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绝仙古吧
关注: 0 贴子: 32

  • 0
    姬明渊潇洒从容,一头秀发飞舞,清秀俊帅的脸颊,向前走去! 龙瑶原地未动,楞楞的看着姬明渊。 一路向上,姬明渊弄了点水,洗把脸。 “呼……”姬明渊洗把脸,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身心舒畅。 解下腰间的葫芦,往里面吸了点河水。河水清澈见底,纯净无染,可以直接饮,喝下感觉其清爽,畅快淋漓尽致,一扫疲惫感。 河水汩汩,古树参天,青苔遍布,清晰自然,让人倍感舒适。 “今天异常的安静啊!”姬明渊道。他一直保持警惕,
  • 0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姬明渊刚想来几句大战之后的豪言壮志,余光中看到了一头高大威猛的白纹虎走了过来,那身躯高达五六丈,一双琥珀般的虎瞳晶莹剔透,眼神如寒冰般冷厉,杀气腾腾。气势凌人,威风凛凛,让人生畏,犹如有一种万兽之王的气息,姬明渊转身就跑。 “这气息得灵纹境五重吧?”姬明渊一边跑,一边道。 刚刚那只白虎气息阴沉,浑厚如深海,实力远超自己,有灵纹境五重的修为。其实力稳重,在它面前,姬明渊只有跑路
  • 0
    一路向前,逆着水流往上游走去。 圆圆的鹅卵石铺满河边,水不深,水澄澈见底,鱼儿在水下悠闲的游来游去,相当的悠闲自在。 清风吹过,水面掀起一道道涟漪,树梢沙沙响!让人神清气爽,身心舒适。 “道家有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即宇宙万物皆为一!恐怖的言论,可细思却有几分道理。”姬明渊道。 万物息息相关,彼此相连,看似毫无关系,却又有难以言语的联系或相似。 “而又言,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即大道至虚
  • 0
    南边! 就是他们这一边方向。 “当年我掉入河中,被一路冲刷下来,最后落入水潭中,惊险环生。”姬明渊回忆道。 当年他被一群神秘强者追杀,失足坠入奔腾长河之中,险象环生,然后一路沿着长河几经周转,最终进入这古城之中。掉落到那瀑布之下的水潭之中,他养了两个多月的伤。伤势之惨重,就连他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活着,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此去一别,不知几时才能回来,你一路小心。”白叔道。 “不会,我就出去看看便回
  • 0
    老酒鬼这才心满意足的坐回到位置道“你从小就不爱争斗,本是他人的过错,你都不愿去争辩,最后全怪罪到你头上。” “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多读两本书?”姬明渊淡然一笑道。 时光匆匆流逝,十年不过刹那! 何必浪费时间去过多的争辩那毫无用处的是非对错?反正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一笑而过,什么事都没有。 “你小时候,二狗蛋把他娘留着孵小鸡的鸡蛋偷吃了,硬赖说是你偷吃的,结果人家把你骂了一顿!” 姬明渊回想,那会是挺惨的。
  • 0
    银白长剑,剑指苍穹,光芒璀璨,照耀四方。 “好剑!”姬明渊笑了笑道。 精致的剑齿,剑身其纹路精雕细刻,巧夺天工,其工艺造诣之高深让人叹为观止。此剑必定是耗费了不少精力去铸造,还有后面的细心滋养,孕育。 “传闻剑达到一定程度,便会孕育出剑灵,倒也有几分道理。”姬明渊轻声道。 古籍记载,灵剑滋润到一定程度就会孕育出剑灵,而且剑灵之强大让人难以想象!虽是传闻,姬明渊也不曾见过,可现在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手中剑的
