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布袋戏吧 关注:153,462贴子:3,495,068

江湖无期,霹雳同行。

  • 77
    中午做梦梦见了霹雳武侠的世界,想要打造出来给大家看看 “魔封三花”镇楼!
  • 54
    可怜的金童玉女,成为编剧七夕应景的祭品,不愧是去死去死团大本营。
  • 21
    这档一改前几档用大量的台词来讲述设定,比较常用肢体动作、语调跟情境来描写,用常见的符号有意识替代台词铺陈,太多的台词更像是广播剧,削弱画面语言给观众的想象空间。 像北冥风举跟明河影,两者间的台词少之又少,如果不是一个环抱,观众甚至还不知道这对在谈恋爱,也是这个环抱让两人关系不言而喻,之后编剧大多是透过肢体动作跟眼神对视,而不是直接描写两人的爱情,这不失为一种藏拙的方法。 编剧在写不擅长的类别时,真的
  • 74
    玉佛爷偶头那微微一笑的角度很有神,配上特写镜头,很有轻蔑鄙视感,而且他的操偶动作蛮细致,不论是拿着攀玉趾的人头把玩,或者近身肢接水平都不错。 不晓得他跟金童玉女关系为何,不同于邓王爷的幽影非泉是傀儡,金童玉女似有情感,玉佛爷在对战鹿老怪时,两人被打飞会「啊」的一声,在玉佛爷被攀玉趾击退同时,还会一同搀扶。 金童玉女让我想起一部老港片《奇门循甲》的坛娃娃,两人应是玉佛爷用医鬼之毒养出,他们对玉佛爷看法
  • 31
    夜王的出场好多水,不愧是海宇之主,让我想起喷水达人靖沧浪,一开始的战场画面,有点单锋罪者的影子,之后的围攻,颇似神愆。 本档的近身肢接比之前好很多,很常有双方交手的特写,不是单纯几道气功扫过去,不过时间很短,都是一闪即过。
    cch5475 7-30
  • 19
    本文件进度真的飞快,跟魔封形成强烈对比,占云巾跟香如昔的兄妹恩怨,一集就讲清楚,如果是魔封少说可以拖个30集;涤瑕快剑才刚出场,大家就知道他是琴狐,远望蓝衣蒙面人,足足拖了快一档才自爆。 剧情主轴将视角抽离被连车好几轮的中原,集中在南域,并且不是以中原为主视角切入,而是以在地人鹿老怪跟琴狐小兵展开人际关系网,架构有点像天外南海,格局则类似北域,以权力斗争为核心的江湖恩怨。
  • 48
    《靖玄录》的战力看来并非魔佛满天飞、近神遍地走的路线,没有任一方有绝对武力优势,分布较为均衡,不像《魔封》,问奈何跟灵霄烛幽能轻松搞定德风古道,结果到全灭依然一事无成。 玉佛爷相对轩昂五玑,最多五五开,敌明我暗是他最大优势,如何发挥优势,扭转双方实力对比,是胜负关键。 所以玉佛爷需善用手上每颗棋子,连公山弗扰如此草包都要物尽其用,不管老王或金镂衣,论武力或智谋皆平平,只要能削弱对手一分,他们就有一用
  • 292
    开一个美图楼
  • 45
    本周魔封正式结束,虚无无愧「诸神之耻」名号,被天道主玩弄于手掌中,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沧神死的好不值。 沧神跟天道主的差别,让我想起《境界触发者》太刀川的一段话:「我可是最喜欢这种热血对决,不过,如果说凭信念就能决定胜负的话,不就变成输的一方,信念太弱了吗?」 此战给我这样的感觉,难道沧神输的原因是守护信念太弱吗?
  • 585
    甜文,悲剧,爆笑文,偶尔的小连载……一切应有尽有。也可以根据各位的要求随时定制你所要的文章哦!楼主初三已经毕业的语文课代表一枚,不缺素材哦! 这里好文很多,不会弃坑。大家不用拘谨,叫我萱草就可以了。 问奈何,夏承凛,天道主,静涛君强势镇楼。爱你们啊!
