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吧 关注:231,484贴子:7,264,049

我出身少林想说说我和城市女人的那些红尘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叫韩风,是少林寺潜龙一脉唯一的传人,少林弟子最大的戒律就是戒色,而我这次下山却破戒了,只怪大城市的女人太撩人……

说来也奇怪就在前段时间,我都在深山老林生活快二十年,师父居然让我下山?
师傅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要我还俗,俗话说得好:“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这不是把我送入虎穴吗?这些年来我除了执行任务,还从来没有到世俗中生活过,此时突然让我入世,


相关推荐

防止二次污染,含汞废物处置就找铜仁银湖化工 银湖化工
广告
心中还有一些小恐慌……
“师父,真的让我入世,而不是执行任务?”
我皱了皱眉,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看我这副样子,师父心中一叹。


“风儿,一定要走,因为你已经煞气浸入心志,如果不散去煞气,很容易迷失心志。从现在起,你要忘记任务,忘记以前发生的一切,彻底地去融入凡世。”
听了师父的话,我懵.逼了,其实我也深知自己的问题,平常不经意间,流露的煞气,我每一次出手都控制不住自己,但也从来没想过还俗。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
尽管师父神医妙手,也无法根除,因为这是心病。
其实我也知自己这点毛病,本来就不容易解除。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12-29 19:56
    “咳咳,师父,我这次入世,过正常的生活,其艰难程度不低于一个SSS级任务,我一穷二白,又没有文凭,又没有技术,如果没有钱的话我很难生活,这煞气浸入心志的事也很难解决……”
    “停!你小子,不是想要钱吗!”
    果真姜还是老的辣,我还没说出口,他就知道我是在要钱。
    “这是一万一千三百八十块,够生活一阵子,凭着你的能力,饿不死。再说你救过那多人,那些人在俗世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钱财这东西还缺吗?哪怕是美女少妇,也有投怀送抱着不计其数,可惜师父老了,要不然真想和你去俗世走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12-29 19:56
      哎呀,我去,平日里给个一百块我就谢天谢地了,这次居然一给就是一万,看在这一万多块的份上,索性没有打断师父的絮叨。
      就在这时我分明看到师父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猥琐。
      “你干吗?”
      我吓了一跳,每次师父这种表情的时候,总是自己被坑的时候。
      只见师父淡然一笑从怀中又掏出了一个信封。
      “风儿,这个给你!”
      “什么?你难道要让我给师娘带信,休想!除非你再给我一万块!否则——咦!ZZ大学通知书!”
      我打开信封,上面赫然印着ZZ大学录取通知书,几个大字,左上角还有我的名字——韩风同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12-29 19:57
        我什么时候时候参加的考试,自己都不知道,竟然有通知书下发,更何况ZZ大学是HH省数一数二的重点大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2-29 19:57
          我暗自心惊。
          师父的本事还不小呢!
          “对,你这次入世,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你十八岁,现在这个年龄上大学也不算晚,再说,大学刚好是你散去煞气的好地方。你拿着这通知书去ZZ市,开始你的世俗生活吧。学费九千八,书费八百五,住宿费六百五,剩余的是你的生活费。”
          “什么!”
          我心中快速算了一下,顿时气极败坏。
          “八十块!八十块我能干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12-29 19:57
            如果是别人这么坑自己,我一大悲风掌过去,定要把他扇下山峰,可是师父是我唯一的亲人,除了抠一点其它的都还好。
            不过,我怎么能甘心八十块的生活费。
            “师父啊,世俗不比山上,更不像任务中,如果真要入世,钱是少不了的,您老家没听说在世俗中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嘿嘿,英雄汉?那些英雄汉怎么能和风儿比,咱们风儿可是咱们潜龙一脉唯一传人,护寺英雄,枪林弹雨中取敌人首级,而毫发未伤的少年英才。那些一分钱难倒的英雄汉与风儿比,那是侮辱!”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2-29 19:59
              只是如果再求他,师父非要说上一天我没有败给过谁,这样抠唆的师傅,我甘拜下风。
              “师父,徒儿知道了,您老人家能不能给点路费,咱们这里离ZZ市,毕竟有三百多里。”
              我有些气馁,甚至有些苦涩。
              师父是自己这辈子的恩人,也是冤家。
              “风儿,这是堕落吗?”
              “哪里能出门就坐车,我记得有次你为了追击敌首,沙漠中步行八百多里,而现在三百多里,竟然都要坐车了?”
              我那个玩命地跑啊,能一样吗?
              “师父,那次我差不多挣下八千万吧?还是美金,也不差这点打车钱吧?”
              “那是老婆本,不能动!”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12-29 19:59
                每当这个时候我知道自己彻底败了,怎么也没办法从师父那多要一分钱。
                “那好吧师父,徒儿走了!”
                无论师父怎么样,都知道,师父对自己没有恶意,同时我又想起师父那句话——修行在脚下。
                抬起脚,是修,落下去是行。
                “等下,这部手机送给你,记得给为师打电话。”
                我接过电话,贴身放好,这是属于自己的第一部手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2-29 20:02

                  十堰永生商务宾馆预订,「携程」返现高达201元!

