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符仙吧
关注: 2 贴子: 45

  • 目录:
  • 0
    巨蟒扭曲着那满是金属质感的庞大身子,一双青铜打造却极其灵动的蛇眼闪着森然之芒,下一刻就见它巨大的三角头颅高高一昂,庞大的身子顿时犹如离弦的箭矢一般,直直的射向了季辽和乾龙舞落下之地。 “轰!” 便听一声轰隆巨响,大地轰然一颤,巨蟒落下之地猛然爆炸,漫天碎石雨点般翻飞向了天际。 “逆...” 季辽的声音在烟尘里响起,紧着便听一声嘹喨的凤鸣响彻天地。 “嗷” 虚空中猛的现出一个充斥着轮回之力的金色漩涡,一只体态足
  • 0
    机械傀儡萦绕着白光,与其手里的仙剑融为一体,接着她单脚一踏,身子骤然化作一道剑芒直奔着季辽而去。 季辽单手一招,轮回金沙顿时在身前凝聚,再次化作了一张盾牌挡在了身前。 只见季辽令手迅疾无匹的一翻,纯元符立即在身前闪现,待身前盾牌化去了机械傀儡凌厉的剑意之后,季辽抬手一点。 他身前的盾牌立即在中心退散而开,露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圆洞。 “去!” 季辽轻斥,令手的符箓立时脱手而出,咻的一声打了出去。 他这一套
  • 0
    虽是机械傀儡,但其实力已不亚于任何一个须弥境修士,甚至可与季辽乾龙舞这等须弥境顶尖的修士抗衡,而这正是傀儡师的恐怖之处。 密集的破空声响彻天地,在横贯天幕的火焰龙卷里四射激荡,所过之处火焰龙卷化作漫天火雨崩散开来。 乾龙舞一摇手上折扇,折扇的表面亮起赤金光芒,紧接着火焰龙卷发生了转变,那无形的赤炎变作了有形,厚重凝实起来,转眼之间便转换了属性,变成了坚若铁壁的金之龙卷。 噹噹噹噹噹。 密集的火星在金之
  • 0
    那艘飞舟来路不明,不过凭借那张险些让季辽和乾龙舞都着了道的大网来看,那艘飞舟上的人绝对非同小可。 眼下相距传送地点还有一些距离,可身后那两个追击的女子速度极快,照这么下去根本撑不到传送地点他们两个就得被追上了。 思及至此,季辽散开了神识,越过无尽长空,向着身后的两个女子一扫而去。 片刻之后,季辽收回神识,心里滴滴轻语,“只有须弥境么。” 这两个女子倒是不足为虑,不过季辽又哪知道那艘飞舟上还会不会有更加
  • 0
    灵感很匮乏,不会让大家久等,明天会更新,而且半个月左右,我会恢复两更。立字为证。
  • 0
    季辽皱眉在那艘飞舟上停留了稍许,收回了目光,对身边的法印和奎洪说道,“不要管他,我等做自己的事便好,他应该不会主动找我们麻烦。” 与巫族相遇的这种事,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他们已遇到了很多次了,他们虽是惊讶这艘飞舟的气魄,不过并没太多慌张。 “这艘飞舟的等阶不低,法印收拢气息,不要露了马脚。”奎洪说道。 矮巫族委派他们做的事乃是隐秘,否则也不会找他们两个与巫族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去做,所以他们虽说规定好了路
  • 0
    龙楼仙域、乌桓部落。 乌桓部落位于龙楼仙域的边际附近,整个部落不大,加在一起也不过三五千个巫族人的样子。 但因其地理位置的原因,在方圆数千里内能与他们部落抗衡的部落却也寥寥无几。 巫族人生活的方式与人族不同,他们身形大多高大,故而他们居住的地方几乎见不到低矮的木质屋舍,而是一种圆形圆顶,造型古怪的巨大孢子。他们也不依山而居,大多喜居在青草茂盛,水脉丰富平原地带,放眼望去连成了一片,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 0
    法印和奎洪刚刚站稳,就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紧接着一股飓风席卷而来,大地也随之晃动了两下。 他们二人相视一笑。 “这两个家伙一直都有留手,看来你我离开迫使他们不得不使出全力了呀。”法印负着两手,挑着嘴角说道。 来此之前法印和奎洪早就安排了路线,这次遇到鬼灵妖木着实是个意外。 以他们二人的修为,区区一个鬼灵妖木倒不足以要了他们的性命,不过想要脱身也极其麻烦,所以方才他们两个还真是使出了全力了。 奎洪
