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h吧 关注:9,193贴子:166,428

回复:◆赫小呆┽海小乖◆120529【改编】YD大叔受(yd受,虐,he)

楼主,,没了吗?


@shawty赫海 我知道大家都爱看激情的啦~越激情越好嘛~~
@Sapphire_KEY 你懂得,很好的文。。所以以后还要来支持我哟
@醉爱金小五 马上就更咯,不要心急呐,我可是很勤奋的楼楼,只要你们给我信心,我一定会非常勤奋的!!
@风吹着沉默 默默你好昂~这里是丹丹~~这就来更文啦~
@腐女00J 是的昂,看来我俩口味一样一样的!
@Somnus_弃 小弃你好,这里是丹丹,谢谢支持哦!
@duo8877471 忘记这篇文里有木有拳。交了,看下去吧,会有你更喜欢的。。。
@启程想去哪里 是吧是吧,本身我就喜欢这类型的文文,然后就改成赫海的了,哼哼~~
@东海小王纸 你猜的很准的哦。。高八就在后面咯,很激情很热情哦~
@宝蓝国的小仙女 这就来更啦,后面还有很多呢~


  5、
  第二天清晨李东海被每天固定的闹锺声音吵醒感觉全身冰凉,鼻子堵塞,喉咙干涩疼痛,浑身无力,知道自己感冒了,又不知道该怎麽面对李赫宰干脆就打电话请了假,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去卧室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睡竟然就直接高烧到三十九度三变成了近似昏迷的昏睡。
  其实李赫宰也不好过,他慌忙地逃出李家后走在路上把刚才的事翻来覆去的想了又想,主任这是在勾引我?不对啊,都知道主任有个幸福快乐的家庭,那主任这是喝醉了发酒疯?可是哪个男人会这麽妖圌娆的对男人这样发酒疯?除非他是gаy,可是从未听过这方面的言传啊。如果主任是真的在勾引我,他真的是gаy,我怎麽做?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回事?明天我怎麽面对主任?一整个晚上李赫宰被这些问题困扰着睡得也很不踏实。第二天一早到了医院不见李东海知道他请假了,心里更是各种的揣测,难道他不想见到我还是不敢见到我还是不好意思见到我……
  李赫宰揣着这颗思虑万千的心脏度日如年的在医院熬过了一天,下了班,另四个同学叫上他:“听说主任病了,我们一起去看望一下吧。”
  李赫宰心里想这是真病还是假病还不一定呢,但口头上还是答应了好。
  於是一行四人到了李东海家门口,董华伸手按了门铃,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来开门。
  李赫宰烦躁的用鞋尖踢了踢墙角:“我们走吧,看起来不在家。”
  董华说:“可是主任是请的病假,会不会在家但是没有人照顾啊?”
  “这怎麽可能?”李赫宰反驳。
  “主任本来就是为了上班方便一个人住在这里的啊。”董华说着右手握拳砸着防盗门喊:“主任,李主任,你在吗?李主任……”左手还摁着门铃不放。
  李东海睡得昏昏沈沈,全身难受,感觉自家的门铃在响,自己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重的根本就没有反应,想要站起来去开门在床上用力翻腾,啪的一声竟然掉下了床,但是也正是这摔下来的疼痛反而让他有了一丝清醒,挣扎着爬起来扶住墙壁一步一挪的走去客厅开门,门一打开整个人就全身无力的顺着防盗门往下滑,董华一看连忙环住他腋下抱住,长袖衬衣下的身体滚烫,董华惊叫:“主任,你在发高烧。”说着就以环住李东海的姿势往电梯口走:“我们马上去医院。”
  另外四人一见,马上围上前帮忙,离开时李赫宰反腿一脚踢上了防盗门。
  “这还真的是生病了呀”李赫宰心里开始琢磨了:“是不是应该好好表现表现,管他昨晚是怎麽回事,先把这个决定自己前途的人物哄的舒坦才行。”
  出了电梯李赫宰走在前面一点蹲下圌身说:“把主任放我背上,我背着去我们医院吧。”
  昏昏沈沈的李东海听到这话,看到那个自己头脑中挥不去的身影蹲在自己面前,就乖乖的俯下圌身去双手环住了李赫宰的脖子,李赫宰感觉李东海上来了双手握住他腿弯往上一提站起来就直奔医院,五分锺就跑到发烧急诊诊断室那里,值班医生一看李东海那模样再一摸额头,得,体温都不用量,直接挂点滴吧,这怎麽着也得三十九度五以上的体温了。
  众人匆匆忙忙的把李东海安顿好,李东海挂着点滴又睡了过去,手却是在从李赫宰背上下来之时抓着李赫宰的手就没有放开过,李赫宰当时忙着扶着他去病房,自己都没有发觉到这个暧昧的动作。这时看到他睡着了,就想把手抽圌出来,稍微抽了抽竟然抽不出来,另外四人也看到了这情况。所以当李赫宰说:“你们就先回去了吧,这里就我守着呗。”大家也就没有异圌议各自就走了。