  • 0
    两人并肩而行,漫步在街道上,姬明渊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衣,是叶倾婉刚才去做衣坊给他买的。 “又让倾婉姐姐破费了!”姬明渊尴尬笑到,他本想直接穿叶倾婉送的成人礼服,可叶倾婉执意要再买件新的给自己。 “别客气嘛!”叶倾婉笑了笑,笑靥如花,美丽而爽快。 随后两人逛了一天!大包小包提着。 姬明渊有伤在身,叶倾婉本想帮他提着些东西,可惜姬明渊不愿,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个男人,怎么能让女人拿东西,然后……就把自己拍得咳
  • 0
    赵庭晟鼻青脸肿,左眼圈一圈红紫,早已没有那个神风俊朗的赵小将军模样,胸前虎头盔甲被自己鲜血染得猩红刺目。腹部的盔甲更是被打得凹陷下去,一个拳印在其上面,还沾着血。 “他打赢了?” “越阶打赢了天资卓越的赵庭晟?” “好强啊!” 就连古仙阁的弟子都为之动容,惊叹不已! 有些人晕眩,这画面太不真实了。那个如日中天,睥睨天下万物的赵庭晟竟被个小乞丐所打败?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姬明渊今天一战惊艳全场,
  • 0
    “来!让我看看你所谓的强者有多强!”姬明渊低吼,清秀的脸颊上眉头一皱。 “切!”赵庭晟刚才被姬明渊接连低吼,呵斥他都有点失神了,现在回神稳住身心,冷声切了一声。 “**,你这是玩火自焚!”赵庭晟声音压抑着道,下巴微微抬起,俯视着姬明渊。居高临下般地看着他,鄙夷,漠视的道。 “来!”姬明渊声音渐冷道,赵庭晟那漠视生命,天下唯我独尊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当初在天梯之上将自己打落,俯瞰而视,现在依旧如此。
  • 0
    转身而望! 一个挺立的身姿挺立的少年站在那里。 银白色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盔甲,手臂的盔甲上雕刻豪迈,霸气的虎纹。肩膀上的尖锐的虎爪绷紧着,如龙爪般的苍劲有力。银色虎纹腰带紧束腰。胸口一只虎头面孔狰狞,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万兽之王的气息弥漫,尖锐的獠牙仿佛能撕裂一切,那一双虎哞杀伐气息流露。 盔甲之下,一身红衣鲜明,艳丽,如血般猩红,战靴踏步而行,沉稳如虎步,腰间一柄暗红色长剑血光闪耀。 如此年少,便有了
  • 0
    “这种低劣的激将法很幼稚!”姬明渊笑了笑道,平静的看着他,对他身旁的两个男子视若无物。 这男子无非就是想逼得自己出手,而后和自己单挑,大庭广众之下镇压自己,而叶倾婉不能出手。 姬明渊淡笑,他看得出来,三人与那个漂亮的女子实力都不凡,可估计没有叶倾婉高,要不然也不至于对她如此忌惮,到现在早已被她逼迫再三也还未出手,既然打不过厉害的,就来欺负自己? 姬明渊刚刚并非是怕他才露出呆泻,只是惊讶这头脑简单,四肢
  • 0
    “是我失态了!”姬明渊笑了笑,指尖抹去泪花。 他很感触,触动心弦,多少年不曾流泪,现在还是忍不住流泪,并非悲伤,而是感动! 他在老酒鬼和叶倾婉身上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那是真心实意的感情。 虽非血浓于水,可此情若亲情。 “乖!姐罩你!”叶倾婉笑了笑,很豪迈的左手持着盒子,右手跨过姬明渊肩膀环过,与之一副好兄弟的架势。 姬明渊笑了笑,跟叶倾婉在一起并不会有什么的不适感,她很温柔善良,让人很安心。 “嗨!这不
  • 0
