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aine吧 关注:2,764贴子:99,338
  • 25回复贴,共1

【13/06/30】【原创】不悲不喜

1L度娘以及Klaine夫夫。各位好久不见XD


背景:Glee

配对:Klaine

声明:我不拥有他们 他们拥有彼此

分级:全年龄

其他设定:AU(平行世界)/S04E04分手集衍生相关/两人不会有好结局

*1本篇是为了向《文艺风象·水一夏》中的《瀑布的失踪》致敬,特此挪用的文章背景,希望原作者不介意
*2本篇纯为虚构 文章中所提到的事件以及人名非考据,请勿较真


01.

「现在播送特大消息,位于加拿大和纽约州交界处的著名瀑布尼亚加拉瀑布,位于今天上午突然消失。现在,我们特地请来了地质学家路易先生,路易先生,您能给我们分析一下瀑布消失的原因吗?这到底是自然的恶作剧,还是人为的破坏所造成的呢……」

电视上穿着雪白套装,涂抹着鲜红口红的女人还在喋喋不休地报道着新闻,面上浮出夸张的担忧之色,仿佛消失的不是瀑布而是她的孩子。Kurt不屑地嗤笑一声,把薯片袋里的最后一片薯片倒进了嘴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像猫一般。他叹气说「哦,Rachel,你为什么总要买这些膨化食品来呢?你真是祸害我。」

此时被指名道姓的幕后凶手浑然不觉,一手拿着清洗剂一手拿着抹布,站在电视机前忧心忡忡「Kurt,你说瀑布怎么会突然消失呢?我的意思是,好端端的,它怎么会消失呢?」

「不知道。」Kurt面无表情地回答,换了个姿势,盘腿坐在沙发上,腿上是Rachel新拿到的百老汇剧本,在新闻播报前,他正翻到这一页。眼下五分钟过去了,Kurt还没有读完这一页。

「You can choose to meet me or not, but I only choose to wait the result.
No sad and no delight. 」Kurt念道。

「真不知道你怎么会不关心这件事。」Rachel无奈地摇摇头,低下身继续与地板上的顽固斑渍作斗争「这是大事,嗯……我是说,这确实是大事!」

Kurt歪了歪头,新闻里的女人和专家仍在不停讨论瀑布消失的原因,聒噪的声音令人生厌。Kurt干脆拿起压在沙发底下的遥控器,按下了关机键,又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回应道「比起这个新闻,我更关心你,亲爱的。我真觉得,比起NYADA的课程,你更应该去上一下语言表达课,你的表达能力真糟糕,我是说,真糟糕。」他故意学着Rachel的语气拿腔拿调地说着。

Rachel恼羞成怒地把抹布丢在地上,一口抢过已经空了的薯片袋「把我的薯片还给我……嘿!你怎么都吃啦!」

Kurt笑了起来「你看,你在我的帮助下又减了几斤肉,你应该感激我。现在,帮我倒杯水好吗?」

「……一点都不好,自己去。」Rachel气势汹汹地走开了。

Kurt看着她走进房间,然后又低下头,继续看着脚上的剧本,仍然是刚才停留的那页。

「No sad and no delight。」他又念了一遍,像要记住它一辈子一样,而后才从沙发上起身。


02.

Kurt失去了水。

听上去是很奇妙的事情,但实际上就和尼亚加拉瀑布消失一样变得莫名得顺理成章起来。
一开始Kurt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事实上,他还以为是换季引起的皮肤干燥,即使往身上涂抹了大量的乳液,不到两小时后又变得干燥无比,害他和Rachel抱怨他们俩个上次去淘便宜货时买了假货。

隐约得意识到失去了水,大概是某个早晨,他突发奇想地抛弃了每日必备的牛奶,而是走到水龙头前装了一大杯水,然后一口气喝了光。身体里的力量好像慢慢地复苏了过来,他心痒痒地又倒了一杯,觉得换季引起的干燥终于解决了。

