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夫座吧 关注:438,369贴子:4,954,051

最近感觉不正常,去算了一命,哎,祸国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命纳妖星?!

回复 明明茹悦徘 :iiii


 我名叫秦飞,今年二十二了,是一个地道的大学生,现在正处于实习阶段,在一家广告公司打打杂,也就是端茶倒水、打扫卫生什么的,时不时的搬运一些材料,做一些苦力活。


  我想我也就是初入社会的‘雏鸟’,社会经历不足,先安安稳稳的做几个月,实习完后,领上毕业证,也算学业完事了,那时再考虑换份好工作,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所以我也就在这定了下来,也在这边租了房。


  想是想这么想的,但好景不长,我这样一个职场菜鸟却得到了老板娘的‘青睐’,严格来说,也不算是青睐,因为初次见面,就约我晚上去宾馆见,顺便提一句,就我们两!


回复
举报|2楼2016-11-15 22:25
    摸着良心说,老板娘很漂亮,是那种很有韵味的女人。而我呢,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屌丝,说实在的,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人,她是看上我哪点了?


      说到这里,有人纳闷了,这不是传说中的艳遇吗?应该是好事啊,怎么就听我口气好像不对劲啊?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因为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接下来发生的更是让我都要炸毛了。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6-11-15 22:27
      那天早上,我出门上班时,也不知道是谁在我的房门上拍满了黑手印,这关门的时候吓了我一身冷汗,要说是熊孩子,我也无话可说了,可是一个孩子也够不着这么高吗?


        我也没太在意,等晚上和女房东说说这事,我觉着也是点背,刚出大门没走几步,一个转弯迎面撞上一个老大爷,不出意外,老大爷摔倒在地上了。


        说实在的,我有点担心,想着可别出什么幺蛾子,一是怕把老大爷撞出个好歹来,二是怕老大爷讹我,不是我以小人猜测,是这个社会,让人心凉。


        考虑过撒腿就跑,但我做不到。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6-11-15 22:30
        我扶起老大爷,要怎么样我也认了,谁让我是一个大好青年呢?老大爷也没怎么样,说了我几句以后走路不小心。我一边道谦一边解释着上班走路急了,老大爷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让我走。


          我又道歉了几句,准备走呢,老大爷回身叫住了我,眯着眼睛瞅着我,说完了完了,自顾自的又嘀咕了几句,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了。我当是有点无语,觉着老大爷有点神志不清。


          来到公司时,我的师傅已经来了,正在鼓捣着什么喷绘机。


        回复
        举报|5楼2016-11-15 22:33
          师傅比我大一岁,看着挺老实的,性格却是蔫了吧唧的“坏”;总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其他同事陆续也来了,别看是星期六,也挺忙碌的,一个上午不觉就过去了。到饭点了,留下我和师傅两人看着公司,其他人都去吃饭了,然后师傅接了一个电话,也下楼了。


            这师傅下楼后,二楼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翻着杂志看着社会要闻。我突然听到蹬、蹬的脚步声自楼下响起,才一转身就看见一个红衣大美女出现在二楼。


          回复
          举报|6楼2016-11-15 22:44
            有吧友在看吗?出来冒泡混个脸熟了,不要让楼主一个人单机啊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6-11-15 22:47
              这里我要说一下,我来一个礼拜,也只是打扫一下什么的,对于其它业务还不熟悉,要是有客户来,也是别人接待的,就我一人的话,心里没底,客户问起来,我啥都不知道,觉的也太丢脸了。


                那大美女先说话了:“你就是新来的实习生秦飞?”


                我是不认识这大美女的,也不会知道她为什么认识我?我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大眼、瓜子脸、那腰也绝对是现在流行的A4腰,可我就是想不起我脑海里有这个人。


                那大美女突然笑了笑,对我说:“别看了,我是老板的爱人,你刚来不可能见过我。”


                我谈不上信,也说不上不信,只是这几天确实没听别人说过还有个老板娘了,不过这也不关我的事,只要她不仗着自己是老板娘随意拿东西就行,万一她是冒充的呢?


                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的情况,随后又闲聊几问,聊着聊着,老板娘的身子离我越来越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是蹭上来了。


                说实在的,我无耻的硬了,她真的太漂亮了,我作为一个男人……生不起推开她的念头,这下老板娘更是肆无忌惮,岔开了双腿坐在了我的腿上,一股酥麻感传遍全身。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6-11-15 22:52
                她抚媚的搂着我,附在我的耳边有点小俏皮,对我说:“今晚别回去了,姐姐带你去宾馆,然后……”


                  然后是什么,她也没说,但那种神态摆明是告诉我那啥,她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从我身上下来,抚媚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笑嘻嘻的小跑着下楼了。


                  我咽了下口水,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艳遇,以前常听别人说有钱的女人啊,喜欢玩一些比自己小的男的,看来应该是真的。


                  我心想管她是不是真的老板娘,先‘全垒打’再说,还幻想着晚上我和她在床上的情形……但这一切没有发生,也幸亏没有发生,不然我也不清楚晚上到底会发生什么,有点小庆幸我多嘴问了师傅一句老板娘是个什么样的人,然而师傅的一句话,让我身心有点发寒。


                  师傅说:“老板娘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死了。”


                  我愣了愣神,以为师傅在和我开玩笑,师傅也没多说,给我看了一则新闻,是一月多前的,说的是某女子过马路离奇死亡,还附带有照片,而照片中的女子与我所见那个大美女一模一样。


                  新闻这是不会造假的,除非是故意单独弄好然后给我看,可是就算师傅会弄,也不会知道我要提起老板娘的事,所以老板娘是怎么回事?


