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蹴鞠小将吧 关注:79贴子:566

【写文】穿越文

只看楼主收藏 回复

虽然哈、是为了吧主- -
不过、还是想发上来的说
如果觉得我写不好可以提建议但是不要吐槽- -


第一章


      某年某月某日,某人正在某贴吧的某个帖子上看《宋代足球小将》

      颜若雪闭着眼睛正在‘享受’着向流云的——声音。

      正在这一集完毕点开下一集并且已经全屏时,足以让颜若雪发疯的是就来了——死机?!god,不是吧?!平常的时候死机还好,这次可是全屏的时候,万一恢复不过来了……

      毕竟颜若雪是个性子急的人,生气生得很快的,接着,一气之下就要把电源拔了[这是笔记本电脑,而且没电池- -],拔完之后,一阵白光从屏幕射出,倒霉的颜若雪便被吸了进去……

      ‘这上演的哪一出啊?KAO,NND你什么意思,破电脑,臭电脑!!!’颜若雪想着。

      ‘呃、莫非,穿了?有没有搞错……算了算了,反正听天由命吧- -’颜若雪接着想,然后闭上了眼睛,一片黑暗,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


      等到再次睁开眼睛是,眼前呈现的是——

      丰乐楼?!而且还是在丰乐楼的球员休息室[就是球员们休息的地方]里?!

      颜若雪嘴角稍稍抽搐,呃、早知道电脑死机就能穿进来,我就——

      让它多死机几次- -

      “这位公子,你没事吧?”金员外走来,问道。

      KAO,公子?!公你个头啊!本小姐虽然说不上花容月貌,但最起码,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是女孩儿!!!

      不过……

      颜若雪看了看自己的装束,还是在家里时那一身——

      白色T恤,黑色短裤,在古代,是个人就会认为是个男的- -

      早知道就应该穿身裙子的,虽然自己更喜欢T恤和短裤,但是,最起码,穿裙子不会让人认为是个男的!

      但是……

      环顾四周,除了金员外和颜若雪一个人都没有,咋回事捏?

      颜若雪随便答了声:“没事!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位公子,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噗——

      颜若雪差点吐血:“总不能我莫名其妙就躺到这里来了吧?!”

      金员外诚实地回答:“对啊!”

      天!颜若雪翻了个白眼,这电脑,真成啊- -

      不过,如果能见到流云的真人就好了,那流云的声音还会是祖丽晴那样的吗?洪风的声音还会是陆双那样的吗?玉儿的声音还会是邓玉婷那样的吗?一连串的问题憋在颜若雪心里,不敢说出来。

    
      “丰乐楼 胜!”外面,某裁判的声音传入颜若雪的耳朵。

      怪不得一个球员都没有,都出去比赛了嘛!

      等等,比赛应该有喊声才对,哦,我可怜的耳朵,不会,失聪了吧……呃……


      过了一会儿,众球员‘归来’,洪风看到颜若雪,问了句:“他是谁?”[洪风也把颜若雪看成男孩儿了]

      恩?的确是陆双的声音?!

      ‘哦,那么流云的声音一定素晴姐滴啦,太好啦!——’颜若雪心想。

      “恩,我是,颜若雪。”颜若雪说道。

      “你是男的么?怎么名字那么像女孩儿?”洪风说道。

      此时,颜若雪头上涨起了无数个红色十字路口:“废话,本姑娘当然是女的!!!”

      颜若雪的喊声之大,不得不让屋里的球员全都捂起耳朵,地也稍稍震动了一下……

      “可是你的穿着,很像男的啊?”洪风继续不怕死的说道。

      不过,颜若雪自动54掉洪风,比起洪风,她更在意流云——的声音。

      “那个,流云。”颜若雪眨眨眼睛,“你能不能说一句话?”

      现场没有人惊讶,因为现在流云已经很出名了,有fans要听流云说话也不是只有颜若雪的- -

      “干嘛?”流云疑问地说道。

      真的是祖丽晴的声音啊!天,自己太幸福了!

      突然穿到了《宋代足球小将》里,而且还能听到晴姐和双姐的声音!

      ‘哇哦,我不想回去了!’此时颜若雪心里想到。


回复
举报|2楼2010-09-22 14:22
    第二章

         不过……

         颜若雪抬起头[PS:颜若雪每次想事的时候都会抬起头,或许这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房间里电脑电源拔了,但是空调还开着,两个小时前吃完的泡面还没收拾完,起床后还忘了叠被子……如果现在老爹回来了,见人不在,但是房间凌乱,空调还开着,会怎么样啊?先问我妈我是不是到她那儿了,还是什么都不管?还是说,等到我回来再说我一顿?唉,对了,现在是古代,而且还是动画片里,我怎么回去啊?不过,只要能听到晴姐的声音就行了,回不回去没关系- -
        
         ……


         “喂,你在想什么呢!”洪风见若雪抬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而且,已经过去一盏茶[3分钟左右]的时间了,便边问边拿右手在若雪面前扬了扬。

         于是,若雪的“魂”成功被洪风“勾”了回来。


         恩,自己该住在哪里?以后在哪里吃饭?衣服怎么办?……

         若雪想着想着,头又抬了起来- -

         “喂,你在想什么呢!”果然,晴姐的声音往往比什么都有效。

         颜若雪的“魂”又被“勾”了回来,能听到晴姐的声音,太幸福啦!颜若雪的眼睛顿时变成星星眼看着流云。

         此时,流云背后冒出一阵冷汗……


         对了,最主要的是吃住的问题……

         颜若雪的星星眼变回普通的样子看着金员外:“呃,那个,我,呃……”

         “我住在哪儿?”颜若雪问道。

         “你住在哪儿?跟我有什么关系!”金员外轻松地答道。

         “喂喂喂,要知道,我现在连家在哪儿都不知道!而且还饿着肚子……”颜若雪说道,她今天只有在两个小时之前吃了一碗泡面[现在是13:00]而已。

         “你没有家?”流云问道。

         颜若雪的眼顿时又变成了星星眼,对着流云点了点头,流云背后又冒出一阵冷汗……


         “想住在这里?”金员外试探地问道。

         若雪的眼睛又由星星眼变回普通样子,看着金员外,点了点头。

         “可以啊——”金员外拉长了声音。

         “太好啦!”颜若雪高兴地跳了起来,至少有住的地方就行!

         “可是……”金员外继续说,此时颜若雪眼里的喜悦之色全部消失。

         “你要帮我挣钱!”金员外说道。

         “你是说?蹴鞠?”颜若雪试探地问道。

         “对!女孩儿不是也有蹴鞠的吗?”金员外口中说的“女孩儿”指玉儿,当然,这点颜若雪再清楚不过。
        
         但是,她一听到“蹴鞠”二字,立马摔了下来。

         拜托,她从小学到初中[颜若雪今年13岁,初二]要不是广播操拉了几分,她的体育连及格都成问题,蹴鞠?!她连球都踢不了多远……

         虽然她在班里的学习成绩不错,可是体育绝对是她的心头肉,每次评三好生,就因为体育是“C”而评不上,上初中时家里拿了好几万块钱。

         现在让她蹴鞠?还不如让她去shi!


