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寂寞吧 关注:29,418贴子:386,241

回复:在此守侯 by 希音(心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此守候》番外之二 

















“小姐,您要去的地方可是我们新加坡最美丽的海岸啊,那栋别墅漂亮得象电影里才有的那种,”健谈而热情的中年司机手中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嘴巴里搭讪着聊天眼睛却忍不住好奇地偷偷打量坐在后座的女客,只见她也不过四十来岁年纪,穿着一身老气保守的黑色套装,带着一个同样款式老旧保守的黑色皮包,虽然手中抱着一束鲜花,手边还有一个漂亮的水果提篮,看起来象是要去看望亲戚朋友的样子,但从她一脸紧绷的严肃神情来看,说是去要债的还比较象。 





“恩,我知道了。”女客微微颔首,扯了扯嘴角,应该算是微笑吧,但看在司机眼中这个笑容简直比哭更僵硬,其实这女客虽然已不是花信年华,但皮肤白皙头发乌黑,身材保持得不错五官也依旧很秀丽,怎么笑起来这么别扭? 





司机先生的腹诽杨文慧自然一个字也不曾听见,她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窗外飞掠而过的热带风光,莫名的紧张让她手心出汗。 





她来自中国首都北京,她现在要去的,是坐落在这个花园城市最美丽海岸上的一幢精致非凡的别墅,来的时候,新加坡这边接待她的人已经向她描述过了,那幢临海而建的别墅被他们形容得简直就是童话中才会有的梦之城堡,新加坡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兆恒集团董事长舒子歆不惜工本地将一栋别墅化作了梦境中的宫殿。 





而她要去见的那个人,现在,正在那幢梦境中的宫殿里做客。 





出租车在蜿蜒盘旋的公路上连转三次弯,杨文慧觉得自己有一点点的晕眩,她从来不晕车的,这晕眩,还是因为紧张,她自己知道。 





虽然她并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四十一岁的女人在去看自己过去暗恋过的人时都会象她现在这么紧张。 





是的,她现在要去见的那个人,是将近二十年前,她所暗恋着的对象,那个时候,她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基层的县级市里锻炼,做市长的文字秘书,市长叫魏夜檀,比她大七岁吧,夜色般深邃的眼眸,乌檀木般的头发,温文优雅的气质,从容淡定的风度,以及在温文外表下钢铁般的意志力与魄力,骄傲的她几乎是立刻就把一颗心系在了他的身上。 





那时,她还那么年轻,杨文慧望着窗外盛开着的一丛丛火红的花,出神的想。天不怕地不怕的她,那时候竟然做过那么多大胆的事,去接近他,去取悦他,去吸引他的注意力,甚至,缠着父亲安排她与他的相亲。 





现在想想,在被正式地婉转的拒绝时,自己居然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呢,也许是因为在缠着父亲安排相亲时心里已经隐隐知道了对方的心意了吧?那个优雅得象翠竹高洁得象翠竹也坚韧得象翠竹的男人,那双永远温文带笑的眼眸深处已经有了什么人的影子,而那个人,却不是她。 





微微地弯起唇角,扬起一抹温柔中带着些许腼腆的微笑,杨文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浑没注意在前照镜里看见她微笑的司机瞬间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小姐,到了。”在雕花的铁门前停了车,司机招呼着杨文慧,刚才无意中瞥到的一个微笑漂亮到让他心里砰砰跳,招呼杨文慧的语气也不禁比刚才更热情了三分,“这儿就是您要找的……” 





雕花铁门外挂着的一块大理石门牌吸引了杨文慧的眼光,门牌是黑色闪金的大理石材质,上面简简单单地写着四个字——“子夜别墅” 





子夜别墅?真奇怪的名字,杨文慧一边按下门牌边的电铃,一边心中暗自嘀咕。 





通报姓名身份之后,铁门缓缓打开,碧绿柔软的草坪中间,长长的鹅卵石的小径上,来迎接她的是一个秀气的少女,“是杨女士吗?欢迎您。您好,我叫作郑心滢,您是来找魏叔叔和我舅舅的吧?他们现在不在家,我舅舅陪魏叔叔去医院复诊了,他们让我在家招待您,您请跟我来。” 





少女声如莺啭,清脆动听,再配上她盈盈动人的浅笑,恰到好处的礼节,杨文慧与她交谈不多几句,已经觉得十分投缘,坐在别墅底楼的大阳台的藤椅上,穿着浅蓝色制服的女佣端上咖啡红茶和各式精致茶点,眼睛望去,尽是碧蓝海水雪白浪花,礁石上还有海鸥翱翔,人间仙境想来也就不过如此。 


回复
举报|63楼2006-01-04 22:36





    杨文慧此行本是代表组织部人事部和省委来看望如今已经病退的魏夜檀的,但坐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中,想要开口提政治名词,她自己先觉得突兀,倒是少女为她倒了红茶后主动问起,“您这次来,想必是慰问魏叔叔的?真可惜,魏叔叔复诊是上个月就定了日子的,不能改期,倒要劳您久等了。” 





    杨文慧踌躇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郑小姐,魏书记……啊,就是你魏叔叔他,他的眼睛……” 





    少女眼神一黯,望着杨文慧,她缓缓点头,“是,他们这次去复诊,就是我舅舅请了法国最好的脑外科和眼科医生来联合会诊,看看魏叔叔的眼睛有没有希望早些痊愈。” 





    杨文慧也黯然了,她虽然在国内时已经知道魏夜檀在去年脑部开刀后苏醒过来,但眼睛却因为局部有淤血压迫视神经而失明,他之所以会在去年正式办理了病退手续也正是因此。但现在在郑心滢口中得到确认还是让她感到一阵难过,魏夜檀,他一直有那样一双明亮的深邃的温柔的智慧的眼睛,而那样的一双眼睛现在却再不能看到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门外,隐隐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郑心滢眼睛一亮,站起身来,“杨女士,魏叔叔和我舅舅他们回来了!” 





    杨文慧连忙起身,转身注视着门外的小径,果然,不多时,一身浅灰色休闲服的魏夜檀缓缓地走了过来,他的脚步还是那么从容,他的五官还是那么清秀,白皙的皮肤,乌木般的头发,颀长挺拔的身材,就连那双不再能看到东西的眼睛,看起来依旧明亮深邃。他手中牵着一条金毛大狗,身边,一身同款式深灰色休闲服的舒子歆与他并肩而行。 











    杨文慧此行主要就是代表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和省委来慰问病退的魏夜檀,她转达了慰问,赠送了慰问品,与魏夜檀舒子歆郑心滢共进晚餐后由别墅里的司机送她离开,坐在沙发上,魏夜檀静静地靠在舒子歆的身边听着他的呼吸声心跳声应和着落地窗外涛声风声,导盲犬金毛大狗“幸运”懒洋洋地趴在他的腿上打瞌睡,半晌—— 





    “你有心事?”魏夜檀的声音很轻但很肯定,这并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句陈述。 





    “你想念那里吧?”舒子歆的手温柔地围住魏夜檀的肩膀,自从魏夜檀奇迹般地从沉睡中苏醒,他就习惯了这样的姿势,随时随地地,都可以确认最重要的人还在身边。 





    “你说的是哪里?”敏感地听出舒子歆话音中的不安,魏夜檀放松了身体,让自己与他靠得更紧些。 





    “你工作的地方,如果可能,你很想能回去工作吧?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坐在我身边听海浪拍打礁石,别说你不想,你刚才明明是那么迫切地想知道关于那边的一切,”刚才在与杨文慧交谈时,魏夜檀热切地问了那么多关于他曾工作过的地方的林林总总的事,舒子歆确信,他是真的在魏夜檀的脸上看到了那曾让他心动也心痛的不顾一切的热情。 





