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刚毕业,你咋成营长了?! 56-300章...有的加Q 576178125
军校刚毕业,你咋成营长了?! 56-300章...有的加QQ 576178125
贴吧:飞卢作者:go夜冭羙 2023-05-27 04:34
军校刚毕业,你咋成营长了?!
军校刚毕业,你咋成营长了?! 有的滴滴我
贴吧:飞卢vip账号共享作者:段哥哥啦啦啦 2023-06-28 09:51
军校刚毕业,你咋成营长了?!
有的,滴滴 军校刚毕业,你咋成营长了?!
贴吧:飞卢vip账号共享作者:段哥哥啦啦啦 2023-06-28 09:52
回复:【霆峰150302.原创】灵魂刺客Soul Assassin(尘远衍生/架空/
第六章

龚克贤为立下马威,将最难管的一个团,扔给了宁致远。

邢科在来上海前,明显做的功课要比宁致远足。从知道龚克贤把302团给了宁致远之后,就很是不爽。
只是宁致远冷冰冰的没一点儿反应,邢科虽说是陈建明亲自挑选调来帮助宁致远的,并且还是中央军的,可莫名总是对宁致远有些惧怕。

汽车从龚克贤住处出来,宁致远在车上一言不发,邢科几次想提醒宁致远302团不好带,可又实在不敢吭声,一路上就这么僵着。

“停车。”

清冷声音传来,司机连忙踩了刹车,这时邢科还没从这诡异气氛中反应过来,那厢宁致远已经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

邢科从车上下来,走到宁致远身边。宁致远站在车旁打量眼前这座府宅。

邢科抬头看了,这是“安府”。

邢科瞧了瞧宁致远的表情,小心道:“这是上海商会会长安向泽的府宅,未来团长在这儿肯定要与他有很多交集。”

宁致远却不吭声,只看着。

安逸尘在上海是大户人家,他一直都知道,可从未来过。站着看着气派的大门许久,宁致远微微转头,问道:“安向泽只有一个儿子?”

邢科这倒不是很清楚了,来上海前,对各政要都有一个基本了解,可太具体的……
邢科觉得是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垂着头道:“属下失职,属下会尽快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宁致远摆摆手示意不用,又看了一眼安府两个大字,然后坐回车里。

等汽车开动,宁致远道:“关注一下中央三十五军的前方消息。”邢科记下,回头看了看宁致远的表情,道:“龚师长给团座的302团,风评可是很不好。”

宁致远低头把戴着的白手套摘了,拿在手里展平,道:“无妨。”说完这两个字,他抬头看着邢科,道:“警卫连都是从南京调来的?”

“是的。我们一周前已经到达上海,就等团座上任了。”

宁致远深吸口气,看着车外。

从这大手笔上看,他被委派到上海来调查龚克贤这件事,其实国民政府已经有所计较了。想必龚克贤即使没有通共,他的军事生涯也基本到头了。
国民政府要想把龚克贤的师长给抹了,就需要一个像宁致远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来亲手了断,通共不过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宁致远想起临行前陈建明的那番话,那句取而代之。

宁致远低着头,又把手套戴了回去。

龚克贤是军阀改制,他对党国忠诚与否尚不好说。可党国这一步棋下的,基本也就是准备痛下杀手了。
自己同时也有可能成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的牺牲品。
陈建明对宁致远肯定不会有什么坏心,他想必也是笃定,宁致远根本不可能认命。性格所趋,这上海自然来了,就要站的稳稳地。

******************************************

中央三十五军讨伐之路几近尾声。
安逸尘被调来这里顶替战死的连长职位,手下管辖的连队也基本死了个七七八八。几乎就是一个烂摊子。
可安逸尘却不怕。
几次进谏,都是主张猛攻。
营长自是不敢下命令,上面人究竟有什么意思他们都猜测不透,这安逸尘是军校刚刚毕业的军官,实战经验少之又少,不止营长不信任,甚至安逸尘所在连队都没几个相信他。

这叫安逸尘很是空有一番雄韬伟略,却难以施展的感觉。

休战夜晚,安逸尘坐在灯前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对于目前战况来说,讨伐像是已经胜券在握。可这些军阀与日本人勾结,对战况有极大威胁。
介于这个原因,安逸尘才坚持猛攻,不同意休战。
与日本人勾结的军阀基本无须考虑招安,用猛打来结束这场战役,同时也给其他军阀敲一个警钟。
日本与中国本就实力悬殊,再有军阀投靠,后果不堪设想。
即使三十五军再厉害,恐怕也难以抵挡几次猛攻。

