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认证吧 关注:101,208贴子:496,161

精准计划,稳稳赢,专家薇心:aa a1rrr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Deye德业除湿机→从家用到工业,帮您解决任何除湿烦恼! 全国联保! 终生维修! 立即获得除湿方案!
广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7-03-20 12:33
    想你的时候有些幸福,幸福得有些难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2楼2017-03-21 00:59
      伤心最大的建设性,在于明白,那颗心还在老地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9楼2017-03-21 02:10
        我叫艾博起,受到女大学生小轩的邀请,和一群女大学生乘船出海,却不幸遭遇了海难,沦落到了一片荒岛上,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大笑着:“我靠,我居然没死!”

          无意中的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女人同样趴在海边,我立刻走了过去,把她翻过来一看,居然是那个绿衣女生,她胸前的衣服已经撕破,露出大片雪白肌肤,让我感觉脑子有点儿乱。但马上想到她是不是还活着。我摸了摸她的脖子,是活的。

          我用力按压她的前胸,很快她吐出了几口水,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看我的手,立刻尖叫起来,突然坐起,脑门重重地撞到我的脸上,我感觉眼前立刻飞起一阵萤火虫,鼻子就流了血。

          “啪”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接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喊道:“你这个流氓,你这个王八蛋!”立刻紧紧搂住前胸。

          我当时就火了,回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不过我没用力,如果我想抽她,足可以一巴掌把她打晕,骂道:“喊他妈的什么喊,老子是在救你,傻逼!”

          被我这么一打,她大哭起来,眼泪像泉水一样涌出来,“你欺负我,还打我!”

          我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我刚才打你是不对的,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好,如果不打你,你肯定还得哭闹,现在我们还没死呢。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她立刻停止了哭声,向四周看了一眼,周围都是沙滩,身后是一片陆地,依稀着长着一些低矮的植物,接着又看到了周围一具具被海冲上来的尸体,还有大量的残核,她被吓得大叫,但回应她的却是呼呼而无情的海风。

          “先别哭了,这里应该是一片荒岛,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不会有危险,如果你再哭招来一些野兽或者其他的,我们两个就真的死了。”

          可是她哪里肯听我的话,越哭声音越大,最后简直是歇斯底里。

          “告诉你别哭了,你他妈难道不知道这里的环境吧?你再哭一会嗓子哑子,连口水都没有。”

          她听到我的吼叫,吓着立刻停止了哭泣,我把她扶好,扶着她的肩膀,当然眼睛里少不了偷窥她的春光,不是我想看,是我不得不看,我问道:“你叫什么?”

          这次她哭的声音小了很多,喃喃地说:“我叫徐梦。”

          “嗯,我姓艾,叫艾博起。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要听我的,不然超过了一天,你就会死在这里,明白吗?”

          徐梦点点头,萌萌地说:“这里会有其他人吗?”

          我呵呵地笑起来,多么天真的女生啊,听不出我的名字是故意逗她的。

          就在我还要逗话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什么,你叫艾博起,你他妈的疯了吧。”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也是那么的富有磁性。但是我也意料到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回头一看,发现小轩正领着一个女人从树林里钻出来。

          这么好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居然让小轩给搅合了,让我心里十分的不爽。

          很快树林里响起了阵阵的脚步声,不断有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我发现人还真不少,足足有二三十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不少人脸色凝重带着泪痕,我想岁数比较大的应该是学生的家长,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却活了下来,这是多么的痛苦。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活下的不止我和徐梦两个。这些人早已经漂到了这里。

          最后走出来的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一脸的严肃,带着一种盛气凌人的眼神走到众的前面,说道:“现在我们一共有三十二人,男的加上你一共十个,女人二十二个。情况对我们很不利。一,我们不知道现在的位置是哪里。二,我们要等救援,。三,我们要找出路,因为我们不知道这里是孤岛,还是陆地,或者是大陆架的延伸。”

          小轩走到我的身边,告诉我这个男的是船上的船员叫周海,也是唯一活下来的船员,虽然在船上只是个临时工,做了不到半年,但是他毕竟经常出海,所以现在大家都把他当成了的领袖。

