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世界吧 关注:142,118贴子:3,454,045

回家女友湿身站门口,要我进屋给她擦身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叫刘三宇,25岁,两个月前我交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叫小岚,哥们几个都挺羡慕我的,这也让我感觉挺满足的。

…………

本来以为我的幸福生活就要到来了,可是没想到,却是噩梦的开始。



「世界修真」再升级!原味仙侠!激爽PK!注册即玩!

比「世界修真」!更纯正的仙侠征程,更原味的江湖纷争,来试玩!「世界修真」升级版仙侠游戏!arpg经典大作!点击试玩新版「世界修真」!

广告
那天,我们本来约好了的要一起吃饭,可是等了她好久都没有来,打电话也不接。联系她的朋友和闺蜜,都说没有见到她的人,微信和qq不回,电话也打不通。

小岚竟然失踪了!这么个大活人,就这样的失踪了?

为了找她,我几乎跑完了整个市都没找到,累得我双腿都要断了。

她的闺蜜也帮忙寻找,甚至找到了小岚的家,她的爸妈也跟着着急了起来。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门前,小岚失踪快一天半了,她到底去哪了?

成年人失踪时间超过四十八小时才能报警,要是明日中午还找不到小岚,就报警。


回复
举报|2楼2016-12-28 18:38
    我叹了口气,拿出钥匙一打开门,一张美丽的脸蛋几乎与我脸贴近,只是脸色出奇的苍白。

    我仔细一看,竟然是失踪三天的小岚!

    我睁大了眼睛,心里又惊又喜,这几天悬在心中那颗石头终于落下来了,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将她拥入怀中。

    不过小岚的身上都湿透了,低头一看,她还穿着失踪前穿的那件白色衬衫,里头的春光若隐若现。

    看她这样,我眉头一皱,就问她这几天去哪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岚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表情淡漠,紧紧抱着我,凑到我的耳边,竟然说想要和我干那事儿!

    我当时就震惊了,又是诧异又是惊喜的看着小岚。


    回复
    举报|3楼2016-12-28 18:46
      小岚是一个很保守的女生,过去我也尝试提出过要干那事儿,她每次都拒绝了我,说她说不赞同婚前性行为,决定结婚的话,她才会给我。

      而现在,她居然提出了这个我曾经梦寐以求的要求,这让我感到有点奇怪,

      怎么失踪一天半,她就改变了心意了呢?

      一个相对与保守的女孩子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失踪了一天半的时间,就改变了想法,让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想问清楚,小岚失踪的这一天半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却满脸欲望的看着我,说她想要,媚眼如丝,抬起一双苍白的长腿挑逗着我的腰部。

      看到她眼中的那股疯狂的欲望和无比诱惑的挑逗,我心中的欲火也一涌而上,精虫上脑,深吸一口气顾不上那么多,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

      然而小岚的身体出奇的冰冷,就像是抱着一冰雕似的,我全身猛底打了个寒颤。

      我眉头紧皱,除了冰冷之外,还硬邦邦的,没有丝毫柔软触感,不像个人,反而跟……死人一样。

      而且小岚的呼吸也是冰冷至极,一股寒意直冲我的大脑,遍布我的身体。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6-12-28 18:52
        我像是触电似的浑身猛地抽搐,瞬间松开了小岚,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目瞪口呆,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看着她。

        我体内的欲火瞬间被这股寒意浇灭,大脑也清醒了很多。

        小岚看到我的举动,苍白美丽的脸蛋骤然浮现出冰冷之意,用一种让我感觉十分陌生的眼神等着我,板着一张脸说:干不干?

        我愣住了,眼前的小岚对我来说十分陌生,顿时间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她。

        我很严肃的再次问她:你失踪的这一天半,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不和我联系,知不知道我和伯父伯母都很担心你!

        小岚始终板着一张冰冷的表情,不想回答我的问题,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房间。

        看着小岚离去的陌生背影,我身体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似的,虚脱地靠在沙发上。


        回复
        举报|5楼2016-12-28 19:08
          我左思右想,小岚的突然出现让我觉得很诧异,人也变得很奇怪,言行举止更是让我感到如同一个陌生人。

          很有可能是因为小岚失踪的这一天半里,发生的事情有关。

          小岚失踪了这的一天半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想着说不定给她一点时间,她就自己跟我说了。

          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之后,一股倦意瞬间涌上我大脑,我眯了眯眼睛,直接睡在了沙发上。

          只不过在我睡着的前一秒,我忽然感觉到有一双陌生,充满阴冷的目光正偷偷盯着自己……

          接下来的两天,小岚都住在我家里,我本想打电话给小岚的父母,报个平安,只是很奇怪,他们的电话都打不通。

          尤其是小岚,整个人都变了。


          回复
          举报|6楼2016-12-28 19:12
            她不吃饭,却疯狂地喝水,三大瓶矿泉水不到一分钟饮尽。

            除此之外,小岚白天反锁门睡觉,晚上一醒精神饱满,每晚都拉我出去逛街,逛到一两点才回来,而且回来的一路上,总是时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

            还是在大马路上,吓得我大脑一片空白,动都不敢动。

            尤其在床上,还对我十分的亲热,好几次诱惑我干那事儿。

            有一次小岚直接脱光了衣服,看到光溜溜又纤细的娇躯,我又忍不住精虫上脑。

            但是一亲上去,和前两天一样,小岚那冰冷的体内一下子把我体内的欲火灭了大半,总在我的脖子后面吹冷气,让我根本没心情继续深入下去。

            终于,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也就是这件事情,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好不容易熬过第三天。晚上,半夜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小岚不在床边。


            回复
            举报|7楼2016-12-28 19:15
              当我疑惑地走到客厅的时候,就听到一阵阵渗人至极,吱吱的磨牙声从出风传来,在这大半夜里听到这种声音,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尿意都一时间收了回去。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客厅一看,吓得我大脑嗡的一响,头皮像是要炸开,脑子里一片空白,差点尿裤子,