    “…………”魏夜檀沉默片刻,再开口时,他的声音变得那么温柔,“子歆,你要知道,如果我现在还在工作岗位上,忙得昏天黑地时,有人到我的办公室来,告诉我你的近况,我同样也会那么迫切地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的。” 





    “真的?”舒子歆是个很知足的人,他从来就没想过能争得过魏夜檀的工作,如果在魏夜檀心目中工作是唯一的第一的话,他只要能当第二就心满意足了,谁知现在,魏夜檀竟告诉他在他心目中他与工作同等级别,他的眼中不禁闪动着狂喜。 





    “当然是真的,”魏夜檀侧过脸,认真地用心“看”着舒子歆,“你不相信我?”从第次眼神相遇直到今天,他从没有对舒子歆说过半句谎言,他知道,舒子歆对他,同样也是真实无伪。 





    “不是不相信,”舒子歆心满意足地叹息一声,拥着魏夜檀的手臂更收紧了些,“只不过,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很糟糕的情人,不,是个很糟糕的人才对。” 





    “啊?”魏夜檀微微吃了一惊,不明白舒子歆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回复
    举报|64楼2006-01-04 22:36





      “去年,当赫顿教授告诉我,你已经醒过来了,但你的眼睛将暂时失明时,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高兴吗?” 





      “不是都说我能那么快就苏醒是个奇迹么,你高兴也是很正常的啊,”魏夜檀微笑着,他虽然看不见,但刚醒过来时,舒子歆抱着自己开心到哽咽流泪,泪水滴到他脸上的灼热湿润感觉,即使一年之后依然刻骨铭心。 





      “我高兴并不光是因为你醒过来,当然那是最主要的,”舒子歆回忆着当时的心情,突然有些尴尬,呐呐起来,“我知道你失明时我也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我一边惋惜着你看不到我看不到这世界,一边却还是感到高兴,我真过分,是不是?” 





      魏夜檀点头,从善如流,“是很过分没错,我失明你还高兴什么?”知道自己失明时他很平静,还能活着被舒子歆紧紧拥抱被他狂热亲吻的感觉好到了极点,没法看见他似乎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小遗憾,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我高兴,是因为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你的工作需要你的视力,但我不需要你能看见我也能爱你,所以……我终于彻底地打败了我的情敌!我的私心是不是很卑鄙无耻?”舒子歆的语气突然变得可怜兮兮。 





      “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哭?”魏夜檀突然反握住舒子歆的手,脸色也变得一本正经。 





      “会!”舒子歆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你现在就哭吧,”魏夜檀垂下眼帘不再朝他看一眼。 





      “啊?我都承认我有私心杂念你还不能原谅我?” 





      偷偷笑一笑,魏夜檀象只狐狸般的笑没让舒子歆看见,“等你哭完了,我一定原谅你!” 





























      什么时候,天地变成江湖 





      每一步风起云涌 





      什么时候,流泪不如流血 





      每个人也自称英雄 














      《在此守候》番外之三 《导盲犬乐奇的幸福失业生活》 





      幸福,是一只温暖的小狗 





        ————查尔斯·舒尔茨语 











        我是一只漂亮的金毛拉布拉多犬,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乐奇。 





        我是最漂亮的,我有一身闪闪亮亮的金毛,训练场里有那么多一起长大的兄弟姊妹,但他们谁都不象我一样有那么一身在太阳下闪着金光的美丽毛皮。更何况,我可不仅仅是只有漂亮外表而已的宠物犬,我还有被导盲犬训练所教练们交口称赞的机灵聪明,以及刻苦学习学到的专业技能。 





        呼呼呼,若不是我又漂亮又聪明又有本事,我怎么会在兄弟姊妹中第一个被主人挑中,成为一只堂堂的导盲犬呢? 





        说起我的主人,那可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主人啊。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主人们一起来训练场时的情景。平时厉害得不得了的教练们都笑嘻嘻的好和气。兄弟姊妹们你挤我我挤你,谁都想抢个好位置好好表现一下,我虽然长得最漂亮但个子也最小,被大家挤到了角落。但主人却独独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来,轻轻抚摩他的小脑袋的手又温暖又温柔,而且,主人说话的声音也好温柔啊,他说,“小家伙,你愿意来做我的眼睛吗?”(某音:此处魏夜檀根本就是凑巧摸到一只算一只,哪里是特别挑中乐奇的。) 





        我当然愿意,能做主人的眼睛是多大的责任和荣誉? 





        可是……趴在软绵绵的地毯上,半睡半醒的我从爪子上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正在给主人拿衣服拿鞋子的二号主人,他们要出去? 





        我一下子跳了起来,飞快地跑到主人脚边轻轻咬住主人的裤管拉拉、再扯扯,然后再努力地蹭蹭蹭,还压低喉咙发出呜呜的叫声,主人对我这种撒娇又可怜的叫声最没辙了。 





        “子歆,带乐奇一起去吧?”主人果然这么说了。 





        “不行,今天是去医院,又不是去散步。”二号主人很无情地一口回绝。 





        我愤怒地抬起头,刚想对二号主人怒目而视加龇牙,但一抬头望见主人温和带笑的脸,怒目立刻变成了带着泪光的凝视,龇牙也变成了更哀伤的低呜,开玩笑,二号主人老是企图抢夺我的位置分薄主人对我的关注,我要是真的发火岂不是正中了他的圈套?要知道,在主人心目中,我可是一只最有气质最懂事的狗啊。 


      回复
      举报|65楼2006-01-04 22:36





          “可是子歆,”主人弯下腰,一边抚摩我的头一边温和地开口道,“乐奇可是一条优秀的导盲犬,你不能把他当普通宠物养啊。再说,你也好多天没去公司了,今天就让乐奇陪我去医院好了。” 





          我欢叫一声,伸出舌头去舔主人的手,逗出主人的微笑的同时也不忘得意地睨二号主人两眼,哼!主人说得再对也没有了,我可是堂堂导盲犬,有证书的,怎么能把我和那些没用的宠物狗相提并论!哈哈哈,我今天一定要彻底行使我的职责,好好地把主人带到医院再带回来! 





          “什么导盲犬,让你跟着一条狗走路我不放心!公司那边你不用担心,没什么比你更重要了!再说,天渐渐冷了,我们还是开车去吧。”二号主人拿着一件大衣让主人穿,动作很温柔,但说的话很过分!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终于忍耐不住大叫起来,我可是导盲犬啊,什么叫让主人跟着一条狗走路你不放心?你把我的专业置于何地? 





          “乐奇乖,”主人安抚地在我背上来回摩挲,“可是子歆,你既然不放心我带乐奇出门,那你何必还非要让我有一条导盲犬?” 





          就是就是!我抬头瞪向二号主人,我虽然是狗,但我也知道,二号主人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厉害的人物头脑一定不坏。既然他根本不放心我带着主人出门而非要自己跟着,那他何必大费周折把我请回来?难道他的脑子进水了? 





