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吧 关注:3,095,708贴子:82,479,557

我的生日是农历七月十四。。。。。。【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天。。

是谁唤吾。


相关推荐

一次新的奇迹玩法?你想成为霸服大魔王吗? MU永恒回忆,所有BB和装备都可挂机暴出!在线RMB回收,高爆率!
  • 广告

故事要从哪里说起呢?
要不就从我如何成了这个半吊子道士开始说吧。
那时我还住在村里的老房子里,真的是很老很老的房子了,爷爷的爷爷就曾在这里住过的,到了我爸妈搬进来才翻新了一遍。
老房子就会特别邪门,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本身邪门。
我是在农历七月十四出生的,也就是常说的鬼节那天。
村里人迷信,所以爸妈也基本不给我在那天过生日。
而我从小体质就极差,隔三差五的就要在医院呆上几天。
更要命的是我会经常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黄图哥好牛逼。。。



我妈给我说过一件事。
那时候我三四岁的样子。
老房子的东屋,靠着茅房,而且不受阳光非常潮湿,根本没法住人。所以一般是放些农具什么的,就相当于城里的储藏室了。
那次和我妈去拿东西的,结果我妈一开门。
我嗷的一声就哭起来了。
我妈连忙抱起我来,哄我,问怎么了?
我说,一开门,一个人就从黑暗中跑了出来,没有头。
因为他的头被自己用手夹在腰上。



经此一吓,我又是高烧不断在医院里住了小半月。
出院之后更愈发的体弱多病,大病不止小病不断,一年之中至少得有两个月是在医院度过。
开始家里就只是以为小孩子身体弱,平时多补补,生病了就去医院治病,但久而久之,家里人便生出了一些其他想法,这总是闹毛病,会不会是沾上了了啥东西,或是有啥说道啊?
乡下人迷信,碰到些不能解释的事就喜欢往神神鬼鬼的方面想。
我成天这病恹恹的样我妈也坐不住了,开始四处给我打听些有名望的“大仙”、“道姑”给我摸骨看命,看看能不能有啥办法。
但拜访了几位大仙后,连我妈也看得出来,这些人其实都没啥本事,就是会满嘴跑火车的骗钱罢了。


前排留名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2-11-15 12:39
    我9月9。。老是倒霉,我也没过个生日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2-11-15 12:39

      直到后来,我妈从邻县请来了一位颇有名望的瞎子。
      这瞎子左手拿根竹竿点地,右手托着个罗盘一样的东西,在院子里摸摸索索的转了两圈,突然用竹竿敲着院中央栽的杨树说,“这树有问题,得砍!”
      我们那里有个习俗,就是哪家生了小孩,家里的老人就给种棵杨树,除了有成栋梁之材的寓意外,就是等孩子到了结婚的年龄,这树也能用了,可以找木匠打个柜子或箱子的家具,当是长辈送给孩子的彩礼。
      院中的这颗杨树便是生下我时,爷爷亲手给栽下的,爷爷生前浇水施肥的很是用心,直到去世的时候,还在病床上嘱咐我爸说,“这树可给我照顾好了,等小鱼结婚了给他打个钱柜,保佑我孙子一辈子大富大贵不缺钱花。”
      而这树也长得极好,我妈还经常笑着说,“按这长势,要是打个钱柜,装的钱三辈子都用不完。”
      所以当时瞎子这么一说,我爸立马就否决道,“不行!这树不能砍!”



      瞎子也不示弱,说,“门前不栽桑,房后不栽柳,院中不种鬼拍手。这鬼拍手就是说杨树,杨树是五鬼树之首,养阴招鬼,这树要是不砍,你家的娃要是能活过十八,就让我陈瞎子下辈子还当瞎子!”
      我爸妈看他说的有凭有据又信誓旦旦的,心里也有些发毛,毕竟我整天病怏怏的,说是哪天一场病过不去了,也不是不可能。
      到了最后我爸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要不把这树刨出来,给移到胡同口去?”