                  要说师傅他们整我,这下的局也太大了,不至于这样的,我宁愿相信,我眼花或者大白天的看见鬼了。


                  我背脊有点发冷,说不怕是假的,但一想也觉的这事有点扯淡,这年头,哪来的什么鬼?我笑了笑,也许是两人长的像而已。


                  因为在初中时,我班就有一对双胞胎,那简直就是一毛一样,上了三年,我也分不清谁是谁。


                  这事我想不清楚,也没提起此事,至于晚上我是不敢去宾馆了,就怕有个万一,那我也就完蛋了。


                  又翻看了一会杂志,李冉和几位同事吃饭回来了,轮到我们出去吃饭了,说来也巧,刚出门师傅就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他女朋友的。


                  师傅皱了皱眉,就先离开了,我还想着告诉他中午我见老板娘的事,看来只能再找时机了。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6-11-15 22:55
                  对于吃啥我是没什么讲究的,随便找了一家面馆,点了一碗面,在靠窗户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也不知道咋回事,自坐了下来,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俗话说的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我心里也是越来越没底。总觉的老板娘这事太离谱了。一个死了一个月的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还要约我去开房。


                    过了几分钟,面端了上来,我吃了几口,手机就响了,是一条短信,号码我不认识,内容却有点莫名其妙。


                    今天晚上别回你房间,不然有性命之忧。


                    我吃着面,想着谁这么无聊逗我玩呢,也没多在意,又吃了几口,实在是吃不下了,付了钱,走出了面馆。


                    这时,右眼皮跳的更厉害了,就像是有人扯着我的眼皮在拉动一样,我有点纳闷,这是咋了,难道眼皮抽筋了?


                    这乱想着,突然看到左边方向有一个小女孩正向马路中央走去,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路上还有很多车在行驶。


                    这走上去,绝对是死路一条。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6-11-15 23:02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大声喊了几句,但车流声太大了,再加上离小女孩一定距离,她根本听不到。


                      眼看着小女孩就要走上马路中央了,我这下急了,实在没有办法,我撒开腿就向小女孩跑去,说心里话,我不想当什么英雄,更不图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救下小女孩。


                      我记得上次这样不要命的跑是初中时候,是为了一个比赛,腿整整疼了一个下午,但这次不一样,我这是在救命,就是疼一天,我也得玩命的跑。


                      眼看已经来及不了,小女孩这时转头看向了我,还对我笑了笑,我想提醒她快躲开,但为时已晚,一辆车正好从小女孩左侧驶了过来,小女孩一下子被撞飞跌倒在马路上。


                      现在这马路两边都是设有一些护栏还有花草什么的,小女孩的视野一下子就失去了,我眼睁睁的看着那肇事车辆从我眼皮子底下逃跑,却没有办法,下意识的把肇事车辆的车牌号记住了。


                      如果小女孩出事,我就立马报警,不能就这样让肇事者逍遥法外。


                      我火急火燎的又跑了几步,来到小女孩被撞的地方时,当场愣住了。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小女孩,而一个白色半大的布娃娃安静的躺在路中央。


                    回复
                    举报|11楼2016-11-15 23:06
                      我后退了几步,想着难道我眼花看错了?摇晃了下脑袋,再看的确就是一个半大白色的布娃娃,这布娃娃还是款式很老的,记得我小时候见过几次,现在根本就见不到了。


                        我蹲下来,揉着点发麻的双腿,也许真是自己眼花了。但又一想,这也挺好不是?总比有一个小女孩躺在那里强吧?


                        又揉了一会腿,我才感觉好点,起码是不哆嗦了。


                        突然,我的肩膀搭上了一只手,我一看是个小女孩,一身白衣,七八岁的模样……等一下,这不就是我刚才看见的那个小女孩吗?我脑袋嗡的一下,这小女孩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揉了揉眼睛,看着小女孩,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小女孩也看着我,一脸纯真的样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说实话,小女孩挺可爱的,尤其是眼睛水汪汪的,就是白了点,就像得了白血病似的,手中的布娃娃老了点……看到小女孩手中的布娃娃,我再也坐不住了,因为我记得这布娃娃刚才还躺在马路中央呢。


                        我咽了一口唾沫,想着小女孩刚才被撞的情形,心里慌的很,这小女孩是人还是鬼?不会撞上不干净了吧?


                        这‘撞鬼’一事,我也是半信半疑,半信是因为以前听别人提起过,不像是瞎编乱造的,半疑是我长这么大就没遇到过。


                        我心里直打鼓,默念着佛祖保佑,千万别真是撞上不干净了,也幸亏是大白天,要是大晚上的,我可能真就以为是碰上不干净了。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看起来很纯真,小声的说着:“我妈妈不要我了,我以后可以跟着哥哥吗?”


                        我呼了口气,听这声音挺正常的啊,难不成是我乱想,自己吓自己吗?