    两人走在街道上,并肩而行,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郎才女貌,皆白衣飘飘,风仙道骨,仙气洋溢。 姬明渊虽没有七尺有余,可也身姿挺硕,英姿飒爽,少年正气凛然,眉清目秀,温润如玉,眉宇间透露着一股柔和之气,让人看起来极其舒展。 引得不少女子侧目而视,和身边的同伴持洁白丝绢,牡丹雕绣的纨扇半遮脸,羞涩遥望。 而叶倾婉也差,虽平时低调,可那倾城容颜让多名门贵少,天才少年为之动容,从而沦陷。 这座古城极其巨大,高
  • 0
    “姬明渊!”叶倾婉惊叫。 姬明渊被赵庭晟打得倒飞,毫无抵抗的被轰了下来。 阶梯下的一堆人也是震惊不已,没想到会发生如此突变,让人瞪目结舌。 “轰!!!” 姬明渊如同一颗炮弹,直接一声轰隆,被打到阶梯下。 “啵……” 那娇小的身影浮现在山门之下,古仙阁牌匾垂落阵阵涟漪,银白色的霞辉将他笼罩。 他漂浮在那里,双手无力的下垂,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此时在挣扎着,无力的望着那阶梯之上的那个身影。 “为……什么……”姬明渊
  • 0
    仅仅一道灵纹浮现,镇压在姬明渊,他这才慢了下来,步伐沉浑了下来。 与之相比,站在四十几阶的少年少女都有数道灵纹镇压着他们,甚至有的发出如金属般的铮锵声,而有的甚至发出道道涟漪,震得他们磕血。 穆梓晴浑身被红色灵纹密布,赤红如血,浓重压抑,璀璨夺目。 只能摇摇看到脚下一双靴子在艰难慢步,汗珠滴落到银白色石阶上。 砰!!! 最后一步,穆梓晴摇摇晃晃,向前迈步,一脚踩踏而上。 一百阶梯! 达到了! 她领先众人,在
  • 0
    那个古仙阁弟子被女子呵斥得胆怯,一脸担忧的看着女子。 “道歉!”女子冷声道,眼眸冷厉如刀,势要把他撕裂。 道歉? 男子震惊,让他堂堂一个古仙阁弟子和一个小乞丐道歉?他颜面何在?这要是传出去,绝对会沦为同门的笑柄,饭后谈资。 “叶师姐,我……我错了。”男子低声道。 略微尴尬,低头丧气,声音服软了。 他对小男孩很冷漠,言语辱骂,可在这漂亮女子面前却如此胆颤,让人难以置信。 一堆长辈往了过来,略微富有兴趣的的看着。
  • 0
    天梯考核继续进行着,一堆少年少女在蹬梯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炷香之后,人群已经慢慢被分开。 有的仅仅数阶,就早已狼狈不堪,汗流浃背,连步伐都沉稳了很多,犹然有一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有的已经已经达到二三十阶,在那里继续漫步向前着,挥洒汗水,双眸凝视前方。 而有的已经到达四十几阶,有的更是达到了五十几阶。 最前面的一个紫衣少女愣是达到了六十三阶了,领先众人,震惊天下,把身后一大堆的人都甩在身后。 一个女生,
  • 0
    人流涌动,人声鼎沸,一片喧嚣。 阶梯下汇聚着大量的人,黑压压的一片。 一个个跃跃欲试,眸子发光,很欣喜。 其中不乏衣冠楚楚,气质绝佳的年轻翘楚。 抬头挺胸,意气风发,自信而从容。 他们汇聚在银色阶梯之下,在一道楼门前。 这仅仅是古仙阁的外山门。 这门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凡,就好比是龙门,鲤鱼跃龙门,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银白色的石柱,数十米之高!高耸坚挺,霸气侧漏,数百年过去依旧如故,一尘不染。。 石柱上雕刻着
  • 0
