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平吧 关注:1,082贴子:6,658

回复:【原创】长相守(长篇,不定期更,冲重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周起暂时停更,各位,47天后再见,如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4-04-21 22:35
    楼主加油考试哦!记得不要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6楼2014-04-23 21:18
      @婷雨天语 @溪风悄入重楼内 @乐观的勇敢爱 @兴像玲珑 @莫斯科的春天9 讨厌的我要食言了,五一一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4-05-01 06:10
        令狐冲喝完了最后一口酒,缓步下楼,朝着月光朗照的地方走去。
        那么亮,那么凉,那么小小的一个人,坐在月色中央。
        林平之快要被冻木了。也不知是夏夜和月光惹的祸,还是他自己心境做的祟。
        一件体温尚存的外衣软软地披在了他肩上,接着是一双厚实有力的大手。
        “大师哥。”
        令狐冲没有说话,手上的力道又加了一分,扶着他的肩膀坐在他身旁。
        “伤心归伤心,日子还要过的。”
        令狐冲抬起头看天空,却很倒霉的发现一颗星星也没有,只有一个月亮大得吓人。
        “我小时候,家乡遭了灾,跟着爹娘出来逃荒。逃了没多久,娘就饿死了。她是为了让我们爷俩有口吃的才饿死的。我娘死的时候,我爹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后来爹也要死了,他临死以前又对我说了一遍,我就记住了,再也忘不了了。”
        林平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爹死了以后,就只剩我一个人了,最开始还能跟上逃荒的队伍,虽然争不过大人,勉强还能活下去,后来实在跟不上,就掉了队。我一个人躺在路边的死人堆里,饿得只剩一口气。可能是因为太瘦了,实在不值得费那个力气,才没有被煮了吃掉。野狗倒是不嫌弃,新鲜的骨头怎么也比那些臭了的强。”
        “师父师娘发现我的时候,两条野狗正在舔我的脸,我连喊的力气也没有了,就躺在那里听天由命。说来也怪,那么多死人,那么多野狗,师娘偏偏发现了我。”
        林平之的鼻子酸酸的,令狐冲迫不得已,开始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天上的月亮。
        “师父那时候还很年轻,紫霞神功的修为尚浅,为了保我的性命,硬是输了大半功力给我。回去的路上染了风寒,落下咳疾,时至今日冬季天寒之时还会复发。师娘抱着我,一路抱回了华山。路上有一次,碰到魔教的人,正邪不两立,自是和他们厮杀起来,师娘为了他们伤及我,硬是用剑顶住了三人合力一击,虎口当时就震裂了,血流如注,洒了我一脸……”
        一只女子般的白玉纤手搭在令狐冲粗大的手上,手掌有一点凉,却传达出一种力量。
        “大师哥……”
        林平之没想到,平日里爱说爱笑爱胡闹的令狐冲,竟有如此凄惨的过往。而他为了解开他的心结,竟然甘愿自揭疮疤,血淋淋地给他看个分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4-05-01 06:11
          “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令狐冲的另一只手覆上林平之的手,哑着嗓子柔声说道。
          “是老天的错,是老天爷他不长眼睛。我爹娘一生没做过恶事,却落得那样的结局。你可以好好修习武功将来找余沧海和木高峰报仇雪恨,我却是连找谁报仇都不知道的……后来我忽然就想通了,上天如此待我,无非就是想让我痛苦,想让我难受。那我就偏要好好活着,我还要活得开心,活得自在,看你到底能耐我何!”