直到那则新闻播出的时候,Kurt才有了确切的实感「啊,原来我失去了水。」

但是这样荒谬的事情,讲给谁听都不会相信。他也曾经暗示过Rachel和Santana,但她们最多以为他转性了开始向往健康生活;他想告诉Burt,但是Burt一定会以为这是某个时装展的主题,而自己的儿子正在幻想成为时装展的一员。

他蜷着身体抱着腿,缩在床上,按着手机的通讯录一个个找名单,发现竟然没有可以诉说的对象。停在现任男友Adam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也许对他说是个好主意,可是……

就在Kurt还没有想出可是的内容时,手一滑手机就摔到了地上,当他手忙脚乱地捡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拨通了号码,里面传来的是他再也不能更熟悉的前男友的声音。

他听到Blaine哑着嗓子问他「Hello?是Kurt吗?」

Kurt闭上眼睛,他以为自己会挂掉电话,会说「对不起打错了」,会说些别的聊聊天,但最终他听见自己说——

「Blaine,你能过来一趟吗?」


03.

几乎是第二天清晨他睁开眼睛,就看到手机在震动。翻开短消息一看,发现Blaine发来短消息,说他已经在街角的咖啡店了。

他浑浑噩噩地穿上衣服刷牙洗脸——当然没忘记灌下两大杯水,又在保温杯里装得满满的一瓶——走到街角时,他整个脑袋还是当机状态,搞不懂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他推开门的一刹那就看见了Blaine,就像他当时在Dalton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他,他瘦了点,个子没怎么长,头发还是牢牢地控制在发胶之下。看到这里的时候Kurt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Blaine放下手中把玩的手机,看见了他站了起来,Kurt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坐到了他面前。

两个人僵硬地对视着,谁都没有讲话。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服务员,年轻的小姑娘用一种不谙世事的口气问道「先生,需要什么?」
Blaine这才开了口「一杯中杯咖啡。」他指了指自己,又指指Kurt「给他一杯大杯脱脂摩卡,谢谢。」

「不用了。」Kurt对服务员笑了笑「如果你能给我一杯清水的话,那真是太感激啦。」

Blaine皱了皱眉「Kurt,你是不是还在跟我生气……?」

Kurt摇了摇头,把手指放在嘴唇前嘘声。服务员薄薄的脸皮上浮现出红晕,仿佛察觉到自己的存在打扰了他们的谈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待会儿就给你们上。」

Kurt笑着点头,看着她又回到柜台前。他像是随意地聊天,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唉,Blaine,你听说尼亚加拉瀑布消失的事情了吗?」

Blaine点点头「这两天新闻里都在报道。」

「那……」Kurt抬起头眨眨眼「如果我说我身体里的水消失了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的身体里的水在某一天,跟着尼亚加拉瀑布一起消失了?」Blaine眉头越皱越紧「Kurt,这个笑话不好笑。」

「我没有讲笑话。」Kurt认真地说「你看,现在我的身体干得和沙漠一样。」他伸出一只手握住Blaine的,粗糙温暖的掌心是Blaine之前从未体验过的。在他记忆里,Kurt的皮肤一直是细腻,柔软的。

「我只有不顾一切地喝水,才会好一点,当然啦,这引起的是我不断地上厕所,Santana还以为我得了什么难以启齿的病症呢。」他开玩笑般地说着,然后用另一只手端起杯子里的清水一饮而尽,Blaine明显感到手里的触感变了。

「我还是不能相信。」Blaine近乎执拗地说「除非你有确实的证据。」

Kurt收回了手,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用思考的语气说「那,来接吻吧。」

于是他们在咖啡店里接吻了。


04.

