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318,560贴子:23,099,941

【授权转载】《动物园》by summersea21 (架空/萌文/瓶邪/HE)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配图
2L.授权
3L.说明
4L.放文




文授权


镇楼图授权






说明.

本文作者summersea21.
瓶邪同人作品有《醒来》《茶杯麒麟》《动物园》...

《动物园》这篇文是我在21的不老歌发现的,相信看过21文的亲们一定了解21的萌文有多好看.
summersea21不老歌:http://bulaoge.net/?summersea21
summersea21 微博http://weibo.com/u/1946025687

本文配图是Nineteen的作品,感谢Nineteen为《动物园》这篇文配上萌萌的图。
原图出自Nineteen不老歌:http://bulaoge.net/?sentimentalkill

下面放文.


《动物园》by summersea21


========================= [上部]正文 =============================


陈文锦找到她家那口子的宝贝侄子时,他正坐在吉普车的阴影下,一只黑豹把他当成靠枕,黑漆漆的脑袋就枕在他盘起的腿上,尾巴很写意地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被猛兽枕着的青年一点也不紧张,很是悠闲地帮黑豹顺着毛。


她在稍远的地方停下了吉普车,打开天窗迅速地拍了张照,然后才呼唤对方。


“小邪!”


青年闻声抬高了头,看到她的时候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想站起来腿却被枕得舒服的黑豹压了压,一时起不了身,只好坐在地上向她喊:"文锦姨你回来啦?"一边试着把顽固地压在他腿上脑袋移开。


“三叔呢?”


陈文锦坐回驾驶座,把车子驶到他们身边:“他被你二叔抓去喝茶了,所以我出来转转。”


抓去喝茶?是抓去训话吧?青年无头黑线地想。


好不容易把黑豹的脑袋移开了,却惹来黑豹不满的唬唬声,青年安抚地摸了摸黑豹的头,终于站起了身,黑豹在他腿上蹭了蹭,乖乖地在原地坐好。


青年对它笑了笑,拍拍裤子就走近陈文锦的吉普车。


“小邪,还是小张的专属饲养员吗?”


走近陈文锦车窗的青年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神情中却带著宠溺。


“我也有负责园来的宣传照,文锦姨你怎么不提?”


看到自己摄影启蒙老师回来,他其实更期待的是对方对自己新作的评语,偏偏师傅对徒弟的作品只字不提,反而关心他饲养员身份,多少令他担心自己的作品是不是入不了她的眼。


“新的一批照片和纪念品我刚刚看过,拍的照愈来愈有水准,我早就当你出师了,”陈文锦从善如流地回答:“那批照片中,你把神出鬼没的小张拍得特别好,我就想看看你这专属饲养员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秘诀。”


“哪有什么方法,就是追着跑啊。”


“可是小张出名难找,据说当年也只有我阿爸能找到?”


陈文锦的父亲是这动物园的老员工,几年前退休了,业内人士都称他为陈皮阿四,年轻时是个盗猎者,有丰富的追踪动物经验,后来被不知什么猛兽抓伤了眼睛,就金盆洗手,来了这开放式动物园当了饲养员。


之前是凭他多年经验,才找到这只总是不知躲在哪里的黑豹来喂饲或者检查。


他退休之后,全园的员工都陷入跟黑豹的捉迷藏之中,一下子黑豹差不多成为动物园的传说生物。


退休的老员工对此事只是呵呵笑了几声,就回去喝茶,完全不打算传授追踪秘诀给后辈,结果大家只好巡视或者带团游园时带多份食物,见到黑豹的踪迹就顺手投喂。


但是抓不住黑豹就不能进行定期检查,不能监察园内动物健康,对动物园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就在大家都束手无措的时候,作为新人的吴邪,竟然拿着黑豹的基本身体检查资料,甚至还拍了一大堆照片回来,一下子大家都对这动物园CEO的侄子刮目相看,同时喜闻乐见地把照顾黑豹的任务交了给他。


后来,大家会发现吴邪时不时会溜出园区,最初以为是兼负公关部摄影师一职的他跑去拍动物照来作宣传或纪念品的选图,之后才发现他根本是溜去逗豹。


这令大家大感惊讶,别的动物不说,这只被叫张坤的黑豹,本来是预定放归自然而特别不让它亲近人类的,虽然后来因为种种因素没有实行,但它对人类的戒心是出名的高,虽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不过曾把意外越界的黑熊打回去就知道攻击力惊人,谁也没想到张坤会乖乖地伏在吴邪身边让他顺毛。


这件事瞬间就成为动物园的七不思议之一,不过谁也不知这新人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收服了黑豹。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还跟吴三省在国外跑,知道的时候好实在好奇得要命,现在回来抓住了当时人当然要问个究竟。


就在吴邪正考虑怎么回答的时候,黑豹起身向他们走过来,在吴邪脚畔磨蹭着,甚至用肩胛挨撞,想把他推走。


吴邪弯腰在它脑袋上揉了揉,问了声怎么了,黑豹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他,半晌,吴邪没辙地叹了口气,对陈文锦说:“文锦姨,不介意的话,来我车那边谈吧?”


文锦点点头,于是吴邪就让黑豹领在他身前,走回自己吉普车的影子下。


文锦看着他们的背影,快手就拿起相机拍了一张,之后想了想,拿起了相机跟上去。


两人一豹坐在草地上,躲在阴影之下,感受着吹来的凉风,对文锦来说,还有说故事不比吴三省差,甚至更靠谱的吴邪说故事,更加是写意到不得了。


吴邪一下一下地抚着重新伏在他腿上的黑豹,说出了他们是如何亲近起来的故事。


那时,吴邪才加入了动物园不久,还是个愣头愣脑的菜鸟,不过就是会拍照,于是除了跟着老资格的员工身后美其名学习实际上当跑腿,他被分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拿着相机拍下园内动物的照片,除了可以拿来给员工记录动物们的状况外,拍得吸引的还可以拿来当宣传图和纪念物。


因为是兴趣,这工作吴邪做得特别起劲,很快动物园上上下下的动物至少有一张令人满意的写真,吴邪对此其实有点得意,直到有一天导赏员黑眼镜翻纪录时说了一句:“小三爷,你还差哑巴张没拍过啊?”


吴邪这时才知道动物园中有这黑豹存在,他知道园内有美州豹,也有拍过,但他不知道原来园内还有一只黑色的。


于是他就问黑眼镜怎么自己没见过,换来对方两手一摊,笑嘻嘻地说哑巴张可难找了,人家是成精的材料,大概不知在哪里吸收天地灵气,要见它一定要有仙缘云云,吴邪习惯他说话的不靠谱,对黑豹的事只是半信半疑,于是就跑去问其他人。


美女兽医阿宁一听到吴邪来问有关黑豹的事情,立即变了脸,一副气得牙痒痒的表情,阿宁是用麻醉枪的高手,全动物园没有一只动物不乖乖降伏在她麻醉枪下,但自黑豹来了之后,它从没被她抓到过一次,除了被送来时有过一次全身检查之外,例行检查没有一次是顺利完成的,要找它比帮一群狮子检查还更麻烦,要不是大家都知道黑豹神出鬼没,搞不好就要当她失职了,可是提起这只黑豹,她还是一副咬牙切齿的反应。


之后吴邪又去问观察员王胖子,胖子哈哈大笑表示凭吴邪的小身板没可能找到,要找也要有胖爷他一身神膘指引才会找到,吴邪心想这是什么鬼话,你是以一身神膘作饵,引那黑豹出来?难道黑豹特别重口味,喜欢吃肥腻?