          令狐冲言罢摆了个坚决却又滑稽的架势,林平之看了,不禁淡淡地笑起来。
          “大师哥说得是,为了爹爹妈妈,我也一定要好好过。”
          “不要太难过了,回去睡吧,你过得好,伯父伯母才能安心。”
          林平之闻言,反身跪下,给林震南夫妇的棺材磕了两个响头道:“爹爹妈妈,不孝儿平之先回去了,若有什么要嘱咐的,一定要托梦给孩儿。孩儿给你们磕头了!”言罢,又是两个响头。
          令狐冲扶着林平之站起来,缓步走回客栈。
          这一夜,令狐冲和林平之也分不清是谁搂着谁睡着的。他俩不由自主的就想偎在一块儿,好像偎在对方身旁就不再孤单,不再害怕了。彼此的心跳和呼吸成了最好的催眠良药,不一会儿的功夫,便被彼此身上的暖意熏得人沉沉睡去,安然甜美。
          这一夜岳灵珊睡得也很好,她很感激令狐冲,他让林平之不再半死不活的哀痛,这让她的心里稍稍好过了一点。心情一好,睡得自然就香。
          可是这一夜能睡好的人只是小部分,睡不着的大部分现在正在蠢蠢欲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4-05-01 06:13
            劳徳诺伏在岳不群的窗外,胆战心惊。他知道岳不群内功了得,自己这样极容易被发现,但他还是忍不住要来试试运气,看能不能找到点儿关于紫霞神功的蛛丝马迹。
            许久,房间里一点动静也无,岳不群怕是睡了。劳徳诺不知是该庆幸自己没被发现,还是该不满自己一无所获地走了。
            他当然不会被发现,因为岳不群根本就不在房间里。
            余沧海自上次与岳不群一战被打败之后,见了书生模样的人就火冒三丈,恨不得将天下书生都以催心掌杀之而后快。可是当真和岳不群狭路相逢,他又被打得只有逃命的份儿。心胸狭窄又自视甚高,打死也不承认技不如人,堪称青城派一大传承已久的精神特质,从长青子到余沧海再到青城四秀,个个如此,一以贯之。即使余沧海已烂得头顶生疮,脚下流脓,浑身上下全发着毒疹,还是坚持出言不逊。
            “岳不群,你算个么子正人君子!你纵容你徒儿令狐冲杀我弟子辱我门派,现下又收了林家那个杀我幺儿的龟儿子作徒弟,你摆明了要与我青城派为敌,危害正道同仁!”
            岳不群被余沧海身上冲天的恶臭熏得上不来气,也不与他做无用的口舌之争,剑法越使越快,舞得周身寒光闪闪。
            余沧海知他岳不群打算速战速决,本想故意与他拖延一阵,可是毒发时间已近,他若是再不走,就算不栽在岳不群手里,也会毒发暴毙而亡。虚晃一招,抽身就跑,一口气奔了三四里地,确定岳不群没追来才停下来。
            岳不群才不会追上去,也不会去取余沧海那厮的性命。杀了余沧海看似是声张了正义,却要青城一派结下深仇,还要搭上他君子剑的声誉,为了个林平之,实在不值。
            林平之的全部价值就在于那威力无穷的辟邪剑谱,得了剑谱,他的寿数也就尽了。
            岳不群小时候常听人讲林远图以七十二路辟邪剑法独步江湖的传奇故事。林远图一个和尚,原先连剑柄都不曾握过都可以称霸武林,他岳不群自幼习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凭什么连个五岳盟主都当不上,要看左冷禅那小人的脸色!
            再说了,林家子孙不成器,仗着祖辈的威名混吃混喝一混竟混了三代人,如此辱没祖宗,还有什么脸活到今日。辟邪剑谱那种奇妙功法在他林家实在暴殄天物,还不如取来为他所用也算得其所哉。
            岳不群直到天亮才回客栈,余沧海身上实在太臭。真不知这败类是怎么染上这一身恶疾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4-05-01 06:14
              令狐冲是被林平之蹭醒的。
              大清早,有个又香又软的,宛如少女的,少年,在你怀里,不知死活地,蹭来蹭去……
              是个男人都他妈得醒!
              令狐冲小心翼翼地把猫崽儿一样蜷在他怀里呼呼大睡的林平之挪到一边,一溜烟冲到院子里,捧起一捧水拍到脸上。
              混沌的脑子清明了那么一点儿。
              这是正常现象,对,这是正常的,是个男人都会这样,全天下每个男人在每个早上都会这样……他怎么可能会对同为男子的师弟有非分之想,尤其还是前世里杀了小师妹的林师弟!