Blaine很难形容那次接吻的感受,似乎和每一次的接吻感觉都不太一样。

温暖的、热烈的、粗糙的、沉默的。

好像都不该是Kurt Hummel带给他的感受。

他自暴自弃地说「好了,我相信你。」

Kurt用拇指擦去嘴唇上残留的唾液,说「你看,早相信我不就好了。」

「这样不行。」Blaine忽然起身说「走,我们把你身上的水给找回来。」

Kurt还没有从刚才的对话中反应过来,迟钝地就被Blaine拖着走,大喊「等等你要去哪里」,前面的人却不加于理会。

走出咖啡店的时候那个小姑娘红着脸,大概是目睹了刚才他们的亲吻,她悄悄对着他说「那个,你跟他」她指了指Blaine「我觉得你们很配,欢迎你们下次再来。」她从身上掏出了一张优惠卡递给了Kurt。

Kurt在优惠卡上响亮地亲了一记,然后哈哈笑着说「可惜,我跟他不是情侣。不过谢谢你的卡。」他对她眨眼睛以示感谢,然后就被前面的人带走了。

「……唉?」小姑娘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坐上去尼亚加拉瀑布的长途汽车的时候,Kurt仍然没有实感。他坐在车的倒数第二排,对旁边的男人说「对不起。」

Blaine迷惑得看着他「对不起什么?」

Kurt一手撑着下巴,车开得有些陡,好几次他的下巴都从手上脱落「刚才那个亲吻,算是我强迫的吧?讨厌的话,忘了也可以。」

「不讨厌。」Blaine诚实地说「和你接吻,永远不会讨厌。」

Kurt笑了起来「一般这种话后面都会跟一个but吧?」

「But……」Blaine沉思着「和我想的很不一样。」

No sad and no delight。Kurt莫名想到昨晚看的剧本。


来到尼亚加拉瀑布时周围是一群混乱,有记者不停地按着闪光灯,仿佛能把消失的瀑布按出来一般;也有地质学家采集样本,希望能够证明出瀑布消失的原因好拿到今年的诺贝尔奖;还有不明所以的游客,在周围叽叽喳喳地起哄。

Blaine和Kurt逛了一圈无果,倒是在上游的地方发现一个抽着老式烟枪的老人,旁边停着几所皮筏,上面有零零散散的救生衣。

「漂流吗,年轻人?」老人吐了一口烟,指了指身边的皮筏「很便宜哦,还能近距离看看那座瀑布,可惜已经消失了。」说到这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Kurt和Blaine对视一眼,最终还是Blaine一锤定音,他说「那就漂吧。」


05.

「搞不懂你在想什么。」Kurt坐在皮筏上,第一百零八次叹气得说着。

「总要过去近距离看看,才知道瀑布为什么会消失吧?」Blaine较真地说道「说不定这样就能找出你身上的水消失的原因。」

「我觉得消失也没什么……」Kurt正要开始对因为消失了水而进行的健康生活做洋洋洒洒的赞美,却被Blaine打断了。

「你……会死吗?」

「……唉?」

「一般来说,缺水不是会死吗。」Blaine用力地划动船桨「新闻上也报道过这种事情吧?如果像这样继续缺水下去,你会死吗?」

Kurt想了想回答「应该不会吧。」

「为什么?」

「准确地来说,是我不想死。」Kurt轻轻地划动船桨,看着水面荡起了一层波纹「就好像是我觉得不需要水了,水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不想死,我就不会死。」

Blaine没有说话。

「你说尼亚加拉瀑布是不是也是这样呢?它会想,如果这片水域离开了我会怎么样?如果世界没有了它会怎么样?于是想着想着,它就消失了。到头来,事情的结果还不是事物本质的意识决定的吗?」Kurt想起那晚的剧本,念道「You can choose to meet me or not, but I only choose to wait the result.」

「……尽说傻话。」Blaine责怪道,他望了望身后的河流,嘱咐道「好像快到水流比较急的河道了,小心一点。」

事实证明Blaine的预感是对的。

脱离刚刚那一段还是平稳的河道后,他们就进入了一个小小的滑坡,周围有几块较大的岩石,湍急的河流拍到岩石上掀起巨大的波浪,溅出的水花迷了Kurt的眼,他来不及思考怎么握住船桨,只能大声叫道「What the fuck?!」

