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与聿案簿录吧 关注:1,680贴子:15,717

【因与聿 原创】兄弟进行式——虞家兄弟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在贴吧放文,希望不会被吞了。
是说因聿也是第一次写,不打算走什麽DM风格,但是暧昧向是我的宗旨,於是大家就自由地看吧~~~
於是我的冰眸,大家新年好~~~
+++++++++++++++++++++++++++++++++++++++++++++++++++++++
所谓的兄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刚成为哥哥不久的虞因只有一个答案——可爱什麽的先不说,那家伙牙齿利得很,发泄的时候总拿著我来咬!
由此可见哥哥就是弟弟的食物?

每天早上起来,首先确认的是桌面上的手机,项链,以及照片。空气中弥漫的甜甜香气是佟爸每天早餐的味道。
翻身从床上下来,已经开始入冬的季节在身体离开被窝之后有著深切的体会。快速地把衣服穿好,在走过走廊的时候放轻脚步,然后在某扇门前面停下,打开偷偷地把头探进去,在看到某个又不小心把被子弄丢的人卷缩著身体的时候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表情无奈地走进去,把被子盖好,之后退出来,向著一楼走下去。
冰冷的风从转角处吹来,身体哆嗦一下之后一杯热牛奶就出现在面前。笑眯眯的佟爸不知什麽时候走出了厨房,然后把热牛奶塞到自己的手中。
“不是说冬天可以多睡一会吗?来,喝了让身体暖和起来。”
“……恩。”
轻轻地点了点头,拿著杯子的手很快地变得暖和。
虽然这个景象每天早上都在重复著一样的平凡细节,但是他并不讨厌。简单而温暖,所谓的幸福其实就是这样。所以他珍惜著这里的每一天每一刻。
“呼啊……”
牛奶才喝到一半,某个顶著一头棕色头发的人一边打著呵欠一边从楼梯口走下来,还没有完全清醒的眼睛细细眯起,向著他所在的位置看过来,然后走过来,拿起他手中的杯子一口就把裏面剩下的牛奶喝完。
一杯牛奶两个人喝,这种事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就变得理所当然。一开始佟爸或许还会说几句不要抢他的东西什麽的,后来事情发生次数多了之后佟爸也懒得再多说了。
看了看手中已经空了的杯子,小聿自觉地把它拿回去厨房。
就这样又过了几分钟,有著和厨房裏面的人一样脸孔的另一个人也打著呵欠从上面走下来,然后真正的早餐时间开始了。
“阿因,你最近的成绩是不是很危险?”
早餐时间中,佟爸突然对著某人发问道。
后者听到问话之后明显地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陪著一张笑脸看向某个娃娃脸
“大爸你听谁胡说,我才没有被当掉呢。你肯定是听错了。”
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在打小报告他一定要把人给种了!
暗暗地在桌子下面握紧拳头,某人在心中发誓道。
娃娃脸笑眯眯地看著自家儿子,“我有说你被当掉吗?还是说你的成绩已经到随时面临当掉的地步了?”
然后另一张娃娃脸还没有从报纸中抬起头手就先一步给了某人的脑袋一巴掌。
“你要是敢被当掉我就把你吊在你们校门口的树上面!”
“……”
抱著脑袋,某人一边卷缩著身体一边把脚步向著门口移动。
他家二爸是超级暴力分子,说得出做得到,如果现在不逃的话等一下就会脑袋开花了。所以早餐什麽的没有命重要,先逃再说。
放下已经吃完的早餐,他转身拿过自己的背包和某人的包包,跟著某个偷溜的脚步走向门口。而身边的两位爸爸则是没有说什麽,而佟爸对於某人的小动作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我……我走了!”
几乎可以说是一秒夺门而出,虞因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倘开的大门外。看著那在外面发动机车的身影,转身再看向屋里的双胞胎,就在他视线放到他们身边的时候两人也同时抬头看向他。
“我们上学了。”
“恩,慢走。”
“不要飞车。”
简单地交代几句之后,他转身走出了家门口。虽然是冬日,但是外面的天空依然晴朗,就好像他的心情一样,清晨的空气清新得让人有种身体瞬间充满干劲的感觉。
“上车吧。”
接住丢过来的安全帽,坐上车后座之后习惯性地伸出手环住前者的腰把脸贴上去,虽然隔著一层衣服,但对方的体温还是在衣服布料之下传了过来。