              在夏日清晨华丽的金黄里,令狐少侠发如蓬草身着中衣,在客栈的院子里,扎着标准的马步。一边几近疯狂地拿水冲脸,一边自言自语进行心理筑防。
              可怜的陆大有昨晚一宿没睡好,睡相一向很好的劳徳诺不知为何昨夜辗转反侧,连累小猴子也跟着睡不着。劳徳诺虽与他平辈,年纪却比他大的多,他向来是有些怕他的,只好强忍着倦意,苦哈哈地盼天明。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
              正准备利用这次罕见的早起给师兄弟们买些爱吃的早点,没想到一下楼就看到了如此景象。
              “大师哥……大师哥你怎么了!”陆大有声音颤抖着朝令狐冲扑过去。
              “什么怎么了?六猴儿你干什么呢!”令狐冲一个没留神险些被陆大有按在地上,刚想奋力挣开,却被陆大有死死抱住,动弹不得。
              “师父您快来啊,大师哥他脑子不清楚啦!”
              “六猴儿你他妈的说谁呢!你脑子才不清楚呢!”
              经陆猴儿这么一闹,全客栈的窗户都打开了,幸而这客栈不大,住的都是华山派弟子,不然令狐冲的糗事又要传扬出去一笔。
              “冲儿,大清早的你又胡闹什么!”
              令狐冲闻声,停止了挣扎,陆大有却还死死抱着他不敢放手。
              岳不群慢慢悠悠走到令狐冲面前,折扇猛地一合,道:“你有伤在身,怎的又酗酒滥饮!还嫌自己伤的不够重吗!为师费了那么大气力保你一条小命,是要你留它胡闹的吗?”
              令狐冲默默垂下头,拱手道:“冲儿知错了,请师父责罚。”
              “等回了华山,一样也少不了你的!好了好了,都散了吧。”
              令狐冲的师弟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众人散去之后,只剩下林平之,岳灵珊和挂在他身上的陆大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4-05-01 06:16
                令狐冲的师弟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众人散去之后,只剩下林平之,岳灵珊和挂在他身上的陆大有。
                隔了老远,岳灵珊就闻见了林平之身上冲天的酒气,心火腾得一下就起来了,杏眼一瞪,粉面含嗔道:“我就知道是你给他酒喝的,你自己胡闹,缘何要祸害我大师哥?爹爹要罚,也应该罚你!”
                林平之似是没听见一般,只呆呆地看着令狐冲,满脸愧疚。
                岳灵珊的火气瞬间又上了一层,正欲发作之时,却听令狐冲轻轻咳了一声,便只狠狠瞪了林平之一眼就去扶她大师哥去了。令狐冲见她余怒未消的样子,便道:“这真不干小师弟的事,你初当了师姐,可别把他吓坏了。”
                话一出口,令狐冲就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岳灵珊对林平之其实从来就没有真正生过气。她的所谓怒气,其实是女儿家不敢面对自己感情的自欺欺人。
                “大师哥,你,没事了?”挂在令狐冲身上许久的陆大有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怎么,陆猴儿,你还希望大师哥有事是怎么的!”
                “哎,小师妹,我说你别逮谁冲谁发脾气啊!这几天咱们谁也没惹你呀!”
                “哎呀好啦,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胡闹。”
                令狐冲言罢拉着岳灵珊说了些什么,隔得远,声音压得低,林平之也没有听到,反正他说完岳灵珊就走了,陆大有怕岳灵珊真的动了气忙跟着去哄,也走了。令狐冲只用了几句话,就把如此混乱的局面收拾得干净,当真是大师哥当久了的本事。林平之对这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大师哥又多了一分好感。
                在林平之眼里,令狐冲是个难以形容的存在,有时候很成熟,有时候又很幼稚;有时候是浪子,有时候又是君子。不拘小节放荡不羁,心思却纯净良善,是个难得的好人。嗜酒好赌不修边幅还爱胡说八道,一身的臭毛病偏还就让他讨厌不起来。
                令狐冲看着他静谧温和的微笑,不露痕迹地微微一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4-05-01 06:19
                  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4-05-01 07:33
                    “大师哥,你若是嫌热,也要用热水洗才能洗得凉快。用凉水倒是痛快,出了痱子可怎么办?”
