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317,286贴子:23,054,765

【新坑】恃手今生(瓶邪微黑花/现代架空黑道/温馨HE)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哥嫂镇楼



一. 远方归人

入夜了,黑暗像一件披风从在地平线上笼来。天空中繁星点点,对应着地上辉煌灯火,无一不向人们证实,这是一座不夜城。
无论是在世界的哪一个国度,机场永远是一个最拥挤,最繁忙的场所。这儿的人,永远来去匆匆,形色紧张。有的刚刚从上一个起点来到这个目的地,有的则是刚刚把这里当做起点,即将奔赴下一下已知的,未知的终点或中转。因此,常年在机场来回穿梭的空中飞人们,永远都是一付神色匆忙的样子。
又一架夜航进站了,它带来的噪音,给这个本就喧闹的地方,再补上一段拉德斯基进行曲,热闹非常。接机的人们又开始涌入出口,一个个伸长脖子,打条幅的打条幅,举海报的举海报,捧鲜花的捧鲜花。每一个人的目光中都充满着焦虑和期待。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3-06-11 18:17

    在接机队伍中,有一位男子分外引人注目。他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看起来非常的清新脱俗。如果男生也可以用“水一样的”来形容的话,那么非他莫属。一身白色GUCCI衬衫,更衬得他高雅而贵气。没打领带,领口的扣子开着,露出尖尖的喉节,和半截雪白的锁骨,这使他看起来显得有些性感。清秀和性感这两种矛盾因素在他身上同时出现,却显得非常的合协,完全没有一丝违和感。这样一个男子,无法不令人多看几眼。他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没有挤到人群里去,纯净无任何杂质的目光,也在看着出口,可以看出他的目光也像其他人一样,充满着期待。
    他的身后站着一位穿着休闲服,个子和他差不多高,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子。这男子长得马马虎虎,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在四周穿裙子的女同胞身上到下乱窜,脑袋也不时的四处转动,看似在寻找目标。这付猥琐的样子,从气质上看和那个水样男孩真的是天壤之别。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3-06-11 18:17

      忽然,爆发出一阵女孩子的尖叫声,举目望去,只见出口处出走一位倾长玉立的男子,那男子穿着黑色GUCCI风衣,两手插着裤袋。刘海遮眼,还架着一付GUCCI墨镜,尽管这样,也无法掩饰他与生俱来的星光,这种气势恐怕只有当今娱乐圈头号男优可比一二。很多人心存疑问,难道今天有明星来走穴吗?可是这个男子太过陌生,不是演艺圈中人。而且这他看上去虽则星光逼人,却面目冷淡,对于周围传来的尖叫和女孩子狂热的目光,他都熟视无睹。明星艺人是不会有这种气质的,也不会对女孩子的尖叫孰视无睹,他看上去更像一位相貌出众,性情冷淡的富家公子。“老板,是姑爷。”猥琐男扯了扯水样男孩的衣襟,指着那星光男,悄声道。水样男子,安静的看着人群中那位光芒四射的星光男,脸上居然没有任何表情,听了那猥琐男的话,他也没有什么反应,依然默默的看着那个星光男。真正的大喜大悲,反而不会表于形色。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3-06-11 18:18

        走出出口之后,那男子就站定,摘下墨镜,环顾一下四周。女孩子的尖叫声再次四处响起,因为这男子长得非常的帅气,光就相貌而言,当今娱乐圈还真没有哪个男星能比得上他。他也好像习惯了女孩子的尖叫似的,不为所动,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抬手看了下手表,又放下来。脸上略微现出点不解的神色。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拉着两个行李箱来到他身后,“少爷,起灵大人已经派人来接我们了,他们正在外面等着,我们快出去吧!”看来这个帅气男子果真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而那他身后那个穿戴齐整的男子则是他的跟班。帅气男子似乎没有听到跟班的话,仍举目四望,深黑的眼睛里,渐渐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怎么没有到?路上阻车了吗?还是临时出了什么意外没能来?心里有点不安了。拿出手机刚要打忽然,他像是发现了猎物一般,快步往一个方向走去。那个地方,先前那位像水一样的男孩,正在默默的看着着他,脸上开始现出一点点浅浅的笑意,但似乎又是在悲伤,一如他的人,非常矛盾,这样无形中又平添了奇异的魅力。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3-06-11 18:18

