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王道吧 关注:501,186贴子:16,907,529

EXO¤『120809┃原创』双向制动【双吴/长篇/黑道文】

一楼致伟大的度受,求保佑不被河蟹。
本文简介:
CP:双吴(吴亦凡吴世勋)兄弟文。
文案:黑道精英文。

第二篇王道文给了双吴,嘛,其实我是小奶包的亲妈。
这篇文会有点虐,但是保证HE。
废话不多说,希望各位多多捧场。(鞠躬)


Ch1. 生不逢时

吴世勋的出身很清白,正房大太太第二个儿子,少爷位置做得稳稳当当。和他那个比他大四岁的大哥一样,都是吴家嫡出的,毫无置疑的余地。
但是吴世勋出生的那一年,吴家并不是很太平。那是一个动|荡的初春,吴老爷子已经是知天命的岁数,因为长年累月的健康问题动了一次大刀子,差点挨不过去。吴家上下都严实得很,老爷子下面就一个四岁的大少爷,吴夫人挺着个大肚子在医院里待产待得都不安稳。
终于到了预产期那几天,大少爷早早被送进医院和母亲在一起。老爷子在隔壁VIP,一双夫妻都在病房里,正是最危险的时候。结果就在这个坎儿上面,吴家几个叔伯等不住了,公然绑了老爷子底下智囊团的一个肱骨之臣,这边老爷子在手术房里面徘徊在生命线左右,那边吴夫人就收到了消息。
吴夫人在吴家不是个可忽略的存在。这个女人能让老爷子搞到四五十岁才有亲生的两个儿子,手段可见一斑。她雷厉风行狠辣阴毒的作风后来一脉相承传给了她的小儿子,并且在吴世勋以后的人生中被发挥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就是这么一个多事之春,吴世勋出生了。
那个被绑架的巩固之臣被吴老夫人一声令下弃卒了。她刚出产房,连儿子都没来得及看,就出了医院,以最快的速度担起了丈夫的所有职责。
所以,吴世勋刚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而是大他四岁的哥哥吴亦凡。
当然,他不可能记得住那么小的时候的事情了。但是对他那个已经有记忆的哥哥来说,却是不一样的。吴亦凡虽然当时只有四岁,但他记事记得早。他被送到医院的那段时间里,唯一职责就是看好弟弟。

那是一个很温暖的午后,快要临近傍晚的时候。窗外的天光都已经开始涣散,整个房间里笼罩着一种异常柔软惬意的颜色。护士抱着已经过了隔离期的小宝宝过来,放在准备好的摇篮床里。
吴亦凡本来坐在沙发上看着书,见到那一团天蓝色的襁褓,胸膛里鼓动着强烈的好奇。他从沙发上跳下来,趴到摇篮床前面去看。
第一眼的感觉总是很奇妙的。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注定,他刚走到摇篮床前,吴世勋就睁开眼睛了。吴亦凡看到的是一个又白又软的小东西,缩成一团,挺挺的小鼻子,长长的眼睫毛,精致得像是水晶玻璃造的娃娃。他本能地伸出手去碰,结果吴世勋也伸出手来,在空中随便乱抓了一阵,触碰到吴亦凡的手的时候,猛然一下子抓住了哥哥的手。
就在抓住的那一瞬间,吴亦凡本能地缩了一下。这时候他看到了可爱的小家伙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那笑容还很虚,眼睛也抓不着什么焦距,可是小嘴巴咧开的一瞬间,吴亦凡感觉像是那肉乎乎的手捏着他的心脏一抓,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忘记了自己要缩回手,只剩下满心的不可思议。

吴老爷子到底是挺过了那一年的春天。但身子积下了顽疾。
后来吴家主事人的位置一直旁落在吴夫人的手里。这样的局面其实并不好。这直接导致了那帮外戚,尤其是老夫人娘家,成为了威胁吴家的最大力量。
可以想象,吴氏兄弟是在怎样一个压力大的环境下长大的。尤其是吴亦凡,他姓吴,可是家里面说话的那个不姓吴。他周围一群下人保镖家庭教师公子哥,虽然都还是很尊重他的,但人家尊重的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私底下怎么议论的那还真说不准。
偏巧吴亦凡从小对这些事情就非常敏|感。他的性格在他小的时候其实就表现得非常明显,既不像他母亲,也不像他父亲。才七八岁年纪,人就非常沉默,内敛得极深,就算是在他父母前面也很少话。他的朋友也并不是很多,一天到晚就是看书学习。
吴家的上下给老夫人汇报少爷生活的时候都说,少爷不爱和人交际,总是一个人,天天闷着不说话。甚至有的贴身一点的胆子大的,会猜测少爷是不是小小年纪得抑郁症了?
但是吴老夫人非常不以为然。到底活了四十多年,在这个东亚最大的黑道家族那么多年,这女人早成精了。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孩子她还是看得明白的。她每次听到这些话,最后都只叹了一口气,交代下去放任儿子爱怎么样怎么样。