  6、
  两瓶药水吊完后,李东海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李赫宰看到他醒了,站起来倒了一杯水,然后扶他起来左手环住他的肩膀,右手拿着水杯喂他喝了一杯水后问:“主任,你好点没有?”
  “已经好多了,谢谢你。”
  “不用谢,那个,主任你要不要吃点东西,你吃点稀粥什麽的再吃药吧,我出去给你买?”
  “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主任你等等哦。”
  说着出了病房去医院对街的那家“稀饭王”买粥。路上李赫宰就琢磨开了,不管李东海是不是对自己有那方面的想法,自己都得把他供着,而且如果真有,那自己可就得想想该怎麽着利用了!
  李赫宰提着清粥回了病房,李东海看他回来了就挣扎着坐了起来靠在病床上,对他淡淡一笑:“谢谢了。”
  李赫宰边把粥拆开边说:“主任求求你别在给我道谢了,学生真的承受不起啊,尊师重道本是应该的吧。”然后端起粥碗,舀了一勺递到了李东海嘴边,刚刚喂水是李东海刚醒过来神智还不太清楚,现在他已经很清醒了,这喂粥的动作弄得他睁大了双眼,慌张的伸手抓圌住勺子:“我自己来自己来。”
  李赫宰却并不放手:“主任你才刚刚退烧,现在肯定全身无力,就我来吧。”
  李东海愣了几秒锺放开了手,心里想就让我感受一下赫宰的温柔吧,也许今生就只有这麽一次机会。
  李赫宰一勺一勺的喂完了清粥,再伺候李东海服完药,就想帮他躺回床上去,李东海却说:“我还是回家休息吧,烧退了,已经没有大碍了。不想睡这里。”
  於是李赫宰又搀着李东海起床,准备送他回家,扶着他下楼的时候,李东海浑身无力脚下一个踉跄,要不是李赫宰用力拉住他,肯定会直接从楼梯上滚下去。
  李赫宰看这情况,下了一个楼梯半蹲下来说:“主任,还是我背你回去吧。”
  “不用了,不用了。”
  “没事,上来吧。”
  李东海也的确抗拒不了那宽阔背部的诱圌惑,趴了上去。
  李赫宰像来的时候一样背着他一步一步的往李东海住的小区青云阁走去,但是来的时候是跑的,现在却是慢慢的走,这样子让李东海觉得自己和赫宰就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这样的悸动一产生,李东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紧紧的环了一下李赫宰的胸膛,手指隔着体恤衫不小心刮过李赫宰的乳圌尖,那东西一受刺圌激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李东海一激灵,手指按在那上面不动了,李赫宰双手握着李东海腿弯往上提了提,打破了这尴尬的情况。没过几秒,李东海覆在李赫宰胸膛的手掌忍不住摩擦了起来,李赫宰叫了一声:“主任。”李东海嘴唇靠在李赫宰耳朵边上轻轻“嗯”了一声。两个人又陷入沈默。
  李东海家本来就在医院旁边,过了几分锺就到了。李东海叫李赫宰搬开门口的盆栽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两个人一起进去。
  “主任,我今晚就在你这儿住吧,万一你高烧复发什麽的以防万一。”
  “这当然好,不过赫宰你能帮我个忙吗?”
  李赫宰询问地看着他。
  “我出了好多汗,又在病床上躺了那麽久,想洗个澡,你帮我搓下背吧,我现在全身都没有什麽力气。”
  李赫宰想了一下才笑着回答:“当然没有问题啊。”
  说完扶着李东海去了浴圌室。