安逸尘奋笔疾书,将战略布局一一展现在纸上。

夜深人静,思绪却空前活跃。待最后一字落定,安逸尘脚边,已是一地烟头。
长吁口气,看着信笺上洋洋洒洒的字,突地就想起那夜挑灯为宁致远抄的那些笔记。
后来安逸尘找过,确信宁致远带走了,心里有一股酸涩的高兴,现在安逸尘还是个中尉,小小军官身边也没什么能帮衬的人,想找宁致远,简直是难上难。

安逸尘其实对宁致远是有信心的。端枪的果断及冷静,安逸尘根本就比不上。他相信,宁致远无论遇见如何恶战,定能安然活着,活到安逸尘战功加身寻到他消息那一日。

************************

302团是军阀改制最直观体现出来的部队,军阀身上那种痞劲儿,别说散透,根本连散的意思都没有。
可龚克贤喜欢。
从军阀改制掉了几个正规营给龚克贤那天开始,他的部队正在向正规军转变。可302团是龚克贤有意的纵容。
总要有一些亲卫在自己身边,晚上才能睡得舒服。

于是龚克贤把自己这支亲卫团,拨给了宁致远。他笃定宁致远根本拿不下,待合适时机龚克贤就要对这个上派下来的宁致远下手。

宁致远怎么不知,可他根本不在乎。
部队的办公室已经打扫好,宁致远带着邢科走进办公室时,就已经对眼下局势有了计较。

“从南京过来的警卫连,打散了分发到各个营,然后再从各个营级单位,调人来警卫连。”

邢科一听顿时惊了,道:“警卫连是党国派来保护团座的,打散了下到营队里,再从营队调人,这……”

宁致远白手套摸了摸桌面,抬手一看,一尘不染:“我自有安排,去做吧。然后下午两点钟,我要开连级以上会议。”

邢科见宁致远已经打定主意,也不好再劝,只得愁眉不展的去办了。

等邢科出去,宁致远才仔细的打量了整间办公室。戴着白手套的手,所到之处都摸索一番,连桌面摆着的花瓶都不放过。

宁致远捏起手,摸了下花瓶里插着的花。是假的。

宁致远耸眉,将花瓶拿起,倒放,看见花瓶底部,用黑色胶布缠了一个小小物件。宁致远冷笑,这龚克贤当真是不放心他,窃听器都装到这里来了。

把花瓶放好,底部那窃听器还这么摆着没有去掉。绕过办公桌,坐在椅子上翻看团部资料。

*********************

下午两点钟,宁致远准时到达会议室。

会议桌两旁,稀稀拉拉坐了些人,见宁致远进来,懒散的站起身,行了个不太标准的礼便坐了下去。

宁致远环视一眼,坐下道:“想必各位在我未到上海前,就已经收到消息。在此我就不多赘述,我让副官做的人事调动,各位是否收到?”

那些人点点头,议论纷纷,有说这份人事调动不好,有说营队里工作难做。

宁致远也不吭声,等那些人交头接耳议论声音渐渐平息后,才缓缓开口:“302团龚师长现在拨给我,我就要立个规矩。与那些部队规矩不同,我这个,是仅限于我们302团的。”宁致远看了一圈,接着道:“第一,团部发出的任何变动,你们没有上辩的权利,无条件接受,并且不要让我听到一丝有关于变动的负面消息。第二,每日训练,各连长以上军官都要参与。第三,取消公休假。”

三条一出,一片哗然。更有甚者,站起身冲宁致远怒道:“你这新来的小娃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狗屁的条令!老子不服!”

宁致远冷冷瞧着眼前这站起来指着自己鼻子大骂的汉子,道:“我刚才说了,团部任何命令都无条件服从,不管你服不服。”

302团一直是87师的“亲卫团”,直属龚克贤管辖,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当即他们便闹起来,场面一时失控。

邢科看着这局面,心下也是为宁致远捏冷汗。可宁致远端坐椅子上,面色丝毫不变。
直到那些人终于愤懑,甚至甩了大檐帽,邢科还没反应过来,一声枪响,压下了所有人的声音。
而领头扔了大檐帽的那人,捂着胸口不可置信的瘫软下去。

邢科扭头看着宁致远。宁致远手里握了一把枪,还是那个冷漠的表情,仿佛刚才那一枪不是由他放出来的。

宁致远把手里的枪放在桌面上,道:“还有不服?”
贴吧:霆峰作者:Adoration 2015-03-04 11:31
回复:|尘远|【150307原创】灵魂刺客Soul Assassin(尘远/军队/架
第六章

