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夫座吧 关注:717,988贴子:4,983,636

被闺蜜欺骗,我遇到了一个不是人的男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洛洛,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山里人,从我阿奶去世后,我就没有回去过,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阿妈,有时候阿爸喝多了,就会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个丧门星,骂我是个早该死的人。
我一开始还不信,可是这次回了趟老家,我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


我在宿舍有一个好朋友叫做霓裳,她也是从南方来的,所以我跟她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也许是没了家,就把她当成了家人,她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真的是极端信任。我跟她是无话不说的关系,我家里的一切,她都明白。
可就在2014年5月,那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一天,我竟然被我最相信的好友欺骗了。


霓裳那天拉着我的手,哭着对我说她家里出事了,她必须回家一趟,可是马上就要四级考试,可明年就毕业了,她实在是害怕没有英语四级证书,以后的工作也没有着落。
她殷切的眼神至今我都没有忘记,我一口就答应了,我帮她跑一趟,那么多年没有回到南方,我也有点想念,我立马就问,我需要帮她做什么。


霓裳听我这么说,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儿的道谢。我也是个心大的,拿着她写给我的地址就坐上了火车,她的家离我的老家不远,算是隔壁县的,所以压根没有多问,就找系里辅导员请假就走。
经历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一个多小时的汽车,我才到了她家,她的爸爸妈妈早就在汽车站等候我,在我来之前,她已经给她父母说好了我的情况。


回复
举报|14楼2017-01-01 18:48
    出了县城,车子就往我们金县开,这是我熟悉的路,霓裳妈妈拉着我的手问东问西的,很是亲人,仿佛把我当成了她的另外一个女儿。我从小没有得到过母爱,霓裳妈妈对我那么好,我还是非常眷恋这种温暖的。
    不过一会儿,霓裳的爸爸又接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后一脸遗憾的看着我:“洛洛啊,前面发生泥石流了,不能继续前进,不如你先到这个村子里休息一下,下午路况好点了再走。”
    我想都没想便答应了,山里的天气总是变幻无常的,况且这段时间大雨倾盆,总会遇上一些自然灾害。


    回复
    举报|18楼2017-01-01 20:36
      进了距离我们最近的村子,霓裳爸爸熟门熟路的把车子开到一户人家,我与霓裳妈妈在车里等候,霓裳爸爸与当地人交涉,他们说的是苗话,我听不懂他们这个分支的话,但是他们两人都是和和气气的。
      过了一会儿,霓裳爸爸说了一句:“洛洛啊,不好意思,你先在这里等着吧,我和你阿姨还要赶回去上班,下午他们会派车送你的。”
      我真的很感激他能帮我安排周全,我也不再想继续麻烦他们,一口答应下来,拿着我的东西就下车,眼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


      回复
      举报|19楼2017-01-01 20:41
        当地人倒是很热情,主人家还给我送上了一碗茶,我喝下之后,意识就不清晰了。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的醒来,双手和双脚都已经被绑起来,嘴巴也被透明胶封的死死的,我被关在一个屋子里。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中计了。
        外面的人用方言说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主人家笑得很欢喜跟人说道:“没有想到这么顺利,这大学生还真是一个好骗的,那金家也不敢狮子大开口,只要了三万块钱,这一次,可是要发了。”


        回复
        举报|20楼2017-01-01 20:42
          我被拐卖了!脑子里面第一时间出现的是这个词。一种恐惧感袭来,以前我也是经常听说这些故事的,山里的老男人娶不上媳妇,就想尽办法的从外面买来一个,家里穷没有吃的,顿顿都是干馍馍,病了也没有医药吃,一年生一个孩子,浑身是病……
          我不断的用身体去撞墙,我不能就这样卖到山里去,我好不容易从山里出来,怎么能再回去呢?