          “因为我们的家应该有一只聪明懂事的小狗啊,你不是喜欢吗?”二号主人突然也笑了,笑得比主人更温柔,他蹲下来,摸摸我的头,虽然我很想不承认啦,但二号主人这种时候也是很让我喜欢的啦,“听说没有比导盲犬更聪明懂事的狗了。所以……” 











          羊毛地毯好软啊,我舒舒服服地趴在门口打了个哈欠,虽然我现在是一只完全不能做我的导盲工作的导盲犬…… 





          但既然我的主人们都温柔地抚摩我夸奖我是世界上最聪明懂事的小狗…… 





          唉,其实想想,我的主人说不定很快就会复明的,那个时候我可就彻底失业了。 





          失业的感觉…… 





          啊,多么幸福啊。 

















          注:啊啊啊,幸福是一只温暖的小狗……知道查尔斯·舒尔茨是谁吗?SNOOPY之父啊,就是《花生豆》的作者。 





          愿今天过生日的小甲永远象一只温暖的小狗那么心满意足地幸福。 














        《在此守候》后记 





        请,在心里给他们幸福 





        ————《在此守候》后记之一 





        故事,是终于写完了。 











        这个故事能够在不到一个半月中一口气完成,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整整写了九万多字才能完结,这也大大地超出了笔者事先的估计,本来以为这个相对简单的故事三四万字就可以搞定了。 

















        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诚然。 

















        《在此守候》既非悲剧,也非喜剧,而是一部正剧,笔者所叙述的,是一个在现实环境中发生的现实的爱情故事,爱情本身近乎童话,完全是因为相爱的两人罕有的高贵和纯洁,但爱情终究仅仅是爱情,它所能影响到的,不过是两人的情感世界,对现实中的种种,不会不能也不该有太多影响,会为了一己感情之私而放弃现实中所有责任的男人,也许是让大多数女孩子感动的情圣,却不能说是一个现实中值得敬重的有担当的大丈夫。笔者希望写的矛盾,是个人感情与社会责任之间的矛盾和妥协。 

















        因此,在这个想法支持下,就有了舒子歆与魏夜檀这样两个主角,在笔者看来,这两个人之间发生的这样一段对双方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已经达到了笔者所能梦想的爱情的完美极致,基本上,一个爱情故事是否足够完美,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前提是,完成这个故事的双方是否首先是足够完美的人,只有两个大写的人,才能成就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 


        回复
        举报|66楼2006-01-04 22:36

















          对于爱情这个主题来说,舒子歆自然比魏夜檀更出彩,相比之下,着墨较少的魏夜檀看起来较为单薄,但那是没办法的事,这篇故事本来就只能从舒子歆方面立言描写,若是魏夜檀的生活写得太多,那就不是耽美小说而是主旋律题材了。我所能选取的,是所有能够让舒子歆亲身经历的与魏夜檀有关的事件,全用侧笔描写,侧面烘托出一个高尚而具有爱国心的领导干部的形象,这是耽美小说的需要与限制,我自认已经选择了我最能把握的写法。(在此回答中间色一位读者的意见:您说的诸如领导干部应当高瞻远瞩而不该老是在现场救火的说法,我可以很明确地回答你,您的想法与我们国家许多不称职的领导干部的想法不谋而合,脱离实际的闭门造政策,与老百姓缺乏血肉感情,是导致我们国家部分领导干部惊人的官僚主义和腐化现象滋生的温床,尤其是地区以下级别的领导干部,醉心于电视电台上报纸,数字出干部干部出数字,对实际国计民生的漠不关心造成的后果往往是可怕的。) 

















          《在此守候》永远不会有第二部、第三部的后续,或许还会有番外,但这也是随缘不必强求的事情,因此,也许要令热切期待着美满结局读者们失望了,但在笔者看来,这个故事确实已经如我预想中的那样完满的结束了,而两位主角,都同样努力地出色地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相信,如果让他们重新再来一次,他们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走同样的道路,因此,求仁得仁,了无遗憾。而我这个作者,也觉得至少在目前,自己已经将所有该写的东西都表达出来了,在我来说,也是没有遗憾的。 

















          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两条主旋律的新闻,而中共锦州市委书记张鸣歧殉职的事迹更是魏夜檀结局的灵感来源,也许有读者会认为笔者不该狠心地让一对相爱的人有这样的结局,只是,我相信,在其位,谋其政对魏夜檀来说,是与他和舒子歆的爱情同等重要的事,当洪水滔滔,千里将化为泽国之时,他作为地委书记,应当坐镇第一线指挥,当孩子在他面前落入洪水急流,他不会有时间去想该不该救人,值不值得救人,是不是可以让其他人去救的问题,跟着跳下去,应该是一个“人”的第一反应! 

















          而对于舒子歆来说,想像中,当在飞机上,远远地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他终于可以弯下腰郑重地吻上魏夜檀的额头的那一刻,是他守候的结束和开始,在这一刻,他终于拥有了他所深爱的人,以特殊的方式,至于魏夜檀能不能醒过来,他们以后会不会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留给读者们想像吧,对作者来说,这个故事已然完满,在我的理想中,也许,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一大捧火一般的红玫瑰在桌子上开放,海鸥在飞沫溅雪的海浪中上下翱翔,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有规律的鸣响,苍白清瘦的面颊上,长长的睫毛……在难以置信的狂喜目光注视下,发出轻轻的颤动…… 

















          他们都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情,笔者相信,在读者的心里,会给他们你们所认为的幸福。 

















          而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毕竟,故事已经结束,而生活仍将继续…… 

















          而我这个藉藉无名的作者,总算,是努力地完成了我想完成的事。 

















          微笑,心檀……一个有另一个ID叫“希音”的新人下台一鞠躬,谢谢大家的支持! 

















          PS:提请注意:接下去的后记是属于希音的了,不想让希音此人破坏了你们心中“心檀”形象的大人们请绕道


          回复
          举报|67楼2006-01-04 22:36
            这篇文章粉不错的,不过看的出来作者是那种非常严肃的作家,真实平凡中的浪漫。看到两只在病房里互相表白的时候,还有在煤矿里那段(汗!都是这么米情调的地方)真是让我心疼。。。

            是华亲稀饭的文。。。。亲可以看看


            回复
            举报|68楼2006-03-22 16:03
              看!!!
              就看!!!!


              回复
              举报|69楼2006-03-27 15:25
                偶比较喜欢作者大人的《狭路相逢


                回复
                举报|70楼2006-03-27 15:27
                  啊?这个大大也有文叫《狭路相逢》???


                  回复
                  举报|71楼2006-03-27 16:33

                    偶去找来啊
                    等等


                    回复
                    举报|72楼2006-03-27 17:40
                      嘿..阿布超速度!~~BO一个~~

                      HOHO~~


                      回复
                      举报|73楼2006-03-27 23:46
                        肉体与金属的碰撞,我们都被这画面惊呆了,小伙伴们快来围观! 别舔屏了,还不快来参战!
                        • 商业推广
                        汗!米想到希音和心檀还真是一个人!

                        可素,偶怎么看着这两篇也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大家表打偶哦,偶素觉得《狭》和这篇比起来,太小白了的说。。。

                        小爱拉住暴走的圈圈布。。。。

                        小龟迅速爬走。。


                        回复
                        举报|74楼2006-03-28 08:33
                          伸出手去抓住阳光
                          ————《在此守候》后记之二 


                          写文的最初动力是因为打算写评论,评论的对象包括〈向我开炮〉、〈终极雇佣〉、〈十年〉等号称现实主义经典的耽美文,顺手也来谈谈某些“高雅”和“现实”的站点和人。但是,耽美界的规矩是多赞美、不批评,尤其是象我这种一向被那些现实主义高雅人士指斥为写没人要看的“小白文”的倒霉蛋,如果我一开口就说我看不出那些现实主义经典里有现实的成分,估计有一句指责我是肯定逃不掉的——“你有本事自己写一篇现实主义的看看,空口说白话谁不会?他们写的总比你写的现实吧?” 