                    他带着福建口音的语调如佩环轻鸣,春水轻流,师兄弟们为什么不爱听呢?
                    “我去找小二,叫他们准备些热水。”
                    等令狐冲回过神的时候,林平之已经走出去好远了。
                    作为一名标本级的江湖莽汉,令狐冲多长时间不洗澡都是正常的,洗澡洗得这么勤让他很不习惯,尤其是当他发现浴桶里还飘着些花花草草的时候。
                    富家公子哥就是讲究……
                    这一桶洗澡水让令狐冲想起了女儿家的花草茶,想起了炖肉的香料, 然后又想起了林平之身上的味道。
                    那味道像谪仙楼的桃花酿般清甜,像杏花村的老汾酒般甘冽,像粹醴居的女儿红般绵柔,像解忧斋的竹叶青般悠长……还像这衡阳的猴儿酒一般润爽!
                    思虑至此,令狐冲想也不想就跳进了浴桶。在师父眼皮底下不能喝酒,能闻闻酒味儿也聊胜于无啊!
                    “嘶……”一股强劲的清凉从他的皮肤直袭至心,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我在里面放了些薄荷,洗着能清爽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4-05-01 11:17
                      五一就更新这么多?不过瘾啊!楼主再来一些吧。


                      回复
                      106楼2014-05-01 21:00
                        令狐冲一个激灵,回头一看,林平之清秀的脸庞从薄薄的水汽里渐渐显出形来,有些苍白,有些浮肿。
                        “林师弟……”
                        “大师哥?”
                        “林师弟……”
                        林平之有些哭笑不得。
                        “你不要看我好不好,我害羞。”
                        林平之闻言,见令狐冲扭捏的神色,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都是男人,有什么可害羞的。”
                        “反正就是不好意思,就和你当日不让八师弟帮你洗澡一样。”
                        林平之脸上的笑浅了两分,令狐冲意识到自己可能又说错话了。
                        “我那不是害羞,只是不想再让人伺候着了。”
                        令狐冲愣了一下,显然是没听懂。
                        “前尘于我,已成云烟。以后诸事少不得要靠自己的……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来得心安不是?”
                        所以你情愿伤害你自己是吗?
                        这句话被令狐冲卡在嗓子眼里,没有讲出来。
                        “我已经不是福州城的那个傻瓜小少爷了。”
                        “你是伺候大师哥洗澡的可怜小师弟。”
                        令狐冲说着就拿指尖往林平之脸上弹了几颗水珠。原本面带落寞的人立刻就换上了佯怒的笑。
                        “是,我是倒霉的小师弟,来伺候醉猫大师哥沐浴之后回华山领罚的!”
                        “罚也要连你一起罚!”
                        “是你自己大早上要耍酒疯的嘛!”
                        就这么笑着闹着,直到水快要凉了令狐冲才出来,浑身的皮都泡皱了。
                        “嗯,好香。”
                        林平之笑着看令狐冲略黑的脸。
                        令狐冲伸手在他鼻梁上轻轻一刮,假正经道:“嗯,好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4-05-03 23:31
                          第七章 归途
                          整整一个下午,华山派众人都在岳灵珊的带领下进行着漫长的采购征程。不知不觉间,男人们的手就被她挑选的各式各样的东西所占据。等到夕阳西下,红霞满天,华山派众人回到客栈时,皆已累得东倒西歪,叫苦不迭。当然,令狐冲和岳灵珊不在其列。
                          整整一个下午,这二人就在后面的一群单身汉眼前炫耀着甜蜜。见各位师哥皆是一副习惯了的样子,林平之也就一边在脸上装作熟视无睹,一边强压下胃里的不适感。
                          晚饭他没有吃,理由是没胃口。事实上很多人那天晚上都没怎么吃饭,大热的天暴走一个下午,任谁都不会有多好的胃口。当然,令狐冲和岳灵珊不在其列。
                          林平之喜洁,即使胃里恶心得要死脑袋隐隐作痛还是坚持要洗了澡才肯回房休息。他在没有薄荷的水里泡了一会儿,觉得焦心不已,正欲起身,却见令狐冲拿了个小包走了进来。
                          “大师哥好。”
                          令狐冲听出了他问候里的怪味,心里顿时酸涩起来。不仅酸涩,而且迷糊,他不能确定林平之这小家伙现下到底是在为着谁生气。想想自己也真是笨蛋,比他多活了一辈子,还是弄不清他心里装的那些事。
                          “你把这个忘了,你说的,洗完能清爽些。”
                          “多谢大师哥。”