    (看书之前养成个好习惯,先点个收藏呗?在此谢过少侠,女侠了!ヾ(≥∇≤谢谢≥∇≤)ノ) 阳光明媚,天地万物生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香。 空气中浅白色的雾气缥缈,神秘而虚无。 繁茂的古树高挺粗壮,树梢轻轻摇摆,随风而动。 枝干上一只碧蓝色的鸟,幽红色的双眼,羽翼光滑如丝绸般的光滑,尖锐的嘴在梳理着那漂亮的羽毛。 高耸入云的瀑布垂落三千尺,汹涌澎湃的水从天而降,轰然而下。气势恢宏而磅礴。 瀑布下是一个巨大
  • 0
    日月星河转动,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姬明渊一掌轰出,天地寂寥,万物寂灭,一切都要化为腐朽,妖帝被轰得大口咳血,妖帝之血洒满宇宙,把时间场合都给截断了! 妖帝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在远处重新凝聚出肉身,神魂归位,双瞳一冰冷,天地都要被冻结住,他冰冷道:“姓姬的,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不过今日你休想逃跑,今日必定要你死在这!” 吼! 远处的魔皇出手了,他变出本体,化身一头漆黑的真龙,浑身黑色龙鳞覆盖,坚固不朽,万法
  • 0
    喝酒的老者,强大的剑光! 除了老酒鬼,还能有谁? 姬明渊心中一暖道:“没想到老酒鬼回去给我出气啊!” 老酒鬼说他要忙,很难再见到他,除非是自己找到媳妇才行! 想了想,姬明渊发现自己确实是找到媳妇了啊! 姬明渊想了想道:“下聘书是不是得让老头子帮我去啊?” 这下聘书要家人去,还是要自己去? “比赛准备开始,来抽取自己的对手!” 一道冰冷而好听的声音响起!是齐琴的声音,时间到了,棋圣战要开始了!大家也都不聊了,
  • 0
    还是三局两胜! 姬明渊已经赢了一局,只要再赢一局就能赢了! 这一局下得非常的激烈,那少女若是输了这一局就要被淘汰了,所以她吓得非常厉害,简直把浑身解数都施展出来了,把姬明渊搞得有些无奈! 姬明渊心中笑道:“这姑娘还真是不服输啊!” 神仙姐姐淡笑道:“一切都如此!” 姬明渊笑道:“那她只会输得更惨!” 神仙神仙姐姐道:“汝看出来了!” 姬明渊点头道:“这是一个有点,也是一盒缺点,还会是一个很致命的缺点,在高
  • 0
    那少女气得手抖,银牙紧紧的咬着,一双眼睛瞪大,死死的等着姬明渊,好似想用眼神杀死他,最后道:“好,本姑娘钱多得是,区区一万两黄金不过是本姑娘一个月的零钱罢了!” **就要装完! 啪啪啪! 姬明渊拍手笑道:“姑娘豪爽啊,不愧是女中真豪杰,巾帼不让须眉啊!区区一万两黄金算什么?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 一堆人诧异,心中浮现了一个疑惑:“这家伙居然还会夸人?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啊?” 然后姬明渊接下来的话,让大家明
  • 0
    那战斗废墟在古城和棋圣书院的沿途上,而姬明渊就在前不久得罪了天丹塔的人,所以大家都认为是天丹塔的高手出动和姬明渊战斗而留下的痕迹!当然也有人觉得可能是四皇子所为! 姬明渊笑了笑,伸出一个手来,把大家搞得一脸茫然! 这小子又想搞什么? 有人问道:“干嘛?” 姬明渊淡笑道:“我这是独家消息,你们想知道不要钱买啊?不要一千两黄金,也不要一百两黄金,此刻只需要九十九两黄金,买到就是赚到,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众
  • 0
    姬明渊不知道这男子施展的是什么级别的法术,不过应该不会超越到至尊境,跟青帝诀还是差了不少,虽然青帝诀是一招没有完善的帝法剑诀,却也强大得无可睥睨! 男子输在了宝术上啊! 男子闻声,这才自嘲地笑了笑,道:“我输了!” 帝法? 没想到他拥有帝法?要知道他们天丹塔连一本残缺都帝法都没有,也就基本仙法! 姬明渊笑了笑道:“那再见了!” 说完姬明渊转身就跑! 认输? 认输就好了! 刚刚那男子威力汇聚强大的力量施展最强一
