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吧 关注:451,953贴子:9,951,469

【LF】剧评:韦世乐剧评——HAPPY TOGETHER

嗷嗷一楼先给爱豆~~~~

攒了好长终于可以发了,很长,一节一节发,预计17号发完,通篇要感谢西皮@luomissautumn 帮忙修改&校对&纠正 。


盗墓笔记游戏出来了,你们都玩了么? 玩过盗墓笔记后,真心觉得根本就是小说神还原
C
  • 广告
前面剧集的总评就不全贴上来了,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d4bb7401018hh9.html


【开场】

  曹雪芹写凤姐,“丹唇未启笑先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是小说里的常见笔法。这里我并不是意指侧写,而是想说,举凡作者心爱的人物,往往会费尽心机,去设计一个不凡的开场——所谓不凡,或者是特殊情境,或者是一般情境的特殊举动,总之要不同凡响,要不俗,有时甚至会牺牲一定的合理性。与小说相比,电视剧的特别在于,编剧并不能掌控一切,导演和演员包括一众幕后每一位工作人员都对角色的塑造有一定的能动作用。

  当然,这里谈的是饰演韦世乐的林先生。

  大多数时候,观众所看到的,不是“我想看什么”,而是导演、编剧、剪辑、演员,“想让我们看到什么”。出场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营造了观众对一个人物的第一印象——你我都知道,第一印象并不是什么可靠的东西,所以营造第一印象的手法有两种——其一,是给出一个非常准确的第一印象,其二,则是给出一个非常表面的第一印象。而事实上,当主创想要塑造一个深刻、复杂、多面性的人物(简言之,主角)时,往往会采取第二种手法。由表入里,由浅入深,让观众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这样的人”的同时,对人物本身升腾起非常的好感。

  以雷霆而言,从各类访谈及剧集本身都能明显看出,监制与林生对韦世乐的定位是“表面上玩世不恭、不按常理出牌、时常踩界,实际重情重义、嫉恶如仇、对工作极其认真投入”。不谈这个定位是否完全贴合剧集,但是,当主创在使用“表面”、“但是当你看进去,你会发现”、“实际上”之类的词汇描述角色性格时,他们已经在有意识地给予观众一个表面的第一印象。换言之,在编剧写剧、演员演戏之时,会在开头,刻意地引入某种能让角色的某些不完全的特点体现出来的情境,并刻意地放大某些相关细节,当这种印象在观众脑海里成型以后,慢慢引入其余能体现人物更深层特质的情境(通常是冲突较为激烈的场口),这种策略,是一个很聪明的方法,因为反差往往更让人印象深刻,而从一而终却难免流于单薄。

  这是我在看剧的时候强调了很多遍戏剧张力的原因。定位如是,策略如是,韦世乐“玩世不恭”、“不按常理出牌”的一面一定会在开始被放大——不管是被编剧,还是被林生本人。

  且试想一下,作为能够奠定基本印象的第一个案子,1到3集中,除了向Sir中枪前(也即是第一集),Happy Sir还有别的更适合的时间段通过【用冰饮料敷脸(在会议室卖萌)、打嗝(在陈家碧家里卖萌)、扭动销魂的眉毛(在洋洋生日会上卖萌)】此等行径表现他的“玩世不恭、不按常理出牌”吗?

  没有。韦世乐和向荣的关系,决定了他在向荣中枪之后不可能仍然有心情嬉皮笑脸——这既不符合人设,也不符合观影期待。那么,请再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第一集稍嫌夸张的几个桥段——会议室以冰饮料敷脸、吃泡面&打嗝、躺在沙发上嘟嘴等,观众对韦世乐的第一印象会如何?他将是一个全情投入的工作狂、一个步步为营的优秀督察。他或者做事不按规矩,然倘若没有一些直观的例如对着康Sir在会议室没个正形这类场口,“踩界”这一表面特质不会有较为明晰的印象,而对广大将电视剧当成消遣的观众而言,不够强烈不够明晰就等于没有。由此,能够给观众最大心理冲击力的“表面踩界”与“内心黑白分明”之间的矛盾,也便不复存在。