                          这话当然不是不能反驳,事实上,如果要求每个写评论的人都得先拿出相关原创,那还有谁敢写评论?这个说法,完全是耽美的火星逻辑之一。但仅仅是这样口头上反驳,似乎还不够有说服力,怎么样才够有说服力呢?最有说服力的,自然是自己来写上一篇现实主义题材的文,即使不能成为什么经典,也不能排到鲜网第一的位置(根本在鲜网就从来没弄过专栏),至少也该是一篇有影响力的好文。于是,就有了这一篇《在此守候》。 


                          写得出〈在此守候〉的心檀大人也许有资格来谈谈如何把握耽美文中的现实题材,向来只会写没人看得下去的小白文的希音恐怕就没这个资格,勉强就是写了,也顶多是再多听几句披着马甲的人物发出的嘲笑,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不凑巧希音就是心檀……所以希音也就只好冒天下之大不韪说上几句。 


                          要知道李子的味道,最好是能亲口尝一尝;要写一篇评论,就得亲自去写一篇相关的评论(这是什么谬论?)……叹息……但愿希音今日的尝试不至于变成日后耽美界对敢于说不同意见的评论者的统一要求,除非大家都同意,任何一个作者如果想批评评论者做的评论,就得自己去写一篇公认更好的评论……想像届时盛况……无限……黑线中…… 


                          但平心而论,如果能亲自来写上一篇其实确是不无裨益之事,一个月时间一气呵成一篇将近九万字的文,不但是完成了我今年内完成两篇长篇的计划,而且,确实在写的过程中,我对如何把握现实主义题材,如何尽量完美地将现实层面与情感层面,将现实的无奈与冷酷与浪漫的爱情结合起来,有了很切身的体会与了解,在我看来,一篇现实主义的文,作者至少要做到以下几点才算合格—— 


                          1、 对生活有细致的观察和翔实的描绘。什么叫现实的文?现实的文至少要能够反映客观世界中的现实状况吧?有许多号称现实也被作为现实文而得到大力吹捧的文中,与现实脱节,违反实际生活情况的描述触目比比皆是,例如,为了防止农民上访而搞得所谓“戒严”,将酒吧迪吧里的生活作为普通人生活的常态,完全不顾现实可能性而虚拟出场景,明明对农村生活缺乏感知缺乏了解竟敢空发议论。对生活的观察与描述至少应当达到这样一个效果——让有过同样生活体验的人觉得似曾相识而感到亲切。 


                          2、 对生活有正确的认识和理性的分析。看许多所谓现实的文章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之一就是——这个作者自己都没搞清楚生活是怎么一回事,他自己对生活都缺乏正确的认识。什么叫现实主义?不必是文学专业的毕业生,只要你看过狄更斯,看过左拉就应该能够明白。举个最简单而且我也举过的例子,《终极雇佣》一文当中,如果作者的本意并非要写一个卖身求荣心甘情愿被人包养的主角,那我认为小受……或者说创造这一人物的作者,对生活的认识就实在是太过幼稚了,不过这一点还是放在专门的评论里去写。 


                          3、 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顾城的那句诗怎么说的来着?黑暗给我我黑色的眼睛,而我注定要用它来寻找光明。可是,如果说,那些完全虚拟场景的宫廷文商战文武侠文中往往还可以看到对生活积极向上的态度的话,本该最具有积极心态的现实题材中却偏偏充斥着最多的颓废与消极,我看到的主角,要么消极避世,要么破罐破摔,要么听天由命,要么怨天尤人,这些主角在面对现实问题的时候,不是积极地想办法去解决去抗争,而是用一种或清高自守或愤世嫉俗地方法去逃避,如果逃避不成也就心甘情愿地被现实打垮,甚至连抗争的努力都不愿意付出。 


                          回复
                          举报|76楼2006-03-28 21:02


                            4、 充满爱和希望的笔触。确实是爱和希望支撑着这个远称不上完美的世界,就象有阳光的地方必定会有阴影,也不能因为看到了阴影就不相信还能找到光明。可惜,耽美的现实题材文中的爱要么就没有,要么就是强相授受,而且,爱的视界狭小到只容得下自己,没有国家,没有人民,没有父母,当然,也就更没有对这些的责任。古人说,天地盖载之恩,日月照临之恩,国家水土之恩,父母养育之恩,在耽美里,这些恩情要么就象不存在,要么象银行坏帐一样,存在但一笔勾销,人人的心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说老实话,作者似乎就是为了要让读者看了心情压抑找不到希望才写的,文笔越好,希望也就越小…… 


                            什么是现实?现实就是我们脚踏的大地,我们头顶的蓝天,我们沐浴的阳光月光和星光,是父辈辛勤的劳作,是母亲唠叨的叮咛,是高考前的累死累活,是毕业后工作中的种种受气种种烦恼……是一切我们天天感受的小小的幸福、小小的痛苦、深深的愤慨和深深的无助,还有……不可以忘记的是永不会灭绝的人类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与希望,还有,夸父追日般的人类追求光明与希望的生生不息的努力。 


                            真正的现实态度应该是————哪怕上帝让我一生下来就落进黑暗,我也不会就此放弃伸出手去抓住哪怕一缕阳光的努力。 



                            咖啡馆里的密谋
                            ——《在此守候》后记之三 


                            某日,风和日丽,气候宜人,某家环境清幽的咖啡馆里,三个无聊的女人展开某隔两个礼拜就进行一次的下午茶聊天活动。聊天主题——无题。
                            风过无痕:啊,最近真是无聊啊。
                            风色:啊,最近真是无趣啊!
                            希音:小姐,给我一杯冰巧克力卡布其诺,不要肉桂粉,谢谢。你们怎么又无聊无趣了?
                            风色,扳手指:最近,没有八卦、没有吵架、没有踢馆、没有好的文、没有好的评论,连稍微说得像样一点的谬论都没有……真是让人沮丧……
                            希音:有那么糟吗?(暗道: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
                            风过无痕:差不多啦,你没见我多么勤劳……全都是给逼的!
                            希音:逼的?
                            风过无痕:没有好文看啊,只好自己写了……
                            希音:自力更生?这可是美德啊,一定要发扬发扬再发扬,比如你那篇写小气鬼的文,什么时候能交出来?
                            风过无痕:………………别闹,我现在在赶古代文的潮流…………
                            希音:…………我喜欢那个小气鬼的故事…………
                            风过无痕:你别说我,你最近怎么不写?
                            希音:你怎么知道我不写?
                            风过无痕:你不就是生命不息挖坑不止吗?怎么最近连坑都不挖了?
                            风色:就是啊,良心发现了?我都被你坑习惯了?
                            希音:最近受了点刺激……
                            风过无痕:什么刺激?
                            希音:现实主义文的刺激啊……你不知道最近流行现实主义路线吗?
                            风过无痕:最近流行现实主义路线?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回事?(看风色),风色,你知道吗?
                            风色:好像……有听说过?不过那不是几个标榜同志文学高雅品位的站点的一贯特色吗?希音你又不是以前不知道,怎么今天刚刚受刺激。
                            希音:谁让最近实在没文可看,我翻到了几篇所谓现实主义经典巨作……
                            风色:写得很糟?
                            希音:算了……我还是别说人家写得不好比较好,省得让FANS们跳起来和我拼命,我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们一定会跳将起来大叫道——这个专门惹是生非胡说八道的希音,自己只会写写半红不紫半紫不黑的小白文,居然敢大放厥词攻击现实主义经典……姐妹们,扁她!
                            风色:你反正又不怕。
                            希音:我又不是受虐狂,干吗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人愿意认为只要主角是个出租车司机,环境放在北京就是现实主义经典,那就让他们那么认为好了,反正我只要确信我今天乘出租车去找痕痕,痕痕和我不会为了出租车司机争风吃醋打破头就对了……
                            风色:………………
                            风过无痕:…………………………||||||||||||||||||||||||||||||||||||||||||||||||||||||||||||||||||||||||||
                            希音:你们两个干嘛这么盯着我,那个情节又不是我想出来的。