                          林平之起身从令狐冲手里毕恭毕敬地接过那个小小的锦囊,打开,捏起,撒下,包好,交还,重新坐下。
                          优雅而怪异。
                          令狐冲有种想拔腿就跑的冲动。
                          但是既然来都来了,还是需要意思一下的,不然小林子今晚定是要嫌死他的。
                          一桶水,两桶水,三桶水,令狐冲拿着小桶冲着自己香喷喷的身体,斜眼不住地瞟林平之。
                          林平之闭着眼睛,羽睫微颤,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令狐冲往浴桶边挪两步,没醒,再挪两步,还没醒,再挪……
                          玩心大起的令狐冲没一会儿就把脸凑到了林平之鼻子底下,正欲拿手捏住林平之鼻子的时候,那蝶翼般的睫毛猛的一抖,令狐冲瞬间失去重心,一下翻在了浴桶里。
                          “大师哥!”
                          林平之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还是伸手去把出大丑的令狐冲扶了起来。
                          令狐冲大窘,他怎么老在他面前丢人现眼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4-05-03 23:32
                            来打个招呼!感觉只有你我在更文了。加油,不要坑哦。还有高考加油!


                            收起回复
                            110楼2014-05-05 09:02
                              等你回来更新


                              回复
                              111楼2014-05-06 20:39
                                “大师哥莫要拿平之开心了,平之今日乏得厉害,不比大师哥……”
                                有些话他没有说,但是他知道他要说什么。
                                哎?这是不高兴了?
                                门轻轻地合上了以后,林平之的腿一下子就软在了水里。
                                令狐冲一步一步往楼上挪,走一步肠子就搅一下。
                                林平之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火气,他如今寄人篱下,应该时时小心,处处留意才是。可是他看着到了岳灵珊面前就笑得烂柿子一样的令狐冲,就是不高兴。
                                令狐冲觉得自己隐约知道林平之哪来的火气,但他只清明了那么一小下,就又开始糊涂起来。
                                刚一上楼,他就听见了岳灵珊银铃一般的笑声,她正在岳不群的房间里给他汇报今天采购的成果。他习惯性地想要微微一笑,却被什么东西卡了一下,难以流畅。
                                房间的窗户半开,夕阳照进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方形。令狐冲坐在桌旁,小心翼翼地避开余威尚存的余晖,咂咂嘴,想喝酒,猛然想起了早上的风波,只好作罢。
                                走廊里又传来了岳灵珊的笑声。
                                笑声戛然而止,清嗓子的咳嗽很是气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4-06-01 10:01
                                  “林师弟,你进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岳灵珊瘪着小嘴,不满地看着突然探出头来的令狐冲。为什么每次打断她指教师弟的总是大师哥?
                                  林平之强装笑脸,朝岳灵珊做了个揖,谦恭地硬着头皮进了房间。
                                  令狐冲倚在窗边,看不清是个什么表情
                                  “把药喝了吧,趁热。”
                                  桌上摆着一碗冒着苦涩气味的褐色液体,一小碟糖莲子。
                                  是了,他今天下午拐进药铺,就是为了给他买这些补身子的药材。买了一堆甜食,也不都是给岳灵珊的。
                                  林平之心里五味杂陈。
                                  把药一口气灌进嘴里,然后反身想要出门,却被猛的一拉,顿时失去重心,整个人歪在令狐冲身上,嘴里被塞进两颗糖莲子。
                                  “这才是好孩子。”令狐冲说着把沾满糖霜的手指放进嘴里。
                                  “你今天晚上没吃东西,不吃点儿甜的一定反胃。”
                                  “多谢大师哥关怀。”
                                  “知道大师哥关怀你,那……”令狐冲的俊脸又一次在林平之眼前被放大了。“给大师哥笑一个?”