  • 0
    男子也不隐藏了,反正正血祭结界一布置下来,要么是姬明渊死,要么就是他自己死,不过他不觉得姬明渊能活下去,所以也没必要隐藏什么了! 姬明渊负手而立,尽显儒雅,淡笑道:“你们天丹塔好歹也是天下第一的炼丹宗门,没想到如此厚颜无耻啊,小的打不过我便来老的,怎么?我要是杀了你,还会再来个老不死的?” 男子冷笑道:“若只是伤了其他弟子倒也是没事,谁让你非要挑药浮云打,还把他打成了重伤,让我天丹塔在江湖上名誉扫地
  • 0
    那龟壳飞了出来,随后就绽放出了一道龟壳虚影,晶莹剔透! 轰! 那剑轰在那道虚影之上,山河震动,古树激烈摇晃,漫天树叶纷飞漫天,可怕的一道道涟漪激荡四方! 一声巨响,姬明渊的木剑炸裂,一道道裂痕直接蔓延到剑柄上! 男子把龟壳收了回来,这一看他懵了,他的龟壳其他完好无损,但是龟壳中间被刺穿出一个拳头大的洞来! 这件法器毁了!无法修复,再用下去很可能会害死自己! 他一阵心疼! 这法器是他从一个高手那里得到的,还
  • 0
    姬明渊大手一挥,他炼制出来的那条龙飞出,龙身上成百上千道符文交织在一起,有金色,也有血红色,散发洪荒之气,坚固不朽,气势凛人! 轰!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山河在剧烈震动,巨响震动寰宇,漫天缥缈白云被震得烟消云散,有没有横飞数千丈之外,法器直接飞回到了他衣袂之中! 那黑衣男子笔直第站立一棵古树的树梢上,看着远处的可怕力量浩荡的天空诧异道:“什么法器,居然抵挡下了我的绝杀一击?” 说完,那被震开的剑飞回来在
  • 0
    在齐琴身前是一个大木盒,木盒上端是一个圆口,他们需要伸手进去抽签,来挑选对敌的对手! 伴随着她声音落下,一堆人相继去抽了,随后便去自己的位置,寻找自己的对手了! 有人兴致勃勃的去到自己的棋盘上,可看到自己敌对的人就面如死灰,抱怨自己手气臭;有些人看到下棋的对方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也有人平静无言的! 萧残霜笑了笑,道:“我先来!” 姬明渊点头!萧残霜上前,把手伸进去拿了一张纸出来,随口打开看了眼,是十五号
  • 0
    回到客栈,姬明渊和雪月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直接开始点菜吃饭,没一会!桌子上就摆放满了香气扑鼻的菜,还有一坛坛的好酒!打开酒坛,酒香四溢,让人陶醉,让人沉沦! 姬明渊直接把酒坛打开,酒香扑鼻而来,直接给自己灌了两口,浑身疲惫一扫而空,就好像给自己喝了的不是酒,而是吃了几颗仙丹妙药一般! 姬明渊豁然笑道:“爽啊!一酒解千疲!” 雪月瞥了眼姬明渊道:“下次别赌了!” 姬明渊点头道:“知道了!” 这方式确实赚钱快
  • 0
    萧战捂着脸,一脸的委屈! 他和萧阳两个人在那,以姬明渊一巴掌抽过了的方向,理应先打到萧阳的,没想到萧阳眼疾手快躲开了,结果那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自己脸上! 疼! 萧战感觉自己下巴都要脱臼了! 姬明渊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抱怨道:“大白天,你们吓什么人?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这还好是碰到了像我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只挨了一巴掌算轻的,要是碰到那种脾气暴躁的,一剑你们就没了
  • 0
    亲爱的各位吧友:欢迎来到剑绝仙古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