                  十堰永生商务宾馆上携程,全网特价预订2折起,App/网站/电话全方位服务!携程订酒店,最高返现201元,折扣更低!优惠更多!

                  广告
                  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师父联系,任务中用的手机也是用过就扔。
                  “里面有五十块话费,给你,”
                  说到此处,师父老脸一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12-29 20:02
                    “呃,我昨天用这个手机上网,不小心用去了四十九块五,现在只够打一个电话的。”
                    我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师父。
                    “看什么看,以后在世俗中挣钱,为师不再要你的就是了,等你把煞气散去,回来看看为师,到时不会亏你!”
                    听到自己挣的钱,师父不再收走,我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
                    告别师父,我向山下走去,渐渐走融入往来的游人与香客中。
                    刚没走多远,我就听到师父在我身后喊道:“风儿,罗嫚小姐让我告诉你,她一定把你睡了,她会去找你的!”
                    我怀着憧憬向前疾行,听到此话,差一点一头栽倒。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12-29 20:04
                      我一想起那个凶巴巴的男人婆,顿时觉得脖间,有股冷窜过,整个身子都打了个冷颤。谢天谢地,以后要低调!
                      抛却心中复杂的念头,全心赶路。
                      三百里的路,只能苦中作乐,看没沿途风光了。
                      朝着ZZ市的方向,两点一线,最短的距离,穿村过店,不畏风厉沙蒙,一路奔走。
                      半天过去已走过一百多里,不知不觉中,我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如果放在执行任务中,精神高度集中,倒不会感觉到。
                      “说磕睡,便有了枕头。这送上门的火鸡,真是老天开眼。”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12-29 20:05
                        弯曲不平的山路草边竟然有两只土鸡,正在咯咯地觅食。我心道,这便是上天给自己的礼貌吧,自己勉强收下,也不讲这鸡是否家养,有无主人,更不管临近村庄。
                        我捡起路旁的石头子,看着咯咯躲藏的大红公鸡。
                        “就你了小鸡鸡,今天我度化一下你,保证你觉察不到痛苦,也可早日投胎。”
                        嗖地一下,石子从我的手中射了出去,犹如利剑一般。
                        那只红公鸡应声而倒,连挣扎都未来得急,鸡头化作一团血雾,鲜红的血液咕咕地从脖子里流出,另一只土鸡吓的魂飞魄散,咯哒一声飞到远处,急急忙忙下山去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2-29 20:06
                          剥皮,升火,翻烧。嗯哼,这种小事我经常干,手法熟练,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停滞。
                          不一会便有肉香散发。
                          “开吃了!”
                          没有任务中的提心掉胆,我心情极为舒坦。
                          “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12-29 20:06
                            正当我心情放松,突然发现,前方的山路上,竟然有一个消瘦的身影,慌慌张张奔这里而来。
                            很奇怪,我选择的这个地方,极为隐秘,背风,靠山,偏僻。散发的肉香根本传不到村里,因为是白天,火光更不可能看见,烟气也很淡,风一吹便散了。
                            这人能找到这里,看样子极为不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2-29 20:06
                              我飞快地躲在一棵树后,连烤好的烧鸡都没有拿。怕等一下被发现,连解释都没有办法,毕竟自己是少林寺隐世一脉,落一个偷鸡的名声,自己丢人也就罢了,但少林寺守护一脉传人的声名,不能受损。
                              当那瘦弱的身影靠近,定眼看去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身上的白色衬衫裂了一口子,可看到旖旎的风光。额头上血渍斑斑,面部红肿,大大的眼睛神情慌乱不堪。
                              当她看到在火堆上烧烤的鸡身,本来慌乱的身子差一点栽倒在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12-29 20:07
                                她东张西望,才发现此时无人,惊颤的心稍有一丝安慰。低头看那正正散发的烧鸡,她咬了咬干裂的嘴唇,似乎很想吃,又畏惧地向身后看了一眼。
                                这时,我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男子和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
                                “别跑!”
                                “站住!”
                                “该死的,让你看好,你他妈有毛病啊!”
                                不多时,女孩也听到后面传来的怒骂声,吓得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又慌忙爬了起来,也没有心思,看到正在发出肉香的烧鸡,赶紧奔跑。
                                “咳咳!”
                                我咳嗽一声,从树走了出去。
                                既然不是自己偷鸡的事,便不是什么事,自己更不用躲避。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2-29 20:08
                                  可是对于女孩来说,这声咳嗽无异于晴天霹雳。她身体颤抖,眼神慌乱,瞧着从树后出来的我,如同受伤不断颤抖的小白兔,不知所措。
                                  女孩心中绝望,一片死寂。望着我泪流不止。
                                  “大哥,求求你,别出声,有坏人追我!”
                                  “怎么了?”
                                  看着如此惊慌的女孩,我想知道为什么后面的人要抓她。只是简短的话,让女孩误会了,还以为说为什么要帮你。
                                  噗咚一声,女孩朝着我跪了下来。
                                  “求求你!”
                                  “那里可以躲一下。”
                                  我指着刚才的寻颗树,善意地提醒。
                                  女孩惊喜不已。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2-29 20:08