私底下,也就是服侍了她多年的管家听得见她一句,“我现在这样,以后这儿子大了,说不定有一天会交代在他手上。”
老管家陪着笑说,“少爷还小呢,哪里懂那么多呢。夫人到底是他亲生生母。夫人这么多年为了吴家,少爷以后会明白的。”
这强势了一辈子的女人扶着保养得一丝皱纹都没有的脸,摇摇头,“我自己生的儿子我自己还不知道?我二十几岁就嫁到吴家,什么事没看过,什么人没看过?人啊,不能做太多亏心事,要不,以后一定会遭报应的。”

这话以后是不是真的应验了,那是后话。但老夫人阅历无数是真的。那要换了别人还真听不懂她的意思。
那个时候吴家的架构是以一种很微妙的平衡关系维持着。吴夫人自己心里清楚,她丈夫放任她上台是因为害怕吴家彻底失去着落。吴老爷子其实是既不希望吴家落在外姓的旁门左戚手里,也不希望自己的枕边人功高过主。
这些年也有人劝她可以搏一搏,凭着她的手段,老爷子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多年来制衡吴家和外戚,没有真的动手,不是她没有能力这么做,而是不能这么做。如果她真的和丈夫翻脸,赢了这一局上了位,她娘家里的人第一个要除的还不就是她?她现在起码还有吴家靠着,起码她丈夫还不会拿她怎么样。
可是小孩子就不一定懂这些了,日字旁吴亦凡以后要效仿唐高主肃清旁门,那也只能是让她这个母亲背黑锅。吴夫人其实并不是在伤感自己的命运,她在这样的家族里看过太多事情,只要她这个儿子有出息,牺牲一个母亲,又有什么关系?

所谓三岁见老,吴夫人很早就预见了她大儿子是做这一行的料子。然而吴亦凡不仅性格得母亲喜欢,而且天生就长得好。亲戚朋友家里那些纨绔子弟没有一个长得有他好。吴夫人把儿子带出去,那是倍儿有面子。
小姑娘见了吴亦凡都笑开了花一样,嗲着嗓子一个个乖乖地叫,“凡哥哥好。”那小调子拖得长长的,娇滴滴的,每次都会惹来大人们的调侃。
他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子特别早熟,被父母开玩笑了,小姑娘一鼓嘴巴,一跺脚,溜到妈妈身后,还要悄悄探出个小脑袋来再偷偷瞧一眼长得比王子还要帅的哥哥。这个时候,吴亦凡总是没有表情,既不笑,也不生气。

在吴亦凡眼里,所有的小姑娘都没有他那个弟弟可爱。
那个时候,吴世勋已经五岁了,刚是说话说得模模糊糊的时候。连吴老夫人都听不太明白小儿子在说什么,吴亦凡这个大哥却对弟弟的一字一句都了若指掌。他只要在家,就一定会让弟弟在他能触手可及的范围内。
吴世勋也粘他这个哥哥,见到哥哥回来,跌跌撞撞跑过来,甜甜地笑着大叫,“哥哥!”
吴亦凡自己也就是十岁不满,力气却已经能够把弟弟牢牢实实抱住了。抱着软软的散发着隐约香气的弟弟,小脸蛋儿鹅卵石一样莹润,再被那水光澄净的一双眼睛看两秒,外面那些小姑娘的脸就全不见了。吴亦凡从来一副面瘫的脸,这个时候却会对弟弟露出温柔的笑意来,“世勋,有没有乖乖吃饭?”
“我在等哥哥回来吃!”吴世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嗓子嫩嫩的。
“世勋下次别等哥哥,饿了就先吃。”嘴巴上是这么说,做哥哥的却丝毫没有掩饰高兴,牵着弟弟的手往饭厅走。
吴世勋努着小嘴巴,“世勋要哥哥一起吃饭!”
“那要是哥哥一直不回来呢?”吴亦凡停下来,摸着他的脑袋。
“那世勋就等哥哥回来!”