              客厅黑着灯,小岚侧面对着我,透过月光我能看到她不知什么时候穿着一身红衣,面对着客厅的一面镜子,披头散发,我这个角度正好能完全看到镜中的小岚,在做令我这一生永远也无法忘却的举动。

              我看到的是,小岚手里竟然抓着一条活生生的鱼在疯狂的啃咬,能看到一双獠牙,将鱼的肉,内脏撕裂开来,饥渴无比的吞入口中,内脏血肉掉在地上,染红了地面,边吃还露出满意兴奋的笑。

              看到这一幕,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就呕了出来,整张脸都凉了,头皮猛地发麻,浑身汗毛竖起,身体还在打冷颤,后脊背凉风嗖嗖的,我差点就要喊了出来。

              小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啊?我几乎要忍不住咆哮出来。

              虽然这三天以来,小岚的言行举止都很怪异,但我并没有往更严重的方面去想。

              谁知道……她做出了人绝不会做出来的事情。


              回复
              举报|8楼2016-12-28 19:19
                小岚突然停止了继续吃手里已经血肉模糊的鱼,好像知道了我在偷偷看她,这一动作,让我身体一僵,顿时间动弹不得。

                几秒过后,小岚慢慢的对着镜子露出阴森诡异的笑容,还抖着头发出咯咯的声音,她嘴边的血肉和鱼鳞随着她抖头而滑落,说不出的恐怖,还能看到她嘴里露出两根獠牙。

                看到这令我差点就崩溃的诡笑,周围的空气仿佛凝聚了起来,温度骤降,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冰冷之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想喊出来,声音却卡在了喉咙,干干开着口,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嘿嘿!”

                小岚浑身抽搐地对我诡异笑了笑,随即继续转过头,吃着手中的面目全非的鱼。

                当小岚的目光转移开,我整个人瞬间得到了解脱,疯似的跑回了房间里,躺在床上喘着气,心头狂跳,全身发冷,内心里充满了恐惧。

                这是真的,这不是梦,这不是梦!

                我可记得,小岚对鱼是很过敏的啊。

                吃鱼就算了,可却是今晚这如此诡异的画面……

                她失踪的这一天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难道撞了邪?碰上了什么脏东西?

                我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那些东西。


                回复
                举报|9楼2016-12-28 19:26
                  香烟爱上火柴,被撮成了一缕小火苗,燃烧到了最后,除了孤单什么都没剩下。火柴散尽自身预热,除了寂寞,还留下一地灰烬,以证明自己曾经来过……楼楼一人的单机,一个人爱情,香烟孤单火柴寂寞,倘若你此刻正在关注,不妨来聊一聊人生理想,来杯清酒?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6-12-28 19:30

                    37游戏神鬼无双--阴阳两界争霸莽荒,震撼诚意之作!

                    神鬼无双-[颠覆级别作品,浓厚魔神元素]还原修真异界!三国情节与神鬼传记的完美结合.神鬼无双--修真史诗大作,开启暗黑时代

                    广告
                    可是看到小岚在客厅的诡异举动,让我的观点彻底改变了。

                    只要是个正常人,谁会这样做?

                    要说不撞邪,我还真不信了。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小岚在客厅里面对着镜子生吃鱼的那个样子,还有那阴森诡异笑容,让我无比的战栗。

                    我拿起了手机,进入新闻看点,看看最新新闻,好让我转移注意力。

                    我第一眼看到的一则新闻,居然就是在本市发生的一件灵异事件。

                    “三日前,南安市津林水库发现了三具浮尸,法医已经鉴定出死去的三具浮尸皆为女性,年龄在二十一、二岁。”

                    令人心惊肉跳的是,这三具女性尸体除了脸被啃咬得面目全非,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所以还在暂时无法确定三具女性尸体的身份。

                    看完这则新闻,我眉头皱了皱,不由得联想到了举止诡异的小岚,会不会跟这件事情有关?

                    三日前,正好是小岚失踪的时间。当回到家时看到小岚浑身湿漉漉的,身上还有粘稠的液体。

                    最重要的是,有一股很重的鱼腥味。

                    我这个时候才会想起来这个重要的线索!

                    小岚,会不会已经死了。


                    回复
                    举报|11楼2016-12-28 19:36
                      就在这个时候,窗外突然刮起了大风,卧室里的温度骤然下降,气氛陡然压抑了下来。我冷汗止不住的冒出,后背都湿透了。

                      当我一掀开被子,看到的一幕,吓得我直接晕了过去。

                      一张脸浮肿得可怕,嘴沾着鱼鳞,鲜血和内脏,眼眶凹陷,双眼凸出,一股鱼腥味扑面而来,带着阴森诡异的笑容,面对面瞪着我。

                      而且这张浮肿的脸,赫然是小岚。

                      我整个人仿佛要爆炸了似的,喊都没喊,直接晕死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白天,我猛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脑海中浮现的还是昨晚那张恐怖恶心浮肿的脸,心头狂跳,粗粗喘着气。

                      我下意识看向旁边,小岚已经不在,一摸背后,一手的冷汗,都湿透了

                      我把被子扔开,走到了客厅里,发现小岚正坐在沙发上看韩剧。

                      她的脸和往常一样并没有昨天晚上那恐怖的模样,虽然有些苍白,但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回想到当初第一眼见到小岚的情景,她绝美的俏脸带着洋溢的笑容,青丝飞扬。

                      那一刻,我永远也忘不掉。

                      看到小岚啥事也没有,我心中一松。

                      走到客厅,我回想起昨晚小岚那恐怖的举动,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小岚一眼,发现她看韩剧看得入迷,我连忙看了看厨房。

                      干净整洁,一点痕迹也没有,最主要的是,没有鱼!

                      那会不会是小岚吃完之后,自己清理了呢?

