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物价贬值百万倍吧
关注: 0 贴子: 40

  • 0
    周围的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许正阳。 而奄奄一息的刘总,凭借有些混沌的意识,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挨了这顿打。 原来是因为自己刚才出言得罪了这个许正阳? 这陈楚生竟然是在为他出头。 但是为什么? “**,这年轻人是谁啊,竟然能让陈楚生令行禁止。” “没错!陈楚生刚刚手都扬起来了,竟然就要乖乖放下去。” “难道是哪个家族的公子哥?” “你傻了!在三台还有哪个家族是需要陈楚生给面子的?”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三台市自然也
  • 0
    这一脚虽然没踹在身上。 但是却极具侮辱之意,偏偏李虎还不敢放个屁。 因为这个刘总是本地一个较大的屠宰场的老板,听说在地下也有点关系。 所以被踹了一脚,李虎虽然恼火,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擦了擦身上的酒。 踹了他一脚,刘总也失去了耐性。 “不愿意是吧,不愿意你们就等着吧,看看是你们先卖到外地去,还是我先让你们这批鸡烂在手里。” 刘总冷笑一声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就要走。 不过他磨磨蹭蹭的动作很慢,因为他本意也不是要
  • 0
    看着三人一口将三两白酒直接闷了进去。 许正阳都替他们胃疼! 唐颖也毫不示弱,倒了满满一杯,冲许正阳一抱拳。 “敬您!”随后一饮而尽。 “行了,起来吧,以后大家团结一致,好好干就行了。” 许正阳也赶忙走了出来,把几人一一拽了起来。 他今天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了,展现实力,让他们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同时,拿下腾龙地产。 也算是给以前艰苦创业的自己一个小小的交代吧。 “可以上菜了吗!” 扶起几人,许正阳微微一笑。 “我马
  • 0
    林老笑罢,便又重新摆上了一盘,一边摆棋一边问道: “听说那个高桥斩一郎向你发出挑战书了?” “嗯。” 许正阳点了点头。 “红日人十分阴险,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战你,想必是必有手段,你可要小心啊。 你的输赢,关系的可不仅仅是你自己的名誉和性命。” 林老颇有意味的说道。 “嗯,不会太大意,但一个高桥斩一郎我还没放在眼里。” 许正阳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嘁~~” 林老还没说话,一旁的孙女林雅晴突然出声,嗤笑一声把脸转向一
  • 0
    说话的正是沐家的老二,沐秋风。 几人都看向了沐秋风,不知道一向脾气最为刚硬的沐秋风今天怎么突然怂了起来。 按理说这件事最愤怒的应该就是他才对,虽然说老四的关系和老二没有那么好,但是只要是一涉及到沐家的颜面问题,沐秋风从来都是寸步不让,而且非常激进的。 “不简单??什么意思?” 沐海顺眉头一皱的说道。 沐秋风叹了口气。 “你们知道,在意国,花间神社找上了他,第八使徒直接就折在了意国吗。” “花间神社??怎么
  • 0
    最致命的是,像这样的项目,腾龙地产还有三个。 而且都是近期就要开始拍卖了。 如果这三个,也被对手拍走的话。 腾龙地产完了。 董长明完了,甚至还有牢狱之灾。 就连陈浩海也难过这关。 因为腾龙的先期资金很多都是从光明银行贷款,陈浩海现在是一脑门子呆账。 而且云海四雄,各自在其他几个人的公司里都有股份。 就说现在屋子里在坐的这几个人。 陈浩海,陈楚生,甚至是唐颖后来也变成了腾龙的股东。 现在他们是在一条船上的人。 董
  • 0
    李虎冷冷的看着许正阳。 “滚出去。” 他肚子里有一口气,许正阳那样无视他就算了,关键是竟然压了自己一头。 自己刚刚升职,吃饭以后可以报销了,恰巧有陈萌家这件事,他就大包大揽的说帮他们出一半。 不管最后花多少钱,自己拿了f票,回去一报销,就立刻赚一半。 而且还能在陈萌面前装一波比,方便自己拿下陈萌。   结果许正阳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要上三楼,把他装的比压了下去。 如果他们现在走了,他就不能当场打许正阳的脸了。 自