「坐稳。」他听到Blaine这样说。

周围除了水浪不断地拍击和冲下河道所发出的巨大声响,零星只能听到鸟拍着翅膀飞过上空的声音,他抓住自己的船桨,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乱滑一起,水雾让他睁不开眼,眼下是前所未有的担心。

大约又过了一段河道,水流才逐渐平稳下来。他刚想开口大骂一气。或者是责怪Blaine定下了漂流这个主意,就听到Blaine用低低的声音劝哄道「Kurt,睁开眼。」

Kurt试着睁开了眼。

眼前是他从未看到过的景象。两侧巨大的山崖如同巨人一般守卫着河流,还是初夏的季节,周围的树木正在抽枝,远远望过去整片都是绿色。河道旁边挂着一行旗,零零散散,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国旗。夕阳欲落,半个都沉在了水面之下,倒影把一旁小镇里骑着自行车的人都给映了出来,嘈杂的游客声混着鸟鸣声,山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在山谷里引起巨大的回声。

他想,没有什么能比这些更美好了。

Kurt把嘴里苦苦的河水吐了出来,然后笑了起来,他的胸腔产生了巨大的共鸣,就像是那消失的尼亚加拉瀑布与他消失的水在一起召唤他。

「你笑什么?」Blaine问道「不觉得这里很美吗?」

「没什么。」他不说话。

河岸旁的老人向他们招了招手,他和Blaine便干脆下了船,一人拖着一边的船绳,把皮筏拉到了岸上。

老人给他们披上毛巾,又递给他们姜汤,还帮他们生了火取暖。

Kurt喝了口姜汤,苦味蔓延到舌根上,不禁让他咋舌。他忽然突发奇想道「老人家,你觉得瀑布为什么会失踪呢?」

「这个嘛……」老人吸了一口烟,麻利地吐出一系列烟圈「可能是太在乎了吧?」

「太在乎?」Blaine问道。

「太在乎于眼下的水的体系。高中的课程里有讲过吧?没讲过也没有关系,这是常识。水以气态、液态、固态的形式在陆地、海洋和大气间不断循环的过程就是水循环。尼亚加拉瀑布也是水循环中的一员,不如说,大多数人都是受困于这一体系的。比方说,我是在假设,它意识到自己处于这个体系,并且不能脱离于它,那么找寻新的体系又怎么样呢?于是它这样想着,水就慢慢地停止流动了,一夜之间就忽然消失啦!」

「因为太在乎,所以才放下了吗?」Kurt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瀑布的存在本来就不是持续的,消失是必然的。不如说,因为有它的消失,我才能在这里做起漂流的生意来,你们才能欣赏到没有尼亚加拉瀑布的景色,哈哈!」老人得意地笑了起来。

Blaine轻声说「放下才是新生的开始。」

「这样想就对啦!说不定这个世界上,某个人缺失了水,然后因此进入了新的循环得到了新生呢!」老人捧腹大笑,似乎自己讲了个有趣的笑话一般。

Kurt笑得直打颤,眼泪和姜汤混在了一起「对,您说得太对啦!」


06.

一个人的毕业往往意味着另一段人生的开始。

不知道为什么,Kurt忽然想起在以前麦肯利上文学鉴赏课时,老师曾经说过的这一段话。

Blaine来得匆忙,注定回去也是匆忙的。眼下他们正处于人来人往的肯尼迪机场,周围有惜惜依别的亲友,也有吻得难舍难分的情侣。

Kurt故意板着脸,把手上的一瓶水塞到了Blaine的手上「这个给你。」

「……这什么?」

「水啊。」他俏皮地说着「我在尼亚加拉瀑布旁边买的,据说里面是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水,你要好好珍惜。」他吐吐舌头。

