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夫座吧 关注:438,369贴子:4,954,065

殡仪馆来了一具女尸,剥皮时我没忍住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蛇夫座】我万万没有想到 ,自己会在殡/仪/馆/上班,还遇到一个女的……shi体。


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失业了,跑过销售,干过保安,在餐厅当过服务员,也在后厨洗过碗,半年前我打工的那家餐厅倒闭,我再次失业,钱包偏偏又被小偷给偷了,别说交不上房租,连吃饭钱都快没有了。

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发小王大胖给我打来了电话:“老鱼,我这儿有个发财的机会,你做不做?”

“做!”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哪怕是去干传销,那也能混口饭吃不是?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7-01-08 18:47
    等到见到王大胖,我才知道他说的发财机会原来是在火葬场里工作,我也是实在没辙了,现在工作那么难找,哪里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从那天起,我就成了火葬场的一个合同工。

    火葬场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工资还挺高,月入过万很轻松,我干了没多久还真的屌丝翻身了,上个月还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唯一的问题就是不敢跟女朋友说我在火葬场工作,她要是知道我那双手整天都在摸死人,晚上哪里还肯让我碰?
      
    转眼又到了倒班的日子,我们从白班换到了夜班,换好衣服进入工作间,大胖就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老鱼,听说今天车祸死不少人,咱们赶紧剥死人皮去。”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7-01-08 18:55
      剥死人皮,不是真的剥人皮,是把尸体上穿着的衣服给脱下来。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这些死人的衣服剥下来可以卖给专门做这一行的,他们能把衣服翻新再拿去卖,这也是我们一个不小的收入来源。
        
      听到有不少车祸尸体,我忍不住有些激动,车祸尸体最容易弄到好东西,不管是自然死亡还是病死的,家属基本上把尸体上该拿走的都给拿走了,唯独这车祸不一样。
        
      这种横死的尸体都很惨,交警嫌恶心懒得碰,殡仪馆因为没有家属给钱也不会插手,家属只顾着要赔偿什么的,根本没心思管这些遗物,这样好处就会落到我们手里。
        
      特别是那些外地大巴,死者不是本地人,有些连家属都联系不到,遗物什么的自然也没人管,能从尸体上弄个手机项链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一有这种车祸死亡的尸体,我跟王大胖就特别开心,因为发财的机会来了,那可不止是扒几件衣服那么简单。


      回复
      举报|4楼2017-01-08 19:09
        大胖这两天有点肠胃炎,身体发虚,剥死人皮这活儿就落在了我的头上,这也意味着这次弄到的东西我可以拿大头。


        一进入停尸间,我的目光立刻就被一具尸体给吸引了,那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她皮肤白净,身上没有血污和伤痕,看起来就像是睡熟了一般,精致的容颜让人忍不住有种荷尔蒙的原始冲动。


        “这么漂亮的妹子竟然也死了,真是浪费啊!”我感慨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不停,把女孩的尸体扶了起来,开始脱她的外套。


        东西一上手,我就感觉到了不对,这小西装的布料实在是太好了,这衣服可不是便宜货。


        我把脱下的外套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一下标签,顿时愣住了:香奈儿!
          
        这可是高档货啊!专卖店里这样一套小西装,没有上万根本拿不下来。我拿着上衣仔细看了一遍,上面没有破损也没有污渍血渍,心中不由得有了想法。
          
        这套香奈儿小西装拿回去当礼物送给小妍,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这个念头升起,就再也难以抑制,说真的,在火葬场做事久了,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晦气不晦气了,我跟大胖天天扒死人衣服,把他们扔进焚化炉里切开烧,也没见出过什么事。
          
        我把这件香奈儿上衣仔细叠好,小心的放在一边,开始脱尸体上的短裙。


        回复
        举报|5楼2017-01-08 19:15
          脱衣服不可避免的就要接触到身体,在火葬场工作这段时间,女人的尸体我见过不少,裙子也没少扒过,那可都是钱啊。
            
          不过,之前那些尸体都是硬邦邦的,而且还死沉死沉的,可这具尸体着实不一般,她的身体很有弹性,而且皮肤光滑,就像是睡熟的活人一般。
            
          我怎么说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就算平时有女朋友小妍帮着泻火,猛然间见到这么一个极品美女,心中不由得杂念丛生。
             
          就当我用力往下扒短裙的时候,那女孩紧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了,直直的看着我,嘴角似乎还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我的汗毛顿时全部立了起来,慌忙想要把女孩的双腿从脖子里放下来,可是她的双腿却紧紧的夹住我的脖子,怎么拽都拽不开。
            
          奇怪的是,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我的脑子竟然异常的清晰,脑海里闪过了网络上看到的83路公交车,猫脸老太太,还有重庆红衣男孩这些灵异传说,等到这些故事一一闪过之后,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这是要死了吗?


          回复
          举报|6楼2017-01-08 19:21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短短的十几秒,也许是十几分钟,我不知怎么把女孩夹住我脖子的腿拽松开了,连滚带爬的从停尸台上爬了下来,拼命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大胖的名字。
              
            大胖正在拉肚子,听到我叫他,匆匆的从卫生间里出来,问道:“老鱼,你咋了?怎么声音都吓变音了?”


            “那个女的……她……她刚才活了,差点把我弄死了。”


            “你丫开什么玩笑呢?大晚上的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大胖不高兴的说道。


            “我真没骗你,刚才我差点就死了。”


            “真的?”大胖一脸的狐疑。


            “真的。”


            “走,看看去。”
              
            王大胖陪着我回到了停尸间,那个美女的尸体还好好的躺在停尸台上,有股说不出的诱惑。


            回复
            举报|7楼2017-01-08 19:26
              王大胖一看就笑了起来:“老鱼,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猴急,连死人都不放过,你该不会是想搞这个女的,把人家搞诈尸了吧?我可跟你说,男人阳气重,要是真搞,可是会诈尸的。”


              “搞你妹啊!你别把我想的那么恶心行不行?我就是想剥个死人皮。我跟你说,她刚才真的睁开眼睛了,那脚夹着我的脖子,拉都拉不开。”
                
              王大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大概觉得我不像是在撒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真没骗我?”