  • 0
    一身古铜色皮肤的季辽,不知道被声浪卷出去多远,就像被扔出去的石头,在无尽虚空里翻着跟头。 过了许久季辽身体翻滚的势头才渐渐减弱,季辽周身铜皮龟裂,已是满脸鲜血。 他勉强稳住身形,胃里瞬间翻涌,因不知道翻滚了多少圈,一种想吐的感觉猛然传来,只是还没等他吐出来,下一刻他身体猛然下坠。 季辽一惊,在腰间储物袋一拍,一张中阶中品符箓出现在其手中,正是踏云符。 他双手一搓,灵力灌入符箓之中,符箓瞬间溃散开来,化
  • 0
    一脚踏入甲板,季辽立刻就感应到甲板一处正盘坐着四个老者,这四位老者微闭双目,周身散发着浓郁的法力波动,显然不是纳气期的修为。 季辽瞳孔一缩“筑基期!” 在这四位老者中间,竖立着一杆一人多高的小帆,小帆的两面画着诡异的咒文。 “公子,这四位前辈就是城主府的供奉,负责开船和保护我们的。”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季辽身后响起,正是一同跟上来的丫鬟。 “原来如此。”季辽点点头,移开眼睛,看向如同一座凡间城池的楼宇。 这
  • 0
    这二人一男一女,男的大约二十多岁,长相俊美,剑眉星目,他身材高大,身穿一身赤色道袍,左胸处绣着一个大大的“紫”字的图案,在其身后还背着一个赤色的葫芦,这葫芦极大,有半人多高,在其面上还铭刻着几道横贯葫芦表面的符文,一看就不是凡物。 那女子双十年华,气质绝尘,犹如坠落凡间的仙子,她身穿一身水蓝色绫罗纱裙,身材高挑,肤如凝脂,一头长发披肩,其上插着两支水蓝色玉钗,这女子长相绝美,一对柳眉下是一双如水般
  • 0
    这些时日季辽不停歇的赶路,到了天堑城之后终于可以歇一歇了,他没出门闲逛,选择了在房内静心打坐修炼。 眨眼间时间过去了八天,距离客舟开船还有两天的时间,在这天晚上,季辽手里拿着一张金灿灿的卡片。 这是白宁足足花了八天的时间,才买到的高等船票,没办法,距离开船的时间越近,去买票的人就越多,似他这种普通凡人在没什么关系,想买票自然就会慢一些。 季辽也没亏待了白宁,再次给了白宁二百两银子,就让他离开了,不过告
  • 0
    半个月之后,季辽的身躯出现在一条林间小路之上,他信步而行,似在游览山间景色。 没过多久,林间小路便通向一条宽阔的官道,官道车水马龙,贩夫走卒,人来人往极为热闹。 又走了里许的距离,在官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城池。 “这里就是天堑城了。” 天堑城是仙北最边缘的一座城池,虽属风雍国的势力范围,但却独立于仙北地界之中。 仙北与神东的两千里天堑,所说的可不是长度,而是宽度。 其长度横跨整片凡云大陆,根本无法估计
  • 0
    一棵生在崖壁的巨树在风中狂舞,就见它那如柳枝般的枝桠天女散花般飞扬,挥动之时发出一声声犹如刀锋割裂空气的锐鸣。 “轰轰轰轰轰。” 就听一连串的爆炸轰鸣响起,一团团宝光在巨树之上亮了起来。 法印周身盘旋着一枚亮着盛烈光芒的方形铜印,把他护在了当中,与密集扫来的枝桠疯狂碰撞。 诡异的是,那看似手可折断的枝桠坚硬如铁,与铜印碰撞之时都会引得一圈圈刚猛的气劲席卷,完全没有损伤,甚至还要胜过法印的法宝一筹。 “这
  • 0
    季辽的脑中已经有了季云霄的制符心德,与季家典籍两相结合之下,季辽对中阶符箓的理解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季辽参悟着典籍,典籍中的每一步他都细细的记在脑海里。 过了许久,他放下手中典籍。 手中蓝芒亮起,提笔将灵气灌入其中,在丹砂上轻轻一点,笔尖立刻便染上了一点鲜红。 他又在符箓上轻轻一点,立即在符箓上留下了一个红点。 季辽眼睛金芒闪动,看着符箓中的灵气走势,只见此刻符箓上白光流转,渐渐的旋转起来,如漩涡般,向
  • 0