    回复
    举报|3楼2010-09-22 14:22
      第三章

           “那个……能不能,换个赚钱的方法……”颜若雪说道。

           “哦?那你想换成什么?”金员外问道。

           换成什么?她怎么知道!她这种满身缺点,没有优点,没有特长的人,她怎么知道她会干什么?她能干什么?

           想到这里,她那墨黑色的眸子失去了光泽,她什么都不会,她真的很没用啊!

           她低下了头,埋怨自己怎么会那么没用?为什么什么都不会?什么特长都没有,什么优点都没有,怪不得上初中会让家里拿那么多钱!因为她没有特长加分,不,她唯一的特长是电脑,是上网而已,她只会这个,这是她唯一的“特长”,唯一的“优点”!
      是因为自卑吗?她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墨黑色的瞳孔中充满了委屈。


           ‘她,她该不会是哭了吧?’金员外想到。

           “哎,洪风,这个,她就交给你了!”金元外推了推洪风。

           不过,洪风怎么知道怎么安慰女孩子啊?便推了推流云:

           “流云,她就交给你了!”

           “我?”流云指着自己。

           “当然了,你没看见她那么喜欢你嘛!”洪风笑着说。

           “行了吧你,我怎么会安慰女孩子啊!”流云抱怨着说。

           “哎呀别说了,快去吧!”洪风说完,便已经把流云推到了颜若雪跟前。


           自己能做什么?现在的成绩也因为沉迷网络而直线下降,已经被老爹老妈禁网了![现在她在老爸家里,老爸出去上班了,偷偷上的电脑]优点?优点?优点?她有什么优点?长的有不好看,还有点男人婆,对了,她的“武功”不错啊!可是这里哪里需要“武功”啊?语文?不行,五道阅读题能错四道!数学?连三位数乘三位数都会算错!英语?听写十个能错七个!体育?要不是广播操做得好,及格都是问题!……

           想来想去,自己的“特长”就只有电脑了吧?可是宋代怎么会有电脑呢?自己真是没用!真是没用啊!

           “喂……”流云迫于无奈,只好随便说了声“喂”。

           “嗯?”若雪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布满泪水,没敢流下来,眼中满是委屈,阳光从她的眼里折射出异样的光彩。虽然不美,但是看起来楚楚可怜。

           流云的观察力不弱,看到了若雪眼中的泪水,看起来,她真的快哭了……

           可是,可是,可是——他怎么会安慰女孩子啊?

           “你别哭了……”流云说道。

           这次就算是祖丽晴的声音也不能让她的精神好转,她坐在地上,努力不让眼中的泪水流下来。
          
           她使劲地咬着唇,都快要咬破了!

           “哎呀好吧好吧!就让你住在这里吧!”金员外无奈地说道。


           颜若雪眨了眨眼睛,泪水迅速消失,跳了起来:

           “太好啦!!!——”

           啊?刚刚她这是,装的?
                     ↑
           这是在场的人[除颜若雪外]的想法。

           不过,她刚刚并没有在装,她的确在想,自己,能做些什么,自己,的确很没用呐……


           “咕——”

           正在此时,颜若雪不争气的肚子开始叫唤了,今天一天,除了一碗泡面外什么都没吃,不饿才怪!


      回复
      举报|4楼2010-09-22 14:23
        四章

             “呃,那个……”颜若雪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说好,“呃,那个,我,我的,那个,肚子,恩,呃,很,呃,饿,能不能,呃……”

             “唉,先去吃东西吧,顺便庆祝胜利!”金员外叹了一口气,说道。

             颜若雪笑了笑,阳光洒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墨黑色的眸子里闪着异样的光芒,此时的她,也许是她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刻吧?只是,并没有人注意到。


             颜若雪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个淑女,因为此时——

             丰乐楼的球员们都在喝酒,有的人还在给流云和洪风敬酒,当然,小孩子不能喝酒滴,万一喝高了撒酒疯就麻烦了- -

             所以呐,流云拒绝他们的敬酒,洪风?已经把其他球员包括“小面瓜”54掉了,在一旁“专心致志”的——

             吃饭- -

             而若雪呢?

             这个活泼过头的小姑娘在一旁狼吞虎咽呢!

             已经是第五碗米饭了,左手拿着鸡腿,右手拿着馒头,嘴巴被食物涨得鼓鼓的,如果金员外看见,绝对会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和他的银子说“拜拜!”。

             馒头和米饭都是干饭,而且颜若雪从第一碗饭到现在还剩不到一口的第五饭碗之间一口水都没喝过,如果噎到了怎么办呢……

             好的,我承认我是个乌鸦嘴——

             此时的颜若雪被馒头和鸡肉噎到了,急需水源!


             ‘水水水水水——’颜若雪心里呼喊道。

             可是附近没有水,狗急了也会跳墙的!虽然这句话形容的不太恰当。

             可是颜若雪的小脸已经发紫了,再不喝水真的有可能出人命!

             于是,颜若雪发疯地一把夺过流云手里的碗,“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喂,那是……”流云一惊,话还没说完——

             颜若雪感到味道不对,立马闭着眼把嘴里的“水”吐了出来!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

             面前所有站着的人都被颜若雪喷了一脸“水”,连目前坐着的流云,头上也有那么几滴“水”。洪风比较幸运,在一旁“安静”地吃饭,一点点“水”都没沾到。

             流云无奈地继续着他的话:“酒啊……”

             “咳咳咳——”颜若雪一边咳嗽,一边寻找附近的水源。

             “唉——”流云叹了一口气,帮忙递给颜若雪一碗水。

             “咕咚咕咚咕咚——”颜若雪喝完水之后,发紫的小脸慢慢变白了,虽然还有一些红晕,那是已经咽下去的“水”所制造的。


             “喂,你怎么那么没有教养啊!”某球员气愤地喊道。

             无缘无故被人喷了一脸“水”,谁不生气啊?

             “呃,比起这个,还是先把你们脸上的酒擦了吧……”颜若雪“笑”着说。

             “……”

             颜若雪想起了什么,将旁边的布递给了众球员[除了洪风和流云]。


             “哈哈哈哈哈——”洪风在一旁不仅是在吃饭,而且是在“围观”,看到平常笑话他的师兄们被颜若雪“整”成这副模样,当然高兴、痛快了!

             “唉,真是没教养!”有脑子的人都知道,金员外说的是颜若雪。

             若雪的脾气可是灰常灰常滴8好!于是乎——

             “你说什么!!!——”

             颜若雪其实还有一个“优点”——嗓门大,这次的喊声差点让客栈塌了……

             “嗓门这么大,去做啦啦队得了!”某球员说道。

             啦啦队?呵呵,至少不是白吃白住吧?

             “好啊!”颜若雪立即答应。

             “不行不行,她长的那么丑……”另一个球员说道。


             丑?是吗?……

             颜若雪眸里的喜悦之色又立即消失,墨黑色的瞳孔里充满了忧伤、自卑……


        回复
        举报|5楼2010-09-22 14:23
          8错,加油的说,下次注意新的格式,这个先发着,多写点好加精
          顺便


          回复
          举报|6楼2010-09-22 14:39
            回复:6楼
            我都发出来了你才说有新格式- -
            不过谢谢哈、第五章在审核咧,每次第五章都要审核N久N久,但也不知道为什么- -


            回复
            举报|7楼2010-09-22 14:41
              回复:7楼


              回复
              举报|8楼2010-09-22 14:44
                第五章

                     若雪嘴边堆积了一个苦笑,说道:“金员外,我可以试着做啦啦队吗?”

