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版花样少男少女吧 关注:31,036贴子:421,358

▁Boys°girls_『1020☆原创』是非城。{-半现实文非小清新路线-}

一楼是度娘的,在熙是泰俊的。



01

当艺人太辛苦了。

有时候他自己也会暗暗咂舌,想不起那时候刚进公司他的年纪小,那段岁月是怎么支撑下来的。每天都是学校公司家中重叠的三点一线,看不到出道的机会,也不想轻言放弃。

好不容易终于站上梦寐以求的舞台,原以为会舒一口气,可以找回本该属于少年的玩闹的心,却没想到那颗心早在日复一日繁重的日程中被击得下肢瘫痪。


初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个身板尚未开始发育的小小的女孩儿,而他已初具男人的体格,瘦瘦小小的她总能轻易揉进他心中最绵软的角落,泛起酸涩一片。本该在父母膝下承欢的年纪,她却已经收拾好行李,背井离乡来到这座是非堆砌的城市,以汗水来铺设通往自己梦想的道路。

她的性格安静却不失机灵,轻易就能激起前辈们的爱护心。如果不是那部翻拍剧,他想他会一直混在那一堆关爱她的哥哥们中间,崔珉豪自问待崔雪莉虽不算最好,但亦不是最差,这样就好。

然而当一头俏丽短发的她微笑着立在他面前时,他发现他那颗麻木的心不易察觉地颤抖了。

原本矮小的个头已经拔高到他的耳边,清秀亮丽的五官虽不是绝色却也足够引人瞩目。他恍然发觉原来那么多男星将她选作理想型并非敷衍陈词,原来瘦小的姑娘已经渐渐具有了盛放的资格,假以时日她一定会成长为最耀眼的那一朵,他坚信。

这个发现令他油然生出一股紧张感,就像空气中的小分子由上至下将他紧密包围,片刻之后又想抽离而去带来厚重空虚感。作为哥哥,他不愿意看到自小看着长大的妹妹人生踏错一步上当受骗,他想。

而在拍摄过程中,他们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崔珉豪自认为自身已经从公司的前辈哥哥,进化成关系要好的哥哥。






她怕水。他之前在某次等录影的空档看khuntoria剪辑时便已经知道了。相对sulli,他的确跟victoria更为熟络,但那也仅是止于好朋友以及互相提携的好同事关系,对于绯闻,他本身也表示很无奈。

被那场从十米跳台栽下来的戏吓到的不只是她,还有他。

他明白她的恐惧,心中有个念头蠢蠢欲动,鼓动他上前向导演请求修改戏码。可是作为艺人,他自然也清楚若是这样做,不管提出要求者是谁,传出去后对她的名声也不好听。她恐怕会被贴上不敬业、耍大牌的标签,这对整个公司,对函数,尤其是她本人不利。

试戏时她在跳板上瑟瑟发抖,他心里头那股冲劲终于化为现实。在他自己还在诧异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先于理智冲上去,捂住了她的眼。

别怕。他听到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干涩低沉。我们先下去吧。

嗯。她低低应了声,在他宽阔手掌遮挡下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他却能想象得出她姣好脸容上温顺的表情。

空着的另一只手迟疑着拉起她的手。崔雪莉的手在女生当中并不算小,手指纤长指如青葱相当漂亮,对于他来说却仿佛是小孩子的手,轻而易举便被他的掌心覆盖而过。

他能够感觉得到她将身上的力量聚在那只被他握着的手上,这种被人托付以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他嘴角溢出一抹笑容,引着她小心地向下楼的阶梯步去。


那是崔珉豪第一次的冲动,却不是唯一的一次。




他听见了导演要求她先戴着潜水镜熟悉水下的环境,等到适应以后再进行拍摄。这毫无疑问是目前最为妥当的解决方法,他却准确觉察到自己心中的担忧并没有减少分毫。

她下水时他就一直在旁边观察着,内心有不知名小兽肆意蹿动,他其实想要陪她一起下去,即使这样不能帮助她分毫,他也有安心的理由。

但他深知片场之中乃是是非之地,除了工作人员还有眼巴巴注视着他们一举一动的探班粉丝。你永远不可能知道笑脸之下的是真情还是假意,为了不给记者制造话题的机会,他只能拼命维持理智。