                                    “谢谢!谢谢你,等下不要告诉他们,你见过我!”
                                    说着,女孩躲了起来。
                                    我坐了下来,翻了翻烧鸡,准备开吃。
                                    对于山下追来的两人丝毫不放在心上。
                                    只要刚才那个女孩别离开自己的视线,自己可以帮她一下,算是为这只鸡做些善事。
                                    我撕下一个鸡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时,山下的一男一女追了过来。
                                    看着我正在吃鸡,戴着金链子的光头胖子吼道。
                                    “小子,见一个死丫头跑了过来没?”
                                    “咦,这鸡肉真香。我这烤鸡手法真是越来越成熟了。”
                                    “你他妈的听到我问话没?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2-29 20:09
                                      看到我没理他,竟然说鸡肉好吃,顿时勃然大怒,抡起粗胳膊,就要扇我。
                                      正在这里,旁边的中年妇女赶快拉住了他,对胖了使个眼色。
                                      “二胖,别多生事端。”
                                      赶快走上前去。
                                      “小兄弟,别生气,我这男人因为妹子离家出走,心情不好,千万不要在意,这只鸡算是我请你了。”
                                      我呵呵一笑,请吃?这样也行?
                                      “这只鸡是你的?你叫它,它会答应吗?”
                                      我对于吃鸡本来有一丝歉意,但看到眼前的人并非善男信女,并且说出这无耻的话,心中不由地生生厌恶。
                                      那妇女干笑一声。
                                      “这是我们村的鸡!”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12-29 20:09
                                        她捡起一旁零落的鸡毛,冷冷地说道。
                                        “不好意思,鸡毛是你们村的,可以拿走。我这可没有鸡毛。”
                                        我指着翻烧的烧鸡,淡淡地说道。
                                        那妇女见状语气一缓。
                                        “小兄弟,姐认错了,只是开个玩笑。你看看帮帮忙,见过那女孩吗?家里人都很着急,怕她遇到坏人。”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坏人?”
                                        我顿了顿,语气转冷。
                                        “别说一句谎话,否则,我让你们知道说谎的代价。”
                                        “你算什么东西!”
                                        光头胖子早已忍受不住,就眼前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充大爷!气急败坏地向我冲来,只是被那妇女拉住。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2-29 20:10
                                          “我男人叫田奎,那女孩叫田爽,是我小姑子。我叫桂花。小兄弟,这下相信了吧。”
                                          我脸色阴沉,停了一下,指着那棵树说道:“那里。”
                                          树后的女孩听到我的声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转身向山里急忙跑去。
                                          那两人二话不说赶快追去。
                                          看着慌张的女孩,我淡淡地说道。
                                          “妹子,到哥这里来,哥保你无事!”一听我这话,失望的女孩停止了脚步,望着我神情复杂。
                                          “大哥,你说的可是真的?这次不骗我?”
                                          田爽泪眼婆娑的样子,让我平静的心中起了一丝涟漪。
                                          我重重点头。
                                          “我从不骗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12-29 20:11
                                            那光头胖子冷笑连连,面带不善而那妇女却皱了皱眉头。
                                            我不管二人的态度,对女孩招招手。
                                            “妹子,过来。”
                                            女孩惊疑不定地走了过来,看着帅气而又文弱的帅哥,心里竟然有种踏实的感觉。
                                            “来,饿了吧?尝尝哥烤的鸡,手艺怎么样?”
                                            我无视那两人的存在,拉过田爽,似一个真正的大哥一般,安慰着她,从鸡身上撕下一个鸡腿递给她。
                                            女孩只是迟疑了一下,立刻不管三七二十一抓来就吃。
                                            “慢点慢点,不够的话,等下哥再去给你抓只鸡。你们没有意见吧?”
                                            我冷泠地向两人问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12-29 20:11
                                              那妇女眼中闪过一道狠色,向那胖子使了使眼色。
                                              光头胖心领神会,偷偷地从腰中拨出一把匕首,向着我走来。
                                              “慢着!”
                                              我连忙说道。
                                              “小子你还有什么话说?既然你敢多管闲事,就让你付出代价!逞英雄,嘿嘿,得有命才行!”
                                              我并没有理会胖子,看瑟瑟发抖的女孩问道。
                                              “你叫田爽,他们是你什么人?”