之后他又去问公关部的云彩,云彩一听到他提起黑豹就双眼放光的样子,不停说黑豹有多帅,她在小卖部工作的老爹阿贵也表示曾经跟着陈皮阿四见过黑豹,这样一路问下来搞得好像只有他一个没见过黑豹。


有鉴于动物园的员工们都爱恶作剧,难保他们不是集体在作弄他,最后他只好去问作为CEO的二叔。


他在园内的咖啡厅找到了吴二白,他正跟一个年轻人谈话,不过因为他背对著吴邪,他没有第一时间看到年轻人的样子。


吴邪靠近的时候,听到年轻人正对二叔说:“他还是老样子,没有......”


然后他发现了身后有人,转身一看,视线就对上了。


吴邪看到对方的样子时吓了一跳,对方的样子跟他有七八成像,只是比他年长一点,对方看到吴邪也一愣,然后了然地笑了,向吴二白说:“这位就是吴先生说跟我长得好像的侄子?”

吴二白点点头,年轻人站起来向吴邪伸出手:“你好,我是张海客。”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3-05-28 01:11
    吴邪连忙回礼,跟他握手:“幸会,我是吴邪。”


    “小邪,你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吴邪看看张海客又看看他二叔,不知要不要直说。


    “会不会打扰你们?”


    “没关系,我们的正事都说完了,现在只是闲话家常,还是我需要回避?”


    “那样太不好意思了,其实我只是想问问我们园是不是有黑豹......?”


    吴邪看到二叔皱了皱眉,吴邪一凛,担心二叔要说他不熟悉园内动物,谁知接话的却是张海客。


    “当然有啊。”


    他笑着,那得瑟的笑容出现在跟自己近似的脸上,让吴邪觉得他特别欠揍,又担心自己平日的笑容是不是也一样惹人厌。


    张海客接着说下去。


    “因为正是我把他送进来的。”


    一说之下吴邪才知道张海客在一个科研队中当兽医,有一次在一场意外中把失去母亲的黑豹崽救了回来,之后因为各种原因就把黑豹送来动物园照顾了,这次他来动物园,除了是跟园方商讨拯救动物方面的事宜之外,就是想来见见被他救了的豹崽。


    吴二白看看吴邪,说正好帮忙带客人去见黑豹,吴邪根本没见过黑豹,根本不知该去哪里找,张海客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他来找就好。


    既然客人都说没有问题,吴邪也不好推辞,而且他对那神秘的黑豹还是好奇得要命,所以就乖乖开着车带张海客去找黑豹。


    张海客对动物园熟得很,看得出他已经来过很多次,熟门熟路地为他指路,又不停逗他说话,说到吴邪的副业是园内为动物们拍照的工作时,张海客笑著说:“真巧,我弟以前也是当动物摄影的。”


    吴邪正想问会不会是三叔认识的,张海客就喊他停车。


    不知是不是长年在荒山野岭工作的关系,张海客身手好得很,一翻身就跳到吉普车车顶,动作敏捷得让他想起当鸟类研究,攀爬技术比猴子更好的小花,张海客站在车顶,拿出望远镜就四处查看。


    在园区内离开车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不过作为园内职员,另一个又是经常在没有保护的野外环境工作的科研人员,这样的风险他们都可以应付,于是吴邪只是提醒了一下就由他去,他自己就负责为他观察附近有没有猛兽接近。


    没一会,张海客翻了半个身下来,叫吴邪上去看看,于是他也一起爬上车顶,掏出了望远镜,根据张海客的指示看过去,终于在远处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


    在树影的深处,一只黑豹悠然地趴在一枝粗树枝上,正懒洋洋地打盹。


    吴邪睁大了眼,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黑豹,说内心不激动是假的,而且那黑豹那体态,举止,无一不优雅得令他想立即拿相机拍下来,看得他心痒痒的,就跟张海客提议驶近一点,却被他笑着否决了。


    “再走近一点它就会走啦。”


    吴邪心想有没有那么神?现在的距离用望远镜也只是刚好看得清楚,靠近一点也不会发现吧?


    “我以前听你们一个老员工说你们把它起名做张坤了?”


    虽然对黑豹所知甚少,但至少名字他是知道的,他连忙点点头。


    “那名是四阿公改的,会姓张是因为它是你送来的?”


    “早在我送它来之前,队伍的人已经让它姓张了。”


    吴邪心想你那团队的人真闲啊,喜欢帮动物认亲吗?竟然会给动物跟自己姓。


    吴邪内心在吐嘈,张海客看着黑豹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吃吃笑起来。


    “看它一面爱困的样子,叫阿"坤"真的适合啊。”


    回复
    举报|6楼2013-05-28 01:15
      吴邪看看黑豹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心想要是这真是四阿公叫他阿坤的原因,那真是贴切得不得了。


      突然,黑豹好像察觉了什么,突然抬头四处张望,看了看就找对了方向,直瞪瞪的就看过来,刚好在望远镜中对上了吴邪的视线。


      吴邪被那双眼睛看得心里一震,完全被它那眼神慑服了。


      吴邪不是没被大型猫科动物注视过,由路边的野猫到园内威武的狮子,他都看过它们的眼睛,但猫科动物的眼睛多数都带点野性,他就是从没见过一双那么平静淡然,宁静无波的眼睛。

      吴邪根本是看呆了,要不是张海客突然高举手臂,挥舞着跟黑豹打招呼,换来黑豹冷淡的一瞄然后转身离去,吴邪搞不好会一直跟黑豹对望下去。


      张海客远远看到他要探望的黑豹好像已经满足,招呼吴邪回去。


      只是自此之后吴邪就立定了主意,一定要近距离拍到黑豹,无论如何也想将那慑人的眼神拍下来。


      有了张海客带过一次路,要找黑豹的难度就小了很多,毕竟黑豹还是有一定的领域性,不会离开太远。


      吴邪就是有种特别的韧性,认定了的事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于是他就抱住相机开始了工余时间的追踪。


      最初他不是每次都能找到张坤,不过当他累积了经验,终于渐渐抓得住它的行踪,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黑豹会那么难搞。


      本来它黑黝黝的一团在植物间已经不易找,加上他擅长匿藏,一钻进丛林中便再难一见,而且这黑豹机警得要名,有什么风吹草动也会立即发现,每次吴邪试图靠近一点都会被它发现,转眼之间就逃开了。


