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leheart吧 关注:38,764贴子:1,630,611

回复:想死LL了

……

老子又跳坑了!!!!!!!!


……咔咔


等更呀等更


OTL//==

我先前一直笃定东海体内那冷冷的世外高人就是基范呢,
基范出来的那一刻我震惊了,那东海体内的是谁?始源???
范海~~~~范海~~~~三人行吧~~~~~




催文


好好看哦~
什么时候东海才会被吃了呢??


纪念我又跳进一个坑的爪


咳咳,I'M COMING……

孩子们我对不起你们……

我算是了解到同时开两个坑的痛苦了……





【八】
     话说李东海和金基范回到十三王爷府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管家老爷爷在门口着急地搓手,看见东海后正准备开口就被蹦跶过来的东海小活祖宗抢了白:“哎呀管家爷爷您又没对我做什么亏心事干嘛一直扫里扫里扫里扫里啊!”
管家爷爷:“= =+……王妃(东海:……)您到底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呐?”
东海一脸茫然:“去洛阳旁边的小镇子吃馄饨去了啊,怎么了?”
管家爷爷:“= =+……王爷为了找您从下朝开始一直着急到现在,现在正在大厅里发怒呢,您快点去看看吧!”
     
     东海海仍然一脸茫然:“赫在找我干什么?……知道啦,我马上就去~”
     
     90°回身拍了拍基范的胳膊肘子,东海小活祖宗一脸欠扁的奸笑:“嘿嘿~~范范呐~~过了愉快的一天吧~”一只手不老实地略挑起基范尖尖的下巴,缓慢且在管家瞬间变成乒乓般大小的眼中十分撩情地轻勾两下。
    
     被迫回忆起这一整天的遭遇,基范一个寒战打了上来:“东,东海……”
     
     管家“嗵”一声倒地了。(哦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王妃看上基范少爷了哦这不是真的……)
    
     “呵呵~”东海妩媚地轻垂着睫毛,眼睑处留下浅浅的一圈影子,呵气如兰,“明天还要继续哦……”
    
      路过的一个小侍女瞅见如此魅惑的王妃,“哗啦”一声流出了条鼻血瀑布。
优雅地牵起基范的手轻吻一下,东海半抬起的眼珠漆黑妖亮,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却着实让基范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还要重复一遍今天的情形?!
    
      搬柴火的一男的恰巧望见那双黑眸,“哐当”一声撞树上了。
站起身来,东海恍若一只优雅的白天鹅:“那么,我先走一步。”
    
      于是,他便在已经[横尸遍野]的无数人的注目中转身,迈开步子,然后————————“哇呀呀呀呀呀呀呀赫在赫在赫在赫在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想死你们啦啦啦啦啦啦啦~~~~~~~~~~~~~~~~~~~~~”————瞬间变身被章鱼附身且在夕阳下幸福张牙舞爪的菲尔普斯。
    
     “嗵”!
     
      一想到明天可能会遇到的遭遇,基范也倒了。


=================分==================
      李赫在发誓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被李东海气死的!

      今天早上醒了上朝却不料被东海抱地死紧还嘟哝着什么“不让你走”之类的梦话,心里一片柔软地将小家伙安顿好之后一直想着要早点回去陪他,谁料从上午到现在都没有人影,派人将洛阳城翻了个底朝天后还是不见他!赫在实在是不放心自己去了东海娘家,还没能理解过来东海娘亲古怪的话语就被“东海终于出现在城里”的消息召回家——可是结果呢?自己心急如焚地着急,李东海却乐呵呵地去了洛阳城周边的小镇子里吃特色馄饨去了!

     正当他盘算着到底要不要给东海点颜色瞧瞧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以梁山好汉唱山歌之势飚进他的耳朵。
  
“赫在啊>U<~~~”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是东海!