          回复
          举报|21楼2017-01-01 20:44
            主人家开门进来,毫不客气的黑着脸冲我吼道:“闹什么闹,你叔叔把你卖给我们了,给我老实待着,否则我就……”他露出了很凶狠的眼光,我不得不停止胡闹。
            到了夜晚时分,我听到了车子停下的声音,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屋外和主人家商量,随后那个熟悉的声音又说道:“这是二十万,已经是全村都尽力才拼凑出来的。”
            主人家叹息一声:“这样的女人很难找的,当初说好三十万。”



            回复
            举报|22楼2017-01-01 20:47
              另外一个人却不答应了:“要是祸事绵延,你们何庄就首当其冲,不要那么黑心。”
              何庄,就是我现在待着的地方。
              主人家不再有他,只好自认倒霉:“算了算了,你们带走吧,这丫头脾气犟,千万不要解开绳子。”说完就来打开门,我看见了十分熟悉的身影,我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眼前的正是我的族长,我阿奶一手培养出来的好徒弟。






              回复
              举报|23楼2017-01-01 20:48
                看见族长我热泪盈眶,差点都要疯了,族长看见我先是一惊,后来愣了楞看向主人家:“老何,这是……”
                老何点点头,看见我和族长的举动,小声的问道:“你们认识?”
                族长也点头,随后笑了起来,赶紧过来给我松绑,一边心疼的说:“洛洛啊,你怎么回来也了不说一声啊,之前你阿爸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我们还以为你在生你阿爸的气,既然回来了,赶紧跟我回村子,大家伙都想着你呢。”


                回复
                举报|24楼2017-01-01 20:51
                  族长的殷勤,还有之前受到的恐慌,让我心有余悸的哇哇大哭,我真的害怕我被卖到山里,可是我没有想到,后面发生的事情,比卖到山里给老光棍生孩子还要恐怖。
                  我上了族长的车,族长一边解释:“他的远房表叔已经年纪大了,总是娶不上媳妇,没有人愿意到老山里生活,所以才出此下策买一个媳妇,没有想到是你。”
                  我竟然也信了,跟着族长回村。


                  回复
                  举报|25楼2017-01-01 20:54
                    一进山我就感觉浑身不对劲儿,到处凉飕飕的,这种凉跟凉爽不一样,是直接到达心底的凉,一阵冷风袭来,身上的每根汗毛都竖起。
                    本来是艳阳高照的天空,可是山里怎么也看不见太阳,到处阴森森的,就好像是在深夜,山中全部都是死寂的味道,明明是在仲夏,却怎么也听不到鸟叫的声音。
                    我越走越快,总感觉好像有人在后面跟着我,我一转头,他又不见了,我放慢脚步,身后的脚步也放慢,有时候,还能听见身后人的喘息声,吓得我浑身都是冷汗。


                    回复
                    举报|26楼2017-01-01 20:54
                      从乡里进村需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可是这段山路,我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好不容易进了村,却看见村子里面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丁点生机,整个村子被一阵阴霾笼罩,终日见不得阳光。
                      不仅是天气如此,就连夹道欢迎我的村民们,他们的脸色也都惨白无状,若是黑夜看见,准能吓一跳,一个个都如同尸体一般。


                      回复
                      举报|27楼2017-01-01 20:54
                        我还没进村,村里的老少乡亲都夹道迎接,这架势……跟迎接国家领导一样……
                        我心生疑惑,他们知道我要回来吗?为什么要夹道相迎,而且他们一个个的脸色都不对劲儿。
                        族长朝我谄媚的笑道:“洛洛啊,一路辛苦了,快,快进祠堂吃饭,大家伙可是盼着你回来啊,早就给你准备了一桌的饭菜。”
                        我扭过头看了看族长,阿爸也慢慢的走过来:“洛洛,你回来了。”


                        回复
                        举报|28楼2017-01-01 20:56
                          我不言语,看向族长,族长冲我点点头。
                          “族长叫你吃饭你就吃饭,吃完饭还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阿爸的神色倒是非常平静,反观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却一脸得意的笑容,不知道他又在洋洋自得什么。
                          在村里人的簇拥下,我进了祠堂。我们村是一个族,都是姓罗的,是一个没有被开发的古村落,族长的命令就如同圣旨一样,没有谁敢违抗。
                          族里的祠堂以往只有过年或者过节才打开进去祭祀,并且一般女人还不能擅自入内,只有地位很高的女人,才能进去,比如我阿奶。如今他们竟然敢在祠堂里宴请我吃饭,这事儿太诡异。