                                  林平之有那么一瞬间想到了余人彦,但是,面对着同样是一脸贱样的令狐冲,他并不生气。
                                  可能是因为他与自己共过生死的人吧。
                                  似乎是从那个茶棚开始,从他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开始,他对他就有一种亲近感。
                                  也就是因为这份亲近感,他对他和岳灵珊的事才会觉得不高兴。
                                  可是这真的很,小心眼……
                                  “笑一个。”
                                  令狐冲不依不饶起来。
                                  “笑一个吧。”
                                  林平之勉强挤出一个表情。
                                  令狐冲笑得像烂柿子一样。
                                  林平之不明所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4-06-01 10:03
                                    衡阳城傍山而建,太阳一落就凉风习习,若是再配上几牙西瓜,一张安乐椅和一棵大树,或者一副藤架,摇摇晃晃看着月上中天,便满是闲适安逸,煞是福气。
                                    可惜明天早上他们就要走了。华山在令狐冲眼里自是比衡山要好上千倍,可是他也知道,回去了以后,便再难如此惬意安闲。
                                    傻乎乎的小财主林平之早早的就收拾好了那一大包金银玉器,古董珍玩,看得出他对那座遥远名山的向往。他身上新买的布衣极具华山派风格,略大于他的身形,衬得他越发像个闲来无事女扮男装的姑娘。
                                    和他的造型很相配的是他的吃相,一小口一小口的裹,没有声音,也看不见那一口闪闪发光的小白牙,慢慢悠悠,却让人觉得吃得很香。不管是岳灵珊、仪琳还是任盈盈,都无这般好吃相。
                                    “你吃得这么慢,当心回华山以后没饭吃。”
                                    令狐冲三两口就啃完了一牙西瓜,看着裹得津津有味的林平之,真不忍心让他少吃点儿以免解了药。
                                    他俩吃着吃着就开始闲聊,和昨天晚上不一样的那种带有明显胡扯意味的闲聊。他俩先是说起各自干过的猛事,林平之当然比不过令狐冲;他俩又说起各自干过的糗事,林平之还是比不过令狐冲;他俩说起各自知道的轶闻,林平之终究比不过令狐冲。
                                    令狐冲说魔教教主东方不败和魔教总管杨莲亭有暧昧,林平之说他胡扯得没边了。林平之说习武之人一定要存君子之心,令狐冲当然同意。令狐冲说他养的猫会自己开门进厨房偷东西吃,林平之说那猫儿一定是跟它主人学的。林平之说他一定要好好努力向师傅学习,令狐冲说明天要赶路早点儿睡吧。
                                    林平之出去给父母的灵柩告了晚安才回来睡觉,回来时令狐冲已经快睡着了。
                                    令狐冲今天不知怎么的,非要脸朝着门才能安心睡觉。林平之背对着他,稚嫩的背影被令狐冲精壮的肩背挡得严严实实。
                                    烛火熄灭以后,门外的黑暗里银牙咯吱一响。
                                    令狐冲是他最可心的弟子,保不齐将来还真的能成他的女婿,可是如今,那张他看着长成的脸却变得如此令他生厌。
                                    昨日他给令狐冲和林平之输真气时,发现他俩体内都隐约似有一道不明真气,虽十分微弱却不可小觑,假以时日说不定可以与他的紫阳神功相抗。
                                    令狐冲那两桶水他是知道的,林平之的武功比他门下最差的弟子都要差劲,这道真气绝不可能是他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4-06-01 10:05
                                      令狐冲那两桶水他是知道的,林平之的武功比他门下最差的弟子都要差劲,这道真气绝不可能是他俩自行修习而来,定是有外力相助。而最有可能的来源就是, 辟邪剑谱。
                                      令狐冲居然跟他说林震南没跟他说过辟邪剑谱的事!
