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吧 关注:211,531贴子:3,025,758

【原创】我出生在按摩院,那有不能说的秘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从小被一群小妈养大的!


3D双端东方魔幻网游「大青云」勾魂公测,穿越逆转,封神故事,全新演绎! 全新魔幻「大青云」_限时注册,福利多多!
广告
我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苏妈从垃圾箱里将我捡回去,我早就死了。
苏妈是按摩店的老板娘,所以我从小在按摩店长大,因此也被叫做按摩女的儿子甚至是野种,没少受到各种白眼和嘲讽。在学校的时候,甚至有的家长直接当着我的面告诉他们的孩子不要和我玩,说我身上不干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12-27 20:20
    所以很多人都躲着我,好想我就是瘟疫一样。而胆子大一点的人则以欺负我为乐,在他们看来欺负我是一件很光荣的事。
    在外面受了欺负,我回到家里也不敢对苏妈和其他小妈说。就算说了,那些小妈也没空搭理我。她们要么给那些男人按摩,要么聚在一起打麻将,而我还得服侍她们,给她们端茶倒水,洗衣做饭,有的时候,她们甚至连内衣内裤都丢给我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12-27 20:20
      小野长得很漂亮,皮肤很白,腿很长,屁股浑圆挺翘,比店里其它的小妈要漂亮多了。
      我很喜欢看她,没事就盯着她看,怎么也看不厌。
      可是小野却不理我,就算我主动和她说话,她也总是板着个脸。这让我很生气。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12-27 20:21
        在学校被欺负,在家里被“欺负”,一直被欺负的我十分不甘心,我也想欺负欺负别人,而显然,面前这瘦小的姑娘显然就是我的欺负对象。
        于是一天晚上我溜进了她的房间中。
        她的房间很小,原本雪白的墙面现在脏乱不堪,到处都是鞋印儿,比我住的单间差多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12-27 20:21
          但她房间里有一个大柜台,上面摆满了各色廉价的化妆品,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坐在那化妆台前面捣鼓,听到我的声音后连忙一惊,放下手中的东西转头看向我。
          脸上的惊慌立马消失,冷着脸说:“你来做什么?出去!”
          我微微一怔,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我看着她那雪白的大腿,美丽的面容,突然想到在学校里有些同学在偷偷处对象,甚至会偷偷躲到小树林搂搂抱抱,而在店里晚上也经常听到那些小妈与客人嗯嗯啊啊的声音,让我心痒痒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12-27 20:21
            一种旖旎的想法在心中酝酿着,仿佛有一团火在我小腹中灼烧。
            我目光灼热的盯着她,平时给那些小妈洗内衣,我心中就时常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我也曾在梦中幻想过小野的躯体,但伴随而来的,总是她那冰冷的面容。
            梦中的我会有些害怕,但这次看着她的脸,想起那些欺负我的同学,他们的眼神似乎在这一刻重叠到了一起,化为狂风,让我心中的火越烧越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12-27 20:21
              “你想要干什么!”她带着呵斥的意味了。
              我转头看看空荡黑暗的走廊,那里悄然无声,黑夜的心脏在跳动着。我急忙回头把门掩上。
              “我……我要……”我直接跑了过去,手脚有点慌乱。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12-27 20:21
                “我们在一起吧!”这话出人意料的流利,我冲了过去,右手搭在小野柔嫩的肩上,准备把她搂入怀中。
                “干什么!”她惊叫一声,把我推开,显然对我的大胆有些不可思议。
                看着她的样子,我心中的满足感愈发强烈,雄性荷尔蒙如火山喷发般,给我莫大的勇气——我想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于是我再次冲上去,双手成拥抱姿态,这一次,一定要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12-27 20:22
                  就在这时她退后一步,抓起一个空的啤酒瓶,猛然向我脑袋上砸了过来。
                  砰!
                  巨大的响动,我感到自己的头颅仿佛和啤酒瓶一样炸裂开来,变成漫天的碎片。世界,小野的脸,在那一刻模糊了,一滴一滴鲜红的液体,从我的脑袋流下。
                  “啊……”
                  我凄厉的惨叫,相信这辈子都没有一刻像这样,我叫得如此凄惨,就像杀猪一般,不,比杀猪还要惨烈的多。
                  一群小妈们听了我的惨叫,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一个个穿着暴露的就跑了过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12-27 20:22
                    还在为赚不到钱烦恼吗?还在为创业项目头大吗?别急! 世晨小吃培训带你致富带你飞!