                        不管怎么样,我也得冷静,我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小声问小女孩为什么她妈妈不要她了。小女孩停顿了几秒,摇了摇头,看样子很低落。


                        也许是小女孩一个人在外玩,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摸着小女孩的脸蛋,想着这事也不能不管,就也答应了小女孩,让她跟着我,等我下午找到她妈妈再说吧。


                        我这也不过是玩笑话,我不是什么猥琐男,只是怕小女孩乱跑,会出事。小女孩听了很开心,一脸认真的扳着手指头,我有点疑惑,不知道她在干嘛,过了一会,小女孩像是数完了什么,抬起头对我说:“哥哥,你真好,十二年了,没有人理过我。”


                        我一听,有点蒙了,十二年?这小女孩也不过七八岁吧,我心里一阵发怵,怔怔的看着下女孩,想要咽一下口水,喉咙里却是干干的,这时我也注意到了哪里怪怪的,小女孩身后是没有影子的。


                      回复
                      举报|12楼2016-11-15 23:09
                        我脑袋嗡的一下,半边身子都发麻了,背脊直冒冷汗,我这时才发现来往的人都会看我一眼,那眼神就是不解我蹲着在干什么,对于小女孩好像看不到似的……难不成小女孩是鬼?


                          小女孩看着我,说要以后跟着我,说着还伸出一只惨白的右手摸向了我。我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想要后退却发现双腿都麻了,也不知是吓的还是蹲时间长了。


                          小秦,你在这干嘛了?


                          突然,有人在叫我,声音好像在哪听过,我一喜,这不是老板吗?来的也太及时了,要是我现在能动,我绝对跳起来亲老板几下,从未有过的觉的老板是如此之好,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小女孩瞅了瞅老板,又看了一下我,手又慢慢收了回去,有些失落,对我说:“哥哥,那我先走了。”


                          小女孩抱着布娃娃,低着头一步一步离开了,我长呼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比打了一架都累。老板正好从身后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怎么了。


                          我大口喘着气,想说看到不干净的了,但到了嘴边不知怎的却是停住了,想想还是算了。对于老板娘的事,我也不打算说了,先搁着吧。


                          这不觉间,就出了一身冷汗,嘴里边也是干的要死,比渴了好几天还难受,让小女孩吓的不轻。老板说,小秦,你是不是病了?我晃了晃脑袋,说没事。


                        回复
                        举报|13楼2016-11-15 23:13
                          老板也没多问,闲聊了几句,他说先回公司忙了,临走前也没催我去上班。我点了点头,腿还有点发软,得休息一会了。


                            经小女孩这么一茬,我有点相信师傅的话了,老板娘也许真的死了,中午见到的老板娘,八成不是人,可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不是我碰上了这事,是事寻上了我。


                            突然,电话响了,是女房东打来的电话,心想房租什么的都交齐全了,找我还有什么事?我接听了电话,刚放到耳边,听到房东那边嘈杂一片,乱哄哄的,时不时夹杂着像是电流的声音。


                            我隔着电话说了好几句,房东那边都没人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她那边信号不好呢。我直接按了电话,发了个短信,不到三秒,女房东就回过来了。


                            你在哪?快回来,你房间有东西。


                            我有点莫名其妙,也不知房东在说什么。过了几秒,房东又发来一条短信,快点回来,我怕。我想难道是有小偷了?这女房东笨啊,不会报警吗?


                            我心中暗骂,今天点也不是一般的背,先是撞上那‘东西’,现在又有小偷在偷东西?时运不济,也不是这样悲催啊。


                            来不及多想,我拨通了师傅的号码,说了一下情况,说晚点回公司。小女孩的事先放一放,我知道这得找一个懂行的人给我看一看才行,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回去把那小偷抓住。


                            我原地蹦达了好几下,双腿好了一点,才去坐公交,上了公交车之后,隐约听到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好像是说,哥哥,不要去。我疑惑的看了一下外面,只见车窗外,一个小女孩怔怔的望着我,一脸不舍,而那个女孩就是刚才我见到的那个。


                          回复
                          举报|14楼2016-11-15 23:19
                            我头皮发麻,恐惧瞬间直窜心头,小女孩说要跟着我,不会是缠上我了吧,心中直念叨不要跟过来,不要跟过来。庆幸的是公交车开动了,车上也不有少人。


                              小女孩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也没有要追过来的样子,我长呼了一口气,就这一会功夫,出了不少冷汗,想着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很快我下了公交,快步跑了起来,不一会,就到了我住的地方,推开大门,先是直走几步,然后右拐是一条暗暗的楼道,即使大白天的,楼道里也是黑的有点吓人,而楼道最里一间便是我的房间了。


                              我看着与平日里一般无二的样子,不像有小偷的样子,房东这是闲着没事干开的哪门子玩笑,正想着呢,突然眼前伸出来一只手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一个女性声音我耳边响起。


                              别出声音,快点过来。


                              我身体一个哆嗦,差点尿了出来,乍一看那只手以为是小女孩也跟了过来。我赶紧点了点头,身后那人才放开我,我转身一看,原来是女房东。


                              我抚了抚胸口,靠在墙上大喘气,也不是我胆小,短短一小时内,先是老板娘,后是小女孩,给谁也会神经紧绷起来的。


                              女房东也是,不说话,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忌讳的看了一眼楼道里,拽起我的胳膊就往楼上走,我开口说了一个你字,本是想问她干嘛呢。


                              结果女房东整个人都扑了上来,一下子就把我按在了墙上,双手紧紧的捂住着我的嘴巴。


                              这一下太突然了,我来不及防备,后脑勺咚的一下就撞在了墙上,撞的我头晕目眩,我有点火气了,想推开女房东,却看到房东脸色惨白,一个劲的在给我使眼色,而那个方向是楼道里。


                              难道楼道里有什么不对劲吗?我也没细看,先是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开我。


                              女房东松开了我,一个字也不说,又拉着我就是往楼上走,在上楼梯前我好奇的看了一眼楼道里,也不知是看错还是什么,总觉得楼道里好像有东西在蠕动。


                              咚!