第一次的试水显然并不成功,事实上他很想过去喝停导演跟她的经纪人,让他们不要再给她压力。

但这个想法尚未付诸现实,他便眼睁睁地看着她再一次没入水底。

这一次相对上次确实进步不少,一秒、两秒……十数秒过去之后,工作人员都欢呼着庆祝雪莉的成功时,f(x)经纪人李柱英才发现了本戏剧男主正蹲在池边若有所思,他走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正想问问他怎么了,却被蓦地蹿起的珉豪吓了一跳。

紧接着更吓人的是,这个素来有礼的小伙子甚至不回头看他一眼,身上还裹着鞋子外套便猛然扑入池中,激起的水花溅了他一脸。

“这小子吃错什么药了。”李柱英擦着脸上滑下的水珠,疑惑地嘀咕道。

一旁目睹全程的全基尚导演用手摸着他那满是胡渣的下巴,良久, 漾起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别人都在欢庆她的成功,只有他留意到池中那堆不正常升起的泡沫,触到水平面后一个个接连炸裂。

作为一个不熟水性的人,即使带着潜水用具,但要久久呆在水下也属难事。

更何况是出过意外害怕水的她。

唯一的解释是,她遇到麻烦了。



这个念头戳破了他努力维持平衡的冲动与理智,在理智扳回一城之前,他已经跃入水中。

他果然看到她呆呆地悬在水底,平日里受到众人称赞的笑眼空洞无神。

那一刻崔珉豪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一把攥起,钝痛之感密密袭来不留一丝空隙。


他终于还是敌不过心里的意思,领着她在水中做游戏,为她唱歌逗她高兴。他努力做着力所能及的一切,以求减轻她对水的惧意。

她会笑着感谢他的帮助。

崔雪莉笑得果真的如外界所说般好看,他有一瞬间迷失在她灿烂的笑容里。然后抬起手,回她一个同样温暖的弧度。

有时候不需言语。

他便能清晰地听到心里冰块融化的声音。



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在关于她的事情上是不是紧张过度了。

偶然间听到温流哥说起她新专辑的舞蹈排练进程并不顺利,便急急忙忙跑过来想看看她状态如何,是否需要帮助。


他已经准备好将肩膀借给她,让她好好睡一觉,或者好好哭一场也是可以的。

他已经开始想象她在他的安慰之下充满电再次自信满满站起的身影。


她的状态确实不好,尽管拍子准确的跟上了音乐的节奏,但却缺少力度,少了一种动人心弦的魅力。

函数的其他姑娘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偌大的练习室只得她一人,在蓝天白云包裹中卖力地挥动手足重复枯燥的舞蹈动作。

他知道她一直害怕自己会拖团队的后腿,而为了不成为她口中的害群之马,她一直交着百分之二百的答卷。

他又开始担心她的膝盖。

知道她的膝关节不好也是偶然,从此却上了心,每次拍戏他总会带上一条小毛毯,戏中他和她的短裤装束都很多,下戏空档他会小心覆在她腿上。虽然不能完全消除她的痛楚,但做好保温工作能出一定程度上缓解一下。

那时候他们都还不懂自己的心意,却被本能驱使着做着对对方有理的事,躲在兄妹亲故的名义下苟延残喘,成功说服了自己。



多少人明里暗里在感叹她的头发长得快,拍完戏才短短半年,她为戏断的发已经蔓延至肩,她拿一根橡皮筋简单束在脑后。身上一袭简洁黑色练功服更显她身材颀长。因为不用登台的缘故,她的脸上未施粉黛,却更凸显她天然清秀的优势。