                    广告
                    她们骇然地发现,小野正一脸震怒地拿着一个啤酒瓶口,上面还占有丝丝血迹,瓶身瓶底已经成了地面的碎片,凌乱的散开。
                    “小婊子!你干什么!还造反了不成?”浓妆艳抹,身材火爆王妈直接冲了过去,狠狠地扇了小野一巴掌,脸上立即出现了一个巴掌印。
                    小野被打的双耳嗡嗡作响,手却紧紧地握着瓶子,不知道是不是在考虑再一瓶子,对着王妈,砸下去!
                    “哎哟!怎么,还拿着凶器!这还小着呢?就想造反了?这要大了还得了!”
                    几个小妈本来就脾气暴躁,这下见到小野的态度,直接冲上去。
                    啪啪!
                    无数巴掌扇到小野的脸上!小野吓得连忙丢掉了瓶子,小手捂着脸,眼泪直接流了下来,大眼睛里写满了畏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12-27 20:22
                      “发什么了什么事?”这时,苏妈闻声跑了过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还见血了,哎哟!我的干娘!”苏妈显得很着急,她向来富有爱心,虽然对我很好,但也不能说明她偏袒我,事实上,她对谁都好,对那些无家可归的野猫都照顾有加。
                      小野紧紧握着被抽红的脸,眼泪在大眼睛里面打转,但她还是硬挺着,倔强地看着苏妈不说一句话。
                      “小野,到底怎么了?”苏妈的焦急变成了威严,语气充满着不可反抗。“快说说,你们俩怎么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12-27 20:22
                        “苏妈!这野丫头想逃跑!被我撞见,我要告发她,结果,结果她……呜呜……”我边说,边捂着流血的脑袋哭。
                        “什么!”苏妈面色大变,她这要跑了,要是出事结果不可估量!苏妈冷冷地瞥了一眼小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小野终于开口回了一句,“我没有想跑,是他想要对我那样……”
                        王妈听了小野的话,眉头微微皱起,回头看着我疑惑地说道:“小野说的是真的吗?”


                        这我哪能承认啊,立即说道:“她才撒谎,我知道她早就想跑了。”
                        “你这小婊子!想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诬陷苏哲,看我不抽死你。”王妈脸上写满不爽,顺势又抽了小野一巴掌!
                        “你不知道我们怎么赚钱的是不?整天吃喝觉得钱来的轻松是不?”
                        啪!啪!啪!
                        其他几个小妈轮番上阵,又是几把掌,下手可一点也不留情。
                        我知道她们并不在意我有没有说谎,只是单纯的想找个借口打小野,想要她屈服,将她打怕,免得以后出什么乱子。
                        我转头发现小野还捂着脸,脸都被抽肿了,但她却只是怨恨地盯着我,但倔强的她没有再为自己辩白一句,也没有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12-27 20:23
                          “算了,算了!别打了!看着我心烦!”苏妈摆摆手,一脸冷漠,但我看得出,她还是有着淡淡的不忍。
                          “好!”王妈挺挺胸,不只有心还是无意,像是在炫耀自己胸口那俩团摇摇摆摆的大白兔。她指甲涂着鲜红的指甲油,指着小野道:“我将你买来可不是让你来白吃白喝的,明天就给我去接客!”
                          “你,明天,去接客!”王妈尖声道,一脸不爽地指着小野,在小野眼里,那指甲油红艳的快仿佛滴出水来。
                          我知道,王妈十四岁就开始学习接客,那时店里的老板可不像苏妈这么好说话,别说跑了,就是你摇摇头,甚至皱皱眉,马上会有几个汉子过来好生伺候!
                          王妈应该时那时被整过,想要泄恨。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12-27 20:23
                            “接……接客?”小野听到这话,瞬间全身一震,面色大变,如果不是被打红了脸,估计面色会苍白无比。
                            “没错!就是接客!明天就给我去接客!”
                            “怎么,你还想只吃饭不干事?你以为我们白养你啊?”小野在一群小妈的谩骂下,脸色变了又变,身体颤抖不已,各种恶毒淫秽的语言四出,让我心头微微地一颤。
                            平时她们看起来都很好的,发脾气也是偶尔,没想到这次反应居然如此剧烈,莫非是因为小野要“逃跑”的事触动到了她们底线?