小小年纪,一个等字,还不知道是多重的分量。却被吴亦凡就这么记住了。
他其实也不大,看着满心满意一口一个哥哥的弟弟,他小小的胸膛里满满的都是斗志。
他想,世勋,哥哥以后一定会保护你的。
***
实际上吴亦凡身为哥哥的保护欲并没有实现。
在吴世勋六岁那一年,远在美国养病的老爷子一纸诏令,把小儿子接到美国。理由是独身在外,应该有个孩子在身边伺候。

吴老爷子断断续续病了六年,很多人都认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这个时候一道诏令下来,意思大家都很明白——老爷子究竟不是吃软饭的,把小儿子带到自己身边调养,无非是想身后有个人能制衡一下妻子家的势力。大儿子究竟长得那么大了,又跟在他母亲身边那么久,在曹在汉,谁拿得准?



吴亦凡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从来没什么脾气的大少爷狠狠发了一顿火,把房间里那些摆的放的都摔了。要知道他房间里面摆的都不会是便宜货,其中有一对前清的珐琅瓶,是吴夫人的嫁妆,送给儿子当十岁生日礼物的。这种东西已经不是能以钱来衡量的了,一般是有市无价,没一只少一只,就再不会有了。
被他的火气吓坏了的一群佣人纷纷跑去和管家诉苦,一个个都哀叹,少爷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这么大火气?哎呀那房间里都成灾难片现场了,我们又不敢劝,怎么办啊?
管家自然要把这件事给吴夫人说的。吴夫人听了之后,倒是稍微有点惊讶,他这儿子看着上去冷脸冷情的,怎么对这个弟弟这么在乎?
她把儿子找来,问,“阿凡,世勋要去美国你不开心吗?”
吴亦凡对他这个母亲没有多少感情。一来,他们这种家庭里的孩子,一个星期见一次父母都是奢侈;二来,吴亦凡知道他背后多少人议论他母亲的事情,虽然他不完全懂,但他自己心里有一套。然而小孩子再对父母没有感情,向父母求救的本能是在的。
他急切地说,“母亲,您有办法让世勋留下来吗?”
吴夫人看着自己儿子,很遗憾摇摇头。这件事她确实没有办法做到。本来外面就风风雨雨,她已经是个篡权夺位的主儿了。就算是知道丈夫这么做是在忌惮自己,等同告诉天下人他们吴家的女主人有谋逆的嫌疑,她也只能遂丈夫的意思去做。
连在家里说话最有分量的母亲都没有办法,吴亦凡的脸上立刻就换上了失望的表情。他攒着小小的拳头,眼眶红红的,但是没两秒他仍然一副男子汉的样子昂首挺胸,嗓音亮堂,“母亲,我去和父亲说,不要让世勋去美国!”
吴夫人意味深长地笑笑,拍拍他,“去吧,如果你能说服你父亲,母亲一定奖励你。”

当然,吴亦凡最后也没有能够说服父亲让弟弟留下来。他必须要接受吴世勋要去美国的事实。吴夫人也知道他肯定没那个能力说服吴老爷子。但是她在大儿子身上也看到了希望——吴家没有相敬如宾的夫妻,也不会有兄友弟恭的兄弟。既然丈夫不信任大儿子了,那么她干脆把心思都花在大儿子身上,这样,以后自己的结局说不定不会那么惨。

另外一边,吴亦凡带着非常难过的心情和弟弟告别。吴世勋也算是他一手带到那么大的,六年时间,养个石头都会有感情,何况是养个人。
吴世勋要离开哥哥了,那是又哭又闹扒着哥哥不放,就是不走。他和吴亦凡不同,他从小是被宠大的——吴亦凡平时教下人的态度是,小少爷如果有任何不舒心的地方,都给我尽量满足,只要有我这个哥哥在,就见不得弟弟不开心。所以在吴世勋六岁大的世界里,哥哥是天是地,那是十足十不掺一点水的。
“哥哥,世勋不要走。”吴世勋六岁,仍然还是奶声奶气的,鼻涕眼泪抹得吴亦凡一身。
他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蕴着一汪清澈,看得吴亦凡杀人的心都有。他把弟弟搂在怀里,又拍又哄,实际上自己一点也不好受,“世勋乖,世勋不哭,只是离开哥哥一下子,一下子就回来了啊,不哭不哭……”
“那世勋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小奶包抓着哥哥的衣服,一噌一噌就是不肯放开。
“很快很快就可以回来了。”吴亦凡摸摸他的脑袋,“世勋不哭,世勋是大孩子了,很坚强的,很快就会再看到哥哥了,哥哥保证。”
小奶包搞不清楚很快很快是多快,但他相信哥哥的保证,“那哥哥和我拉钩!”
“好!哥哥和世勋拉钩!”
一大一小,小拇指勾在一起,稍微一用力就会扯开。可是这个时候最幼稚的游戏变成了最坚实的承诺,“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就是小狗!”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吴亦凡当时想,一百年,那是多久啊……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吴世勋这一走就是十年。