          帅气男子很快走到水样男孩面前,“吴邪。”他的声音非常的冷清,一如他的人,但是却非常好听。水样男孩一直默默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可以秒杀一片花美男的男人,等到这个男人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才凝固住了。
          “小哥?你终于回来了。。。。。。”声音清亮悦耳,真是声如其人,非常纯净。
          “嗯,我回来了!”帅气男子,说着就一把将这个叫吴邪的水样男子裹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搂住,好像担心他会飞掉一样。旁边那个猥琐男早已自觉的走出人群,是司机,是助理,说白了就是个保姆。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3-06-11 18:18

            吴邪缩入帅气男人怀中,双手回抱着帅气男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个怀抱,他等了太久太久了,终于在今天到来了,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温馨。一股浓浓的叫“爱”的情感在他们之中滋生,渐渐四处蔓延开始,慢慢感染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然而,没有一个人觉得异样,似乎所有的人都被他们的重叠在一起的身影给定格住了。倾国倾城的美男原来也像绝代佳人一样,可遇而不可求,何况一下子就是两个,而且还上演了这么耽美温馨的一幕。
            “哇哇哇。。。。。。”女孩子的尖叫声再次四处响起,此起彼伏。甚至有好事的人在咔咔的拍照,镁光四闪,犹如超级巨星走穴一般。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却充耳未闻,只是紧紧的拥住对方,对他们来说,这一刻,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3-06-11 18:18

              “吴邪,带我回家!”过了好久,帅气男子才将吴邪放开。
              “小哥,我们回家!”吴邪应了一下。两个人手拉着手,并肩走向那一群群如狼似虎的围观人众,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使得周围的人群不得不自发的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
              “唉唉,少爷少爷,起灵少爷!等等我啊!”
              这时先前一直被堵在人墙外围的跟班拉着行李箱跌跌撞撞的跟了上来。
              “你自己回去吧。告诉老头子,我今晚不回家。”帅气男子,他的名字叫张起灵紧紧握住吴邪的手,头也不回,冷冷的说道。
              “啊?我要怎么说?”
              “随便你。”
              “喂喂喂,至少你也要交待一下啊!”跟班眼看着他家少爷和吴邪手拉着手穿入早已待命的车中,“嘣”的一声关上车门,接着车子一哧溜冒出一阵呛人的尾烟,飞快向夜色中驶去。
              “妈的,每次都这样?到底还要不要人活啊?话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他无奈的敲了一下额头,轻轻的叹了口气。和少爷一起的那个男子,他认得。何止认得,少爷无时无刻不在惦念着那个叫吴邪的男子,几乎到了做梦都会喊出吴邪的名字的地步。这一次学成回国,他料到少爷肯定会第一时间去见吴邪的,所以这情形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他纠结的是,为什么每一次,他都要为他家少爷买单?他自己跑去和心爱的人团聚,却让他替他面对他老豆那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谁叫你是跟班?”嗯。还能怎么样?他只能自嘲的笑了。。。。。。


              -TBC-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3-06-11 18:19
                文笔很渣请见谅。艾特一些人来壮胆。有些是之前留言的,有些是被我强行从《逍遥天下》拉过来的,嗯。完了之后,如果不想继续的,请留言说明哦,亲爱的们为我加油吧。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3-06-11 18:39