  • 55
    《靖玄录》与其说是接档《魔封》,不如说是接档《惊涛》,除道门线外,能无缝接轨惊涛的剧情,连地理位置都是相对,北洲对南域,背景也相似,可见是特意为之。
  • 53
    收档的两集反而武戏跟特效比前几集差,剪辑跳来跳去,尤其几场终战的处理水平很糟。 沧神前面锁血狂战士,将夜流星一刀两断的武戏很不错,但收场战打的很随意,远不如前面,虚无就一弱仔长毛象光球,跟八歧的龙形特效,比起来就虚,打起来更虚。 收场战的背景特效让人很出戏,跟之前的罪佛佛剑对谈形成强烈对比,人物浮在背景中,况且背景不晓得想表达什么意象,太空星象被雾霾污染吗?雪山跟星空看起来很混浊。
  • 52
    我实在看不懂本档角色的追求,从驭龙主、天道主、骊无双,到夏堪玄、玉儒,更不用说问奈何、荧祸跟元佛子。 他们的行事动机好模糊,不论是一统三教、天下归心或是人心丑恶、净化世界,亦或是单纯为欲望驱使,他们的行动一直在无限的冲突循环(封印虚无→三教内斗),角色个性很扁平,作为恶役又不及格,剧情如同一团浆糊黏呼呼。
  • 29
    不知是第几轮的计中计中计、也不知是第几次紫阳靠怨念再进化,唯一不同的是,六弒验证了都市传说,第六次挂点,他真的死了,总算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无限循环的些许小变化,整档就这样快结束,悲闻。
  • 78
    节奏依然起不来,道门依然是计中计中计,儒门还是再玩大家都知道你是蓝衣蒙面人,但大家不说,虚无天天嘴到我都烦了,循环依旧,无力依旧。
  • 18
    本周的剪辑好怪,断点断在很奇怪的地方,像沧神跟白秋枫的对话,突然接入〝枫树之下,气氛一凝〞,前面对谈断点跟后面的情绪连接处很不顺,这两集很多此种问题,突然断掉接的剧情跟前面氛围完全不对盘,之后接上的剧情情绪割裂。
  • 50
    此两集应是魔封这档到目前为止最能看的两集(扣掉所有跟君奉天有关的剧情),道门自从静涛手上的剧本被抢走,发展变得有趣起来。 青阳的自主性强化许多,有角色自己的行为逻辑跟想法,不再是随静涛剧情需要的工具人,连带的天道主也变得聪明许多,驭龙主出现虽然取巧,然而激起道门内战的新模式,比起之前一方任其摆布,有来有往的剧情明显好很多。
  • 66
    恶心,太恶心! 君奉天的编剧已经踩到我的底线,要捧角色可以,但不要这么无下限! 把白羽境天道变成奉天吹专线就罢了,此线跟其他线剧情相关性小,可以快转无视,从他出关后演出的内容,我还宁愿奉天继续留在境天道,至少其他线角色不会因他而人设〝走钟〞!
  • 674
    浩大工程!长期盘点布袋戏兵器
  • 42
    想说上周怎么突然蓝衣人不玩了,一下子离经就识破老夏的伪装,老夏也不装直接撕破脸,原来是因为要君奉天要出关,编剧直接帮他安排好要杀的角色。 老夏演这么久,不是有什么厉害理由,只因君奉天还在白羽境天道,不能得到击杀数,儒门缺少一个能打败老夏的人,要等着,就为这理由拖了40集。 君奉天一出关就给人满满的收割感,老夏突然术法不灵,头也痛了起来,可能连赦无心都是故意选此时来访,伏笔已埋好,连离经遁走都没感知到危
  • 55