              “骗你是小狗,一辈子吃屎。”
                
              王大胖转身又看了看躺在停尸台上的尸体,一脸狐疑的说道:“这女的是有点古怪,身上也看不出伤口啥的,看着跟睡着了一样。”
                
              这小子说着,伸手在尸体的胸部摸了一把,还忍不住赞叹道:“这胸真大。”
                
              不知怎的,我的心里顿时有股很不舒服的感觉,这感觉就跟初中时被大胖拿走新买的游戏机那次一样,心里很不爽,又不好意思翻脸。


              “要不咱们去看看监控?”我不想让大胖继续对女孩咸猪手,于是提议道。


              “走,去看监控。”


              回复
              举报|8楼2017-01-08 19:33
                有没有吧友在看呢?出来冒个泡吧,你们的支持就是楼楼最大的动力,想继续看得回复‘1’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7-01-08 19:38
                  火葬场是个很特别的地方,这里的监控堪比国家金库,到处都是摄像头,而且监控二十四小时开着,领导说这是为了保证死者遗体的安全,不过员工之间私下里传闻,电子摄像头是可以拍到鬼的,这些摄像头都是防鬼的。
                    
                  之前我跟大胖都把这个当故事听,不过,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去看监控。
                   
                  去了监控室,跟负责监控室的同事一说,对方马上就把刚才的监控录像调了出来。
                    
                  我跟大胖赶紧凑过去观看,镜头里,我把那女孩尸体的两腿架在了脖子里,然后想要去拽短裙,尸体并没有丝毫的异常,反倒是我像是突然魔怔了一般,使劲儿的想把她的双腿从脖子里拽下来,可是女孩脚上穿着的高跟鞋鞋跟刚好挂在了一起,拽了好几次都没有拽开。


                  “看看,哪里有鬼?还不是你自己吓自己?走走走,干活去了。今天晚上这些尸体都要烧了的。”王大胖冲我嚷嚷道。
                    
                  看完录像,我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真的是自己眼花了,哪里有什么灵异事件。
                    
                  回到停尸间,大胖冲我问道:“这裙子还脱不脱?你要是怕了就我来。”


                  “拉稀王靠边去,你别干着干着拉裤子了,回头还要洗裤子。”其实我心里是不想让大胖再碰这个女孩。
                    
                  大胖咧着嘴,正准备开口调侃我,猛然一皱眉,捂着肚子又跑去卫生间了,停尸间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了。


                  回复
                  举报|10楼2017-01-08 19:42
                    胖子一走,我的心就忍不住怦怦的狂跳起来,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变得暧昧起来,那感觉就像是跟女朋友第一次出去开房,她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等我一样。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停尸台上的那个女孩,可脑子里有个罪恶的小人一直不停的在说:再看一眼,就一眼,不会发生什么的……
                      
                    正当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走过去再看一眼那女孩的隐秘所在的时候,我的胸口忽然猛地一痛,就好像被针猛刺了一下,钻心的疼。
                      
                    我赶紧解开衣领,胸口的皮肤上光滑如初,没有红肿也没有伤口,只有那个老旧的项链挂在脖子里。
                      
                    这个护身符从我记事起就挂在我的胸口,除了换绳子之外没取下来过,外公说这是我的家传护身符。
                      
                    这玩意黑乎乎的,看不出材质,形状看起来有点像野兽的爪子,前些年盗墓小说流行的时候,我还怀疑过家族是不是摸金校尉一脉,这护符会不会就是穿山甲爪子做的摸金符。
                      
                    为了这,我还特意跑去找人化验过,可这护身符很硬,根本就切不动,那个搞材料学的学长跟我说,这玩意铁定不是摸金符,因为就算是加工过的穿山甲爪子,在高强度合金的切割下也该跪了,但是这护身符纹丝不动。
                      
                    他怀疑这是太空陨铁,是种人类尚未发现的金属,想把护身符拿去研究,不过我没同意,不久之后,他意外遭遇了车祸,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我也把护身符的秘密藏在了心底,没跟外人提起过。


                    回复
                    举报|11楼2017-01-08 19:47
                      摸着黑乎乎的护身符,脑海里胡思乱想着以前的事情,我忽然发现自己的心虚平静了很多,似乎那具女尸的吸引力也没那么大了。
                        
                      正在这个时候,屋子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悠悠的叹息。
                        
                      试想一下,深更半夜的你一个人呆在一个房间里,身边堆着十几具尸体,忽然有一道悠悠的叹息声突然响起,你会是什么感觉?
                        
                      听到这声叹息,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汗毛根根竖起,头皮发炸,忍不住的看向那个躺在停尸台上的女孩。
                        
                      那女孩还是静静的躺在那里,下半身赤裸着,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屏住呼吸仔细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总算是松了口气,决定继续去脱她的衬衣,而且打定主意,只要脱完,就立刻把她弄进焚化炉里烧掉。
                        
                      等我走到她的身边,开始解她衬衫扣子的时候,猛然意识到一个细节——她之前一直是闭着嘴巴的,而此刻她的嘴巴是微微张开的。
                        
                      我顿时一个激灵,也顾不上脱她的衣服了,撒腿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跑。
                        
                      正蹲在马桶上的王大胖听到我又来找他,显得十分不情愿,道:“老鱼,你今天晚上是魔症了吧?拉个屎都不让我安生,这都第几次了?你别自己吓自己了行不?”


                      “绝对不是自己吓自己,我听得很清,刚才真有人在哪里叹气,那个女的嘴巴也张开了,之前她嘴巴是闭着的。”


                      “什么张着闭着,你记错了也不一定,再说了,就算真的张开了,那也可能是生物电造成的,公司培训的时候不都说过了吗?”
                        