拍剧时其实也看多了她素颜或接近全素颜的面貌,但现在不知是否是因为发型的关系,此刻的她有一种截然不同的美。

崔珉豪以姜泰俊打量具在熙的眼神追踪着崔雪莉。

舞曲的节奏越来越快,她的舞蹈动作亦越来越急速。看着一丝不苟的她,珉豪有点不好意思贸然进去打扰她的练习。

于是她在室内认真舞动,他在门外安静观看。此刻若有人走过,必将看到这一幅怪异却和谐的画面。


率先打破沉静的却是她的手机。

崔珉豪有一瞬的错愕,是同公司泰妍前辈的《靠近》,他们合拍剧的插曲。

视线里她停下舞动的姿态,奔过去两三下扒开自己的包包,将铃声大作的手机贴到耳边。

“阿尼哈塞哟。”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跟她甚为要好,他看到她接起电话时嘴角漾起的弧度。

电话那头不知跟她说了些什么,她只是嗯嗯应着,嘴角笑意越来越浓。

“知道了知道了。”他听见她笑着应答:“今晚是吧,一定会去的放心吧。”

然而下一秒她口中冒出的名字却狠狠踩踏了他的心,“但是灿成你要给我买好吃的哦。”

他只用两秒便整理出与她通话引她发笑的人是谁。

那个人两年多前跟她搭档组合cp的时候他就顺便多留意了几眼,但见她与那人似乎无甚私交时他便放弃了。

却没想到这两个似乎无私交的人两年后却还保持联络,而且从她的语气中他还可听出他们关系相当亲密。

那时候崔珉豪其实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自觉地留意着崔雪莉身边的风吹草动。


他自嘲的笑了笑,还想着为她排忧解难,孰知佳人另有约,看她的状态也不需要他。

放弃继续观看,他举步甚为艰难地往自己练习室方向走去。




手指轻颤挂上了电话,嘴角笑容无声落下。

眼角余光那个身影终于离开,她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别人只以为她是在认真练舞,殊不知当他站在练习室门口时,她已经透过反光的镜子看到了他挺拔的身影。

脚下的舞步在愈加快速的节奏中逐渐显出了弊端,一如她的左边胸膛那颗剧烈跳动的东西,在她稍不留神的时候有了偏差。

这次,他是来找V妈的吧,或者,是小水晶也不一定。却因为她们都不在所以离开,连招呼也没有跟她打。

他并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好哥哥啊。

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她终于忍不住了,两步并上前去关掉喧闹的录音机,然后原地坐下来。后背贴着冰凉的镜子,或许是应景,眼角氤氲开水雾一片。

大概是什么时候呢,也许是从那场戏开始的吧,她的心,走了错路。

编剧似乎总与她过不去。

她膝盖不好,戏中却有大量运动的戏份。有时候夜半疼得醒过来,额角有大滴大滴的汗,她亦要咬紧牙关,隐忍度过。实在痛得不行了,就在双膝之间夹上一个娃娃,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些许的疼痛。

以前在宿舍中队内其他几位姊妹清楚她的情况,每当这种时候即使无言,眼神的安慰也能使她安心。

可是这里是剧组。

没有人会无条件包容她,因为她不适就为她大幅大幅更改戏份。况且这份工作是她要接的,是她所喜欢的。既然要做,不管后果也要做到最好。



这也是演员崔珍丽的工作操守。

吹风就感冒,淋雨就发烧,熬过去就好。

可是这次她真的萌生了退意。她怕水,小时候发生过溺水事故,她不是一般的怕水。

脚下是高耸的跳台,底下是碧成一片的池水,中间相隔的距离,她没敢睁眼去度量。心中的恐慌一下一下敲击着她的理智。

眼前骤然一黑,有暖暖物体覆上她的眼,鼻尖传来男性成熟好闻的香气。这股气息她很熟悉,连日来的朝夕相对,她的感官已经牢牢地记下了这个味道的主人。

“别怕,我们先下去吧。”耳畔男性的声音低低响起,轻易击中她心中谨守的城池,恐惧的情绪奔涌而出。

“……嗯……”她低低的响应着。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一只手被人轻轻拉过,终于,脚步也迟疑着跟着那个人的方向移动。

“现在可以了。”