龚克贤为立下马威,将最难管的一个团,扔给了宁致远。

邢科在来上海前,明显做的功课要比宁致远足。从知道龚克贤把302团给了宁致远之后,就很是不爽。
只是宁致远冷冰冰的没一点儿反应,邢科虽说是陈建明亲自挑选调来帮助宁致远的,并且还是中央军的,可莫名总是对宁致远有些惧怕。

汽车从龚克贤住处出来,宁致远在车上一言不发,邢科几次想提醒宁致远302团不好带,可又实在不敢吭声,一路上就这么僵着。

“停车。”

清冷声音传来,司机连忙踩了刹车,这时邢科还没从这诡异气氛中反应过来,那厢宁致远已经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

邢科从车上下来,走到宁致远身边。宁致远站在车旁打量眼前这座府宅。

邢科抬头看了,这是“安府”。

邢科瞧了瞧宁致远的表情,小心道:“这是上海商会会长安向泽的府宅,未来团长在这儿肯定要与他有很多交集。”

宁致远却不吭声,只看着。

安逸尘在上海是大户人家,他一直都知道,可从未来过。站着看着气派的大门许久,宁致远微微转头,问道:“安向泽只有一个儿子?”

邢科这倒不是很清楚了,来上海前,对各政要都有一个基本了解,可太具体的……
邢科觉得是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垂着头道:“属下失职,属下会尽快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宁致远摆摆手示意不用,又看了一眼安府两个大字,然后坐回车里。

等汽车开动,宁致远道:“关注一下中央三十五军的前方消息。”邢科记下,回头看了看宁致远的表情,道:“龚师长给团座的302团,风评可是很不好。”

宁致远低头把戴着的白手套摘了,拿在手里展平,道:“无妨。”说完这两个字,他抬头看着邢科,道:“警卫连都是从南京调来的?”

“是的。我们一周前已经到达上海,就等团座上任了。”

宁致远深吸口气,看着车外。

从这大手笔上看,他被委派到上海来调查龚克贤这件事,其实国民政府已经有所计较了。想必龚克贤即使没有通共,他的军事生涯也基本到头了。
国民政府要想把龚克贤的师长给抹了,就需要一个像宁致远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来亲手了断,通共不过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宁致远想起临行前陈建明的那番话,那句取而代之。

宁致远低着头,又把手套戴了回去。

龚克贤是军阀改制,他对党国忠诚与否尚不好说。可党国这一步棋下的,基本也就是准备痛下杀手了。
自己同时也有可能成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的牺牲品。
陈建明对宁致远肯定不会有什么坏心,他想必也是笃定,宁致远根本不可能认命。性格所趋,这上海自然来了,就要站的稳稳地。

******************************************

中央三十五军讨伐之路几近尾声。
安逸尘被调来这里顶替战死的连长职位,手下管辖的连队也基本死了个七七八八。几乎就是一个烂摊子。
可安逸尘却不怕。
几次进谏,都是主张猛攻。
营长自是不敢下命令,上面人究竟有什么意思他们都猜测不透,这安逸尘是军校刚刚毕业的军官,实战经验少之又少,不止营长不信任,甚至安逸尘所在连队都没几个相信他。

这叫安逸尘很是空有一番雄韬伟略,却难以施展的感觉。

休战夜晚,安逸尘坐在灯前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对于目前战况来说,讨伐像是已经胜券在握。可这些军阀与日本人勾结,对战况有极大威胁。
介于这个原因,安逸尘才坚持猛攻,不同意休战。
与日本人勾结的军阀基本无须考虑招安,用猛打来结束这场战役,同时也给其他军阀敲一个警钟。
日本与中国本就实力悬殊,再有军阀投靠,后果不堪设想。
即使三十五军再厉害,恐怕也难以抵挡几次猛攻。

安逸尘奋笔疾书,将战略布局一一展现在纸上。

夜深人静,思绪却空前活跃。待最后一字落定,安逸尘脚边,已是一地烟头。
长吁口气,看着信笺上洋洋洒洒的字,突地就想起那夜挑灯为宁致远抄的那些笔记。
后来安逸尘找过,确信宁致远带走了,心里有一股酸涩的高兴,现在安逸尘还是个中尉,小小军官身边也没什么能帮衬的人,想找宁致远,简直是难上难。