    季辽一拍身边桌案,周身当即蓝芒大盛,纳气三层的修为轰然爆发,一股恐怖的灵压瞬间弥漫开来。 在场凡人均是脸色一白,距离季辽较近的显王与他儿子,更是口吐鲜血,蹬蹬蹬的退后十几步。 “怎么可能,纳气三层!”中年汉子脸色一变,骇然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没想到这个看着不起眼的少年竟然比自己还高了一个境界,心中是叫苦不迭。 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单手向着季辽一指。 漂浮在半空的小刀,瞬间灵光大放,化作一道绿芒冲向季
  • 0
    季辽在一个下人的指引下,来到一个高门大户的府宅前。 只见这个府宅极为阔气,占地足有数十亩的面积,在俩人多高的围墙外,隐约能看到里面华丽楼宇的琉璃瓦顶,显得极为华丽大气! 季辽走到大门前,在大门上立着一块巨大的金漆匾额,上书三个大字“显王俯。” 在其门口有八阶石阶,石阶两侧站立着两个手持长枪的兵卒。 季辽眼睛微闪,随即抬步走去。 “站住!” 两个兵卒立刻将手中兵器一横,拦住了季辽的去路,凶狠的瞪着季辽呵斥道
  • 0
    翌日。 季辽和乾龙舞一行人在日暮刚起的时候便出了余夜城,然后架起遁光直奔着他们这次的目的地碎皇庭而去。 巫族共有三皇族,碎皇庭便是巫族所在领地的皇庭,补天神树一直在修罗皇的手里,故而这次补天神果成熟一事便在碎皇庭举行。 他们四人化作四道遁光在数万丈的高空穿云破雾,只见他们四人穿着同样可遮掩气息的黑色斗篷,季辽和乾龙舞以及法印为了掩藏样貌,更是带上了一面遮盖了整张脸的青铜面具,如不仔细探查倒还真的发现不
  • 0
    张云瑶一直默不作声的观察着眼前的男子,见他睁开眼睛本想说些什么,不曾想,这个男子发现自己东西不见了,立刻就换了一副表情,尤其是那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种年龄的眼神,张云瑶与其对视一眼,突然一股凉气在后背升了起来,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听到季辽的问话,张云瑶勉强的笑了笑“这位公子,小女子见您衣服脏乱,自作主张让下人拿去洗了。” “诶呀,臭死了,真不知道那个人身上的东西是什么,怎么那么臭。”就在这时翠儿的声音
  • 0
    见体内所有经脉已经达到了最巅峰的一个状态,季辽眼神一变。 灵海内的灵气瞬间凝聚成一个气态的小锤。 “轰”的一声,在他灵海内传来。 小锤狠狠砸在灵海之上,只见灵海内如水入滚油般,疯狂涌动起来。 季辽的脸也扭曲成一团,显得极为痛苦。 “轰!” 又是一锤,季辽咬牙坚持。 他体表毛孔全部张开,疯狂吸纳着周围的灵气。 “轰轰轰!” 无数锤落下,季辽灵海内终于颤动起来。 “就是现在。” 季辽眼睛一凝,咬牙发狠,灵海内的小锤
  • 0
    季辽看着季长河的尸体,一点也没有第一次杀人的紧张。 这个人追杀他这么久,他可是一点也没念及本家情谊,那季辽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 随手一抛,手中的白色冰剑化作点点灵光消失不见。 随即又是对着季长河的尸体一点,缠绕在季长河身上的木藤和铁索也缓缓退却,同样化作灵光消失。 季辽有些心疼。 那可是中阶符箓啊,这次离家出走,他可就带了五张中阶符箓,被这季长河一搞,现在他手里可就只剩下一张符箓了,而且还是一张雷属
  • 0
    “进来吧。” 季辽刚刚到了乾龙舞的屋舍前,她的声音便在屋子里传来,紧接着紧闭的屋门自行打了开来。 季辽淡淡一笑,迈步走了进去。 乾龙舞这间屋舍的摆设与季辽的如出一辙,季辽随意扫了一眼,就见乾龙舞早在桌案旁等着他了。 季辽也不客气,直接走了过去,一抖衣袍,一屁股坐了下去。 “小弟弟来的好晚呀,这种时候闯我一个姑娘家家的闺房,是不是有什么图谋啊。”季辽刚一坐下,一旁的乾龙舞便媚声说道。 “咱们还是别卖关子了,
  • 0