      吴邪不停尝试,期间是拍到几张构图不错的,不过多是黑豹的剪影,而不是他最想拍到的眼睛。


      他不服气,一次又一次慢慢地接近它,竟然给他坚持到黑豹习惯了他的存在。


      说是习惯,也只是指可以出现在它一百米的范围外,一靠近它还是会走开。


      不过吴邪并不气馁,一百米的距离已经足够他用长镜头把黑豹拍过透,只是摄影师又怎会满足于此,他还是致力于靠近黑豹的大业中。


      曾感到有趣而跟着他去看黑豹的王胖子表示,天真追着黑豹的那劲儿十足痴汉,当然这点被吴邪本人大力反驳,说只是摄影师的坚持。


      虽然老是追着黑豹拍照,但他也没忘记自己作为饲养员的责任。


      持续观察黑豹,他发现它不会在喂饲时间出现,大家都只能在它活动范围内放下食物,第二天食物不见了就当是他吃了,所以动物园的众人才一直担心黑豹吃不够营养不足。


      跟黑豹"熟悉"了之后,吴邪大约摸清了黑豹的活动范围,就开始带食物放在它其中一个隐藏地点,其实他也是是抱着一试的赌博心态,要是黑豹觉得自己的领地受到入侵,从此不再在原来的地点休息,那么对吴邪来说就实在是得不偿失,但他还是更担心黑豹没吃好,于是试着把生肉放下。


      接着他就急忙退回百米警戒线外了。


      半小时之后黑豹出现,它看到了吴邪留下的肉,它先是一愣,然后低头嗅了嗅,好像察觉了什么抬起头,张望一下就发现在远处的吴邪。


      早就捧好了镜头等着拍照的吴邪,透过长镜头近乎面对面地被黑豹瞪了一眼,吴邪在手抖之前就条件反射地拍了一张,之后才深呼吸一口气重新稳定姿态,正想趁机好好拍黑豹那慑人的眼神,黑豹已经扭头去关注眼前的食物了。


      黑豹观察了一下,叼起了肉,挪动一下位置,神态轻松地伏在地上,爪子按住生肉就吃起来。

      看到黑豹愿意吃他准备的食物,吴邪简直有一种被喜欢的偶像明星为自己亲笔签名一样,看着黑豹一口口吃下食物,让他萌生出不小成功感。


      ------------------------ TBC --------------------------


      接下来的几天,吴邪都喜滋滋地接下了喂饲黑豹的工作,大家都知道他最近有多热衷找寻黑豹,也乐于将轮流负责的"照顾"黑豹工作推给他做,看到他那副打了鸡血的样子,又听他说黑豹愿意吃他放下的食物,阿宁打趣地叫他挑战一下给黑豹作基本检查。


      事情当然没那么容易,猫科动物愿意给你喂,不代表愿意给你摸,即使之后黑豹愿意吃下吴邪上贡的食物,却没让吴邪再靠近,它还是等吴邪退开一百米才慢条斯理地开始进食,要是吴邪乘机靠近了,它就直接窜走不见了。


      这样的一百米距离限制一直持续着,要是普通人恐怕早就放弃了,但吴邪就是有这一种韧性去坚持,这其实亦是一个出色的动物摄影师要有的质素,虽然不能长时间蹲点,但他还是持续地一有时间就在黑豹的活动范围泡着,等待黑豹的出现。


      久而久之,投喂黑豹的工作已经交由他负责,他就更光明正大地继续跟黑豹拉近距离的工作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雨季来临,虽说在雨中欣赏动物别有一番滋味,但毕竟当人会避雨时,动物也会躲起来,要不就是懒洋洋的坐在树下避雨,这对游客来说的吸引力就相对少了,所以这个时候也是动物园的淡季。


      正因是淡季,动物园的游客设施会乘机翻新整理,员工就趁着游人少时处理一下文书工作,照顾一下新生动物之类,如非必要大家也不会跑到室外。


      只有吴邪,会时不时跑出去拍拍雨中的动物,当然少不了他私心非常喜欢的黑豹。


      于是这天,虽然下着雨,但他又独个儿驶着吉普车进园区了。


      雨季的动物园游人很少,园区内总有一种宁静的气氛,反而更像在野外的情况,连动物的神态也放松了不少,除了因为天色关系照片的色彩比较沉郁之外,不过世上有PS,适当地调色之后得出来的效果往往很不错,要不就可以拍成黑白照效果也很有惊喜,所以吴邪很喜欢这个时候拍照。


      虽然下雨时园区有些地方的路况不太好,但也无阻他出去拍动物的热情。


      而且相比他三叔跑到野外拍野生动物,他只是在园内拍实在是安全太多。


      从小跟在三叔和文锦姨身边把玩摄影器材,其实他的志愿是跟他们一样当野外的动物摄影师,但在他差不多要决定前路的时候,业界好像发生了什么问题,家人都不太想他走上那条路,最后还是决定折衷到家族的动物园工作。


      毕竟在固定地点工作总比在荒山野岭到处走叫家人放心。


      不过意外这回事,通常就是在你放松的时候发生。


      接连下了好一阵子的雨,园区内的各条工作人员使用的小路路况变得很糟糕,路上尽是一个两个水洼,泥水都快溅得玻璃窗看不见外面,而且前面的路已经是泥泞一片了,终于吴邪决定顺应天意,不再去找黑豹早点回去。


      虽然已经来到黑豹的栖地附近,但这样的情况就算找到也未必能拍到好镜头,吴邪只好倒车让车子驶回去。


      但这一倒车问题就来了,他的车子刚驶过了一个小河溪,两岸都是斜坡,他刚才驶回了平地才准备掉头,因为他平日常开的那一辆车拿去检查了,他开的是平日拿来接送游客游览的车,车身比他平日驶的都大,他一时不为意,后波踩狠了,后半的车子都滑到斜坡上,他连忙刹车,但下了好几天雨,河溪两岸的泥土变得湿滑松软,车子的重量下压下去就轻微滑坡了。


      河边的斜坡不高,滑下去除了颠簸一下其实问题不大,但是人运气背起来就是灾难连连。


      车子溜下去时一股脑儿冲到水里去,还撞到了河床的大石,连安全气袋也弹出来,撞得他一阵晕眩,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撞伤。


      幸好河溪不深,只是泡了后半辆车子,前座还是干干爽爽的,但当他抬头一看挡风玻璃不知何时被滚下来时弹起的石头打出了蛛网的裂纹,要不是质量好,大概早就成了碎片洒下来。


      吴邪骂了一声娘,试着把车子驶回岸上,才发现车子已经死火了。


      他气愤地捶了一下方向盘,大大的响号声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叹了一口气,吴邪揉揉被撞痛了的肋骨,扭开了对讲机,要是呼叫回中心大概不是被笑就是被骂,于是他决定先去找应该在不远处观察亭的王胖子求救。


      回复
      举报|12楼2013-05-28 01:55
        “小天真,你跟不是偷窥你的黑豹小哥吗?怎么有心情来找胖爷啦?”


        因为有求于人,吴邪没反击有关偷窥一事,只有闷着气跟胖子交待一下情况,叫他快过来支援。


        “那么天真你现在安全嘛?”


        吴邪看一看情况,虽然情况狼狈了点,但也说不上不安全,就说:“我还好,你何时…”


        “没事小天真你就等一会,雨大成这个样子我来救你还不是一起遇难?”