                      火葬场给员工的确有过类似的培训,讲了一些尸体常见的现象,比如说遇到生物电,胳膊腿抖一抖什么的,看起来像是诈尸挺吓人的,其实就是静电在捣鬼。


                      回复
                      举报|12楼2017-01-08 19:53
                        还有,尸体扔进焚化炉里烧,胳膊腿的也会乱动,有些还会嘴巴张开嗷一声,这当然也不是诈尸,高温下肌肉收缩,胳膊腿扭动很正常,至于张开嘴巴嗷一声的,那可能是胃部的蒸汽冲过喉咙发出的声音,就跟人打嗝差不多。
                          
                        这些现象,说真的之前我跟胖子的确见过不少,也没觉得怎么样,可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一连串的事情让我不由得往灵异方面想,完全忘了培训过的这些科学知识。
                          
                        听大胖这么说,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两次跑到卫生间里找大胖,的确有点不像话,扰人拉屎跟扰人清梦的罪过差不多,都让人很不舒坦。
                          
                        不过大胖跟我是铁哥们儿,这点事儿他也不会放在心上,他收拾利索之后,就从厕所出来,跟我一起去了停尸间。
                          
                        等进了停尸间,他看到那女孩的尸体,脸色有点古怪。我赶紧解释了一句:“我可什么都没干。”
                          
                        这一次,有了大胖在一旁掠阵,我三下五除二就把女孩的衬衫扒了下来,这也是香奈儿的,我就把它跟小西装放在了一起。她的脖子里还有一串白金项链,我也顺手给弄了下来。
                          
                        这女孩生前还真是个奔放的妹子,不仅下身没穿东西,上身也没穿,她的身材十分极品,心中不由得有些激荡,不过却没有之前那种痴迷的感觉了。


                        “大胖,赶紧把她给烧了吧,我总觉着毛毛的。”


                        “卧槽,能不能把她放在最后烧,这比那些模特的身材都好,留着就当是养养眼呗。你要是真想搞她,兄弟我也不会说什么的。”大胖笑嘻嘻的说道。


                        “滚!我才没你那么恶心。这女的挺怪的,赶紧烧了了事。”


                        “行,听你的。”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7-01-08 19:58
                          我跟胖子合力把女孩的尸体抬到了焚化炉的传送带上,拉下铡刀开关,厚重锋利的铡刀落下,把女孩的腹部给切开了。
                            
                          这是火化的步骤,必须切开腹部,要不然烧起来,密闭的腹部聚集大量的高压气体,就会像气球一样爆炸,喷的到处都是。
                            
                          尸体被切开后,焚化炉里的喷油嘴开始对着尸体均匀喷射燃油,随着电火花一闪,焚化炉里顿时燃起了熊熊烈火。
                            
                          看着女孩的尸体燃起火焰,我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不过没来由的,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怅然,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般。
                            
                          我盯着火焰中的尸体,心里一片茫然。
                            
                          恍惚间,火光中女孩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右手手臂抬了起来,冲着我勾了勾手指,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说:来呀,快来呀……
                            
                          我一个激灵从恍惚的状态中醒了过来,再去看那尸体,发现尸体已经在火焰的灼烧下开始变得扭曲焦黑了。


                          “胖子,你刚才看到没有?”


                          “看到什么?”


                          “我看到她冲着我笑,还对着我勾手指了。”


                          “你丫又眼花了吧?死人还能笑?赶紧干活了,今天晚上这些尸体都要搞定的。”
                            
                          接下来的十几具尸体处理的倒是很顺利,再也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我的心总算放下来了,看样子之前的确是眼花看错了,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灵异事件。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7-01-08 20:02
                            忙了一个晚上,总算把所有的尸体都火化了,天亮下班,我跟大胖回到城区,找了个小餐馆吃了早点之后,我带着那套香奈儿衣服回到了住处。
                              
                            我也犹豫过,考虑要不要把这套衣服跟那些旧衣服一起处理了,不过一想到那昂贵的价格,就有些舍不得,这一套下来一万多呢,那样处理实在是太可惜了。
                              
                            回到家,冲了个凉,还没等我走回卧室,一个身影就扑了上来,用手蒙上了我的眼睛。
                              
                            我猛然一惊,等到一双湿热的嘴唇亲在脸颊上,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女朋友小妍。


                            “今天没去上班?”我柔声问道。
                              
                            小妍全名叫陈悦妍,在百货公司上班,是个漂亮的软妹子,我一直觉得能把她追到手是走了狗屎运。


                            “今天人家调休嘛!”小妍撒娇的说了一句之后,咬了咬我的耳朵,娇嗔道:“你这人真坏,送人家礼物还要偷偷摸摸的。”
                              
                            说着,小妍松开了我,原地转了一圈之后,说道:“好看吗?”
                              
                            我定睛一看,原来小妍已经换上了那套香奈儿,顿时一个激灵,脱口说道:“赶紧脱了。”


                            “干什么呀!你个坏人,不会是想那个吧?”小妍皱着鼻子说道。


                            “不是,这衣服有点脏,等洗过了你再穿。”
                              
                            一想到这衣服之前是穿在一具尸体上的,我的心里就有些发毛,同时也有种说不出的后悔:怎么就那么大意呢!回来就应该把衣服塞进洗衣机里的。


                            “骗人!这衣服明明是新买的,你老实跟我说,花了多少钱?”小妍说着,再次凑了上来,用嘴唇叼住了我的耳垂,开始轻轻的含弄。


                            “没花多少。”我含糊的回答了一句,心却早就乱了。
                              
                            小妍每次主动的时候,都会用含耳垂这一招,看得出她今天很开心,已经想要主动奖励我了,这样看来,这套香奈儿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


                            回复
                            举报|15楼2017-01-08 20:10
                              我有心劝小妍把衣服脱下来洗洗再穿,可是又不舍得这么好的享受机会,于是也就不再言语,半推半就的跟小妍云雨起来。
                                
                              大概是太开心的缘故,小妍今天特别主动,她变身成一个意气风发的女骑士,骑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扭动着腰肢,秀发飞舞,就像是在草原上策马奔腾一般。
                                
                              因为很少受到这样的刺激,没多大一会儿,我就有些把持不住了,绷紧了身体,迸发而出。
                                
                              就在我发射的一瞬间,眼前的小妍忽然变成了那个被火化的女孩,她死死的盯着我,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我吓了一跳,猛然把她推了下去,一声惊叫之后,小妍愤怒的喊道:“你神经啊!想害死我吗?!”
                                