                                      林平之也就罢了,令狐冲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跟他撒过谎。现如今这样的谎也撒得如此气定神闲,定是受了极大的诱惑,可见这辟邪剑谱是何等玄妙的武功!
                                      他早已看出林平之对令狐冲颇为信任,想从这二人的夜半私语里得来些蛛丝马迹,听了这二人半天无聊闲话不说,想看看那林家小子的动静还被自己的好徒儿给挡个正着!
                                      真是……可恶!
                                      几乎与岳不群拂袖而去同时,林平之猛的睁开了眼睛。
                                      他转过身去,看到令狐冲山一般坚实的背影,松了口气,顺手擦去额头上的冷汗,暗嘲自己真是胆小,明明已经有了华山派的庇护,还是这般的像惊弓之鸟。
                                      如果他的目光再往外一点儿,他就会看到令狐冲眼角的点点闪烁。
                                      山风随心所欲地吹着,带着江南植物的湿漉漉的辛辣气息,灌进令狐冲他们房间的窗户,直到启明星升起才渐渐安静下来。
                                      林平之起得很早,比客栈的小二起得早。令狐冲看着他翻过拦在他面前的自己,那副小心又笨拙的样子,心里一阵酸楚,他知道他是赶着向父母请安。
                                      这份酸楚一直延续到他们正儿八经的上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4-06-01 10:08
                                        两岸群山生得典雅毓秀,别具一种细腻婉约,这份与华山截然不同的风韵很合岳灵珊女儿家的心思。从小她一看到山,就会忍不住把它们想像成人,形形色色千姿百态。可是这些山却不能让她像看戏一样看出好多故事,它们一个个都像极了一个人,它们一个个都是他的一颦一笑……不!它们不能是人!它们只能是山!它们只能是她路过的风景!
                                        令狐冲看着岳灵珊那熟悉的娇小背影,几乎要潸然泪下。
                                        他还记得前世里他是如何走完这一段水路的。他那时伤得挺重,她就和陆大有一起逗他开心,整整三天的水路,他俩几乎一刻也没闲着,他就几乎一刻不停地笑,他那时的心情就像这江水一样宁静而美好。
                                        他不记得那时候的林平之。他似乎一直都很安静,安静得他一度忘记了他的存在,忘记了自己见证了他父母的惨死,忘记了自己见证了他命运悲剧的开端,等到他再想起有他这么一个人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别人口中的他的情敌。
                                        他那时或许和现在一样,呆在某个人不愿意呆的小船舱里,默默地陪伴着自己的亲人走这条离家越来越远的路。
                                        然后听着他们无聊的笑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4-06-01 10:09
                                          “大师哥,吃饭啦!”
                                          陆猴儿的欢叫让船上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连岳不群也不例外。
                                          令狐冲虽觉得有些囧,却很是受用。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陆猴儿如此的欢叫了,少了这种对食物单纯的热切之后,他吃饭再也没那么香过。
                                          林平之被英白罗从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抓出来吃饭,一张小脸闷得有些苍白。很明显,陆猴儿的热情没有感动他。
                                          船上的菜,鱼自然是主角。令狐冲爱吃鱼,不管怎么做的他都喜欢,可惜他现在有伤在身,鱼是“发物”,不能多吃。陆猴儿知道他的心思,给他盛了一大碗鱼汤,让他解解馋。
                                          林平之利索地剥着鱼刺,一看就知道是常吃的。即便是神思不属,也比别人轻车熟路,不像岳灵珊,一个不注意就被扎着嘴,没一会儿功夫就被扎得气急败坏。
                                          “我不吃了!这臭鱼就会欺负我!”
                                          “对对对,这鱼的确是臭,不然怎么专扎小师妹呢!”
                                          “大师哥,六猴儿欺负我!”
                                          令狐冲什么也没说,只是抿着嘴笑,伸手把岳灵珊的碗接过来,开始给她剥鱼刺。
                                          “哎……”
                                          陆猴儿一声戏剧性的高叹让岳灵珊瞬间红了脸,师兄弟们都忍不住开始偷偷地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4-06-01 10:10
                                            “哎哟喂,扎死我了,这臭鱼,就会欺负我——”
                                            陆猴儿一双大眼贼溜溜地看着令狐冲,意味深长。师兄弟们笑得更欢了。
                                            令狐冲抬手在陆大有额头上来了个爆栗。
                                            “吃你的饭吧!”