                      一定不会的,一定是自己最近太累,出现幻觉了。

                      我疯狂告诉自己的内心,让自己认为昨晚发生的那一切都是幻觉。

                      可是,幻觉有那么真实的吗?


                      回复
                      举报|12楼2016-12-28 19:41
                        我疲倦的揉了揉太阳穴,看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应该是幻觉吧,小岚不是在这好好的么?

                        只不过,小岚见我出来了,竟然对我说,她想吃鱼!

                        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回想到昨晚上的恐怖一幕,一颗心惊恐地加速跳动起来。

                        要是她跟我说的是她想吃饭了,我会很高兴,可是她居然说要吃鱼,让我不得不心慌了起来。

                        我强行把内心的恐惧和疑惑给压了下去,问她,你不是对鱼过敏吗,怎么想起来吃鱼了?

                        小岚突然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像是陌生人一般。

                        这眼神看得我都忍不住发怵。

                        我对鱼不过敏了,你等我一会。

                        小岚说完,对着我一笑,但这个笑容犹如昨夜那一张满嘴是血的诡笑一模一样,随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进了厨房。

                        小岚怎么会走入厨房,她想要干什么?

                        我又忍不住回想起了昨晚那一幕……

                        我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似的坐在地上,恐惧在我的四肢百骸流动,心里一直在挣扎,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真的。

                        小岚到底怎么了,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刘三宇!

                        小岚叫了我一声,我猛地一愣,头僵硬地缓缓看去。

                        接下来小岚的举动,我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小岚不知从哪抓来了一条鱼抓在手里,还对我傻傻的笑,两排牙齿上下碰撞,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一股寒意涌遍我全身,身体里的血液在这一刻似乎都凝固了,头皮仿佛要炸开,因为小岚手中抓的鱼,和小岚凌晨时面对镜子生吃的鱼是一样的,我永远也忘不了!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地站了起来,对他喝道,你这是要干什么,鱼是从哪弄来的,她说是从小区的水塘里捞出来的。


                        回复
                        举报|13楼2016-12-28 19:46
                          接下来,她竟然一口对着鲤鱼咬了下去,狠狠一扯,鱼鳞,血都溅射了出来,恶心的内脏从鱼的腹部缓缓流出。

                          她双眸瞪大,变了个人似的,眼中充满疯狂阴冷,诡异。双手死死抓着鱼,生怕别人抢走了她心爱之物。

                          我整个人几乎要崩溃,凌晨那一幕是真的啊,因为小岚现在就在我的面前,重复凌晨时的那一幕。

                          我大叫了一声说你干什么啊,想上前阻止,忽然有一阵刺骨的寒风扑面吹来,一时间我四肢僵硬,动弹不得……

                          “老公,你看看,人家对鱼已经不过敏了。我好想吃,我真的好想吃,求求你,赶快去给我弄来!我,我真的忍不住了!”

                          说完她还重重的喘着气,狂热饥渴的瞪着我低沉的说,仿佛我不答应,就要杀了我似的。

                          这个样子,就跟吸毒者想要吸毒却没得吸的那种疯狂的渴望。

                          还没等我说话,她竟然用十分阴森的语气威胁我,如果我不去帮她弄鱼来吃,她就要和我分手!

                          听完,我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整个人虚脱地摊在了地上,这一切太不正常了!

                          你去不去?你去不去?小岚突然瞪大了眼睛,才不管我想什么,用一双怨毒的眼神瞪着我,手里抓着血肉模糊的鱼,一步一步朝我走来,还低声喝道。

                          四肢僵硬的我想退,但退不了。

                          我大脑已经一片空白,猛地提起力气,说我去,我去,我这就去给你买!

                          见我答应了,她的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奇怪的是,她说不能去买市场里的鱼,必须是我亲自去她说的水库钓,而且下午六点钟必须回到家,不然的话,她就自杀。

                          说完,小岚疯了似的跑到厨房,真的拿了把菜刀,一脸决然地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且刀锋真的划破了皮肤,鲜血流出。

                          “别,小岚,别冲动,我这就去!”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6-12-28 19:50
                            她这么威胁,我心中大惊,连忙答应道。

                            同时心中无比的失落,整个人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小岚,失踪的一天半里,你到底发生什么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心中不断的呐喊着。

                            看到我答应了,小岚这才放下菜刀,看了我许久,然后扭过头去,大口大口地吃手中的鱼,绞肉的那种声音,听得我鸡皮疙瘩满身都是。

                            她说了那个水库的地址,让我钓得越多越好,让我晚上回来给她做一桌的全鱼宴就好。

                            可我听到小岚所说的那个水库名字,头皮一炸,我差一点就坐在了地上。

                            小岚所说的水库,赫然是昨夜我在手机上看到的那则新闻,津林水库。

                            小岚真的死了?

                            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看着背对着我疯狂吃鱼的小岚,那是活生生的小岚,怎么可能已经死了。

                            我大脑一片混乱,已经分不清楚小岚到底死没死。

                            心乱如麻的我,只有一个念头,前往津林水库,把事情调查清楚。

                            我深深的看了看小岚的背影,心中决然地走进了房间。

                            父亲去世后,唯一给我留下的遗物就是他生前最爱钓鱼使用的鱼竿,受到影响,我从小也喜欢钓鱼。

                            正好,这鱼竿就在留在这间房子里,这间房子是我和小岚一起出钱租的,父亲留下来的遗物为了有个念想我便将它放在这里。

                            我取出来之后上面沾满了灰尘,擦了擦还很新,只不过摸上去凉飕飕的,但却给了我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等我出来的时候,我差点就把手里的鱼竿给扔了出去。

                            我脑子都要炸开了,头皮发麻,惊恐的退后几步,颤着音说小岚,你…你的脸怎么成这样了?

                            小岚的脸变得异常苍白起来,颧骨凸出,双眼凸出,眼眶凹陷,就跟死人一样。

                            “我的脸一直都是这样,没变过啊!