                              女房东把我拉到她的房间,把门关掉,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就连胸口露出一大片都没发觉。我揉着后脑勺,看着女房东说,这是怎么了,大白天的神神叨叨的?


                              房东脸色不是很好,身体也一直在打哆嗦。我想这是怎么了,把人能吓成这样。我也不急,等她缓口气再说。她喝了口水,又沉默了一会,看起来好多了。


                            回复
                            举报|15楼2016-11-15 23:21
                              女房东看着我,小声说,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她这是话里有话啊。


                                要说奇怪的事,也就是老板娘与小女孩了,我心里直打鼓,脸色也不是很好,女房东见我不对劲,又小声问了一遍。我想这事也瞒不住,还不如承认了。


                                我咽了下口水,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了,她这一下子脸色更差了,嘴唇都变紫了,一个劲的直嘟囔,坏了坏了,惹上不干净了。


                                我一听,啥玩意?难不成是女房东也看见小女孩了?


                                房东身体一个劲哆嗦,嘴里还直念叨:“你房间里有人,不,是有鬼。”


                                我坐不住了,怎么听着不对劲,好像不是小女孩,也不是老板娘啊。


                                我让女房东告诉我怎么回事,她缓了回神,才吞吞吐吐的才告诉我,就在她出门,路过楼道时,听见好像有婴儿哭泣的声音,很小声的那种。


                                她也觉的奇怪,因为这个楼道里就我一个租户,我还白天上班,怎么会传来婴儿哭泣的声音?女房东走到门前,猛的一声哭啼,撕心裂肺那种,声音还是从我房间里传出来的,女房东也觉得不对劲,这才打电话告诉我的。


                                我有点紧张了,我发誓我早上离开时,一切都好好的,也绝不会藏什么婴儿,更不会是什么恶作剧。


                                女房东也不说话,在沙发上发愣,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回复
                              举报|17楼2016-11-15 23:27
                                我坐了下来,想着这是怎么回事?短短时间内,先是已死的老板娘约我去开房,后是死了十二年的小女孩说要跟着我,现在我房间更是传出了婴儿的哭声。


                                  我这也是猜测,也不完全肯定就是这样,兴许这一切都有着合理的解释呢。我心想着实在不行就去房间看看,真要是不对劲,我也就彻底相信这世上有鬼的存在了。


                                  这时,女房东说话了,声音很小的那种。我挪着身子凑近了一点,勉强听道她在说着什么。


                                  我脑袋嗡的一下,心想我房间里估摸着也是有那‘玩意’了。


                                  俗话说的好,无奸不商啊,当初我来时,女房东告诉我这一块普遍租客少,房子相对便宜,我信了,现在她这么一说,根本不是那样的。


                                  这儿根本不是租客少,而是没有租客敢租,因为…这里以前是死过人的!


                                  女房东说的很模糊,说是三个多月前,这里有一个租客,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怀有身孕,结果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这也不算啥,离奇的是肚子里的孩子不见了。


                                  想必是这事传出去以后,没人敢来这里租房了,我也是初来乍到的,见这里房租便宜,才住了进来。


                                  不过说实话,要是搁以前,女房东跟我说这事,我顶多不屑的呵呵两声,这都什么社会了,还信这些?可是现在我要说不信,就是自欺欺人了。


                                  女房东说:“你房间里传出婴儿的哭啼声,也许三个月前发生的有关系。”


                                  我看的出女房东很怕,说着话的时候,拿着杯子的手一直在颤,我也是头大无比。


                                  难道这事真是冲我来的?现在想想觉的有点蹊跷,先不说老板娘是怎么回事,小女孩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看到?难不成是故意给我看到的?


                                  也不对啊,女房东说怀有身孕的女孩是三个月前死的,可我三个月前还在天津上学呢,我也不一定会来这租房啊。


                                  这有点乱啊。


                                  等等,那条短信!


                                回复
                                举报|18楼2016-11-15 23:31
                                  我想起来了,中午吃饭收到一条短信,让我晚上别回来,不然就有性命之忧?难道给我发短信的那人早知道我房间里有古怪吗?


                                    我才意识到……那不是恶作剧!而是在提醒我。


                                    我伸进口袋,拿出手机,滑动解锁,可是屏幕上显示的,不是平日里弄好的墙纸,而是一个布娃娃,布娃娃身上还印着几个大字——哥哥,快走。


                                    我啊一声,头皮都要炸了,只觉这房间都变的惊悚无比,是小女孩跟过来了,她缠上我了。我记得她说过要跟着我,我当时不以为,竟然答应了她,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小时候听人说起过,要是大半夜什么的,有人你名字,千万别答应,不然魂就没了,因为喊你的不一定是人。


                                    我觉的我就摊上类似的事了,小女孩提出了一个‘要求’,我稀里糊涂的答应了,然后小女孩‘理所当然’的缠上我了。


                                    对于这些,我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着些什么说法,但现在遇上这事,只觉的毛骨悚然。