==================================封==========================================
第一章大概就到这里了。
本人码字比较慢,所以可能更文会比较慢。对不起各位(鞠躬)
蹭脸求评论求支持~


双吴啊 我一直都想看小奶包和凡哥的文呢 两大帅哥结合


双吴双吴、期待后文...


赶紧把帖子收藏了,双吴兄弟黑道,我苦等这个CP这个题材很久了好吗?尼玛就是没人写啊,我的双吴~~~


我迫不及待想看下一章!!!兄弟双吴太棒!GN你一定要写完啊~~~加油!!!


我可不可以表白!!!
不用抱歉鞠躬只要你写我一定追到最后:-)
今天是不是好运所以找到好文T_T
加油加油 等故事慢慢展开 我会沉心码评的!


双吴果断要收藏,还是黑道,期待更文
不知道结局be还是he求he


我先mark一下。双吴最近邪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觉得双吴很带感啊
但是写的人不多
楼楼一定要坚持到底


爪机先马克


又有双吴文了T-T楼楼撒狼黑哟
吴亦凡霸气侧漏却对奶包无限宠溺 童年时期太美好了


双吴的我要M下


楼主我熊熊燃烧的双吴魂,爱shi你了。


啊啊啊双吴!!!!楼主文笔很好哦 好想看下面的剧情


牛色!!!求LL的更文时间~~~


双吴一生推。。谁来救救我喂。。


竟然没有发现这篇文
马一记,今天晚上看


世勋最后会和牛仔在一起吗


什么时候更?T^T



Ch2. 深闺美人

吴世勋走的第十个年头,吴家董事局出现了一次大的人事变动。
年初,吴家总部的首席财务官被换掉,一同被丢掉的还有他的股份和在董事局的席位。按着道理换个财务官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但是这个财务官是吴家自己人。他在公司虽然做的不久,但年纪不大,很多人都非常看好他在董事局里的位置。再加上他是吴家自己人,很多高管都把宝压在他身上。他这一走,下面那些高管们也开始出现陆陆续续的人事调动。
一个月之后,董事会另外一名元老退股。元老退股是不可小视的。这种事情弄不好后果会非常严重——这些元老虽然大部分退居幕后,但是影响力是在的。如果轻易剔除,无论在家族里还是在公司里,都会有难以修复的影响。
当然,退股之后,股份的转让自然成为关注焦点。然而紧接着,吴家就推出了新的董事会成员。调令是吴夫人亲自下的。但明眼人一看,不对啊,新董事的人员资料被公司封锁保密,也没任何新的人事分配调令。难道这两位新来的只拿钱不做事吗? 最奇怪的是,财务官被换掉没有解释,元老退股的原因也没有一个解释,两人莫名其妙就被董事会除名了。人家是得罪谁了要遭此横祸?

外面无风就是雨,频繁的人事调动引来了大量外界关注。已经有小报在揣测吴家是不是要开始经历高层的换血。只有少数人知道,吴家大少爷吴亦凡在元老退股的一个星期后被紧急诏令赴美。美国那边发来通告,原话是“老爷子有事情要交代”。

在这趟美国之行前,吴亦凡很少去美国。他身上那一个经济学硕士学位还是在德国念的。可能是因为吴家夫妻尴尬的关系,吴夫人一直避免儿子往他父亲那里跑。按理说,父亲生病儿子去探病是天经地义,可是吴老爷子似乎也没有多让大儿子来往的意思。久而久之,吴家就形成了这种奇怪的格局——两个儿子分别跟着父母分隔两地,都不多来往。
唯一一次吴亦凡去美国,是老爷子六十大寿的时候。因为碰上整寿,吴家把这次宴会办得非常隆重。吴亦凡去美国接老爷子回国赴宴。但那次宴会吴家的小少爷却缺席了,吴老爷子说小儿子生病了,要留在美国养病。