                            回复
                            举报|15楼2016-12-28 19:54
                              小岚的话音一落,对我咧嘴一笑,嘴里那些鱼的内脏和鲜血哗啦啦的从嘴角滑下,最恐怖的是,她的脸忽然蠕动扭曲,变得血肉模糊,看起来像是被什么生物啃咬掉了。

                              我双瞳猛然一缩,全身一抖,一股凉气从头到脚直窜到后背,大脑仿佛要炸开了,我啊的尖叫一声,惊恐的退后几步,拿着鱼竿的手都颤抖了起来,耸动着喉结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你嫌弃我的脸,嫌弃我长得不够漂亮吗?”

                              小岚面目前方的脸突然沉了下来,她双手耸着,背一驼,手里被咬得面目全非的鲤鱼跌落在地,双眼无神的瞪着我,神情冰冷地张着嘴,看得我浑身战栗。

                              蓦然间,周围的温度骤然间下降,就像是身临冰天雪地一样,我整个人如临冰窖般发凉。

                              就小岚现在这个样子,我哪还能说嫌弃啊,连忙挤出一个笑容,摇头说不是不是,趁着这个时候往门口走去,背对着小岚说:“你别着急,我这就去给你钓,今晚保证给你来一个全鱼宴!”

                              说完我也不理小岚会怎么样,拿着鱼杆,开了门转身子,贴在门背向一靠,砰的关上了门。

                              我不敢回头关门,生怕再看到小岚那张狰狞可怖的脸。

                              我靠在门上深吸了好几口气,满头的大汗,我还没有从小岚如此诡异的变化中反应过来。

                              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失踪的一天半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两句话,一直在我的心中回荡。

                              我紧握父亲去世留下的鱼杆,心里头一直念叨老爸呀,你可要保佑保佑你的儿子别出什么事儿,你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不知为何,握着父亲的鱼杆,心里有那么一丝的安全感,仿佛父亲就在我身边。

                              我呼出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吃那个水库的鱼,要是不这么做的话,小岚真的会自杀。

                              我多么希望这一切是一场梦啊。


                              回复
                              举报|16楼2016-12-28 19:58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此时我的状态很差,拿起手机看也没看,鬼使神差的就接了。

                                对方是个女人,语气高冷,如同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十分的动听,还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你是谁?”我有气无力的问道。

                                “刘三宇,有人能帮助你解决你面临的事件,他在楼下等你。”

                                我一听对方是要帮助我的人,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不过理智告诉我这件事情一定不会那么简单。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保持冷静,反问道。

                                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女方语气变得完全高冷的说:“凭我知道你女友为什么变成了那个样子,但我不能告诉你。你需要自己去寻找答案,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幻觉,你心里最清楚。”

                                对方的话让我一时间变得犹豫不决,半信半疑,听对方的语气,说不定还真的知道小岚到底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而且这两天我和小岚都没出去过,按理说是没人知道在这两天里,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就有一个寻找答案的机会,你是否相信,我也不勉强,你自己做选择吧。”

                                不等我说话,对方便挂了电话,丝毫不拖泥带水。

                                我放下手机,回想对方说的话,纠结良久后,我决定去尝试一番。

                                现在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下去一定不行。

                                为了小岚,我愿意去冒险。

                                我走到了楼底,果然看到了一个身材中等,年龄四十出头,穿着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下巴长满胡渣,头发凌乱的中年男子靠在楼梯口。

                                奇怪是的大热天的他竟然披着一件夹克,我心想这人不热吗?

                                他看到了我走下来,顿时板着张脸看着我。

                                中年男子的双眼十分凌厉,如一头豹子般。


                                回复
                                举报|17楼2016-12-28 20:01
                                  我心情本来就不好,一看到对方板着脸,顿时间就更不爽了,心里嘀咕我特么的又没惹你,你干啥子对我板着长脸。

                                  “你就是刘三宇?”

                                  中年男子看了我良久,嘴角掀起一抹似乎在意料之内的笑意,目光移开,不冷不热的说,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拿出一支递给了我。

                                  我先是犹豫了一下,有些诧异中年男子的态度和我心里所想的有些不同,接过了烟,中年男子自己点了烟后,把火机扔给了我。

                                  我点了烟后,中年男子上下打量着我,最终目光停留在手上的鱼竿良久后,对我淡漠的说:“想好了吗?”

                                  “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为什么在这个如此巧合的时间找到我,目的是什么,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想搞清楚,小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深深的看着中年男人坚定的说道。

                                  中年男人与我的目光对视,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就等你这句话,跟我走吧。”

                                  “等一等。我想知道,你们有办法让小岚变回原样吗?”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中年男子转过头来直勾勾地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将她从鬼门关中拉回来了。”

                                  “鬼门关?”我一愣:“你,你是说,小岚她已经死了?”

                                  中年男子嗯了一声说:“这几天,你看到的,只是她的魂魄。”

                                  一时间我整个大脑都空白了。

                                  这几天,原来我都是在和小岚的魂魄生活。

                                  “她,她是怎么死的?而且,为什么会成那样子,我为何还能触摸到她。”我大脑足足空白了半分钟后才反应了过来,问道。

                                  中年男子很有耐心的回答我说:“看最近的新闻了吗。”

                                  我默不作声,闭着眼睛许久后才缓和了过来,取而代之的是愤怒:“我一定要找出让小岚身死的人是谁,让他付出代价。”

                                  中年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要还是在这里浪费时间嘟囔,你女友可就真的要死了。”

                                  “大师,只要你能救回小岚,您今后让我干啥事儿,我刘三宇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我坚定的说道。

                                  中年男子古井不波的表情听到我这一番话后,似乎也有了一番触动,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说:“很好,我叫王道平,跟我走吧。”