                                    我下意识的就扔掉了手机,不敢看着那几个字,唯恐下一秒小女孩的模样浮现在眼前。女房东一愣,看着仍在地上的手机,又见我脸色不对,显的更加害怕了,低声说,怎么了。


                                    我不知该如何和她说,况且对她说了也没用,会让她更害怕而已,只好故作镇静的摇着头。趁我一个不注意,女房东从地上捡起了我的手机,我阻止已经来不及。


                                    女房东看着手机,脸色突变,一声惊叫,扑到了我的身上,手机再次掉在上,下一刻,传出了让我快要奔溃的声音——哥哥,快走。


                                  回复
                                  举报|19楼2016-11-15 23:35
                                    女房东再也承受不住,哭了起来,身体哆嗦个不停,嘴里一个劲的说有鬼。我好不容易挣脱起来,抓起手机摔了个粉碎。小女孩的声音消失,我呼了口气,手脚控制不住的在抖。


                                      女房东脸色骤白,惊魂未定的卷缩在沙发上,紧身裙退到了大腿根处,内裤露了出来都没发觉,我找了一件衣服,赶紧给她盖上。


                                      我坐在沙发上,低吼了几声,心乱如麻,小女孩确信是鬼无疑,而且缠上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害怕,身体都在控制不住的哆嗦,我掐了一下大腿,告诫自己要冷静。


                                      我捋着今天发生的事,想起了早上遇见的那个老大爷,对了,哪个老大爷!


                                      记得老大爷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大堆,好像说我完了,沾染上阴气什么的,现在一想,老大爷应该是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真如他所说,我真的就要完了?

                                      抛开老板娘不说,一条短信在告诫我晚上不要回家,按现在这种情形来看,是救我的,那么说发短信的人知道我房间里有古怪了,可是谁会给我发短信,我一点也没头绪。


                                      还有……不对,老板娘!


                                      我突然想到了一点,我总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老板娘已死了,所以认为她接近我没啥好处,可我恰恰也忽略了她说的话。


                                      老板娘也说了一点,那就是今晚不让我回去,这么一想,我也奇怪了,为什么来了好几天,偏偏是今天老板娘会出现呢?难道老板娘也是知道我房间里的古怪,不让我回去吗?


                                      如果我没多嘴问了一句师傅,说不定还真屁颠屁颠的就和老板娘去开房了。


                                    回复
                                    举报|20楼2016-11-15 23:38
                                      至于小女孩,也许真是故意给我看到她的,可是她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就百分百认为我会去救她?现在她又在哪里?一直说什么让我快走,是让我去哪?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谜团,环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也想不通。


                                        就在我乱想之时,脑海内灵光一闪,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短信说是今晚不详?而且这一切怪事也从今天开始,难道今天真是什么不详日子吗?


                                        我伸手就去摸口袋,想拿手机看看什么日子,口袋是空的。我这脑子,感概手机让我摔的粉碎,都变成了零件了。


                                        我一阵蛋疼,好不容易有头绪,一下子就断了,我四处张望,也不知道这女房东家有没有挂历,恰好看见房东的手机放在茶几上。


                                        女房东神志不清的蜷缩在沙发上,我唤了她一声,也没反应,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就拿起来翻看日历。我也是哆嗦个不停,不小心点开了相册,我顿时有股想喷鼻血的冲动。


                                        这相册里尽是一些女房东的私人照片,姿势撩人,要是平时这可是赚大了,可我现在没那心情观看,赶紧退了出来,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了日历。当我看着日历上显示的那几个阿拉伯数字,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今天竟然是农历七月十四!


                                        我经常上网,喜欢看一些灵异的东西,所以我也知道农历七月十四意味着……再过一天,就是鬼节了。


                                        对于这些我也具体也说不出个什么,一些地方习俗称农历七月十四是鬼节,有的地方是七月十五,这不重要,只是觉的今天发生这么多怪事,也太巧了。


                                        我关掉了手机,不敢想象,这一切难道真的与鬼节将至有关?这时,不知怎的,脑海内想起了一件事,顿时,我只感觉整个人都要快窒息了。


                                      回复
                                      举报|21楼2016-11-15 23:42
                                        有吧友再看吗?出来眼红一下喽


                                        回复
                                        举报|22楼2016-11-15 23:48
                                          三年前的农历七月十四,爷爷去世了,今天恰巧不巧的是爷爷的三周年。


                                            我呆坐在沙发上,脑袋一片混乱。我不知道爷爷刚好去世是否和今日有某种联系,但爷爷临终前提到的几个词,我相信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巧合了。


                                            我狠狠的打了自己两巴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让我冷静了许多,我努力回想着三年前的点点滴滴,说不定对我有帮助。


                                            我记得那天,凌晨刚过不久,大伯就急匆匆的来到我房间,对我说爷爷快不行了,叫我赶快去一下。


                                            到了爷爷的房间,只见爷爷躺在床上,一旁站着三个人,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其中一个是我二爷爷就不提了,另外两个人虽然不认识,但很有特点,身形差异极大,一胖一瘦,胖的高,瘦的矮个,年纪上看起来比二爷爷小了几岁。


                                            二爷爷见我进来以后摆了摆手,让那两人以及大叔伯走了出去。我来到床边,看到爷爷的样子时,身躯一震,爷爷整个脸部肿,嘴唇发紫,一双眼球都翻过来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记得爷爷一直好好的。