        “遇难你妹!哪里下大雨……了…”


        话没说完,"啪唦"一声暴雨就洒下来。


        吴邪无力地掩面靠坐在座位上,拉对讲机跟胖子说好了雨小一点就来救他接着就挂了。


        他又试了试再发动车子,决心罢工的引擎没有任何反应,看来他完全是自救无望。


        外面的雨大得像瀑布一样,车窗上都形成水帘了,雨水不停从挡风玻璃上的裂缝渗进来,吴邪怕重要的摄影器材被沾湿,连忙把放在驾驶座旁边的相机收回防水的相机袋中。


        他刚放好相机,"碰"的一声一团黑影突然跃到车盖之上!


        吴邪抬头,因为玻璃上的裂纹和倾盆大雨,他没有第一时间认出那是什么,但当他看清楚黑影是什么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一直不能靠近的黑豹竟然正隔着裂掉的玻璃看着他。


        双方眼睛对上的一刻,吴邪以为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虽然看不清楚,但他肯定黑豹正在看他,当他还搞不清自己是因为跟自己心神向往的生物近距离接触而兴奋,还是因在保护不足的情况下跟猛兽靠近而战栗,黑豹已经有所行动。


        它踱到玻璃窗裂纹源头的前面看了看,竟然用后腿半立而起,狠狠地用前爪猛按在挡风玻璃上!


        已经有了弱点的安全玻璃,完全承受不了这样的重击,碎成了碎片洒到前座,吴邪连忙抱头抵挡。


        安全玻璃的碎片不算锋利,但这样洒下来还是会在手臂上打出渗血的口子,不过吴邪来不及在意,一抬头就看到黑豹已经跳进车箱,在邻座看着他。


        黑豹金黄色的眼睛定定地盯着他,吴邪觉得要被盯得不能呼吸,完全不知道应该怎应付眼前的猛兽。


        虽然是野生动物园,但这里的动物多少有点驯化,对喂饲它们的员工已经混熟了,即使靠近压迫感也不会太大。


        但眼前这头谁都不亲,一点也不像圈养动物的黑豹,全身都散发着未被驯化的野性逼力,经验还不足的吴邪一时之间根本不懂反应。


        他下意识抱住相机袋,死命地缩开,快要把自己贴到车门上。 混身湿透的黑豹比平日看上去更黑亮,要不是有命在旦夕的危机,吴邪非常想把它拍下来。


        雨水毫不客气地由破掉的车窗洒进来,很快已经把吴邪淋了一身湿,可是他完全不在意,因为黑豹凑了过来。


        那颗黑漆漆的脑袋靠近,近得吴邪能嗅到属于野兽的气味和猛兽的呼吸。


        黑豹凑上来嗅他的颈项,虽然没见过这黑豹狩猎,但从小就接触动物的吴邪知道,猫科动物狩猎最擅长咬咽喉了,死在最喜欢的动物的手下,听上去多像著名的动物摄影师和研究者的死法,但他还不是其中一种,一点也不想就这样死去。


        接着他做了一件他日后回想觉得自己超二的事情。


        他捂着喉咙大叫:"张大爷饶命!吃了人你会被人道毁灭的!" 此话一出两只生物都呆了一下,黑豹可能只是被声音吓到,吴邪就是被自己的反应二到了。


        反应过来的黑豹压低了前肢,向吴邪做出了俯伏的动作,这次吴邪当然不会再犯二以为黑豹是慑服于他的神威之下为他下跪,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个攻击姿势。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3-05-28 01:59
          求生本能让他慌忙摸索身身后的门柄,也不管身上的相机掉到座位上了,扳下门柄打开车门就顺势滚了出车箱。


          他一下子摔到河畔的泥泞中,也不管满身污泥,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本能让他往河岸上卫,连滚带爬地攀到斜坡顶,沾满了一身泥泞,他抹一抹脸,回头一看发现黑豹追上来了。


          作为一个从事与动物相关行事的工作者,吴邪深知在这个距离之下要逃离豹口的机会实在不高,就在他脚步不稳,滑坐地上,闭上眼以为自己要被黑豹咬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凶涌的水声由远至近地传来。


          请把他抬头张眼,发现因为连日降雨,上流积累的河水竟然在这个时候和暴雨一起涌至,突然上升的水位,瞬间就把车子冲开了十几米,要不是黑豹把他吓出车箱,他搞不好就被冲走了,再不是也会被洪水中的杂物打伤。


          他呆看了被水冲离了好几十米才被大石卡住停下的车子,慢半拍才想起可算是救了他一命,但又随时可能取他性命的黑豹,他连忙四周张望,才赫然发现黑豹不时何时已经无声无息地走到他身边待着。


          再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到黑豹,吴邪倒抽了一口凉气,黑豹却非常淡定地低下头,一气带子由他颈下滑落,什麼重物”啪”的一下掉到吴邪脚上。


          他低头一看,发现那竟然是他的相机袋。


          吴邪整个人呆住了,怔怔地看着黑豹,黑豹也定定地看着他,眼里早就没了之前的压迫感,他摸摸腿上的相机袋,再看看黑豹,心想该不会这黑豹通灵性得知道这东西有多重要吧?


          他抱着抱著相机袋,半晌才艰难地对似乎没恶意的黑豹吐出一句:“谢…谢?”


          黑豹似乎非常受用地摇了摇尾巴。


          要不是雨太大,时时刻刻提醒他目前的情况,他可能还要呆上一回。


          吴邪回过神,黑豹还是一脸淡定的陪他淋雨,大概可以视为没有攻击的意图?


          他想站起来,却因为放松了精神,刚刚忽视了的肋骨上的痛楚现在浮现出来,让他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按着侧腰站了起来,脚步有点不利索地向车子冲走的地方走去。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身上什么装备也没有,而且不能离开汽车太远,胖子待会是靠汽车的卫星定位来找他的,要是他走太远,胖子就找不到他了,所以即使车子被冲走了,他也要跟着移动。


          滂沱大雨很快就把他身上的泥冲去了大半,只是雨点不停打在身上令他混身生痛,但没接近车子之前他不能停下来找地方避雨,只能咬着牙一直被雨淋着,黑豹一直没走开,比爷爷家的狗儿更乖地跟在身边,刚刚它竟然懂性得会帮他拿相机袋,吴邪已不敢再低估它的智商和灵性,搞不好这家伙是像传说故事一样成了精。


          吴邪终于走到车子卡住的附近,混身上下已经和从水里捞出来没有分别,有了一次看到山洪的经验,他不敢再靠近河流,于是决定在附近找个可以避雨的地方待着,希望胖子那家伙有良心会早点来接他。


          四周都有树木,本来也可以躲一下,但这时天空竟然打起雷,连幼稚园学生也知道打雷时躲在树下是多愚蠢的事,但他总不能站在大雨中等救援,就在他四处看找寻暂避的地方时,一直留在身边的黑豹走开了。


          吴邪下意识想叫住它,一个“张”字说出了口,后半个"坤"字却觉得怪怪卡在嘴里,最后吐出来竟然是"小哥"这个称呼。


          黑豹停住回身看向他,然后走了几步再回头看,彷佛就像在等他一样。


          “你是叫我跟上吗?”