                                  回复
                                  举报|18楼2016-12-28 20:06
                                    我和王道平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说是去津林水库,那司机便犹犹豫豫地不敢开车。

                                    我问司机怎么了,司机回答说自从津林水库那件事情发生后,津林水库变得阴森森的,十分荒凉,时不时还会看到有身穿白衣的女子在你眼前飞过。

                                    王道平丝毫不理会司机的还怕,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我一看心中一惊,起码有上千块。

                                    “师傅,一句话,去不去。”王道平说完直接把这沓钱扔在司机的旁边。

                                    司机一看到这一沓钱少说也有两千元以上,登时眼都亮了,什么女鬼什么阴森都一扫而空,将钱收好后,高兴的喝道:坐稳了哈。

                                    “王大师,您可真舍得。”我由衷的佩服说道。

                                    王道平面无表情,就如同扔出一堆废纸似的平静的说:“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逗留,钱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

                                    我没说话,心想高人就是高人,境界和我们这种普通人简直就不是一个境界的。

                                    一路上,司机还和我们说津林水库附近的一个叫做屯新村的村子里头发生的诡事……

                                    说是,自从津林水库的事发生后,每当夜晚,就能听到婴儿和女子凄厉的哭声。

                                    村里的老一辈的人也是觉得是水库发生那事儿后,冤魂作祟。最后花钱请了个道士来做法,第一天晚上果然有了效果,女子和婴儿凄惨的哭声没了。

                                    但可怕的是,那道士第二天就出了事儿,暴毙死在了他所住的一家村民的屋子里。

                                    虽说津林水库被村长列为禁地,不过总有那么些大胆的村民,还前往水库去钓鱼。

                                    津林水库有几成的股份在屯新村村长的手里,与津林水库的老板合作投资,所以屯新村相比于邻近的其他村来说,已经是十分的发达,每家每户都过上了小康生活。

                                    基本,吃穿不愁。

                                    可恐怖的是,那些村民钓起的鱼都是头型古怪的鱼,鱼头以下皆是正常,但是鱼头……却是血肉模糊,和新闻上所说的那三具女尸的死状相同。

                                    这下,别说去钓鱼了,靠近都不敢靠近一步。

                                    如此一来,对屯新村村长和津林水库的老板来说都是损失惨重。但没办法,这案子没有一天调查出个水落石出,就不能解除封锁。


                                    回复
                                    举报|19楼2016-12-28 20:10
                                      听完司机说的话,我心中感到有些害怕,看了看王道平,这家伙居然不知啥时候睡着了……

                                      司机把车开进了一条土路,正好可以容纳一辆出租车进出,车的两旁都是甘蔗林,远离城市的乌烟瘴气,空气中弥漫着农村特有的气息。

                                      “看到前面的封锁线了没,那里就是津林水库。”司机把车速放慢,指着前方说道。

                                      我凑上身看去,果然距离几百米前,有一个巨大的水库已经被封上了封锁线,旁边的墙壁上还刻了四个大字,津林水库。

                                      古怪的是,原本阳光明媚的大中午,整个水库却死气沉沉,其上方的云朵是灰尘色的,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将一方水库也笼罩了起来,说不出的阴森。光是距离水库几百米外看去,都觉得心慌慌的,仿佛那是一个无形的旋窝,只要走进去,就出不来了。

                                      前方有两个岔口,一个是通往津林水库,出租车开进了另外一个岔口。

                                      开了几分钟后,我看到了前方有一个村子。

                                      应该就是屯新村。

                                      王道平忽然醒了过来,仰起身对我说下车。

                                      我俩下了车,一股寒风蓦然吹过,冷得我牙齿打颤,全身起鸡皮疙瘩。

                                      出租车离开后,王道平说,跟我走。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阴沉的四周,沉重的吐出一口气,跟着王道平走去。

                                      我们在树林里饶了好几个圈,远远望去我才看到了一条大约有十米宽津林水库,被一条封锁线封住了。

                                      越靠近水库,周围阴冷的气息就越浓郁。

                                      王道平和我停在了封锁线外,王道平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灰沉的云遮住了太阳,阳光照射不下来。

                                      “王大师,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我紧拽着手中的鱼竿,向王道平问道。

                                      王道平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了指水库说:“你女友不是让你来这里钓鱼吗,按照她说的话做就行了。”

                                      我眉头一皱,这就能调查出小岚的死因。


                                      回复
                                      举报|20楼2016-12-28 20:15
                                        我笑了笑说王大师你可别开玩笑了啊。

                                        谁知王道平一张脸变得极其冰冷,瞪着我说,老子没时间和你废话,要么按照我说的做,要么就离开这里。

                                        我眉头紧皱,但一看王道平不像是在开玩笑,人家毕竟是大师,做什么人家心里有数,我这种平民百姓自然不会明白大师的用意。

                                        反正如今我也没有选择,就抱着试试的心态。

                                        我把鱼杆从套里取出,感到惊讶的是,父亲留下来的这把鱼杆通体深黑,细长,长度大约比我高上几公分,在阳光照耀下竟然不反光,摸起来也没有一点的温度,冰凉凉的。

                                        我没有多想,绑好了渔线和鱼钩,调好鱼漂,将事先准备好的蚯蚓钩好,拿着预感,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后,穿进封锁线,来到岸边,将鱼饵丢入水中。

                                        没过多久,鱼杆竟然有了动静,刚开始还比较轻微,后面动静越来越大,就好像有人在水底里拉扯一样,我差点就把持不住身子跌入水中。

                                        王道平看到这动静也是忍不住惊讶了一下:“那么快就有动静了?”