    季辽身上只有五张中阶符箓,其中是已经使用过的两张飞遁符和一张玄冰护甲符,也就是说现在他身上只剩下两张中阶符箓了。 “疾!” 季辽身上腾起一道土黄色的光芒,再次使用低阶土甲符。 土甲符在低阶符箓中防御力是最高的,要不然怎么能够挡住中阶符箓风刃符的攻击呢,虽然有玄冰护甲符事先抵消了许多风刃符的威能,可在怎么说,风刃符依旧是中阶符箓,如果不是土甲符的防御力,此刻的季辽早就被那几道风刃给分尸了。 “该死!” 季
  • 0
    在一处山涧之中,下方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江,一个身高七尺,长相憨厚的黑衣少年站在大山的边沿,手搭凉棚看向山涧的对面,正是季辽。 季辽在腰间储物袋一拍,白光一闪,一张绢帛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打开绢帛,绢帛上画着密密麻麻的曲线,曲线上还标记着许多的东西。 “这里应该就是无缘江了。” 他目光闪动,看着绢帛上的标记细细研究起来。 季辽昨夜悄悄离开季家,耗费了两张神行符,狂奔了四个多时辰,抵达了无缘江,到了这里季辽
  • 0
    眨眼间又过去了半年的时间。 季辽在这段时间里,如同疯魔般疯狂制作符箓,不过他并没有卖掉,而是将制作好的符箓整理好藏了起来。 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季辽尝试了制作中阶符箓,好在有堪天归元决这种逆天的功法,季辽制作出了十五张中阶下品符箓。 季辽也很无奈,中阶符箓所消耗的灵力太过巨大,往往制作一张符箓他要休息好一段时间才能再次制作,而且失败率达到了五成左右,能做出十五张中阶下品符箓已经很不错了。 季辽看着一个黑
  • 0
    季辽身穿代表着季家符师的长袍,面无表情的接近他们四人。 一路开怀闲聊的四人也注意到了季辽。 纷纷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季辽。 他们不会怀疑这身衣服会有假,季家对这方面看管是极其严格的,冒充符师招摇撞骗,败坏季家名声,在季家里可是个不小的罪过。 季辽走到他们身前停下,冷冷的扫了他们四人一眼。 季风与季刚当即面色一变,极不情愿的对季辽微一躬身,道“见过季辽前辈。” 赵雪也急忙欠礼喊道“见过季辽大人。” 飞巧
  • 0
    季辽大喜,随即笑了起来道“多谢长老!” “谢我做甚,一切还是你的努力,如果你没完成考验,我同样是毫不留情的。” “嘿嘿。” 季辽呵呵傻笑。 “既然你通过考验,手续费用就不用缴纳了,但符箓要留下。” “那是自然。” 季长虹单手一抬,在其手中出现一枚巴掌大的黑色令牌,这黑色令牌莹莹发亮,在其表面铭刻着一个古怪的符文,在符文中心处还雕刻着一个古篆字“符。” “这是家族符师信物,符师令,你且收好。” 季辽双手接过。
  • 0
    季辽没一开始就直接去画符,而是先坐在蒲团上打坐了起来。 他想要把自己调息到最巅峰的时刻,在一口气把八张符箓全部画完。 微微闭目运转起,堪天归元决来,刚刚吐纳片刻之后,季辽就惊讶的睁开了眼睛。 “这里的灵气怎么会这么充沛?” 季辽眼中金芒闪动,赫然发现塔楼内灵气极为浓郁,顺着灵气走势,他仰头看去,却见塔楼穹顶上那二十八颗晶石正丝丝缕缕的散发出浓郁的灵气。 “这是?” 想了片刻,季辽随即释然。 “这也许是仙家
  • 0
    一个多月以后,季辽几人动身离开了余夜城。 就听一连串的嗡鸣响起,一道粗大的光束在传送法阵上直抵穹顶,接着十几个男男女女在光柱里显现凝实。 天宫神兵的催促仿佛已经成了惯例,还不及季辽看清眼前的事物,耳朵里便传来了催促的声音。 “传送法阵正在运转,能活动了就赶紧下来,别耽搁他人时间。” 这个声音浑然雄厚,仿佛是没经过喉咙直接在胸腔里发出的一般。 季辽扭眼看了过去,只见发出声音的是个肌肤赤红体格健硕,约有丈许
  • 0
    季辽起笔,再次在符纸上画了起来,这些符箓他不知道画了多少了,早就驾轻就熟,没过多久符箓一闪,一张符箓又再次完成了。 季辽把符放在一边,微微闭目感应着体内的灵气情况,发现虽然画了两张符箓,体内的灵气依旧充沛无比,他嘴角微微扬起。 再次提笔。 季绣娘呆住了。 再次提笔。 季绣娘石化了。 再次提笔。 季绣娘已经接近崩溃的边沿。 足足过去了三个多时辰,季辽才意犹未尽的把画好的符箓整理起来,这些符箓共有二十七张,一共