安逸尘其实对宁致远是有信心的。端枪的果断及冷静,安逸尘根本就比不上。他相信,宁致远无论遇见如何恶战,定能安然活着,活到安逸尘战功加身寻到他消息那一日。

************************

302团是军阀改制最直观体现出来的部队,军阀身上那种痞劲儿,别说散透,根本连散的意思都没有。
可龚克贤喜欢。
从军阀改制掉了几个正规营给龚克贤那天开始,他的部队正在向正规军转变。可302团是龚克贤有意的纵容。
总要有一些亲卫在自己身边,晚上才能睡得舒服。

于是龚克贤把自己这支亲卫团,拨给了宁致远。他笃定宁致远根本拿不下,待合适时机龚克贤就要对这个上派下来的宁致远下手。

宁致远怎么不知,可他根本不在乎。
部队的办公室已经打扫好,宁致远带着邢科走进办公室时,就已经对眼下局势有了计较。

“从南京过来的警卫连,打散了分发到各个营,然后再从各个营级单位,调人来警卫连。”

邢科一听顿时惊了,道:“警卫连是党国派来保护团座的,打散了下到营队里,再从营队调人,这……”

宁致远白手套摸了摸桌面,抬手一看,一尘不染:“我自有安排,去做吧。然后下午两点钟,我要开连级以上会议。”

邢科见宁致远已经打定主意,也不好再劝,只得愁眉不展的去办了。

等邢科出去,宁致远才仔细的打量了整间办公室。戴着白手套的手,所到之处都摸索一番,连桌面摆着的花瓶都不放过。

宁致远捏起手,摸了下花瓶里插着的花。是假的。

宁致远耸眉,将花瓶拿起,倒放,看见花瓶底部,用黑色胶布缠了一个小小物件。宁致远冷笑,这龚克贤当真是不放心他,窃听器都装到这里来了。

把花瓶放好,底部那窃听器还这么摆着没有去掉。绕过办公桌,坐在椅子上翻看团部资料。

*********************

下午两点钟,宁致远准时到达会议室。

会议桌两旁,稀稀拉拉坐了些人,见宁致远进来,懒散的站起身,行了个不太标准的礼便坐了下去。

宁致远环视一眼,坐下道:“想必各位在我未到上海前,就已经收到消息。在此我就不多赘述,我让副官做的人事调动,各位是否收到?”

那些人点点头,议论纷纷,有说这份人事调动不好,有说营队里工作难做。

宁致远也不吭声,等那些人交头接耳议论声音渐渐平息后,才缓缓开口:“302团龚师长现在拨给我,我就要立个规矩。与那些部队规矩不同,我这个,是仅限于我们302团的。”宁致远看了一圈,接着道:“第一,团部发出的任何变动,你们没有上辩的权利,无条件接受,并且不要让我听到一丝有关于变动的负面消息。第二,每日训练,各连长以上军官都要参与。第三,取消公休假。”

三条一出,一片哗然。更有甚者,站起身冲宁致远怒道:“你这新来的小娃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狗屁的条令!老子不服!”

宁致远冷冷瞧着眼前这站起来指着自己鼻子大骂的汉子,道:“我刚才说了,团部任何命令都无条件服从,不管你服不服。”

302团一直是87师的“亲卫团”,直属龚克贤管辖,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当即他们便闹起来,场面一时失控。

邢科看着这局面,心下也是为宁致远捏冷汗。可宁致远端坐椅子上,面色丝毫不变。
直到那些人终于愤懑,甚至甩了大檐帽,邢科还没反应过来,一声枪响,压下了所有人的声音。
而领头扔了大檐帽的那人,捂着胸口不可置信的瘫软下去。

邢科扭头看着宁致远。宁致远手里握了一把枪,还是那个冷漠的表情,仿佛刚才那一枪不是由他放出来的。

宁致远把手里的枪放在桌面上,道:“还有不服?”
贴吧:尘远作者:Adoration 2015-03-07 17:39
回复:霹雷馒头-玩家改造作品欣赏
众所周知,美国陆军装备的主战坦克是M1艾布拉姆斯。美国坦克习惯使用名将命名,例如M3/M5斯图亚特坦克以南北战争时期南军骑兵将领詹姆斯·斯图亚特命名,M4谢尔曼坦克以北军名将威廉·谢尔曼命名,M24霞飞坦克以美西战争名将阿德纳·霞飞命名,M26潘兴坦克以一战美国远征军司令约翰·潘兴命名,M46/M47/M48/M60巴顿坦克以二战名将乔治·巴顿命名。而M1坦克的名字,来源于另一位美国名将:克莱顿·艾布拉姆斯。