                            回复
                            举报|77楼2006-03-28 21:02
                              风过无痕:我已经结婚了好不好?再说,我干吗要为了一个出租车司机争风吃醋?我一个月要乘上四五十次出租车呢!难道我要为了四五十个出租车司机争风吃醋?我吃饱了撑着的?
                              希音:我知道,我知道,你少安毋躁,我只不过打个比方,现实主义嘛,我总不能象讲故事一样,老拿着杯子调羹碟子碗比划。不过……你们现在可以理解我的不爽了吧?
                              风色:就算可以理解吧,那这和我们本来的谈话,你的挖坑计划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是打算挖一个现实主义的坑?
                              希音:也许……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构思,也许可以写写看,试试看洗刷我那个只会写小白文的恶名?(笑)前两年应付踢馆也好,被人在其他地方公开地骂或者嘲笑也好,好像攻击我的文如何如何的人还不太多,虽然由于我的恶名昭彰从来得不到推荐,……当然啦,我这人纯洁善良天真脾气好,但脾气再好老是听一群人在耳边嗡嗡叫,企图用我的文如何如何来说明我没资格写批评,听得多了圣人也会烦躁起来的吧?
                              风色与风过无痕对看一眼,“你就不能把坑填填平再挖?好吧,好吧,你打算挖什么样的故事?”
                              希音:一个没有人写过的故事,没有人写过的主角、时代背景和爱情……啊……真是令人激动的构思……
                              风过无痕:说!别先陶醉!
                              希音:写一个外商到国内投资的故事,大概是86、87年吧,写他到大陆内地,爱上了一个县级市的市长……怎么样?很有创意吧?
                              风色:倒是没人写过,不过……很难写啊!你确定你写得完?
                              希音摇头:不确定……写着看看?
                              风过无痕:那又是挖坑了?我真懒得说你……
                              希音:哎呀,你们就对我点信心嘛,这个故事我自己很喜欢的哎……事实上……呵呵,我已经挖了……
                              风色、风过无痕大惊:你已经挖了?可是没见你挖新坑啊!
                              希音:我套了个马甲挖的。
                              风色:为什么?
                              希音:现在的新人不都是在说成名不易没人看新人的文吗?我想试试看,看自己如果现在是新人能不能红起来。再说,如果是希音写的,那恐怕有很多人看都不看就会酸溜溜的说——那个小白写的小白文,我看都不要看!对付他们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们先去看,看了还要让他们回帖说好!再说,这篇文的故事比较慢热,如果是用本名挖可能会有点浮躁,但用新人的名义挖就不一样了,新人一开始会默默无闻我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风色: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你最近忙完了,比较无聊,要找点事干干了?
                              希音:恩……也可以这么说,我想亲自写写看,看耽美与现实之间还能不能找到新的契合点,看耽美的题材是不是只能是那些已经被写滥掉了一再重复的内容,看一篇另类的现实主义文能不能找到读者,当然,我还想知道,现在该怎么样做新人,想表达男人的爱情与男人的责任心,真正的宽容与爱情,真正的爱国与牺牲,你知道我很受不了那些空谈爱国的愤青,还有……梦想和希望……
                              风色:你打算在一篇文里完成那么多目标?
                              希音,笑了起来,摇晃着盛着褐色液体的大玻璃杯:其实,说实话,文章里的人物一旦诞生就有他们的性格,能完成多少目标全得看运气,但是……如果我能写得完的话……我承认,我想捡下巴,一定会有很多人会被我……被一个同时叫希音和心檀的家伙,吓得掉了下巴……
                              风过无痕:恶趣味!那前提是你的那篇文要红。
                              希音:前提是我要能写得完,只要能写完,红倒不是问题,一定会红的。
                              风色:你自己知道就好了……你的那些坑啊……我就不说什么了……
                              希音:我觉得我的新文很浪漫啊,真的很浪漫……自己都经常被感动……
                              风过无痕:拜托,你都写到猪圈了,还浪漫……浪漫什么?
                              希音:猪圈有什么不对?没有猪圈你还找得到肉吃?就是觉得浪漫,写了提纲就觉得浪漫,比我写过的任何文都浪漫,因为背景就象发生在身边的故事,但身边似乎不可能有这么美的爱情……所以特别觉得浪漫唯美,想想看,相爱十几年相处不过十几天,午夜梦回时想念一个人的甜蜜与心酸,在月光下的病房里告白,写信和远方寄来的带着玫瑰花香的邮包,你们不得不承认,写信读信比打电话和EMAIL浪漫多了,其实,要不是想想实际情况不允许,我还想写最后小攻把小受从医院里抱出来,一步,一步地走在从病房到救护车的路上……总觉得这镜头很有感觉……还有,应该在最后有一个甜蜜交织着心碎的吻,小攻郑重地吻在深度昏迷已不能反应的小受的额头上……
                              风过无痕,神往地:听上去好像是不错?
                              希音:是吧是吧,美吧?耽美耽美,就是要美才对!最接近美的是什么?爱与死嘛,所以,甜蜜的爱与浓黑的死亡阴影交织在一起,就构成了唯美的条件……
                              风过无痕:希音哎,我现在发现你真的满变态的,是不是最近刺激受得满深的?你说的象《失乐园》,那个故事的主题就是爱与死。
                              希音:谁受刺激了,我是说真的,爱与死就一定是《失乐园》?文学名著不都是讨论爱与死?你去看看,我最心动的一个小说场景就是《双城记》里的最后一幕,主人公为了爱,代友人被绑缚断头台的那一场,狄更斯那写得多美多庄严,不但美,而且充满了生生不息的希望与崇高,让你再看清现实时也看到人性的光明面……所谓,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我告诉你,好的故事即使在写死亡时也会充分地为你展现人类薪火相传的希望与理想……现实是什么?现实要是和现在那些现实主义文一样一天到晚纠缠在“你爱我,我爱他,他爱你,我不爱你,你不爱他,他不爱我上”,或者干脆是“啊,现实是一团墨墨黑的现实,看不到光”,似乎大量所谓的现实主义,就是为了表达主人公是多么痛苦的在生活如果是和乐融融的喜剧,就不叫现实主义了。总而言之,要都象他们那样现实,我看我们还是趁早都别活了的好。是不是啊,痕痕?
                              风过无痕:当然不是,怎么说着说着我们就别活了,希音啊,我告诉你,我可活得很有滋味,你要不让我活我跟你急!
                              希音:谁不让你活了,我打个比方而已。
                              风过无痕:你怎么老拿我比方?
                              希音:难道你让我拿风色比方?


                              回复
                              举报|78楼2006-03-28 21:02
                                风过无痕:你拿我比方也比方点好东西呢?比如,把我比方成最善良的小绵羊。
                                希音:小绵羊?美得你啊,你是披着羊皮的大灰狼还差不多!
                                风色:你们两个别闹了,希音啊,那你打算写悲剧?我记得你还没写过悲剧呢。
                                希音:谁说是悲剧,我只写到昏迷,又没说不会醒过来……
                                风色:听上去总觉得不大妙,不过好像是还满好看的。
                                希音:是吧是吧?快表扬我!
                                风色:等你写完了我再表扬你也来得及!你贴哪儿了?你说你化名叫心檀是不是?
                                希音:墨音阁、中间色……我去年不是答应给中间色送礼来着的吗?
                                风色:黑……你还记着那件事呢?
                                希音: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再说,只有在中间色得到好评,我才可以回击中间色那边老是说“希音那小白,她写的东西我们从来不看的”……
                                风色:哦……那你可要当心,说不定……
                                希音:我知道啊,到时候他们可能又会说:“妈妈的希音,她为什么要批评那些现实主义经典呢?因为她踩它们来抬高她自己的文啊!我敢说,她这是恶毒的嫉妒!她就是恶毒的嫉妒!她怎么会不是出于恶毒的嫉妒,你说她怎么可能不是因为恶毒的嫉妒?…………诸如此类的话……放心放心,我已经听得很习惯了……” 



                                最后,一些小问题 


                                ——〈在此守候〉后记之四 


                                1、 狄更斯在〈双城记〉里写了一个愿意为了自己爱着的女人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去上断头台的男人,放在同人女的眼里恐怕也觉得这个男人矫情做作。爱情是一种崇高的情感,它的意义绝不仅仅是肤浅的占有和掠夺,还包括了无怨无悔的奉献与牺牲,这种奉献与牺牲与耽美里常写的小攻对小受的宠爱又不在一个层次上。同人女看多了耽美,结果把爱情看得太过功利太过市侩太过任性太过个人中心太过残酷,将耽美文里的爱情就当作了爱情的唯一面目,以至于觉得彼此尊重互相愿意作出牺牲的爱情不真实……令人忧心。 


                                2、 爱国是最好的装饰,叛国罪或者不爱国的指控也是最好的打击异己的武器……从古至今,始终如此,但如果把爱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意义恐怕不大,耽美文至少也有一万篇,个中有几篇是切切实实地让主人公表现他们踏踏实实爱国奋斗的? 