  说这么多“过”的必要性,无非是为了回应对林生第一集演得太“过”的评价。因为这种欲扬先抑、由表及里的策略,是一种取巧却也危险的战术,尤其在珠玉在前的情况下——这种类型的角色(表面不按常理出牌实质上很有原则)也确乎产生了不少成功范例——极易让人产生似曾相识感,进而不自觉进行比较,再进而,对该人物直接定型。

  这对一个角色而言很不公平,因为即便看起来再相似,由于设定背景的不同,每个角色都有着各自独特的个性。但是,食得咸鱼抵得渴,在选择了某种策略之时,自然要承受相应的风险。何况,一般的观众哪里有那么挑剔呢?只要眼前情节合理、激烈,此前的珠玉很快就会被淡忘,大多数的路人,是最薄情的,小银幕上悲欢离合到底是在演别人的故事,投入也不过一时哪里延续到一世?是故,他们最易被感动,却也最易遗忘。这是相似的策略能被重复使用且屡试不爽的原因之一。

  ——惜乎,情节合理这一硬性指标常常不能达到。电视剧太长,不能要求观众每分每秒都集中精力、不能安放太多隐喻、不能写得过于隐晦。诚恳地说,第一集的逻辑性与合理性远远超过其后任何一集——不是说它没有漏洞,而是说,它所明确演出的情节,虽然有时表面看来毫无道理,却耐得住推敲,能给出相对合理的解释。

比如开头韦世乐与向荣之间的追车戏、韦世乐在会议室的表现,这些我都已经在第一集的线索梳理中写过,不再赘述。问题在于,隐藏的东西太多,以致于很多情节“细想起来”合理“看上去”却不合理,而比诸“细想起来”,“看上去”对于受众而言,才是最终盖棺定论的东西。

  于是,韦世乐在会议室里抱着冰饮料哼哼唧唧,路人们说“好假”、“好生硬”,原因无他,恰恰是因为剧里并没有明确表现出韦世乐哼哼唧唧的原因。而在我看来,这一部分韦世乐的表现本身有表演的成分在内,他或是在表达不满、或是觉得会议本身是在浪费时间、又或者是在用这样的表现去掩饰什么(韦世乐在开会时相似的表现还有第三集,他对于咏彤应该是有点不满的,如果考虑到向Sir和她离婚这一现实情况,他的不满情绪很容易理解)。可是呐,我是粉,我推测最大的前提就在于我对林生演技的信任、在于我相信林生这样表现一定有其原因,算是由果推因,路人看剧思路却是相反的。剧里对这一段的处理则过于模糊——他为什么有这样的表现?不知道,全无交代,他这样的表现到底传达了他什么样的情绪?不知道,前因后果都不曾解说。

  老实说,电视剧这种东西,玩过于复杂的逆推,纯属吃力不讨好。要知道大部分路人对需要费脑子的部分总是浑浑噩噩而过,看电视本是个消遣,分分秒秒集中精力还硬要捋清首尾就变成自虐了。因此当大部分电视剧使用逆推手法时,通常会在后面明白地给出解释——一切刑侦剧都如是——啊,雷霆大概是个例外,因为雷霆的编剧实在不喜欢给解释。

  至于说演技over与否、生硬与否、留痕迹与否,我实在不懂得看。我只知道符合情境与人物性格的行为便是正确的,但是具体的行为包括面部表情,总有所浮动。举例而言,在这一场景下应该给一个欣慰的微笑——可是欣慰的微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嘴角微微上扬?多少度才合适?露几颗牙?全凭演员自己掌握。我露了两颗牙嘴角上扬了15度,说不定别人觉得面瘫,而露了四颗牙的上扬了30度,又要被批评浮夸。

  ——演技是什么?我不明白。后文我或者会提很多次林先生拿捏精准,那不是说林先生的表情如教科书般标准,而是说林先生对某一时刻某个人物的心理活动的掌握毫厘不差,他知道什么样的心理活动会导致什么样的行为什么样的台词然后他用他的肢体语音语调眼神表情去表达出来,通过他的表达我能体会到这种心理,就够了。至于这个表达可目见的结果,到底是上扬了15度还是30度,见仁见智、众口难调。

  林生在雷霆中表现出的野心是让我惊叹乃至赞叹的,这个角色的设计感和他对其的掌控力在他的所有作品中前所未有——这一点,容我照足十个案子的骨架细细道来——时间顺序,由出场开始。


【陈满案】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一集有三个我要赞他拿捏精准的细节。

  追车戏后,Happy Sir从低速行驶的车顶上翻滚而下,重重摔在地上。其后的一连串动作,都极好。他先是以手撑地,想要爬起来,但是打滑了,这时SUR队的警员过来搀扶,才站住,站定之后,随意往地上唾了一口沙土,然后用手挥开下属的手示意我自己能站——独立地看这一系列的动作,能获取什么信息?