“走了。”
“恩。”
机车发动,向著两人所在的学校开了过去。

“真羡慕你有一个好哥哥啊,阿聿。”
目送机车驶入对面校门口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转头看过去才知道那是同班的某个同学。
他所转进去的是特别班级,几乎全班都是被学校重视的资优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绩竞争太过激烈的关系,同学之间的交流显得很少,偶然的几句打招呼在他所在的班级裏面显得特别可贵,但即使是这样,同学之间还是发展出了友谊。而这个同学就是坐在他前面的同学,由於坐得接近的关系,聊天的次数也比别的同学要多,而他对於这个人也并不讨厌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别人所说的朋友关系。
“早上好。”
“早。”
在资优生之中相对来说比较开朗的同学扬著大大的笑容打著招呼。
他们两个的性格可以说是完全相反,不会表达自己的他在别人眼中总是过於沉默,一开始还因为刚转来的时候不说话而让许多人都以为他不会说话,现在虽然偶然会说一两句,但同学之间的交流还是显得很少,和眼前的人说话的次数或许是最多也说不准。但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明白对方为什麽总喜欢主动找他说话。
不由自主地,他想起了虞因以前哄他说话的行为。
“这麼说起来你哥哥也快毕业了吧?”
“好像还有一年。”
歪头想了想,他回答道。
这麼说起来最近这段时间为了要保住对方不被当掉,在晚饭之后他都要过去虞因的房间帮虞因恶补。这个身份真的是怎麼看怎麼觉得相反了,不过在布丁点心吃到饱的条件之下,他倒是不那麼介意。
其实不需要任何交换条件只要对方开口他还是会帮忙的,毕竟虞因会快被当掉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他,这点自觉他还是有的。
“早晚专车接送,中午爱心便当,晚上二人世界,你们兄弟还真享受啊~~~~”
说出了自己的感想,同学窃笑地撞了撞他的手。
“……什麽二人世界?”
前面说的他都明白,爱心便当其实是佟爸准备的,每天早上佟爸都会为他们准备早餐和午餐,他手中的便当盒和虞因手中的一模一样,所以说这个便当是他们家老爸的杰作。但后面那个二人世界是怎麼回事他就想不明白了。
“不用隐瞒了,你们兄弟偶然会到外面两个人吃点心这件事几乎全班都知道了……恩,或者说是全年级都知道。”
说到少荻聿这个人,转学来第一天就已经很引人注目了。不说话,考试成绩高得要死,上课看课外书,偶然还翘课。没有几天就传说被牵扯上了什麽什麽事件,总的一句来说就是这个人除了那双紫色的眼睛让人探讨之外,本身的存在就好像一个谜。
而女生们就最拿这种个性的男生没有办法,即使知道对方不会和自己说话但还是会偷偷地注意他。少荻聿的长相本身并不差,很多层意义来说是偏向漂亮的类型,所以少荻聿在女生的评价中其实很高,但就是没有几个有勇气去告白就是了。
时间一久少荻聿的名字就和高岭之花这个词拉在了一起,而他本人则是依然毫无自觉地过日子。
不过现在那些女生的目标开始有所改变了,之前是偷偷躲在一边看,现在是只要看到他们兄弟两人同时在场就会偷偷躲在一边尖叫,真的是让他们这些男生看了都无话可说。
小聿歪头想了想最近两人一起出去的情景,因为实在有太多所以他不清楚同学说的到底是哪一件事。
“……出去吃东西很奇怪吗?”
虞因知道他喜欢吃那些小点心和布丁所以在发现哪里有不错的点心屋的时候都会带著他出去一起吃。
“是不奇怪啊,不过那些地方女生特别多,所以就被注意到了而已。”
点心屋什麽的通常都是女生们最喜欢去的地方,男生会到那边去很多时候是陪女朋友顺便约会的。
“不奇怪就没有什麽惊讶的了。”
觉得话题已经结束的小聿迳自走进了教室。而跟在身后的同学只是搔了搔头,也没有说什麽地跟著进去。
其实他想说的是,他们兄弟在一起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比那些情侣还要闪光,看著让人觉得很不好意思。
不过这件事最后那位同学都没有说出来,而少荻聿对於同学对自己的评价就更是没有去留意过,所以他和虞因的互动在别人眼中到底是兄弟多一点还是别的什麽多一点他就不知道了。


“早啊,阿佟。”
看著不属於他们部门也不属於双生兄弟部门的某位法医的脸,虞佟愣了一下。
“早,严司你怎麼会在这里?”
这麼早的时间很难得会看到他跑过来他们部门串门,通常这种时候他应该是跑去骚扰他的前室友而不是到这边来打招呼。
严司晃了晃手中的袋子,然后将袋子塞给虞佟。
“我是特地拿药过来给你拿回去给被围殴的同学的。叫他要好好上药,三天两头一个伤口可不是好玩的。”
正职法医兼职客串医生护士的严司拉开身边的椅子,给了一罐饮料给对面的人之后也打开自己的。
虞佟把饮料放在一旁,打开手中的袋子,发现裏面都是纱布和药膏什麽的。
“这是什麽东西?”
刚好路过的虞夏从双生兄弟身后突然冒出来,伸出手就把袋子夺了过去。待看清楚裏面是什麽东西之后眼睛危险地眯起。
“那小子又去惹事了?”
还想说最近安分多了,居然又给他受伤,看来是训练不够了。回去要他把两百个仰卧起坐变成五百个!
“没事没事,这次被围殴的同学受伤不是被人打的,是他自找的。”
“什麽?”
几乎是同一时间,虞夏和虞佟都抬头看著严司。
同时被两张一样的脸看著其实还蛮好玩的。
这样想著的严司暧昧地笑了笑。
“被围殴的同学想吃小聿做的东西,但是条件是必须先喂饱小聿,所以就被咬了。”
“噗。”
几乎是他的话刚落下,坐在办公室裏面听著他们对话的几个正在喝水的同事同时喷了。
“之前基本上都是手臂,之后脖子啊肩膀啊大腿啊什麽地方都有,老实说年轻人精力旺盛也不要玩太过分比较好。”
无视那些已经表情复杂的同事们以及越听脸色越微妙的两位爸爸,严司继续说道。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虞因在睡觉的时候被小聿咬了,为了处理伤口所以才找上严司,然后在包扎的时候顺便聊了一些他们兄弟相处的情况,整个对话本身并没有什麽问题,但在被严司这样一转达之后就变得很大问题了。
“……”
“……”
两位爸爸在听完之后表情严肃得就好像在面对什麽重大案件般,就连一向性情温和的虞佟也铁青著脸。
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们见状什麽也没有说,继续埋头认真工作。
看来今晚虞家肯定会上演一场重大的家庭会议了。


回复
举报|2楼2011-02-04 22:00
    爹我来了~~~亲个先~~
    这个是因聿还是聿因呢?希望是聿因诶······不过终于看到因与聿的同人了,感动阿T T
    (于是爹已经写了那我就不用挖坑了欧耶~~)


    回复
    举报|3楼2011-02-04 22:15
      唉,好神奇地居然分两个一起发了。
      这个是因聿,算是吧……女儿,即使我写了你也得挖坑
      你最近根本就没有多少贡献哦= =+


      回复
      举报|4楼2011-02-05 01:16
        顶上~


        回复
        举报|5楼2011-02-05 14:38
          因聿万岁阿王道阿爹加油继续阿!!
          于是是啥时候更新呢?
          过几天吧,坑是蠢蠢欲动地想挖的,因为你又勾起我的引,趁我姐还没工作而我只能晚上上所以下午能慢慢挖了,不过速度······随缘吧(远目)


          回复
          举报|6楼2011-02-05 21:13
            这就完结了吗?还有吧……???!!
            表示不够看,要求下文!


