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ento吧 关注:7,784贴子:84,809

【翻译】convenience store LAMENTO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献给度娘……


嘤嘤嘤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翻译了!!!我是听力渣渣只能听懂一点QVQ


回复
举报|3楼2012-05-19 11:57
    OP
    【lalalalamento~~~~~~】
    Konoe:欢迎光临!欢迎光临LAMENTO便利店。您看起来很累啊,口感绵密的咖喱怎么样?(我怎么听都是咖喱……)我帮您加热一下。给您,谢谢惠顾。真冷啊,请多注意身体,欢迎下次光临。
    第一话 丰岛的客人
    Konoe:Tokino印咖啡一份,六只鸟蛋包饭一份,Kuims帕菲一份对吗?客人,请问您的蛋包饭要加热吗?(食物好麻烦……)
    客人:真是的,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叫我老板就可以了吗?
    Konoe:啊,真对不起,老板。这个要加热吗?
    客人:啊,拜托了Konoe:我知道了。Asato,你能帮我把这个放进微波炉里面加热一下吗?
    Asato:微波炉?就是这个银色的箱子吗?
    Konoe:是啊,只要按一下红色的按钮就可以了。
    Asato:【加热】放……进去了,按钮……也按了。
    Konoe:那你去那边把帕菲弄好了之后拿过来吧。
    Asato:我知道了。
    Konoe:老板,蛋包饭和帕菲马上弄好,请您稍微等一下。
    客人:好……说起来,Kumis帕菲是谁想出来的。
    Konoe:唉?
    客人:第一次吃到的时候,那清爽奶油的冰冷,不可思议的花儿一样的香味,在舌尖融化的那让人无法忍受的少女般的纯真口感,让我的心脏顿时“咻”一声紧缩……
    Konoe:谢谢您……
    客人:Kumis帕菲仿佛在对我那颗极度疲倦的心倾诉——创造出我来的那个他是个大帅哥哦。Konoe:他?
    客人:难道不是男的吗?有错吗!
    Konoe:是没错,是“公”的。但是他不是店员,而是一个配送员。最初是他听说我喜欢Kumis,就在柜台上给我做了一杯。
    客人:你这是在和我炫耀吗?哎呀,我越来越好奇了呢。呵呵。
    Konoe:真是受欢迎呢,kumis帕菲。
    客人:这是真的啊,以前都没有吃过这种味道。
    Konoe:唉?可是……老板你不是在都市里开了一家很有名的酒吧吗,其他客人都说你是个无所不知的老板。
    客人:是啊,不过这确实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甜点。意识到这点我就激动了。所以我的酒吧也想卖,可是我连听都没听说过,你们究竟是从哪里进的货?
    Konoe:这个……
    客人:是Viskio商会?还是从erento.com?
    Asato:Konoe……
    Konoe:啊,Asato!怎么了。
    Asato:Kumis已经没了……
    Konoe:唉?抱歉失陪一下。客人:好的……
    Konoe:怎么会这样,应该还有五份的分量啊。
    Asato:我全部用完了。Konoe:全部?你到底是怎么用的……哇,好巨大!
    Asato:我是按照你们的方法去做的,有什么不对吗?
    Konoe:与其说是帕菲,还不如说是一座塔……呃,算了,这边让我来做,你去收银吧。
    Asato:我知道了。这个……是不是不行?
    Konoe:没关系的,我马上会重新弄好的。


    回复
    举报|4楼2012-05-19 11:58
      Asato:对不起,Konoe

      客人:LALALALAMENTO,LALALALAMENTO,LALALALAMENTO,沙沙沙沙……咚咚咚咚……锵锵锵锵……好了吗!
      Asato:一共是……1826日元。
      客人:啊真不好意思……这个店的店员也好治愈系啊,浑身都是肌肉。哎呀,还有可爱的尾巴。虽然这个城市充满了光怪陆离的话题,不过竟然到了店员全是油耳朵和尾巴的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啊。
      Asato:你们才是,脑袋两边长着奇怪的耳朵,怪里怪气的。没有尾巴,你们不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吗?
      客人:没有尾巴会不自在吗?
      Asato:那你们拿什么来威吓敌人?
      客人:我没有尾巴,所以,就亮家伙啦。这一带很多变态,很多危险。你要是遇上什么解决不了的,就来我的店里和我谈谈,我在这个城市丰岛开了一家叫MIROBUDYUTEI的店。这个城市里大多数问题我都可以解决。
      Asato: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好人……
      客人:哎呀,虽然看在帕菲的份上他是我的老公候选人(我神经错乱了……),不过我也在收集情(度娘)夫哦,请多多捧场。
      Asato:情(度娘)夫是什么意思?
      Konoe:您的Kumis帕菲好了,久等了。
      客人:好好吃哦,简直跟白雪公主帕菲一样!
      Konoe:谢谢您,阿勒,Asato,蛋包饭呢?
      Asato:蛋包饭?好像还在微波炉里面转着……
      Konoe:唉?……啊!
      【微波炉爆炸】