                                        我咬着牙赶紧把鱼杆往上一提,可是没想到上钩的那条鱼力气特别的大,我这一提根本没有撼动其半分,鱼线在水面上不断的往水里扯。

                                        诡异的是,这巨大的动静,水面竟然没有掀起一丝的波纹,如死水似的。

                                        我憋红着脸与水里的东西不断抗争,谁知这鱼拉扯的力气越来越大,全身的力气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已经耗费了大半,我整个人竟然都被拖了出去。

                                        后方的王道平见势不妙,连忙站了起来,跑到我旁边,两只手抓住鱼竿猛地一同往后扯。

                                        王道平的力气是我生平见到过最大的,他这往后一扯,终于是把被拖拽出去的我给稳住了,连水里的怪物都没他力气这么大。

                                        紧接着我感觉手中的鱼杆一热,水里的怪物,我已经不敢想是鱼了,忽然放弃了挣扎,鱼杆一松,我们俩人的力气还没有收回。

                                        但同样的,我感觉到鱼杆上面有重物。

                                        “弄上来!”王道平一说,他自己松开鱼杆,然后向后退了两步。

                                        我将鱼竿往上一提,一条白乎乎的东西飞到了我的面前,我一看,吓得我惊叫了出来,后脊背凉飕飕的,直接把手中的鱼杆给扔了出去。

                                        王道平走过来一看,也只是眉头一皱。

                                        我钓上来的,竟然是一个人头鱼身的“人头鱼”!


                                        回复
                                        举报|21楼2016-12-28 20:19
                                          鱼身大约半米长,头部却是一颗真人的人头,就好像是被缝在了鱼身上,面目泡在水里过久导致浮肿,血肉翻卷已经泛白,最恶心的是,有数十条拇指大小的白色蛆虫在眼眶中钻进钻出,还有从头顶和嘴里钻出来的,嘴里有几颗凸出已经泛黄的牙齿咬在鱼钩上。

                                          而且,这颗人头那一双被蛆虫啃咬的眼眶好像在一直往我这边瞪,我隐约从里头看出它带着极大的怨恨,像是在怨恨我为什么要把它钓出来。

                                          随即我头皮像是要炸了,乍一看,这颗人头,与小岚的容貌竟有那么一点相似!

                                          我惊恐的看着那颗人头,都快吓傻了,这人头,怎么能长在鱼身上?

                                          鱼头那双仿佛带着怨恨的眼眶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好像不管我往哪边走,眼眶都一直往我这边瞪,我甚至连鱼杆都不敢捡回来。

                                          我颤着音问王道平:“大师,这是什么东西啊。”

                                          同时我心中不禁恐慌起来,小岚说要吃的不会就是这种鱼吧?

                                          “你女友残留在水库里的阴魂之气。”王道平语气凝重的说道。

                                          “阴魂之气?”我眉头一皱,不明白是什么东西。

                                          王道平看着我说:“人有灵魂,死了后灵魂出窍化为鬼魂,这是普通人的叫法,我们这行的叫阴魂。”

                                          王道平指着鱼竿勾上的人头鱼说:“你女友是被人害成这样的,在她死了之后,由于面目朝下,又是在水中,水性属阴,阴魂便会被水给吸引,无法离开水面,所以就会附在周围的鱼身上。”

                                          “真可恶,那她是如何带着身体和面容回到家的呢?”我提出疑惑。

                                          王道平目光闪烁精光,凝重的说:“我猜想,这也是对方这么做的,想来应该是带着目的。”

                                          我气得右拳击打左掌的说:“到底是谁这么可恶,对小岚还有其他两位女子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咯咯咯!”

                                          突然一阵瘆人的声音发出,我和王道平随着声音看去,发现人头鱼的嘴还咬在鱼钩上,嘴里那几颗松落的牙齿突然咵啦的掉落。


                                          回复
                                          举报|22楼2016-12-28 20:22
                                            紧接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人头鱼的头部里发出嘎吱嘎吱像是啃咬的声音,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随后,密密麻麻,有大有小的白色蛆虫从人头顶上刷刷的爬出来,还有从眼眶,耳朵,嘴巴,鼻子里钻出来,跌在地上扭动着软绵绵的身体。

                                            看着这一幕我头皮猛地发麻,直接把鱼竿扔了出去,胃里顿时间翻江倒海,直接就地呕吐。这几天以来我就没吃什么东西,这一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这太恶心了啊,钓上来的时候还没有多少,怎么这一碰就一大把一大把的跑出来。

                                            王道平看到这令人起鸡皮疙瘩的一幕也是皱了皱眉头,脸色很难看。

                                            暮然间,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原本晴朗的天空也诡异的阴沉了下来,阴冷的风吹了过来,我忍不住的双手抱胸,摩擦着手臂取暖。

                                            “大师,现,现在该怎么办?”我双手搓着手臂,问王道平道。

                                            王道平的目光凝视地上的鱼竿许久后说:“你抖一抖鱼竿。”

                                            我咽了咽口水,壮着胆,用鱼竿挑起堆满蛆虫的人头鱼的鱼身。

                                            没想到我这一挑,那些蛆虫就好像遇到了什么让它们无比恐惧的东西似的,刷刷的迅速朝着四周逃窜。

                                            我微微一惊,仔细一看发现,那些蛆虫似乎是遇到了我手中的鱼竿才会如此的害怕,鱼竿触碰到鱼身蛆虫都会拼命地逃窜开,人头鱼上的蛆虫都没了,速度简直叫一个快。

                                            “将鱼身挑起来。”

                                            我也不管它们为什么会怕父亲留下的鱼竿,挑起了鱼身之后,也许是我紧张了没控制好力度,一个用力整条人头鱼身直接凌空飞起,往水里飞落而去。

                                            可让我吓得脑袋都要炸开的一幕出现了。

                                            我看着人头鱼落入水里的过程,人头鱼的人头竟然与鱼身分开,古怪的是鱼身像是被一股力量给拉扯了似的跌落在地面。而那颗已经是满目疮痍的人头竟然对我森森的咧嘴一笑,牙齿都松落了好几颗。好像在对我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扑通!