「送给我这个干什么?」Blaine不解地问。

Kurt扬起暧昧的笑容「说不定有一天,你也会失去水,记得要用这个补充水分。」

「……」

机场广播传来登机消息「请前往俄亥俄的旅客尽快登机,登机口在……」

「好啦。」Kurt拍拍Blaine的肩膀「你也快回去吧。」

「嗯。」

「记得帮我向大家问好。」

「嗯。」

「记得帮我和Burt说我爱他。」

「嗯。」

「这次是真的……」他想了想,似乎在找合适的用词「再见了吧?」

Blaine拖着小小的行李箱往前走,在登机口前check的时候,他往后望了一眼,Kurt纤细的身影一眼就能望见。他努力地张大嘴对自己做着口型。Blaine并没有特意地学过读唇,却鬼使神差地看懂了。

「Thank you.」

谢谢你,曾经与我在一起。

谢谢你,曾经参与过我的循环。

谢谢你,让我试着去新的体系生活。

谢谢你……我曾经的、重要的、必需的,但是最后,却还是失去了的——水。

Blaine Anderson握紧了Kurt给他的矿泉水瓶,远处的广播依然在尽职地催促游客尽快登机,那对接吻的情侣依然没有放开彼此的双唇。他摸了摸头上的发胶,感觉自己和昨日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心里空荡荡的,犹如南美洲那片空旷、干涸的山谷。

他终究还是失去了他的水。



后记:

日安,好久不见,我是秋。

这篇文章的灵感起源于某天在杂志上忽然看到的《瀑布的消失》,我觉得人失去水而引起的探究真的很棒,于是借用了这个题材,写下了这篇文。

老实说,之前一直在写其他的CP文,进度大约是三分之一,但这篇的设定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让我没有办法去写其他的文章,于是老老实实地认命,回来写了Klaine(#我一定是真爱

水在这篇文里,我自己的定义是重要的东西。对于Kurt来说,重要的东西自然是Blaine啦,他失去了他,不知道怎么办,打电话给他,让他回来陪自己一起找回失踪的水,但最后确切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并且应该学着习惯,接受新生活。

但是Blaine完全不是这样。文章开头他并没有失去水,他潜意识内觉得他和Kurt终有一天会和好的,我试图用很多细节来表现他和Kurt对于这段感情的不同点,如果大家能看出来的话真是太好了。要说这篇文章中他们会不会在一起呢,我觉得还是那句话,十年后你若未娶,我若未嫁,执子之手,相伴一生。

S4我到最后基本上是跳着看的,因为完全沉浸在了「编剧我们来谈谈人生」这样的想法中……(#喂)本篇有很多地方写的也不是自己熟悉的,都是临时查找的百度百科……所以不出所料的话应该bug超多(捂脸

最后是借用资料一览:
1.原作《瀑布的失踪》 作者麦璎 推荐大家看一看,真的是很有深度
2.日剧《迟开的向日葵》第一话中结尾漂流片段,Klaine看到的景象是我基于这里的片段所写的。
3.百度百科《水循环》因为自己解释不清楚干脆粘了概念上去(喂

那么,有机会的话,再见啦


沙发? 写得很棒呢。有种淡淡的忧伤的赶脚但是莫名有点甜?


很喜欢 maybe in the future


救命最后看哭了QUQ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碰到这种戳泪点的剧情,可能真的是年龄大了感触比较多的缘故?
看到楼主的文就想到我刚进这个圈子的美好时光了,当时因为很多都不懂反而想的会比较多,结果日子长了真的想水一样好像不可或缺却也最终放掉了_(:з」∠)_……
但是真的感觉好伤心QAQ太多东西以为永远不会消失结果不知不觉就不见了…如果可以的话真心希望这个魔咒不要出现在男孩们身上,他们幸福这辈子就无憾了【掏手帕哭


木有在一起T。T


真的去翻出来那一期的文艺风象好好的把原文章看了一遍 当时看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 现在看完这一篇 有一种深深地恍然与顿悟
原文很深刻 这一篇把可烂放进那个构思也超级棒!!


看哭了


很有深度的一篇文章.翻覆看了数次才明白内容是什麼
而且我真的很喜欢你在后记打的那句「十年后你若未娶,我若未嫁,执子之手,相伴一生。 」QAQ 以前有听过这句话.可是现在看到后就有莫名其妙的Klaine feelings


推荐应用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