      Konoe:好冷……喂Rai,我觉得你可以不用再擦了……
      Rai:【擦】
      Konoe:你听见了吗,喂,Rai!
      Rai:怎么?
      Konoe:我们把门关起来吧。
      Rai:还不行
      Konoe:都已经闻不出有味道了。
      Rai:不,还有鸡蛋的味道。
      Konoe:你……阿嚏……
      Rai:哼,说起来,你很怕冷的。
      Konoe:我又不像你一样是个火炉。
      Rai:冷吗?
      Konoe:你是不怕冷,可是会吓跑从外面进来的客人啊。
      Rai:好吧,把门关起来。
      Konoe:嘿嘿,太好了!【关门】暖气暖气【滴】
      Rai:区区一盒蛋包饭就爆炸成这样,他是经过特训的恐(度受)怖(度受)分子还是什么。Konoe:是我不好,我做帕菲就忘记了蛋包饭这回事。
      Rai:哼,你又袒护Asato
      Konoe:这不是Asato的错,他只是个新社员!
      Rai:唉
      Konoe:偶尔有几次失败也是正常的。
      Rai:是偶尔就好了
      Konoe:反正Asato来了帮了很多忙。
      Rai:哦,可是我觉得自从这个家伙来了之后我们的工作量反而增加了。
      Konoe:那个是
      Asato:【开窗】Konoe。
      Konoe:哇!Asato……我不是和你说过不可以开窗进来。
      Rai:又来了啊。
      Asato:对不起
      Konoe:唉,算了。更重要的是,老板怎么样了?
      Asato:我给他送去了Kadiru华夫冰淇淋(这是神马样子的,华夫不是烤饼干吗?)。他一个劲说“好吃的舌头都化了。”“我一点都不怪你们的”什么的。
      Konoe:这是说……他的心情很好吧。
      Asato:他对我说“要不要来我的酒吧当店员,我给你顶级待遇。”
      Konoe:然后呢
      Asato:我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就没答话。
      Konoe:是吗
      Asato:丰岛的雌猫好大只啊,和Kagari完全不一样。
      Rai:那不是雌猫是雄猫。最重要的道歉你有好好做到吗?
      Asato:我认真道歉了。“我们真的非常有点抱歉。”(好严重的病句= =)
      Konoe:呃,有点不太对劲。不过歉意应该传达到了,你做的很好,Asato。
      Rai:哼,你这幅德行要是能在店里坚持到明年才怪。
      Asato:你说什么?
      Konoe:喂,Rai!
      Rai:真是的,你还真能驯服他这种给人招惹麻烦的兽性。
      Asato:你……
      Konoe:喂,Asato,别这样,不要在这里露出你的爪子。
      Asato:嗷……
      Konoe:Rai你也是,不要再一一数落他了,你好歹也是店长。
      Rai:就是店长才数落他的。
      Asato:嗷嗷,Konoe,我可以去那边磨爪子吗?
      Konoe:真拿你没办法。店里的墙壁弄坏了会扣保证金,你就忍一忍,去找屋后面的瓦楞纸吧。
      Asato:我去了【离开】
      Konoe:唉,Rai,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他?Asato现在还在适应中。
      Rai:是你接收了胡乱过来的人吧,真是多管闲事。
      Konoe:这是因为这店里一直只有我们两个人,忙不过来啊,再说Asato很认真、
      Rai:谁知道呢Konoe:算了,反正我乐意。
      旁白(这是Shui爸爸啊啊啊啊啊啊!!!):那个店的名字叫Lamento,是一家便利店。极其普通的便利店,极其普通的开门营业,极其普通的客来客往。只有一样很特别——
      Konoe:Asato,这是什么?
      Asato:老板给我的Konoe:诶?【摇铃】这是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特别厉害。
      Asato:金的子勺!
      Konoe:勺子!
      Asato:不管怎么样的猫都要勇往直前。
      Konoe:金勺子……金枪鱼,鲣鱼味道……给你
      旁白:不过,只有一样很特别,那就是——店员全是猫咪。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2-05-19 12:03
        翻译终于蹲到了(泪目) LZ你是好人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2-05-19 12:50
          楼主好人。。。我个日语废渣只能听懂一点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2-05-19 12:57
            第二话 便利店·主题曲
            Keisuke:【哼歌】嗯嗯哼哼……
            Akira:别哼了,Keisuke
            Keisuke:嗯,什么?
            Akira:你刚才不是一直都在唱那首歌吗?
            Keisuke:唉?我唱了吗?
            Akira:从早上到现在。
            【进入便利店】
            Keisuke:真红呢,这首曲子
            Akira:喂,当心地板
            Keisuke:唉?啊【摔倒】啊痛……
            Akira:唉,没事吧。
            Keisuke:额,这是什么,地板蜡?