                          回复
                          举报|29楼2017-01-01 20:57
                            族长把我安排在上座,这个位置平时都是族长或者是族里德高望重的人坐的,我惴惴不安的看了一眼父亲,阿爸点头,惨白的脸上挂着笑,着实教人心惊肉跳。
                            我瞪了一眼阿爸和哥哥,这两个人笑得深不可测,我实在是难以抑制心底的疑问,脸色一沉:“族长,阿爸,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的脾气一向不好,还在家里上学的时候经常与父亲吵架。
                            族长急忙赔笑:“哎哟,你看看你那么着急,洛洛啊,你一路上受了不少惊吓,先吃点东西压压惊。”


                            回复
                            举报|30楼2017-01-01 20:57
                              “就是,就是,天大的喜事砸到你的头上了,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你看看你这丫头,这些年的书都白读了,急什么急,肯定会告诉你就是了。这都是缘分啊。”阿爸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族长看见父女俩有了争执,一下子气氛变得很尴尬,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说话,一副看戏的心态,族长只好打圆场:“洛洛啊,你先吃饭吧,这个事情我们边吃边说,说起来啊,我也是不相信的,可是现在……不得不信……”族长摇摇头,拉着我坐下。
                              我狐疑的坐下,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却没有任何口味,心中却满满都是猜疑。



                              回复
                              举报|31楼2017-01-01 20:59
                                当年我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阿爸说什么也不让我读书了,他就是那句话,一个女娃子,读那么多书都读到男方家里了,有什么用,不如早点回家帮衬一二,给哥哥娶媳妇。
                                我们村特别封闭,是一个没有被开发,一向都是靠山吃山,我深知如果不走出大山去读书,恐怕这辈子都要在这山里结婚生子,安稳没有波澜的度过一生,这从来都不是我罗洛洛想要的。


                                回复
                                举报|32楼2017-01-01 20:59
                                  要不是阿奶,阿爸怎么可能放我出去读书呢,我可是一个极好的劳动力,家里母亲走得早,剩下我和哥哥两个人留给阿爸,阿爸也不容易,若不是祖上有更多的山和田,他是肯定负担不起的。
                                  阿奶倒是一个非常明白事理的,她说什么也不许我留在家,必须要上学,什么都打不过读书二字,在临终前,她给我留下一笔钱,还逼着阿爸发誓,不能干扰我上学,我这才去了西北一个民族大学,阿奶一走,我对家里的一切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能不回来就尽量不回来。


                                  回复
                                  举报|33楼2017-01-01 21:00
                                    族长的媳妇也说:“洛洛啊,这些跟你都是缘分,我们不信都不行啊。”
                                    “族长伯伯,你说吧,到底怎么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别人卖关子了。
                                    族长这才慢慢的开口:“前段时间山洪暴发,庄稼大半都没有了,你进村的时候也看见了,我们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山民,要是继续下去,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自然灾害,那是很正常的现象,村里现在真的太封闭了,人家县上早就说要开发……”我接住了族长的话。


                                    回复
                                    举报|34楼2017-01-01 21:01
                                      阿爸开始插话:“你懂个屁啊,自然灾害也就算了,你可知道最近进山打野味的人都有去无回,村子里的牲口没有一个是能活下来的……”
                                      阿爸放下筷子站起来,将这段时间发生的怪事连连说道。
                                      族长又摇头示意父亲停下:“洛洛啊,你住一个晚上就知道了,这恐怕是祖辈们建寨子以来,最严重的事情了,唉……”


                                      回复
                                      举报|35楼2017-01-01 21:01
                                        我不由得也诧异了,这种事情似乎也是发生过,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听祖母说的,她年轻也有类似的情况,山洪暴发,六畜不活,孩子夜哭……最后到底是怎么解决的,祖母倒是没有说得详实,不过,我的心却扑腾扑腾的跳得厉害,这事儿绝对跟我有关。
                                        阿爸又继续说道:“族长开了宗祠祭祀,夜晚就有祖先托梦,已经过去五十年了,又到了送落花洞女给山神的时候,要是不送,这是要遭到天谴的。”