    三教公开撕破脸,以青阳现在的状态,只要龙魂不除,道门与其他两教都是敌对状态;另一方面蓝衣人终于结束了,这么无聊的剧情也能拖上40集,编剧拖戏拖很大。 现在换虚无打其他人,可是他的手下阵容很薄弱,还不如六弒的送死炮灰大军,天道主差点刚复生就收掉,夜流星靠着跟六弒一样的功体,勉强没死,加上个背刺预备的独孤无行,还不如六弒。 话说跟虚无比起来,紫阳似乎显得聪明了点。
  • 40
    佛剑总算正常点,不会一直哈哈哈,也不会没事尬聊,硬挤出几句很粗浅的台词,如果写不出佛剑的神韵,至少沉默寡言,看起来不会太崩坏。
  • 24
    沧神本周打的不错,尤其将夜流星一刀两断很爽,可惜编剧太喜欢死死生生,硬是不让人死的救回来,烦。
  • 44
    〝洗脑常失败的无相塔、每次很呛后被打爆的六弒、想到就纠结的荧祸、周周封印失败的虚无、经常来个蓝衣人之谜和一直诈尸的仙道儒,每个礼拜来来去去就是这些剧情,编剧不觉得烦,观众都烦了。〞 上礼拜写的完全可以复制贴上,无相塔又差点被打爆,废到令人无言;拖了半档好不容易死掉的天道主,一如预期的诈尸,成为虚无代理人。 蓝衣人见蓝衣人,不会是因为问奈何喜欢蓝衣装,所以跟他合作的都要穿蓝衣,看看现在几个蓝衣人候选人
  • 23
    这档的道具跟布景很薄弱,尤其是食品类的道具很不精致,跟之前几档更有天壤之别,像最近常出现的饼干,看起来就很怪,饭团更是脏脏的。 很多特效做的很敷衍,虚无的光球就不能做的恐怖点吗?看起来有点像野猪。
  • 39
    我越来越看不懂无相塔,编剧究竟想写什么? 一直放任龙宿不管,是因为问奈何他们也不了解神儒玄章的威力吗?现在连云忘归的皇天之行都能撞停无相塔,编剧这样写是觉得四创只有皇儒不腹黑,很不合群对不对? 编剧似乎忘掉前面剧情,容我提醒一下编剧,当初夏堪玄可是因皇儒反对动用神儒玄章,并且动用表决,连慕灵风都反对,才使他心灰意冷自杀,如果皇天之行能停止神儒玄章,有两种可能: 1.皇儒一开始就被骗,神儒玄章根本没传说的
  • 39
    我错了,原来上周不是要稳定步调,而是要把步调放大,编剧不先好好处理现有的漏洞,反而越来越放飞,前面八歧四部曲的教训,看来没有让编剧学到什么,本周出现的问题,之前已经特别提过,同样错误一犯再犯,难以忍受。
  • 24
    本周步调不像前两周的乱,大致步调还算稳定,拖戏已经骂到不想再骂,为何观众会觉得拖戏?反派太弱、编写转折重复率太高之前提过不再提,现在来谈谈其他问题。
  • 31
    节奏更乱的一周,青阳的暴躁在无铺陈的情况更加严重,道门线是本档的重中之重,戏份占快一半,一乱套影响很大。 首先影响是道门智力担当的静涛,忽然黑的发亮,照前面的演出,他铁定掌握什么,却啥事都没做,才刚死门关前走一遭,一下子走黑化路线,两者间的转折过于生硬。 其次是负责骚扰道门的六弒,他的角色定位很怪,现在应该没有观众会认为他是本档大魔王吧?武力一直搞笑的他,功力急速上升,但编剧明明是给他搞笑的戏份,功
  • 33
    节奏很诡异的一周,除了默如渊的起承转合很明确外,其他线「转」的部份似乎不见了,六弒跟问奈何合作没问题,但六弒行为中突兀的部份无法解释,后面应该会提?