                              原来我慌乱中用力过猛,直接把小妍从床上推了下去,她摔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当然十分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有点用力过猛。”这时候我还能说什么?赶紧糊弄过去算了,总不能跟小妍说那个女尸和香奈儿的事情吧?那她还不跟我当场分手?


                              “滚,没见过你这样的!什么毛病!”
                                
                              小妍气呼呼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走进卫生间冲凉去了,我郁闷的坐起身,拿出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把小妍看成那个死去的女孩?该不会是她的鬼魂跟着我回来了吧?
                                
                              我看着床头放着的那套香奈儿衣服,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毛:要不,偷偷的把这套香奈儿给扔了,花钱给小妍买套新的?
                                
                              可是一想到专卖店那套小西装标签上的一长串零,我就有些肉疼。要不,再想想别的办法?去寺里拜拜佛?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小妍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也不理我,气哼哼的在衣柜里翻找着衣服,看样子是不准备理我了。


                              回复
                              举报|16楼2017-01-08 20:17
                                我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那条白金项链,放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看看这是什么。”


                                “滚,我不想理你。”小妍回了一句,不过手中的动作却慢了下来。
                                  
                                我知道有戏,笑嘻嘻的从后面抱住了她,用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身体,柔声道:“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刚才是太激动了,原谅我好不好?这条项链好不好看?”
                                  
                                小妍仔细看了看那条白金项链,终于笑了起来:“看你挺有诚意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


                                “我当然很有诚意的,刚才那只是意外。”我轻轻的在小妍的锁骨上亲了一口,做那事的时候,她最喜欢我亲她这里。


                                “坏人,帮我戴上吧。”小妍眼神迷离的说道。
                                  
                                白金项链我在水管上冲洗过,自然也不担心脏,就直接给小妍戴上了。
                                  
                                女人跟龙的属性果然是一样,对亮晶晶的东西完全没有抗拒的能力,白金项链戴上之后,小妍明显又有些动情了。
                                  
                                这种绝佳的气氛,我自然也不会破坏,顺着锁骨一路亲吻下去,一直亲到了那处隐秘所在,接着当然又是一番云雨。
                                  
                                这一次,一切都是那么的淋漓酣畅,也没有变脸的幻觉出现。
                                  
                                连着折腾两次,我已经精疲力尽,做完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我刚醒,坐在床边用平板看电视剧的小妍就摘下了耳机,说道:“中午在外面吃,下午陪我逛街去,我也要送一个礼物给你。”
                                  
                                她穿着那套香奈儿小西装,显得分外的娇俏动人,我想跟她说把衣服洗洗再穿,最终也没开口。
                                  
                                中午吃过饭,小妍领着我去了百货商场的一个银饰专柜,指着一条银项链让售货员拿出来让我试戴,我才知道她说要送我的礼物是银项链。


                                “不用了,我有家传的项链。”


                                “不行,你那个项链黑乎乎的难看死了,我早就想让你换了,这次正好。你该不会是嫌银项链太便宜,看不上吧?我没你挣得多,你可不能嫌弃我。”


                                “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个家传项链很有纪念意义,不能丢掉的。”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7-01-08 20:23
                                  一旁的售货员也帮腔道:“先生,我可以送你一个盒子,把家传的项链珍藏起来,那样保存的会更好。”
                                    
                                  我拗不过小妍,只好换上了银项链,把家传项链放进了盒子里。
                                    
                                  吃过晚饭,我跟小妍又亲热了一番之后,出门准备上班了。
                                    
                                  来到火葬场,换工作服的时候,眼尖的胖子看到了我脖子里的银项链,打趣道:“行啊,这么快就换上了?”


                                  “瞎说什么呢?这是小妍给我买的银项链,那个我送给她了。”我知道胖子误会了,解释道。
                                    
                                  分赃这事儿我们俩都是商量着来的,我拿什么他都知道。


                                  “我说你也没那么重口,会戴女人的项链。怎么样?送那么多东西给小妍,又解锁了什么新姿势?”


                                  “你大爷的,别那么龌龊行不行?”


                                  “别害羞嘛!说说看,有没有很爽?”大胖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一脸淫笑的问道。
                                    
                                  我对这死胖子算是彻底没脾气了,只好哼了一声算是回答。好在交班的同事催着我们去上岗,我这才逃过了胖子的审问。
                                    
                                  从换衣间到工作的地方有很长的一段路,我一路上一直疲于抵挡胖子的追问。
                                    
                                  等到走到工作间门前的那面正衣镜的时候,我猛然看到,自己的身后多了一个女人的影子。
                                    
                                  只是那惊鸿一瞥,不过我敢百分百确定,跟在我身后的女人影子就是那个被火化的女孩。
                                    
                                  看到这一幕,我的汗毛顿时根根竖起,僵在了原地。大胖看我忽然停下脚步,问道:“老鱼,怎么了?”
                                    
                                  我没有理他,重新走回正衣镜前,再次朝镜子里望去,身后空荡荡一片,哪里有那个女孩的身影?