                                        回复
                                        举报|36楼2017-01-01 21:01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冷笑起身:“我知道了,你们的意思是要将我送去给山神?”果然是天大的喜事啊,难怪父亲会笑得那么张扬,那么高兴。
                                          族长一脸为难:“这个……我们也想过换别人,可是找了好多蛊婆问过,必须要纯阴命的人,整个村里,只有你的命是纯阴的,我们给你打了好多电话,你都不接,我们只好从外面买,好不容易从外面买了一个,可没有想到是你。”


                                          回复
                                          举报|37楼2017-01-01 21:01
                                            为了买一个纯阴命的人,每家每户都捐了好多钱,你阿德奶已经将棺材本都捐了,我们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钱了,所以啊,这也许就是缘分啊,也是神祗。”族长媳妇又说,可怜巴巴的样子实在是可怜得很。
                                            要把我送到山里去给山神当老婆,还找那么多堂而皇之的理由,不过,我的命格倒是纯阴的,我父亲生在清明节,我母亲生在重阳节,而我生在七月半——鬼节,我的命能不阴吗这个理由,倒是完美无缺。


                                            回复
                                            举报|38楼2017-01-01 21:04
                                              其实落花洞女这回事儿还是封建时候就有了,每隔一百年,就要给山神送一个女孩去,被确定的女孩叫做落花洞女,在嫁给山神的前一周就不允许吃东西,排干净身上所有的污秽,干干净净的嫁给山神。
                                              以往的落花洞女被山神看上了之后,整天将自己画得美美的,每天都在幻想山神来迎娶,痴痴迷迷,到了临死的时候,穿上鲜艳的嫁衣,绝食身亡,死的时候面若桃花,浑身香味不绝。


                                              回复
                                              举报|40楼2017-01-01 21:05
                                                可,传说究竟是传说,并且,要让我死,凭什么啊!
                                                我坐在竹屋里,眼泪扑打扑打的下来,阿奶的画像挂在正屋,她一直都是慈祥的看着我,心中的委屈一下子全部都宣泄出来了。
                                                “哭什么哭,罗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这么好的事情,要不是命里安排,恐怕是轮不到我们家的,你就当是为我们家做贡献了不行吗,你心里可还有天地君亲师,你这读书的,都不如你弟弟。”阿爸一进门就破口大骂,我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回复
                                                举报|41楼2017-01-01 21:07
                                                  “你的意思是你用你的女儿去换一个村长的位置?”我真是没有想到,父亲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气恼、愤怒、不甘纷纷涌上心头。我高声吼叫道:“难道你忘记了你在我阿奶前发誓了吗?”
                                                  正说话间,族长带着一群人走进了我家的院子,族长一进门就说:“洛洛,你别跟你的阿爸吵架,这些跟他没有关系,只有你才能解救我们全村。”
                                                  这个时候,一个老太婆在我的头上敲了一下,眼神是那么凶恶:“你这死孩子,你阿爸白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当初生下来就应该拿去喂狗,你个不祥的人。”


                                                  回复
                                                  举报|43楼2017-01-01 21:07

                                                    哥哥罗天宝拉了一下我的袖子,小心翼翼的试探我:“妞,要不就嫁吧,嫁给谁不是嫁啊,到时候……我们会给你建一个最豪华的衣冠冢,村里的人每年清明都要祭拜你……”
                                                    现在他们来势汹汹,恐怕我短时间内也无法脱身了。
                                                    族长的媳妇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脸亲切的走到我的跟前,抓起我的手,一边擦干我的眼泪,一边和蔼的叫大家都不要出声,她却说道:“洛洛啊,我知道你不愿意,换做是哪家的孩子都会不愿意,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了不是


                                                    回复
                                                    举报|45楼2017-01-01 21:08
                                                      当年日本鬼子要进村的时候,我祖母还带着全村的人进行抵抗,她甚至能配制炸药装陷阱,周围的那些村庄都沦陷了只有我们村完好无损,祖母还根据阴阳八卦的原理,重建村庄,一般人进村要是没有人带路,那可是要走晕的。
                                                      阿奶可谓是一代传奇的女子,说起她的名字,没有一个人是不佩服的,所以今天我只是稍微提一提她的名号,那些人都不敢说话了,特别是现在的族长更是我阿奶一手提拔上来的,阿奶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不敢再妄言。


                                                      回复
                                                      举报|47楼2017-01-01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