          黑豹摆了摆尾巴,似乎是认同了。


          已经有点习惯它的灵性,吴邪只是迟疑了一下就跟上了。


          -------------------------- TBC -----------------------------



          果然是我发文等等时辰不对吗...太晚了贴吧没人..QAQ 顶顶....


          更新~
          -------------------------------------------------------------------

          其实他们没走多远,只是绕过一丛灌木,后面就露出了一个石堆,有一个小小的石洞,说是石洞也不太正确,其实只是上面顶着一块大石,微微窝进去的空间,比较好的一点,是石块堆成了一个石台,显得相对干爽。


          黑豹甩了甩身上的水,轻巧地跳上石台,留了一个空位就舒适地伏在地下。


          看着黑豹为他留下的空位,已经被雨水打得混身生痛的吴邪不客气,几步走上石台坐在黑豹身边。


          坐下来吴邪才发现这地方虽然从外面看有灌木挡住,再加上植物形成的阴影一点也不容易发现,但当你身处其中还是能够透过枝叶看到外面的大致情况,其在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匿藏地点。


          “这就是你的其中一个藏身之所吗?” 黑豹看看吴邪,就转头四十五度凝视着天上降下来的雨水了。


          那姿势优雅得像个王室贵族,让吴邪忍不住掏出相机就拍了一张。 快门的声音惊扰了黑豹,它转过来瞪了吴邪一眼,不过在吴邪来得及感到心慌之前,它就把头伏在爪子上,转了个姿态背对着他。


          吴邪有点尴尬地捧着相机,发现人家不乐意了,虽然这是他跟最喜欢的动物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但既然黑豹不高兴,他只好乖乖忍住自己的小心思。


          虽然气温不算低,但身上的衣服就湿透了,被风一吹是会冷,吴邪放好了相机,就把衣服脱下来,一拧之下简直是跟泡了水没分别,虽然拧干之后衣服没湿得滴水,但穿回去也是湿漉漉的,想必也不会太舒服,于是他把衣服挂到伸进石洞的树枝上,然后索性把裤子也脱了,只剩一条内裤陪黑豹待着。


          事后他想,要是黑豹是想吃他的话,他简直是洗干净再剥好皮等它享用。


          当他这样跟陈文锦说时,换来了黑豹懒洋洋的一记白眼,结果推测错误的吴邪只好连忙抓抓它的耳朵来顺毛。


          不过当时一人一豹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密切,吴邪只有抱膝跟黑豹一起看天等雨停。


          脱下了衣服,吴邪发现一直在抽痛的腰腹淤青了一大片,不过应该不至于断骨,他只有把手放在淤青上,希望用手心的热力来舒缓一下痛楚。


          这时候他身上的雨水已经干了大半,但大雨之后的降温和带着湿意的凉风吹来,加上静止不动地坐着,吴邪觉得愈来愈冷,只有心里暗骂着胖子怎麼还不来。


          一阵风吹起了吴邪的一身鸡皮疙瘩,他只好用手搓着自己的双臂,看看能不能产生一点热量。

          突然,某种毛茸茸的东西靠到他身侧,吴邪吃了一惊,扭头一见才发现刚才不理他的黑豹悄然无声地凑近了他。


          黑豹凑过来拱拱他,接着就把脑袋放在他的肩膀,整个靠到吴邪身上。


          柔滑的毛皮,虽然还带着水气,但挨在身上立即暖和多了。 被黑豹挤进怀里,吴邪很自然就环住了他,黑豹好像很满意地用脑袋在他颈窝蹭了蹭,连尾巴都搭到他的大腿上。 瘀伤的位置被一大圈暖烘烘的毛皮摁著,立即就舒服了不少。


          抱着一团毛茸茸,很自然的反应就是上下抚摸,黑豹乌溜溜的毛皮手感好得要命,吴邪的手放上去就舍不得放手,来来回回地摸着,黑豹看起来也乐于有人为它顺毛,偶然用肩胛挨一挨他。


          抱着黑豹,就像怀里放了个暖炉,不一会就暖和起来,舒适了一点之后,吴邪的闲情就来了,他把黑豹当是爷爷家的大狗,在它的后颈揉揉按按。


          吴邪小时候就在爷爷的狗群中成长,对如何安抚动物非常擅长,之前黑豹不让他靠近,看家本领使不出来,现在它自己走到怀中,吴邪当然不会放过讨好它大爷的机会。


          力度适中的按摩把黑豹服侍得非常满意,不久就换了个姿势伏到他腿上,虽然被一只黑豹伏在大腿上的重量不轻,但对于追踪黑豹多时的吴邪来说只不过是甜蜜的负担,他也不管之前会不会被压得大腿发麻,欢迎至极地任黑豹趴着。


          吴邪抓抓黑豹的耳后,它那眯起眼的样子令吴邪怀疑等会就会听到它发出舒服的咕噜,他忍不住笑了。


          “是不是很舒服?要是你之后肯让我帮你做检查,我就天天来帮你顺毛怎样?” 他只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说了这句,没想到黑豹闻言睁开了眼,举起了一只爪子在半空,他一愣,自然反应就握住了他的爪子,大猫科动物的肉球在他掌心按了按,然后就缩回去了。


          吴邪呆呆地看着黑豹,掌心还残留着被肉球按压的触感。


          这算是成交吗?


          黑豹调整了一个姿势,舒舒服服地趴回吴邪大腿,头轻轻地靠在他瘀伤的地方,暖烘烘的为他提供热能。


          吴邪见它又回归闲适悠然的状态,也不好抓着它来问,其实即使问了也不见得会得到他听得懂的答案,于是他靠在背后的石壁上放松自己,看着天盼大雨何时转小。


          没多久,他竟然就这样在一头猛兽身边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什麼刺刺湿湿的东西擦在脸上弄醒了,他睁开眼,眼前一片灌木,他猛然想起自己是在野外,自己竟然这样毫无警觉地睡着了,他惊坐起来,猛烈的动作扯动了腰腹的伤口,痛得他整个人卷起来。


          某种湿湿软软的东西碰了碰他的脸庞,吴邪转过去,发现原来是黑豹用鼻子碰了碰他。


          黑豹好像是察看他的情况,见他注意到自己,又凑上去舔了他一下。


          猫科动物有倒勾的舌头舔在脸上,刺刺的感觉提醒了吴邪刚刚是什麼吵醒了他,他伸手在黑豹头上摸了摸,问:”怎麼了?”


          收起回复
          举报|60楼2013-05-29 15:22
            黑豹用脑袋推了推他,吴邪疑惑地四处看看,隐隐约约听到远处有汽车驶过来的声音,这时他才发现雨已经小了很多。


            他连忙穿回裤子,拿过相机,披上衣服就往外跑,要绕出灌木丛时他回头,看见黑豹没有跟过来,只是伏在原地看着他。


            吴邪走回了几步,向黑豹伸手,黑豹挺身用鼻子碰了碰他的掌心。


            吴邪忍不住笑了,在它颈侧揉了揉。


            “下次我来帮你检查不准赖皮。”


            黑豹定定地看着他,令吴邪再一次心痒痒想要把相机掏出来拍照,可是黑豹大概不会乐意,而且不远处传来停车的声音,不论那个是不是胖子,看到撞在大石上的吉普车一定会被吓到的,他要尽快出去解释情况。


            他衣服没扣好就冲出树丛,就听到胖子的大嗓门在骂,他大概以为自己被困在车内了,还打算靠近泡在河里的吉普车,吴邪连忙叫住他。


            “胖子等等!我没事!”