                                            回复
                                            举报|23楼2016-12-28 20:24
                                              人头飞落进水里后,我如释重负的坐在了地上粗粗喘着气,刚才那一幕简直是要把我吓傻了,太匪夷所思了,我敢肯定,这不是幻觉!

                                              因为在那颗人头咧嘴一笑的同时,我很清楚的听到王道平都是倒吸了一口气。

                                              忽然间,原本阴沉的天空更加压抑了起来,平静的水面开始哗啦啦的涌动起来。

                                              我向水面看去,顿时后脊背来了个透心凉,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水面竟然浮现出了一条条的人头鱼,人头上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蛆虫,整张脸已经浮肿得看不清长什么样,分不清性别。一股阴森压抑的气氛顿时间弥漫开来,压得我根本难以喘息。

                                              呜呜哇哇!

                                              水面传出了极其不甘,痛苦,幽怨的哭声,如同一颗颗炸弹一般在我的脑海中炸响,浑身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紧接着,水面竟然飘出了一道道白色的影子,满天都是。它们被白雾所笼罩,看不清其容貌。但是能隐约的看出来,这类似于灵体之类的东西,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鬼魂!

                                              “阴魂居然浓郁到了如此地步?”王道平并没有惊慌,脸色微变的凝声说道。

                                              欻欻!

                                              水中密密麻麻的人头鱼居然直接飞出了水面,犹如炮弹一般朝着我和王道平砸来,我明显感觉到身前呼啸而来阵阵腥气与气浪。

                                              “靠,快跑!”王道平见状脸色大变,二话不说一把用力推了一把一时间陷入呆滞的我。

                                              “你大爷!”我看到一条条面容狰狞的人头鱼向我们飞来时,差点就吓破了胆,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鱼竿,然后转头就是狂跑,王道平则是在我旁边,用同样的速度跑。

                                              不过奇怪的是,我注意到王道平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丝毫恐惧。

                                              但我并没有想太多,毕竟王道平是高人,虽然没见识到他的手段,但是一条条人头鱼飞来,就算是大师恐怕也难以应付。

                                              背后不断的吹来一阵阵冰冷刺骨的阴风,使得我的奔跑速度大大的削弱。我还听到后面传来一些呼唤声,仿佛有一股魔力,促使着我要回头。

                                              我一直在克制着自己要回头的冲动,我心里明白只要一回头,我恐怕就得交待在这里。

                                              “千万不能回头!”王道平也在一旁提醒道。

                                              从头开始都是我跟着王道平跑的,跑着跑着就不知跑到哪了。

                                              我跑得直喘气,而王道平脸不红气不喘,而是目光凌厉的边跑边看着四周。

                                              我扫了四周一圈,发现周围的小树林仿佛是迷宫一般,不断的在扰乱着我的视线,看久了就感到一阵眼花。


                                              回复
                                              举报|24楼2016-12-28 20:27
                                                看的过瘾不?过瘾你就支持下楼主呗,比如扣个“1”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6-12-28 20:30
                                                  我竖着握住鱼杆不让它碰到旁边的树干,突然好像有一只手用力地抓住我的背后衣服,猛地一拉,我整个人直接嘭的一声坐在了地上,屁股疼得要开花。

                                                  咯咯咯!

                                                  我这一出事儿,身后刺骨的寒风就不要命地钻入我的身体里,那种渗人的声音嗡嗡嗡地围绕在我的耳边。

                                                  刺骨的寒意很快就弥漫我的身体,渐渐的我的意识模糊,身体冰冷,无法动弹,仿佛快要死了一样。

                                                  啪!

                                                  就在我意识即将消散的那一刻,视线模糊的我看到眼前飞过一道火光,啪的一声在我身后爆炸,那股不断钻入我体内的寒风立马就断了。

                                                  接着一股十足的暖意涌入我的身体,将体内的寒意迅速驱散,我的模糊的意识渐渐恢复了过来,下意识地想要回头看。

                                                  只不过有人一巴掌狠狠地把我的头打了回去,疼得我牙齿都要掉了。

                                                  “别他娘的回头看,快跟着符走!”在我揉着牙关的同时,王道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随即我面前出现了一张悬浮在空中的黄色符,朝左边迅速飘去。

                                                  “大师?”

                                                  我悬着的心顿时一松,但此刻王道平的人已经不见,眼前的环境变得极其的阴森,一颗颗长得奇形怪状的树木几乎是叠在了一起,很难行走,且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黑雾。


                                                  回复
                                                  举报|26楼2016-12-28 20:32
                                                    身后不断传来火的爆炸声,我想应该是王道平出手正在对付那些阴魂。

                                                    我不敢往后看,一看手里的鱼竿还在,心中一松,如今只好听王道平的话,跟随着黄色符所飞往的地方火速跑去。

                                                    没过多久,眼前突然一阵天翻地覆的变化,迷雾的树林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先前那股压抑的气氛渐渐消失,刺骨的阴风也不再吹来。

                                                    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想终于逃脱了那群阴魂的追赶。

                                                    我心里十分担心王道平怎么样了,那么一群阴魂追来,王道平能不能应付得来。

                                                    我回头看去,心想应该没事儿了吧。

                                                    只是我刚刚一回头,一个满脸是血,头发蓬乱,面色狰狞的脸与我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我吓得尖叫了起来,整个人几乎是往后跳了好几米。

                                                    然后我眯着眼一看,原来是王道平。

                                                    王道平扫了我一眼,然后虚弱地九十度弯下腰,单手撑地,吐出几口血痰,连连喘气,全身都是血,还带着难闻的腥气,显然和那一群阴魂打的是不可开交。

                                                    不过看起来应该是王道平赢了,我心中不免开始佩服此人。

                                                    “大师,你没事吧?”看着王道平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样子,走过去扶起他的胳膊问道。

                                                    王道平猛地对我摆手,嘶哑的说:“别靠近我,我身上沾着污秽之气。”

                                                    我闪电般的将手收了回来,担忧的问道:“大师,你,你没事吧?”