            回复
            举报|7楼2011-02-05 21:29
              啊哈哈顶。。= =严司他是正牌闷骚


              回复
              举报|8楼2011-06-06 14:25
                于是,这真的完了?假的吧……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1-07-12 17:54
                  没有完,只是我后面放的不知为何被百度给吞了
                  想看的可以到我鲜网专栏裏面去看
                  http://64.124.54.124/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70232地址这个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1-07-13 15:32
                    更炫,更爽,更热血 首款送人民币的游戏!
                    谢谢楼主的宝贵地址·~~


                    回复
                    举报|11楼2011-07-13 23:16
                      这篇文章不是说不是DM吗?怎么鲜网那边把这归于耽美同人了啊?


                      回复
                      举报|12楼2011-08-01 21:20
                        感谢楼主给的真贵地址啊~


                        回复
                        举报|13楼2011-09-24 10:52
                          挺好看的,加油


                          回复
                          举报|14楼2011-10-07 20:55
                            为什么看不到?(搂住给的网站)




                            回复
                            举报|15楼2012-04-05 23:27



                              回复
                              举报|16楼2012-04-06 18:12
                                两娃娃脸的也很萌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2-04-27 19:42
                                  你去鲜网搜索冰眸这个人就可以看到了饿,可能是你的浏览器屏蔽他了


                                  回复
                                  举报|18楼2012-05-02 14:01
                                    ……………爬去看


                                    回复
                                    举报|19楼2012-05-15 10:41
                                      发现看不到啊。。网页打不开


                                      回复
                                      举报|20楼2012-05-15 10:44
                                        我问下楼主看看能不能代发?


                                        回复
                                        举报|21楼2012-05-17 18:11
                                          恩。好啊好啊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2-05-18 10:18
                                            可以在这里放完吗,手机看不了鲜网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23楼2012-06-11 18:39
                                              于是这层开始是得到授权代发了,求不要外传,这是楼主的小小心愿了……


                                              寒假早晨





                                              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冬日的海水冰冷彻骨,身体慢慢地变得沉重,被拖曳着向着海底深深地沉下去。


                                              手脚开始变得没有知觉,血液就好像因为温度而被冻结了般,想要挣扎,但最后能做到的事却只有勉强地张开眼睛。


                                              视线所能触及的只有飘荡的海水,模模糊糊的,到底是自己的眼睛开始看不清楚还是被海水遮挡了视线,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思考。


                                              光线从水中照射下来,然后慢慢地变成一圈圈没有规则形状的波纹。


                                              恍惚之间,无力的手突然有了一个感觉,那是被谁紧紧地捉住了。


                                              “……”


                                              看着慢慢接近自己的黑影,张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海水的灌入最后只来得及吐出几个无力的气泡。


                                              迷糊之中,紫色的眼睛显得尤为清晰,像宝石一样散发着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异彩。想要挥手让对方快点离开,但在下一个瞬间身体就被抱住了,然后下沉的速度随之加快。


                                              “……不要丢下我……”


                                              身体被紧紧抱住,细微的声音随着水流飘到耳边,然后很快就被冲走。


                                              那到底是错觉还是梦境,在那个时候已经无力去思考了。


                                              然后身体继续下沉,在无意识之下,另一只没有被束缚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对方……





                                              “好重……”


                                              被噩梦弄出一身冷汗之后,虞因张开眼睛看着已经大亮的天空,本来想舒一口气的,但胸口的重量却压得他连呼吸都显得困难。


                                              鬼压床?


                                              一秒把被子掀开,当虞因弄清楚压着他的到底是人还是鬼之后,不禁哭笑不得。


                                              在被子掀开的瞬间,一颗黑色的脑袋就出现在他的胸口位置,而那个脑袋的主人就是房间在隔壁而本人也应该在隔壁睡觉的他家弟弟。


                                              到底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


                                              虞因发现自己晚上被夜袭了都不知道,这睡死的程度也太夸张了。


                                              “阿因你有没有看到小聿,他不在房间……”


                                              一大早发现兄弟两人到中午到还没有起来吃饭于是上来找人的虞佟一脸慌张地打开了虞因房间的门,然后在看到某个趴在他胸口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人之后愣了一下。


                                              “……大爸,他在这里。”


                                              挠了挠头发,虞因一脸无奈地推了推貌似被虞佟声音给弄醒的人。


                                              今天是寒假的第一天,之前的整个学期可以说是在一片混乱和忙碌中度过的,不用上课之后虞因和小聿都不由得给他睡了个天翻地覆,以致一直都早起的小聿今天很难得地在早上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而今天也很难得地虞佟休息不用上班,于是打算给兄弟两人好好地补补身子,之前不是受伤就是受惊,两个孩子都不好受,所以午餐给他们做了一顿营养充足的饭菜。但是在等了又等直到中午都不见有人下来之后虞佟就跑上来找人了,打开小聿房间发现里面没有人的时候他还以为小聿又遇到什么事情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了,所以在打开虞因房间门的时候才会显得尤其慌张。


                                              被开门声以及说话声给吵醒的小聿动作缓慢地抬头看了看虞因,紫色的眼睛因为还没有完全清醒而显得迷蒙。小聿盯着虞因看了很久,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又再次睡着之后才动了动脑袋,慢慢地把头靠近虞因,然后在他脸颊边亲了一下。


                                              “……早安。”


                                              揉着眼睛从床上下来,在走出房间门的时候小聿又顺便对着虞佟打了个招呼,之后才动作缓慢地走回去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


                                              虞佟看了一眼在他眼前关上的小聿房间的门,然后转头看向坐在床上呈现出僵硬状态的自家大儿子,没好气地笑了笑。


                                              “阿因,不要再傻笑了,快起来下去吃午餐。”


                                              之后虞佟就随手把门关上,心情很好地走下了楼梯。


                                              回复
                                              举报|24楼2012-07-04 23:51


                                                虽然上次被严司误导了一下以为他们家两个儿子走上了什么道路,但回来了解清楚整个事件的真实之后两位爸爸们才没有真的对儿子们进行再教育。虽然结果虞因还是被他家二爸暴打了一顿,但是在知道两个儿子兄弟感情其实很好的前提之下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看到他们这样和睦地相处身为爸爸的虞佟感到很欣慰。


                                                午饭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吃完了。帮忙完收拾洗碗等工作之后,小聿拿出了冰箱的布丁出来解冻,等着等一下两人打电动的时候一起吃。


                                                “阿因你们下午打算要去哪里吗?”