                                3、 因为没有用希音的名字写文,新人自然就得到了许多居高临下的指教,比较难以一句话回答的是关于怎么样才叫一个好干部的以及到底中国有没有好干部,在这里我只能简单的回答,在中国的基层和高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干部都是努力工作兢兢业业的,否则,国家不但不能进步,早就出大问题了。我们的社会固然还存在许许多多的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我们还是很有希望的国家,这一点请不要怀疑。 


                                4、 新人成名说难很难说容易也容易,即使完全不拉关系不灌水不聊天也不找人宣传也不说要回帖,即使写的不是时髦的潮流没有H没有SM没有虐……成名还是不是困难到如何如何的问题。其实,我个人是觉得,新人也好,已经是知名作者的人也好,都应该选择写自己真心想写有真情实感的文,这样才容易写完容易写好。况且,说老实话,一窝蜂地去写大家都写的题材,反而很难拔尖。 


                                5、 写这篇文的快乐实在多多,套马甲而写,不必被指责又挖一坑,一乐也;登门造访不少难以用希音之名登门之地,亲眼见识该地风情,二乐也;得好评多多,且不少好评来自对希音极为不满不屑的大人和马甲,三乐也;偶作评论,论及诸位赫赫有名红得发紫之大人,被驳议“过时之人之妒恨发作”,思及莞尔,抚掌大笑,四乐也;文章完结,得褒奖溢美推荐无数,细思仅《注定》完结有此盛况,自希音得罪天下人后,仅见点击催文不见推荐,今日以一新人马甲博得令名,虽意料中事,毕竟五乐也;后记一出,惊落下巴无数,其六乐也。
                                乐定思乐,乐何如哉! 


                                6、 撤文的问题是这样的,这篇文和希音的所有文一样不必撤文,但请所有已经得到转载允许的站点把作者名“心檀”后打个括号注明“希音”,当然,凡是不屑于在文库里保存希音的文的站点可以自行处理,保存与否请各站点自行抉择,我就不一一说明过问了。


                                回复
                                举报|79楼2006-03-28 21:02
                                  至于电子书制作,毛巾被被,因为墨会做电子书的,所以不能授权花园,真抱歉,请见谅。 


                                  7、 最后,笑,在此鸣谢与我一起讨论剧情帮助我理清思路并忍受希音在写文过程中经常在电话里发作的自我陶醉与歇斯底里的风色与风过无痕,并谨以此文恭贺最纯洁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最正义自称具备一切女性美慧淑娴特质的DIDO生日快乐!同时,也向勇敢追求DIDO的勇气可嘉胆量可佩的阿呆君已经过去的生日补送祝福。并同时诚恳鸣谢所有不吝对心檀给予关心与鼓励的所有大人!感谢你们能够那样的支持一位新人!真心谢谢! 



                                  有的时候,我们真的面临这样一种情况,我们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这结局,也许看完这篇后记的大人们会有这种感觉,但就希音本人而言,何尝不是呢? 



                                  PS:或许此篇后记一出,《在此守候》的公众评价立刻一落千丈,那又有什么办法,只能叹《在此守候》未逢其主而已。


                                  在此守候 番外 



                                  《私心》(外两篇)
                                  ————《在此守候》番外之二


                                  “小姐,您要去的地方可是我们新加坡最美丽的海岸啊,那栋别墅漂亮得象电影里才有的那种,”健谈而热情的中年司机手中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嘴巴里搭讪着聊天眼睛却忍不住好奇地偷偷打量坐在后座的女客,只见她也不过四十来岁年纪,穿着一身老气保守的黑色套装,带着一个同样款式老旧保守的黑色皮包,虽然手中ё乓皇驶ǎ直呋褂幸桓銎恋乃崂海雌鹄聪笫且タ赐灼菖笥训难樱铀涣辰舯恋难纤嗌袂槔纯矗凳侨ヒ幕贡冉舷蟆?BR> “恩,我知道了。”女客微微颔首,扯了扯嘴角,应该算是微笑吧,但看在司机眼中这个笑容简直比哭更僵硬,其实这女客虽然已不是花信年华,但皮肤白皙头发乌黑,身材保持得不错五官也依旧很秀丽,怎么笑起来这么别扭?
                                  司机先生的腹诽杨文慧自然一个字也不曾听见,她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窗外飞掠而过的热带风光,莫名的紧张让她手心出汗。
                                  她来自中国首都北京,她现在要去的,是坐落在这个花园城市最美丽海岸上的一幢精致非凡的别墅,来的时候,新加坡这边接待她的人已经向她描述过了,那幢临海而建的别墅被他们形容得简直就是童话中才会有的梦之城堡,新加坡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兆恒集团董事长舒子歆不惜工本地将一栋别墅化作了梦境中的宫殿。
                                  而她要去见的那个人,现在,正在那幢梦境中的宫殿里做客。
                                  出租车在蜿蜒盘旋的公路上连转三次弯,杨文慧觉得自己有一点点的晕眩,她从来不晕车的,这晕眩,还是因为紧张,她自己知道。
                                  虽然她并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四十一岁的女人在去看自己过去暗恋过的人时都会象她现在这么紧张。
                                  是的,她现在要去见的那个人,是将近二十年前,她所暗恋着的对象,那个时候,她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基层的县级市里锻炼,做市长的文字秘书,市长叫魏夜檀,比她大七岁吧,夜色般深邃的眼眸,乌檀木般的头发,温文优雅的气质,从容淡定的风度,以及在温文外表下钢铁般的意志力与魄力,骄傲的她几乎是立刻就把一颗心系在了他的身上。
                                  那时,她还那么年轻,杨文慧望着窗外盛开着的一丛丛火红的花,出神的想。天不怕地不怕的她,那时候竟然做过那么多大胆的事,去接近他,去取悦他,去吸引他的注意力,甚至,缠着父亲安排她与他的相亲。
                                  现在想想,在被正式地婉转的拒绝时,自己居然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呢,也许是因为在缠着父亲安排相亲时心里已经隐隐知道了对方的心意了吧?那个优雅得象翠竹高洁得象翠竹也坚韧得象翠竹的男人,那双永远温文带笑的眼眸深处已经有了什么人的影子,而那个人,却不是她。
                                  微微地弯起唇角,扬起一抹温柔中带着些许腼腆的微笑,杨文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浑没注意在前照镜里看见她微笑的司机瞬间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小姐,到了。”在雕花的铁门前停了车,司机招呼着杨文慧,刚才无意中瞥到的一个微笑漂亮到让他心里砰砰跳,招呼杨文慧的语气也不禁比刚才更热情了三分,“这儿就是您要找的……”