  7、
  进了浴圌室,两个人都尴尬住了,僵直在那里不知怎麽做,过了片刻,李东海把心一横,一口气扒圌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露出那白圌皙的身子,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了,但是皮肤细腻,四肢修长,腹部平坦,不像有些这个年纪的男人,肚子上圆圌滚滚的啤酒肚大煞风景。最神奇的是前面那块尽然是粉圌嫩的颜色,李赫宰看到闪过一抹诧异的神色,随即恢复正常,伸手拿了热水器的莲蓬头问:“主任,要洗头吗?”
  “洗一下吧,谢谢。”
  李赫宰看了看浴圌室的环境,拿了一条毛巾铺在浴缸边缘,拉着李东海坐在上面,李东海被李赫宰如此温柔的行为弄了个大红脸,不好意思的坐在上面,想到自己赤身露圌体的坐在衣冠整齐的李赫宰面前,李东海羞耻得一塌糊涂,但是这股羞耻中偏又夹杂着那麽丝丝的兴奋和忐忑,李东海绞着手放在自己的重点部位,挡着那个微微起了反应的东西。
  李赫宰打开水阀让莲蓬头中的冷水先流失掉,等用手试好水温了,左手伸到李东海后面颈子处,让李东海头微微向后仰,用热水润湿了他的头发,李东海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李赫宰用洗发露轻轻洗着眼前之人的头,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不安的抖动,鼻中气息越来越急促,放在身前的手竟然轻轻地在自拭。
  李赫宰看到这一幕竟没有觉得恶心,但是内心却异常烦躁,纠结不安嗜圌虐各种情绪在内心滋生,手上的动作一不留神加重扯痛了李东海,李东海猛的睁开双眼,双手顿在敏圌感圌处,双圌唇微颤着不知该说什麽,内心恐惧着各种思绪纷至沓来“赫宰会怎麽想自己,赫宰是不是又会摔门而去,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理我,会不会厌恶这麽淫圌荡的自己,会不会……”想到这些,李东海整个人就像被压垮了似的,再加上高烧刚退本来全身就没有什麽力气,整个身体坐都坐不住慢慢的就往前倒。
  等李赫宰感觉手里拉力越来越大才反应过来自己抓圌住李东海的头发发呆,而李东海整个人像虚脱似的在往地上滑。李赫宰一把放开了手中的头发,双手抄着李东海腋下环住他提了一下重新帮他坐好。李东海感觉到李赫宰的动作用手抓圌住了李赫宰的双手臂二头肌处,双眼莹光闪闪地看着李赫宰,双圌唇糯糯地呢喃着李赫宰的名字“赫宰,赫宰……”然后双手往上环住了李赫宰的脖子,身子站了起来把头埋在了李赫宰的肩膀上,泪水渐渐湿透了李赫宰的衬衣。
  李赫宰僵直着身子不敢动,大脑却没有闲着,他现在可是非常清楚明白加确定——李东海喜欢自己!可是自己现在该是什麽反应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却难倒了他。不过李赫宰经验丰富,干脆就凭着自己以前遇到的情况来处理了,於是他双手环住李东海后背,一下一下轻轻拍打着,嘴里还温柔安慰:“别哭,别哭了。