                  二。初见


                  “咚叮咚当。。。。。。”上课铃声像催命铃一样响很彻校园,身穿校服的吴邪,一手反背着书包,嘴里含着一块大面包,急急忙忙的跑上教室,一边抱怨身后紧追不舍的王盟没早一点叫醒他,害得他高三下学期开学第一天就迟到。
                  “能怪我吗?我大老早叫你起来,你偷懒睡回笼觉,要不是我强行破门进去把你从床上拉起来,这会子你还赖在床上呢。。。。。。”王盟委屈的说道。
                  “你明知道我偷懒,就不能早点拎我啊?”吴邪边咬着面包边嘟囔道。
                  “照你这么说,我还是我的错了?”
                  “靠,本来就是你的错!”
                  “老板,你讲讲理好不好?”王盟差点没有爆粗,但是话刚要出口就直接咽回去了,他知道自己骂也骂不过他脑子有泡的小老板,粗也粗不过人家,打虽然未必打不过,但是他不敢啊,谁叫人家是老板而他只能是保姆呢?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3-06-11 18:42

                    “吴邪同学,你迟到了!”
                    前方传来班主任陈文锦温柔的声音。吴邪赶紧把面包一口吞下肚子去,却噫在喉咙里,他狠狠的吞着,眼珠都快要翻出来了。
                    王盟连忙在背后拍了他一掌,又给他递了一瓶水,说道,“就不能小口点吗?这样很容易死人的。”
                    “要你管?”
                    吴邪终于把面包吞下肚子去,用力拍了几下胸口顺气。忽然背后一阵冷风裂来,如同香港鬼片中厉鬼出场一般,周围一阵恶寒。吴邪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下意识回头一看,顿时看到了他这一生中最刻苦铭心的场面。
                    一位身穿深蓝色连帽衫,碎发遮眼,青春帅气,却冷酷得如同寒冰一样的少年,正在校长的陪同下向他们走来。吴邪永远忘不了当时校长张秃子那种小心谨慎,必恭必敬的表情,简直就像是一条忠诚的走狗一般,要知道这张秃子平时可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啊。别的不说,他平时不常见,但是当你爬上围墙准备翻墙逃学的时候;当你躲在学校后山凤凰树下掏出烟准备点燃抽起来的时候;当你踩在同伴的肩膀上准备偷窥女厕所的时候,他就会像魔鬼一样平空出现在你面前,满脸嘲弄意味的看着你,看得你发慌,看得你立马停止手中的动作,像“我们是木头人”一样,定格在当场。因此吴邪当时就无比震惊,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善茬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3-06-11 18:43

                      “陈老师,这是刚从香港圣玛丽娅学园转来的张起灵,分下你们班。麻烦请多多关照。”张秃子把那叫张起灵的少年交到陈文锦手上,一付烫手山芋总算抛出去的表情,转身快步走人。吴邪第一次看到这肥得像头猪样的秃子,竟然走得这么快?
                      “香港圣玛丽娅学园?那可是名校啊,怎么看也比这臭名昭著的DM学园要高级得多啊。这人好好的从那么好的学校转到DM高中来干什么?难道嫌钱太多没地方花吗?”吴邪和王盟对视一眼,暗自吐槽道。
                      这时陈文锦拉开教室的门,带头走了进去。张起灵瞟了吴邪一眼,意味深长的甩了个眼神,跟着走了进去。
                      “靠!给老子下马威啊?”吴邪冷笑。
                      “各位同学,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在上课之前,我们先来欢迎一下新同学吧。”陈文锦说着,向张起灵招了招手,示意他走上讲台,“新同学,来和大家认识一下。”
                      张起灵看也不看陈文锦一眼,也似乎没听见陈文锦的话一般。扫视了一下教室,看到末座有一个空位,就自顾自的走过去。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3-06-11 18:43