  • 0
    此时小辣椒姚静静正被一群女孩围着叽叽喳喳的说什么。 看到喜报,连单车教练都跑来八卦了。 孙立超脸色极其难看的跑到前台,冲着姚静静冷着脸道: “姚静,那是我的业绩!” 姚静瞪了他一眼,她早就想到孙立超看到喜报第一件事就是来要业绩。 “你的业绩?不是你在这讽刺挖苦客户的时候了? 不是你嫌客户穷就当着面说你不想接待的时候了?” “你别给我说那么多废话!我再不愿意接那也是我的客户!该轮到我了那客户!” 孙立超有点女
  • 0
    成宝拉这一次正在搭讪一个女会员,悉心的教导人家的动作。 忽然看见姜丽丽气势汹汹,来者不善,顿时眉头一紧。 姜丽丽走到近前,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朝着成宝拉扇了过来。 她已经快要嫉妒死了,七毛多钱,她三五年也挣不到这么多钱。 这么大一笔钱竟然全都是成宝拉的,她怎能不气。 但是她身手很显然没有成宝拉好。 成宝拉反手直接拍在她手腕上,将她的手狠狠扇开! 姜丽丽已经气疯了。 “***还敢还手!” 一巴掌没扇成,反而感
  • 0
    “你什么意思!” 成宝拉秀眉微皱的问道。 “还能有什么意思啊宝拉,我就给你明说了吧,这业绩我可以分给你一半,只要你能今天晚上到我那,陪我喝杯酒,咱们什么都不干还不行吗?” 陈超呵呵笑道。 喝了酒还能什么都不干吗?这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和姜丽丽不一样,既然是人家的业绩,你还是赶紧公事公办吧。” 成宝拉清冷一笑,淡淡的说道。 陈超冷眼看了看成宝拉,低声威胁道: “你有点太不识好歹了成宝
  • 0
    “没用的东西,滚!!都滚!!” 沐家,回来报告战况的背头男,已经是鼻青脸肿,身上也绑满了绷带。 同样绑着绷带的沐啸庭愤怒的冲他们吼道。 背头男几人十分委屈的离开了。 “少爷,老爷那边儿快要开始了。” 一旁的管家安慰他说道。 “放出消息去告诉他,我们要动手去杀他了,我不仅要他死,我还有他活在恐惧当中等死。” 沐啸庭激动地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如果让老爷知道不太好吧。而且也恐怕他有防范。” 管家提醒道。 “那就
  • 0
    许正阳又和林祖贤聊了一会。 发现林祖贤只是看着成熟,但是也只比自己大一岁,今年才26岁,属于同龄人,而且似乎是单身。 从大学便开始利用奖学金创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可见其能力不凡。 而林祖贤也原本以为许正阳是什么富二代,但是一会聊天下来,也对他刮目相看。 这人不仅有着极强的个人魅力,还幽默风趣,没有有钱人的架子,实在是难得。 告辞了她们,许正阳直接进了健身房,去找成宝拉锻炼了。 但是不多时。 私人教练群里就炸
  • 0
    许正阳一激灵,回过头来,顿时一怔。 眼前是一个极品美女,她身姿婀娜,眸光灵动,精致的妆容恰到好处,尤其是她那微微扯起的红唇,让她清纯的气质中多了七分妩媚。 这个女人叫做林祖贤。 她是这家俱乐部的真正老板,据说也是白手起家创业。 年纪轻轻,就在云海省开了六家云海健身俱乐部,首创了智能服务的沉浸式健身体验。 在所有的健身房都在赔钱的时候,她已经靠智能服务在云海健身行业风生水起了。 这还是上次她恰好来这里视察的
  • 0
    在他们俱乐部,会籍接待到店客户只不过是个流程,但是卖卡是谁都能卖的。 扫地阿姨认识的人拉过来办张卡,也会给阿姨提成的。 “哎对!你自己卖不就得了嘛!” 卷毛顿时找到了机会,冲小辣椒说道。 小辣椒还是有些怄气的看着卷毛问道: “你确定不接是吧?” “这不算自然到访啊,人家这不是特地来找你办的吗!你非要硬塞给我干嘛呀。哎,你就找她办就对了昂!” 卷毛一脸讥笑的说着,最后一句话是冲着许正阳说的。 许正阳总是感觉这
  • 0
    第二天骄阳正午。 三台市护城河边,一辆车里,张阔和老婆正坐在车里四处打量。 交易时间是中午一点。 他们十一点半就到了,连午饭都没吃,就在这里等着交易。 车子停在河边,观死了车门的话,热得要死,打开空调,风里都带着一股河水的臭味。 打开车窗的话,秋蚊子又极其厉害,搞得他们两人烦不胜烦。 但是越来距离交易的时间越近,两人又舍不得离开,生怕错过了那一百五十块钱。 只能一边煎熬的等待着,一边骂着街。 “码的怎么还不
  • 0