                                  “老鱼,到底怎么了?”胖子看我脸色不对,急切的问了一句。


                                  回复
                                  举报|18楼2017-01-08 20:28
                                    “刚才我在镜子里看到那女的就跟在我背后,现在照镜子没了。”


                                    “你肯定是眼花了,在自己吓自己,是不是今天解锁姿势太多,肾虚太严重了?”大胖一脸坏笑的说道。
                                      
                                    我对胖子这家伙实在是没辙了,这小子什么事情都能想到床上去,简直是个极品污妖王。
                                      
                                    进了停尸间,依然是处理尸体,再把尸体火化。这些事情我早就轻车熟路,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也忘了女鬼的事情。
                                      
                                    到了夜里两点多,第一批尸体已经差不多火化完毕,我跟大胖也有些累了,于是准备去卫生间洗把脸,顺便抽根烟。
                                      
                                    有人会问为什么休息要去卫生间,那是因为你根本没在火葬场的焚化炉旁边呆过,只要焚化炉开始工作,这里就是高温好几十度,冬天光着膀子都不会觉得冷,再加上焚化炉里传出的难闻味道,让你抽烟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站在洗手池前洗了一把脸,冰冷的自来水让我感觉舒服了不少,我抬起头,却猛然发现镜子里自己的身后多了一个女人的面孔,正是昨天晚上被我火化的女孩。
                                      
                                    她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我。


                                    “卧槽!”我失声惊叫出来,转过头,却发现身后空荡荡一片,哪里有什么人影。
                                      
                                    正在撒尿的胖子被我吓得打了个哆嗦,尿了不少到裤子上,他忍不住骂道:“老鱼你又神经什么呢?尿个尿也不让人安生。”
                                      
                                    我已经没心情跟他解释了,因为再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还不如不提这件事情。


                                    “赶紧尿,尿完咱们去监控室看看。”我想去监控室看看,他们说过的,电子摄像头可以拍到鬼魂。


                                    “你该不会还是在想着闹鬼的事情吧?你小子现在怎么那么胆小了?”胖子尿湿了裤子,心里自然十分不爽。
                                      
                                    到了监控室,监控室的同事很快按照要求把录像调了出来。录像中,我站在卫生间的洗手池前埋头洗脸,一切看起来十分正常。
                                      
                                    可是几秒钟之后,录像的画面就开始不停的颤抖,画面开始变得模糊抖动,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等到画面重新变得清晰,我已经转过头来,开始跟胖子说话了。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7-01-08 20:31
                                      “这怎么回事?监控出故障了吗?”胖子脸色也有点发白了。


                                      “不是,监控没事,这感觉像是电磁干扰。”负责监控的同事回答道。
                                        
                                      我的背上已经出了一层的冷汗,咬牙道:“安哥,你再把正衣镜那里的监控录像调出来,时间就是我们刚上班那会儿。”
                                        
                                      录像很快调出来了,画面几乎一模一样,到了关键时刻就是抖动和模糊,根本看不到内容,等到抖动结束,就是我重新回去照镜子的画面。
                                        
                                      这下,连胖子也有些发毛了:“咋回事?再看看别的时间段,看是不是摄像头出了故障。”
                                        
                                      没有故障。
                                        
                                      我们看了很久的监控画面,除了那两处抖动模糊之外,其余的画面都十分平滑,没有任何问题。
                                        
                                      我的心越来越沉,大胖也不再说话,闷着头一个劲儿抽烟。
                                        
                                      倒是监控室的同事想得开,劝慰道:“咱们这儿是火葬场,遇到点这种事太正常不过了,这几天请个假,去庙里烧柱香,请个开光佛像回去就没事了。”
                                        
                                      我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心里却是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准备回家就把那套香奈儿和白金项链都给扔了,然后去买新的给小妍,这事情太让人发毛了,这些东西都不能留了。
                                        
                                      虽然心里发毛,但是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完,我跟大胖回到停尸间,默默的把剩下的尸体处理完,送进焚尸炉火化,然后就去了监控室,坐一起跟他们闲聊打发时间。
                                        
                                      两个同事看出我们俩这是害怕了,也没有当面说破,只是讲附近的庙挺灵验的,讲了一些道听途说的神异事件,什么市里的某老板给佛祖修了金身之后,很快就发家了之类的,我跟胖子听得有趣,渐渐的就把闹鬼的事情给忘到了脑后。
                                        
                                      很快到了天亮下班的时候,我跟胖子又回去了一趟,把焚化炉的骨灰都装进了骨灰盒之后,这才换了衣服朝市区方向赶。


                                      “老鱼,回去把那套衣服给烧了吧,还有那条项链,也别留了。”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大胖一脸郑重的对我说道。


                                      “嗯,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今天晚上再去上班,咱们找领导请个假,明天去拜拜佛。”


                                      “好。”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7-01-08 20:55
                                        吃完饭,我一肚子心思的往出租房赶,心里却盘算着要怎么才能处理好这件事情,买一套新衣服和项链倒不是难事,出钱就是了,但问题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东西换过来,要是被小妍知道那些东西是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我们俩可就真的玩完了。
                                          
                                        推门进屋,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小妍竟然还没有去上班,她穿着那套香奈儿,背对着我,静静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以为她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有些心虚的走了过去,从背后轻轻的抱住了她,柔声道:“亲爱的,在想什么呢?”
                                          
                                        小妍没有回答。
                                          
                                        我的心更加虚了,晃了晃她的身子,道:“怎么了嘛?!是谁惹我的小公主不高兴了?”
                                          
                                        见到小妍还不说话,我再次用力的摇了摇小妍,这时,小妍的头就像是一个皮球一样,噗通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滚了两圈之后碰到墙壁停了下来,正好面对着我,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接下来的事情,我记得有点不大清楚了,只记得打电话报了警,还给大胖打了个电话,然后就昏了过去。
                                          
                                        等到警察赶到出租屋叫醒我,把我拷上手铐押上警车,带回了刑警队审讯室,我这才从迷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说说吧,你是怎么杀死女死者的?”一个黑胖的警察冲着我问道。


                                        “杀小妍?我回到家小妍就死了,怎么可能是我杀的?你们不要冤枉好人。”


                                        “骗谁呢?屋子里就只有你跟受害人的指纹,不是你干的还有谁?”黑胖警察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我昨天晚上一直在火葬场上班,到家就看到小妍死了,接着就给你们打电话报警了,怎么可能是我杀的?!”我都要快要疯了,这些警察都是猪吗?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当成了凶手?
                                          
                                        黑胖警察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一愣,接着一言不发的出门,过了十几分钟之后,重新走了进来,说道:“那你讲讲昨天晚上到报警这段时间都做过什么吧。”
                                          