      瞎子想了想,对我爸说,“这么办也行。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孩子命遇四废,八字很弱,你自己恐怕给他扛不起,以后还得给他找个有本事的人认个干爹帮你一起扛,否则指不定还要出啥岔子。”

      什么命遇四废、八字很弱的,把我爸听了个迷糊,要再问时,陈瞎子却是什么都不说了。



      不过说也奇怪那树挪走之后,我身体确实好了许多,虽说还是比同龄人弱小,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天天病怏怏的了。

      我爹是个特孝顺的人,生怕那树一旦再给挪死了对不起爷爷,所以树刚移出去的几天,天天往树底下跑。
      我妈就说他,“你说你隔几天去给浇点水就行了,还用得着天天待在树下头?”
      我爸却有些神秘的说,“我在家门口老是看见有人在那树边上逛游,可等我过去那人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怕是有人要偷咱家小鱼的树啊。”

      再到后来我跟了师傅,想起这事来,觉得那“人”本来就是借着杨树的阴气住在我家里的,把树移出去后,他无处可去便只好在树周围游荡,想再找个地方安身。
      也幸亏那时候,老爸正当年壮、阳气盛,要不这个跑法,还真把他又给带回来。

      但当时没人知道这么多,而那瞎子我估计也是一知半解算不到后来可能发生的事。
      而后来发生的这事也让我很是愧疚,觉得是我对不起王大伯。
      所以一直到现在,我每次回老家也都会买上礼物去看望看望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两家有什么亲戚。


      • 广告

      王大伯就住在我家后面的胡同里,有个二十来岁的傻儿子,是痴呆。
      本来王大伯的这个痴呆儿子也就是傻点,成天坐在村头晒太阳,见人就傻呵呵的笑,村里人没事的时候也会逗逗他,倒也没什么问题。
      可到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疯了(现在想来那也不是真疯啊),天天晚上大吼大叫,隔着几条胡同都能听得真切。
      而且他还不是普通的吼叫,而是那种特别凄厉的惨叫,让人听了从耳根子一直麻到脊梁骨。

      别人问他你叫什么,他就痴痴傻傻的说是有个人要抢他的头。
      而他就像真的有人追他一样,整天围着村子狂奔,一直跑到浑身大汗,趴在地上咳血也不停下。

      又一次我和几个伙伴拦住他,他却没有了一丝平常憨厚的摸样,两眼充满了血丝,长大了嘴喘着粗气,面色铁青而狰狞。
      让人不寒而栗。


      王大伯带他去医院,医院检查一圈下来也没查出到底是个什么病,就说应该是精神方面的问题,也就是疯了!
      可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了呢?
      王大伯不死心,便又到处请“大仙”来看 ,但村子的大仙
      骗点吃喝还行,哪有什么真道行,结果是一点作用都没起。
      最后王大伯也没办法了,怕他这么个疯跑法,不被车撞倒,也可能累死自己,便把他锁在房间里。
      由于我们两家离得比较近,我时常会在半夜被他毛骨悚然的叫声惊醒,然后哭着跑到父母屋里去睡。

      再后来,王大伯的儿子又得了癫痫。
      我爸曾去看过他,说,这时的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可两眼依然瞪得和铜铃一样。眼角都撕裂了。嘴却依旧大张着,似乎是要继续大喊一样。
      再没过多久,王大伯的儿子就死了。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中,见过的第一个被鬼活活折磨死的人



