本源的联系,与开天神一同出手。 没谁看到那一剑如何斩下,恍惚间开天神就已坠下虚空。坚不可摧的古神道体当空炸散,化作数不清的晶石散入夜色,那等气机波动叫诸多散修意动,争先恐后的抢夺。 两个大罗境界的老者抢在众人前夺下晶石,没等遁
  • 0
    “别想那么多,他们看得清局势,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战机,所以只要魔族不出手他们就不敢出手,这样……” 洛阳的心语未等言尽耳畔有传音响起,从未听过这个声音,很陌生,说的东西却叫他皱起剑眉。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洛阳,但你必然能够找到他。” “帮我传个话,就说六界中有个很可怕的老魔将要复苏,叫他最好快些回来,不然这红尘可能真的会变成红色!” 慕枫言罢望向素月的背影,不紧不慢的驾云飞行,眸子一如既往的空洞无神,
  • 0
    恐剑光伤及四方天地,洛阳收剑归鞘的同时散去道韵。 感知中的虚空就此变了模样,藏在沉沉死气里的生机彻底消散不见,只有无尽的毁灭与绝望。 这种感觉好像是那黑气故意要留给他的,等洛阳确切感知到后便散于无形,同他来时相同,无影无踪,透着诡秘。 “方才那生灵究竟是谁?”苍天喃喃着,悬停在混沌中,也在感知那模糊的气机,忘了继续向前飞,思绪万千。 本能的他格外厌恶那团黑气,总会感觉它才是最大的威胁,甚至会超过洛阳。
  • 0
    更何况洛阳可没忘他向南诺斩下龙刀时的狰狞面容,所以不想给他任何机会,只想杀死他。 恰当的时间,恰当的位置,恰当的一剑,了断因果。 过去的就该过去,若是不愿,洛阳真不介意帮帮他。 沉默的混沌中开始酝酿杀机,遥远的朦胧星辉变得耀眼。 残宿攥紧龙刀,催动神念落下四下,即便一寸寸搜寻都没能寻到蛛丝马迹,不由咬紧牙关,有个猜想在生根发芽。 洛阳的实力与他相差不多,绝不可能在有限的距离内瞒过他的感知不露丝毫破绽,也
  • 0
    沈花怜更是红了眼圈,那些藏在心底情感决堤而出。 儿子不知去向,夫君折剑身亡,这尘世本是苦的,本来快要习惯,不知如何就尝出甜味…… 冥冥中的因果就此崩坏,化作细碎光点零零散散。 “齐天剑仙,久仰大名,看剑法!” 唐不殇瞥了眼山上山下,从那些炙热的眸子里知晓来者的超然身份,更不愿退去,杀意更胜三分。 行路遇阻无非开山架桥,眼前这座山若是不能凿开,之前的一切都成徒劳! 更何况擒贼擒王,此时两方死斗,若是能将这等
  • 0
    “你应该就是此界最强人族吧,来,让我杀了你,以此证明你存在的价值。” 残宿低吼着挣脱沉重的枷锁飞向半空,呼吸着久违的灵力,体外渐渐覆盖甲胄,右手轻挥,绯红色的斗篷迎风展开,天际闪耀极光,破空声传来,一柄方天画戟映入眼帘。 可能是沉睡太久,他的声音里都透着沧桑。手中的方天画戟更是如此,明明感知不到丝毫道韵存在却叫人觉得能够轻意斩破长空,跟别说裂地崩山那等小事。 “他的气机有些不对劲,多加小心,万万不可强
  • 0
    只要敢出剑,只要他心念一动就可能会被杀死…… 那又如何,还是要出剑,身为剑修若不敢面对强者出剑那还修什么剑,不若弃剑执笔,写诗作画来得快意! 魔剑露出狰狞锋锐,凌厉的剑光随之悸动来,震颤着,闪耀着,似在警告,叫三十二不朽绝顶间最弱的那个不敢举起剑,手掌在颤抖。 “修心悟道攀高山,路是自己选的,见山不敢攀,你的道也就断了……” 握持着魔剑的青年看看洛阳,有些钦佩他的耐心与坦荡。站得越高,所见的就越渺小,
  • 0
    爆竹声声辞旧岁。 火红的朝霞映在素雪上,东北风卷过,敛云宫中的香气遍布昆仑山,山路上往来的昆仑弟子不少,姜落觉得门槛比去年低了不少,眺望边疆,道:“最后一年了……” 正情至深时,宋紫蝶蹑手蹑脚从身后走来,抬手在心上人后脑勺狠狠一下,跟着递过油纸包裹着的烤鸽。 “亏你还知道,当年若不是你,哪会有这千年苦难?” 说着见心上人苦笑连连几欲出言,瞥了眼金黄色泽的烤鸽子,笑嘻嘻道:“怎么,林逸酒楼的烤鸽子不香?
  • 0
    洛舒留下句轻飘飘的话便离开了,素月在两界山中站了许久,背对着光明,审视着眼前深不可测的幽暗。 外面的生灵总是在生老病死中追寻,或主动,或被动。那里面的生灵呢,他们想地又是什么? 或许他们什么都没想过,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生灵最本能的需求。这样的盟友实在比已知的任何一方势力都可靠,同时,他们也要比任何势力都不可靠! 那单纯的欲望又有谁能肯定不是伪装出来用以迷惑对手的,在简单的事物背后的必定及其复杂,奈何
  • 0
    百川入海般混沌之力涌入气海,像是清水中落入一滴浓墨,散成丝缕状,浑浊不清。 混沌魔神将入定的洛阳待会六界附近,打量几眼他体外的璀璨光弧,心里满意,面色冰冷,转身飘然离去。 那辉光透过虚空落在人间,被白云清风霸占的蓝天陡然多了星辰,短暂的指指点点后百姓又各行其事。 天空太遥远,身为红尘里他们太过关心会被饿死。 山村背后的无名山峦上素月与异灵并肩而立,齐齐望着那道明光,即便相距天地,依旧能感知到那凌厉的道
  • 0
    剑很快,素月更庆幸方才做出的考量,动念将折天镜唤道身边,没有被动的等剑光落下,而是主动将至宝引爆。 强横的流光将引爆虚空,看规模能够将波及整个公主府。 白楚离并没有急着动作,收剑站在林牧身边,欣赏着边缘缠绕银灰色氤氲的黑洞,觉得壮阔。 没了压制,绝仙剑立时扶摇而起,剑鸣在洛阳耳畔响起,少年脚步微顿,抬手掐住剑决,催动绝仙剑斩下。 轻柔的月光铺满长街,星光点缀,夜色重归静谧,方才的惊变如梦一场,不像这星
  • 0
    “映月寒影花蝶舞!” 与这声清冷语调向应和的是漫天寒气翻卷,彻骨北风里夹杂着炙热的火花,刹那掠过长空,将金龙火凤化作冰雕。 方景歧松开心上人的素手,御剑扶摇而起,倏尔东西南北,将寒潮引离咸阳城,那儿太喧嚣,对比起来,宁静的万里长空才是最适合厮杀的战场。 瞥了眼落入城中的女剑仙,素月踏步追向方景歧,素手轻挽,凭空扯出两道不断向前伸展的素白缎带。 一搅北风更急,再搅冰雪化蝶,跟着素月身边,越聚越多,聚沙成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昆仑小师叔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