                                                正准备出门的虞佟探头出来问了一句坐在客厅摆弄着电视机节目台的人,后者歪头想了想,然后转头问向身边的人。


                                                “你要出去吗?”


                                                小聿摇了摇头。


                                                “你不出去啊……我也打算今天就这样窝在家里一天,今天才寒假第一天干脆就在家里休息,明天再想着去哪里玩吧。”


                                                再次征得小聿的点头之后,虞因这才转头回答问话的人。


                                                “今天不出去了,在家打电动。”


                                                “恩,那么记住多穿件衣服,虽然是在家里,但是不小心注意的话还是会感冒的。”


                                                简单地交代了几句之后,虞佟拿着公文包走出了家门口。


                                                “今晚没有意外的话我会早点回来,那么我走了。”


                                                “慢走。”


                                                “恩。”


                                                当大门关闭之后,虞因转身走上了房间,然后从上面拿了一张被子下来披到小聿身上。


                                                “这样就不会冷了……好了,要玩什么游戏吗?”


                                                确定一切保暖工作完毕之后,虞因开始在一堆光盘之中挑选游戏。自从某检察官经常到他们家来串门之后,家里的游戏光盘就开始变多。保守估算的话可能已经有二十套在他们家里面放着。


                                                小聿从一堆游戏碟里面抽了一张出来。


                                                “这个……听班里面的人说不错。”


                                                接过碟子,虞因有点意外地看了一眼小聿。


                                                “你居然会和班同学聊游戏的事啊……真难得……不过这是不错的交流,恩,不错不错。”


                                                觉得自家弟弟越来越活泼的哥哥一脸欣慰地摸了摸小聿的头,一边点头一边把盘片放进读碟器里面。(不了解虞因家的游戏机是什么类型的,所以就随便带过了……远目)


                                                很快电视机画面就转换成了游戏画面,虞因在摆弄好一切之后蹲回去沙发上。就在他准备开始游戏的时候他身边的某人突然蠕动了一下,然后本应包着小聿的被子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他身上。


                                                “喂,我不冷你不用给我……”


                                                愣了一下,虞因张嘴就打算要把被子包回去某人身上,只是在话还没有说完时,他发现小聿已经手脚并用地爬到他身上,然后坐在他大腿上背靠着他,双手拉了拉长长的被角把两人严严实实地包裹在里面。


                                                “……一起盖就不会冷了。”


                                                小小的声音从挡在前面的黑色脑袋中传来,虞因先是呆了好几秒,在确定清楚他们此刻是什么姿势之后偷偷地笑了。


                                                “好吧,不过你头挡着我了,我要把头靠在你肩膀上才能看画面,等一下不要说我下颚弄痛你了。”


                                                双手从小聿身后伸出来,虞因把下颚靠在自家弟弟的肩膀上,维持着双手把小聿抱在怀中的姿势开始了他们的游戏时间。


                                                “对了,你昨晚干嘛突然跑了过来?你是什么时间过来的啊我居然不知道你进来了。”


                                                不单止人跑进来了,还爬上了他的床和他睡了一整个晚上。一想到这点虞因不禁开始觉得自己的睡眠质量或许比猪还要好。幸好对方是自家弟弟,如果是坏人的话此刻他恐怕已经变成一道孤魂而且还对自己的死因感到不明不白。


                                                “昨晚做了噩梦,睡不着。”


                                                简单了给身后的人一个回答,小聿的眼睛继续专注地盯着游戏画面。


                                                “恩?做噩梦了?做什么噩梦了?”


                                                根据他对眼前人的了解,即使是死状凄惨的尸体在他面前他家弟弟依然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当天晚上睡眠质量有保证,所以虞因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噩梦可以让他被惊醒然后不敢一个人睡觉。


                                                正在专注着游戏的双手顿了一下,小聿把头向后靠上蹭了蹭,仿佛是找到舒服的位置之后才开口说话。


                                                “讨厌的梦,不想说。但绝对不想再做第二次了。”


                                                听着从前面传来的声音,即使没有看到脸虞因也知道他家弟弟那讨厌的神情了。


                                                “不想说就算了。如果下次再做噩梦而睡不着的话你可以过来叫醒我的,最多我给你讲睡前故事~~~”


                                                如果每天晚上都这个样子被人夜袭得毫无知觉的话,要是被他家二爸知道他警觉性这么低肯定会被揍一顿之后说要提高他的警觉性而来一个真的夜袭的(含暴力)。那样就真的是晚上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对着身后白了一眼,小聿什么也没有说,对于某人那哄小孩的提议选择了忽视。





                                                当太阳西下虞佟和虞夏刚好一起下班回来时,看到的就是他家的两个儿子一个抱着一个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画面。


                                                “恩,真是不错的兄弟,你说是吧,夏。”


                                                笑眯眯地拿出另一张被子过去盖在两人的身上,虞佟问向身边的双生兄弟。


                                                “……是不错。”


                                                对于眼前画面,虞家二爸发表了三个字的感慨。而在他的心中同时也升起了一个猜测——或许他们以后得考虑多收养一个孩子回来做孙子了。







                                                回复
                                                举报|25楼2012-07-04 23:51

                                                  寒假早晨





                                                  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冬日的海水冰冷彻骨,身体慢慢地变得沉重,被拖曳着向着海底深深地沉下去。