                        “哇好酷啊!”“哇好帅啊!”三两声女同学的尖叫声,在教室中响起,吴邪一听就知道是秦海婷、云彩那几个花痴女的声音。
                        “咳咳。。。。。。新同学不爱说话,那么我来介绍一下,他叫张起灵,是从香港圣玛丽娅学园转学来的,今后大家要好好相处。。。。。”
                        “哎呀!”
                        陈文锦话没说完,忽然就被一声惨叫给打断了。吴邪的目光一直在追着张起灵,所以一切尽在眼里。话说他们三D班上,有一位出了名的不良学生齐羽,这人仗着学过一点三脚猫功夫,一向在校园中飞扬拨扈,无恶不作。平时最喜欢欺负新同学。刚才张起灵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照例伸出脚来,意下是想绊张起灵一脚,这是他的惯用的欺负新同学的伎俩,意在给人下马威,百试百灵,想当年吴邪刚转学来的时候也吃过这个暗亏。不过这一次这恶霸好像遇到了狠角色。吴邪清清楚楚的看到张起灵看也不看齐羽一眼,看似无间的一脚踢开那只伸出来的脚,齐羽却一声惨叫,弯下腰去紧紧捂住自己的脚。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3-06-11 18:43

                          “你他妈的。。。。。。”齐羽还想耍狠,但一碰上张起灵从碎发下杀出来的目光,想要爆出口的粗话竟然被生生的杀了回去。
                          而肇事者却再也不看对方一眼,自顾自的走向那个空位,好像刚才的事情不是他干的一样。
                          “咳咳。。。。。。同学,”吴邪连忙追了上去,“那个。。。。。。这个位置是我的。”
                          边说边提心吊胆的,担心这个冷面神会不会一脚把他踢开。出乎意料的,张起灵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真的转身坐到旁边另一个空位上,那个位置是王盟的。
                          王盟也想学他的小老板说那是他的位置,但是看到张起灵那冰得不像人类的眼神,只好生生的咽了一口唾沫。
                          “王盟同学,你坐第四组那个位置吧!”陈文锦眼见不对劲,说道。王盟看了一眼吴邪,不情愿的走向第四组。心说那个位置才是给新同学留的吧?
                          “齐羽同学,你的脚没事吧?”陈文锦问道。
                          “死老太婆,多管闲事!”得到的是一声呵叱。
                          “咳咳。。。。。好啦,开始上课。。。。。。”习以为常的陈老师装做没听见,回到讲台上开始上课。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3-06-11 18:44

                            不管是在哪个国家,发达国家也好发展中国家也好,第三世界国家也好,高中男厕所永远是校园暴力多发区。
                            吴邪早上喝多了牛奶,好容易下课铃一响,来不及叫上王盟,就直接飞奔出教室。
                            “喂,老板,等等我啊!”王盟跌跌撞撞的总算是追上了吴邪。
                            “你那么急干什么?摔了怎么办?我会被二爷扣工资的。”
                            “不急你就等着帮我换尿裤吧。”吴邪白了王盟一眼。两个人接人相继走进厕所,刚拉开拉链,吴邪忽然意识到什么不对。回过头一看,只见削瘦的张起灵被一个肥头大耳将军肚的大个子压在墙角里,那个男生是隔壁班的王胖,这猪头上学期刚刚转来,整天打架滋事欺负弱小,和齐羽并称为DM高中双霸。
                            “同学,给点钱花花,胖爷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嗯,怎么样?”果然这猪头又在敲诈弱小要钱了。要是换了别人,早就假装看不见了,可是这会子,看到削瘦的张起灵被压在墙角,吴邪居然就忘记了这位新同学不久以前刚刚踢伤了齐羽的脚,也忘记了王胖同学一拳可以打折一棵碗口粗的小树,正义感十足的走上前去,拍了拍王胖的肩膀,说道:“老兄,手头紧也不能到处找人拿钱吧?”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3-06-11 18:44