                                            二爷爷趴在爷爷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不时的还点点头,可我也没听见爷爷有说什么。过了一会,二爷爷才站起身,对我说爷爷有话要跟我讲,让我靠近点。


                                            我半蹲下,看见爷爷的嘴唇已经在动了,这是有话对我说,我赶紧把耳朵贴了过去,听到了几个词,什么七月、天、百鬼等,我有些不明不白,想再问时,发现爷爷已经没气了。


                                            我控制不住哭了起来,二爷爷也跪了下来,低吼了一句大哥,趴在床沿上哭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拍我肩膀,我才起来,一看是大伯,叫我出去,说二爷爷找我,我这才发现二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外面。


                                            我看着二爷爷的背影,不知该说什么,还是二爷爷先开口对我说,七月不详啊,以后如果你遇到怪事,第一时间告诉你大伯,不然会有危险。


                                            二爷爷说完这句,就又回房间了,我不懂二爷爷为什么这样说,当时以为是爷爷死了,才会说七月不详,现在看来二爷爷早知道我会遇到这些事的。


                                            想到此,我浑身都在打颤,爷爷提到了七月、百鬼、还有天等,‘七月’一定就是七月中旬了,‘百鬼’让我想到了百鬼夜行,也许就是明日了,那‘天’呢,我不知道什么意思。


                                            二爷爷更是明确告诉我,要第一时间联系我大伯。可我把手机都摔了,大伯的联系方式我也没有记住,打电话是不可能了,我看了一下时间才一点多,回家还来得及,只能回家了,不然我也许性命不保了,到了这时刻,我已经彻底相信,这世间是有神鬼存在的。


                                            咚、咚、咚!


                                            我准备起身离开,突然,有人在外敲门,我沉浸在回忆中,这冷不丁的一下,吓了我一跳。


                                          回复
                                          举报|23楼2016-11-15 23:50
                                            我深呼一口气,心想这大中午的,也不知道是谁会来。不过当我看到女房东还神志不清的躺在沙发上,衣衫不整,给盖的衣服也掉落下来,白花花的屁股裸露着,这场面,怎么看都像是我下药奸淫女房东的样子。


                                              我赶紧拾起衣服给盖好,心想着我心里无愧,但我怎么向别人解释?犹豫再三,我一狠心,都这时候了,还特么管这个?爱谁谁,反正自己也没做什么,怕什么了。心里打定主意,就要去开门。


                                              刚抓住门把,听到门外一声呼唤:“哥哥,开门。”


                                            回复
                                            举报|28楼2016-11-16 00:01
                                              我整个人都炸毛了,这声音不就是我撞见的那个小女孩吗?她的声音怎么在门外响起了?




                                                我吓的直后退,是小女孩跟过来了,那个短信也是小女孩故意给我看的,我感觉我都快要窒息了,房门每敲击一下,我的心都在跟着颤一下,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




                                                一只惨白的小手慢慢伸了进来,我一下蹲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还在缓缓打开的门,精神几欲临近奔溃的边缘,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精神上的折磨,远比肉体上痛苦无比。




                                                我多想我手中有一把刀,然后疯狂的刺入太阳穴,就像午夜凶铃里,贞子在一步步逼近,那两个女孩精神上受不了一样,开枪自杀了,我也体会到了那是什么感觉——终极恐惧,比死亡都可怕的恐惧。




                                                门彻底打开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出现了,怀中抱着半大的布娃娃,我看着小女孩,嘴巴大张,什么也说不出来,意识快要模糊,我知道,也许我就要死了,活生生吓死的。




                                                “哥哥,我不会害你,你相信我。”




                                                小女孩开口了,很委屈,都快要哭了。下一秒,我心间像是有人狠狠捶了我一下,恐惧在消散,意识恢复清醒,心头又猛的一颤,竟然心疼起小女孩了。


                                              回复
                                              举报|29楼2016-11-16 00:01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是不是小女孩强行干扰我的情绪,让我没有那么害怕,理智了很多。这种感觉我无法用言语去表达,但我清楚,刚才真的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缓了几口气,我突然想开了,最坏的结果不就是死么?我有什么可怕的,小女孩铁定要我的命,我能怎么办?


                                                  想通后,我起身,才感觉两腿间哇凉一片,低头一看,我勒个去,真的吓尿了,刚才都没感觉到!


                                                  还没来得及窘迫,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我的手腕上,一看是小女孩已到了跟前,我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心中虽有些发怵,但是硬着头皮盯上了小女孩的眼睛,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吓人,反而是很清澈。


                                                  小女孩转身拉着我就走,我差点就摔倒了,不知道这小女孩力气会这么大,只是随意一拉,胳膊感觉都要拽下来了。


                                                  小女孩根本不在意,硬生生就把我托到了门外面,然后用力一扔,我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似的,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摔的我腰酸背痛,我爆了一句粗口,这也太欺负人了。


                                                  我爬起来刚想说几句,看见小女孩站在门口对我笑,掠过小女孩,她身后一片漆黑,地面上,墙壁上像是用墨水染过一样。


                                                  我仔细一看,心中骇然,再一次感到了惊悚,那印在地面上、墙壁上的分明是一个个黑色手印,生生把半个楼道都要吞噬了,再过片刻,我和女房东都要让这鬼手印吞噬了。


                                                  这不是我清晨上班时,在我门上看到的手印吗?这……特么是怎么回事,我一下子也想明白了,小女孩一直叫我快走,这是在救我。我的房间里真的有问题了。


                                                  呜呜!