            Akira:“请注意脚下”,门口不是这么写着的吗?
            Konoe:【跑过来】客人,没关系吧?
            Keisuke:没关系。【爬起来又摔】啊啊——痛痛痛……
            Konoe:啊,真对不起。Rai!
            Rai:什么事?
            Konoe: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在地板上打蜡吗!
            Rai:哼,两条腿的生物都那么容易摔跤的吗?
            Konoe:你不要再打扫了,都危害到客人的生命安全了。
            Rai:话说回来Bardo怎么还没有把货送过来?绿咖喱馒头(不是SOLID哦~真的是馒头)没有了。
            Konoe:啊,说起来也应该来了。喂,你去哪啊?
            Rai:他不来我就把他带过来。
            Konoe:Rai,你难道还要带着拖把去啊?
            Rai:【离开】
            Konoe:呃,对不起,我们的店长似乎太激进了。
            Keisuke:没事的。呵呵……
            Konoe:我们补的货还没有到。客人,你还是照旧要绿咖喱馒头吧?这个也没有,很抱歉。
            Keisuke:唉?没有?
            Konoe:是的,今天还……
            Keisuke:真是遗憾,我最近大爱这个,每天都要吃的。
            Akira:反正每天都要吃,少吃一天也没什么。
            Keisuke:就是因为每天都在吃,一天没有吃到,感觉有点闹心……
            Akira:是中毒吧,那个。
            Konoe:那个……补货马上就到了,你们不如一边喝咖啡一边等吧,可以暖暖身的。
            【倒咖啡】
            Keisuke:啊,好暖和。Akira你为什么不喝咖啡?
            Akira:我不是很想喝。
            Keisuke:是吗,这个很好喝。
            Akira:你其实还有很多其他东西可以吃的吧。
            Keisuke:你是说绿咖喱馒头?
            Akira:是的。
            Keisuke:还可以吃别的,为什么这么说?
            Akira:你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Keisuke:才没有的事呢。虽然只是小小的绿咖喱馒头,但是我已经爱上这种辣味了,它在便利店里面也因为独特的火辣口感而受到好评。
            Akira:有人拿它去喂狗,狗都不会吃。
            Keisuke:真的吗?我可没听说过,那个家伙!
            Konoe:Tokino混合咖啡的味道如何?
            Keisuke:啊,很好喝。有一种很不寻常的香味。Tokino,是LAMENTO自创的品牌吗?
            Konoe:Tokino是我的朋友开的店(这不是那个Tokino吗?)咖啡在我们那里是当药用的,不过真奇怪,竟然这么受欢迎,可以让人精神一整夜。
            Keisuke:药?竟然是药啊?
            Konoe:法师在是法术的时候也会用到。
            Keisuke:法师?你们那里好像游戏世界。
            Konoe:我们那里有人病了就会施法术,难道这里不是吗?
            Keisuke:法师……听起来好厉害,好像可以征服世界一样。
            Konoe:呵呵,没有这么厉害啦。那么这里的人感冒了会怎么样?
            Keisuke:唉?应该是……吃药吧。Akira,你感冒了会怎么做?
            Akira:睡觉
            Asato:【开窗】Konoe
            Konoe:啊,Asato!你怎么又从窗户进来。抱歉,失陪一下。
            Keisuke:嗯
            Konoe:【跑向Asato】怎么样了?
            Asato:我爬上屋顶去看了,Bardo还没有来。
            Konoe:真奇怪啊,如果Rai去找他的话,大概5分钟就会过来的啊。
            Asato:Konoe,外面的罐头都快堆到屋顶了,我全部搬掉了。
            Konoe:是吗,谢谢你。不过啊,最近好多这样的恶作剧,上次自动贩卖机的东西都卖空了,怎么会这样?Rai却说,偶然而已,别管它。
            Asato:Konoe很发愁,而那家伙……
            Konoe:打工的家伙不要管那么多,他这么说的。
            Asato:那家伙是把你当傻瓜吗?
            Konoe:不是的,毕竟Rai是店长,说得也没错。唉,说起来,Bardo好慢啊,Rai也是到底去哪里了?
            Asato:Konoe,他们两只关系很恶劣?
            Konoe:我不知道,他们也说叫我少打听。
            Asato:昨天他们为了热饮要调高一度还是降低一度整整议论了两个小时。
            Konoe:唉,毕竟Rai是个不能吃烫食的家伙。
            Asato:我觉得他在Bardo面前一点也不像是个大人。
            Konoe:现在有你在,他们也不在一条工作线上,真是谢天谢地啊。
            Asato:是吗。
            Konoe:斗牙,不,Rai为什么总是那么容易吵架呢?