啊啊别卡啊…新人报道.这里是宝子~


  8、
  李赫宰触手李东海背部皮肤,感觉滑圌腻温润,低眼一瞧在灯光照射下泛着莹莹光泽,如一块上等美玉吸引着人抚圌摸观赏。李赫宰内心闪过一丝念头“如果是这样的身子,是男人也无所谓了”。
  等李东海情绪渐趋平和,抬头怯怯地匆匆看了李赫宰一眼就低下头,裸圌身站在那里感觉身子微凉,不禁打了个寒颤,毕竟已经是晚秋的气候了。
  李赫宰看他那可怜模样,当做什麽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打开浴霸,开了热水,叫他闭上双眼,把莲蓬头中的水从他头上缓缓淋下,温柔地洗干净了头发,拿过干毛巾擦干李东海双眼,李东海睁开眼睛看到李赫宰全身几乎湿了大半,一句“赫宰,你衣服都湿了,脱了吧”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这话的后续会有多麽的刺圌激,又担心李赫宰内心对自己产生不好的想法,赶紧结巴的解释:”赫宰,我不是……不……没有……“一连串否定词下来自己却组织不好语言,根本也无从解释起。紧张得握紧了拳头,把头撇在一边呆立着不动了。
  李赫宰吸了一口气,扒了自己的衣服,把沐浴露滴在浴球上揉出泡沫,放在李东海身上轻轻按摩,李东海这才有勇气转过头,看到赤身裸圌体的李赫宰这样为自己服务,整张脸变得通红,双眼却眨都不眨的偷偷在李赫宰全身乱瞄。
  李赫宰观察到他这些小动作也不说破,内心反而觉得李东海这样有点可爱,不像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也完全没有了医院主任的领导模样。而自己可以左右他的情绪,掌控他的身体这种刺圌激在李赫宰心里急剧膨圌胀,李赫宰作为男人所拥有的征服欲和占有欲在这里算是彻底被李东海勾起了。
  沐浴球在李东海上半身慢慢滚动,尤其是前胸位置,李赫宰总是有意无意的重重在那两点上摩擦,李东海怎麽受得了这样的刺圌激,本来李赫宰的裸圌体都已经让他全身发热,欲圌望高涨了,再加上这样近似挑圌逗的动作,终於李东海承受不住地抓圌住了李赫宰拿着浴球的右手,急速的喘圌息后颤抖着对李赫宰说:“我,我也帮你……洗。”说完拿过浴球帮李赫宰擦起了身。
  李赫宰也随他动作,不闪不避,任由他渐渐的往下再往下,当浴球接近李赫宰中心部位时,李东海顿在了那里,盯着那个让他一见锺情的东西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就是这个物事在自己的梦中千回百转,夜夜笙歌,让自己欲罢不能,而如今如此近距离地看到,甚至自己还能伸手触碰它,李东海瞬间头脑充圌血身子遵循了本来的欲圌望失去控制地跪在李赫宰脚下,伸舌舔圌上了李赫宰的宝贝。
  李赫宰被他这猛圌浪的动作搞得浑身一个激灵,伸手抓圌住了李东海的头发,但头脑中却一下子不知是该把李东海的头往外拉还是往里按,干脆就让手指插在李东海头发中停在那里不用任何力气,随李东海自己折腾。
  李东海品尝着嘴里的东西,头脑中回忆着G圌V男星的各种动作,仔细地为李赫宰服务,李赫宰在这种强烈的刺圌激下,欲圌望渐渐抬头,李东海牵引着那条长蛇插圌进自己的喉咙深处,抬眸柔媚的看着李赫宰。李赫宰呼吸急促,看着平时高高在上的领导,学术界权威这样卑微地跪在自己面前,口里插圌着自己的巨物,嘴角流下晶亮的唾沫丝,一股强烈的暴虐的冲动袭上心头,放在李东海头上的手突然用力把李东海的头按往自己胯圌间,前后摆动着腰深圌插起李东海的小圌嘴。
  李东海柔顺的张大自己的嘴唇,让李赫宰随心所欲的抽圌插,由於插得太深,阵阵反胃感觉涌上来都被他生生忍住了,鼻息间溢出不舒服的像低泣一般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李东海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要穿了之时,一股热液喷在他的喉间,接着那个折磨自己良久的东西撤出了自己的口腔,而李东海这时才忍受不住的猛咳起来。
  李赫宰看着那个跪在地上弯着腰咳嗽的男人,发泄过后却一阵烦躁心虚纠结,这样不可名状的感觉又困扰着他。待李东海咳嗽声音渐歇抬起头来望着他的时候,他才勉强扯出一抹笑容,蹲下圌身子扶起李东海,拿过莲蓬头给李东海冲洗,水流经过李东海胯间之时,李赫宰看到那个位置是挺立着的,但他却像没有看到一样,几下把李东海身上泡沫冲洗干净,拿过浴巾裹住李东海说:“主任,你感冒才刚刚见好,别再着凉。”说完几乎是推着李东海出了浴圌室,然后关上门,自己清理自己,也思考着自己下一步怎麽做,刚刚这个突发圌情况也实在把他打蒙了,就算自己思考着要利用李东海喜欢自己这点弄些好处,但是也没有想到会这麽快整出肌肤之亲这种事情来。
  李东海被推出来之后呆呆地看着浴圌室紧闭的门,一股心酸涌上心头“都这样了还是不行吗?”