亚利桑那州。
位于凤凰城近郊庭院式的别墅群,坐落于全州工业中心的北部。从稀疏的林道蜿蜒进入这片地域,沿途开阔的平原上遍布整齐的工业园区。绕道后山占地面积约六千平方米的整体院落,景致却截然不同。郁郁葱葱一大片的林木,掩映着错落而置的建筑物。从大门口到最深处的主宅,又各自套着大小不同的院落,屋瓴交叠,钩心斗角。
吴老爷子养病的地方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不仅空气好环境优美,也是吴家在美国的战略中心。吴家在东南亚顶着军火大鳄的头衔顶了五十年,掌握着太平洋以东七千多万平方公里军火走私的所有海上主航道,与美国的联系自然是密不可分。老爷子自从去美国之后,亲手打理起这边的产业,将重心转移到西南部。这十年,他在整个军工行业的链条中伸展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从重工冶金到军械制造,以凤凰城为据点,牢牢扎稳了脚跟。

保镖打开车门,立刻有管家迎上来,笑着说,“大少爷终于到了,先生已经在等您了。”
正午的太阳照在身上,空气里带着一些炙烤的焦味。吴亦凡稍微皱了一下眉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点点头,“有劳您带路。”
这一年,吴亦凡二十一岁。早就已经是干活的年纪了。

阳光充沛的日光室。墙壁上是亚姆蒂索的《一束紫罗兰》。留声机里依依呀呀放着唱片;红茶杯子里冒出来绵绵的热气,清香里带着一丝幽幽的甜馥。
吴老爷子坐在窗前一张躺椅上,手里拿着一本厚皮书。
“父亲。”吴亦凡低着头。
“啊,阿凡来了。”吴老爷子回过头,把手里那本书放下,那竟然是一本三国志。老人的动作看起来是不怎么麻利了,吴亦凡赶紧走上去扶了一把,“坐了一上午,麻了。”
“您慢点……要加一点茶吗?”吴亦凡恭恭敬敬地问。


吴老爷子坐起身来。这男人即使疾病缠身,看上去仍然神色矍铄。他看了看大儿子,笑了一声,“水都凉了,让人重新弄一壶过来。”
“是。”
……
“阿凡二十一了吧?”
“是的,父亲。”
“长这么大了啊。”老爷子悠悠地说了一句。
吴亦凡不知道他这么说什么意思,只能老老实实站在他后面。
“坐吧,见了爸爸这么拘束干什么?”老爷子呵呵一笑。
吴亦凡依言坐了下来。
“你也难得来美国一次。”老爷子说,“怎么样,变化还是比较大的吧?”
“是,”吴亦凡低声回答,“成片的工业园区,很壮观。”
“哈哈哈哈……”老爷子笑起来,拍拍大腿,又喝了一口茶,又慢慢悠悠地说,“是很壮观啊……不过你老子我要做出这些东西来可不容易啊,你以后可别给我看丢了。”
吴亦凡瞥过父亲脸上的表情,恭顺地跟着微微笑一笑,没有应声。

这父子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儿。儿子给父亲念了一会儿书,讨论讨论书里面的内容;老爷子问了一些儿子最近的近况,又过问了一下吴夫人的身体健康。吴亦凡倒茶的样子规规矩矩,谦谨而得当,完美得一丝漏洞都没有。看上去这就是一幅父慈子孝的画面。
那么精致而刻意,仿佛那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亲密的感情是真的一样。