                                        我把昨天晚上在火葬场工作,下了班跟胖子一起吃饭,然后回出租屋就看到小妍死了的情形讲了一遍,隐去了香奈儿衣服和项链没说,也没有提闹鬼的事情。


                                        回复
                                        举报|21楼2017-01-08 21:02
                                          有没有吧友再看啊,赶上直播不出来露脸抢个前排似不似没有道理,所以快出来抢沙发抢前排,扣‘2’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7-01-08 21:05
                                            从火葬场偷死人东西,这事儿虽然内部人都干,但是一旦被警察认定是盗窃或者侮辱尸体,那可是要判刑的,我才不会那么傻的说出来,至于闹鬼,我怕说出来警察会把我当神经病。
                                              
                                            那个黑胖警察反复的问了我好几遍,看到我前后回答的内容没有不同之后,这才悻悻的把我放了,看他的样子,好像我不是凶手让他很恼火一样。
                                              
                                            从审讯室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有些茫然的站在刑警队大楼的走廊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出租屋现在是案发现场,不可能回去,火葬场的工作还要去吗?
                                              
                                            万一那个女鬼还在火葬场等着自己该怎么办?小妍是怎么死的?凶手到底是什么人?跟小妍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把一个女孩的脑袋给切下来?
                                              
                                            正在这时,我听到了身后办公室里,两个警察在议论案情,于是凑近了一点,想听清楚一点。


                                            “听说没有,今天队里接了一个很邪门的案子。”


                                            “怎么个邪门法?”


                                            “听法医科的人说,那女孩的血被放得干干净净,全部都在卫生间的一个塑料桶里装着,外面一滴血都没洒。”


                                            “这么邪门?就算是把头插进塑料桶里放血,也不可能一滴都不洒在外面吧?”


                                            “更邪门的还在后面呢!现场提取指纹,除了受害人跟她男朋友之外,没有别人,不过他男朋友整晚都在上班,按照死亡时间推断,不可能作案。”


                                            “那她是被谁杀的?”


                                            “现场找到了凶器,是一把普通的水果刀,你猜上面是谁的指纹?”


                                            “是谁的?”


                                            “是女死者的。痕迹科的同事说,如果按照水果刀和现场留下的痕迹和线索来推测,是女死者用刀刺入自己心脏,把血全部放入塑料桶之后,又走回卧室的床边,用刀把自己的脑袋横切了一圈,把脑袋给切了下来。”


                                            “你骗谁呢!刀子刺入心脏把血放干,那人还能活吗?人都死了还怎么走路?再说了,谁能用刀把自己脑袋横切一圈切下来?”


                                            “是啊!所以说这案子很邪门。痕迹科的同事说,从现场留下的痕迹推断案发过程,只能是这样;但是这又根本不可能发生,所以案子就僵在了这里。他们说,女死者的男朋友是在火葬场工作的,很可能是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杀人的根本就不是人。”


                                            “嘘,别瞎说,这话要是传出去,又该被领导训了,咱们可不能承认这种事情。”
                                              
                                            我站在走廊里,听着两个警察的对话,只觉得如坠冰窖,浑身冰凉。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7-01-08 21:08
                                              其实我从看到小妍脑袋掉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有些隐隐担心,小妍的死是不是跟那个女鬼有关,只是不敢往那方面想,此刻从两个警察口中听到真相,我只觉得心脏都要被恐惧给冰冻了。
                                                
                                              我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懊悔,后悔不该贪便宜把那套香奈儿带回去给小妍穿,更害怕自己会不会也跟小妍一样,被鬼控制了身体,自己切了自己的脑袋。
                                                
                                              正当我站在原地不住的颤抖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大胖打来的。


                                              “老鱼,我刚在刑警队录完口供,准备回去,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还没等我回话,其中一个聊天的警察走了出来,对我不耐烦的摆手道:“你谁啊?!没事别站这儿,赶紧走!”
                                                
                                              我快步走出了刑警队的办公大楼,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子正中给我打电话的王大胖。
                                                
                                              上了车,王大胖就开口问道:“老鱼,到底怎么了?小妍怎么就出事了?”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把那套香奈儿带回去给小妍穿,她也不会出这事儿。”我一开口,鼻子一酸,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小妍虽然跟我在一起只有一个多月,可是她对我真的很好,现在就因为我的错误,让她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只要想到这个,我的心里就像是有刀子在不停戳一样。
                                                
                                              大胖叹了一口气,也不说话,默默地抽着烟,等我哭完,稍微平息一点,他递过来一根烟,说道:“抽一根吧,好受点。”
                                                
                                              我默默的点上了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这几天住我那里吧,今天晚上也别去上班了,我帮你请假。”


                                              “嗯。”
                                                
                                              正当大胖把车子发动,准备赶回去的时候,几个警察急匆匆的从刑警队的办公大楼跑了出来,拦在了车子前面。


                                              “下车,立刻给我下车。”领头的一个刑警甚至把手放在了腰间的手枪上面。
                                                
                                              我跟大胖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老老实实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给我搜!”
                                                
                                              两个警察把我和大胖按在了车前盖上拷了起来,剩下几个警察快速的在车子里翻找起来。
                                                
                                              我跟大胖都是平头老百姓,陡然遭遇这样的变故,有点摸不到头脑,也不敢反抗,生怕对方拔出枪对我们俩来一下。
                                                
                                              几个警察搜完车子,冲领头的那个警察摊摊手:“没有东西。”
                                                
                                              领头的警察眉头皱了起来,怒气冲冲道:“把他们俩带回去,分开审讯!”
                                                
                                              被带往审讯室的路上,我脑子里还在不停的胡思乱想:自己这算是传说的二进宫了吧?
                                                
                                              他妈的怎么就这么倒霉,刚被审讯了半天,才出来不到半个钟头,又要被抓进去了,也不知道这次是什么事情。
                                                
                                              这帮警察还真的下狠手,押我那个警察的手劲儿特别大,我感觉胳膊都要被他掰断了,疼得要命,等到他把我按在审讯室的椅子上,我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凌余是吧?老实交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那些证物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什么证物?”我简直要疯了,怎么又是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啊?
                                                