艾布拉姆斯坦克
克莱顿·威廉·艾布拉姆斯(Creighton Williams Abrams)1914年9月15日出生于马塞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德,父亲是一位农民兼铁路车辆整备工人。1936年,艾布拉姆斯迎来的人生中最重要一年,他从西点军校毕业,并与加拿大女孩茱莉亚完婚。毕业后,艾布拉姆斯被分配至美军第1装甲师服役,担任坦克指挥官职务。后来凭借着优异的表现,艾布拉姆斯于1939年和1940年连升两级成为上尉,并成为连队指挥官。

年轻时的艾布拉姆斯
美国参战之后,艾布拉姆斯被调往第4装甲师第37装甲团,担任团部副官。1942年7月,艾布拉姆斯以候补军官身份成为一名新任营长。1943年3月,艾布拉姆斯成为第37装甲团的代理团长。在1943年9月,第37装甲团整编为第37坦克营,艾布拉姆斯担任营长。从一名刚毕业的小少尉,到驰骋疆场的精锐中校营长,艾布拉姆斯仅仅用了7年时间,这在军事界是极为罕见的,他的优秀可见一斑。

新闻报道中的宣传画
艾布拉姆斯在二战屡立战功,他指挥的部队经常作为第4装甲师甚至整个第3集团军的先锋。真正让艾布拉姆斯扬名立万的是突出部战役。1944年12月26日下午4点50分,第37坦克营的D连成功突破了德军对巴斯通的包围,随后帮助水深火热中的第101空降师逃出生天。这一场胜利的意义无需赘述,艾布拉姆斯本人凭借这一功绩不仅在4月份升任上校,更经《生活》杂志主编威尔·朗的报道成为了美国人尽皆知的英雄“艾布上校(Colonel Abe)”。

坦克上写着“最先到达巴斯通”
作为一名坦克部队的指挥官,艾布拉姆斯偏爱速度更快的坦克。他的座驾:“雷电7号”号M4A3E8-HVSS谢尔曼坦克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坦克之一。乔治·巴顿将军曾对他有过十足的赞美:“我原本应是美国陆军最佳战车指挥官的,但我有了这个同僚——艾布拉姆斯,他简直是世界第一。”二战期间,艾布拉姆斯获得了两枚“杰出服务十字勋章”,成为了美军中最受瞩目的中级军官。

艾布拉姆斯的座驾——雷电7号坦克
经过二战后的进修深造,艾布拉姆斯在朝鲜战争中成为集团军参谋长。1956年2月7日,艾布拉姆斯晋升为准将,并成为五角大楼预备役构成部队的副参谋长。后历任第3装甲师的副师长、师长、五角大楼陆军作战指挥副参谋长,并于1963年以中将军衔执掌驻扎在欧洲的第5集团军。

艾布拉姆斯准将时期的标准照
1964年,艾布拉姆斯晋升为上将并被派往越南。1968年他接过西点军校的同级生——威廉·威斯特摩兰的职务,成为驻越美军总司令。在任期间,艾布拉姆斯调整了美军的战略方向。1972年,艾布拉姆斯成为美陆军总参谋长,后于1974年因肺癌逝世。

担任陆军参谋总长时的艾布拉姆斯画像
克莱顿·艾布拉姆斯被美国人称为“我们这个时代唯一一个可信赖和依靠的国家英雄”,前国务卿鲍威尔和海湾战争期间的多国部队司令施瓦茨科普夫均对他推崇备至。可以说,艾布拉姆斯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将军之一。
贴吧:forcesofvalor作者:Richardfu23 2017-11-14 22:57
回复:【原创AC+seed综合】(暂时没有合适的题目)
Eleya跟在伊扎克后面在舰里绕来绕去,明显觉得头大,这里怎么这么大?!“阿斯兰!”伊扎克大吼道。阿斯兰很困惑的转过头,问:“伊扎克我记得今天咱们比过象棋了啊,你还想比什么?!”“噗!”Eleya憋不住笑出了声来。“Eleya?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阿斯兰相当吃惊。正式的行了一个军礼,Eleya正色道:“Eleya•Zala,ZAFT军校刚刚毕业,现属ZAFT萨拉小队成员。萨拉队长请多多指教!”
    听到这里,阿斯兰脸立刻沉了下来:“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不能进军队的!”Eleya委屈的低下头,说:“战争这么激烈,我当然要尽自己的力啊,不能再发生妈妈那次一样的事情了。”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啊,我军校是以第一名毕业的哦。”好像怕阿斯兰不信,真的拿出了一张成绩单。阿斯兰无力的叹了口气,貌似她没找到重点在那里啊。