其一,他伤得不重,能站起来,但是很疼,而且手脚发软,没有力量,所以才会打滑;其二,这是个并不怎么顾忌形象的人,因为他爬起来的样子实在太不好看了,包括后面唾出的一口沙土——这是因为面朝下摔到地上造成的——都很平民化,显然,这个人物的出身绝不高贵;其三,单看他唾的那一下,动作神情都带着些戾气,这是个性格颇火爆的人物;其四,对属下说“冇事”的语调,很低沉,也很冷静,因此他性格上虽有火爆的一面,却不冲动,事实上,之前一连串激烈的动作戏在他的情绪上并没有引发什么反应;其五,用手随意拒绝手下的搀扶,自然而然,不显刻意,这是一个非常硬净的人,而且骨子里习惯于独自解决问题。

  第二个细节,则是会议室里,刚刚接到线报发现Target踪迹的“Nice”,这是“Nice”在本剧中的第二次亮相,或曰正式亮相——惊艳至极。且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境,开会、线索中断、警员报告线人爆料——此前他烂挞挞,半靠在会议室的座椅上,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可是当听到有料到,他眼里瞬间就亮起了一蓬光。这是最精明、最敏锐的猎豹发现猎物的眼神,透出了一丝狂热,他目光所及之处,不是前来报告的警员也不是NB的大门,而是正逐渐落入网中的猎物——我这么说或者很玄乎,但恰恰是林先生用眼神清清楚楚告诉我们的,因为他双眼的焦距很明显没有落在面前的警员身上。

——而后,赞一赞剪辑,剪进了韦世乐放之后的收,让我们可以看到,他在说完“Nice”后收敛的表情和眼神,完全进入了工作状态的韦世乐浑身的气场让人心惊。这短短3秒,摹形状貌,入神入骨,你能看出他对工作超出寻常的热爱,也隐约可以感觉到他看一想三的布局能力,因为这一个Nice有喜而无惊,这一步的转机,完全在他掌握之中,是早早布下的一步棋。


  第三个细节,则是第三节,向荣暂时脱险,韦世乐暂时松了一口气。这一部分紧跟在“大Sir你讲咩啊我听唔清楚”之后,显得不那么突出,却十分细腻。代入来看,倘若我是韦世乐,在向Sir差点没命却安然脱险之后,应当是何感触?——心头大石落地,一般的演员都能够想到和做到,却未见得所有人都能演到如林生这般的层次感。

正如我下面要讲到的,韦世乐对向荣的信任建立在自信的基础之上,他非常确定向荣能够处理眼前这样的境况。然,不是说有绝对的自信和把握,就能够不担忧,哪怕理智再清楚地说没事的、他处理得到,精神上仍然会高度紧绷。只有在确信对方平安无事之后,紧绷的神经才会暂时放松——这是一个突变的过程吗?不是的,大多数人,都体验过“后怕”,即是在事情结束之后才感觉到恐惧。这种“后怕”,有时候是生理上的,手足发软手脚冰凉,都是很正常的反应。这里的韦世乐,也如是。林生呈现出的韦世乐,并不是在确认向Sir平安后立马生龙活虎蹦蹦跳跳,而是有一个渐变的过程。且仔细听他的台词、仔细看他走路的步态,“买埋D咁嘅嘢翻黎啊?”——声音比之一般韦世乐式的调侃,要略微收敛、弱气一些,走向鲍鱼的姿势,比之一般情况之下,手臂摆动的幅度也略小。在“起码买两大盘鱼生啦唔该,无厘醒目咁”之后招呼伙计来吃东西,才真正放松下来,整个人的动作和语气都“放”了出来。这一段从配乐到配角的节奏,掌握得都十分在点,导演功不可没。


  调转头看整体,实际上,除了第一集有几个比较放的场口,第一个案子的大多数时候,林生的表演方式都极其内敛——没有过多的表情,笑也是收着的,如第三集与向荣的会心一笑,比起向Sir,他笑得很淡,几乎一点也看不出喜悦之情。