                     她的声音软软的、轻轻的、柔柔的……

                     “呃,这个嘛……好吧,总比白吃白喝强!”金员外想了一下,便答应了。

                     “太好啦——”颜若雪脸上浮现出真实的笑容,“我接着去吃饭啦~”


                     当金员外看到颜若雪的食量时,先揉了揉眼睛,随后嘴巴张得老大,足以放下三个蹴鞠——

                     五个空碗,旁边还有一碗饭,只是还剩下没几口而已。馒头已经全没了,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在颜若雪肚子里。旁边就是鸡骨头、鱼刺……只要是在颜若雪旁边的菜,盘子里都已经空空如也。

                     而且,她正在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只剩一小点的馒头,正在没有一丝淑女形象的狼吞虎咽着。

                     “颜、颜姑娘,这些,都是,你吃的?”虽然这个连用脚趾头想都能得到答案,但是金员外还是问了一下。

                    “对啊。”颜若雪的嘴里满是食物,含糊不清地答道。

                     随后,金员外当场石化——‘我的银子啊——’

                     不过,金员外也是个讲诚信之人,已经答应别人的事,也不能反悔吧?

                     唉,这次他只能懊悔地对他的银子说“拜拜!”。


                     颜若雪咽下了最后一口饭,虽然肚子只是八成饱……

                     可是,现在,她能吃的东西已经全部吃光了,众球员们其实只是吃了两成饱罢了……
                    
                     “我饱了!”颜若雪说道。

                     金员外此时实在是欲哭无泪啊,他的银子全部被若雪“偷”走了啊。

                     若雪微蹙眉头:“啦啦队,需要练习跳舞吗?”

                     “唉,”金员外叹了口气,“你去找索玉儿吧,让她安排你,索玉儿是……”

                     “我知道!先走啦!”若雪打断了金员外说的话,跑出去找玉儿了。

                     ‘八卦八卦!如果玉儿喜欢流云,那么还真验证了邓玉婷所配的角色一般都是暗恋晴姐所配的角色的!哦,这绝对是个天大的‘新闻’!’


                     “玉儿姐姐?”若雪叫了一声,玉儿14岁,若雪13岁,应当叫姐姐,按照若雪的立场,这表示亲切。

                     “恩?你是谁?”

                     此时“偌大”个丰乐楼里只有若雪和玉儿两人,众球员尚未“归来”,啦啦队队员们也都回家去了。

                     “我叫颜若雪,是新来的拉拉队员!”若雪介绍道。

                     “你好,我是拉拉队队长……”“索玉儿!”

                     玉儿还未说完,便被若雪打断了。

                     “你怎么知道的?”玉儿问道。

                     “呃……这个……”天天天,只顾着想要快的问玉儿她到底喜欢谁了,居然……

                     “这个,丰乐楼啦啦队队长索玉儿可是人尽皆知啊!美丽善良,冰雪聪明……”若雪尽力搜集着词汇。

                     此时玉儿已经被若雪说的满脸红晕,喜悦之色慢慢爬上她琥珀色的眸子。

                     ‘流云和玉儿还真是配啊!连瞳孔都是一个颜色!’若雪想到。


                     “好啦好啦!既然你是新来的啦啦队队员,我就来教你啦啦队的舞蹈吧!”索玉儿说道。

                     “等等!”若雪急忙说,她还真是个急性子!

                     “怎么?”

                     “玉儿姐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诚实回答我!”若雪道。

                     “恩!”玉儿点了点头。

                     “你是喜欢洪风还是流云?”

                     “……”

                     玉儿思索着,火烧云不知不觉已经爬上了她白皙的脸庞。


                回复
                举报|9楼2010-09-22 15:20
                  接下来拟


                  回复
                  举报|10楼2010-09-22 16:28
                    第六章

                         “呃……”玉儿支支吾吾地说,“可不可以,不说……”

                         “不行!”若雪立刻否认,“你答应了我的!”

                         “呃……”

                         此时玉儿的脸上红的、像,猴屁股……呃,这个比喻着实不大恰当,但是真的很红。

                         一盏茶的功夫又过去了,若雪看玉儿怎么都不想回答便使出了‘绝招’——

                         撒娇……

                         “玉儿姐姐,好姐姐你就说嘛……说嘛……”

                         光是说这种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话还不算什么,并且,她还‘赖’在玉儿的胳膊上蹭啊蹭,蹭啊蹭的……

                         这种架势,谁都忍不住,于是,玉儿悄悄地趴在若雪‘赖’在自己胳膊上的黑脑袋上的某一只耳朵说道:“……流……云……”

                         ‘天,真的是邓玉婷配的人都是暗恋晴姐配的人的!那么说,晴姐和双姐是黄金组合,晴姐和刘红韵是白银组合,晴姐和邓玉婷就是青铜组合!哈哈,这个组合名好逗……’

                         “哇……”


                         若雪还没说完,众球员们便‘归来’了,当着众球员的面如果再感叹什么,真是有点……

                         金员外走到若雪面前,问道:“你没有家?别告诉我你是孤儿!你父母是谁?他们住在哪儿?你一定有家、有父母,至少,有亲人!”


                         家?

                         您是说哪个家……

                         父母?我有父,也有母,而且有两个母亲!

                         亲人?我还有我母亲的亲人,我父亲的亲人,我后母的亲人!

                         以及——同父异母的妹妹……

                         大家都说我与众不同,因为别人知道了父母离异,都会伤心的要命,而我?

                         我还是以前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似乎这件事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可是别人不知道,我表面上什么伤都没有,可是我的心受了伤,受了很重、很重的伤!

                         这个家庭曾经温暖、和睦,可是现在,这份温暖却破碎掉了!

                         或许是因为我小说看多了吧,对于这种事,我只是认为他们不合适了,没有爱了,所以,不能在一起了,他们会找到真正适合他们的人……

                         但是,我也知道,这或许,是自欺欺人……


                         没有人知道,我一直渴望什么,我并不渴望父母复婚,因为这对我的妹妹太不公平。

                         我渴望一种温暖、一种幸福、一个怀抱!

                         我渴望一个能够包容我生命中所有冰冷残缺的怀抱!一个能给我温暖的怀抱!一个能给我幸福的怀抱!


                         颜若雪的眼里多出了一层雾气:“家……金员外,对不起啊,我真的,没有家……”

                         “你不要骗人了!瞧你这身衣服,是个商人都能看出来质量有多好!”

                         看衣服?看质量?质量好的衣服能代表什么?能代表我很幸福吗?能代表我的父母很爱我吗?能代表,能代表我能从衣服里获得‘温暖’吗?!

                         “你家肯定很有钱!哦……是不是……”“闭嘴!”

                         颜若雪受不了了,喊了出来:“这关你什么事?!反正,你已经答应我了!你要是敢反悔,我就敢把你言而无信告诉给全杭州的人!”

                         “好啊!我反悔!”