                              “装逼邪?活腻了你?敢管胖爷我的私事?”王胖这一辈子第一次被人打扰了好事,愠怒的回过头来,一看打挠他好事,竟然是隔壁班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吴邪时,顿时恶从胆边生,放了张起灵,一拳就朝吴邪打过来。吴邪虽然看似文弱,但在混黑道的二叔三叔的潜移默化之下,还是会一点儿防身技能的。别的不说,闪躲和逃跑的功夫,他肯定要高于王胖。眼见王胖一拳砸过来,他早已敏捷的闪开,王胖一击不着,吃了一惊,更是恼怒,紧接第二拳更是卯足了劲杀到。吴邪再一次灵敏的躲开。
                              “他妈的老子就不信收拾不了你这小白脸!”王胖大怒,嘶吼一声,整个人就像只巨大的肉球一般,向吴邪咂了过来。吴邪眼见不妙,拨腿就往外跑,“张?小哥,快跑!这头猪疯了!”
                              吴邪本来是想叫上张起灵的名字的,可是一时慌乱,忘记了他的全名,情急之下,只好叫张起灵“小哥”。张起灵想不到吴邪这个紧要关头还不忘叫上他,拍了拍身上被王胖压皱了的衣服,两手插着裤袋,慢悠悠的走出厕所。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3-06-11 18:45

                                “站住!”王胖眼见吴邪已跑出他能控制的范围,又见到张起灵没事似的从他身边走过,火上烧油。
                                张起灵站住了,侧过脸来,一语不发的看着王胖,王胖这一辈子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眼神可以冰冷到这种地步,完全没有一丝人类应该有的感情,看上去似乎像是来自地狱的魔物。不由打了个寒颤,为了掩盖心虚,他强装壮胆的大喝一声,“你。。。。。。你没。。。给钱。。。。。。”
                                “哼。”张起灵一声冷哼,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潇潇洒洒的走了出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让王胖如着了魔一般一动也不能动,直到张起灵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久经沙场作恶无数的王胖才回过神来:刚才那一幕是怎么回事?那小子会魔法吗?不对!一定是幻觉幻觉!老子可是DM第一霸王胖!

                                -TBC-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3-06-11 18:45

                                  三。解雨臣



                                  H市,依山环海,风景优美、古迹众多。做为六朝古都,自古就是烟花盛地,到了现代更是成为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
                                  市郊,是一座名为半山东的小山,说是山,其实只是一座高出地平线十来米的小山坡,进入房产大跃进时期,精明的开发商相中了这里背山面海的地理位置,规划成为别墅区,美其名曰半山山庄。与两公里外紧张高速、繁杂拥挤的H市区不同,这里环境优雅,风景优美。背靠着小家碧玉般的半山,面对着水天一色,一碧如洗的大海,真可谓山青山秀,世外桃源。因此,在还没有建成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为了富人们的聚居地。


                                  收起回复
                                  举报|44楼2013-06-16 20:03
                                    半山山庄最高处,是一幢小巧玲珑的海景别墅,外观设定和周围形同量产的别墅完全不同,可以用独一无二来形容。这儿位置最好,可以看到整个H市,H市场环绕着的美丽海滨。
                                    此时是晚上七点,七月盛夏。天黑得比较慢,尽管已是这个时节,天色还是很亮。隐隐看到天海交接处,还闪烁着一抹暗红,那是太阳在地平线垂死挣扎。
                                    小别墅的天台上,两位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正并着肩靠在栏杆上。这两个人,一高一矮。高的大约有一米八五,从头到脚一身黑。黑色的碎发,细细碎碎,几缕刘海不经意的落在眼睛上,眼睛也是黑色的,深邃而迷人。黑色的衬衫,非常修身,看样子是专门订做的、裤子也是黑色的,裤线笔直。这使他看上去,非常用潇洒,而且周身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高贵的气质,一看就知道是常年在上流社会薰陶出来的结果,普通人欲模仿也模仿不来。


                                    回复
                                    举报|45楼2013-06-16 20:03
                                      矮一点的,大概一米七七左右,身材十分的纤巧,看上去竟然有点儿弱不禁风的意味。一裂粉红色的衬衫,领口敞开。头发呈现出一点点栗色,微卷儿,随意的洒落在两肩。眉耸春山、眼横秋水、瑶鼻朱唇,皮肤又细又白,要不是他领口处尖尖的喉节、眼里流露出来的凌厉冷咧的眼神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可一切的气息,多半会被人误认为是女子。然后,女性能长成他的这样子的,也非常罕见。这无疑是一个可以一笑倾城的美男子。最有趣的是,他一直在玩弄着手里的手机,手机也是粉红色的,NOKIA最常见的款。
                                      这两位年轻人,一个是吴邪的发小解雨臣,当今亚洲歌坛的天皇巨星级人物。当然,他在歌坛上的艺名不叫解雨臣,而是叫解语花。