                                  回复
                                  举报|80楼2006-03-28 21:02
                                    雕花铁门外挂着的一块大理石门牌吸引了杨文慧的眼光,门牌是黑色闪金的大理石材质,上面简简单单地写着四个字——“子夜别墅”
                                    子夜别墅?真奇怪的名字,杨文慧一边按下门牌边的电铃,一边心中暗自嘀咕。
                                    通报姓名身份之后,铁门缓缓打开,碧绿柔软的草坪中间,长长的鹅卵石的小径上,来迎接她的是一个秀气的少女,“是杨女士吗?欢迎您。您好,我叫作郑心滢,您是来找魏叔叔和我舅舅的吧?他们现在不在家,我舅舅陪魏叔叔去医院复诊了,他们让我在家招待您,您请跟我来。”
                                    少女声如莺啭,清脆动听,再配上她盈盈动人的浅笑,恰到好处的礼节,杨文慧与她交谈不多几句,已经觉得十分投缘,坐在别墅底楼的大阳台的藤椅上,穿着浅蓝色制服的女佣端上咖啡红茶和各式精致茶点,眼睛望去,尽是碧蓝海水雪白浪花,礁石上还有海鸥翱翔,人间仙境想来也就不过如此。
                                    杨文慧此行本是代表组织部人事部和省委来看望如今已经病退的魏夜檀的,但坐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中,想要开口提政治名词,她自己先觉得突兀,倒是少女为她倒了红茶后主动问起,“您这次来,想必是慰问魏叔叔的?真可惜,魏叔叔复诊是上个月就定了日子的,不能改期,倒要劳您久等了。”
                                    杨文慧踌躇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郑小姐,魏书记……啊,就是你魏叔叔他,他的眼睛……”
                                    少女眼神一黯,望着杨文慧,她缓缓点头,“是,他们这次去复诊,就是我舅舅请了法国最好的脑外科和眼科医生来联合会诊,看看魏叔叔的眼睛有没有希望早些痊愈。”
                                    杨文慧也黯然了,她虽然在国内时已经知道魏夜檀在去年脑部开刀后苏醒过来,但眼睛却因为局部有淤血压迫视神经而失明,他之所以会在去年正式办理了病退手续也正是因此。但现在在郑心滢口中得到确认还是让她感到一阵难过,魏夜檀,他一直有那样一双明亮的深邃的温柔的智慧的眼睛,而那样的一双眼睛现在却再不能看到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门外,隐隐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郑心滢眼睛一亮,站起身来,“杨女士,魏叔叔和我舅舅他们回来了!”
                                    杨文慧连忙起身,转身注视着门外的小径,果然,不多时,一身浅灰色休闲服的魏夜檀缓缓地走了过来,他的脚步还是那么从容,他的五官还是那么清秀,白皙的皮肤,乌木般的头发,颀长挺拔的身材,就连那双不再能看到东西的眼睛,看起来依旧明亮深邃。他手中牵着一条金毛大狗,身边,一身同款式深灰色休闲服的舒子歆与他并肩而行。

                                    杨文慧此行主要就是代表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和省委来慰问病退的魏夜檀,她转达了慰问,赠送了慰问品,与魏夜檀舒子歆郑心滢共进晚餐后由别墅里的司机送她离开,坐在沙发上,魏夜檀静静地靠在舒子歆的身边听着他的呼吸声心跳声应和着落地窗外涛声风声,导盲犬金毛大狗“幸运”懒洋洋地趴在他的腿上打瞌睡,半晌——
                                    “你有心事?”魏夜檀的声音很轻但很肯定,这并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句陈述。
                                    “你想念那里吧?”舒子歆的手温柔地围住魏夜檀的肩膀,自从魏夜檀奇迹般地从沉睡中苏醒,他就习惯了这样的姿势,随时随地地,都可以确认最重要的人还在身边。
                                    “你说的是哪里?”敏感地听出舒子歆话音中的不安,魏夜檀放松了身体,让自己与他靠得更紧些。
                                    “你工作的地方,如果可能,你很想能回去工作吧?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坐在我身边听海浪拍打礁石,别说你不想,你刚才明明是那么迫切地想知道关于那边的一切,”刚才在与杨文慧交谈时,魏夜檀热切地问了那么多关于他曾工作过的地方的林林总总的事,舒子歆确信,他是真的在魏夜檀的脸上看到了那曾让他心动也心痛的不顾一切的热情。
                                    “…………”魏夜檀沉默片刻,再开口时,他的声音变得那么温柔,“子歆,你要知道,如果我现在还在工作岗位上,忙得昏天黑地时,有人到我的办公室来,告诉我你的近况,我同样也会那么迫切地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的。”
                                    “真的?”舒子歆是个很知足的人,他从来就没想过能争得过魏夜檀的工作,如果在魏夜檀心目中工作是唯一的第一的话,他只要能当第二就心满意足了,谁知现在,魏夜檀竟告诉他在他心目中他与工作同等级别,他的眼中不禁闪动着狂喜。
                                    “当然是真的,”魏夜檀侧过脸,认真地用心“看”着舒子歆,“你不相信我?”从第次眼神相遇直到今天,他从没有对舒子歆说过半句谎言,他知道,舒子歆对他,同样也是真实无伪。
                                    “不是不相信,”舒子歆心满意足地叹息一声,拥着魏夜檀的手臂更收紧了些,“只不过,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很糟糕的情人,不,是个很糟糕的人才对。”
                                    “啊?”魏夜檀微微吃了一惊,不明白舒子歆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去年,当赫顿教授告诉我,你已经醒过来了,但你的眼睛将暂时失明时,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高兴吗?”
                                    “不是都说我能那么快就苏醒是个奇迹么,你高兴也是很正常的啊,”魏夜檀微笑着,他虽然看不见,但刚醒过来时,舒子歆抱着自己开心到哽咽流泪,泪水滴到他脸上的灼热湿润感觉,即使一年之后依然刻骨铭心。
                                    “我高兴并不光是因为你醒过来,当然那是最主要的,”舒子歆回忆着当时的心情,突然有些尴尬,呐呐起来,“我知道你失明时我也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我一边惋惜着你看不到我看不到这世界,一边却还是感到高兴,我真过分,是不是?”
                                    魏夜檀点头,从善如流,“是很过分没错,我失明你还高兴什么?”知道自己失明时他很平静,还能活着被舒子歆紧紧拥抱被他狂热亲吻的感觉好到了极点,没法看见他似乎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小遗憾,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我高兴,是因为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你的工作需要你的视力,但我不需要你能看见我也能爱你,所以……我终于彻底地打败了我的情敌!我的私心是不是很卑鄙无耻?”舒子歆的语气突然变得可怜兮兮。
                                    “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哭?”魏夜檀突然反握住舒子歆的手,脸色也变得一本正经。
                                    “会!”舒子歆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你现在就哭吧,”魏夜檀垂下眼帘不再朝他看一眼。
                                    “啊?我都承认我有私心杂念你还不能原谅我?”
                                    偷偷笑一笑,魏夜檀象只狐狸般的笑没让舒子歆看见,“等你哭完了,我一定原谅你!”




                                    什么时候,天地变成江湖
                                    每一步风起云涌
                                    什么时候,流泪不如流血
                                    每个人也自称英雄 


                                    END


                                    回复
                                    举报|81楼2006-03-28 21:02
                                      《导盲犬乐奇的幸福失业生活》
                                                              ————《在此守候》番外之三


                                      幸福,是一只温暖的小狗
                                                                ————查尔斯·舒尔茨语





                                      我是一只漂亮的金毛拉布拉多犬,我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乐奇。

                                      我是最漂亮的,我有一身闪闪亮亮的金毛,训练场里有那么多一起长大的兄弟姊妹,但他们谁都不象我一样有那么一身在太阳下闪着金光的美丽毛皮。更何况,我可不仅仅是只有漂亮外表而已的宠物犬,我还有被导盲犬训练所教练们交口称赞的机灵聪明,以及刻苦学习学到的专业技能。

                                      呼呼呼,若不是我又漂亮又聪明又有本事,我怎么会在兄弟姊妹中第一个被主人挑中,成为一只堂堂的导盲犬呢?