            回复
            举报|11楼2012-05-19 12:58
              回复13楼:为你默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2-05-19 13:22
                抱歉第三章就翻了一小部分……先走啦……

                第三话 恶魔的使者
                Keisuke:对了,Akira,一会儿买好了绿咖喱馒头,我们就去Motomi家吧。
                Akira:嗯,为什么?
                Keisuke:我刚刚给他发了信息,他说已经通宵3天了。我想带点什么东西去看看他。
                Akira:大叔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Keisuke:他或者是在赶论文或者说是稿子?总之很辛苦的样子。
                Akira:他家整天烟雾缭绕,好像迷雾森林似的。
                Keisuke:是啊,听说前不久他家的烟雾报警器还响了呢。Akira:唉,真佩服他还能在那种环境下生存下去。
                Keisuke:【手机响】哦,我有消息进来,【看手机】Akira,Motomi说要开一个关东煮派对。
                Akira:派对?我不去
                Keisuke:别这样,Akira
                Akira:我回去了。
                Keisuke:等一下,Akira,那里……
                Akira:怎么?啊!【摔跤】
                Keisuke:……有地板蜡,对不起,我讲的太晚了。
                Akira:痛……
                Berugu: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摔了个大马趴。真有趣,平白无故就摔一跤的男人,我都几个世纪没有见过了。
                Keisuke:你说什么?
                Akira,你没事吧。唉,刮风?
                Froud:Berugu,不是标明了,地板很滑,请注意脚下吗?
                Berugu:真无聊啊。难道说是因为猫咪还不习惯用两条腿走路?哈哈,啊——【摔倒】
                Keisuke: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啊?
                Kaltz:看来恶魔用两条腿走路更狼狈。
                Froud:看你摔了个大马趴,没事吧?
                Keisuke:啊,好烫好烫,Akira,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
                Akira:冷静一点,Keisuke,咖啡都洒出来了。
                Keisuke:唉,啊,只剩下一半了。
                Razel:以前他也有在城堡里摔跤的经历,好久才站起来。
                Froud:呵呵,好歹也是个恶魔,竟然没有猫咪会走路。
                Berugu:闭嘴!我只是好久没有用脚走路有点混乱罢了!
                Razel:接下来,我们必须完成和Leaks的契约。
                Kaltz:这里真的会有葱吗?
                Froud:唉,那边的架子上是……果然没错!哇!是我的手办。
                Kaltz:Froud,别那么快脱线。
                Froud:可是你看啊,这个好像是Razel
                Razel:确实,不过,好小啊
                Kaltz:连Razel都有。
                Froud:LAMENTO周年纪念,LAMENTO抽奖。
                Kaltz:你们不要忘记了契约的事。葱、白菜、肉、香菇、豆腐、玉米粉丝。
                Froud:魔芋粉丝。
                Kaltz:魔芋粉丝,我们的契约内容是,在红月亮升起之前找到这些食材。
                Berugu:哦哦,好痛好痛!干嘛这样看着我?
                Froud:唉,你总算站起来了。
                Berugu:要你多嘴!唉,这些二等身手办是怎么回事?本大爷真人可比这个好看多了!
                Froud:不是很可爱吗。我还嫌不够全呢。你看,这里还有小白猫和小黑猫的手办呢。可惜是要抽奖的,这里写着“每消费500日元抽奖一次”
                Kaltz:500日元一次。