            胖子冲上来,揪住他转了个圈,看到他手脚健全才松了口气。


            “天真?你这样子是躲到哪里跟妹子打野战吗?”


            “打野战你妹!我是……”


            “天真!快上车!”


            吴邪话才说到一半,突然被胖子打断,抓住塞到他的车内。


            “怎,怎么啦?”


            “哈,真是看不出啊,天真原来你好这口?”


            “什么?”胖子指指车窗外,黑豹不知何时跑到他们刚才避雨的石堆顶上俯视着他们。


            “刚刚你衣衫不整是躲起来玩人兽吗?想不到你原来是重口味?!”


            吴邪瞪着他,完全没想到胖子会想到那么奇怪的地方去。


            “你才人兽,人家刚才救了我!”胖子闻言,一脸“你一定是撞到脑袋了”的表情看著他。


            “小天真撞到脑袋变了真无邪了,快点回去检查,糟了,组织会不会怪罪我救援不力。”
            说着就把车子驶走。


            “胖子我是说真的,你听我说是张坤它…… ”


            “好,等胖爷先带你回去检查,查清楚你这大学生的脑袋没被撞成小学生的,我再听。”


            吴邪无奈地叹了口气,望向窗外,看到黑豹还在石上看着他们,忍不住小小的挥挥手跟它道别。


            黑豹站起来,再看他一眼就转身消失了。


            “之后你们就好上了吗?”好像听了个童话故事的陈文锦笑着问。


            “嗯,之后我喂食检查小哥他也乖乖让我来,不过就是要每天抽时间来陪他,对吧,小哥?”


            黑豹用脑袋在他大腿上蹭了蹭,似乎是同意了,吴邪笑着揉揉它的耳朵。


            “文锦姨,我说的事情你信吗?”


            -------------------------- TBC ----------------------------


            收起回复
            举报|62楼2013-05-29 15:25
              陈文锦温柔地笑了笑:“如果是你三叔说的话,我大概只信三成,不过是小邪你说的,我信啊。”


              吴邪不好意思地笑笑,低头又揉起黑豹的脖子来。


              陈文锦看看时间,发现差不多该回去了,于是就跟吴邪提了一声,吴邪也发现他出来太久了,于是提出跟她一起回去。


              他拍拍黑豹,它乖乖地坐起来,吴邪半蹲在它面前,捧这它的脑袋,额贴额地跟它蹭了蹭,似乎是他们的固有道别方法。


              在跟吴三省拍档之前主力拍摄人文风景的陈文锦,抓拍功力非凡,抓起相机就把这充满人与自然爱的场面连拍了好几张。


              吴邪送着他文锦姨回游客中心,没想到她把之前不知不觉间拍的一大堆他与黑豹的照片交了给二叔,没几星期后就成了纪念品店的最受欢迎礼品之一。


              由于太受欢迎,结果接下来几年他和黑豹好像成了动物园的吉祥物,每年都被回来探亲的文锦姨拍一大堆照片来制成日历,甚至连他三叔也参了一脚。


              由于销售情况好,二叔也只眼开只眼闭让他多摸鱼去找黑豹培养感情,为此得到了更多与黑豹相处的吴邪也没太多怨言,天天乐滋滋跑去逗黑豹。


              胖子对此表示这真是跟工作谈恋爱的最高典范的说法,深得动物园全人的认同。


              就在大家以为一人一豹在动物园一角乐也融融的温馨场面会继续下去,自然却显露出最残酷的一面。


              黑豹死了。



              ------------------------- 【上部 完】 -------------------------


              (●'◡'●)ノ♥《动物园》(上部)到这里就结束了,下部的故事会如何发展呢,敬请期待!


              @闷了个瓶 @第三人称L @SN淡忘 @少典如熏 @血色筱蔷薇
              @嫁臾 @柠檬小茶Y @少典如熏 @一直一直想你 a @安昙樱夜


              收起回复
              举报|110楼2013-05-30 15:31
                (✿✪‿✪。)ノ 因为今天更的少,附上一张Nineteen为动物园配的图





                ------------------------ (下部)正文 --------------------------


                黑豹的死因,用一个比较迷信的说法,可以说是"渡劫失败",被雷击致死的。


                当然这样的玩笑,即使是爱开玩笑的黑眼镜和满口跑火车的胖子也不忍心说出来。


                因为吴邪实在太伤心了。


                美洲豹的寿命有二十年左右,特别是在动物园这种有完善照顾的地方,要活过二十岁不是难事。


                可惜张坤才十岁,吴邪接手照顾只有五年,现在就因意外而死实在是太早。


                更叫人不忍的,是第一个发现黑豹尸体的人是吴邪。


                据那天找到吴邪和黑豹的胖子说,当时他以为吴邪也一起被雷劈了。


                当日胖子原定是跟吴邪一起巡检的,只是吴邪过了时间还没跟他汇合,几次呼叫都没有回应,最初他以为吴邪又泡在黑豹那边摸鱼,于是就驱车去黑豹的领地附近抓天真。


                黑豹被吴邪喂熟了之后没那么避人,其他员工接近去找吴邪的话它也不会走开,这样其他人开始可以摸清它的活动范围,所以王胖子很快找到了坐在空地上的吴邪。


                胖子看到吴邪抱着一团黑,以为他只是一如以往在跟黑豹顺毛,只是疑惑怎么挑个无遮无掩无靠背的地方待着。


                他大叫了吴邪几声,坐在地上的吴邪没有回应,胖子心想该不会是中暑了?


                于是他把车子驶近,来到吴邪身边,他还是没有反应,胖子就开始担心了,连忙跳下车赶到他身边,一走近他就知道事情坏了。


                刚才距离远没发现,一走近才发现吴邪周围的土都焦了,胖子绕到吴邪面前,发现他正紧紧的抱着黑豹,双目无神地看着地面的某点,整个人完全失神了。


                胖子心里凉了半截,正担心吴邪是不是撞邪了,党他往吴邪怀里一看,他立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被它抱在怀里的黑豹已经是尸体,一看就知道已经没救了,原本乌黑柔亮的毛皮,焦了一大块,僵直的四肢可见它已经死去多时,只有不肯接受事实的吴邪还傻傻的抱着它。


                胖子心里抽了一下,默默地叹了口气,动物园虽然是半开放式,但因为照顾得宜,很少会出现动物的非自然死亡,即使是他前辈,胖子在圆内也只是送别过年老生病的动物。


                没想到年资尚浅的吴邪,初次失去自己照顾的动物就是自己最疼爱的一头,而且还是这样意外的死亡,所受的震撼可想而知。


                但他这样子也不是办法,原本他们不对吴邪经常跑到车外的行为多加阻止,除了因为圆内的动物多少习惯了饲养员,攻击他的可能比较低之外,还因为黑豹一直跟在他身旁,而这不好惹的猛兽可算是吴邪在车外的保镖,但当这个守护者已经不在的现在,再加上吴邪现在的精神状态,再留他在车外实在是太危险了。


                胖子拍了吴邪的肩膀一下,他还是一无所觉,胖子唯有狠狠地摇晃他,才把吴邪的魂唤回来。

                吴邪好像被人从梦中唤醒一样,猛然一震,然后怔怔地看向他,像是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他动作僵硬地放开了一点怀中的动物,让资深的前辈来看看他的黑豹。


                “胖子,你看看小哥?”