--------------------------暂封,明天再滚来更------------------------------------


这是 好事 ,庆祝庆祝



=3=***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那究竟李赫宰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李东海呢
我纠结~


越激烈越好~亲,爱死你了...快更啊...hhhhhhhhh


大叔....yd什么的最萌了


等更~~~~~~~~~~~


这个 欧尼我可以不解答么???????????



  9、
  待李赫宰整顿好思绪,清理好自己打开浴圌室的木门,就见李东海围着个浴巾呆呆地立在浴圌室门口,看他出来了,可怜而又委屈的看着他,嚅动了几下嘴唇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李赫宰对着他笑了一下说:“主任,我衣服都湿了,你借我个睡衣啥的吧。”
  李东海这才回神,慌忙跑进卧室,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浴袍给李赫宰拿到浴圌室去。李赫宰接过道了声谢,随手披在身上拴好腰带。然后把手搭在李东海肩上,感觉那皮肤渗出的凉意,拉着他走向卧室。把李东海按坐在床上说:
  “主任,你这样感冒会加重的,你先好好休息吧。”
  说着掀开了被子,略微用力让李东海躺上床,然后帮他盖好被子,做完这些就准备走出卧室。
  李东海一看他往外面走,急忙叫住他:“赫宰”
  李赫宰转身问:“主任,什麽事?”
  “客房没有收拾,你……”
  “没有关系,我在客厅沙发上睡一晚吧。”
  “会着凉的。”
  “那主任家有多馀的被子吧,我拿来用用。”
  话说到这里,李东海把心一横地回答:“没有了,平时都我一个人,所以没有多馀的。”
  李赫宰竟然被这话噎得一时之间不知怎麽回话。李东海就乘机接着说:“就一起睡吧。”说完可怜兮兮的望着李赫宰。
  李赫宰走回床边,从另一侧上了床,躺下盖好,说了句“晚安“就四平八稳的闭上了双眼。
  李东海看他走回来还愿意睡在自己的床上,虽然刚刚的事情让他非常的不安,李赫宰的行为也让他不知道其内心的想法,但是至少他还愿意和自己同床共枕,那是不是说自己还是有机会的?李东海在这种思绪中久久不能入睡,又不敢转身,怕吵醒了李赫宰,只得僵直着身子躺在那里,心里一会难过自己可能得不到床上的这个人,一会又给自己打气,应该是有机会的,李东海你得加油。
  而李赫宰躺在那里其实内心还是没有表面上看来那麽平静的,他知道李东海喜欢自己,而且看起来是很喜欢自己,那自己只要把这个条件利用的好,实习之后留院的机会应该会是百分之百,但是要是这个事情搞砸了,别说留院了,顺利毕业可能都会有影响,别看李东海现在在自己面前可怜柔顺的像只小绵羊,但是等自己不顺他意,鬼知道他会做出什麽事情来,李赫宰心里可不相信李东海是老实纯良的好人。
  两人各怀心思,深夜之后渐渐的也各自睡着了。
  第二天李赫宰醒来,看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起了身蹭去客厅,闻到阵阵香气,厨房传来声响,他走过去看见李东海穿着秋天的睡袍,身前围着浅蓝色的围裙正在做着早餐。锅里熬着的皮蛋瘦肉粥飘出诱人的香味,平底锅里李东海正烤着鸡蛋饼,流理台上还放着一个脆笋火腿小咸菜。
  李赫宰看找到这一幕,竟然生出一股温馨的感觉,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发神经“。然后走进厨房给李东海道早安。
  李东海对李赫宰微微一笑:“你醒了,快去浴圌室洗漱吧,牙具那些我都给你准备好了,然后就出来吃早饭。”
  李赫宰“嗯”了一声后去了浴圌室,进去后发现漱口杯上放着一把蓝色的牙刷,上面已经挤好了牙膏,李赫宰拿起来在手里摩挲了几下,叹了一口气才开始洗漱。
  等他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李东海招呼他过去,两个人静静的吃了起来,气氛实在过於安静,李赫宰就随口说:“味道很好。”
  李东海听到这话,惊喜的抬起头看着他:“你喜欢就好。”
  说完看着李赫宰眼睛不眨眼,李赫宰被看得一阵别扭,连忙埋头苦吃。李东海也低下头慢慢的吃起来,心里划过丝丝甜蜜,要是能每天这样为赫宰做早餐该多好。