                回复
                举报|15楼2012-05-19 13:56
                  啊啊~~~!楼主我爱你~~~~日语白的救星啊~~~~~


                  回复
                  举报|16楼2012-05-19 15:15
                    • 商业推广
                    Froud:是啊,上面还写着“一按开关就会说话哦。”
                    【玻璃碎裂声】
                    Beguru:喂喂,Kaltz,怎么样也不能把糖果架子都搬空啊。
                    Froud:因为没有钱买啊,我们最多只能买500日元的糖果。
                    Kaltz:谁规定的。
                    Berugu:这次不是你说不欺瞒Leaks,制定了一个超级详细的契约吗?
                    Razel:没错,我们是来买火锅的材料。有没有店员啊,我们有事需要询问。
                    Asato:欢迎光临。
                    Razel:抱歉,我们似乎没有在店里发现有葱卖。
                    Asato:葱?
                    Berugu:这里有很小份的豆腐哦。蔬菜,肉类和香菇就没有。也没有鸡蛋。
                    Kaltz:鸡蛋不在菜单里
                    Berugu:啰嗦!本大爷喜欢!
                    Razel:火锅里不放鸡蛋。
                    Berugu:你说什么?
                    Froud:香菇总有的吧。
                    Asato:你们吵死了。等一下,我去叫Konoe过来。Konoe,客人说店里没有葱卖。
                    Konoe:【跑过来】葱……吗?
                    Kaltz:这个是单子。
                    Konoe:【接过】这个……好像是做什么料理的材料。
                    Razel:是火锅
                    Konoe:很抱歉,我们这里是便利店,没有做火锅的材料。
                    Razel:没有……吗
                    Konoe:嗯。因为我们是便利店……

                    Berugu:所以我不是早说了吗,便利店里怎么可能会有做火锅的材料呢?我早就觉得奇怪了。
                    Kaltz:可是这是Leaks的委托。
                    Berugu:那家伙有没有买过东西啊?
                    Razel:可是契约就是契约。
                    Konoe:那个,这个附近有个Viskio超市,大概五分钟的路程。
                    众恶魔:Viskio超市?
                    Konoe:嗯,是个超级市场,火锅的材料应该全部都有。
                    Berugu:什么啊,那我们快去那里吧。
                    Kaltz:不行,我们必须在这里买……有抽奖。
                    Froud:抽奖?
                    Kaltz:不,我们必须照契约上面的来,如果不在这里买就是违反契约。
                    Berugu:慢着,把契约给我看看。【翻】这是谁啊,制定了这样一份契约。
                    Froud:你们也有份的。
                    Berugu:可恶!
                    Asato:你们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Berugu:啰嗦!
                    Asato:这里是便利店,你们如果不买东西的话就请出去!
                    Konoe:Asato,你说的没有错……但说话的语气可以再温和一些。
                    Froud:嗯……那么我要特制Kadiru华夫。
                    Asato:我知道了,500日圆,你可以抽一次LAMENTO的奖。
                    Froud:唉?我可以吗?
                    Asato:就一次,中奖的话去问Konoe要礼物。Konoe,可以吗,我去做华夫。
                    Konoe:我知道了……你加油!
                    Kaltz:你?你去做华夫?
                    Asato:我跟Konoe学的。
                    Kaltz:我现在可以吃到你亲手做的东西吗?