    不知道为什么,李赫在一听见这个声音,就什么火都消了。

    走过去拉开门,刚好看见身后一条灰尘的东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来。
   
     赫在轻轻张开了手臂。

     刚好。
   
    埋头跑得飞快的东海一头撞进赫在的怀里头,暖暖的小身子散发出一股甜食的甜香味儿,兴奋地咯咯直笑:“我跟你说哦~我今天和基范一起出去玩的~好开心的哦呵呵呵~~~”

    赫在瞟了一眼怀中的人,虽然很想直接一把推开他,然后寒声地警告说,下次绝对不允许这样,不然就家法处置云云云,可是——

   “咚!”

    一记轻轻的“板栗”落在东海的脑袋瓜子上,赫在半威胁道:“下次再这样的话,小心我不给你饭吃。”虽然我知道你今天吃得很饱=。=

    东海仰脸嘿嘿一下:“好啦好啦知道了~~走吧~我们吃饭去~~~”
    
    脚下一滑,李赫在倒了。



sf?


sf?
话说这一章好多人倒哦,管家,基范,赫在- -
很好玩的一章,
LL要多多的更~


快试试吧,
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哇!
终于更了!!!


58.194.65.* 590楼

哇!
终于更了!!!

2010-1-10 17:57 回复  


楼上的
我帮你盖..


==书签==


书签


终于更了。。。。。。。。

可是有点少呢。没看够


少啊,楼楼没看过瘾


于是我又来了=-=








     是夜。

     繁星满天。

     夜风偶尔吹过。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冰凉。

     十三王妃的身影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了茅厕附近,伸着小脑袋左右看了一会儿后才鬼兮兮地拉了拉看茅厕的那兄弟:“哥们儿,哥们儿,我要进去哦。”

    兄弟莫名其妙:“王妃,十三王爷府的任何地点都是为您无条件开放的。”

    “不是那个啦!”东海急急地挠了挠脑袋,“我有点闹肚子,等下要是赫在问起来我去哪里了可千万不要告诉他呀!”

    “啊~这……”兄弟为难地想了想。

    双手合十,东海装可怜地吸了吸鼻子:“要是赫在知道我闹肚子了,肯定不让我再吃多了……好不好嘛~~我还有好多特色食物没吃耶~~~答应我嘛好不好啊~~~~”一直可怜一直可怜,看你答不答应><

    “好好好,王妃,外面冷您快点进去吧!”该兄弟实在是忍受不了了,要是给别人看见高高在上的王妃竟然求他这样一个看茅厕的下人,王爷还不要把他的手给切巴切巴跺了晒萝卜干吃!

    东海嘿嘿一笑:“那谢了啊~~~~”

   

    “真的要去吗?”

    (……是的。)

    

     一道黑影突然从十三王爷府的上方蹿过,速度之快以至于夜间巡视的仆人只感到头上掠过了一阵疾风。只是那阵风给他们的感觉并不好,带着残酷而阴森的冷冽。

     黑影在林间的树梢上敏捷的跳跃着,大约半柱香的一段时间后,黑色罩面下的嘴唇扬起一个冷冷的弧度。

     在树间站稳,伸出右手——一把印有繁复花纹的扇子忽从袖中飞出,在指尖旋舞出古怪的图样。

     如水银般倾泻的月光下,他的眼睛中竟微微透露出红色的光芒。

     那是嗜血的光芒。

     漆黑的夜晚,树叶在夜风中发出轻轻的“唦唦”声响,一切都似乎平静依旧。

     ——就,在,这,时。

     他的眼神猛然一凛,足尖一点向后一个后空翻,同时一道闪电般的剑光突然随着他的甩出的扇子在林梢炸开!巨大的声响回荡在林间!

     “啾——”

     夜间栖息在树间的鸟儿们受惊地“扑啦啦”全都飞向了天空,盘旋不止。

     “哼。”

      一缕嘲讽的笑容从唇角溜出,夜行服包裹的小小身体轻轻踮脚站住,银骨扇子依旧旋转地飞快:“不自量力。”

     剑光的主人,也就是躲在灌木丛中多时的男人看见他依旧站立在树梢的瘦小身影,咳着血艰难走出来,胸腔尖锐地痛苦让他几乎连话都说不完整,“你……你怎么会……”

     明明白天,明明白天的他还是一个孱弱到几乎无缚鸡之力的人!怎么可以就在一瞬间将他赌上一切的一击轻松地化解到甚至反弹回来!