                                                    王道平喘了几口气后说不屑的冷笑道:“就那些小杂碎的鬼灵之术,还不能把我王道平如何。不过这周围的阴魂气息很重,我需要施法将阴魂气息驱散,以免再生事端。”

                                                    “鬼灵之术?”我双眼一亮,对于这个听起来十分有逼格的东西很是好奇。

                                                    王道平凝重的说道:“我察觉到津林水库的阴魂之气,实际上是被某种力量控制,来源便是津林水库的邻村屯新村。”

                                                    “而且,今天是十五。十五是每个月阴气最重的时候,今晚阴魂之气将会变得十分的强大,阴魂之气一释放开来,首先是屯新村遭殃,然后就是市里。”

                                                    “那整个屯新村不是就要遭殃了?”我眉头一皱道。

                                                    经过此事,我是彻底了大开眼界,见识到了真正的鬼魂,也就是阴魂。只是心中有些可惜,没有目睹王道平与那些阴魂交战的场景。


                                                    回复
                                                    举报|27楼2016-12-28 20:35
                                                      王道平深吸了口气,说:“趁现在,赶紧去告诉屯新村里的人,让他们准备好。”

                                                      我不禁问道:“可是他们会听我们的吗?”

                                                      王道平冷哼道:“听不听那是他们的事,我们已经提醒了他们。仁至义尽。如果不听,那就是他们命不好了。”

                                                      “什么人?出来!”王道平双眼忽然瞪圆起来,头向后微微一瞥,猛然大喝,吓得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随即我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人走过草丛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看去,发现一名中年人,面色惊恐,全身颤抖地走了出来。

                                                      中年人一副农民打扮,身材矮小,看起来应该是这附近村里的人。

                                                      “两两位大哥,俺什么都不知道啊。”中年人语气颤抖的对我和王道平恳求的说,生怕他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要杀他灭口似的。

                                                      王道平对我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让我来应付,他现在没精力。

                                                      “大叔,您可是这附近村子的村民?”我问道。

                                                      中年人小鸡啄米般地点头,连忙诚实的说:“对对,俺是屯新村的村民,俺叫周珀。”

                                                      我心中一喜,还真是挺巧的,居然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屯新村的村民。

                                                      “周大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附近?”我问道,这着实有些奇怪。

                                                      而王道平用一种凌厉冰冷,像是在看敌人的眼神始终盯着周珀。


                                                      回复
                                                      举报|28楼2016-12-28 20:38
                                                        周珀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两位大哥有所不知,前几天津林水库不是出人命了嘛,俺们村儿又是以这水库为生,每家每户都可以去捕鱼。可是这事儿一出,鱼不能捕,主要食物没了。”

                                                        “所以俺就准备要上山打山跳(草兔),然后就听到两位大哥在谈话,接着就被这位大哥听到了。”

                                                        周珀看了看王道平,当接触到王道平那可怕的眼神,再加上他一身血,显得十分恐怖,吓得周珀尖叫得整个人都坐在了地上。

                                                        “大大大,大哥,饶命啊,俺真的没听到两位大哥的谈话啊。”

                                                        周珀看着王道平那要杀人的目光,连连求饶道。

                                                        “怎么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证明你是屯新村的人?打山跳,那你的工具呢,你难道要赤手空拳打山跳?你特么的逗我呢!”王道平冷冷的反问道。

                                                        我也是感到十分奇怪,要知道我们刚刚逃脱了不知多少道阴魂的追杀,王道平还受了伤。

                                                        然而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屯新村的村民,王道平说这附近阴魂气息很重,也就是俗称的阴气。我都感觉到这边阴森,温度很低,一般人都不会来到这里。

                                                        而且津林水库发生的怪事,应该会让屯新村的村民心生恐惧,还有带他们来的司机也说过,屯新村发生了许多诡事,村民哪还敢出来那么远的地方。

                                                        周珀此人,确实有很多的疑点。要不然,就是这家伙胆子真的很大。


                                                        回复
                                                        举报|29楼2016-12-28 20:44
                                                          不过周珀听到这句话,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猛地跳起来说:“有有有,工具就在旁边呢。俺这不是被大哥的声音吓到,连工具都不敢拿过来,生怕挨大哥揍嘛。”

                                                          “行了行了,老子没有空跟你整来整去。既然你是屯新村的人,那你回去帮你们村里的人带个话,最好是告诉村长。”王道平眯了眯眼睛,居然选择了相信这个周珀。

                                                          周珀一拍手,连连赞叹道:“哎呀,就知道大哥一定不是普通人。大哥想要给俺们村带什么话?俺周珀,一定带到!”

                                                          王道平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说:“你们屯新村最近不是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儿吗。”

                                                          一提到这事儿,周珀就露出了恐惧之色,我看不像是装的。

                                                          “大哥您真是料事如神,就俺家的媳妇,每到晚上就不停地哭啊闹啊,吓得俺都不敢在自个儿家里睡觉了。”周珀颤抖的说道。

                                                          “你听好,每家每户杀一只带头冠的大公鸡,不能吃,放了血把死了的大公鸡放在家中的祖碑前,祈求祖宗保佑。夜晚十点后,把公鸡血洒在门前,然后就盖被子睡觉。记住,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理,尤其是敲门声和哭声!”王道平郑重的说。

                                                          周珀眉头一皱:“大哥,这有用吗?俺们村长也请过其他村里说是跳大仙的仙人来作法,但不仅没用,第二天还暴毙死在了俺们村里的一户人家里。”

                                                          我和王道平心意相通地对视了一眼,我们差不多确定周珀应该就是屯新村的村民。

                                                          “你觉得老子说的话没有用?”王道平一下子瞪圆双眼,一股强大的威严气势爆发而出,就连我都不禁胆颤心惊。


                                                          ……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6-12-28 20:4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