@◤韩J希范◢ ←说给这个饥渴受听=3=


  10、
  吃完早餐,李赫宰站起来主动收拾碗筷,李东海拉住他的手,“我来我来。”
  李赫宰低眸看着李东海抓圌住自己的手不动声色,李东海被看得讪讪的放开了他,“我来吧,怎麽能让客人做这些。”
  “主任,你把我当客人?”
  李东海抬起头疑惑惊讶的看着李赫宰,李赫宰笑着补充:“我是主任的学生,不是应该给主任各种打杂的干活,免得被穿小鞋啊,呵呵。”
  李东海心里一阵失落,原来是这个意思,自己还……还以为不是客人就是内人,呵呵呵,太天真了,可是,我们之间不是连,连那样的事情都做过了吗,赫宰怎麽能这麽谈定,李东海心里不好受,脸上却还是带着笑意回答:“我怎麽可能给赫宰穿小鞋。”末了,还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怎麽舍得!”
  然后匆匆地端着碗筷去了厨房。
  其实末梢那句小声的嘀咕李赫宰是听到了的,待李东海身影消失在厨房后,李赫宰才小声的说了一句:“希望你一直都舍不得。”
  收拾完毕,两人一起去了医院。
  董华等人看着李东海都关切的询问其身体状况。
  李东海一再表示自己已经没事,并谢谢他们昨天送自己上医院的事情。
  然后就开工,个人该做啥做啥,忙碌的工作一下来,转眼就到了中午,众人都想跟李东海一起去吃饭,中国人吃饭的时候是最容易拉近关系的了,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医院不可能人全走圌光吧,所以李东海说:“小李先和我去吃饭吧,你们等一下再去行不?”
  这话出来,这些实习医生敢说啥啊,个个都脸含笑意使劲点头。
  吃饭这些事情暂且不说,就是工作上,李东海对李赫宰也是另眼看待,别的实习生一出错,李东海眉一皱脸一垮嘴巴里就劈里啪啦一通训,李赫宰一犯错,李东海嘴巴张一张,声音硬硬地被咽回去,还拍拍他的肩,“没事,慢慢的什麽都会了。”
  这差别待遇一出来,流言就起来了。
  “李赫宰那小子是什麽人,怎麽李主任对他好的这麽不正常啊?”
  “多半是亲戚吧?”
  “亲戚?我怎麽有种主任都不敢得罪他的感觉?”
  “莫非他是什麽领导的……?”
  “有可能!”
  这流言四起,和李赫宰一起的实习生也开始疏远李赫宰,这种情况下李赫宰忍了几天,实在是忍得皮毛火燥。
  周五下班后,李东海约李赫宰吃晚饭,李赫宰狠狠地等着李东海,李东海被他瞪得心肝乱颤,心里想我没做错什麽呀,赫宰这是怎麽了?弱弱地问:“赫宰?”
  李赫宰不想在外面发火,说了句“去你家吧。”
  李东海一听这话人都要飞上天了,满脸笑容地想牵李赫宰的手,李赫宰一下避开震惊地看着他,李东海讪讪地笑笑,“对不起。”
  然后两人直接走回青云阁。
  一进家门李东海就忙着去开冰箱准备晚饭,李赫宰叫住他,“主任!”
  “啊?”
  “呵呵……你是不是在整我?”
  李东海被李赫宰问茫然了,赫宰什麽意思?整他?怎麽可能啊?
  李东海眨眨眼,“赫宰?我不懂呃?”
  李赫宰笑笑,讽刺地问:“不懂?呵呵……那现在医院里面整天传的那些你没有听到啊?你知不知道董华他们现在理都不理我啊?对我怀恨在心啊?这些不都是你搞出来的?啊?懂了没?”
  李东海看李赫宰那愤怒的样子急忙走上去拉住他,“赫宰,我没有,我……我真没有做什麽,我……”
  “你没做什麽?我拜托你不要成天缠着我好不好?也拜托你,我他圌妈圌的做错事了,你该骂就骂,别憋着行不?我看你那张脸我就想……”
  李赫宰说到这里奋力的一抬手挣脱开李东海,大喘着气坐倒在沙发上。
  李东海跪在地上双手放在李赫宰大圌腿上,“赫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
  李赫宰叹口气站起来,“我走了,你以后别那样了!”说着就往大门走。
  李东海一下子抱住李赫宰的小圌腿,“赫宰别走,别生气,我以后不了,别生气!”
  李赫宰深吸一口气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冷静冷静,跪在你脚边的是决定你以后命运的人,别冲动别冲动!”
  “主任我没有生气,我就是有点,有点烦躁,医院那边那样我感觉挺有压力的,所以……你也别怪我态度这麽糟糕好不好?”边说边拉起李东海扶他坐在沙发上。
  李东海使劲摇头,“不,不怪赫宰,那赫宰你能吃了晚饭再走吗?”
  李赫宰笑笑点点头。