                                      收起回复
                                      举报|46楼2013-06-16 20:04
                                        另外一位,是解雨臣的贴身保镖,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齐,由于在人前总是带着一付墨镜,因此有了个“黑眼镜”的外号。他这时没带眼镜,也是因为他的身边只有解雨臣的原因。这黑眼镜其实长得不赖。虽然不如张起灵那样帅得不可一世,但他的气质和他性感的魅力,足可倾倒一方。
                                        “怎么这么久?都一个多小时了。”解雨臣看了看腕表。吴邪去接机已去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了,半山山庄到虹天国际机场只要十五分钟,来回也就半个小时,加上路上耽搁,最多也就一个小时可以回来了。“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


                                        回复
                                        举报|47楼2013-06-16 20:04
                                          “花花,你别急。可能他们两太久没见了,一时干柴烈火的,在路上玩个车震什么的。。。。。。”黑眼镜揽着解雨臣的肩膀,轻声道,他的声音带着一股男性的磁性,听起来十分性感,一如他人,流露着一股令人欲罢不能的魅力。
                                          “闭嘴!有王盟在,他们怎么玩车震啊?你以为人人像你这么邪恶?整天就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解雨呵斥黑眼镜,他的声音十分的好听,不像其他明星一样娇柔做作。
                                          “他们可以把盟盟赶下车。就像那次。。。。。。”
                                          “够了。你还真当张起灵和你一样无聊啊?”解雨臣狠瞪了黑眼镜一眼,黑眼镜不由一笑。那是两年前,解雨臣去东京巨蛋开了一场空前绝后的演唱会,做为保镖的黑眼镜一路随行。连续一个星期的彩排和演出,使解雨臣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为了给他减压,黑眼镜特地带他到元宿散心。身为天皇巨星,解雨臣肯定不能轻易逛街。好在元宿向来以奇异装扮闻名于世,黑眼镜就把解雨臣易容成为光源氏的样子。这样至少确保了解雨臣不被那些疯狂的歌迷认出来。然而,由于是光源氏的造型,解雨臣一出现就引起哄动。被各种奇怪大叔和小萝莉们围追着拍照。最后,黑眼镜只好抱着他一路狂奔,才逃出了狼窝。


                                          收起回复
                                          举报|48楼2013-06-16 20:05
                                            两个人气喘嘘嘘的回到地下停车场的保姆车上。解雨臣忍不住对黑眼镜一顿痛骂,“你出的好主意!”
                                            “花花别生气嘛!你现在不是轻松了好多了吗?”黑眼镜看着秀色可餐的“光源氏”禁了一个星期的欲望,终于如火山般爆发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闻到了黑眼镜浑身散发出来的荷乐蒙,对对方身体十分熟悉的解雨臣立刻警觉,“你要干嘛?这儿可是东京街头。”
                                            “没关系了。花花,我忍无可忍了,这一次你都冷落我一个星期了。。。。。。”黑眼镜磨梭着解雨臣的耳根,修长的手指早已悄然伸入解雨臣的和服底下。
                                            “作死。。。。。。”解雨臣被抓住要害,浑身一颤,应该也 有了反应,他也知道自己忍了一个星期不容易,但是车上还有司机。


                                            收起回复
                                            举报|49楼2013-06-16 20:05
                                              黑眼镜当场就把司机赶下车来,然后在车上补回这一个星期所有的作业。
                                              司机实在是无法等在一边旁观只好自己打车回酒店,留下这两个对东京人生地不熟的家伙,云雨过后迷了路,也只能打车回来。
                                              “呶,那不是回来了么?”黑眼镜说着呶了呶嘴。解雨臣回过头来一看, 果然见到吴邪的宝马七系正慢慢朝这方向驶来。
                                              “瞎子,你说他们会不会已经见着我们了?”解雨臣突发奇想道,他们来的时候,吴邪已经出去了,做为吴邪最亲密的朋友,他有吴邪家的钥匙。所以他们来这里,吴邪是不知道的。黑眼镜是个人人共知的外号,但是由于太拗口,大家还是习惯性的称之为瞎子。人们都有个习惯性思维:整天没事带着付墨镜,不是瞎子是什么?