  • 0
    季辽感应着灵气走了大约三里多路,来到一处远离人烟的小溪旁,几声嘻嘻哈哈的交谈声传入他的耳朵。 季辽停下脚步,闻声望去,正有四人端坐溪旁闲聊着。 季辽眉头一皱,本想转身离开,那几人也正好发现了季辽。 “季辽,你伤好了啊?怎么这两天就出来了。” 这四人季辽都认识,其中两男两女,两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季风与季刚,那两个女孩却是飞巧柔与赵雪。 季辽本不想搭理他们,但既然对方都与他说话了,他自然是没有转身离开的道理
  • 0
    季辽坐在床边,微闭双目,回想着老祖在他脑中留下的制符心德,最后他眼睛一亮“试一试这样可不可以。” 再次来到桌边,那起一张符纸,画的依旧是那张符箓。 直到最后一笔收起,那张符箓再次变成了一小堆黄土。 季辽再次坐回床边,心道“还有三张符纸,如果在失败的话,我可就没有符纸可画了,如今家中这么窘迫,哪来的钱去给我买符纸,所以这一次一定不能失败。” 又过了半个时辰,季辽又参悟了许久脑海中的东西,再次睁开眼睛画起
  • 0
    一个多月后。 天海仙岛联通外界的传送法阵冲起一道光束,旋即便见两个人的身影在里面缓缓凝实。 稍许之后,光柱消失,两个背生金羽的男子显现而出。 早已等在传送阵旁的季合鸣立即迎了上去,挥了挥手,叫道,“舅舅,风长老!你们来了!。” 传送阵上的二人一胖一瘦一老一少,他们生着同样的金色长发,同是鸾鸟族人,那稍显年轻胖一些的不是别人,正是季辽的小舅子羽小胖,而另外消瘦老者则是鸾鸟族派来镇守季家的鸾鸟族长老。 羽小
  • 0
    季辽抬起头看着季云霄目光微微闪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季云霄嘴角一扬,看穿了季辽的心思,“有什么话就赶快说。” 季辽一咬牙,“老祖,为什么您不将这些宝物带在身上?您那次是不是就隐约知道...” 说道这里,季辽话音一顿,不在说下去。 “知道自己会死?”季云霄用轻佻的语气说道。 季辽把头低了下去,表示默认。 “我与华云道人本来就是伯仲之间,事先留些东西给自己后人也是正常,至于这些东西不是我弄不清楚,就是来不及炼
  • 0
    “诶呦...。”季辽痛苦的呻吟一声,在朦朦胧胧中他睁开了眼睛。 待看清眼前事物时,季辽瞬间呆住了。 只见此时他正身处一个绝对黑暗的虚空里,唯一的光源就是他的身体,此时他的身体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在这无尽的黑暗里特别显眼。 季辽缓过神来,深吸了一口冷气,慌忙的四下打量了起来。 “这里是哪里...娘你在哪?”季辽四下遥望,声嘶力竭的大喊,一股惊恐的情绪向着心头涌了上来。 许久后他才定了定神,思索着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
  • 0
    天空昏暗,一望无际的乌云遮蔽着天幕,乌云压的很低,仿佛这一刻天空触手可及。 下方是翻卷着怒涛的大海,一阵阵狂风扫过发出如凶兽般的怒吼,狂风肆虐掀起滔天巨浪,巨浪翻滚着、咆哮着直冲天际数十丈才轰然落下,砸落海面之时发出一声声让人心颤的隆隆炸响。 “轰、轰、轰。” 就在这时,忽听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这片区域里传来,只见在乌云的正中心,正有一青、一白两道流光在空中急速飞驰,两道流光时不时的撞在一起,引得天地
  • 0
    季辽盘坐密室的蒲团之上,缓缓睁开了眼睛,随手一挥便听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密室的大门应声而开。 季承祖的身影在门后现出,走了进来。 轰隆隆的声音再次传来,密室的大门应声闭合在了一起。 季承祖四下扫了一眼,对着季辽微微躬身,“爹,您叫我。” 季辽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你随我来。” 说完,季辽便向着密室的另一处暗门走去。 季承祖略微诧异了一下,不过也并没多问,一声不吭的跟了上去。 季辽引着季承祖进了暗门,抵达了一