      王大伯儿子的怪死在村里算是件大事。
      发丧那天,父母去帮忙,我也跟着去了。
      那时候年纪还是太小的,对“死”还不是很清楚,就是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玩耍。
      可我无意中发现铜盆里烧纸钱时,在那火盆周围有几个小型龙卷风都朝火盆靠拢, 最后合在一起夹杂着一些纸灰盘旋而上,
      貌似和我平时烧纸玩时产生的热气流有些不一样 ,我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 “ 升天了~~~”
      没想到一个小孩的喃喃自语在嘈杂的人群中还能被听到。
      那人是个中年汉子,不是村里人,三四十岁年龄上下的,续着一撮山羊胡,面色红润白净,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他略有惊疑的看了我一眼,淡淡说道,“不是升天了,是野鬼在抢钱。”
      我当时只以为他是吓唬小孩了,也没有过多在意,就又去玩的了。



      一直忙活到傍晚,老爸有事就早回去了,我和我妈一起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回头,因为我看到那个当初从我家东屋里走出来的“无头人”,只是这时候他的头已经又在头上而不是夹在腰上,至于我为什么一下就确定了他就是当初那个无头人,我也说不清楚。
      我拉拉我妈的衣角说,“妈,有个人老跟着我们”
      我娘听了之后回头看看,神色一下慌张起来,她蹲下来搂着我肩膀问,“你真的看到有人跟着?”
      我肯定的点点头。
      我妈突然一下把我抱起来,就开始往家跑。
      我当时还小也不是很怕,还很好奇的一直回头看,发现那个“人”一直不慌不忙的跟在后面。
      但脸却雾雾浓浓的怎么也看不真切。
      快要跑到胡同口的时候我娘突然停了下来,我好奇的回过头去,看到今天和我说话的那中年汉子挡在前面。



      我娘惊慌的回头看看,也来不及说话就要推开那人继续往家跑。
      就在我娘的手碰到他的一瞬,他突然很严肃的说 :“
      大妹子,你这么个跑法可就把那东西再带回家去了。”
      我娘愣了一下 停下来 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带着哭腔说 “那要怎么办啊,俺就这一个孩子,可不能……”

      那人说 “大妹子,你先别急,我既然拦住你就是要帮你的。”
      然后 从怀里摸索出一张 用朱砂画的符箓,让我贴肉放在心口,又让我娘用衣服把我头蒙起来
      才开始往家走。
      我本来被捂在衣服里就有些发闷,再加上胸口的符箓就像块小火炉一样烤的我浑身燥热,迷迷糊糊的大脑一片混沌。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妈掀开蒙在我头上的衣服。
      我瞬间意识又恢复了清明,拿出贴在胸口上的符箓。
      本来黄纸上鲜红的朱字竟然成了暗红色。



      我爹看着我娘慌慌张张的抱着我跑回来,忙问,“怎么了?”
      我娘说,“小鱼说他又看见那脏东西跟着他了。”
      我爹一听也急了,从门后拿了门闩就要冲出去。
      那中年人急忙拦住我爹,道,“大兄弟,你这东西对他可是没作用啊。”
      我爹估计这时候才注意他,但我爹还是有些识人眼光的,请教道,“那、、那大仙你有什么法子救我家小鱼,我们全家……”
      那人连忙拦住我爹的话头道,“别别。我可不是什么大仙,只不过早些年读过一些奇门玄法方面的书而已。”
      我爹听他虽然不承认自己是大仙,却也不否认自己能对付那脏东西,顿时喜上眉头,道,“那……师傅,里面请我们里面说话。”



      中年人倒也不推辞,便跟我爹进到里屋。
      我爹要忙活着添水添茶时,他却拦道,“这个倒先是不忙,你要不就先给我置办些家什,我看看能不能帮得了这孩子。”

      他要的东西倒也是些常见之物,就是香炉、干玉米、石灰、檀香。
      但这桃木剑家里却是真没有,中年人就说,“那有什么是用桃木做的东西没?”
      我爸想了一下,突然想起来,早些年头给爷爷做的一根拐杖就是用桃木做的,便又是翻箱倒柜的一番折腾。
      等到东西都凑齐了,天已经半黑了,村里人睡觉早,已经几乎见不到人了。
      那人拿齐东西带着我们一家三口径直来到胡同口的杨树下。