  • 25
    本周剧情热闹有余、震撼不足,几个问题从开档就提过,知道拍摄进度超前不少,改是不可能了,还望编剧看完之后能有所警惕,这些问题本档特别明显。 紫阳不意外的兵败如山倒,静涛一如预料没死,昔月影果然是暗桩,编剧此局有用心,尤其静涛死局气氛渲染到位,本应是很有剧情张力的编排,然一些剧情处理过于粗糙,导致整体效果未达预期,借此局正好讲解编剧编戏时,为什么没法到位,缺少那关键的2%醍醐味
  • 57
    前些天群里有道友问起素素的来历和年龄,趁着有时间把老剧里相关信息整理了一下,算是比较完整了的吧,有缺漏请帮忙指正。(不喜勿喷,欢迎平心而论) 身世 霹雳金光时期 众所周知,素素最早是于霹雳金光13集中,乘坐喷气莲花、伴着不知名乐曲潇洒登场(当初听着好有时代感 )。 而最早提及是在第11集, (大)五海主宰根据百年大计(书)所记载指示,在观山望云楼外等待一个人物,但并没有出现,于是大五海质疑百年大计记载的真实性
    kgxhlfw 2-17
  • 51
    本周安排玉儒跟静涛的退场,总感觉少些什么,静涛是否死透尚有疑问,暂且不理,玉儒的退场安排有些随意,局的设计还可以,但剧情呈现味道走调,这里的说明可以放回忆而不放,不该放回忆时拚命放,很多既然过往剧情已经演出,与其全都用讲,不妨利用一番,只有八歧点醒剑魂一段,其他如拆穿慕灵风或敬天怀论神儒玄章,也可以选些放进,也不用新拍,只要重新剪辑,至少不会那么枯燥,而且一看背后另有布局,玉儒最后的台词太温和,没
  • 30
    三教领导的表现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儒门霸气夏承凛「现在的你,才有让我出手的价值。」依然轻松打,最后魔城毁灭,用片头曲纯音乐当背景,昂首阔步缓步走出;道门愚蠢天道主,联合主要敌人,打击次要敌人;佛门侦探赦无心,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 137
    想要把喜歡的角色詩號都寫下來做一個紀錄>///<
  • 48
    魔封的剧情进展依然缓慢,扣除掉一些为拖戏而拖戏的环节,为什么观众会觉得进展很缓慢、不够吸引人?我觉得编剧的排场很有问题,黄强华先生说过:「木偶戏的排场和电影一样,多久要有高潮、震撼,都有一定的模式,排得好不好差很多,而排场技巧则是目前编剧群较欠缺的一环。」 近期最明显的例子,自然属女帝、魔始这两位魔头,刚好象征两种排场的类别。 女帝如果只看前后,会觉得人设有贯彻,没有面对自己亲生儿子突然就善心大发,
  • 48
    玉儒听闻夏承凛被偷袭没死的动作很细致,近来操偶很有味道,比起前一阵子呆滞、毫无灵气,只是木偶的状态好很多,希望别只是其他计划未启动暂时回来支持,能一直保持下去。
  • 37
    这档的操偶比起上一档又更好了些,动画特效也比较好,但是剧情太过温吞,三教内斗因为反派太弱,显得张力不足。 不过佛教总算摆脱过往每次内斗当炮灰的形象,罪佛虽然造形俗气,然而几个事件的处理,看的出有在动脑,「表面上来自儒门,但,最怕以假乱真。」,尤其在风僧一事上,跟静琉璃那一照眼尽在不言中,太有戏了,似在说:「我知道风僧有问题,然而尊重你们不揭破的选择,如有必要,义不容辞。」 不用一堆台词,只要几个动作
  • 47
    玉儒在皇儒遗言老人碎碎念时的操偶动作真不错,一个嘘的动作,看没人吐槽皇儒他怎么臭屁,离经跟敬天怀真好人,明明皇儒只是爱碎碎念,还说他甚是用心,如果单纯放皇儒说明《神儒玄章》,显得太过无趣,玉儒边抠耳朵边擦、打呵欠还头痛,几个动作把无聊说明带动得活灵活现。 让人不禁想到他以前守昊正五道,是不是很常听到皇儒讲古,都听腻了?守五道的不是他的后辈就是仰望者,很少人会直接吐槽他,然而从皇儒想收玉逍遥为徒,他
  • 32
    最近省偶省的有点夸张,白秋枫跟君时雨分不出来、蜕变类无限上工,一些有特色的偶反而被莫名浪费,像五杀的偶每尊都挺有特色,结果都是出场没两集就下工,省偶省出新境界,罪佛赦无心,我左看右看,不知是头发或造型的问题,不就是惊涛论剑第一人、讲的一口好剑、好剑的忌独笑吗?