                                              收起回复
                                              举报|50楼2013-06-16 20:05
                                                “花花,你想说什么?以小三爷的眼力,能够在那么远的地方看见我们的机率不大,但是哑巴就难说了。不过,如是是盟盟开车的话,他们俩肯定坐后座。而且这么久没见,他们肯定没空看别的地方,所以我估计他们不知道我们在这里。”
                                                “咱们蹲下来,别让他们看见。”解雨臣说着就蹲下身子。黑眼镜只好跟着蹲了下来。解雨臣喜欢恶做剧,黑眼镜是知道的,此刻他更好奇解雨臣想到什么恶搞的方法。想起自己守生日那晚,解雨臣把自己打包成糖果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不禁笑了出来。


                                                回复
                                                举报|51楼2013-06-16 20:06
                                                  “花花,你有什么新鲜招数?”黑眼镜揍着解雨臣的耳朵,问道。
                                                  “我只想看看,他们回到家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
                                                  “哦 。”
                                                  黑眼镜又笑了起来。他对解雨臣的话一点也不怀疑。因为他知道解雨臣除了歌星这个身份之外,其实还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帮派老九门中“红花社”的当家。说白了就是红花社的老大。做为红花社的当家,他从小受到严格几近残酷的训练,身手十分的了得,耳力和眼力也非常人可比。这种躲在人家天台上听人家在楼下干什么的事情,对他来说完全没有难度。当然,黑眼镜自己也可以做得到,他的身手甚至在解雨臣之上。
                                                  解雨臣很快就为自己的一时好奇付出了代价。

                                                  -TBC-


                                                  收起回复
                                                  举报|52楼2013-06-16 20:06
                                                    我愿意与你恃手今生 @卿珧 酷爱来!


                                                    回复
                                                    举报|53楼2013-06-16 20:19
                                                      @波兰新风 妹子,不客气.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8楼2013-06-17 01:36
                                                        此时彼此交错在对方身上的两个人齐齐的向身后的大床倒去。
                                                        张起灵撑起两手,俯视着身下的人,这么长时间不见,吴邪依旧一点儿也没有变。吴邪的五官很精致,像是经过精雕细刻的宝石,气质纯净似水,令人非常舒服。张起灵觉得自己醉了,如果不是身体不会这么热,意识不会这么模糊的话。
                                                        吴邪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没有一处能逃到张起灵炙热而细腻的吻,在嘴唇上停留下来,细细的品偿,属于吴邪恶的清鲜的味道,品偿得很仔细,很专注,就像一位美食大师在品偿他最满意的食物一般。


                                                        收起回复
                                                        举报|64楼2013-06-18 22:59
                                                          不一会儿,吻离开了嘴唇,沿着身体自然形成的曲线游走着,最后停留在吴邪身体欲望的顶端,细细的吻着舔着,舌尖也似有魔法的包裹起来,牙齿轻轻的蹭起欲望的根部,来回移动着,手指也游走到他的私密处让他适应这样的异物感,里面很热,张起灵知道这样大概会为身下的人带来不少的痛楚,于是指尖的动作又轻又柔.
                                                          吴邪不自觉的扬起了腰,想在张起灵的口中得到更大的快感,举起手来,看着自己的手指伴随着自己渐变粗重的喘息.


                                                          回复
                                                          举报|65楼2013-06-18 23:00
                                                            百度小说人气榜查看规则>>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