                                                  手脚开始变得没有知觉,血液就好像因为温度而被冻结了般,想要挣扎,但最后能做到的事却只有勉强地张开眼睛。


                                                  视线所能触及的只有飘荡的海水,模模糊糊的,到底是自己的眼睛开始看不清楚还是被海水遮挡了视线,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思考。


                                                  光线从水中照射下来,然后慢慢地变成一圈圈没有规则形状的波纹。


                                                  恍惚之间,无力的手突然有了一个感觉,那是被谁紧紧地捉住了。


                                                  “……”


                                                  看着慢慢接近自己的黑影,张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海水的灌入最后只来得及吐出几个无力的气泡。


                                                  迷糊之中,紫色的眼睛显得尤为清晰,像宝石一样散发着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异彩。想要挥手让对方快点离开,但在下一个瞬间身体就被抱住了,然后下沉的速度随之加快。


                                                  “……不要丢下我……”


                                                  身体被紧紧抱住,细微的声音随着水流飘到耳边,然后很快就被冲走。


                                                  那到底是错觉还是梦境,在那个时候已经无力去思考了。


                                                  然后身体继续下沉,在无意识之下,另一只没有被束缚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对方……





                                                  “好重……”


                                                  被噩梦弄出一身冷汗之后,虞因张开眼睛看着已经大亮的天空,本来想舒一口气的,但胸口的重量却压得他连呼吸都显得困难。


                                                  鬼压床?


                                                  一秒把被子掀开,当虞因弄清楚压着他的到底是人还是鬼之后,不禁哭笑不得。


                                                  在被子掀开的瞬间,一颗黑色的脑袋就出现在他的胸口位置,而那个脑袋的主人就是房间在隔壁而本人也应该在隔壁睡觉的他家弟弟。


                                                  到底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


                                                  虞因发现自己晚上被夜袭了都不知道,这睡死的程度也太夸张了。


                                                  “阿因你有没有看到小聿,他不在房间……”


                                                  一大早发现兄弟两人到中午到还没有起来吃饭于是上来找人的虞佟一脸慌张地打开了虞因房间的门,然后在看到某个趴在他胸口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人之后愣了一下。


                                                  “……大爸,他在这里。”


                                                  挠了挠头发,虞因一脸无奈地推了推貌似被虞佟声音给弄醒的人。


                                                  今天是寒假的第一天,之前的整个学期可以说是在一片混乱和忙碌中度过的,不用上课之后虞因和小聿都不由得给他睡了个天翻地覆,以致一直都早起的小聿今天很难得地在早上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而今天也很难得地虞佟休息不用上班,于是打算给兄弟两人好好地补补身子,之前不是受伤就是受惊,两个孩子都不好受,所以午餐给他们做了一顿营养充足的饭菜。但是在等了又等直到中午都不见有人下来之后虞佟就跑上来找人了,打开小聿房间发现里面没有人的时候他还以为小聿又遇到什么事情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了,所以在打开虞因房间门的时候才会显得尤其慌张。


                                                  被开门声以及说话声给吵醒的小聿动作缓慢地抬头看了看虞因,紫色的眼睛因为还没有完全清醒而显得迷蒙。小聿盯着虞因看了很久,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又再次睡着之后才动了动脑袋,慢慢地把头靠近虞因,然后在他脸颊边亲了一下。


                                                  “……早安。”


                                                  揉着眼睛从床上下来,在走出房间门的时候小聿又顺便对着虞佟打了个招呼,之后才动作缓慢地走回去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


                                                  虞佟看了一眼在他眼前关上的小聿房间的门,然后转头看向坐在床上呈现出僵硬状态的自家大儿子,没好气地笑了笑。


                                                  “阿因,不要再傻笑了,快起来下去吃午餐。”


                                                  之后虞佟就随手把门关上,心情很好地走下了楼梯。


                                                  虽然上次被严司误导了一下以为他们家两个儿子走上了什么道路,但回来了解清楚整个事件的真实之后两位爸爸们才没有真的对儿子们进行再教育。虽然结果虞因还是被他家二爸暴打了一顿,但是在知道两个儿子兄弟感情其实很好的前提之下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回复
                                                  举报|26楼2012-07-04 23:51


                                                    看到他们这样和睦地相处身为爸爸的虞佟感到很欣慰。


                                                    午饭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吃完了。帮忙完收拾洗碗等工作之后,小聿拿出了冰箱的布丁出来解冻,等着等一下两人打电动的时候一起吃。


                                                    “阿因你们下午打算要去哪里吗?”


                                                    正准备出门的虞佟探头出来问了一句坐在客厅摆弄着电视机节目台的人,后者歪头想了想,然后转头问向身边的人。


                                                    “你要出去吗?”


                                                    小聿摇了摇头。


                                                    “你不出去啊……我也打算今天就这样窝在家里一天,今天才寒假第一天干脆就在家里休息,明天再想着去哪里玩吧。”


                                                    再次征得小聿的点头之后,虞因这才转头回答问话的人。


                                                    “今天不出去了,在家打电动。”


                                                    “恩,那么记住多穿件衣服,虽然是在家里,但是不小心注意的话还是会感冒的。”


                                                    简单地交代了几句之后,虞佟拿着公文包走出了家门口。


                                                    “今晚没有意外的话我会早点回来,那么我走了。”


                                                    “慢走。”


                                                    “恩。”


                                                    当大门关闭之后,虞因转身走上了房间,然后从上面拿了一张被子下来披到小聿身上。


                                                    “这样就不会冷了……好了,要玩什么游戏吗?”