  这是真实的韦世乐。前三集的韦世乐,是这样一个冷调的男人。在整个追捕李炳隆和陈满的过程中,他沉默、冷峻、且从不解释。

  你可以感觉到编剧、编审、监制等一干幕后有多么的用心去刻画这个冷调的男人,即便不看林生的演绎,光看情节设置,这样的精致深入也是少见的。

  譬如开头送给阿俊电脑,在为后面情节发展做铺垫的同时,也将韦世乐其人刻画得极有神采。送电脑这一举动可以有两种类型化的解释,第一种,是纯道德取向的,因为之前承诺过,所以必须践行,即使面对的是一个智障少年也不能够食言,第二种则是纯功利主义的,因为这个案子需要单位的屋主配合,而送给屋主的智障弟弟电脑可以取得屋主的好感。  韦世乐在此的心理大约介于两者之间,前一点不必说,至于后一点,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不近人情。韦世乐是一个远视的人,思考眼前的一步棋有什么样的后果,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职业习惯——也是他天生的聪明。

而事实上,这一细节影射的东西和后面他对线人的态度是直接对应的。他从不轻视那些看起来贫穷、无用、猥琐的人,他愿意对他们好一点,这既是他的性格和经历使然,也更因为他深知,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有时能给予他巨大的帮助——看,他给了阿俊电脑,当陈家碧回家之后阿俊不就为他说了好话吗?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陈家碧责备阿俊不要拿陌生人的东西,却已经对韦世乐一班人放下了戒心。后文沙胆添和陈家碧对韦世乐等人的态度比对潘学礼一班人,明显要亲近、自如得多(晚上只为韦世乐一群人端去了鱼生,潘学礼一群却在吃泡面)。

生活在底层的人如陈家碧沙胆添,最为敏感,什么人对他们没有危险性,他们是有感觉的,这是一种生存技能,帮助他们在困境中艰难求存。

  所以,这里给阿俊电脑,和第六集帮助林国栋的性质相同,他很好,但是你也不能说他全然没有目的性,只是,这个目的是附加的,即便没有这个目的,他也仍然会这样做,而且当他自己的目的和对方的利益相冲突的时候,他愿意为对方的利益考虑。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呢?这不是圣父,我不喜欢这个词,这个词给人物身上戴上了太多的光环,好像他天性如此天性悲天悯人天性爱牺牲——我不喜欢这个词,它磨灭了人物那些没有表现出来的、面对选择的两难,事实上,在经过了两难之后仍然依循自己的原则做事,这才是最真实、最可爱的。


目测此贴必加精


  另一个如此用心的细节设置,则是第二集在向荣家打边炉洗菜的时候,阿准问情报组那边有无料到,他答,“而家可以做嘅只得一件事——开开心心同伯母打个边炉。”而从紧随其后的情节看来,他心里实际上已经有全盘计划——借吹水辉的老豆打草惊蛇,通过吹水辉的所在地找到李炳隆,进而与向荣汇合。甚至,他在让高希璇于菜市打听打边炉的材料(这一段呼应高希璇出场时韦世乐翻看她的记事本,他在看她对周围环境的观察、事件的记录之时心里对她的能力已经有了基本的评估),然后让她明日六点继续的时候,就已经在布局。  有时,我真的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词汇去形容韦世乐,说他聪明,显得太轻浮,说机智,却也不尽然,说智慧,却嫌老气。

韦世乐是这么个人,他的灵表现在五个方面——首先,他很了解人,从小在不太优裕的环境中长大、少年丧母、险些成为古惑仔,这样的经历,都足够让他敏感,让他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他一眼看透高希璇的直,也一眼看透了潘学礼的急功近利,因此他用高希璇去迷惑吹水辉的老豆,又轻轻巧巧识破了潘学礼种种小动作;其次,他有预见性,思考时既远且广,这就让他能够将一切变化纳入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进而做出相应的布局,这点在他让洋洋举着电脑看向Sir一段体现得很清楚;第三,他反应快,识得随机应变,而且懂得利用一切于自己有利的因素,这在第一集借之前送给陈家俊的电脑联系陈家俊让他帮忙拦住潘学礼、以及第三集第一时间拉住高希璇假扮情侣拖住陈家碧以防被跟踪目标发现都可见一斑;第四,他专注,永远都清楚目前最紧要的是什么,如第一集陈家碧责备他不该让阿俊独自下楼时,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监视器,再如第三集他喝止了要去追李炳隆的阿准阿富阿鬼,提醒他们目前关注向Sir的情况才是最重要的事。