sf~~


丹丹加油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欢


小时候和邻家小妹一起玩的游戏 她成了别人的女友,我就在pc上玩我的女神
  • 商业推广
  11、
  晚饭过后,李东海倒是很想李赫宰留下来过夜,一起躺在床圌上什麽都不做李东海也会觉得幸福,但是李赫宰没有这个意思李东海也不敢开口,毕竟李赫宰刚刚才因为缠他这个理由发了火。
  李赫宰一走李东海无聊地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想李赫宰,想着想着就想到了他们浴圌室那一次,那时候他嘴里包裹圌着李赫宰巨大的宝贝舔shì吸圌吮,李赫宰的精华射圌进他的喉圌咙深处,至今想起来李东海喉圌咙也是一缩,不由自主地就拿起电圌话拨了李赫宰手圌机号,李赫宰接起来却不说话,李东海润了润唇心里所想就脱口而出,“赫宰……我,我好想吃……”
  话说到中途,李赫宰不解地问:“你想吃什麽?”
  李东海把心一横,“吃你,你的大圌肉圌棒。”
  李赫宰拿着电圌话呆了,李东海说完以后双颊滚圌烫,心脏急跳,一直祈祷“赫宰别生气,千万别生气”。
  李赫宰拿着这个话题真的不知道怎麽反应,说实在的他不讨厌李东海,但是也很清楚他不可能和李东海长长久久,如果说现在就顺应形势和李东海在一起了,学业事业发展的确会很不错,但是万一以后分不掉怎麽办,李东海要是到时候把他往死里整怎麽办,所以这才是李赫宰被李东海那样勾圌引都一直不敢下手的原因。进退两难啊,李东海诱圌惑他他还不敢断然拒绝也是怕惹怒了这个顶头上司。
  其实李赫宰这个真的是多想了,他要是断然拒绝了,李东海最多也只是伤心,怎麽可能找他麻烦,李赫宰这人吧,不是坏人,不过这心眼可算不上大,所以他这样想别人也很正常。
  正是因为他这样想,所以李东海口圌交都给他做过了,他们两现在却还是这种不上不下的关系。
  这个周末李东海也是有点横了心,所以才这样拔了电圌话,但是李赫宰那边直接来个没有反应,李东海也愣在那里不知道下一步怎麽办了。
  过了一会,李东海轻轻地唤了声:“赫宰……”
  “主圌任早点休息吧,我先挂了哈。”
  李东海听着电圌话的忙音,心里难受得要死,嘴里喃喃:“这种情况什麽时候才是个头啊,赫宰你到底接不接受我求你给个准信吧。”