                                            师兄弟们已经笑开了花,岳灵珊一把夺过令狐冲剥完的鱼,找她爹爹吃饭去了。
                                            年纪最小的舒奇对付起鱼来显然没有他大师哥那么得心应手,鱼刺总也挑不净,刚刚一笑,被一根刺狠狠扎了一下。
                                            林平之见状,把自己碗里那条剥完了的鱼拨到舒奇碗里,自己舀了些鱼汤把饭一拌就吃了。
                                            “林……师弟,你不吃吗?”
                                            “他身上有伤,吃鱼对伤口不好。”
                                            令狐冲怕他说不明白,又让师兄们笑话,替他说了。
                                            “林师弟你好厉害哦,一根刺都没有!”
                                            看着一脸崇拜的舒奇,林平之腼腆地笑了笑。
                                            令狐冲相信舒奇当时一定想起了他远嫁异乡的姐姐。
                                            吃罢了饭,林平之就又失踪了。英白罗不知道是哪来的本事,总能在吃饭时把林平之给拖出来。
                                            船上共有三间舱房,岳不群住一间,岳灵珊住一间,另一间本来是说要给令狐冲和林平之的,但是林平之非说自己伤好得差不多了,跑去和师哥们一起在大舱室里打地铺。
                                            少了个温软的身子猫崽儿一样窝在边上,令狐冲有些不习惯。
                                            猫崽儿在外面睡得倒是很香。他枕着自己的胳膊,扭着腰,如此睡相居然也能睡得眉开眼笑。
                                            日子随着流水一起逝去,他们下船换马。令狐冲躺在马车里养伤,林平之骑了马随在父母灵柩之侧,寸步不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4-06-01 10:11
                                              他不喜欢躺在马车里,前一世他最后一次上华山也是躺在马车里,那时候他痛苦万分如失魂魄。现下里虽是故人尚在,时事未改,却还是让他哀伤不已,巨大的虚无感压得他累。
                                              他时不时回头看看林平之和岳灵珊,确定他们还在,好抵抗那致命的恐惧。若是他一觉醒来,发现他们都不在了,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他多半会疯的。
                                              一切都和记忆里没什么不同。
                                              岳灵珊一刻也安静不下来,林平之安静得近乎空气,谁能想到,这二人日后会结为连理;谁能想到,她会为他弃他而去;谁又能想到,他一生所爱居然是别人口中他的情敌……
                                              “你爱她,她爱我,我爱你。这是缘分,还是报应?”
                                              他最后一次见到那个温润隐忍的少年时,他说的最后一句。
                                              他没看到他的表情,他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就像现在一样。
                                              纤丽若妇人好女,却又透着股君子的清正不屈。
                                              风都能吹折的硬骨头。
                                              会折,却不会弯。
                                              山鹰在他们头上随意盘旋着, 风无边无际地吹,山坡上草像青色的洪水。
                                              安静下来的令狐冲让岳灵珊很不适应,她大师哥一贯的爱说爱笑爱玩爱闹,如今却安静得像个小老头。她虽然曾在心底里希望令狐冲以后可以像她爹爹一样成熟稳重,但这变化着实突然,让她一时难以接受。
                                              林平之倒没觉得令狐冲有什么异常,他安静正常,胡闹也正常。
                                              陆大有一如既往的和岳灵珊斗着嘴,令狐冲很感激他,没有他,这旅途是要有多寂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4-06-01 10:12
                                                高考在即,宁死不坑的楼主求祝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4-06-01 10:14
                                                  楼楼加油 端午快乐 高考加油啊


                                                  回复
                                                  121楼2014-06-01 16:06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2楼2014-06-05 08:24
                                                      两天之后,我们再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4-06-06 18:25
                                                        楼主快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4-06-14 13:45
                                                          楼主,说好的两天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5楼2014-06-17 08:14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4-06-17 13:1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