小心地迈过最后一级台阶,她终于感受到脚踏实地的平稳感。还没等她拉下他挡住她视线的手,眼前的覆盖便自动移开,失去了温度,凉凉的。

久别的光明一下子与之相逢,她想一定是光线的问题,不然视线中的逆光的他的笑容怎么会如此耀眼。



回头看看经纪人OPPA,他朝她挥了挥手,做了个fighting的手势。她明白他的鼓励,感激地笑笑,然后拉下头顶的潜水镜,重心下移,任由冰凉的池水没过头顶。

然而仅仅是一秒钟之后她便压抑不住地猛地窜起来,趴在池边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还是不行,她还是没能克服心中的恐惧。

导演与经纪人对视一眼,有志一同地无奈摇头。

那两个相同的动作令她心胸气闷,再次狠下心来命令自己重新把头埋进水里。她不会游水,却硬是逼着自己手脚并用,姿势不甚雅观地奋力向五米深的池底游去。

这次还好,她想她坚持了大概十秒,但亦已经到达极限,她开始挣扎着想浮出水面。

然而刚才是被决心所支撑,现在没有那般决然的念头,她拼命划动着手脚,却只觉得池边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里的恐慌越放越大,脑海中小时候溺水的情景自动弹出一幕一幕回放。她开始伸出手想大声向外面求救,然而呼喊声都被封锁在潜水镜中,化成了无力的噎泣。

她放弃了挣扎,深重绝望轰然来袭。


刹那之间,一只手突然从旁伸过来,接住了她乱动的手。那只手拖着她往上游,顺着手的方向,她看到他真挚的脸。


视线前方他陪着她一起比划着数着数字,试图减轻她身在水中的恐惧感,延长她在水里的时间。

明明是她最讨厌最害怕的地点,明明是她很嫌弃很幼稚的游戏。

他突然抬起头来目光定定地看她,他没有戴护目镜,一双眼睛被混杂着消毒水的池水呛得通红。他嘴巴张了张,却只是吐出一连串长长的泡沫。

这个场景明明很喜感,平日总是没心没肺咧嘴大笑的崔雪莉却完全没有要笑的念头。

别怕。虽然听不清他的话语,她却从唇上读出了他的安慰。

潜水镜里湿湿的,蒸腾起的水汽模糊了她的视线,莫不是漏水了吧,她心中疑惑道。



02

雪莉拖着宋茜步入西餐厅时黄灿成已经在那等了很久了。

他看到餐厅内其他客人甚至侍应都在对着他指指点点。

即使戴上帽子墨镜全副武装看不出他的样貌,看不出他的明星身份,单是挺拔壮硕的身材也足够让女人骚动了。

更何况是对面还杵着个即使乔装打扮过还在孜孜不倦散发男神气息的nichkhun

黄灿成无奈地扶额,目光却在触及两个推门进来的身影后变得欣喜。

终于来了,等得好辛苦。

他……等得好饿啊……= =


V妈自然而然地紧挨着khun爸,雪莉不假思索地在灿成身边落座。

接过侍应递过的菜单,感受到身边的人可怜巴巴的眼神,她不禁失笑。

然而笑容尚未冷却她就看到对面座位上的两人双双站起。

“怎么了你们?不吃饭么?”灿成关注的点着实有些异于常人。

雪莉却理解般点点头,视线不从菜单抬起。“玩得好点哦,再见!”

然后两人在灿成可怜兮兮的目光攻击中挥手退场。

“怎么了这是?”灿成尚是没有眼力见,转过头去问明显是明白人的她。

“我们太亮了。”雪莉佯作叹了一大口气,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2PM在日本发展得甚是顺利,相对来说樱花妹子确实比较给力,愿意大把大把往明星身上砸钱,应援的时候更是一波比一波强烈。出于钱途着想,公司便命他们常驻岛国了。

这次算算日子,V妈跟khun爸实是有两月未见了。

她到现在为止尚搞不清这两人的想法。明明相互有情,却都不点破这层窗纸,端着朋友的身份谈恋爱,还要在世人面前扮演一对久不联络的亲故。

而且不止瞒外,对内也保持神秘,多次会面均借队员之面。

就像今天这般,她接到灿成电话时已经猜到他幕后必有指使。所以在听到灿成顾左右而言他最后把心一横说要她一定要带上宋茜时,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鉴于每次khuntoria见面不出十分钟必定“私奔”,要khun爸犒劳一下她给她买好吃的实在不太现实。于是她转而去攻陷灿成,反正她知道这实心眼的吃货回去肯定会找khun爸要钱的= =