                    Asato:嗯?大部分客人都是带回去吃的。弄脏了店里不太好。你一会儿到外面离远一点再吃吧。
                    Konoe:Asato……虽然不能在店里面吃,但可以带到外面的停车场。
                    Kaltz:好吧,虽然不是出自我的本意,我也要一份那个华夫。
                    Asato:不是你的本意是什么意思?
                    Berugu:就是被逼的啊。
                    Razel:因为Kadiru太甜了。
                    Asato:你不喜欢吗?不用勉强自己吃不喜欢吃的东西。
                    【哀爸爸爆发了……】
                    Konoe:唉?
                    Asato:微波炉坏了。
                    Berugu:喂喂,Kaltz,你就这么想吃甜食啊?
                    Froud:Berugu,Kaltz是想吃这只小猫亲手做的甜点。
                    Berugu:嗯?你是说那只黑猫,我看他的尾巴更加敬业一些。
                    Asato:我现在仍在实习中,Konoe做的更好吃。
                    Konoe:Asato,不可以对客人说这些事。
                    Froud:啊啊,真是迟钝呢,Berugu。
                    Razel:Berugu,不要多管闲事。开始下雪了。
                    Konoe:怎么回事,暖气明明已经全开了,怎么还是那么冷……阿嚏!
                    Razel:你在发抖吗,要不要到我这里来暖和一下?
                    Konoe:不、不用了,我还有围巾。
                    Razel:过来吧,在Kaltz的绝望彻底消失之前,一会儿温度将会降到零度以下。【裹】
                    Konoe:啊,真是不可思议,你的袖管好像暖炉一样。
                    Keisuke:【发抖】Akira,你没有感觉吗?
                    Akira:不,很冷。
                    Keisuke:我,我都快结冰了。
                    Akira:嗯,是空调坏了吧。
                    Keisuke:早知道这样,我早一点放弃绿咖喱馒头不就可以了啊。
                    Akira:Keisuke,别睡着了。
                    Keisuke:Akira,对不起,尽让你陪我做傻事。
                    Akira:没什么。Rin的话,现在早在房间里等着了吧。
                    Keisuke:Rin?你和Rin约好了吗?
                    Akira:嗯,他说今天会到我那里去。
                    Keisuke:他在Akira你的房间里,干什么?
                    Akira:不知道。
                    Keisuke:你没问过吗?
                    Berugu:喂喂,这是在干什么啊,店里都遭殃了。
                    Asato:微波炉都不动了。
                    Berugu:喂,有人说过你很我行我素吧。
                    Froud:Kaltz,给你这个。
                    Kaltz:这个是……
                    Froud:这是刚刚抽奖得到的,是小黑猫哦。
                    Kaltz:额!
                    Froud:这个手办会说什么呢?【按按钮】
                    【手办:这朵花,送给你……因为开得非常漂亮。】
                    Kaltz:啊……
                    Froud:我看是看中了小白猫的说,真遗憾。
                    Kaltz:Asato……
                    【哀爸爸治愈中……】
                    Razel:好像已经停止悲伤了。
                    Konoe:太好了,雪好像也化了。
                    【收银机坏掉的声音】
                    Asato:Konoe,收银机坏了。
                    Konoe:什么,收银机坏了?
                    Asato:怎么办,Konoe?
                    Konoe:怎么办啊,我们店里没有另一台收银机了。
                    Bardo:喂,Konoe,在吗?
                    Konoe:Bardo!