                                                  突然,哭啼声响起,像是一个婴儿的,女房东说的都是真的,那黑手印…


                                                  小女孩又催促着叫我快走,我回过神来,可是我走了,女房东怎么办,难道见死不救吗。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6-11-16 00:03
                                                  犹豫片刻,我一只鬼手印突兀的印在了小女孩的布娃娃上,小女孩脸色突变,低吟了一下,身体一晃,差点摔倒,我莫名的紧张。


                                                    婴儿的哭啼声更大了,听着毛骨悚然。


                                                    小女孩在笑,我的心莫名的在疼。


                                                    我不知道为什么,很怕小女孩也被那鬼手印吞噬。我示意小女孩快过来,小女孩很天真的笑了笑,刚迈了两步,两只鬼手印浮现在小女孩的脚上,小女孩重心不稳摔倒在地,布娃娃也掉到了一边。


                                                    小女孩趴在地上,五官都扭曲了,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难受,小女孩是为我才这样的,她不管是不是鬼,也还是个小孩子啊。


                                                    我控制不住了,迈开步子,冲向了小女孩,几步之远,一两秒的事,我就赶到了,抱起小女孩,咦?怎么很轻,就像抱着一团空气一样,也不知道刚才,她哪里来的劲道把我扔了出去。


                                                    来不及多想,我快步返到了女房东的房间,墙壁上都有了鬼手印,再过一会女房东肯定幸免不了,当我看到女房东竟然还特么的睡着了,真的是想在她白花花的屁股上拍两下了。


                                                    呜呜……婴儿的哭啼声更大了,就像附在我耳边一样。


                                                    这关头,哪里顾及男女有别,上前一把抱起女房东的身体,抗在了肩上,在这关键时刻,身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扛着女房东就是飞奔着向楼下跑,也幸亏小女孩很轻,不然我真扛不住两人的重量。


                                                    刚到楼下,差点没刹住,把女房东扔了出去,整个一楼都变的漆黑无比,印满了鬼手印,我说来时总觉的我房间楼道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原来是这鬼手印啊。


                                                    我深呼吸一口气,安慰着小女孩别怕,眼看惟一的出路也快要让鬼手印吞噬,拼了,我怒吼一声,撒腿就向前跑去,心都要飞出嗓子眼去了,我不知道这手印是什么东西,但看小女孩脸色极其痛苦,就知道触碰不得。


                                                    我感觉双腿都快麻木,眼看就要来不及了,在离大门还有一米远时,卯足了劲一跃,抗着女房东就跳了起来,小女孩紧紧的抱着我,不敢撒手,我心中直念阿弥陀佛,干脆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吧。


                                                  回复
                                                  举报|31楼2016-11-16 00:06
                                                     下一秒,一股钻心般的疼,自小腿直窜脑海,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晕厥过去,这扛着一个人跳起来落地,还真不是说着玩玩的,我都怀疑我是不是骨折了。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身体,一个猛子向前倒去,女房东更是飞了出去,不过我也管不了了,能做的也做了,至于呆会什么情况我是认命了。


                                                      我又是倒吸一口冷气,身体摔在地面上都感觉要散架了……咦,我一纳闷,脸部传来软绵绵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难道摔的我没知觉了?


                                                      我睁眼一看,差点喷了,一个粉红色的内裤映入眼帘,再仔细一看,这不是女房东么?我恰巧不巧的趴在她的两腿之间了,这姿势也太少儿不宜了。这香艳的场面要是放到平时,我一定把持不住了,不过今天就是模特裸体站在这,我也得保命要紧。


                                                      我刚想起身,一只雪白的脚丫子就踹了过来,我还未来得及反应,眼前一黑,脚丫子就印了上来,顿时间,心中都不自觉的竖起了大拇指,给这一脚打了满分,这尼玛一脚堪比国足开大脚啊,也太结实了。


                                                      我一个翻身,差点没昏过去,隐约听到了一句流氓,是女房东一下摔醒了,此时揉着身体,愤怒的在看着我,我都快要气炸了,救了你还要踹我?


                                                      我火气也上来了,忍着剧痛爬起来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女房东的脸上,你呀是不是疯了?我大吼了一声,这一下把女房东都吓了一跳,捂着脸不敢搭话,眼看就要哭了。


                                                      我懒的解释,也是来不及解释,真怀疑这女房东也是傻了,睡一觉什么都忘了。婴儿的哭啼声小了,但隐约还能听得见,我拽起女房东的胳膊,另一只手抱起小女孩,撒腿就跑,每一步落下我都疼的倒吸凉气。


                                                    回复
                                                    举报|32楼2016-11-16 00:08
                                                      女房东估计让我吓着了,捂着脸不说话,任由我拉着跑,过了几秒钟,她脸色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向身后望了一眼自家大门,这下也不用我拽着了,自顾自的就撒丫子狂跑,跟疯了一样。


                                                        她这一跑,手一甩,差点都把我弄倒了,我暗骂一声,忍着剧痛跟在女房东的身后,我两七拐八拐,不一会,就跑到了比较人多的地方,我急忙上前拉住女房东的胳膊,示意没事了,赶紧停下来,不然这大街上人这么多,还以为我把她怎么了。


                                                        我放下小女孩,顾不得形象坐在了大街上喘气,这一坐就再也站不起来了,脚掌与小腿传来的剧痛让我难忍,拨起裤腿一看,小腿都红肿了,小女孩蹲在一旁看着说,哥哥,是我不好。说着说着就要哭了,我连忙笑着说,没事,小妹妹不哭。


                                                        女房东也是累坏了,不过好歹没失去理智,一脸诧异的看着我,问我在和谁说话。我这才想到小女孩别人是看不见的。我摇了摇头说没事,不然告诉她旁边就有个鬼,还不得把她吓死?


