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吧 关注:685,454贴子:34,540,964
  • 2回复贴,共1

天津的另一个英文名字

天看《末代皇帝》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发现影片中讲述浦仪在天津生活的时候,打出了Tientsin 1927,当时我很纳闷,这是那个地名?我後来查了查,原来才知道天津原先的英文名字就是Tientsin,後来建国后改用汉语拼音,变成了TianJin了,以下是我从网上找到的有关资料,希望能够让大家更加了解天津!! 
~~~~~~~~~~~~~~~~~~~~~~~~~~~~~~~~~~~~~~~~~~~ 
外子问我,为什麽他年轻时在斯洛伐克学习中国地理时,北京是用Peking,而现在 
却改成Beijing,我只能解释说,那是八十年代中国大陆刚刚开放不久,频频使用国民党时 
代的Peking很不是滋味吧,于是用五十年代推行的中文拼音以代之。 
其实不止Peking,全国所有的城镇名称都从那个时候改用中文拼音了。比如 
Nanking南京,Tientsin天津,Canton广东等,全部以中文拼音代替。 
只是有一点,国称"中国"却从来没有以Zhongguo来代替China, 尽管在中国以外的 
驻外领使馆以及联合国,使用"中国"两个字的机会比其他中国辞汇要多得多,"China"还是 
一直没有被"打倒"。 
雅典奥运会上,中国运动员身穿的运动装,上面也是只有"China",当然还有国旗 
标志,既没有"中国"这两个汉字,也没有"Zhongguo"的中文拼音字母。 
假如说将Peking改称Beijing是弘扬国粹或民族主义的结果,那只能说此举仅仅是 
对内不对外。老外到了中国大陆境内,就必须千方百计学会中文拼音,否则就真的是找不著 
北,可是,出了中国国门,老外绝对看不到"Zhongguo",不论是运动场还是联合国,四处 
的"China"几乎令人以为中国也是普遍使用英语的国家了。 
汉语不是拼音文字,中文拼音的发明是为了人们学习汉语的规则发音,虽然使用的 
是英文字母,但拼音规则跟英文毕竟不同,所有可以讲英文的老外,如果没有经过学习,你 
叫他去读中文拼音,一定读得一塌糊涂,笑得你肚痛。 
但是,以前中国地名的拼法,老外不必特别学习便可基本正确地读出,因为那种拼 
法是结合了英文的拼音规则。如今,即使你费劲教老外读北京的正确读法,他还是学不 
会"京"的读法,因j的发音,他们永远念成英文just的j音。反倒是Peking没有人读错。 
还好香港回归以后,没有被改成Xianggang,一直延续用HongKong,其实若用中文 
拼音读的话,应该是"红空"而不是"香港"了。 
人名地名仅仅是名字而已,以方便为其目的,什麽主义都是多余的。 
~~~~~~~~~~~~~~~~~~~~~~~~~~~~~~~~~~~~~~~~~~~ 
改革开放使我们同外语的接触越来越多了,“申奥”期间北京人又掀起一个学英语的热潮。既然学英语,就有一个中文的地名、人名在英语里如何表达的问题。年纪大的人都还记得,70年代以前“北京”的英文写法是PEKING而不是BEIJING,“张进”的英文写法是CHANG TSIN而不是ZHANG JIN。这是怎么回事呢? 
��汉字是方块形的表意文字,基本上是纯表音意义的中文地名人名译成外国拼音文字时,不能把地名的“北京”意译成NORTH 
��CAPITAL,人名的“高英”意译成HIGH 
��HERO,而只能用音译的办法。这就有个用拉丁字母(或斯拉夫字母、阿拉伯字母等其他拼音字母)表示汉语语音的问题。自古以来,汉字的注音采取用汉字给汉字表音的办法,例如“鼓,读作古”,或“塔,土瓦切”,意思是用“土”的声母t和“瓦”的韵母和声调ǎ相拼,得出tǎ的读音。这既不精密,也不方便,而且必须在认识大量汉字的前提下才能学到新的汉字读音,当然就更不便把汉字音译成外国拼音文字了。因此,从明代起,西方来华的传教士为了学习汉语以便传教,就自行创制用拉丁字母拼写汉语人名、地名和各种词语的拼音方案。 
��在1958年《汉语拼音方案》诞生之前,我国的地名、人名、商标等译成英法德等使用拉丁字母的外文时,广泛使用英国人威妥玛(Thomas�Wade)于19世纪后期创制的拼写中文的一套拼音方案,叫做“威妥玛式拼音”。这套拼音的本意是为西方人服务的,用于中文译音是很不准确的。例如汉语的声母d、t、ch、ch分别拼成t、t‘、zh、ch‘,但在实际应用时,右上角表示送气的那个符号往往被丢掉,因此“东、通”不分,“张、常”混淆,反正外国人只求个大概其。例如“北京”译成PEKING,“中华”和“恒大”牌香烟译成CHUNGHWA和HENGTA,“青岛啤酒”译成TSINGTAO BEER。 
��1958年2月11日,我全国人大批准颁布《汉语拼音方案》。由于《汉语拼音方案》是中国人自己按照科学的语音学原理制定的专门拼写标准普通话的方案,因此从1979年起联合国决定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在各种拉丁字母文字中转写中国人名地名的标准;1981年8月国际标准化组织通过决议;规定把《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文献工作中拼写有关中国的名称、词语的国际标准。从此,PEKING变成了BEIJING,CANTON(广州)变成了GUANGZHOU。商标音译绝大多数是规范的,例如“红塔山”拼成HONGTASHAN,并没有按照旧译法写作HUNGTASHAN。至于“青岛啤酒”、“中华香烟”、“张裕葡萄酒”仍旧使用旧译法,是因为字号老,旧译法早就注册并广为人知而已。 
��至于新出现的商品商标,本应以汉语拼音的规范拼写才是。但近年来在一些人心中有一种盲目崇洋心理,把本来民族化的东西打扮成洋模样。国产品用洋模样的商标,以家用电器和化妆品为甚。中国的人名翻译成外文时,有一种把姓和名颠倒的现象,据说是为了适应西方人名在前,姓在后的习惯。这样的做法也是不对的,“陈国华”就是CHEN GUOHUA,不能写成GUOHUA CHEN


好帖子 长知识 谢谢啊 呵呵


原来的是日文的发音你


推荐应用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