    听到赵楠说完,张阔第一个蹦了起来。 “姐夫,这么好的事你哭什么!!” 他双眼已经开始放光了,原来这钱有来路,刚才他还多少有点肝颤,觉得这钱不干净,自己要是沾染上之后会很麻烦呢。 没想到竟然是收买姐夫的,只要这钱有来处就行,他就敢拿! “是啊姐夫,你看,这是你的本事啊,不就是卖一个技术文件吗!你有什么可纠结的!” 那个弟妹也是笑开了花,一个劲往张阔的身边凑,想要去摸摸那几个十块的巨额大钞。 她平时连见都不可
  • 0
    “报警吧。” 此时许正阳直接拿出了手机,冷冷的看了女人一眼,拨通了交管衙门电话。 听到报警俩字,这女人眉头一皱,愤怒的看向许正阳。 “**啊你!有你什么事啊!给我闭嘴!” 她狠狠的瞪着许正阳,眼神仿佛要吃人一样。 哪用打什么电话,许正阳还没接通,就看到不远处一个交通执法人员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这女人顿时直接嚷嚷了起来。 “同志你来的正好!我开车开的好好的,这傻缺急刹车,我这刚刚提的车就撞成这样了,他还
  • 0
    许正阳两人走出不远,就听到西华餐厅方向传来一阵鸡飞狗跳。 不多时就是一辆警车停在了西华餐厅门口。 成宝拉的手机顿时疯狂响铃起来。 不过成宝拉自然是不会接。 “这下估计她们以后更要把我当成死对头了。” 成宝拉按下静音,嘟着小嘴无奈道。 “不然呢?她们难道是把你当朋友吗?” 许正阳嗤笑道。 “……你啊,就算是有钱也不能乱花,干嘛全场买单啊,那得花多少钱。” 成宝拉不满的用手戳了许正阳一下。 许正阳无奈一笑。 不乱花
  • 0
    许正阳在那里买单,孙莉几人就对视一眼,相互冷笑。 她们这几桌,至少吃了有一分钱往上! 看看你今天怎么收场,不是喜欢装吗? 她们也不怕许正阳跑,毕竟成宝拉还在这呢。 回头看去,见许正阳在那里和前台小美女嘀嘀咕咕,手也向这边指来,最后完成了扫码动作。 她们几乎同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成了! 今天又白吃一顿,而且还在自己亲戚朋友面前露了面子。 过瘾。 看着许正阳略有些心疼表情的走了回来,她们别提多爽了。 刚要说什么
  • 0
    孙莉几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以前也用其他办法骗过成宝拉两次,骗别人也是常事。 她们就是拿捏住了成宝拉这种人面子薄的特点,简直屡试不爽。 这一次他们在西华餐厅吃完了,发现花的钱太多了,谁都不愿意出,也根本出不起,于是就想到了成宝拉。 没想到还跟着个许正阳。 许正阳看上去虽然不怎么有钱,但是得有信用卡或者支宝吧? 男人最看重什么?当然是面子。 今天管你有钱没钱,这单就着落在许正阳身上了,顺便让成宝拉出出
  • 0
    成宝拉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急切女孩的声音。 “宝拉啊,出事了,小美在西华餐厅出事了!” “什么!”成宝拉脸色顿时一变。 “你别问了,快点过来,都见血了!” 对方说完就直接挂断了。 成宝拉顿时脸色一白,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许正阳。 “还愣着干嘛啊,出租车!” 许正阳都听见了电话里的急迫,直接伸手拦住一辆出租,两人上车飞奔西华餐厅。 小美是成宝拉的好闺蜜,常去出租屋,虽然有点毒舌,但是心地不错,有一次还和许正
  • 0
    赵楠今年四十多岁,一个油腻的地中海男人,形象多少有些不羁。 但是能力是没的说的。 属于天域汽车元老级别的人物。 在天域汽车遭遇华南重创的时候,重金都没能把他挖走,算是天域汽车的技术部门顶梁柱之一。 到了今天,天域汽车如此辉煌,自然也没有亏待他,总部技术副总监。 不过今天回到家的时候,他脸上却多少有些愁容。 “才回来啊怎么,快,饭都做好了,就等你了!” 自从升了官,家庭地位这一块自然是没的说了,以前整天唠唠
  • 0
    许正阳说完,拉起成宝拉就要走。 唐颖冷汗都下来了!! 卧槽!拍在马腿上了? 唐颖这一番表现,其实都是想给许正阳留下一个好印象,她平时可是个察言观色极其厉害的人物,不过今天他面对许正阳,心里多少有些慌乱,竟然走了眼! 她顿时俏脸惨白,急忙解释道: “许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是我刚才不分青红皂白了,唐颖向您道歉!” 唐颖顿时挪到许正阳面前,把手放在腰间,屈身道歉。 典雅中带着柔弱,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实在是让人
  • 0