贴吧:ac王道作者:拂曉の光芒 2010-02-26 20:02
回复:新书《雪国之炎》求支持,含前面章节
关于投放“冰松果”的提案迅速获得了全球大国民众的一致同意,微弱的反对的声音被淹没地无声无息。这一年冬天,“冰松果”投放在大气层中,全球气温迅速下降,人们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雪花,全世界一片欢呼,所有人都受益于气候的适宜。
后人为了记忆人类对抗大自然的无知举动,为了纪念气候剧变的起始,2020年被称为寒冰纪元年。
舒适的温度没有持续多久,2023年,气温明显下降,到了秋天,大家发现本该成熟的农作物不再成熟。一直出口粮食的大国也停止了粮食出口,粮食危机在全球范围内爆发,紧接着,房地产泡沫崩裂,银行开始破产,民众财富一夜之间蒸发,各地民众哄抢物资,甚至开始爆发各种暴力事件。
第二年,气温继续下降,乞讨的流民越来越多,争抢粮食的事件每天都在发生,各地警察和军队在不断行动,却无法制止混乱的局面。
这一年,章炎26岁,军校毕业,这时候已经成为军队步兵营的营长,在防区执行维和任务,每天忙碌于各种重要物资的安保和暴力事件的预防和抓捕工作。身为军方的一员,生存有了保障,当兵成了人人羡慕的职业,而章炎的同龄人刚步入社会没几年,却面临如此局面,无奈成为流民中的一员,每天为一口食物而想尽办法。但是人人羡慕的章炎脸上并没有多少笑容,他也在时刻思考着气候剧变的未来会怎样?面对着越来越多的犯罪分子,章炎乐观不起来。
到了冬天,食物短缺越来越严重,各地的流民越来越多,军队力量薄弱的地区被流民占领,并打出了“打土豪、分粮食”的旗号,全国形势愈发严峻起来。作为军队的指挥官,章炎和很多战友都在关注着事态的变化,并猜想着高层如何定义流民的这些行为。很快,高层的文件下来了,流民的这些行为被定义为“暴匪起义”,要求各地军队组织有效镇压。
章炎看到文件心里一阵恍惚,难道枪口真的要对准平民了吗?看来,混乱的时代真的开始了。
贴吧:魔天记作者:ningyingtime 2014-08-03 22:01
回复:【丽质天生】回首.意更稠
虽然没去北京治疗,但小米买了最好的靶向药并祈求医生能够尽可能减缓阿姨的痛苦,有了小米的资金支持,起码女人疼痛时不必为了省钱而忍受疼痛,起码能更有尊严的活在世上。“小米,我接到队长的电话了,佳佳已经往回赶了,明早八点就能到,他让我们去接人。”看着这三周,明显瘦了的小米,苗苗就很心疼。“小米,你白天陪着阿姨,晚上还在出租屋里处理公务,可我除了给你做点好吃的,却什么也帮不了你”有些懊恼的,苗苗底下了头,“傻丫头,瞎想什么,你看你都给我喂胖了”合上电脑,故意拍了拍肚子,小米知道,苗苗这段时间也不容易。“嗨,佳佳终于回来了,今天我回来时,阿姨状态很不好,医生说也就这两天了。”摇摇头,小米显得很无力,“小米,咱们都尽力了,要不是你找的特效药,恐怕阿姨根本坚持不到今天。”不想让什么都是小米自己扛,苗苗给出了一个客观的判断。“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有些疲倦,想着这些天的林林总总,小米第一次有些想米蓝了。
“佳佳,这里!”一处接站口,苗苗就看见了佳佳,顺着苗苗的手指,小米看见了一脸憔悴的刘佳佳和凌云。她怎么来了?有些疑惑的,但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苗苗,小米,我妈怎么样了?”刚回来就听队长告诉自己这个消息,佳佳觉得自己的眼前瞬间就黑了。“阿姨情况不好。”摇摇头,小米不准备隐瞒这件事,“佳佳!”眼见着佳佳腿脚一软,身边的凌云顺势就扶住了她,“别说了,咱们快去医院”扶着佳佳,凌云让二人前面领路。