  • 16
    阿弥陀佛,总算有一段时间不用再看佛剑跟风僧尴尬的聊天,风僧很多话,佛剑每次接不上就是「哈」,一段谈话总能听到三五次,对话的内容又无趣,没话可聊硬是要聊,假死佛剑轻松,观众也轻松,尬聊实在非常不适合佛剑的人设,一整个怪。
  • 30
    满满的台词,之前就提过现在剧情台词过多,本周直接示范满出屏幕的台词,各线都是大量的台词,更加突显在黄大声线退化之后,本该是木偶戏表演核心的口白,多么惨不忍睹。 由于木偶不太会有表情变化,因此观众感受最直接是操偶跟口白,魔封的操偶比起惊涛有好些,但黄大的退化不可逆,声音表情变化减少非常多,加上现在几乎不用回音,没有声音增强效果。 不甚有变化的声调、过于琐碎的解说,信息过于碎片化,尤其阴阳双途川的哑谜时
  • 13
    【霹雳·却尘思&缥缈月】《来日方长》 原曲:《天梯》 填词:沧海浮萍客 翻唱/后期:W.K. 海报:漪澜知微 5sing:http://5sing.kugou.com/fc/16763272.html 网易云:https://music.163.com/#/song?id=1319973943 PS: 1,撸词的时候三足天戏份还没怎么展开,隔了几年我终于想起来把它做出来了。 2,本同人曲为却月友情向,充其量算是友达。 3,感谢大家陪我玩!!!!
  • 47
    这文件目前的女角造型都很朴素,白秋枫的偶头跟君时雨实在很像,她身上的衣服一直让我想到孝女白琴,她每次抱心,我都以为下一句是,「阿兄,你还记得你跟我讲过,你永远是我的靠山(啜泣),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骗我,你这样子叫我怎么办?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你回来,我要你回来教我!(大嚎)」白色网格状衬衣配麻缌色花边,真的很像丧服。 月光女侠更惨,全身白的没特色就算了,头上的头饰满满的便宜货塑料感,最有问题的
  • 20
    新档直接开新线处理,除了奉天逍遥似乎要自己走一线外,其他跟天命和惊涛关系很小,反而和老剧《霹雳狂刀》的时代衔接较多,不过没看过老剧也能接的上,毕竟只是带个背景,天道主以道尊嫡传自居,论起道尊嫡传,狂刀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传人,而且不用正名,三传人之名本就由此而来,青阳、召奴、老谈等中原人士都能做证,编剧不考虑让狂刀出来,打脸这位不知那来的师兄吗? 奉天逍遥的戏路越来越像风之痕与黑白双少的仰卧起坐录,
  • 57
    哎,令人五味杂陈的结尾,还是再强调一次,本档最大的问题就是各演各的,造成最后结局虚弱,尤其在魔始跟女帝的结尾表现上。 剑宗故事本就封闭,因果关系明确,除了决战,毕竟只要小钗苦战,必是用心剑反转,标准的套路结尾,天山线架构跟结局紧扣清汤白面,清汤白面是开头,亦是结束,不论一式三境或三式一境,殊途同归,回到初心,只想与你再一同吃面。
  • 61
    这档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从邪染开启的背景各自展开,本来以为是同中求异、异中求同,各线会围绕解决邪染合纵连横,结果除了寰宇斗奇各线派人参加意思意思、魔始跟剑宗各线沾点酱油外,基本都是以各线预定要打倒的BOSS为主轴展开,每线都是内斗,有斗而不破的天山线、大破大立的魔始线、专杀自己人的女帝线,各线没有一个连系主轴,完全可以分开观赏,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唯一一个跟各线有关,并且能带动剧情,竟然是万用背景版
    莫青青 11-29
  • 41
    上周提旁白跟台词过于冗繁,本周立刻就有例子,像魔始跟风霁月对话的回忆摆明讲解给观众听,还有魔始提到要吞食泪鲛那段内心话,明明前一集跟风霁月已经有相关剧情,画蛇添足,不用把过程跟目的讲那么清楚。 留白,是很重要的编剧技巧,能适时润色剧情,给观众脑补的自由,风霁月如何成为魔始化身,如果对魔始的能力设定很重要,比如他能穿越时空,那么重要的剧情引子当然要先提起,但从表现内容看来,是很普通的灵魂控制,这么无
  • 48
    近来编剧处理一些伏笔是否怕观众看不懂?过于直白的演出,把本该是爆点早早呈现,本周乐影帝跟暝邪无妄的对话,不用再拍后面那段自白,更好的处理方法是影帝离开时,稍微转头窥视、微微一笑,不要每次都用台词补完,有时一个画面比一大段对白更能讲述讯息。 现在旁白、对白过多,变成口叙戏剧,大量的台词淹没,不晓得编剧有没有听过非语言沟通技巧?沟通三要素:说话的内容、语调与非语言行为,三者在沟通的重要性有个很有名的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