                                      说起我的主人,那可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主人啊。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主人们一起来训练场时的情景。平时厉害得不得了的教练们都笑嘻嘻的好和气。兄弟姊妹们你挤我我挤你,谁都想抢个好位置好好表现一下,他虽然最漂亮但个子也最小,被大家挤到了角落。但主人却独独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来,轻轻抚摩他的小脑袋的手又温暖又温柔,而且,主人说话的声音也好温柔啊,他说,“小家伙,你愿意来做我的眼睛吗?”(某音:此处魏夜檀根本就是凑巧摸到一只算一只,哪里是特别挑中乐奇的。)

                                      我当然愿意,能做主人的眼睛是多大的责任和荣誉?

                                      可是……趴在软绵绵的地毯上,半睡半醒的我从爪子上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正在给主人拿衣服拿鞋子的二号主人,他们要出去?

                                      我一下子跳了起来,飞快地跑到主人脚边轻轻咬住主人的裤管拉拉、再扯扯,然后再努力地蹭蹭蹭,还压低喉咙发出呜呜的叫声,主人对我这种撒娇又可怜的叫声最没辙了。

                                      “子歆,带乐奇一起去吧?”主人果然这么说了。

                                      “不行,今天是去医院,又不是去散步。”二号主人很无情地一口回绝。

                                      我愤怒地抬起头,刚想对二号主人怒目而视加龇牙,但一抬头望见主人温和带笑的脸,怒目立刻变成了带着泪光的凝视,龇牙也变成了更哀伤的低呜,开玩笑,二号主人老是企图抢夺我的位置分薄主人对我的关注,我要是真的发火岂不是正中了他的圈套?要知道,在主人心目中,我可是一只最有气质最懂事的狗啊。

                                      “可是子歆,”主人弯下腰,一边抚摩我的头一边温和地开口道,“乐奇可是一条优秀的导盲犬,你不能把他当普通宠物养啊。再说,你也好多天没去公司了,今天就让乐奇陪我去医院好了。”

                                      我欢叫一声,伸出舌头去舔主人的手,逗出主人的微笑的同时也不忘得意地睨二号主人两眼,哼!主人说得再对也没有了,我可是堂堂导盲犬,有证书的,怎么能把我和那些没用的宠物狗相提并论!哈哈哈,我今天一定要彻底行使我的职责,好好地把主人带到医院再带回来!

                                      “什么导盲犬,让你跟着一条狗走路我不放心!公司那边你不用担心,没什么比你更重要了!再说,天渐渐冷了,我们还是开车去吧。”二号主人拿着一件大衣让主人穿,动作很温柔,但说的话很过分!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终于忍耐不住大叫起来,我可是导盲犬啊,什么叫让主人跟着一条狗走路你不放心?你把我的专业置于何地?

                                      “乐奇乖,”主人安抚地在我背上来回摩挲,“可是子歆,你既然不放心我带乐奇出门,那你何必还非要让我有一条导盲犬?”

                                      就是就是!我抬头瞪向二号主人,我虽然是狗,但我也知道,二号主人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厉害的人物头脑一定不坏。既然他根本不放心我带着主人出门而非要自己跟着,那他何必大费周折把我请回来?难道他的脑子进水了?

                                      “因为我们的家应该有一只聪明懂事的小狗啊,你不是喜欢吗?”二号主人突然也笑了,笑得比主人更温柔,他蹲下来,摸摸我的头,虽然我很想不承认啦,但二号主人这种时候也是很让我喜欢的啦,“听说没有比导盲犬更聪明懂事的狗了。所以……

                                      羊毛地毯好软啊,我舒舒服服地趴在门口打了个哈欠,虽然我现在是一只完全不能做我的导盲工作的导盲犬……

                                      但既然我的主人们都温柔地抚摩我夸奖我是世界上最聪明懂事的小狗……

                                      唉,其实想想,我的主人说不定很快就会复明的,那个时候我可就彻底失业了。

                                      失业的感觉……

                                      啊,多么幸福啊。

                                      注:啊啊啊,幸福是一只温暖的小狗……知道查尔斯·舒尔茨是谁吗?SNOOPY之父啊,就是《花生豆》的作者。

                                      愿今天过生日的小甲永远象一只温暖的小狗那么心满意足地幸福。



                                      END


                                      回复
                                      举报|82楼2006-03-28 21:02
                                        果然好文啊!!! 
                                        想不到是一个小白文作者写的吧??? 
                                        嘿嘿,偶给你搬个后记过来,看看你就明白了哦! 

                                        还有个番外哟


                                        回复
                                        举报|83楼2006-03-28 21:03
                                          偶还素不能理解,作者怎么这么双面。。

                                          不过偶还真素不稀饭那篇《狭》,那个雷也小白的太过火了的说,和文开始的严肃形象严重不符(MS和他妈一样双面)。。

                                          还素这篇好啊。。。虽然是一个妈生的,难道这篇是基因突变???

                                          54圈圈布已经红里透着白、白里透着青、青里透着蓝的调色盘脸。。。。

                                          我快爬。。。快爬。。


                                          回复
                                          举报|84楼2006-03-29 09:21
                                            好喜欢`~~完美的两个人


                                            回复
                                            举报|85楼2006-05-19 13:04
                                              好东


                                              回复
                                              举报|86楼2006-08-08 12:13
                                                很好的文,一对出色的男人,有朝气有理想有冲劲


                                                回复
                                                举报|87楼2006-08-09 17:04
                                                  可怜我居然看到了<平凡的世界>的bl版?有同感的没?


                                                  回复
                                                  举报|88楼2006-08-10 03:14
                                                    没看到番外会心疼,
                                                    看了觉得幸福!!!^_^


                                                    回复
                                                    举报|89楼2006-09-28 17:52
                                                      一直珍藏这个文!感觉和一般的BL小说完全不一样,也是唯一可以念念不忘地文!这才是爱情的模样吧~!!偶是柏拉图的饭!~!~


                                                      回复
                                                      举报|90楼2006-09-28 23:57
                                                        清水


                                                        回复
                                                        举报|91楼2006-09-30 14:02
                                                          居然看到了番外,真是幸福啊~~~
                                                          这两个男人的感情真是纯洁无比又珍贵无比。
                                                          这两个人,有时候我想也许其中一个人是女的,可能就会走的更轻松了吧。可是只有同为男子的两个人才会这么完美的诠释这样的浪漫,还有拥有这样的品格。这样的两个男人放在一起才是真正赏心悦目的吧


                                                          回复
                                                          举报|92楼2006-09-30 17:00
                                                            灵魂与金属的碰撞,我们都被这画面惊呆了 小伙伴们快来围观!还不快来参战
                                                            • 商业推广
                                                            ,“真的,有的时候,晚上睡不着,睁开眼瞪着天花板,就特别会觉得房间里冷冷清清的,就会想,你的眼睛是什么样子,鼻子是什么样子,嘴唇又是什么样子,如果你在我的身边,我对你说我想吻你时,你会不会生气,如果我说要抱你一下,你会不会一把把我推开,又过了那么久没见你一面,你会不会已经忘记了我长什么模样,会不会已经忘记了我爱你……”

                                                            真是几乎已经完美到极至的爱情,作者的观点我很同意,但的确象童话一样美丽感人,很少的对话都能让我热泪,被浓重的现实包裹中的爱情少而真,高尚美丽到不似人间的爱


                                                            回复
                                                            举报|93楼2006-12-15 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