                    回复
                    举报|17楼2012-05-19 15:58
                      第一章的客人是似乎贝尔古...?


                      回复
                      举报|19楼2012-05-19 17:46
                        被KALTZ爸爸萌到了,话说大白的蛋盒会说什么呢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2-05-19 19:58
                          被KALTZ爸爸萌到了,话说大白的蛋盒会说什么呢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2-05-19 19:58
                            被KALTZ爸爸萌到了,话说大白的蛋盒会说什么呢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2-05-19 19:58
                              嗷嗷 要是我有资源的话就可以帮亲翻译了TVT 默默的遁走


                              回复
                              举报|25楼2012-05-20 15:23
                                LZ我爱屎你啦~~!!!!

                                期待后面利妈修爸的部份 LZ加油!!!! 给你无数个赞!


                                回复
                                举报|26楼2012-05-20 17:51
                                  LZ我会一直关注你的!!!加油!!每日ㄧ顶


                                  回复
                                  举报|28楼2012-05-20 18:46
                                    第四章 恶魔的火锅
                                    Bardo:哟,抱歉我来晚了。
                                    Konoe:哟什么啊!你怎么现在才来。
                                    Bardo:我有很多货物要送,很忙的好不好。
                                    Konoe:你没有遇到Rai吗,他拿着拖把就出去找你了。
                                    Bardo:没有,我没有遇见他。
                                    Konoe:是吗,Rai到底去哪了。
                                    Bardo:喂,Konoe,你就不能阻止他拿着武器出去吗?我有再多条命也不够用啊。
                                    Konoe:那你别再迟到不就好了吗。
                                    Bardo:你可真冷漠啊,不过他不再更好,我现在要把你们的货物从卡车上搬下来。Asato,能过来帮我吗?
                                    Asato:我拒绝。
                                    Bardo:为什么啊?
                                    Asato:Konoe说了,这次你要是再迟到,我可以不用帮你。
                                    Bardo:诶?喂Konoe,你别再给Asato灌输多余的思想啊。嗯?怎么有几个熟悉的面孔?诶,啊啊,是你!!
                                    Berugu:诶?你是旅店的老头?
                                    Konoe:Bardo,你们认识吗?
                                    Bardo: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认识他们。
                                    Berugu:你不是蓝闪那家旅店的老板吗?(这句撞墙。)这是什么打扮,你转职了?
                                    Bardo:我还想问你呢,恶魔来便利店干什么。
                                    Konoe:恶魔?
                                    Berugu:我说旅店怎么突然消失了,原来你到这里来了,好可惜啊,你家的饭很好吃的。
                                    Bardo:还不是你害的,说什么要让旅店全电气化,借此大吃特吃。
                                    Berugu:我不是让你们通上电了吗?只不过没有引到蓝闪去,很可惜啊。
                                    Bardo:我以为你们会把电引过来的啊。
                                    Berugu:这不在契约之内。
                                    Bardo:哼。Konoe,以后绝对不要和这些人做交易,否则最后明白过来,早就连渣都不剩了。
                                    Konoe:那这样,Asato不是和恶魔签订了契约?用华夫。
                                    Asato:是这样的吗?
                                    Froud:这个,只不过是想买东西而已。
                                    Razel:Froud只不过想吃华夫而已。
                                    Konoe:这样啊,太好了。
                                    Bardo:你别大意了,就算吃饭,他们也会逼你签订契约的。
                                    Berugu:明明是你想让旅店全电气化并且找个可爱的老板娘的。你怪别人什么啊。
                                    Bardo:罗嗦!啊啊,早知道就不要和你一起喝酒。
                                    Konoe:交易啊,如果真的什么都可以的话,那当然是想要多来一点客人吧,自从Viskio超市出现后,生意一直不太好,对吧Asato。
                                    Asato:我不想去上班,我想和Konoe一样打工。
                                    Kaltz:Asato。。。。。。
                                    Konoe:这个我不给出评价。

                                    Keisuke[手机响]又有消息。嗯。。。。。。你现在在哪里?啊,是Rin,在便利店。。。。。。发送!
                                    [手机响]
                                    Akira:怎么了?
                                    Keisuke:RIn抱怨你为什么他发了那么多条消息都没有回音。还有,他要去Motomi家,所以叫我去买关东煮。还说要吃Viskio超市自产的西红柿味红皮鸡蛋。真是够挑剔的。
                                    Akira:。。。。。。连他也在大叔家吗?

                                    Froud:所以说啊,凡是债务问题类似于今天这种空调失灵,没有客人上门,朋友太冷漠,诸如此类的问题,只要交给喜悦的恶魔就可以了。嘛,当作保险按月计的话,就会觉得相当便宜了。要不就在这里盖个章吧。(我头晕了)
                                    Konoe:呃,嗯。。。。。。。
                                    Kaltz:Froud,我们与Leaks的契约还没有完成时,不能和另外的人签订契约。
                                    Froud:诶呀,我找到了。
                                    Konoe:啊怎么办,我感到一阵不安。
                                    Asato:Konoe,我觉得,你太相信别人了。
                                    Konoe:诶,是吗?
                                    Bardo:这些本来就是你们惹出的麻烦,一群笨蛋。
                                    Berugu:你这么说也是呢。
                                    Kaltz:Froud,也请你自重,契约书第428条,在购物途中不能和其他的猫缔结契约。(到底有几条啊)
                                    Froud:Kaltz你自己也满足了吧。猫咪们,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见灾难,如果你们想要的话,要趁早哦。
                                    Konoe:说的也对。
                                    Asato:Konoe
                                    Konoe:我确实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些什么,比如会不会客人越来越少,最终我们店倒闭收场什么的。
                                    Bardo:你怎么这么快就陷入他们的圈套啊?你睁大眼睛啊Konoe。
                                    Konoe:因为,Rai态度那么差,你整天迟到,微波炉还会爆炸,连收银机都坏了。


                                    回复
                                    举报|29楼2012-05-20 20:42
                                      Bardo&Asato:对不起。
                                      Bardo:真是的,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做生意,你们统统都赶快给我回蓝闪去!要不一会儿Rai回来了,这里绝对会变成修罗场。
                                      Konoe:对了,他们没有买到做火锅的材料,不知道怎么办。
                                      Bardo:恶魔吃火锅,你们要把内脏煮来吃吗?
                                      Asato:他们要买葱,肉,香菇,白菜和。。。。。。
                                      Froud:魔芋粉丝。
                                      Asato:好像是呢。
                                      Bardo:嗯,魔芋条呢?
                                      Razel:不是有玉米粉丝了吗?