                                              那个领头的警察盯着我看了很久,确定我不是在撒谎之后,才开口道:“你真的没动那些证物?”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7-01-08 21:14
                                                “证物什么的不都是你们警察在管吗?怎么会来问我?”
                                                  
                                                那个领头的警察也不说话,默默的抽出一根香烟点燃,闷头抽了起来,等到快抽完的时候,猛然开口道:“你到底隐瞒了多少情况?”
                                                  
                                                我吓了一跳,不由得有些心虚,移开眼神道:“什么都没隐瞒。”


                                                “你撒谎!你肯定没老实交代,快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毙了!”那警察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我心道不好,看来香奈儿和项链的事情瞒不住了,说不定大胖录口供的时候已经招供了。


                                                “我真的没有杀人,你说的什么证物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从火葬场偷拿了一套衣服跟一根白金项链,还有……”我有些犹豫该不该把闹鬼的事情说出去。


                                                “还有什么?”


                                                “还有……昨天晚上我上班的时候,闹鬼了,我觉得跟杀人案可能有关系。”我咬牙说道。
                                                  
                                                那领头的警察眉毛一挑,把烟头按灭在了烟灰缸里,说道:“仔细交代清楚,一个字都不许漏。”
                                                  
                                                我把在火葬场两次照镜子看到女鬼在身后跟着,去看监控录像却发现画面故障的事情说了一遍,那领头的警察皱着眉头听完,低着头琢磨了一会儿后,说道:“你跟我来。”
                                                  
                                                我跟着他来到了刑警队办公大楼的监控室,他指着监控画面说道:“你看仔细了,情况是不是跟你昨天晚上遇到的一样。”
                                                  
                                                监控画面是走廊的,正是我刚才站在走廊那里发呆的那一会儿,等到那个警察出来赶我走,监控画面就忽然开始抖动起来,什么都看不到,不多大一会儿之后,画面重新恢复正常,一个警察走了进去,随后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画面到这里就被暂停了。


                                                “对,对,昨天监控录像的画面也跟这个一样。”我连忙说道,说完,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是证物室,你那个案子的证物都放在里面,那个跟你说话的队员去上厕所回来,就看到同事倒在地上已经死亡,浑身没有任何伤口,证物也丢失了。”


                                                “啊!又死人了?”我不由得脱口说道。


                                                “所以,你跟我说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招惹了什么鬼东西!”领头的警察揪着我的衣领,狠狠地说道。


                                                “我……我就是个穷老百姓啊,我怎么知道偷套衣服和项链就会招惹上这种东西?”
                                                  
                                                说真的,此刻我心里那个叫后悔啊,都说贪小便宜吃大亏,这话还真的一点都没错,为了一套衣服和项链,女朋友死了,还间接害死了一个警察,这根本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
                                                  
                                                那警察吼了两声,发泄了情绪之后,松开了我的衣领,有些颓然的说道:“算了,这事儿也不能怪你,谁也不可能知道没发生的事情。”
                                                  
                                                我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这个领头的警察还算明白事理,要是真的被他记恨上,我以后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不过,现在对方还没让我走,我可不敢离开,只好小心翼翼的站在旁边。
                                                  
                                                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忍不住开口道:“你们怎么不通知特殊部门来处理?”


                                                “什么特殊部门?”那警察狐疑道。


                                                “就是龙组啊之类的修真人士,专门对付这种灵异案件的,书上不都写了吗?”


                                                “你是网络小说看多了吧?别人见过没有我不知道,反正我在刑警队工作这些年,还没听过有专门处理这个的部门。”
                                                  
                                                我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原来书上那些都是瞎扯的。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7-01-08 21:18
                                                  重新回到审讯室,那个领头的警察抽着烟,跟我讲了他在现场所见到的一切,大致内容跟我偷听到的信息一样,不过有两个细节是我之前所不知道的。
                                                    
                                                  那一塑料桶鲜血里,法医当场检查过,里面并不是空无一物,而是有一条黑乎乎的项链,而小妍的喉管里面,也塞着一条有点相似的项链。这两条项链也被刑警们带回来当作证物,只是在刚才的事件中被偷走了。
                                                    
                                                  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条祖传的护身符,跟对方形容了一下,他点了点头,道:“你说的这个项链就是泡在血里面的,女死者喉管里塞着的那个跟你说的那个有点类似,也是差不多的材质。”


                                                  “还有一条白金项链呢?上面有个心形吊坠。”


                                                  “现场没有看到。”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偷偷拿回去的那条白金项链不见了,那条祖传项链竟然被泡进了鲜血里,小妍的喉管里也被塞进去了一条,多出来这一条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把其中一条泡进鲜血里,另外一条塞进尸体里?
                                                    
                                                  我看过不少灵异小说,这样诡异的做法,感觉很像是某种神秘的仪式。
                                                    
                                                  如果这真的是一种神秘仪式,那我的祖传项链又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是媒介吗?那是不是跟我的身世有什么关系?
                                                    
                                                  说到自己的身世,其实我还真的说不清楚,我从八岁开始就跟着外公一家生活,而之前的事情我根本就不记得,不是小孩子那种不记事,而是没有任何记忆,完全的一片空白。
                                                    
                                                  我问过外公原因,他说我是不小心从房子上掉下来,摔到了脑袋,所以不记得以前的事情。
                                                    
                                                  如果说只是失忆那倒也算了,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我从来没见过父母,也没听外公提起过我的父母,就好像他们不存在一样。
                                                    
                                                  我曾经问过舅舅,父母是不是已经死了,舅舅摇头,我想继续追问,他却总是会岔开话题或者闭口不答。
                                                    
                                                  至于外公,我只要提到父母,他就会板着一张脸,吓得我不敢继续问下去。
                                                    
                                                  时间久了,我的父母就成为了生活中的一个禁忌话题,我不会再问,外公和舅舅他们也不会提起。
                                                    
                                                  后来,我也渐渐的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只是上学的时候,每次看到同学的父母来接,心里就会有种说不出的羡慕和失落。
                                                    