     他轻撇,冷笑着摘下了面罩,露出那足以颠倒众生的面容:“——你看见的,只不过是一张脸而已。”

     说罢,从树梢跃下,一步一步缓慢地朝男人慢慢走来。每走一步,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带给男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男人的眼中,他邪美的笑容就好像在月光下缓缓绽放的妖姬一样,美到令人窒息却也足以让人被刺扎得鲜血淋漓。

    他——哦,是[东海]——旋舞手中的银骨扇,叹息道:“你的弱点,就是太过于以貌取人,见我白天时的样子便敢于挑衅了?甚至还将地点定在了对偷袭而言十分不利的森林中——只可惜,你让我失望了。”

    男人瘫倒在地,崩溃着指住他大吼:“可是,可是,可是你杀了我全家!!我千里迢迢从外地赶回来,迎接我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悲剧!!你知道吗?!我的儿子才三岁大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替我的全家报仇!!!”说完又想挣扎着爬起,双眼愤怒地充满了血丝。

    [ 东海 ] 摇摇头,轻蔑地走过去将男人的手踩在脚下,扇子直指男人的咽喉,像欣赏一场好戏一样打量着男人惊恐的眼神。“你真以为,我会让你活着回去么……留下你,只不过是为了给我以后的日子带来一点乐趣罢了……”

    冰凉的扇骨贴上了男人的喉结——

    男人拼命地挣扎着!惊恐地瞪着那扇骨!

   “不……不要……你……饶了我吧……你,你,饶了我吧!”

    那种足有一指粗的扇骨——

    眼睛越瞪越大,越瞪越大……

    “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不,不,不要!!!”

    就那样——

    “不要啊!不要!不要!!!”

    ——狠狠插进了男人的咽喉!!!

   

     “不要——!!!!!!!!”



     

     十三王爷府。

     脱去了夜行服的东海王妃蹦蹦跳跳从茅厕(……)里跑了出来,乐地颠儿颠儿扑进了睡地迷迷糊糊的赫在怀里,蹭蹭,好暖~~~~~^^

     赫在闭着眼搂过他,吻了下他毛茸茸的发顶,“去哪儿了……”

    “俗名茅厕学名WC~~~”

    “嗯,睡吧……”

     “好~~~~”

    

      夜,深了。


好久了才看到这文,搞得我都有点混乱了~~~~~~~~~~~~


东海的双层人格?????
我也混乱了~~~~


还是催催><


彻底混乱了


难道亲们都看不懂么= =?

我承认我桑心了……

就是说东海的体内有两个灵魂啦——大多数在白天活动的内个是 东海   ,很残忍的那个是[ 东海 ]   两个灵魂可以交谈也可以随意地转换,一边来说假如对话中出现了用“()”标注的语言就是[ 东海 ]在说话……

顺便猜一下,文艺顶起的沈心墨是谁——小凉儿?猜错了镖PIA我= =|||


.....................
.......................
.


.
.
.
.
.
我太无语了..


额~还真没看出来



我闹木的聪明
额~


-0-

双重人格OTL

不过这文好可爱

好可爱好可爱

好好好好可爱……


我kao...
你个后知后觉...
我想想那是我多久问的...
原来你如此自恋
每次都要翻回前面去看留言啦~


小兔儿儿儿儿儿儿儿儿儿~(回音= =)
人家怎么可能两次换皮逛你楼都被你猜中呢...
怎么会换皮留言呢...
另,(我精不精分你知道=V=)


还有...
人家都那么厚道
也就只有我个被你说成老鸨的凉会做崔文这种利国利民的事儿~
罢罢罢,怨念不过是浮云...
沙发不过是浮云...
RP不过是浮云...
有文看才是王道呐~~~~~~~~


皮埃斯:
你乐意怨念我就念去吧~~~~~~~
反正,你从来觉得我正常过么?


==书签==


难道是像鸣人身体里还有个九尾狐一样?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