                                                        女房东只是记得一小段,在她神智不清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女房东也不笨,知道是我救了她。女房东一脸歉意的蹲在我面前,看着我的腿,问我没事吧。


                                                        我没好气的撇了一眼女房东,说还不是为了救你。


                                                        女房东听后更不好意思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没再责怪女房东,看着她白净的脸上印着五根红色的手指印,反而有些歉意了,感觉那一巴掌下手也太狠了,不过想到那一脚,心中也是气氛,就当扯平了。我说:“先跟我回公司吧,现在你那里不能回去”。


                                                        我主要是担心那鬼手印还在蔓延,不过担心也无用。女房东顿了顿,又跟我说不好意思,解释着她睁开眼看到我趴在她两腿间,以为在非礼她。我也理解,摇了摇头说没事。


                                                      回复
                                                      举报|33楼2016-11-16 00:13
                                                        休息了几分钟,准备起身离开,小女孩拽了拽我,说她不能走路,我一看她脚上的鬼手印,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小女孩不能走路了。我也没辙抱起了小女孩,现在也不方便问什么,只好作罢,不管怎么说现在起码都无事。


                                                          一路上,女房东扶着我,又坐上了公交,不少人诧异的看着我们两人,我知道我现在脸肯定好看不到哪儿,那么结实的挨了一脚,没变形就知足了,至于女房东半边脸都肿了,乍一看以为我们是小两口打架来着。


                                                          我没有说什么,赶紧找了两个位子坐下来,女房东更是瘫坐在了位子上,白花花的大腿裸露,惹的车上不少人又是一阵侧目,我懒的管她,抱起小女孩放到了我的腿上,只感觉身体都冰凉凉的,却感觉不到任何重量。


                                                          小女孩大眼看了我一眼,伸出一双小手抱着我,说:“哥哥你真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我笑了笑,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也不知道十几年前发生了什么,小女孩也没没投胎,也没有怨气,这倒是奇怪了。


                                                          不过这事我也不懂,懒的去想了。我任由小女孩抱着,如果不是小女孩也许我已经死了。


                                                          我看着小女孩腿上的鬼手印,问小女孩还疼么?小女孩笑了笑说,抱着哥哥就不疼了。我听了心里一酸,总觉得对不起小女孩,小女孩一开始就叫我别去,后来叫我快走,我还以为是小女孩缠上我了,吓的都尿裤子了。


                                                          我也不敢与下女孩说太多,毕竟别人看不到的,不然别人会以为我是傻子。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我推了一下女房东,在别人怪异的神色中,与女房东下车了。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腿上的疼痛减轻不少,应该是没骨折,就是脚腕处可能崴了一下,在女房东的缠扶下,一瘸一拐的向公司走去。


                                                          “哥哥,我怕…”小女孩扯了扯我,脸色惊恐的看着某处。我一惊,以为是那鬼手印也追来了,随着小女孩指的方向,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红衣的女子在不远处注视我。


                                                        回复
                                                        举报|35楼2016-11-16 00:16
                                                          我差点跳了起来,这不是老板娘吗?怎么出现在这里了,经过这一些事,我百分之九十九觉得老板娘也是个鬼了,难道这老板娘也和小女孩一样缠上我了?


                                                            女房东见我不对劲,看着我说,怎么了?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快走吧。


                                                            我可不想再摊上其它什么事了。


                                                            走了几分钟,就看到了公司,就看到李冉正好从公司门口走了出来,应该是倒水呢。我急忙喊了一声,李冉疑惑的看了下四周,最后看到了我,急忙就跑了过来,李冉见我如此模样,不由的更担心了,一直问我怎么了你去哪了,打电话也不通,说着眼圈都红了。


                                                            我与李冉才相处几天,她能这样说明是真的把我当朋友了,我摇了摇头说没事,问老板在吗?李冉点了点头,说:“在,我们都很担心你。”我有点欣慰,心中感觉暖暖的,快步走向了公司,李冉疑惑的看了几眼我与女房东,不过也没有再问什么。


                                                            刚上二楼,大家齐刷刷的看向了我,饶是我脸皮厚,也有点尴尬,老板很明显一惊,说,怎么了?我一时语塞,这事怎么说都不得劲,我是打定主意要回家了,也许二爷爷他知道怎么办。我现在就是来向老板请假的,我说明了来意,老板愣了几秒,见我如此肯定,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不过女房东说什么也不留下来,非要跟着我走,老板等人目光异样的看着我,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尤其是女房东此刻衣衫不整的样子,别人不乱想才不正常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解释的时候,我拉着老板来到了角落里,又看了看怀中的小女孩,问老板知不知道十二年前发生什么了什么事,我再三描述下,说是一个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老板猛然一惊,脸色很是不好,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收起回复
                                                          举报|36楼2016-11-16 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