                                                  等到上大学时,每次看到网络小说里的桥段,我都会忍不住想,难道我的父母也是被家人所不容的私奔情侣,所以外公和舅舅才不愿提起?
                                                    
                                                  或者我的家族是传说中的那种古老家族,有着血腥的内部争斗,父母把我送到外公家是为了保护我,却从此不能相见。
                                                    
                                                  后来看多了这种桥段,我的心里也明白,这些都是作者编出来的故事而已,什么古老家族,千年传承,现实中根本没有,于是对探究身世的心思也淡了。
                                                    
                                                  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让我之前压在心底的那些想法不由自主的再次冒了出来——我的身世难道真的很不一般?
                                                    
                                                  眼看着案子已经进入了灵异事件的行列,几个警察也不再怀疑我跟胖子,又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之后,就放我们离开了。
                                                    
                                                  从刑警队出来,我跟大胖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两个人闷着头默默抽烟,等到快到王大胖的住处时,他才开口道:“今天晚上我也不去上班了,这工作不行就辞了。”
                                                    
                                                  我们俩在外面胡乱吃了点东西,一起回到了胖子的住处。昨天晚上忙了一夜,今天白天又被警察折腾了一天,两个人都困得不行,再加上喝了点酒,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被手机电话铃吵醒了,拿起来一看,是江主任打来的,他是我跟胖子的顶头上司。


                                                  “凌余,你跟王大鹏是怎么回事?不去上班也不知道提前请个假?现在场里堆了一堆活儿等着做,你赶紧叫上王大鹏去把活儿给处理了,要不然你们俩这个月的工资别想要了。”
                                                    
                                                  江主任说完,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等我回过神来再拨过去,已经关机了。


                                                  回复
                                                  举报|26楼2017-01-08 21:21
                                                    妈的!这些当领导的到底有没有一点人性?就不能留给员工一点解释的时间?老子女朋友死了啊!你他妈的还让老子去上班?!
                                                      
                                                    如果老江现在就站在我面前,我一定会这样对他破口大骂一番,可是这老小子连手机都关了,我连个发泄的机会都没。
                                                      
                                                    这时,大胖也醒了,我们俩商量了一下,决定去火葬场把活儿给处理了。
                                                      
                                                    别说我作死,我决定继续去上班也是有原因的,我跟大胖是临时工,老江还真的能扣了我们的工资,我不要这个月工资无所谓,可大胖跟这事儿没什么关系啊,我怎么好意思让他跟我一起背锅,少了这一万多的收入?
                                                      
                                                    其实,我的心里也有点不舍得那一万出头的工资,这可是个不小的数目。
                                                      
                                                    人穷志短,说的就是这个。
                                                      
                                                    不是不怕死,是穷得不怕死。
                                                      
                                                    我跟大胖匆匆的穿好衣服出门,胖子太困不敢开车,我们俩就在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一听我们俩要去火葬场,立刻就不干了,大半夜的往火葬场跑,任谁都觉得瘆得慌。不过在两张百元大钞的诱惑下,司机还是妥协了。
                                                      
                                                    赶到火葬场,我跟胖子二话不说,换了工作服就去了工作间,开始把堆积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火化。


                                                    回复
                                                    举报|27楼2017-01-08 21:28
                                                      今天的尸体很多,怪不得老江会半夜打电话催我和大胖,这些尸体一看就是从公安局或者医院太平间里搞出来的,因为尸体上都套着尸袋,有些尸体上还有解剖的痕迹,有的还有很重的福尔马林味道。
                                                        
                                                      不要以为现实都跟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人死了还要让家属看最后一眼,然后同意签字了才能火化,很多时候,家属赶到火葬场,拿到的只有一盒骨灰,而且这骨灰还不能保证就是死者本人的。
                                                        
                                                      出了大型事故,死个几十号上百号人,领导们都是让火葬场尽快处理尸体,免得死者家属推着尸体去堵门喊冤什么的,你想想,推一具尸体堵路口喊冤的吸引眼球,还是拿一个骨灰盒去喊冤吸引眼球?
                                                        
                                                      你抱个骨灰盒,明白的知道那是骨灰,不明白的还以为你抱了一盒巧克力呢!


                                                      回复
                                                      举报|28楼2017-01-08 21:33
                                                        火葬场处理这种大批尸体,哪里会一个个的分开烧,都是几具尸体扔一起烧,最后拿盒子随便扒拉点骨灰给家属,说是死者骨灰就是死者骨灰,烧出来的玩意都一模一样,难不成你还能做DNA检测?
                                                          
                                                        所以,在火葬场做久了,人的良知就慢慢的泯灭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归领导管,领导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要做什么。
                                                          
                                                        而且平头老百姓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就算我告诉你火葬场有这样的内幕,你又能怎么样?尸体还不是要在火葬场处理?
                                                          
                                                        我跟大胖就这样埋头处理尸体,等到焚化炉塞满,实在放不下了,这才停了下来,去了监控室跟两个同事聊天打屁,等估摸着这批尸体烧了个差不多的时候,这才重新回到停尸间,开始处理第二批尸体。
                                                          
                                                        就这样麻木的搬运着尸体,等到搬到其中一具尸体时,那尸袋不知道挂住了什么,怎么都拖不动,我只好拉开尸袋,准备把尸体拖出来。
                                                          
                                                        谁知我刚一拉开尸袋上的拉链,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就滚了出来。我定睛一看,那是一个人头。
                                                          
                                                        一看到这个人头,我的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等我用手把人头翻过来,看到对方的脸庞,眼泪顿时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这是小妍的脑袋。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7-01-08 21:37
                                                          就先更到这吧,为了避免被贴吧河蟹,大家也可以点这个看哦 http://t.im/1ag0x 嗯哈,从第九章开始看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7-01-08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