                         若雪墨黑色的瞳孔中雾气又加重一层,转身,冲出丰乐楼:

                         “丰乐楼的金员外言而无信啊!明明答应收养一个孤儿却要把她赶出去!丰乐楼的金员外言而无信啊!……”

                         她一边跑一边喊,泪水在空中肆意飞扬着,飘洒着……


                    回复
                    举报|11楼2010-09-22 16:29
                      第七章

                             经若雪这么一喊,大街上的人基本上都在议论金员外,虽然若雪没了面子,不过反正也没人认识她。但是金员外……


                            “天啊!!”金员外赶紧喊道,“快,快把她追回来!”

                            自己的面子就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给‘糟蹋’了- -

                            丰乐楼众球员们无动于衷,金员外的面子关他们什么事!

                            “第一个把她带回来的,工资翻倍!”金员外欲哭无泪地说道。

                            接着,丰乐楼的球员除了流云之外全部‘瞬间移动’,找若雪去了。

                            “流云,你不去?”金员外问道。

                            像流云这种‘大款’,是根本不需要工资翻倍滴,有这时间还不如练他的蹴鞠。

                            “不去!”

                            请原谅本作者插一句——流云,你好没有同情心……

                            虽然,这是我写的- -


                            “呼,呼……”若雪体育本来就不咋地,再跑了这么久也不休息,等到停下的时候就呼哧带喘得了。

                            “颜姑娘——”

                            身后传来了双姐的声音,呃,洪风?

                            若雪赶紧抹了把眼泪,边喘气边转身。

                            “哦,颜姑娘你在这儿啊,快回去吧,金员外说不反悔了。”洪风边说边握住若雪的手腕,‘拖’着若雪往丰乐楼跑。

                            “痛!”这洪风力气够大!还没跑几步,若雪就喊痛了。

                            “啊?”洪风赶忙松开若雪的手腕,若雪赶紧揉着手腕‘这洪风力气怎么这么大?我看动画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啊?’。

                            “呼,我自己会走!”若雪生气地喊道,顺便又想了想,“哎,金员外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啊?”

                            “呃……”洪风奇怪地想到,‘她怎么知道的……’

                            而若雪仿佛看透了他在想什么一样:“呵,如果金员外没有给你好处,你为什么会来找我呢?而且,你又为什么会那么急呢?”

                            “呃、呃……”洪风无语。

                            “唉,走啦!”若雪叹了口气,是不是如果没有好处就不会有人来找她啊?

                            因为刚刚乱跑浪费了很多体力,只能慢慢地走了。

                            不过,若雪她,是个——

                            刚走了没多远,就听在前面若雪——

                            “那个,洪风……”若雪尴尬地说道,“咱们,走哪条路回去啊?”

                            天空上,一只乌鸦飞过,乌鸦后面,是六个小豆豆。

                            接着,洪风无语地走到前面,领着若雪往丰乐楼方向走,若雪却自然地跟着他,为了好处,他不可能把她带到别的地方去的。


                            洪风第一个将若雪带回丰乐楼,理所当然的——涨了工资。

                            若雪暗自窃笑,原来金员外也很要面子啊!以后有什么事就拿面子‘要挟’金员外,看他怎么办!哈哈~~~


                            剩下的球员们为了工资还在‘拼命’地找来着,虽然他们不知道若雪已经回来了。


                            训练场内,流云正在练球。

                            “玉环步——双飞燕——旋风踢——昆仑三脚!”

                            洪风和若雪刚刚走进训练场,果然,晴姐配昆仑三脚的时候,声音永远是最好听、最有磁性的!

                            于是乎、若雪的眼睛又变成星星眼,看着流云,而流云发觉若雪的‘星星眼’时,身后又出了一阵冷汗。

                            洪风看到若雪这副样子,很不高兴,表想歪,因为洪风看到流云比他强的时候都会嫉妒的,而且为什么喜欢向流云的人那么多,而喜欢他洪风的人那么少呢?

                            “切,小面瓜有什么好的!”洪风表示不满。

                            “他声音好听啊!”若雪不假思索地回答。

                            “切!他声音?听得我都想吐!”

                            于是乎,洪风成功激怒了若雪——

                            “姓洪的!!!——你可以说他长得不好可以说他蹴鞠不行可以说他不怎么样但是就是不许说他声音不好听!!!!!!——”

                            若雪气愤地喊道。

                            洪风像是被若雪这气势镇住了,而流云也在奇怪地看着若雪——

                            她还是第一个说自己声音好听的人,而且,居然听到别人说自己声音不好听而愤怒?


                            若雪生气的时候可是最恐怖的时候,于是,出现了以下画面——

                            洪风在前面跑,若雪在后面追,二人围着流云转圈圈。

                            中间的流云汗颜地看着他们。


                      回复
                      举报|12楼2010-09-22 16:31

                        忘了问了,LZ咋个称呼,这是小飞


                        回复
                        举报|13楼2010-09-22 16:36
                          回复:13楼
                          小飞你好,我是小爱~


                          回复
                          举报|14楼2010-09-22 16:39
                            第八章

                                  清晨,天色还没有大亮,可颜若雪早就醒了。


                                  第二天了啊......

                                  虽然父母离婚了,但是毕竟,他们也都是爱我的,现在,他们一定很着急吧?是啊,我已经‘人间蒸发’这么久了......

                                  妈妈肯定都已经急哭了吧,爸爸肯定也在着急,他们绝对报警了,我也很想回去啊,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颜若雪注视着窗户,暗暗地想着。

                                  最后,她叹了口气,收拾一下被子,打开门,走到训练场。


                                  现在还很早,一个人都没有也很正常嘛。

                                  可是、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寂寞呢?虽然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但是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害怕的……

                                  颜若雪的眼眸渐渐迷离起来,想起了以前小学的时候——

                                  那是冬天,太阳在东方挂着,阳光并不强烈,空气还是冷飕飕的。

                                  可是同学们却一个个大汗淋漓,大家都在为这次冬季长跑大赛——一二年级的迎面接力比赛做准备呢。

                                  颜若雪拿着接力棒,发出全力从这边跑到了另一边,把接力棒给了对方。

                                  接着就跟后面的同学一起喊起来:“加油!加油!加油!!!——”

                                  因为班里的同学练习得都很认真,最后,拿到了第一名,大家一起喊了起来……

                                  一转眼,就是五年级了,大家的感情都越来越深厚,每个人都是这样,想到六年级毕业就要分开,不禁有些悲伤、不舍。

                                  大家还是那样,在一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但是需要保持安静的时候,还是安安静静的。

                                  六年级,大家拿着同学录,每个人把自己详细的信息填上,都做好的分开的准备。

                                  结业式完毕后,大家都要分开了,所有人抱到一起,一直都在哭着……哭着……


                                  升上初中后,学习也开始紧了,而且也没有认识的同学了,没有朋友,一直是一个人。

                                  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发作业、一个人自言自语、一个人在操场上闲逛、一个人回家……


                                  突然,一抹蓝色进入她的视线范围——流云来了,他还真是每次来的最早呢!

                                  若雪随手拿起一个蹴鞠,她不会踢,只能扔过去,流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而响叮当之势接住了蹴鞠,随后?练呗!还能干嘛- -

                                  突然发现,肚子有点饿了哎,呃,怎么办呢……总不能去和流云说一声‘我饿了’吧?