                                                    确定一切保暖工作完毕之后,虞因开始在一堆光盘之中挑选游戏。自从某检察官经常到他们家来串门之后,家里的游戏光盘就开始变多。保守估算的话可能已经有二十套在他们家里面放着。


                                                    小聿从一堆游戏碟里面抽了一张出来。


                                                    “这个……听班里面的人说不错。”


                                                    接过碟子,虞因有点意外地看了一眼小聿。


                                                    “你居然会和班同学聊游戏的事啊……真难得……不过这是不错的交流,恩,不错不错。”


                                                    觉得自家弟弟越来越活泼的哥哥一脸欣慰地摸了摸小聿的头,一边点头一边把盘片放进读碟器里面。(不了解虞因家的游戏机是什么类型的,所以就随便带过了……远目)


                                                    很快电视机画面就转换成了游戏画面,虞因在摆弄好一切之后蹲回去沙发上。就在他准备开始游戏的时候他身边的某人突然蠕动了一下,然后本应包着小聿的被子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他身上。


                                                    “喂,我不冷你不用给我……”


                                                    愣了一下,虞因张嘴就打算要把被子包回去某人身上,只是在话还没有说完时,他发现小聿已经手脚并用地爬到他身上,然后坐在他大腿上背靠着他,双手拉了拉长长的被角把两人严严实实地包裹在里面。


                                                    “……一起盖就不会冷了。”


                                                    小小的声音从挡在前面的黑色脑袋中传来,虞因先是呆了好几秒,在确定清楚他们此刻是什么姿势之后偷偷地笑了。


                                                    “好吧,不过你头挡着我了,我要把头靠在你肩膀上才能看画面,等一下不要说我下颚弄痛你了。”


                                                    双手从小聿身后伸出来,虞因把下颚靠在自家弟弟的肩膀上,维持着双手把小聿抱在怀中的姿势开始了他们的游戏时间。


                                                    “对了,你昨晚干嘛突然跑了过来?你是什么时间过来的啊我居然不知道你进来了。”


                                                    不单止人跑进来了,还爬上了他的床和他睡了一整个晚上。一想到这点虞因不禁开始觉得自己的睡眠质量或许比猪还要好。幸好对方是自家弟弟,如果是坏人的话此刻他恐怕已经变成一道孤魂而且还对自己的死因感到不明不白。


                                                    “昨晚做了噩梦,睡不着。”


                                                    简单了给身后的人一个回答,小聿的眼睛继续专注地盯着游戏画面。


                                                    “恩?做噩梦了?做什么噩梦了?”


                                                    根据他对眼前人的了解,即使是死状凄惨的尸体在他面前他家弟弟依然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当天晚上睡眠质量有保证,所以虞因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噩梦可以让他被惊醒然后不敢一个人睡觉。


                                                    正在专注着游戏的双手顿了一下,小聿把头向后靠上蹭了蹭,仿佛是找到舒服的位置之后才开口说话。


                                                    “讨厌的梦,不想说。但绝对不想再做第二次了。”


                                                    听着从前面传来的声音,即使没有看到脸虞因也知道他家弟弟那讨厌的神情了。


                                                    “不想说就算了。如果下次再做噩梦而睡不着的话你可以过来叫醒我的,最多我给你讲睡前故事~~~”


                                                    如果每天晚上都这个样子被人夜袭得毫无知觉的话,要是被他家二爸知道他警觉性这么低肯定会被揍一顿之后说要提高他的警觉性而来一个真的夜袭的(含暴力)。那样就真的是晚上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对着身后白了一眼,小聿什么也没有说,对于某人那哄小孩的提议选择了忽视。





                                                    当太阳西下虞佟和虞夏刚好一起下班回来时,看到的就是他家的两个儿子一个抱着一个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画面。


                                                    “恩,真是不错的兄弟,你说是吧,夏。”


                                                    笑眯眯地拿出另一张被子过去盖在两人的身上,虞佟问向身边的双生兄弟。


                                                    “……是不错。”


                                                    对于眼前画面,虞家二爸发表了三个字的感慨。而在他的心中同时也升起了一个猜测——或许他们以后得考虑多收养一个孩子回来做孙子了。







                                                    回复
                                                    举报|27楼2012-07-04 23:51

                                                      出外购物





                                                      自从发现了自家弟弟长高了这个悲剧之后,虞因就决定要给他买些新衣服。而第二天早上起来虽然昨晚被人压着睡不好但看着天气晴朗怎么看都觉得是一个适合出游这样的日子,虞因就决定今天要带着小聿出去逛街。


                                                      “这条围巾给你。”


                                                      出门之前检查了一下随身物品之后,虞因看了一眼小聿,皱了皱眉头就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脱下围到对方脖子上。


                                                      “你呢?”


                                                      紫色的眼睛看了看手中垂下的长长围巾,小聿抬头看着虞因的衣服领口,开始动手把围巾脱下。


                                                      “等一下等一下,我不冷啊。你手都是冰的,快给我好好围着!”


                                                      阻止对方把围巾脱下,虞因动手直接在小聿脖子上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不准脱下来,知道吗?”


                                                      捉住小聿的手把他压下去,虞因严肃着表情叮嘱道。无可奈何的小聿最后只好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虞因的脚步走出了家门口。


                                                      在家的时候因为有暖气所以感觉不到冬天的寒冷气息,但是当走出家门时那顺着气流刮过来的冷空气还是让人不禁哆嗦了一下。刚好转头看到这一幕的虞因皱了皱眉,对着小聿伸出手拉上对方。


                                                      “这样应该没有那么冷,快要新年现在人潮多你不要随便放手,就这样走吧。”


                                                      有过好几次失踪前科的小聿还是让人觉得非常不放心,再加上假日人潮拥挤是谁都会想到的,虽然虞因知道小聿自己把自己搞丢了也会回家,但免得到时候出什么问题,他决定不放手直接这个样子逛街了。


                                                      小步走在虞因旁边的小聿用另一只手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因为是直接从别人身上脱下来的,到现在依然带着某人的体温在上面,再看一眼那只被紧紧握住的手,紫色的眼睛眨了眨,沉默着什么也没有说。





                                                      到了外面,人流果然很多,而且还是比想象中的还要来的拥挤。当看到那川流不息到了有种人夹人感觉的商场后,虞因抬头望天,然后叹了口气。


                                                      晴朗好天气,适合出游。


                                                      为什么他就没有想到这个他会想到而别人都会想到的事呢?这么拥挤如果中途被冲散了就真的不能怪别人了。


                                                      用力握紧一下牵着的手,虞因用着一副壮士断网的架势向着那挤满人的自动门走过去。只是他脚才抬起,手就被人用力扯了一下。


                                                      “干嘛?买衣服的话这边比较多款式哦。还是你想先买些什么?”