                            想到这里,我的心颤动着,对冤枉小野的事竟然涌现出了一丝后悔。
                            “接客……不要、不要,我不要去!”此刻,小野再也憋不住眼眶中的眼泪,泪如泉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声音哽咽无比!
                            “苏妈……小野……还小……小野,小野,不想去接客,苏妈……”
                            哪怕是遭受一顿毒打,一顿侮辱的小野都倔强着,没为自己辩论,没哭一声,而今听到了“接客”。她竟然哭得如此惨烈,几乎要跪地求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12-27 20:24
                              苏妈搭在我肩上的手抖了抖,随即放下,大拇指和食指抓着自己红色的裙摆,旋转,显得有些纠结。
                              “不接客?小婊子,莫非来这里还要我们养你?你想要造反了不是?”
                              “还想不接客?告诉你,让你接客是轻的,没把你卖了,是你这个婊子的福气!”
                              “你想吃屎是不是……”
                              我全身都在颤动,此刻的小妈们,完全不同往日,如同化身成为了地狱中的恶魔一般,在她们身上,我竟然看到了我同学的影子,而中间的小野,就是我——
                              他们围在一起,说我没爹没妈,骂我是“野种”,骂我是“狗娘养的”,骂我是“吃屎长大的”,没人站起来为我说一句话。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12-27 20:24
                                此刻的小野,与我竟然如此的相似?我心中的后悔,更为的强烈了。
                                “不……不……”此刻小野已经哭得撕心裂肺,声音哽咽的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她那泪水填满的眼睛还在不断地看着苏妈,似乎想要抓住那唯一的救命稻草!
                                “苏妈,还是算了吧!小野……小野……是我……”我依然低着头,支支吾吾,想把一切说出来,可是看到她们的样子,到嘴的话竟然说不出口!
                                我是个懦夫!
                                “够了!”苏妈声音不大,但却压下去所有的嘈杂,只有小野还在哭着,哭得撕心裂肺。
                                苏妈转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威严的目光一扫众人,摇摇头,最终叹息了一声。
                                “算了吧,小野还小,等她大了再说!”
                                “不行啊!苏姐!她要是跑了,出了事我们怎么办,必须让她接客,让那些男人来调教调教她!”苏妈一说完,王妈就立马站了出来,连声反对。
                                “对啊,苏姐,王姐说的对,咋们这店,可不能开这个头,是婊子,野种,就得防住啊!”大妈们都附和着王妈,显然不同意苏妈的意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12-27 20:24
                                  “这店我说了算,她的事我来管,出了事我担着,以后她的生活费,我来出!”苏妈厉声斥夺,显然对威严被挑衅十分不满。
                                  “苏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王妈脸色一变,显然对苏妈还有着本能的畏惧,连忙出声解释。
                                  “这事就这么定了。”苏妈又扫了她们所有人一眼,转身指着我说,“我带他去对面隔壁老张的医院看看,你们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
                                  苏妈说完,便领着我下楼。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12-27 20:24
                                    此刻哭声已经停止,小野低声啜泣着,似乎已经平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是不安,于是转头一看,恰好与小野四目对视。
                                    我看到小野那怨恨的眼神,如同九幽地狱一般,让我惶恐,让我如坠冰窖!
                                    我抓紧了脚步离开这里,似乎再待在这里一刻,就会感到浓浓的不适与不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12-27 20:25
                                      去医院里剪了头发,上了药,光了一块的脑袋贴了一大块白色的纱布回来,夜,已经十分浓稠了。
                                      回来时发现王妈她们今晚没再接客,店铺打烊,时而可以听到一些酒鬼在外面的谩骂声,让我对她们的好感度再次降低。而她们却自在的在一间房打麻将。
                                      我回到我的房间,虽然有点小,但比小野的要干净不少,毕竟她在那间房在住之前是杂物间,红灯区的杂物间有多脏应该是能想象的。
                                      我想草草的关灯睡觉,但一关上门我就就愈发不安起来,即便隔着墙壁,我仿佛也能看到小野的房间,看见她,正一脸怨恨地看着我。
                                      我一阵后怕,现在我有些后悔了,不该诬蔑小野的,于是我权量许久,终于鼓起勇气打开门,往小野房间跑去。
                                      夜晚店里除了房间,一般是不许开灯的,于是穿过条条漆黑的走廊,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终于来到了小野的门口。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12-27 20:25
                                        其实还没到,就听到了她那低沉的啜泣声。
                                        她还躲在房间里哭泣。
                                        不安,惶恐,愧疚,在我心中交织着。
                                        这一刹那,我又重新失去了敲门的勇气,就像在苏妈前面,失去了说出事实的信心。
                                        我跑回房间,关上门没开灯,然后把门反锁,倒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覆盖着。
                                        迷迷糊糊,迷迷糊糊的,这一晚,我好像睡了很久,又似乎根本就没有睡下去,最终被一个老男人的吼叫给惊醒。
                                        “你们老板呢?你们老板在哪?”