                                  还好,这是,金员外走了进来,若雪立马‘瞬间移动’到金员外面前:

                                  “那个,金员外啊,我的肚子,有点饿了……”

                                  金员外满脸黑线,还得管这个臭丫头的温饱,他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接着,随手递给若雪五十文银子:“自己买个烧饼吃去吧!”随后,就走进去了。

                                  若雪没办法,只能去买烧饼啊。


                                  于是乎,她离开了丰乐楼,漫无头绪地走啊、走啊、走啊……

                                  终于,走到了‘洪记烧饼’。

                                  “洪夫人,”若雪叫了一声,反正古代的称呼她可是烂熟于心,呵呵,古代武侠片看多了,“给我两个烧饼。”

                                  说完,便把十文银子给了洪大妈,然后,洪大妈也给了她俩烧饼。

                                  接着,若雪便边吃边走,主要是,她不知道怎么走才能回到丰乐楼……

                                  接着,只能漫无头绪地接着走啊、走啊、走啊……

                                  突然,她眼前一亮——

                                  “索氏筑球店”!

                                  而且,正巧,玉儿走了出来。

                                  若雪赶忙跑到玉儿旁边,叫了声:“玉儿姐姐!”

                                  玉儿稍稍被吓到了一点,不过看到若雪,很是奇怪:“若雪?你怎么在这里?”

                                  “我,呃,肚子饿,然后,来买烧饼,接着……”若雪结结巴巴地说。

                                  “你迷路了?”玉儿试探地问道。

                                  因为昨天就是若雪迷了路,洪风领她回来的。

                                  若雪点了点头。

                                  “唉,走吧!”玉儿道。

                                  若雪开心地跟在玉儿后面往丰乐楼的方向走。


                            回复
                            举报|15楼2010-09-22 16:52
                              回复:14楼
                              小爱,你的申请我同意了,偶看到了你的诚意,成功后希望我们一起让蹴将吧热闹起来


                              回复
                              举报|16楼2010-09-22 16:52
                                回复:16楼
                                谢谢小飞呐~


                                回复
                                举报|17楼2010-09-22 16:54
                                  第九章  

                                        回来以后呢,“蹴鞠队”练蹴鞠,拉拉队练拉拉队舞。  

                                        此时若雪绝对是欲哭无泪啊——她虽然广播操做得好,可是对“舞蹈”这种东西完全是一窍不通,就算是“鹦鹉学舌”也写不好啊、呜啊——  

                                        好不容易挨到“课间”,若雪突然想起了某些事情……  

                                        既然她“光荣”的穿进来了,为什么不找个“上镜”的机会呢?  

                                        HOHO,明天就是和菁[jīng]英社的比赛,嘻嘻,改变个小细节应该没关系吧?她以前看过的穿越文可是能够把整个动画片的情节都给改变了呢!  

                                        不过,她也发现了原来原创动力也会“偷工减料”——洪风回来后其实和一个小小的菜鸟球社比过一场- -  


                                        若雪悄悄地走到了某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哪里,不在本作者写作范围内- -找了一块木头,像是用来做匾额的那种木头。  

                                        拿出粗毛笔,在上面写了三个字——“差间时”——时间差。  

                                        接着,就把“匾额”藏到了某个灰常不引人注目的地方,至于是哪里嘛,依旧不在本作者写作范围内- -  

                                        藏好之后呢,就跑回去接着“上课”了。  


                                        第二天了呢、马上就要和菁英社比赛了……  

                                        一切按照原动画里一样——  

                                        “丰乐楼加油……丰乐楼加油……丰乐楼加油……”说实话,这个连本作者都觉得有点傻……  

                                        “菁英社必胜……菁英社必胜……菁英社必胜……”这个、更傻- -  

                                        “这个……”司徒杰边说边指着一个不认识的人,“这个……”那个人,也不认识- -“这个……”依旧不认识,“向流云,还有……”司徒杰的视线从流云身上移动到了洪风身上,“这个……”  

                                        洪风一看到司徒杰那种“害怕”地模样,便得意地对流云说:“有没有看见啊,他们的头儿一看见我就知道我不同凡响,哈哈哈哈——”  

                                        可是司徒杰却转过身来,道:“向流云就交给我了,你们按昨天的计划看好自己的位置。”

                                        次球头走过来,看着洪风道:“但那个家伙怎么办啊?”  

                                        “你们按计划看到自己的位置就行了,不用管他!”,司徒杰顿了顿,“看那个家伙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斤两。”  

                                        随后,洪风石化掉...一只乌鸦飞过,后面是六个豆豆。  

                                        洪风一转头,后面的球员们都在窃笑,流云叹了口气,走到自己的位置去了。  

                                        洪风不满地一偏头:“有什么好笑的!待会就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接着,裁判大叔发球——  

                                        一名本作者不认识的丰乐楼球员接到了球。  

                                        洪风跑过去:“嗨,这边,给我!”  

                                        但是呢,流云从他身边经过,那位球员就马上将球传给了流云,可是呢,没想到洪风却一跃而起!  


                                  回复
                                  举报|18楼2010-09-22 16:55
                                       他们二人一起射球,不过,力度不够,从风流眼上轻飘飘地落了下去,司徒杰接到球,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接着,观众们也“起哄”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洪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对着流云道:“我……”  

                                          “没事!”流云这叫啥来着、内个、就叫安慰吧- -本人词穷- -  

                                         接着,司徒杰使出他的“成名绝技”[这是哪个动画片还是电视剧或是游戏里的台词来着- -]——“灵猴十二蹴!”  

                                          蹴鞠越过风流眼之后变换成无数水果朝丰乐楼这边射来!  

                                          众球员们赶紧接球,不料,却都不是蹴鞠!  

                                          最后一个水果变为蹴鞠掉到了地上!  

                                          接着,菁英社得了一筹。  

                                          “真是轻松啊!”司徒杰道。  

                                          “菁英社好样的——菁英社必胜!菁英社加油!”本作者的评论为一个字——傻- -  

                                          “哎呀,早知道就不赎这混小子出来了!”金员外叹了口气,道。  

                                          接着,双方球员摆好阵势,对付向流云的人比较多一些,谁叫人家那么厉害呢?  

                                          “这边!”洪风转身,对后面的球员喊道。  

                                          可是球却传给了流云——  

                                          流云将球踢给洪风,洪风抓紧机会——入盂!  

                                          “好啊……真棒……”观众席上的声音- -  

                                          于是乎、丰乐楼得一筹~  

                                          洪风揽着流云的肩膀,冲观众席上扬手,呵,好兄弟就是有默契嘛!  

                                          金员外揉了揉眼睛,兴奋地道:“哈哈——好小子,看来那五十两没白花!”  

                                          司徒杰走来为球员们打气:“没关系,我们很快就会领先的!那个家伙只是碰巧而已。”  

                                          于是乎,接着开球——  

                                          司徒杰接着使用“灵猴十二蹴”。  

                                          而洪风使用“铜墙铁壁”。  

                                          大多数水果被“铜墙铁壁”阻挡住了,却没有真正的蹴鞠,一个梨子正巧从“铜墙铁壁”里“逃开”!  