                胖子再在内心叹了一口气,把本来打算说的安慰话语都咽回去,因为他深知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是无力的,当务之急是把吴邪带离开这个地方。


                吴邪不傻,这份难受的震撼过去之后他一定能接受现实的,但他不能放吴邪在这里消化这残酷的现实。


                胖子拍拍吴邪,沉声地对他说:”这要给兽医来看,我们把它带回去给阿宁看吧。”


                吴邪看着他,慢慢地点点头,艰难的换了个姿势,想把黑豹抱起来,胖子连忙上前帮忙。


                两人合力把黑豹搬到胖子的吉普车上,吴邪温柔地把黑豹安放在吉普车后露天的行李厢上,接这跪在它身旁不愿离开。


                胖子摇摇头,抛下一句”你留在后面陪它吧。”就坐回前座开车回中心了。


                回到中心,收到消息的阿宁连忙赶来把黑豹接走了,当然,她能做到的事情也只是验^尸,黑豹死于雷击就是那时得出的答案。


                黑豹的毛皮被烧焦了太多,甚至不能用来做成标本,最后的决定是对它进行火化。


                由于还有其他科研项目,黑豹不会立即火化,正好给了动物园一个机会给黑豹办了一个小小的悼念活动。


                曾被吴邪或者文锦镜头下的黑豹触动过的游客,纷纷在网上留意悼念,熟客们在游客中心的柜台前放下了白花。


                不过这些事情吴邪都没有分神留意。


                那几天他的状态非常不好,老是走神,大家有默契地不让他外出到园区,将他留在办公室内。

                一头动物逝去了并不是火化了就算,更别提黑豹本来是一个放归计划的其中一员,文件上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正好给大家一个把吴邪留在室内不乱跑的理由。



                ----------------------------- TBC -----------------------------


                收起回复
                举报|170楼2013-05-31 18:01


                  @小耳朵ke 喵喵酷爱来看文~(●'◡'●)ノ♥


                  各位亲实在抱歉,今天更的有点少.. sorry ..

                  -----------------------------------------------------------------

                  吴邪不知那几天自己是怎么过的,他只是机械式地做着手上的事情。


                  理智上他在当日看到黑豹躺在地上的时间已经知道它死了,但感情上他还是未找到方法去接受。


                  出事前的一天因为大雨,他只是喂了黑豹摸摸它就离开了,没像平时一样陪它,不过当天气不容许,他们一般也是这样做,现在他只希望自己有好好陪它一个下午,他甚至有点认为黑豹是为了等他才到空地上等着,结果被雷击的。


                  它是一只那样聪明的黑豹,吴邪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它会发生这种意外,照黑豹的性格,它应该会很机灵地去避雨了,自然不会被劈到,到底为什么黑豹会出这样的意外?


                  可惜这个疑问吴邪是不会有答案了。


                  两星期之后,黑豹举行火化,跟吴邪比较轻的员工都聚在一起,算是为黑豹举行一个小小的葬礼。


                  黑豹由冷冻房推出,吴邪就在旁边守着。


                  经历过雷击,解剖,冷冻,黑豹已经看不出在生时的神采,彻底是一件死物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淡化,吴邪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一点,但心里头却是空空的。


                  他戴着橡皮手套,轻轻地抚摸着黑豹的脑袋,像往常一样抓抓它的耳朵,但黑豹不会再像以往一样亲昵地蹭过来。


                  这样的领悟令他呼吸一窒,某种被他强压了好久的情绪好像就要决堤而出,但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那种情绪被打断了。


                  进来的是他二叔,身后跟着好久不见的张海客,还有一个未见过的年轻人。


                  ------------------------ TBC -------------------------


                  @闷了个瓶 @第三人称 L @SN淡忘 @花开丶彼年盛夏

                  @少典如熏 @血色筱蔷薇 @嫁臾 @柠檬小茶Y @少典如熏


                  收起回复
                  举报|228楼2013-06-01 16:59

                    (●'◡'●)ノ♥ 在这个美好的六一之日,祝各位亲 儿童节快乐~


                    更新~
                    ------------------------------------------------------------


                    见有客人来,吴邪死死地把刚冒出来的情绪压下去,籍着转身脱下手套的一刻调整一下表情,转回来的时候已经可以拉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二叔,张先生。”吴邪向他们点点头∶“这位是?”


                    张海客向他笑了笑,退开一步,让吴邪看清楚他身后的年轻人。


                    “这个是我之前提过的弟弟,张起灵。”


                    “你好,我是吴邪。”


                    吴邪礼节性地伸出手,跟张起灵握了一下手,他发现对方的手很大,二指其长。


                    张起灵用力握了一下就松开手,但那种被握手的温暖和触感还是留在吴邪的手上。


                    吴邪打量着张起灵,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来得苍白,而且是一种病态的白,令他整个人看上去病奄奄的,好像刚从医院里走出来一样,对方略长的刘海下淡然的眼睛正默默地看着他。


                    那一个眼神看得吴邪心头一震,他条件反射的看了黑豹一眼,然后再看向张起灵,他的眼神带给他的震撼竟然跟初见黑豹的时候一样。


                    “小邪,他们是来看看黑豹的。”


                    吴二白淡淡的声音响起,客人的来意令吴邪呼吸一窒,想起了他失去的黑豹虽然是被他一直照顾,但张海客是把它救回来的人,人家辛辛苦苦救回来的黑豹在自己的看顾下这样死了,令他觉得自己有负别人的期许。


                    他深呼吸一下,压下自己语气中的小小波动,保持冷静地对来客说话。


                    “张先生非常抱歉,张坤是你带过来的,我却没有好好保护它,在我照顾下它……”


                    “事情我听你们的兽医说了,”张海客摇摇头,”不是你的错,这样的意外只能说是天意,谁会想到它会被雷劈到?”