    孙胖子和宋佳两人还没走出许正阳的阴影,看到这个人却同时震惊。 这就是唐娜卡红的老板!上过时尚杂志封面,无人不知。 她是唐娜卡红云省总运营商,手中还攥着至少三个顶尖品牌的总经销,涵盖了女装,男装,奢侈品,不折不扣的行业女王! 几乎云省过半的高端制造商都仰其鼻息而存。 女老板点了点头,随后目光停留在许正阳身上,露出了高贵柔和的微笑,伸出玉手道: “许先生吧,我叫唐颖,我刚刚从陈哥那里回来,没想到就有幸遇到了
  • 0
    噗!! 在收银台正在喝水的一个导购小姐直接一口茶水喷在了电脑上,死死咬住嘴唇,手忙脚乱的擦起了电脑。 成宝拉也是差点笑出来。 宋佳却是面色一冷,恶毒的盯着许正阳。 刚才她还是冷嘲热讽,没好意思撕破脸,成宝拉最吃这一套了,成宝拉嘴笨,以前她们就没少这样欺负她,百试不爽,结果今天冒出来这么一个垃圾。 “你TM的哪来的穷B*丝!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成宝拉,怎么?不敢说话了?那么多富二代不要,眼高于顶,现在却找
  • 0
    啪! 成宝拉扎好头发,咬着柔软的嘴唇一巴掌拍在许正阳头上。 “还看,眼珠子给你抠出来。” 成宝拉毕业不久,目前在这里做健身教练,也多亏了她,身无分文的许正阳也经常来这里蹭练,连健身卡都没办,白嫖了一个多月了。 许正阳微微一笑,和她并肩往电梯走去…… 电梯里,成宝拉一脸不开心的嘟着小嘴,用脚轻轻踢着电梯里的护板。 “你怎么了?” 许正阳疑惑道。 “唉~还是业绩上那点破事呗,本来昨天那单应该是我的,他们又捣鬼,把
  • 0
    穿着西装的中年人显然没听懂许正阳的话,以为是玩笑,硬生生挤出了一丝微笑,随后微微躬身,冲许正阳小声的说道: “当然不是,恭请先生上车细聊吧,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 周围的确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但是很多吃瓜群众现在再想看许正阳,挡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一身黑衣的特J。 许正阳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是能看清形式的。 估计自己不跟他们走是不行的。 许正阳只好清了清嗓子,拽着自己的两个布包站了起来,跟着行长往外走
  • 0
    嘶!~ 一阵凉风袭来,许正阳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 他此时正坐在银行大厅等着办理业务,竟然打起了瞌睡。 【新世界加载完成,全球物价下调一百万倍。】 【只有您的总资产不变,当前资产为:215万3795元9毛3分,已存入系统。】 215万? 噢,之前自己卖掉投资的房产那笔钱到账了,那自己可以东山再…… 等等! 系统? 许正阳再次打了个激灵。 这次他睡意全无,彻底精神了,猛地甩了甩头直接站了起来。 刚才那绝对不是幻听,那是清晰的,有逻
  • 0
    此时的许正阳在众人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油腻男强忍着腿上的剧痛,大脑已经是一堆浆糊了,无边的恐惧让他只能夺过碗猛地灌了起来。 “怎么回事!” 此时一队人排众冲了过来,大声的呵斥着。 “他袭J!!把他按住!” 见到有衙门的人过来,地上被打倒的那几个便衣顿时指着许正阳恶狠狠的嚎了起来。 但是后来的这几个人是前面这几个便衣叫的支援。 他们可不是沐王府的人。 而且三台市周边的市区,不认识许正阳的可太少了。 这人一
  • 0
    许正阳一愣。 “林老还有能用得着我的地方吗,如果您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可能也很难帮上什么忙。” “哈哈,帮得上,帮得上。” 林老摆了摆手。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三台市是铁板一块,而且是一块非常干净的铁板,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过奖了。” 许正阳微微一笑,他大概知道林老想要干什么了。 “有些话,我们就开门见山了,文山市的下水道,老鼠实在是太多了,肮脏不堪。 文山是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这一次回来定居,也是想要在
  • 0