最后,他沉稳,不轻动,这太难得,好似他这样年轻而有能力的人,却一点都不焦躁,而是知道等待最好的时机。表面看上去,他天马行空不拘一格,似乎是冒险的——真的如此吗?以第一集他挂了大Sir的电话而选择按兵不动为例,从潘学礼的角度看来,他癫咗,这样的举动,循规蹈矩如潘学礼一辈子也做不出。韦世乐可以,这恰恰是建立在最强大的自信上,对于不确定的事情,韦世乐绝不冒进,相反,他绝对信任向荣的能力,深信他可以处理,也深知他希望继续卧底而非让一班伙计打草惊蛇,他甚至连大Sir绝不会真的处罚他都考虑了进去——在这种对情况的判断无比准确的基础之上,才有了旁人看来冒险的举动。  ——扯远了,转回第二集洗菜时的那句台词。此前说过,那个时候他心里已然有了全盘的布局,但是对着心急上火的行动组三人,却完全不着痕迹地以一句“开开心心陪伯母打个边炉”揭过了。

他不中意解释,前三集中他总共解释了三件事,一是开头告诉Double和双喜为什么要更改OP位,一是发现徐永茂一直在打麻将后向希璇解释从何处判断他并非Target,一是案子结束后告诉希璇阿准等一干不明所以的群众(包括我们)向荣留下的手表到底有何含义。这三处,第一处是特为传授经验,第二处在高希璇发问后并未马上回答,到于咏彤打电话之后才细说(这一处,作为唯一的知情人,编剧不得不让他来解释),第三处则在一切尘埃落定后(这一处同样是不得不由韦世乐来解释的,因为换做唯二的另一个知情人向荣说,显然刻画不出两人之间的默契)。

在其他时候——第一集向陈家碧和沙胆添解释来意的是他的下属,而韦世乐只表明了自己一干人的身份是**;第二集高希璇问他让她去追卖猪肉的是不是玩她,他不予理睬,在找到吹水辉位置之后,才由下属给出说明;第二集末尾第三集开头,高希璇和陈家碧都先后就他放走陈坚质问过他,而他什么也没说。

  解释或者不解释,有时在编剧,是为了设置悬念,正如有时解释是必要的,不解释同样很必要。但于韦世乐,却不尽是铺垫的考虑,更多出于刻画人物的需要。因为他的几处不解释,都是在需要给出解释的地方,而编剧解释的方法是让旁人给出说明(如何找到吹水辉所在地)、或者直接回放(为什么要故意放走陈坚)。而如我专登列出的洗菜一节,本没有必要点出,特别在这里掠一笔,总有其用意。



  不得不说,韦世乐的不解释——很男人,对我这样事事较真事事喜欢究个所以的人来说,单就前三集,还看不出原因,却已经可以脑补出足够多的东西。韦世乐的不解释,一方面是从不在事情未定之前说什么,如果注意到的话,他给出的不多的回应都是在一切变数成为定数之后,这显示他本身是个很稳妥的人。

另一方面,性格上,他本就不喜欢解释——尤其是对自己的意图(例如第四集林国栋寿宴之后非常精彩的一段,到底他为什么要带高希璇来寿宴呢?高希璇问了几次,他一直没有明说,只是给出了暗示),其中暗含了一种懂我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解释也无用的意味。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刻意耍帅扮酷吸引眼球,就一定很耐得住寂寞。他做任何事,不是给任何人看的,只是因为他觉得应当如此。这样的人,他的内心不容易触碰,把所有事情收埋在自己的心里,习惯于独立解决问题、习惯于不依赖任何人、也习惯于在痛苦的时候独自舔舐伤口。


  这很男人,却也很成问题,否则,第六集尾他不会被指为黑警。

  ——写到这里,有点惆怅,16集在医院里韦世乐说向荣,“你成日将事情收收埋埋”,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对向荣说,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向Sir笑了,我也笑了,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们只会越来越像我们自己。他们都越来越像他们自己,谁也不能改变谁,或者就连韦世乐也清楚这一点,只是他受不了什么都不做。