“妈!”看着床上已经脱了像的母亲,佳佳没忍住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佳佳,是佳佳回来了么?”此刻,已接近昏迷的刘妈妈似乎听见了女儿的声音,强撑着睁开了眼,“妈,是我,我回来了。”单膝跪地,佳佳紧紧的握着妈妈的手,“回来就好,佳佳,妈不行了,你要好好的,看你有这么好的朋友,妈也放心了”用眼神瞅了瞅佳佳身后的小米和苗苗,眼神中满是感激。“妈,你别瞎说,我们去北京,去找最好的大夫给你看病。”佳佳强撑着身子,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佳佳,能找到的药小米都给妈妈用了,是妈自己不愿去医院,这辈子能看到你好好的,妈就放心了,你要好好的,好好的。”能看见佳佳安然无恙的回来,刘妈妈也安心的闭上了眼。“妈!”感受到手中的手变得冰冷,刘佳佳的心也随之变冷,变痛,这一年多的伤痛,再加上这巨大的打击,佳佳再也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帮着佳佳把事情处理完,有苗苗陪着她到假期结束,小米和凌云决定先一步离开。“姐,你这是回部队,还是去哪?我送你。”下了飞机,见凌云不客气的坐在自己副驾驶上,小米决定先把她送走再说。“首长给我一周假,我不想回部队,但又没地方去,你收留我吧。”一边和邓业发着微信,一边跟小米斗嘴。“你没地方去?”听着凌云一句话,小米的下吧差点掉下来。“对啊,你忍心看着姐姐流落街头啊。”可怜巴巴的小表情看着小米,弄的小米笑出了声。“哎,你笑什么。”不满的白了小米一眼,“好,好,你说的都对。”知道凌云是跟定自己了,小米索性放弃抵抗。
将车子停在地下车库,小米带着凌云来到了一处环境还算可以的小区。“进来吧,这是我偷着买的一套房子,没人知道”言下之意,你嘴有点把门的,别瞎说。咱凌秘书当然知道小米的意思,“放心吧,这些菜放在哪?”凌云也不客气自顾自的换了拖鞋,又将路上买的熟食和蔬菜朝小米晃晃,“就放厨房就行,一会我来弄。”忙着开窗通风的小米皱着眉头,才几周没回来,哪来的这么大的土?看着小米的家,凌云真是感慨,不愧是土豪,就着200多平的房子,小米愣是告诉我,家小让我凑合下。摇摇头,果真,土豪的世界我不懂。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小米,犹豫着,终究,准备给米副司令发的短信还是没有发出去。
“这么丰盛啊!”没有想到小米能有这么好的手艺,“你还要喝酒?我可不陪你”看着小米拿了几瓶白酒出来,凌云摆了摆手,“好,你不陪我,我自己喝好吧。”嘴上说着,可手里依旧拿着两个杯子。“小米,吃点菜,别光喝酒。”看着喝白酒和喝水一样的小米,凌云当真感到头痛,“没事,姐,我人送外号千杯不醉。”摇了摇还剩一杯底的酒,显然,汤小米有些喝大了。“行啦,别喝了,吃点饭。”想要拿下小米的酒杯,可小米却像个孩子似得将酒杯抱在怀里,“那你吃点饭总行了吧!”看着一脸纠结的小米,凌云也不忍心说什么了,“姐,多少你就喝点呗,你在休假,又没有什么禁酒令。”撺掇着,小米在凌云的杯子里倒了一个底。“你!”看着杯中的酒,摆了,就陪她喝点,赶紧打发她睡觉去。“嘿嘿!”看着凌云乖乖的喝了,小米一阵傻笑。“别笑了,赶紧吃饭。”拍了拍小米的爪子,凌云无奈道。“好”小米也是听话,吃了几口菜,随即摇了摇头,果然调料不全,这鱼做的没滋味。自顾自,小米又给自己倒了半杯,“哎,汤小米,你这都喝了半斤了,不许喝了。”板着脸,凌云强硬的夺过了小米的酒杯。眼瞅着凌云生气了,小米乖乖听话吃饭。“姐,你是米蓝派来的吧!”眼见着饭吃完了,小米一句话弄的凌云消化不良。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凌云等着小米给自己解释。“是邓营长告诉我你被调去当米蓝的秘书了,而且他还跟我说。。。”故意拉长半口气,“你成他女朋友了。”一下子,凌云的脸难得的红了,这个邓业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姐,这不能怪邓营,我那头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就打邓营那去了,谁知我刚问了一句,他就什么都招了”,一想到邓业那天兴奋的样子,小米就想笑。“他还给你说什么了?”黑着脸,凌云看着偷笑的汤小米。“我保证,再没别的了。”煞有介事的小米还伸起三根手指。“你啊!”无奈的,凌云戳了戳小米的额头。“说真的,姐,邓营虽然人呆了些,但真心是个好人,你嫁给他我很放心。”