          “你是船上的船员,这些问题应该你来解决,难道要指着我们这些人吗?你似乎忘记了你的责任。”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样子应该也是个学生,他说的很气愤,似乎对周海相当的不满。

          周海尴尬的笑笑,走到那个学生面前,突然伸手就一下打在他的脸上,顿时学生的嘴里就吐出血,连牙齿都飞了出来,还没有等到学生反应过来,他又一脚踹在学生的肚子上,学生倒在地上,周海没有放过他,连续的踹在学生的脸上肚子上,直到那名学生昏死过去,他才住手。

          “现在我们的处境十分的不妙,所以我不想听到其他的声音,所以你们大家要听我的,你们还其他意见吗?”周海说完自信地笑笑。

          没有人回答,虽然大家对周海的做法很反感,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意见越多,也意味着情况越复杂。他的做法也算是对的,如果没有人压往阵脚,没准会起内讧。

          很多人都点头表示同意,我身边的徐梦也要点头,我立刻拉住了她的手,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刚要开口,我就听到周海说:“这位兄弟,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干笑了两声,对小轩说:“小轩,你过来。”

          小轩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但是最终还是走了过来,我拉起了小轩的手,同时把两名女生的手也紧紧的握住,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好一些,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算我死了,也甘心,如果有幸不死,那么我会学到很多东西,海哥,你说是不是?”

          周海轻蔑地看了看我,说:“你说的也对,那好,你们走你们的,我们走我们的,现在想跟我一起寻找出路的跟我走,想跟他的,就跟他走。”

          还是没有人说话,我这为这些人感到惋惜,人就怕跟错了对象。没想到这时候紫沫居然跑到我们的跟前,对周海说:“我要跟梦在一起,就算是死我也不怕了。”周海撇嘴一笑,转身带着人走了。

          他们走得远了,徐梦挣脱了我的手,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不跟他们走,他们人多,可以共同干很多事情,但是我们……”

          我朝着周海冷笑一声,道:“跟着他就是找死,你们相信吗?出不了三天,他们就差不多死光了”

          三个女生异口同声地问道:“为什么?”

          “现在我们在哪里都不知道,救援来了之后恐怕我们不是饿死就是渴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着,寻找吃的,看看大海边上有没有冲过来的物资。”

          “原来是这样!”

          “那个周海就是个傻逼,他居然去寻找出路,真他妈的傻,如果这里是大陆还有机会走出去,如果是孤岛而且很大的话,他们走不完一圈就全饿死了。”说到这里,我立刻转移了话题,道:“你们既然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现在我们去海边捞东西,尤其是金属之类的东西,是弥足珍贵的。”

          如果没有金属,恐怕我们连一个树枝都砍不动。跳海的时候,那把消防斧居然被我弄丢了,现在想想真是可惜,如果有那东西在,会事半功倍。

          她们三个女生还算听话,立刻下海开始捞东西。没想到周海那些人见我们在捞东西,立刻就回来了,我们捞到了什么东西,他们就会抢,他们那边九个男人,而这边只有我自己,如果硬碰硬我肯定不是对手。

          小轩气得满脸通红,就要骂人。

          我立刻示意小轩别冲动,拉着他们离这些人远了点儿,我看到海边那一具具的尸体,有有被水冲走,有的又被海冲到岸边,死尸一具具的很多,但是三个女人并没有尖叫,只是离那些尸体很远。我走到那些尸体的身边,脱下他们身上的衣服,把他们口袋里的东西全掏出了来,把衣服抱了起来,给了那三个女生。他们虽然有些恶心,但还是抱住了,当尸体被我扒光之后,我就拉起尸体扔进海里,让海水冲走。

          周海他们不知道我要做什么,都开始嘲笑,我冷笑不说话,徐梦她们也是一脸的愕然,把头扭到了一边。

          清理完这些尸体,差不已经四五点钟了,我累得要死,但总算清理了所有尸体,徐梦她们没捞到什么东西,最重要的是一点儿吃的都没有,附近有没有淡水成了关键。人如果不吃饭,身体好的差不多能撑上二十天,但是没有水,恐怕连三天都活不下去。我拉着徐梦她们离开海边,紫沫悄悄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铁片,脸红的像个苹果,说:“你说的,金属是好东西,我就偷偷的藏在怀里,他们没有发现。”