                                          还好,流云立马接住了那个梨子,梨子变回蹴鞠。  

                                          “洪风好样的,向流云好样的,菁英社人模狗样的!”肥龙- -  

                                          接着,洪风和流云的默契配合为丰乐楼得了好几筹,上半场丰乐楼取得压倒性胜利,比赛却还没有结束……  


                                          中场休息,若雪很清楚——下半场西域高人就会上场了。  

                                          她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先离开了,到了那个她藏“匾额”的地方。  

                                          很巧,她遇到了一个人,是她的小学同学兼好姐妹——  

                                          她和若雪一样,是标准的瓜子脸,墨黑色的头发被梳成了马尾辫,一身运动装,轻轻唤了一声:  

                                          “若雪?”


                                    回复
                                    举报|19楼2010-09-22 16:55
                                      第十章  


                                           若雪的双唇有些颤抖,面前的女孩儿,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  

                                           曾经,一起上学,一起聊天,一起‘欺负’男生们[这个、呃、男生请忽略吧- -],一起回家……  

                                           “幽析?!”  

                                           别离半年的好友紧紧相拥,已经半年了啊,曾经她们基本上除了回到家之后从来都是黏在一起,就像是亲生姐妹一般……  

                                           不过,若雪还是反应过来了,是若雪又穿回现代了,还是,幽析传到古代了?  

                                           “幽析,你怎么在这儿?”若雪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在家看电视,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电视里突然闪过一道白光,之后,我就站在这里了。”幽析说道。  

                                           若雪的嘴角有些抽搐,原来穿越的方式真的是多种多样啊- -  

                                           “呃,反正我一个人也拿不动,幽析,帮我个忙!”若雪拉着幽析,将‘匾额’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啊?”幽析学习好这是公认的,不过呢,对繁体字就是一无所知了,看着‘匾额’上的“差间时”有点懵。  

                                           “就是‘时间差’的意思啦!”若雪解释道。  

                                           “时间差?我这是在《宋代足球小将》里?!”幽析惊讶地说道。  

                                           “bingo~”  

                                           这回轮到幽析嘴角抽搐了,天呐——这是叫幸福还是叫倒霉呢?幸福是因为她喜欢流云,倒霉呢,是因为她无缘无故地就穿到动画片里了?有没有搞错?!

                                           “好啦,快走吧!”  

                                           “哦!”  


                                           等她们往回走的时候,下半场已经过去一会儿了。  

                                           洪风的脚直冲那位西域高人踩去,但是那位西域高人不仅避开了,而且右脚猛地向洪风的左脚踩去!  

                                           只见,那片地,裂了……  

                                           待西域高人抬起脚之后,洪风的左脚脚踝起了一个又红又大的包- -  

                                           “哼!”洪风直起腰,哼了一下,回过头来,之后便内牛满面地一瘸一拐地走回了他的位置。  

                                           流云等人汗颜...  

                                           “切,现在还用这种招。”司徒杰得意至极,“告诉你吧,你这招早就过时了!”  

                                           洪风的刘海[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挡住了他的额头:“告诉你吧,我还有招没出呢!”  

                                           之后便是——“飞-沙-走-石!”  

                                           之后便是茫茫‘沙海’挡在了司徒杰等人的面前!  

                                           “竟然出阴招!”司徒杰惊讶地说道。  

                                           “快开球啊!”洪风催促道。  

                                           某位不认识的球员开球,传给了洪风,洪风传给流云:“流云看球!”  

                                           接着流云用富有磁性的声音与帅气的身姿使出了他的祖传绝招——“昆仑三脚——”  


                                      回复
                                      举报|20楼2010-09-22 16:59

                                             待烟雾散去,流云的球仿佛太阳一般,飞过风流眼,可是却被西域高人用头顶回!  
                                           球落在了丰乐楼那边的地上,于是——
                                             “哎呀,鬼怪呀!——”  

                                             这是洪风不满地惨叫声。  

                                             “菁英社得一筹!”  

                                             “唉……”玉儿叹了一口气。  

                                             “看来,我白被打了……”肥龙失望地说道。  

                                             “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陈教头流着汗道。  

                                             接着,金员外边哭边捶着陈教头的后背:“完了,我的江南鼎杯彻底完啦——”  

                                             洪风跑到裁判面前:“这球不算啊,他们用的是妖术!难道,你没有长眼睛看吗?”  

                                             裁判像现代人一般拿出红牌以示警告,并且,突然一个苹果砸向洪风:  

                                             “谁砸我?”  

                                             洪风抬起头四处寻找,一个声音响起:“我!”  

                                             金员外气愤地喊道:“再不给我好好的蹴鞠,我就让你从此消失!”  

                                             洪风叹了口气,走回自己的位置,比赛继续。  

                                             洪风突然想起了自己在监狱时的比赛……  

                                             正在此时:“洪风,接球啊!”流云的声音传来。  

                                             洪风使出一招:“黄狗射尿!”  

                                             蹴鞠飞过风流眼。  

                                             “大家守住这球!”司徒杰命令道,“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不料,正在此时,蹴鞠突然落下!  

                                             菁英社球员惊讶之时,西域高人一下接住了球!  

                                             流云不禁揉了揉眼睛——这,这怎么可能?!  

                                             “菁英社出精英,打得对手脸变青,脸-变-青!”本作者真的很想问一句——这是打球还是打架- -  

                                             “啊?这场比赛怎么打呀!”洪风道。  

                                             此时,若雪与幽析终于赶到。  

                                             “玉儿姐姐,幽悦,紫夕,帮个忙!”若雪边说边将‘匾额’拿起。  

                                             玉儿等人看到这个‘匾额’以及上面的“差间时”有些疑惑,但是若雪不想跟她们再多说什么,反正一定要找个‘上镜’的机会就是了!  

                                             待众拉拉队将‘匾额’举起时[PS:之中比赛情况本作者不想讲解了,我不是解说员- -],若雪喊道:“流云——向流云!——”  

                                             流云望向‘匾额’——差间时?时间差?这是……  

                                             突然,流云想到了什么——  

                                             “洪风接球!”流云将球传向洪风。  

                                             “早就应该把球给我嘛!”洪风道,顺便接球——入盂!  

                                             “哎呀,我可没叫你射门呢!”流云生气地说道。  

                                             顺便,再容本作者说一句——射门,这个词汇,好现代化啊,原创动力你们这里的台词绝对没有好好做- -  

                                             “凭什么只许你射风流眼,我就不能射呢?”洪风道。  

                                             再接着容本作者再说一句——原创动力你们偏心,为啥双姐的台词就是正确的古风,而晴姐的台词却那么现代化……  

                                             “你……”流云无语+气愤。  

                                             接着,西域高人又将球顶回。  

                                             “快……快把球接住,可不能再输了!”金员外喊道。  

                                             接着,一位不认识的球员接住了球。  

                                             流云看了看他,道:“将球稳住!”  

                                             “流云,你到底在搞什么呀?”洪风蹙着眉问道。  

                                             流云走向洪风,悄悄地道:“&*%¥*&#¥¥%……”[他说了啥本作者我可不知道- -]  

                                             ‘他们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不管他们用什么秘招,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司徒杰想。  

                                             “赶快开球吧!”洪风对某位球员喊道。  

                                             “扬名立万的时刻到了,大家打起精神啊!”司徒杰喊道。  

                                             “飞沙走石!”洪风使出招数。  

                                             “真是黔驴技穷,还用着不灵的一招!”司徒杰捂着鼻子和嘴道。  

                                             之后,某位球员将球传给流云,流云微微一笑,跳起来,当然,西域高人也跟着跳起——“旋风腿!”“黄狗射尿!”  