一本正经的,小米看着凌云,“小屁孩,”难得的凌云红了脸,“那你说说吧,你更狼牙的高邵钰是怎么回事?”开玩笑的,凌云问出了心里的疑问,要知道当米蓝告诉她这个消息时,她下巴都惊掉了。“米蓝告诉你的?”拿起桌上的酒杯,小米又来了一口,“她只是担心你!”不想否认,凌云选择坦白。“我就知道,这事瞒不过她,其实我和高邵钰什么都没发生,”白了一眼满脸写满八卦的凌云,“其实,我们就是单纯的去江浙玩了一圈,在西湖旁,他跟我表白了,我就答应他了。”一脸就这么简单,是你们想多了。“是吗?”听着汤小米说的这么简单,凌云怎么都难以相信。“就是这么简单,其实我答应他就是因为我想找个人陪伴,到是那日,他被米蓝胖揍一顿还想着我,反而让我多了几分真心。”这个姐姐太狡猾,而本来这些事,小米也没准备隐瞒。“米副司令把高邵钰揍了?”一脸惊讶,还有着劲爆消息!“你不知道啊!”故意的小米表现出一脸懊悔,“少废话,坦白从宽”,凌云顺手拿起了桌上的酒喝了几口,这个消息太大,她得压压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老汤和米蓝吃晚饭不知道咋溜得到海边去了,正好看见我和高邵钰在接吻,这就了不地了,米蓝脑补出一幅幅画面,上去就把高邵钰给揍了”想想那天的米蓝,小米就觉得惊悚,“然后了”夺过小米的筷子,凌云示意她别废话。“没然后了!米蓝手下留情,但还是将高邵钰胖揍一顿,不过说真的,就老汤那小身板,这复婚了能禁得住么?”坏坏的笑着,仿佛刚刚是在说别人。可凌云可没汤小米那么心大,狠狠地喝了一口酒,“我去,米副司令太帅了!”高邵钰的身手凌云是知道的,能把他暴打,这该多厉害。“喂喂喂,你不要一副花痴的表情,我很不开心。”瞅瞅这一个两个咋都被迷得神魂颠倒。“嘿嘿。”挠挠头,凌云觉得自己也有点醉了。“你干嘛去!”拽回了作势要跑的小米,“咱俩再喝口!”主动地,凌云帮小米倒满。打量了几眼凌云,好么,这姑娘喝嗨了。“别憋着啦,想说啥,说吧。”看着欲言又止的凌云,小米到是直率。“小米,你对你妈妈到底是怎么想的。”思虑片刻,凌云谨慎的开口,“能怎么想,她跟老汤结婚已成事实,老汤是我爸,那她就是我后妈,供着不就完了!”有些口是心非的小米道。“哎,小米。”作势拉过来身侧的人,“经过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你还不明白吗,我知道你对她有意见,有看法,但她对你绝对是上心,她为了多了解你,特意将我调到身边,要不然我一个军校刚毕业的小少校怎么能有这机会,你还真以为我如他们所说走了狗屎运?”拍拍小米肩膀,这熊孩子咋就不开窍。看小米没说话,凌云喝了口酒继续道,“你那天也看见了,佳佳妈妈走那天,佳佳有多伤心,子欲养而亲不在,不只是说说而已。既然上天给了你这次机会,为什么不懂得珍惜。”,摇摇头,看见自己的小妹妹难过,自己也不好受。“我知道,可无论如何,这声妈我也叫不出口。”沉思片刻,小米决定说实话。“是,我明白,这突然间让你高高兴兴的接受这个事实,有些难度,但有些事情,别等失去了在后悔。”晕晕的,凌云确定自己喝多了,“你自己好好想吧,我有点晕,去躺会”摇晃着,凌云撇下小米走了,有些事终究的自己去想。
贴吧:国话演员马丽作者:飞翔的小猪68 2017-10-08 16:30
回复:军长的公子
军校刚毕业,镀金呢,后面就升直属营的副营长了。自己也确实有那本事
贴吧:诺亚天龙作者:146133618 2023-04-15 12:01

大家都在搜

  • 本科军校毕业多少年可以到营长
  • 军改后军校毕业生军衔
  • 军校毕业连长
  • 军校毕业几年到副营
  • 军校刚毕业到部队
  • 军校毕业排长要当几年
  • 军校毕业多少年到大校
  • 军校本科毕业为什么当排长
  • 军校毕业升到营级容易吗
  • 军校毕业可以不去部队吗
  • 在部队上军校几年毕业
  • 军校毕业可以一直在部队吗
  • 军校毕业能当什么官
  • 一般军校几年毕业
  • 军校上几年毕业
  • 军校毕业选岗
  • 2020年军校毕业少尉
  • 军校毕业到副团级一般要多久
  • 军校毕业支边几年可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