                    张海客转头看向他弟弟:”真可惜,难得你醒来了,却见不到你拼了命救回的豹崽。”


                    张起灵没理会他哥的意思,慢慢走到吴邪身旁,吴邪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同时他发现张起灵的动作有点迟缓,像是不熟悉自己的身体,每一步都在熟习自己的身体似的。


                    张起灵站在他身边,默默地看着黑豹,半晌伸出手想摸黑豹的尸体,吴邪连忙递上手套,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接过手套戴上,才伸手去摸黑豹。


                    他就这样一下又一下地摸着黑豹,仔细得像是要帮它再验尸一次似的,吴二白看见客人有吴邪招呼已经先出去了,吴邪就一直站在张起灵身旁看他,身后还有注视着他们的张海客。


                    张起灵一直不发一语,吴邪站在他身边不知如何反应,心想这个人真是个闷油瓶,什么也不说害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应对目前的境况。


                    “你一直照顾它?”就在吴邪要怀疑张海客的弟弟是哑巴的时候,张起灵终于说话了。


                    吴邪连忙点点头,混杂着难过和不舍的眼神看着黑豹:”它一直都是我负责照顾的,有五年了,我本以为……”


                    “天真,时间到了。”


                    这个时候胖子推门进来,告诉吴邪火化的时间到了。


                    张起灵发现身边的吴邪浑身一僵,然后挤出一抹笑容。


                    “我知道了。”


                    ------------------------- TBC ----------------------------



                    @闷了个瓶 @第三人称L @SN淡忘 @花开丶彼年盛夏 @无餍鬼

                    @少典如熏 @血色筱蔷薇 @嫁臾 @柠檬小茶Y @少典如熏


                    收起回复
                    举报|290楼2013-06-02 13:42
                      更新~
                      --------------------------------------------------------


                      虽然说是葬礼,但也只是众人在黑豹火化前的小小悼念,阿宁在胸前划十字,胖子念了两段不知正不正确的往生咒,云彩为黑豹献上了一小束白花,黑眼镜说了句”走好”


                      各人的致哀方式不同,但相比起送别黑豹,更多是为吴邪带来小小的安慰。


                      吴邪最后一次摸摸黑豹,然后目送黑豹被送入火炉之中。


                      火化需时,大家好好告别了黑豹后要各自散去,张海客拍拍吴邪的肩膀说:”吴邪,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还有点不舍的吴邪收回视线,转向了张家兄弟。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上忙?”


                      张海客指指他弟笑着说:”可以麻烦你转告吴二爷我要先把这家伙送回医院,转头才去找他谈事情吗?”


                      吴邪看一看脸色苍白的张起灵,原来他是刚从医院出来的,怪不得一脸病容,担心他会随时撑不下去,他连忙点头答应了。


                      “不用。”病人这时候发话了,他冷着一张脸否决了自家兄长的决定:”我自己去谈。”


                      张海客张口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变成了一声叹息,好像对他没一点办法地妥协了。


                      “好吧,我们谈完就立即回去,吴邪,能麻烦你带路吗?”


                      吴邪点点头,最后看了火炉一眼,就带着他们去自家二叔的办公室。


                      动物园旅客中心和办公大楼据说是看过风水的,吴邪不太懂,不过每次走过采光和通风良好的花园走廊时,心情总会好上几分,他带着两个客人穿过儿童探索展馆的花园,来到办公大楼时,送别黑豹时的痛心已经舒缓了很多,他领着客人来到吴二白的办公室。


                      吴邪在门上敲了几声,说自己带客人来了,吴二白在里面应了声,吴邪就领着张家兄弟进去。

                      张起灵首先踏入房间,当张海客想跟进去时,他回头看了他一眼,当哥哥的有点不懂地问∶”怎了?”


                      “我自己谈。”


                      张海客呆了一下,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带着歉意地对吴二白说:”吴二爷,我就让我弟跟你谈好了,你们谈妥之后我来接他。”


                      吴二白点点头,张起灵则是完全不理他哥地走到客座坐下了,张海客抓抓头,转头跟吴邪说∶”那么,吴邪我们去吃点什么打发时间吧?”


                      “咦?”正当吴邪不知如何应对客人的邀请时,他的二叔已经帮他决定好了。


                      “小邪你就招呼一下海客吧。”


                      既然是二叔下了指示,吴邪只有乖乖带着不知为何找他打发时间的张海客去餐厅。



                      ----------------------- TBC --------------------------



                      哭瞎!瓶子知道我已经两天木有更新了..QAQ..
                      一有新内容我会在第一时间更新的...保证艾特到所有亲~ 给跪~~~


                      更新~
                      ----------------------------------------------------

                      园区的餐厅不错,半间餐厅的座位设在露天的地方,附近的雀鸟小动物偶然会跑来要食物,时间正是下午茶的时间,餐厅的人并不多,他们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打开餐牌点菜。


                      这餐厅吴邪已经来过很多次,很快就决定好餐单,还依张海客的要求向他推荐了几项著名的料理。


                      用餐期间,两人之间的气氛总算是轻松融洽,张海客向吴邪讲述了一下最近工作去过的地方,吴邪回应他的话题,结果内容又绕回了黑豹身上。


                      提起黑豹,吴邪还是有点难受,但更想知道有关它而自己不知道的过去,同时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黑豹被送来动物园的详情,于是就向张海客询问了。


                      张海客喝了一口奶茶,然后想了想,笑着就对吴邪说:“虽然是我把张坤送来这里,但真正救它的人,严格来说并不是我。”


                      听到这消息,吴邪惊讶地瞪大双眼,他以为黑豹跟人类的最初渊源是张海客,但原来事件并不是大家说的一样吗?


                      “我的确是救治它的兽医,但把它救回来的其实是我弟。”


                      吴邪想起了那个闷油瓶,没想到他才是拯救黑豹回来的人,难怪他要来送它最后一程了。


                      接下来张海客开始告诉吴邪有关黑豹与张起灵的故事,不过张海客的说故事技巧真的不怎样,东拉西扯的,还好吴邪的组织能力强,才把事情搞清楚。


                      十年之前,张海客还只是跟在教授身边的研究生,跟随教授去参与一个雨林的物种调查计划,刚好遇上在同一地点进行拍摄的张起灵。


                      说到这里,吴邪才知道张家的奇妙结构。


                      张起灵并不是张海客的亲弟,而是他的母不详父早逝的堂弟,在亲戚家之间踢来踢去的长大,最后是张海客看不过眼把他接来照顾,不过当时张起灵已经是这种冷淡不亲人的性格已经形成,跟他住了一年,高中毕业就离家跑去当动物摄影师了。


                      科研团队跟摄制队是合作关系,大家都是在同一地点驻扎,在雨林遇到久未见面的张起灵,张海客当然高兴,虽然是各自的工作,不过张海客那热情的招呼已经让两边团队都知道了他们兄弟的关系。


                      张起灵在基地留了几天就在当地响导的指引下出发去拍摄美洲豹,张海客则跟着大学的教授进行研究工作。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之后,那一年的雨水特别多,所以队伍已经选取地势较高,但却不能保证
                      出外的人员安全。


                      那一天的早上天没停过雨,张起灵已经没回来基地一个星期,不过基于工作的性质和对张起灵身手的信心,张海客并没有太担心,所以当张起灵混身是血被队员抬回来的时候,张海客实在是无法相信眼前的场面。


                      队员们都围上去救援,张海客虽然是读医的,但会医的却是动物,他对着重伤的亲人能做到的只有尽量保持冷静不上前添乱。


                      由于他们距离文明太遥远,即使寻求救援,天气良好得直升机可以立即起飞,支援来到也需要几小时,更别说目前的雨势和能见度都不佳,救援不知何时能到达,队医能做到的只是尽量维持着张起灵的伤势不恶化,希望他能吉人天相。


                      百度小说人气榜查看规则>>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