                                             那位西域高人只记得防守向流云,却忘记了洪风,马上躲过——“丰乐楼得一筹!”  

                                             之后,丰乐楼继续以压倒性胜利!


                                        回复
                                        举报|21楼2010-09-22 16:59
                                          第十一章

                                                又一个清晨,东方的朝霞披散在大地上,虽然刚刚入冬,但空气中已经有了一丝寒意。

                                                公鸡还未叫鸣,那么说啊,若雪这便是“起得比鸡早”了- -

                                                看看旁边的幽析,她还睡得正香呢,一点也不认为她传过来之后父母会着急、担心。

                                                若雪从榻上下来,穿好衣服,悄悄地开门、出去、关门。

                                             
                                                早上的空气很是新鲜,凉风使她毫无倦意。

                                                不必掐指,这已经是第三天。三天没回去了啊……父母一定十分着急了吧?突然觉得——她好不孝哎- -

                                                不知何处的公鸡终于叫鸣了,而幽析的眼皮也随着这个“闹铃”而睁开了。

                                                若雪转过身,一开门便听到幽析极其不满的声音——

                                                “冷!”

                                                “没必要吧?”若雪看着幽析身穿着古代式厚重的“睡衣”,还用厚厚的被子紧紧地裹住身体,若雪已经“成吉思汗”了。

                                                她转过身,把门关上,虽然知道幽析怕冷,可是,这好像有点太过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冷!”幽析不满地道。

                                                ‘刚入冬就这样?真不知道以后更冷时她怎么办!’若雪心想。


                                                此时,门外出现一个蓝色身影。

                                                原来蹴鞠高手必须要起早贪黑啊。原创动力也未免太偏心了,洪风只是个“业余人士”罢了,但就是男一号,也是全剧中最厉害的。

                                                而流云呢,家里是“蹴鞠世家”,而且,用个不大恰当的形容——“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每天不练完蹴鞠还不让吃饭。结果还只是个男二号,也还没洪风厉害,虽然,这是以后的事- -

                                                可是,原创动力太偏心啦,太偏心啦!而且基本上每集都会毁流云的形象,偏心啊啊啊啊啊!!!——

                                                若雪将门开了一个小缝,挤了出去,省得幽析在喊冷。


                                                若雪喜欢早上,因为早上是一天中除了凌晨最凉快的时候,因为若雪最怕热了。

                                                若雪她啊,有那么一个小习惯——早上伸个大懒腰。

                                                流云无意间看到若雪,有些惊讶——若雪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拉拉队服。[从若雪的袖子滑下来时看到的]

                                                接到流云疑惑和奇怪的目光,若雪只是轻笑,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看到- -


                                                不知是否应该说是尴尬,反正就在此时,从若雪和幽析住的屋子里——

                                                “咣!”“痛!——”

                                                若雪一惊,赶紧跑回去——莫不是幽析出了什么事?!

                                                流云蹙了蹙眉,也向屋子跑去。

                                                二人同时到达,“默契”地一起推开门。

                                                眼前的场面让若雪嘴角抽搐,流云滴了一滴汗——

                                                幽析里面穿着穿越过来时的内衣、保暖内衣、秋衣、毛衣、秋裤、毛裤……外面是怎么穿都穿不好的拉拉队服[金员外在若雪的‘威逼’下同意幽析加入拉拉队的],上面还压着几把椅子,而幽析则是抱着身体喊冷。

                                                若雪反应过来,先踏入房间,看了看流云。

                                                流云立即会意,转身欲走,却被屋里那位“虚弱”的人叫住了:“流云,等一下!”

                                                ‘大小姐,这里是古代哎,这么叫是不是有点太……’若雪心想。不知怎的,心脏无端地痛了一下。

                                                流云还未张口,若雪赶紧走到椅子旁,道:“向公子,帮一下忙!”

                                                他看了看她的眼睛,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点了点头,走过去。手一不小心碰到了若雪的手,赶紧拿回,一脸愧疚[古代女子都是很保守的],若雪以微笑回答他——没关系的。

                                                因为是两个人,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成功把幽析“救”出来了。

                                                “流云,谢谢你!”幽析对流云道。

                                                ‘哼,重色轻友!啊,不对……’若雪突然想到了什么,虽然,心脏,又无端地痛了一下。

                                                她和流云对视,流云从她的眼神中知道了些什么,紧蹙的眉头展开了。


                                          回复
                                          举报|22楼2010-09-22 17:01
                                            8错的小爱


                                            回复
                                            举报|23楼2010-09-22 17:33
                                              小爱,吧主还没批下来,你先当小吧啊


                                              回复
                                              举报|24楼2010-09-22 17:34
                                                第十一章

                                                     若雪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向公子,你……”

                                                     流云会意,转身出去,顺便把门也带上了。

                                                     她叹了口气,帮幽析整理衣服。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若雪边弄衣服边问道。

                                                     “哼,谁叫这衣服那么长,那么碍事啊!”幽析不满地回答。

                                                     “古代嘛,就是这样啊……好了!”若雪终于将幽析的衣服弄好了。

                                                     她们一齐出去,迎面便是为她们送饭的金员外。

                                                     吃完饭后,练习舞蹈,今天没有比赛,很是无聊。

                                                     不过,在大家要各回各家时,流云说向老爷要找若雪有事。

                                                     但是若雪却一定要拉着幽析去呃- -


                                                     流云走在前面,若雪和幽析拉着手有说有笑地走在后面。

                                                     突然,若雪眼前一亮,叫道:“好可爱啊!”

                                                     这一叫,流云惊了一下,他转过身,可幽析和若雪已经跑到一个小角落里了。

                                                     此时,若雪怀里是一只小小的白色波斯猫,看样子是跑丢的。

                                                     若雪看到流云,冲他眨了眨眼睛[不是媚眼什么的,别想歪],流云会意,摇了摇头。

                                                     她看到流云摇头,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生气地鼓起腮帮子[因为实在不知道那是啥- -],脸颊红扑扑的,样子甚是可爱。

                                                     “流云,”幽析看到她的样子,知道她不高兴,“若雪最喜欢猫了,你就……”

                                                     不知怎的,听到这个称呼,若雪的心脏又痛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若雪把猫放了下来,轻声道:“走吧!”

                                                     幽析很是疑惑,而流云则是在若雪的眼中看到了什么,蹙了蹙眉,转身接着往前走。


                                                     向府。

                                                     不愧是大户人家,又是“蹴鞠世家”,蹴鞠“用品”“一应俱全”呐!

                                                     大厅内。

                                                     “爹,孩儿已将两位姑娘带到!”流云对向昆仑道。

                                                     “两位,这位是?”向昆仑也不知道哪位是幽析,哪位是若雪,只记得——他明明只叫流云将若雪带来罢了。

                                                     “向老爷,”若雪福了服身,“民女颜若雪,这位是民女好友——刘幽析。”

                                                     幽析用“你什么时候对‘这行’这么精通了”的眼神看了下若雪,若雪只是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呵呵,古装剧看多了- -

                                                     “颜姑娘,”向昆仑切入正题,“敢问颜姑娘是从何得知‘时间差’的?又是如何懂得可用‘时间差’击败西域高人?颜姑娘,是踢过蹴鞠还是懂得蹴鞠?”