“阿凡处理事情处理得不错。听你母亲说,最近你和联合银行的关行长走得挺近的,他父亲以前最喜欢找我聚在一起下棋了,不知道他儿子有没有父亲一手好棋艺?”老爷子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
吴亦凡听出了他话里面的意思,“关行长和我是有过几次交集。母亲去年让我和他签一笔合同,所以才有机会认识的。棋倒是没有来得及时间下。父亲挂念老行长,儿子一定带到。”
吴老爷子从前和那个银行行长是旧交。按着吴家现在这个局势,吴亦凡和人这种关系是很忌讳的。他要是有刻意巴结的行径,恐怕会触犯父亲的的禁忌。
“挂念什么呀,”吴老爷子摇摇头,“我来美国这么多年,人家记不记得我都还不知道呢。你凑什么热闹。”
吴亦凡笑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行了行了,提起这些事情也烦,”老爷子摆摆手,突然就不愿意说下去了,“我要回房间休息了。你这几天先住下来吧。”
“是。”吴亦凡摇铃召来下人,招呼着赶紧带老爷子回去休息,“父亲好好休息,我明天再去看您。”
“嗯。”老爷子咳了两声,“对了,你弟弟这会儿估计在书房呢,你们兄弟也好久没见了吧,去见见吧。晚餐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吃了。年轻人聚一聚我这老头子瞎掺和倒兴。”
“是。”吴亦凡维持着姿势没变,一直目送父亲出了日光室。
直到门重新合上,他才重新挺起身来,目光逡巡在刚才那本老爷子拿的三国志上。
上面翻到的,刚好是《魏书·郭嘉传》。
吴亦凡冷笑一声,眼神里掠过一丝狠意。但那也就是一秒钟的事情,他就让人把书收了起来,自己起身也出了日光室。

一出老爷子的主宅,张艺兴就跟了上来。这个人是吴亦凡带在身边一个贴身的人。早年两人在德国念书的时候认识的。张艺兴这个人话不多,但是人很谨慎。他原本是搞理工学机械制造的,辅修了一个法学硕士学位。吴亦凡看着这人会想事儿,就招到身边来了。
出来看到吴亦凡脸色淡淡的,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张艺兴就没说话。
两个人闲庭信步绕着主宅后面一段抄手走廊走出院子,向着旁边小少爷专属的院落走。一路上芍药开得特别漂亮,一大簇一大簇纷纷扬扬的。池边两棵玉兰正是结花苞的时候,还不是那种浓郁的沉香,闻起来淡淡的很舒服。
吴亦凡慢慢停下来,看看周围,突然说了一句,“艺兴,郭嘉你知道吧?”
张艺兴点头,“知道。”
“你觉得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
“郭嘉啊……”张艺兴摇摇头,想了一下,“说不好。大少,老先生这么多年没动手,这突然说换董事就换董事,看得出来他一直没有放松过对董事局那边的控制。现在你一来,又说郭嘉,总不是那么个意思。”
人事调动的事,是老爷子的亲口命令。这事儿外人不知道,吴亦凡张艺兴是知根知底。但他们到底是年轻一辈,老爷子活了六十多了,动起手来大刀阔斧,没有一点拖沓。这让吴亦凡措手不及——那个财务官原本是他向吴夫人推荐上位的。
吴亦凡点点头,吐出一口气来,“这事儿你别和人乱说。”
“这我知道。”
“行吧,跟你说也是让你心里有个底。”吴亦凡说,随口就是一句,“我这大少爷做的可不是很稳当,你要是想做郭嘉,现在趁早。”
张艺兴笑了,“你这话说的。”他这笑也就是一晃而过的虚套,紧接着声音就低下来了,“老爷子的身子骨现在这阵势看来就是最近了,小少爷到底也才十六岁。这要是说句不好听的,明儿老爷子不在了,吴家姓什么还是你说的算?”
“那是。”吴亦凡不重不轻,“不过,你觉得,吴家应该姓什么?”
张艺兴立刻知道说错话了,“呵呵,我也就是一说,吴家当然是姓吴。”
吴亦凡瞥了他一样,“艺兴,以后说话还是要小心一点。就算老爷子不在了,那也不一定就轮到我说话。吴家这些年已经受够两分而治的局面了。到了我绝对不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当然,这是后话。但是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是。”
“行了,我去看看我那个弟弟。你别跟着了。”
“是。”



绕过水池后面的林荫道走出不足五十米就是另一扇门。门卫可能也知道大少爷要来,见了他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叫了一声“大少爷”就让他过去了。
小少爷这栋宅院处在这座别墅群的东南面,阳光最是充足丰沛,角度也好。院子里面种的多不是很艳丽的东西。白茶两棵,靠着后面一排粗壮的卷柏,长青绿配着点点雪色,很是漂亮。周围还有几从散散的铃兰、鸢尾和胡姬,应该选的都是些稀奇的品种,拢在小道两旁,开得都正好。
刚才在主宅呆的时间比吴亦凡现象得要长。现在已经临近下午五点。太阳靠西,温度没有那么高,暖黄色的天光铺在素白的窗帘上,整个落地玻璃窗都笼着一层柔和的颜色。
吴亦凡踏上低矮的楼梯,风到得刚刚好。
窗帘扬起的一刹那,人影翩然而至。