          我笑着安慰道:“你很聪明,估计那些傻逼们不会找金属,走,我们找个地方安顿。海上暴风雨是常事,别看现在天气十分暖和,但是一旦夜里下雨或者起风,可以把人冻死。”

          海边的不远处就是树林,而且越往里面越密,但我带着她们只是沿着树林的边缘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下峭壁的地方或者天然的裂缝,那里可以避雨又可以挡风。

          小轩不解地问我:“博起哥。”小轩说到这里居然笑了,我却不以为然,她接着说:“你刚才为什么把尸体扔进水里?”

          “你们还太年轻……”谁知道我刚说到这里,她们三人居然同时投来了鄙夷的眼神。  “就你大!”

          我一脸的严肃,道:“你们知道吗?刚才那个周海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为什么?”

          我冷笑:“不超过三天你们就知道了。我不会给敌人留下任何生存的机会,如果他们找不到吃的,他们会吃死人,那样他们就有了食物的来源,所以我要把尸体扔进海里,他们就得死。刚才他们抢我们的东西,必须要忍,因为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是他们对手,一旦打起来,谁都不会有好下场。”

          没想到我们没走出多远,身后就响起了喊叫声,因为离得远,声音不是很大,是周海他们那些人,他们已经整整的捞了一个下午现在还在捞,如果没有猜错,肯定有人被浪给卷走了。他们这些人不懂得天要黑了风就会变大,卷走两个人太平常了。

          三个女生满脸的惊恐,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无动于衷,任凭着人被卷在大海里。

          我淡淡地说道:“这就是命!”说完开始打量不远处的悬崖,希望能够找个安身的地方。

          “不要看了,我们什么都帮不了,就连我们自己能不能过了今夜还是个未知数,我们得找个家安顿下来,然后找水,找吃的。”

          “家……”对于她们来说,是多么渴望的字眼。

          “有个地方睡觉能暖和点儿就是家了。”

          我为她们的行为感到悲哀,她们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处境有多危险,似乎还幻想着明天救援的船队就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很快找到一处裂缝,裂缝真的不大,最多也能容下三个人,一看到这么小的裂缝,她们都不同意住进去,因为她们是女生不能和男人挤在一起。我又有些恼火,妈的,都到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意这些,我扯着嗓子喊:“不住就滚蛋,然后自己找!想住下来的,你们马上去树林边那里折些树枝,支在裂缝的上面,记得别往树林里面走,听懂了吗?”

          她们觉得很委屈,但没有异议,都去了。而且则是寻找一根木头棍子把衣服撕成条,把那块金属片子绑在棍子上,一个简易的工具就做成了。在她们搭建的同时,我走到树林边的上,寻找着藤蔓,有些藤蔓中心是空的,里面有水,而且水量会很大,在海边的时候我捡到到了一瓶矿泉水还一个瓶子,水被周海那些人抢去,但是空瓶子我留了下来,然后砍断藤蔓,很快就接满了一瓶水,我尝了尝,有些涩,但是可以喝,然后又跑到海边,周海那些人已经走了,我掀开几块石头,里面有一些小鱼还有螃蟹,数量很有限,但有这些就不会把我们饿死。

         当我回去的时候,她们已经折了很多的树枝,我教着她们把树枝别在岩石的两边,形成一个拱形,越低越好,然后我又把衣服撕成小条,把那一堆衣服一层一层的铺在树枝上面,用布打系好。

         我又渴又饿,博起哥,你刚才不是找到了水和吃的吗?能不能先分给我们点儿。”紫沫此时的肚子已经叫出了声。她把我拉到远处,用身子蹭在我身上,手摸在我裤子上,迷离的说。

        看着她的样子,再看眼远处的两女,我的心砰砰跳了起来。

        想知道后面的故事吗?请加/.威/.信/.功/.众/.号/.【快乐答题】,回复【荒岛】就可以了,



        輴耸藩菒芒偃播讬喇好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9楼2017-03-21 11:35
          7qt


          回复
          举报|来自iPad624楼2017-03-22 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