    文山市,君城酒店。 文山市的君诚酒店并不是五星的,但是也算是陈楚生在隔壁市比较大的一个招牌了。 许正阳来了之后自然就落脚在这里。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刚到了这里,就有人来请。 而且是一辆J车,一个身材笔直,气势不俗的人。 许正阳见到这人的时候,竟然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意思战场上才有的那种杀气,那锐利的眼神仿佛一把尖刀。 “林老想要见你,麻烦跟我走一趟吧。” 这人声音冷淡,虽然加上了麻烦俩字,可还是显得有些盛气
  • 0
    这一脚正是向着许正阳侧脸踢来。 可以看得出俊美男子下盘极稳,但是许正阳冷笑一声,抬手随意挡在了俊美男小腿上。 一股恐怖的力道传来,虽然让许正阳微微震了一下,但是他还远远无法撼动! 俊美男子大骇。 他没想到刚才那女人,许正阳是怎么打的,现在就怎么打自己。 自己全力一脚,许正阳硬接下来,竟然无法撼动? 人家这就是摆明了告诉你,你跟我不在一个档次。 趁他震惊瞬间,许正阳毫无花哨的一拳直挺挺的打向俊美男子胸口。 即
  • 0
    当时人家萧长然已经在想办法,黑狗给了30分钟准备船只,在这30分钟之内人质是绝对安全的,把人质全杀了那不是自掘坟墓吗。 更何况退一万步讲,萧长然就是不做判断,或者是判断错误,那也轮不到你一个陈家人来做判断。 更不用说不顾萧长然的命令,公然抗命的执行了进攻计划,导致了数个队员受伤,人质死亡。 这女人简直是愚蠢之极。 现在竟然说一句轻描淡写你赢了,就想要蒙混过关?? 萧长然只是看着她的嘴脸冷笑一声: “我不知道你
  • 0
    陈美心大怒,直接下达了命令:“开火!” 陈家人顿时将枪口对准了黑狗帮的几个兄弟开火。 一时间子弹如雨,在林间穿梭。 不得不说,黑狗帮的这几个人,虽然只是亡命之徒,但也不知道是气势上占优还是地形上有利。 陈家人十几个在射程之内的人竟然被这四个人火力压制了。 而且黑狗这帮人可不是乱打。 他们的枪法着实不错,也许是平时他们接触热武器真的比陈家人这种正规J还要多,所以更加的得心应手。 陈家人竟然瞬间就有四五个被打伤
  • 0
    陈家,其实也就是三台市的特J。 是暗中布置在三台市的官方势力,平时以家族的形势存在三台市,拥有着城市防爆的武器装备。 平时也是以家族的形式训练,受到严格管控。 关键的时候是直接归三台市衙门领导的。 萧长然亲自带队,直接就追到了丽水县的边缘。 丽水县,背靠着丽水河,丽水河的地理位置十分微妙,错综复杂,向东河林茂密,当地人也不能随便进入,危机四伏。 如果乘船逃到了里面,的确是有机会逃脱的。 路上萧长然一直关注着
  • 0
    黑狗顿时点了点头。 “好!好!!” 他刚才说的那些话,的确不太容易骗的了人。 他们只有十来个人,人家有多少人? 就拿第一步来说,如果笑面虎不在乎他女朋友怎么办?直接叫一群人过来包围他们怎么办? 黑狗没有更好的办法直接查到幕后的最大老板。 究竟是陈楚生还是另有其人。 他无从得知,而且时间也不允许他查来查去。 现在只能这样放手一搏,这一去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俗话说秦桧还有仨朋友呢,黑狗混了这么久,身边只有这十几个
  • 0
    “倒胃口!” 看了一眼疯狮的尸体,许正阳看向陈一峰,带着一丝戏谑。 陈一峰知道这是许正阳在向他炫耀。 “我承认,你说的对!” 陈一峰这人就有这一点好处,只要他真正的佩服,就不会端着自己的脸面。 “知道对就好,走吧,跟我们出海喂喂鲨鱼。” 许正阳起身。 陈一峰跟着许正阳,才知道许正阳有多么的恐怖。 他连如何处理尸体都想好了。 不知道许正阳什么时候租了一条船,穆胜将船开了过来,许正阳亲手拖着疯狮到了船上。 几人乘
  • 0
    果然,等了大概只有三十分钟左右,远处的海边出现了一个男子。 不紧不慢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一张亚洲人的面孔,却染了一头金黄色的头发。 头发都有一指长短,显得十分飘逸。 他身上的肌肉更是健壮宽厚,衣服下面蕴含的是恐怖的力量感。 这人如同海边一个散步的旅人,脚下没穿鞋,裤腿挽起走在沙滩上,神态轻松。 但并不掩饰的朝许正阳等人这边看来。 “来了!” 陈一峰顿时紧张了起来,他一双眼睛变得雪亮,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开局物价贬值百万倍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