  李东海无力地走回卧室躺在床圌上,时间尚早了无睡意,翻来覆去寂寞空虚涌上心头,手颤颤地就打开了床头柜,里面性用圌品一应俱全,李东海拿出滑圌润剂和粗圌长的假阳圌具,咬咬牙又拿出两颗乳圌夹。
  东西放在一旁李东海缓缓脱了衣服,跪坐在床圌上双手抚圌摸圌着自己的乳圌粒,等他红肿充圌血娇圌艳挺圌立后,双手拿起床圌上放着的黑色夹子一边一颗狠狠夹上自己的乳圌尖,疼痛传来,李东海“啊”地叫出声,然后俯下圌身叼圌住假阳圌具细细舔圌弄,唾液顺着阳圌具滑圌下,越滑越多也越来越淫圌靡,李东海越含越深直把假阳圌物含到喉圌咙深处,眼泪滑了下来,越流越多,他也不擦,拿起滑圌润剂放到自己菊圌穴圌门口挤上一大坨,右手慢慢地为自己开拓,等花圌穴完全绽放,左手抽圌出自己嘴里的阳圌具反手狠狠圌插圌入自己的花圌穴,一插圌到底,喉圌咙淫圌叫出声。
  李东海一边用假阳圌具抽圌插着自己的花圌穴,一边有右手拨圌弄着自己夹圌着乳夹的乳圌尖,疼痛和快圌感的双重攻击下,李东海嘴里淫圌靡的叫圌床声冲彻着整间卧室。
  “赫宰……啊……赫宰插圌我,呃……啊……”
  “再狠点,好想要啊……赫宰干圌死我啊,爱你……”
  “呜呜呜……唔,赫宰,赫宰,好深,深,插坏我吧,求你了,昂,昂,啊……”
  粗圌长的阳圌具在嫩小的花圌穴快速地一进一出,胸前的乳圌尖被弄得红肿不堪,李东海叫到最后开始迷糊,自己的两只手在自己身上也没了个轻重,使劲地抚圌弄操干着着自己,高圌潮来临前方花茎竟然直接被假阳圌具插圌射。
  李东海趴在床圌上急促喘息,平静下来后眼泪横流,一把抽圌出自己后圌穴的阳圌物甩了出去打在穿衣镜上,镜面破碎不堪。而自己的后圌穴也被那抽圌出的力道弄得疼痛起来,花圌蕊一张一合放佛在自我疗伤。李东海取下自己胸前的夹子摇摇晃晃地去了浴圌室,花洒的水流流下来,李东海在浴圌室痛哭出声,“赫宰,你到底怎麽想的,你要我怎麽做啊,赫宰……”


我要准备好纸巾


讨厌~人家被封里了


明天会更吧LL
太喜欢这文文里的东海XI了
可是可是 → →好虐好虐阿


aza!!!aza!!!楼主加油 (>^ω^<)好好看啊…└(^o^)┘


今天六一,丹丹,要多更阿~~~~~好期待的,快来更吧




我喜欢这文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