                                                      不用低头也知道是谁扯着他,虞因疑惑地顺着小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当看到的是一间点心屋之后瞥了一眼身边的人。


                                                      “你是说先到那边吃点东西等没有那么多人之后再进去吗?”


                                                      不知道是不是经历过之前无声对有声以及眼神交流的教程,虞因发现很多时候他家弟弟即使不说话他也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好比现在,看那双紧盯着那边不放的紫色眼睛他就知道他家弟弟看中了里面的点心了,而衣服什么的变成了其次。


                                                      用力地点了点头,小聿一脸期盼地看着虞因,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仿佛在说“我想进去我想进去”。


                                                      看了看点心屋,在转头看向商场的入口,虞因最后叹了口气,无力地说道。


                                                      “不能吃太多,晚上还要吃饭的。我们就进去坐一会儿,等人没有那么多之后再回来知道吗?你的衣服太少了,不买一些新的不行。”


                                                      用力地点了点头,小聿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再次无力地叹气,虞因一脸认命地拉着人走进那间距离商场很近其实就在对面的点心屋。


                                                      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今天都一定要帮小聿买些衣服。当初他搬来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多少行李,衣服什么的就更少了。要不是最近发现他长高了虞因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注意到其实小聿一直以来都穿着来来去去的几件衣服。因为他什么都不说所以虞因也没有注意,而且之前他们的关系还一直处于微妙状态,再加上事件不断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留意衣服这种小事。但现在不一样,快要到新年了,按理得给他多买几套新衣服才行。


                                                      回复
                                                      举报|28楼2012-07-04 23:53


                                                        暗自在心中点了点头,虞因在走进点心屋之后脑子依然在什么款式的衣服适合小聿穿这个问题上打转。


                                                        打开点心屋的门,门上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虞因先让小聿走进去,然而在看清楚里面的某样东西之后一秒拉着小聿的衣领退出来然后把门甩上。


                                                        眼球突出已经充血得眼珠都整个变成红色的双眼在门打开的瞬间不知为何对上了他的视线,干枯的头发像杂草一样垂在肩膀两侧,没有血色或者说已经呈现出青白色的肌肤即使有段距离依然传来一股难以忍受的腐臭味道。


                                                        对于这个景象虞因绝对不陌生,大白天的见鬼这种事他不是没有遇过,但是像这样突然被盯上就让他感到头皮发麻。


                                                        为什么跳针眼这个时候给他能力全开啊!


                                                        “阿因?”


                                                        看到门在自己面前被甩上,差点撞到鼻子的小聿奇怪地看向身边的人,而对方脸上那一脸见鬼的表情几乎瞬间就让他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小聿拉着虞因的手转身远离那间点心屋,即使里面的点心式样很吸引人他也不打算进去了。从过去的种种经历可以知道,和那些东西牵扯上绝对没有好事。他本人是没有关系,但每次虞因都搞得自己快死的样子,光是这一点就不能再让他身边的人再被什么缠上,而且他们家老爸们知道之后肯定会生气的。


                                                        “呃,小聿你不吃了?”


                                                        莫名其妙被人拖走,虞因抬头看了看已经远离自己的店门,疑惑地问道。


                                                        “不吃了,我们去买衣服。”


                                                        一分钟之内改变主意两次,虞因即使满头问号也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走。甜点少吃点也是好事,糖分摄取太多容易蛀牙,对身体健康也会影响,年纪轻轻得糖尿病就不好了。





                                                        “哇!”


                                                        不看路走路的结果就是迎面和别人撞在一起。被虞因撞到的人大概和小聿差不多身高,不知道是不是撞到了额头的关系,对方一直低着头用手捂住额头。


                                                        “对,对不起。”


                                                        胆怯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当虞因对上一双银色的眼睛之后愣了一下。眼前的少年和小聿给人的感觉很相似,那仿佛永远都长不大的脸蛋此刻带着不好意思的涩气对着虞因频频低头道歉。


                                                        “抱歉,刚才没有看路我没有撞痛你吧?”


                                                        有着一双银色眼眸的短发少年来回看了两人一眼,最后视线定格在虞因身上。刚才的情况其实是虞因在走神没有看路,而少年的身高也刚好不在他抬头看天的视线范围内,于是两人就这样一个看天一个看远处地相撞在一起了。


                                                        “没事……”


                                                        相隔了好一会儿,当小聿撞了撞虞因之后他旁边的人才给他回神,而眼睛视线依然固定在那双银色的眼睛中。虞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盯着对方看,但是银色的眼睛很少见,如果是戴上隐形眼镜而造就的就另当别论,只是那双眼的颜色怎么看都不像是人工造就的,所以虞因有点好奇这个人的家族血统是不是也和他家弟弟一样比较特殊。


                                                        眨了眨眼睛,风蓝看了一眼小聿的紫色眼睛之后笑了笑。


                                                        “你对我的眼睛很好奇?”


                                                        风蓝发现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有人对他这双银色的眼睛感兴趣。有些人是探讨,有些人就是单纯的觉得有趣,而眼前的人应该是属于后者。因为他身边的人就刚好有一双漂亮的紫色眼眸的关系所以他才会对那些特殊色彩的眼眸特别注意吧。


                                                        眼睛穿过眼前两人看向他们的身后,当发现自己把目标追丢之后风蓝只是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反正还有时间,他就不信这个任务他完成不了。


                                                        “……你的眼睛是天生的对吧。”


                                                        犹豫了一下,虞因直接了当地问了。拐弯抹角实在不适合他,而且看眼前少年的样子也不像是会在意这些的人,问一下应该没有关系。


                                                        再次眨眨眼睛,风蓝也不避忌用手拨了一下头发,笑着回答。


                                                        “不是天生的,原来是黑色的,这个是后天变的。”


                                                        至于改变的原因和过程他就不打算说了,反正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而且不单止眼睛的颜色,就连头发也是一样的银色,不过这个也一样没有必要说明。


                                                        听到这个答案,不单止虞因感到吃惊,就连小聿也微微睁大了眼睛。


                                                        “后天变的?”