      来到树下,那人绕树转了几圈后,俯下身子 捏了一把土捻了捻皱起了眉。
      我当时也好奇的跟着蹲下抓了把土 却叫了一声 ,我娘问 :“怎么了?”
      我说:“这土是冷的!”
      那中年人抬起眼来 再次看了我一眼。
      我娘怕他不高兴 连忙把我拽了起来 ,训斥道:“小孩子瞎说什么!”
      但在拉我的时候 我娘 也偷偷的摸了一把 土
      很显然 她没发现什么异常。

      那人这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布包,一层一层的剥开,却是一块文理清晰的木牌
      只见他默默念了几句后猛地贴到树干上。
      那木牌竟就这么牢牢贴在树上,纹丝不动。


      之后他让我爹在周围撒了薄薄的一层石灰,就让他们站的远一点。
      却把我拉在身边,低头和我说,“等会不管看到什么都和我说。”
      我懵懂的点点头。
      他便把盛满玉米粒的香炉端过来,插了三支檀香在上面。
      很虔诚的拜了拜,却猛然将那支桃木拐杖刺到树根的土壤里。
      瞬间我听到一声极其凄厉的叫声!
      这、这竟然是和晚上从王大伯儿子房间里传出来的叫声一模一样。
      原来那不是他的叫声?!



      我吓得面如土色,下意识的就回头去看父母。
      却发现他们虽然关切,却面色如常,他们难道没有听见?
      这时候,那人轻轻抚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竟顿时像是有了极大的勇气和安全感。
      而就在这时,我竟看到从树中跑出了那个无头人!
      这次他的头也没在手里夹着,真成了个无头人
      我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急切的伸手去指。
      那人看了我一眼,二话不说直接将香炉中的玉米朝我的指向撒去。
      并顺势拔出插在土中的桃木拐杖掷了出去。
      再次是一声凄厉的叫声,但却是很微弱了。
      那无头人竟化作一丝青烟,消失不见了。
      而我听见他淡淡的说了声,“若不是牵扯上人命,倒也不是不能放你一马。”



      这时候爹娘也估计意识到完事了。
      走上来问道,“大师?那个,结束了?”
      他点点头,笑道,“只是个怨灵罢了,连鬼都算不上的东西。”
      我爸妈听他这么一说,又看我没事就放心了,我爸把他请到家里。
      我妈则拿了扫帚去打扫,却发现石灰上有几个浅浅的脚印,而本来还金黄的米粒竟都成了黑色!

      回去吃过饭,我爸给他端上茶聊天,说,“老哥,你既然不让我叫你大师,那我就斗胆叫您声老哥。”
      那人笑笑道,“不打紧不打紧。”
      我爸喝了口茶,说道,“老哥,这孩子你也看了,命不好。以前找了个大仙算了一下,说是命遇四废。
      我也不懂,反正就是说要认一个有道行的干爹才能保住他的小命。既然咱们碰上了,那就是缘分,我想让这孩子认你做干爹,你看行不?

      那人似乎被这话吓了一跳,瞪大眼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这我哪受得起。”
      我爸道:“这有啥受不起的,咱这不都是为了孩子吗,您就帮帮这个忙吧。”
      那人见老爹说的诚恳,不像是随口开玩笑。
      捻着长长的胡须,低头琢磨了半晌,才开口道:“兄弟,容我问一句,你找谁给你家孩子看的?”
      老爹道:“以前邻村的一个瞎子大仙,不过死了好久了。”
      那人想了一会对老爹道:“我看这样吧,你先给我说说你家孩子的八字,我给看一下。”