                                        此刻还是清早,天刚蒙蒙亮,一般来说按摩店都是晚上开门营业的,大清早的怎么会有人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12-27 20:26
                                          我迷迷糊糊爬起来,将门推开一点点,看见一个秃头老男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胡老板,我们老板刚出去!”王妈走了出来,衣着暴露,看起来十分勾人。
                                          胡老板狐疑的看了王妈一眼,说到:“是你叫我过来的?”
                                          王妈脸上堆满了笑容,“那可不,有好货到了首先想到的就是胡老板您啊!”
                                          说着,王妈将手机递了上去,“绝对是个雏,只是性子有点野,不懂规矩!”
                                          “哈哈,就是要这样的!听话的不好玩!这样的才好玩!”胡老板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双眼狂热,露出满嘴的黄牙黑牙,看起来十分恶心。
                                          王妈见状,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只是这价格嘛……”
                                          “价钱没问题,没问题!有你的赏!”王老板眼中淫光四射,显得激动万分,随手从钱包中抽了一把钱丢给了王妈。
                                          “好好好!”王妈笑的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缝,业里面都知道,被胡老板调教过的姑娘,除了死了的,其他可都是老老实实的!
                                          接着苏妈将一串钥匙笑嘻嘻地递给胡老板,指了指小野的房间说道:“胡老板,就在那个房间里,您好好玩!”
                                          天哪,王妈这是要将小野给卖了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12-27 20:26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有冲过去抢夺钥匙的冲动!
                                            但我看着胡老板,仅仅是他的名气,便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不能动!否则我会死得很惨!
                                            我只能默默看着他,拿着钥匙,穿过那条还是很黑走廊,走到小野的房间前面!
                                            然后……开了门,再关上!
                                            “啊……”我听到了小野的惊叫声。
                                            “你干什么,苏妈说了我不接客,你给我出去!”小野沙哑的呼喊从门里传来,我着急到了极点。
                                            “怎么办?是进去还是不进去。”我看着那扇虚掩的门,内心十分纠结。
                                            “娃子,你也想上啊,等胡老板上完后我让你再上,呵呵。”王妈数着钱,在一旁笑道。
                                            “啊……”里面不断传来小野的惊叫,噼里啪啦的响动,看来胡老板已经下手了,我觉得换作任何一个男人,也不想看着一个少女被老男人糟蹋。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英雄主义,但那时,一股热血,从我心头,喷涌而上。
                                            死就死吧!这辈子我不像过得像狗一样!这是我的错,我来承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12-27 20:26
                                              “啊……”
                                              正当我想破门而入的时候,胡老板一声凄厉地惨叫,几乎传遍了整个按摩店。这声惨叫听起来,比我那晚痛苦得多了。
                                              王妈数钱的手顿时那么一抖,经验丰富的她,知道可能出事了,但我比她更快一步,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脚破门而入。
                                              我看到了,胡老板裤子还没脱完,跪倒在地上,面色几乎成了猪肝,双手死死的抓着阴部,在那里鲜血不停地流下。
                                              而小野的手上,正拿着一把剪刀。
                                              她面色十分疯狂,剪刀上殷红的血迹,昭示着她刚才做过什么。
                                              “啊!你这天杀的小婊子!”王妈失声尖叫,差点把钱从手里给扔掉。她瞬间冲了过去,一把抢了小野的剪刀,然后狠狠地在她脸上扇了俩巴掌。
                                              但她此时已经顾不得小野,连忙蹲下查看跪倒在地上胡老板。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12-27 20:26
                                                “胡老板,怎么样?怎么样?”王妈十分着急,我知道胡老板有钱,势力很大,要是在店里出了事,我们大家都完了。
                                                胡老板双手捂着裆部,面色十分狰狞,痛得连话都说不出。
                                                这时,其他小妈们也闻声而动,焦急地赶了过来。看到这幅惨状,纷纷吓了一大跳。
                                                “小婊子!你在干什么!”