  什么都不说的向Sir,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未曾因为韦世乐的一句话而转性,什么都不说的韦世乐,最终也没有依赖任何人去治愈伤口,希璇说他不需要人照顾,这是事实,他很坚强地凭自己站了起来,尽管不需要和没有是两回事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个题目我为晓星写评的时候用过,那时候对晓星,是真的惋惜、心疼,每看他走一步,都想到最初那意气风发干净清透的少年永远回不来。在这里,却要打个问号。因为韦世乐是个太不一样的男人,我虽然喜欢开头时吃着泡面开开心心渣人的他,却觉得,结尾的他,才完成了一次刻骨的升华,被淬炼过,所有裂痕伤口都熔成了完全的阳光和剔透。

  人生若只如初见?不,未必,于韦世乐,我愿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

------第一节 完--------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记起密码爬上来~~~发帖少半年命,回复也不见得轻松呐。
就让我做SF吧


三叔正版授权网游公测! 盗墓老九门实力大排行~
C
  • 广告
强帖要留名——既然要发到17号那LZ亲不介意我回帖吧嘤嘤嘤

我最喜欢韦世乐的不爱解释了,直接想起爱豆对有些事情的回应,也是相信我的人自然相信,不相信我的解释了也没有用。记得当时在百科上看到这话的时候的感觉就是:这孩子说了一大堆其实就三个字:不解释
只不过他用了温和的方式去说而已


LL写的真好,大爱乐乐


mark回家看!


写得真好,看得很仔细与细心。。。。收藏。。。细细研究。。。


LL写的真好,刚在VB 已经看到了


收妖


写的太好了!每天一集追完一部电视剧,已经是很久没有过的体验了,雷霆的前几集真心让我惊艳。片子放完直到今天依然有些甜蜜有与心痛,为阿峯精彩的演绎拍案叫绝,痛的是看到那些莫名的BUG,狗血的洋洋和他妈,以至于最后又变成演员为剧情缺陷买单,想起三色坛里的一句话:以前是剧捧人,相得益彰,现在只求剧情别拖后腿。





这个绝对应该加精啊~!!


简直跨越了巅峰 演技出神入化


啊咧刚刚读完
你看的才真的是韦世乐。写得好细致~~
辛苦了~~~mua~~~~~~~~~~~
顺便截图圆的我好想捏一捏,要露馅了~~~~~~~~~


默默球过来……
我可以先麻竹然后球去写作业的对吧师傅XDDDDDDDDD
看过一段的,很在点
然后……剩下的等我看完再说吧233333333333
师傅加油!!!!!!!!!!!!!!


墨宝乃让偶有信心把我迟到的文贴出来了


LL大神啊,观察真的好细致


早期,除了乐乐其他方面的性格特点。。。
感触最深的就是,早期的剧情对他的不解释,都做了解释。。。比如引导高妹子,比如被误会是黑警。。。
引导高妹子,点出了乐乐不拘常理,经常过界。。。最典型的台词就是,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操守。。。但是对于高妹子这个队友,他努力的教导。。。当然,这些事情,反而让高妹子最初误会了他,有了下面的剧情。。。
被误会是黑警,点出了乐乐的担当,(事情一件一件发生,高妹子对乐乐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她也觉得自己错了,然后帮乐乐找证据),对一个回归正道的朋友的保护,防止他再和黑道有牵扯。。。对另一个朋友的尴尬事情三缄其口。。。同时也点出了乐乐心里的原则。。。


很赞同LL说的,其实乐乐已经习惯一个人担当,习惯了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真正能进入的人很少。。。


我马着有时间慢慢看吧。有的我在你微博上见过了话说你一向写的好细腻哦


楼主实在太棒了, 你真细心!我爱你!


个人觉得编剧在追求真实中丢了现实,又觉得该说点什么的时候没机会说出来剧本就被改了似的!总之看的不过瘾,但楼主分析的透彻啊,我愿意相信你分析的这些,也愿意用你分析的这些来理解这部剧!阿峯只是照实演,塑造的乐乐是相对饱满的,亮点的话每个人看到的应该会有一些不一样,关于演技不想再说什么!支持楼主写下去啦,好精彩!


长啊!




推荐应用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