                                              “嗯,我是田爽,他们是……”
                                              “田爽!想想你的家人。”
                                              中年妇女恨恨地打断了她,吓着田爽连忙改变了。
                                              “我不认识他们。”
                                              我望着中年妇女,眼中寒气逼人。
                                              “你在找死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12-29 20:12
                                                刹那间,我似一头随时都要暴走的凶兽一般,冰冷的眼神,令那妇女噤若寒蝉。
                                                没有人能在我面前威胁人,威胁的人最后都死了。
                                                虽然是入世为俗,但戾气还在。
                                                “妹子,你说实话,这里没有人把你怎么着,有哥在呢,你看看头发乱成这样,脸都肿了。”
                                                我轻轻地安慰,理了理那凌乱的头发。
                                                “哥,你别问了,带我离开这里吧!好不好?”
                                                我暗叹一声,女孩不知为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实话,只是请求离开。
                                                正当我想着怎么办的时候,那个光头胖子拨出匕首向着向韩风刺去。
                                                “哥,小心。”
                                                我冷笑一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12-29 20:12
                                                  看着冲来的胖子,面不改色,等匕首刺向自己身前的时候,我闪电般地抬起一脚,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踢在了握着匕首的手腕。
                                                  “啊!”
                                                  光头惨叫一声,匕首迸飞。
                                                  “我的手!”
                                                  在我的一脚之下,骨断筋折。还没等胖子撤身,上前,一把抓住胖子的脖子,提起那二百来斤的身子。
                                                  “你自己找死么?”
                                                  那胖子呜呜之声,说不出话来。
                                                  “田爽,他是你什么人?”
                                                  我冷冷地说道,丝毫不为所动。
                                                  “哥,我是他们拐来的,他们是人贩子,这个胖子还想强暴我,还说如果我报警,要杀我全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12-29 20:12
                                                    看到此情,田爽震惊之下,嘴巴如吐豆子一般,快速地说道。
                                                    “哼!”
                                                    我冷哼一声,手臂一震,抛起胖子的身子,抬起腿一脚把胖子踢飞,可怜两百斤的身子竟如球一般飞出。
                                                    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叫出都昏死过去了。
                                                    那中年妇女脸色煞白,连忙逃跑。
                                                    我捡起旁边的一颗石子,手臂一震,嗖地一声,那中年妇女应声而倒,惨叫连连。
                                                    “我还没问完话,竟然想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12-29 20:13
                                                      我走到中年妇女的旁边,蹲下身,淡淡说道。
                                                      “别叫,我再问你。你们什么关系。”
                                                      那妇女刚要出口,我淡淡地说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12-29 20:14
                                                        “别说谎,我有办法弄明白事情真相,相信我!我不喜欢别人对我撒谎。”
                                                        妇女苦涩地闭上眼。
                                                        “我叫张桂,他叫张满。都是大岭人。那女孩叫田爽是我们拐来的。”
                                                        我没有再理她,拿起手机,想了一下,拨通了电话。
                                                        “喂!”
                                                        “喂,谁啊?”
                                                        我给好哥们打电话,他叫黎兵,黎兵正在睡觉,突然被打搅,心中以恼怒,语气中带着极度的不耐烦。
                                                        “我!”
                                                        “你你,你是煞星?真的是你!”
                                                        “嗯。”
                                                        “啊!太好了,你回来了?在哪里?我马上飞过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12-29 20:14
                                                          百度小说人气榜查看规则>>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