少年出现在绣着繁复花纹的窗帘后。头发是浅浅的茶色,皮肤是玉脂白,可能是逆光的原因,他的脸看起来越发的失去质感,显出一种透明而苍白的柔弱来。这人的五官生得极好,像是中国山水画一样,一气呵成的,精致而充满着一种诗意。吴亦凡只比他高小半个头,顺着他刘海的发梢能看到他睫毛在眼睑下投下的那一弧阴影,宛如两弯晦暗的月刀。
意识到陌生人闯入,少年怔了怔,在吴亦凡反应过来的同时笑起来。
“哥?”少年还没有完全变声的嗓音绵绵的,带着一种特有的柔软,如春水温凉。
吴亦凡笑起来,他这人一笑总是带着一股凌厉的味道,“世勋,好久不见。”
吴世勋脸上化开一种不确定是否是喜悦的表情。他拨了拨刘海,“真的是哥。”
他的声音实在是很好听。吴亦凡原本插在西装裤口袋的手抬了一下,最后又放回去,摸出一支烟来,啪一声点上,“见过父亲才来的。要么?”
“不,谢谢。”吴世勋摇摇头,他身上一件白色棉质衬衫,腰下淡蓝色水洗牛仔裤,就像个乖巧的高中生,“哥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他那小鼻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也跟着蹙了一下,吴亦凡低哑地笑了一声,“也就是你这个岁数开始的。”
吴世勋眯着一对眼,没有说话。
“世勋也变了不少。”吴亦凡终于从西裤口袋里伸了一只手出来,他摸了摸弟弟的头发,果然像是想象中一样触感极好,“世勋已经长大到大哥都不认识了。刚才还在想,这是我弟弟房里养的哪个美人儿呢?”
气氛稍微有些奇怪。
吴世勋稍微怔了一下,挑起眉,那吊梢的眼角里碧波粼粼的一荡,“哥当我是女人吗?”
“开玩笑。”吴亦凡一笔带过,“进去吧,外面晒。”
吴世勋扁了扁嘴,头一扭转身进去了。

室内空调的温度刚刚好。靠着这一排落地玻璃窗最近是一张很长的贵妃椅。欧式的软沙发也是没规没距地摆着。茶几上,水已凉。吴亦凡走过一张小圆桌,上面倒扣着一本《卑斯麦回忆录》。他指尖刷过厚封皮上烫金的花式英文,几乎可以想象他弟弟是以一种如何的方式摊着书,慵懒地打着哈欠,在这枯燥的传记文学中度过一个下午。
他抬头,正好是吴世勋缩在长沙发一角的样子——靠着椅背,膝盖上是一本可能刚才就在看的书。一手抵着脑袋,那鬓边略长的发掉下来,软软地搭在手上。

吴亦凡坐下来,嘴里刚才那支烟差不多燃到了尽头。

十年没见的弟弟,和他想的还真是有挺大落差。不说别的,体型瘦成这个样子,哪里有一点像是黑道家族里面养出来的男孩子?吴亦凡在他这个年纪,体重都已经到一百六十磅了,他这看着像营养不良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吴家多亏待他呢。
不过,生得这一副容色颠倒,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倒也看着舒服。
烟终于燃到了最后。吴亦凡随手找了一只瓷杯子,将烟捻灭在里面,眼神扫过对面那条牛仔裤束紧的腰肢的时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但他心里啐了一句,***的漂亮。


但他心里啐了一句,***|的漂亮。
=====================================封============================================
谢谢各位看文的亲~
我大概是三到四天更文。请各位原谅码字慢,而且在苦逼的实习期的我吧T T
这篇文是HE,也就是说双吴最后会在一起,而且是1VS1,绝对不会出现三劈或者一死一活或者两人都死掉的结局,请各位相信!
蹭脸求评论求支持~



双吴的必须马一个啊。楼楼加油。最近貌似双吴有崛起的意思?好欣慰的赶脚。。


楼主辛苦……话说这文真的好好看楼主文笔好细致 要是更的再勤一点就好了π_π


最后一句好带感


推荐应用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