      老爹是见他露过一手的,对他的本事是深信不疑,想都没想就说了我的生辰八字。
      他轻抿了一口茶水,沉思一会道,“那瞎子大仙倒也是有些真本事,这孩子的确是命中带有四废,八字又弱,凭你一个还真抗不住。”
      他见老爹一脸茫然,便又解释道,“这四废用命书中的话说就是‘命遇四废, 主身弱多病,。如不遇生扶, 又受克害,
      凶煞制者。’其实你也不用全明白,就是命不太好多需要外力帮扶是了。”
      老爹点点头,看他像是有松口的意思连忙又给添了一杯水道,“那您看这?”
      他又考虑了一会道,“要不这么着,遇上了就是缘分,老弟你说的又诚恳,我要是再推脱就不厚道了,但是义子我不能收,要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师父吧”
      老爹有些犹豫的说,“这能行么?”
      他笑道,“没什么不行的,不是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么,差不了很多。”
      我爹听他这么说也不罗嗦了,叫过我来,就让我磕头献茶认师傅。
      我端着茶跪在地上,他却没有接,而是突然问道,“听你们说这孩子叫小鱼?有大名没?”
      我娘抢道,“就一小名,大名寻思着到上学了再取的。”
      他点点头,说,“这娃本来八字就弱,名字也撑不起,要不我就给取个大名吧。”
      爹娘表示无异议。
      他便接过我手中的茶来,喝了一口道,“就叫‘龙象’吧。”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我磕头奉茶,拜了这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为师父。
      带着他取的名字,开始了我的半吊子兼职道士生涯,也让我见识到了接下来将要说到的千奇百怪的经历


      黄图哥。谢谢吧。 瞬发瞬删。。。 无压力。


      可有看的? 不会单机了吧。。 这么苦逼麽。。 呼唤各位大帝啊啊啊啊。。。


      大家顶贴给力的话,楼主的更新也会给力的


      跟了师傅三四年吧,却还是没有正式和师傅学些什么东西的,只是跟着他练习些吐息方法、打熬气力。
      身体不仅不再弱不禁风,反而比同龄人都强健的许多。
      那时候我们家已经因为城区改造搬到了城里的新房子里,而师傅还住在村子里。
      是一个周末,父母都去上晚班了,我自己在家里。
      其实我最喜欢他们上晚班,因为我就可以看电视看到很晚了。
      可那天我却经历了极其恐怖的一夜。
      我本来是在客厅里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可不知怎的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等醒过了来的时候我看着电视后面的挂表,已经指到了一点钟的位置。
      我本想站起来去关上电视继续回屋睡觉的。
      可却猛然发现我竟然不能动了!不只是身体,连脖子都不能转动一下。
      鬼压床?!
      我一惊,自从身体好起来已经好久没有经历这种事了。
      我只好自己在心里对自己说,别紧张、冷静一会就好了。
      可就在这时,我突然有种感觉,有一个人就静静的站在我的身后


      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
      那就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自然感觉。
      就像你坐在电脑前玩电脑,有人走了进来,没有任何声音和动静,可你就是莫名的感觉有人进来了,会扭头去看。
      可能是人类自身保护的一种本能吧。
      我当是就是这种感觉,我想扭头看个究竟可脖子就是僵硬着一动不能动。
      这才一点绝对不可能是爸妈回来了,而且,就算是我爸妈这时候也绝不会只站在后面静静看着我的。
      那还能是谁?!
      我想到这里,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可说也奇怪,就这么一惊我竟然一个寒战,就醒了过来,身体又可以动了
      想到刚才的事我急忙扭头看去。
      自然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我摇摇头,脑子里混混沌沌的。
      我以为是幻觉,毕竟刚才的感觉很奇妙,像是醒了,又像是还在梦中
      但身上却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点劲没有,而且还黏糊糊的非常不舒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2-11-15 12:51
        想了想,对我爸说,“这么办也行。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孩子命遇四废,八字很弱,你自己恐怕给他扛不起,以后还得给他找个有本事的人认个干爹帮你一起扛,否则指不定还要出啥岔子。”

        什么命遇四废、八字很弱的,把我爸听了个迷糊,要再问时,陈瞎子却是什么都不说了。


        百度小说人气榜查看规则>>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