  • 0
    季辽衣着华丽,隆重庄严,微合着眼皮,神态肃穆的坐在一把通体由青白玉石打造的大椅之上。 大椅之下仍是一座由青白玉石打造的高台,这高台约有百丈,四壁略有弧度,表面铭刻着飞鸟走兽,雕刻着诸多符文,映射着明亮的阳光,散发乳白光辉。 季辽面对的方向是层叠向下的阶梯,阶梯上则是由下至上覆盖了一层长长的红毯。 这时几个人影在阶梯上现出身来,为首一人正是季辽的二儿子季承祖,在他之后则是跟着季不凡季合鸣以及季崇峰三人。
  • 0
    所谓外行看热闹 ,内行看门道。 季辽精研符箓一道,不过对丹道、阵道等其他的几种修炼手段也有所涉猎,虽然都是入门级别,但也不难看出季承祖施展的正是把符箓一道和阵法一道揉捏结合的手段。 起初季辽也有这种设想,但也仅是停留在设想的层面,没想到他儿子竟然和他想到了一起,并且还实现了。 这场争斗给季辽的惊喜颇多,甚至就连他这个大符修也小有感悟,季辽又如何不喜啊。 季承祖十指连弹,一道道灵光在其指尖激射而出,打在了
  • 0
    场内所有季氏族人的目光落在了季辽这个老祖的身上。 季辽负手而行,身后跟着龙姬、羽云昭、陈雪娥三女,没过一会,便到了看台上为他们这些老祖和祖母准备的位置附近。 季辽略微一扫,就见他所在的大椅一侧坐着季绣娘,而另外一侧则是坐着火琉璃。 见了这个坐次,季辽黑黝黝的眸子一颤,当下快走两步到了大椅之前一屁股坐了下去,他两手抱怀顺势合上了眼皮,故作高深之态。 龙姬等人随后跟上,羽云昭见仅剩的几个位置皱了皱眉,不等
  • 0
    季辽不再理会法印,与场内仅有的几人齐齐看向了高台上的元和道人。 元和道人环顾了一周,笑着开口,“想必你们都已经猜到把你等聚在这里的目的,我想老夫有必要给你们说一说本盟的运作,以及加入本盟的规矩。” 众人不语,静等着元和道人的下文。 “尘埃星广大无垠,大小宗派数不胜数,层次也是参差不齐,有的底蕴深厚而有的则是底子薄弱,如此一来,底子薄弱的想要存活抱团取暖便是一个明智之举,本盟向来只拉拢宗门势力加入,从不
  • 0
    季辽眼睛猛的瞪大,那黑黝黝的眸子里喷射出了一抹杀机。 他一生数万年杀伐果断,如若换了旁人这时他早就出手了,但下面的是他儿子,哪怕再如何混账再惹他不喜,他这个当爹的只能忍着。 季辽藏于袖中的手握了握拳,旋即又松了下来。 分家一事自古有之,而且不论是凡间界还是修仙界都极为常见。 凡间多发生在大户人家亦或是皇亲贵胄,修仙界便大半都发生在修仙家族,其中几乎都为了一个原因,那就是利益分配。 季辽退位,家族族长空了
  • 0
    季辽直奔主题,说出了这次召集他们的原因。 场内的气氛立时沉寂,所有人把目光落在了季不凡等四人的身上。 如今季辽就这么四个儿子,那么继承季辽位置的人当然要从这四人中挑选,看着下面的四人,季辽再次开口,“不凡与合鸣未有家室,不适合当选族长,你们觉得如何?” 季不凡微微点头,缓声开口,“孩儿愿意退出。” 季合鸣嘻嘻一笑,紧跟着季不凡说道,“我也不愿意做这个族长,呆在季家太无聊了。” 季辽闻言狠狠瞪了季合鸣一眼
  • 0
    嗡的一声轻颤,天海仙岛联通外界的传送法阵亮起一道冲天光束,而后便见两个人的身影在光柱里逐渐显现。 看守传送法阵的两个季氏族人同时起身,凝视着光柱里愈加凝实的二人。 又是一声嗡鸣传来,冲天光柱溃散消失,现出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 就见那男子是个年约二十余岁的青年,这男子很是怪异,他衣着华贵却穿的松松垮垮,他有着可与季辽一拼的长相,但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打眼一看给人一种放浪不羁,慵懒散慢的感觉。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