                                                小妈们冲了过去,你一拳我一脚,刹那间就把小野打倒在地。
                                                “快!快!把胡老板送去医院啊!”王妈颤声道,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一群小妈又忙碌起来,从隔壁老张那里借来担架,抬着胡老板去车子上面。
                                                我目睹着整个过程,但已经被震惊到不可言说的地步,小野,这个小姑娘的野性超出了我的想象。
                                                此刻店里的保安,一群整日无事可干的小混混,拎着棍棒就跑了进来,直接奔着抱着头缩在墙角的小野去了。
                                                我看见,小野抬头看了看他们,眼中没有恐惧,竟然流荡着狠辣。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12-27 20:26
                                                  我无法制止这一切,只能被动的看着他们冲上去,对着小野一顿毒打。
                                                  “一切都是你的责任,都是你的责任!”王妈送走胡老板后,立马冲了进来,指着正被围殴的小野道。
                                                  她脸上写满了焦急担忧,像丢了儿子精神失常的中年大妈,神色癫狂到了极点。
                                                  “我要杀了你!”骂着骂着,王妈竟然再次拿起掉落在地上的剪刀,冲了过去。这把那些只打人不伤根本的混混都吓一跳。
                                                  这个年代了,虽然说打架斗殴只要影响不大就没事,但闹出人命,背景不大你别想跑了。
                                                  “王姐,别别别,使不得,这使不得。”一众小妈们连忙拦住她发疯她。
                                                  “将她关进小黑屋,好好看守,明天交给胡老板处理。”王妈的怒火依旧不减,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 小野已经被她凌迟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12-27 20:27
                                                    我偷偷看过去,虽然小野被打得很惨,但那脸上却写满了倔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目光冰冷,犹如刀子一般锋利。
                                                    “把她关起来吧!”说话的是苏妈,店里出了这么大事,她自然放下手中的一切赶了回来。圈子里都传开了,所有人都说按摩店这次谁也别想跑。
                                                    “都散了,都散了。”苏妈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紧张,冷冷地对着王妈说道:“当事人,陪我去医院看胡老板。”
                                                    王妈顿时面如土色。
                                                    于是一众小妈像是得到大赦,作鸟兽散尽,我看见有的甚至跑到房间收拾行礼去了。
                                                    胡老板是谁?黑白两道通吃,人家命根子要是出了事,谁担当的起!到时一个都跑不了!
                                                    “你,给我在这里好好看着她!”苏妈叫我,指着小野说,或许此刻,她已经找不到什么可靠的人手了。
                                                    我此时也受到了惊吓,木然点点头,然后就看见苏妈拖着王妈往店外而去,看来是去医院了。
                                                    对于胡老板,我真心希望他有事,但也希望他没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12-27 20:27
                                                      小野遍体鳞伤的蹲在墙角,我想说但不好再说什么,于是自顾锁了门,准备也跟去医院看看。
                                                      但我潜意识一直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惹的祸。都是源于我。
                                                      想着小野那样子,我心里不由得愧疚起来。
                                                      于是我跑到自己房间,拿出昨晚张医生给我开的药,又带了些水和面包,到了小野门前开了门。
                                                      她一脸怨恨地看着我,让我心里毛毛的。
                                                      “这……给你……”我结巴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要这么假惺惺!”小野对我吼道,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但还是倔强着,冷冷地看着我。
                                                      “如果你想帮我,那就放了我啊!”这话一出,把我吓一跳,连忙跑出去看看有没有人在,要是小野跑了,苏妈回来还不把我打死!
                                                      “一切都是因为你,你不用假惺惺,如果是真心的,你大可把我放了!现在店里,除了那些不能走的,人走的差不多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12-27 20:27
                                                        我拿着手中的一切不知所措,看着她对我鄙视的一笑,然后起来,转身背对我蹲着,像在面壁思过。
                                                        她现在的处境,身上的伤,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吧。我想,但把她放了,这个责任,我承担的起?
                                                        而如果不放,她可能会受更重的伤,被更多男人蹂躏……
                                                        我的内心,在激烈挣扎着。
                                                        不知道一切,该怎么办。
                                                        我将手中的药和面包放在床上,然后拧开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半瓶。
                                                        冷汗从我的头上不断流下,我知道,下一刻,或许我就要做出一件我的一生中,从未做过的大事。
                                                        尽管它要我付出的代价无法想象,但如果不做,确实对不起我的良心。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12-27 20:27
                                                          百度小说人气榜查看规则>>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