                                                     若雪呆住了——这,这叫她怎么回答啊?总不能说是从动画片里看到的吧?

                                                     流云捕捉住她眼底那一抹慌乱,对向昆仑道:

                                                     “爹,颜姑娘确实不懂蹴鞠,也许‘时间差’只是她的猜测罢了。”

                                                     若雪暗自舒了一口气,之后便是像小鸡啄米一般不断地点头。

                                                     因为流云很少撒谎,所以向昆仑很容易便相信了他们。

                                                     此时,若雪不争气的肚子又叫了起来,大家都被逗笑了,而若雪也完全不觉尴尬,随大家大笑起来。


                                                回复
                                                举报|25楼2010-09-22 19:42

                                                       接着啊,因为若雪很饿嘛,所以向二奶奶[这称呼,呃- -]留若雪和幽析在向府用餐,用餐完毕后,流云送若雪和幽析回去。[PS:若雪怕鬼,幽析怕黑- -]


                                                       路上。

                                                       天上群星闪烁,犹如无数情人的眼睛,散发着它们的光芒。

                                                       “向公子,真是谢谢你了呢!”若雪对流云道。

                                                       “不用客气!”流云笑着道。

                                                       “哼,不像某些人,还是我的朋友呢……”若雪斜视着幽析,嘟起了小嘴。

                                                       “那又怎么样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啊!”幽析反驳道。

                                                       “哼~”若雪撇过头,脸上佯装着愤怒,小嘴嘟得更厉害了。

                                                       流云看着比他矮半个头的若雪,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儿也是挺可爱的嘛。

                                                       一阵凉风吹过,若雪不禁一颤,毕竟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拉拉队服。

                                                       “冷啦?”幽析关心地问道,毕竟她们是六年的好友,友谊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击垮哒~

                                                       若雪没有回答,只是抱着胳膊。幽析当然明白——若雪是在逞强。

                                                       可是……有了!

                                                       幽析跑到流云旁边,冲流云的耳朵悄悄地说道:“帮我个小小的忙啊!”

                                                       若雪看到这副情景,有些痛,只是,她也没有在意……

                                                       流云没有回答,只是蹙了蹙眉。

                                                       幽析认为流云就是默认了,于是跑到流云和若雪后面,将他们的手牵了起来……

                                                       然后若雪脸颊立刻发烫,马上抽回手臂,转过身,愤愤地看着幽析。

                                                       流云虽然脸颊并未发烫,可是还是和若雪一起转身,眸子里已经有了愤怒的气息。

                                                       而幽析却调皮地说:“不冷了吧?”

                                                       若雪嘴角抽搐了- -

                                                       流云却忍俊不禁——居然用这种方法,幽析还真是奇怪哈。

                                                       不过,经过这事,三人的关系又进了一步[表想歪,想歪的给我面壁去!],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往丰乐楼走着。

                                                       道路两旁的灯笼被风吹着,好几次都快要熄灭了,但还是坚强的燃烧着,燃烧着……


                                                  回复
                                                  举报|26楼2010-09-22 19:42
                                                    回复:24楼


                                                    回复
                                                    举报|27楼2010-09-22 19:42
                                                      某游看到琥珀色眼睛时……想到……那……一般是……形容……猫……的……(猫武士骨灰级粉丝一枚……)


                                                      回复
                                                      举报|28楼2010-09-22 20:14
                                                        回复:28楼

                                                        可流云的确是琥珀色瞳孔的- -


                                                        回复
                                                        举报|29楼2010-09-22 20:15
                                                          第十二章

                                                               来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已经算不出是几十天了。

                                                               第N个清晨,旭日喷薄而出,迸射千丝万缕的光芒。

                                                               呵呃,今天呢,她们俩啊,起的都很早,因为今天,丰乐楼所有的队员要去其他地方和另一球社进行友谊赛。

                                                               恩,为了让前十几天不那么无聊,本作者我就意外加进去几场比赛吧,比赛过程,再说一遍——我不是解说员……


                                                               中午,太阳高高悬在在天空中,却并不暖和,因为已经是三九寒天了[应该是吧,其实,我也不知道- -],即使阳光明媚,空气中还是会有一丝冷气。

                                                               丰乐楼队员除洪风外全部到齐,诸位们也开始准备上船了。

                                                               当然,丰乐楼也不能少了洪风这个‘顶梁柱’,所以金员外打算先上船,在船上等洪风,免得到时候都快开船了还没上船呢- -


                                                               码头。

                                                               此时已是申时[15时-17时],太阳挂在西方,阳光染红了附近的绵绵云朵,使得云朵像是香橙味的棉花糖[刚刚我想起了橙留香……]。

                                                               流云无聊地坐在船上,叹了口气,埋怨洪风怎么已经这么晚了,还是没有来?

                                                               [内个、下面我改一下剧情呃……]

                                                               若雪拉开船上的门帘,走了出来。

                                                               “怎么,洪风还没到啊?”若雪都知道自己说的是废话——第一,洪风人都不知道哪儿去了。第二,她看过动画片啊,当然知道现在洪风是不可能来的。不过,除了这句话,好像,没什么可说的了哈?

                                                               流云点了点头,继续叹气- -

                                                               “你倒是真有耐力啊,这么久了,洪风该不是又惹祸了吧?”若雪并排做到流云身旁,像是思索着说道,不过,她当然知道洪风确实是惹祸了,他没事干想再去牢里和他的老爸‘王大傻’[其实是吴啸海- -]较量较量,结果啊,当然就是惹祸了呗!

                                                               “这个笨蛋,我去找他!”说着,流云要站起来。

                                                               若雪拉住流云的手腕,道:“船家已经催着开船了,你现在若是去找洪风,那么结果就是你也不能去比赛了!”

                                                               “唉——”流云叹了口气,又坐了回去,现在也只能等着洪风自己快点过来了。

                                                               若雪又看了看码头附近,依旧没有洪风的影子,也是,这个时候,洪风应该还在某个地方被流云的粉丝围得团团转[因为他们把洪风误认为流云了- -],然后在炫耀自己呢,或者,在和县令大人‘打官司’吧?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洪风依旧没有来,没办法了,只能开船了,唉,可怜的洪风啊~~~~~

                                                               船还没开多远呢,只能后边传来一声——“等一等啊,我们还没上船呢!”“不要丢下我们俩啊!”

                                                               只可惜,这声音啊,除了若雪以及幽析知道这是洪风和肥龙一定会说的台词之外,没有一个人听到……

                                                              
                                                               突然,肥龙往旁边一秒——“有马?”

                                                               洪风和肥龙对视,不约而同地发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地奸笑……【此处有些夸张

                                                               二人走到拴着马的数的后边,环顾四周——没人,可以行动!

                                                               于是,二人将拴马的绳子解开,洪风灵巧地跳了上去。

                                                               不巧,却被官差发现了!

                                                               “又是你!”其中一位官差大人发话了[liǎo]。


                                                          回复
                                                          举报|31楼2010-10-03 11:03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