相比khuntoria,她跟灿成却是货真价实的好友。

两年前相识于合作舞台,虽被编舞室长吐槽不太亲近,两人却在那之后开始真正熟络起来。

虽然因为台面上互动不多外人不知他们有这层关系,他们的友好程度却不受这层影响。

崔雪莉的异性好友很多,黄灿成却绝对是其中乃至整个演艺圈最实诚的一个。

他虽看似迷糊,内心却有绝对细腻的一面。每次她遇到不顺心的事,打电话喊他一聚,只要他在首尔便绝不会推托。他会静静听她诉说烦恼,如果她不想说他亦绝对不会逼问,只是陪着她将手中啤酒一饮而尽。她从不需担心如果喝醉该怎么办,因为第二天醒来她都会看到自己躺在f(x)宿舍自己的床上。

而且,他茫然的表情真是太戳她笑点了哈哈哈哈= =



座位背后传来熟悉清越的笑声,他捏紧手中的餐巾,逼自己不要回头去看。

对面的泰民却没有看出他的异样,他抬头张望了一下,嘴边溢出大大的笑,“我说怎么这么熟悉,是雪莉啊。我过去打个招呼。”

崔珉豪刚想抬起头去阻止他,他身旁的KEY已经把他拉住了,“呀,不要去。”

“为什么?”泰民似是有些不解。

“你没看到她旁边坐着的是谁么?”KEY努努嘴,低下眉继续去解决自己面前的食物。

泰民伸长脖子看了一眼也笑了,“是他呀。”

“我比较常来这边,都看到好几次了。”他听到身旁的钟铉开口,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八卦意味。


崔珉豪突然很后悔听从哥哥们的决定来到这边。

最近闪团日程一直在忙巡演,好不容易得下空来。是钟铉说他有熟悉的不错的餐厅,队长温流当场拍板说自掏腰包请弟弟来这边一试。其实大家都懂这不过是暂时的放松,饭后他们其实尚有行程,温流也不过是心疼弟弟。

确实是很不错的餐厅,由于位置较为偏僻消费水平也不低而将平民拒在门外,因而也成为很多明星的宠儿。

他却在进来的第一时间便后悔想要走人了。

她的位置不知为何就选在进门便可看到的地方,他自然也看到坐在她身边的另一人。


无声拎紧手中的叉子,一旁钟铉终于发现他的不自然,困惑地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咸。”他佯装镇定地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钟铉立即叉了一块他面前的食物送入口中,咀嚼了几下甚是疑惑,“我觉得不咸啊。”

对面泰民还想要再看,被KEY打了脑袋,他很是委屈。

温流终于不咸不淡地总结陈词,“也是到了这种年纪想谈恋爱也很正常,”顿了顿他补充道,“即使是要好的妹妹我们也没有劝阻她的权利。”



“真好吃!”风卷残云过后她一脸满足,“无论吃多少次还是觉得很美味啊。”

“是啊,我也是爱死了啊。”灿成脸上表情与她保持一致,“所以每次我都提议来这边。”

雪莉失笑,在吃货面前,任何事情都是理所当然。

“那么,接下来陪我去个地方?”灿成转过头来,语带询问。

“有何不可呢?”她笑。




她誓没想到他竟敢大胆地把她拉到闹市。

她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明日报纸专题:“2PM灿成F(X)sulli深夜甜蜜约会,巨婴忙内CP竟成真?”旁边再配上他们的大幅偷拍照,然后再把他们过往绯闻对象全部列出来,从外貌身高再到身价财势逐一对比之类云云。

念及此处,她恶寒了一番,清秀脸庞拉成苦瓜状。

还好在被闪光灯发现之前她已经被他拉进一间首饰店。


“怎么了灿成xi,想向我求婚请用五克拉以上彩钻。”她看了一眼店内偌大的蒂芙尼logo,挑了挑眉。

灿成明白她是在开玩笑,做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太看得起自己了。”

顿了顿,他迟疑着开口,“我想请你帮我挑一样饰品,我……有一个喜欢的女孩。”他越说越小声,最后一字低得几乎要到地上去。

雪莉瞬时来了兴趣,“女孩?!谁?我认识吗?”