                                                        “恩。”


                                                        再次得到肯定的回答,虞因感到自己牵着的手用力地握紧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小聿,然后转头对着眼前少年作了一个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虞因,这是我弟弟小聿。我们可不可以问你一些事情?”


                                                        不明所以地看了看眼前两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风蓝还是友好地响应了。


                                                        “我叫风蓝,你们随便怎么叫都可以……话说你们就是虞因和小聿?一个可以见鬼一个可以碰触到鬼魂的兄弟就是你们了?”


                                                        咋一听到名字风蓝就错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遇到这两个在这边很有名气的兄弟。


                                                        听到对方的描述,虞因和小聿都吃了一惊。


                                                        “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些?”


                                                        虞因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认识这个叫做风蓝的少年。而且他认识的朋友之中也没有人的亲戚是银色眼睛的,如果有的话按照那群人八卦的程度多少都会说一些的。而**那边就更不可能会对别人随便说这些了。鬼神论在**的报告中是不被采用的。


                                                        “问为什么……”


                                                        风蓝有点为难地搔了搔脸颊,然后很理所当然地给了两人一个答案。


                                                        “因为你们在那边很出名啊。”


                                                        “啥?”


                                                        回复
                                                        举报|29楼2012-07-04 23:53

                                                          奇怪的路人





                                                          转个身,虞因和小聿最后还是走进了那间点心屋。而这一次,虞因在打开门的时候么有再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也不知道是走了还是自己的跳针眼再次失灵,总之虞因觉得很庆幸自己又再次看不到。


                                                          有些东西看不到真的会觉得比较幸福。


                                                          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之后,自称风蓝的少年和小聿都点了一些小点心,而虞因就随便地在菜单上指了几样东西以及一杯饮料,待侍应走了之后转头严肃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少年。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事情?”


                                                          眼前的银色眼睛就好像最昂贵的宝石一样随着不同角度折射进来的光线而变幻着色彩。有时候看着深色点,有时候又浅色得近乎白色。如果不是自己身边刚好有一个人也是拥有差不多特色眼眸的话,虞因觉得自己可能会因此移不开射线。


                                                          不过说道珍贵的宝石,他自己就已经拥有了。


                                                          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歪头看着少年的小聿,虞因无意识地抬手拍了拍对方的头,换来的是小聿奇怪的一瞥。


                                                          眨了眨银色的眼睛,风蓝拿起刚送上来的热牛奶,无视那冒着热气的温度毫不犹豫地拿起就喝下去。


                                                          虞因本想叫住对方不要太冲动,但一切都已经迟了。只是猜对方放下杯子时,脸上完全看不出有被烫到舌头的表情。


                                                          “我的眼睛和你们差不多,也是可以看到那些东西。而且我的工作就是要驱除死去的人的魂魄引导他们上天堂,所以你们的事我有从那些被你们帮助过的人口中听过。”


                                                          没有理会虞因那惊愕的视线,风蓝放下杯子简单地把自己的情况说明了一下,至于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三人都沉默时,侍应也把剩下的所有东西都送上来了。小聿看到布丁就毫不犹豫地拿起勺子吃,而虞因只是瞥了他一眼,把自己刚才点的一些小点心全都推到他面前去。紫色的眼睛看到面前突然变多的食物,只是抬眼看了看身边的人,然后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低头和点心奋战。


                                                          看着眼前的一幕,风蓝不知为何突然笑了。


                                                          “兄弟感情真好。这样小聿的家人就真的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一句话换来小聿和虞因突然抬头的注视,风蓝也没有觉得惊讶,只是继续抱着手中的牛奶低垂下眼帘说话。


                                                          “小聿的妈妈和姐姐哥哥们在走的时候一定不放心留在这里的最小的儿子,而且那时候你还是昏迷中,本来是一家人一起送走的。不过小聿爸爸说想要看到儿子醒来再走,所以在送走其他人的时候爸爸留了下来。”


                                                          歪头像是在会想什么,风蓝把杯子放下眨了眨眼睛。


                                                          “那时候我也有到医院去看过,在小聿的病房里面,先一步醒来的虞因和你爸爸就一直守在你的床边,到你醒来为止他都没有离开过。不过在你醒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含糊地跟着我走了。那时候我们就约定过只等到你醒来,职责所在,让你们没有时间交谈实在很对不起。”


                                                          微微低下头,风蓝真诚地道歉了。而小聿只是握紧了脖子上的紫色项链,摇了摇头。


                                                          “……爸爸妈妈他们……最后有好好地走吗?”


                                                          这是他唯一想知道的事情,而眼前这个人应该可以给他答案。


                                                          点了点头,风蓝脸上挂着笑容。


                                                          “恩,大家都被天使接走了。现在应该在天堂沉睡着等待下一次的转生。”


                                                          人死之后经过引导就会到达天国,然后等待下一次的转生。不管是谁的灵魂都会被平等地对待,即使曾经犯过不能原谅的错误,天神也会原谅他们给他们一样的机会。所以小聿的家人此刻肯定在天国天使的守护下安然地沉睡着。


                                                          “……这就够了,这样就好了……”


                                                          低下头,小聿的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虞因伸出手把小聿的头移到自己肩膀上靠着,没有多说什么。


                                                          “老实说,虞因你那个时候真的很危险哦。差一点就跟着那些被送的灵魂走了。要不是陈浩然推了你一把把你推回来这边,你可能会跟着小聿的家人一起走了。”


                                                          回复
                                                          举报|30楼2012-07-04 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