“你到时候就会知道啦,真八卦。”他不耐烦地挥挥手,“你帮我挑一个就好。”



看得见他眼里的认真,雪莉也不再揶揄他。低下头去察看柜中琳琅的饰品,“女孩子一般都会喜欢戒指的吧?”

“女孩子都会喜欢戒指的。”她自问自答,然后抬起头来,“你知道她的手指是什么尺寸的吗?”

“尺寸?”黄灿成显然被问住了。看了一眼她搭在柜台上的手,“她跟你的手差不多啦,你能戴得上,她肯定也能。”

“喂,可是我总不能去戴戴看吧。”雪莉挑眉。要不是眼前这块木头是她的挚友,她真想把他脑袋给拧下来。“女生都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碰的,尤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

“你就试试嘛,没关系的。”黄灿成亦挑眉,似是不甚在意。“反正饰品在交给客人前不是都要清洗吗。况且这些东西摆在这里,很多其实早就被客人试戴过无数次了。多你一个不多啦。”

崔雪莉彻底被打败,“那就不要买戒指了,看看别的。”

“不行,就要戒指。”某人却突然像吃了秤砣心。

“小姐,您就试试吧。”一旁的销售员忍不住出声帮忙规劝,“而且我们店里是有开设订造业务的。这位先生如果看上了什么饰品,我们都可以订造同款。”

闻此她也觉得不需要再坚持,于是复又低下头认真地看着被玻璃包裹的饰品。


“这个怎么样?”崔雪莉将戴着戒指的手没好气地举到黄灿成面前。

她选了一个简洁大方的款式。黄灿成亦觉得不错,忍不住鼓掌表扬:“你眼光真的很不错啊,就这个吧。”

闻言她得意地笑了,“那是当然!”



由于一直在满世界跑忙巡演的事,他们早前签的某化妆品代言续了约却一直未有时间补拍CF。就连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时间也因为有别的日程时间不足,只能将真正拍摄与走位彩排分了开来。

这次的拍摄地点是在某闹市中心,那家品牌的某个门店内。他们今次来是为走位练习。

由于闹市里人太多而他们的保姆车又太过招摇,经纪人只是将车停在距闹市的一条街开外,命他们步行过去。

而又因为这是非公开的行程,他们的乔装似乎也非常成功,一路过来倒也未引起骚动,顺利来到这边。

化妆品店旁边是某名牌饰品店,他走过时不过是不经意张望了一下便愣住了。

他在今日内第三次遇见她,真不知是该感叹缘分的奇妙还是造化弄人。


彼时她正抬头与身边俊逸男子讲话,他轻易便看到她举着的指间的闪烁以及她脸上灿烂的笑容。

左胸的位置再次狠狠被踏痛。




崔珉豪不是个习惯退缩的人。

事实上他在各方面一直都努力着,争取第一。别人说他是胜负欲作怪,实则不然,他只是觉得既然有了参与的契机,那么就百分百的付出吧,这样在面对最后的结果时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然而他深知感情的世界不是他可以冲锋陷阵的腹地,在这个不平衡的世界中并不是付出就会得到回报的。

他觉得他在面对爱情时变身成了姜泰俊,不够勇敢又不够果决。


爱在心口难开。


况且现在他又知道了她的身边有别人,她很高兴她笑得很开心。

如若错过,便护她安好。

这大概是最纯粹的感情观。


带着自己做的破图暂封






好长啊。。。。


支持一下,吧里的现实文好像就只有楼楼这个了,写得好好哦,要加油写下去啊


楼主写的好好啊,加油


LL。加油 继续写啊。


写得很好


楼主,支持你


写得好好


欧尼虽然也没更文。。但还是死皮赖脸的求继续=。=


楼楼写的赞啊,fighting


楼主的文写的太好!!!我这个一直只潜水的老亲忍不住冒泡下。顶你下。会一直追你的文。快点更新。


哇,楼楼写得完全赞啊~~~要记得多更啊~~~


就喜欢看现实文!~楼主加油!~~


推荐应用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