                                      Bardo:呃,把全部都塞进锅里,盖上盖子,根本还没有煮熟呢,肯定会有人迫不及待地把勺子伸进去的。(我头晕啊。。。)
                                      Razel:这样的人会遭雷劈。
                                      Bardo:你是猪肉派吗?
                                      Razel:鸡肉才是王道。
                                      Bardo:哈哈哈哈,我喜欢你,小哥。下次有机会在一起吃火锅。
                                      Razel:但是得由我来掌控勺子。
                                      Bardo:知道了,交给你好了。我们得选一些美味的材料,可惜这里是便利店。
                                      Berugu:只要数量一样不就好了吗,我连玉米粉丝和魔芋条都分不清。
                                      Razel:没文化的人只配拿勺子,永远在一旁看着。
                                      Bardo:你这家伙绝对不能拿勺子。
                                      Berugu:为什么啊。
                                      Kaltz:很跑前在大家火锅大战的时候打扰你们,红月亮很快就要升起来了。
                                      Froud:这下可糟了呢,在这么下去力量就要被吸干了。呵呵。
                                      Berugu:你干嘛这么开心?我绝对不要重蹈覆辙。
                                      Bardo:本来啊,你们干嘛来便利店买火锅材料,从一开始去Viskio超市不久可以了啊,那里火锅材料应有尽有。
                                      Konoe:他们去不了,那份契约书制定得跟电话本一样详细。
                                      Bardo:这是什么意思,要我去买?
                                      Konoe:你要是不把货补完,Rai会杀了你的。
                                      Bardo:哼!那你说怎么办。
                                      Asato:我去
                                      Konoe:不行,你还在保险黑名单上。我去。
                                      Asato:Konoe也不能去。
                                      Konoe:没问题的,迷路了我可以向当地的猫咪问路。
                                      Bardo:没问题吧,你以前在大太阳晒着的屋顶上喵喵直哭呢。
                                      Konoe:啊!Bardo你怎么会知道的。
                                      Bardo:不告诉你。。。。哼哼哼哼。。。
                                      Keisuke:那个,如果是去Viskio超市的话,不如我去吧,我正好也要去买点东西,顺便而已。
                                      Konoe:不可以,不能让客人做这种事。
                                      Bardo:正好,那拜托了。
                                      Konoe:Bardo!
                                      Bardo:解决了一个问题,喂Asato,过来帮我搬东西。
                                      Konoe:你这样做太没有责任心了!
                                      Asato:是啊,真过分。
                                      Konoe: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了,可是拜托你对工作负责任一点好吗?你每次都迟到,我们店里的东西全都停售了好不?你知道吗?
                                      Bardo:我知道了啊,只不过我今天把帽子忘在了TSUMEDOKI咖啡店了啊。
                                      Konoe:你工作时间去哪里偷懒了?
                                      Asato:发飙了啊。
                                      Bardo: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下次带你去。那独眼天使很八卦,其实你在屋顶上哭泣的事情我也是从那里听说的哦。
                                      Asato:Konoe?
                                      Konoe:你说什么?Asato,你不要被他迷惑了,Kagari会杀了你的。
                                      [喵喵大吵中]
                                      Froud:要是他买过来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Kaltz:契约书上没有提到有关二杖的任何条项。
                                      Berugu:太好了,终于结束了。
                                      Froud:刚才不知道谁一直在猫大网上不停地写,哎呀,不行了。
                                      Berugu:啊,魂淡,你知道我的账号啊。
                                      Froud:因为NEKODAISUKI2828,爱死猫咪喵喵,瞎子都看得出来。
                                      Kaltz:别说了,我不想知道他的账号。
                                      Razel:猫大网啊,根本没人去回帖。
                                      Froud:哈哈哈,因为Razel你设了密码啊。
                                      Razel:不,开放式的。
                                      Froud:诶?
                                      Berugu:好啦,别这么斤斤计较啦。太多人回帖才叫人烦呢。
                                      Kaltz:Berugu,闭嘴。
                                      Keizuke:Akira,这个,我只是去买东西吧。
                                      Akira:我不知道。



                                      回复
                                      举报|30楼2012-05-20 20:42
                                        翻完能去咎狗吧发一份吗?


                                        回复
                                        举报|32楼2012-05-21 11:08
                                          翻完能去SP吧发一份麼? (你学人干啥


                                          回复
                                          举报|34楼2012-05-21 14:19
                                            真是辛苦了!觉得看着就好长的样子,LZ加油><


                                            回复
                                            举报|36楼2012-05-21 20:16
                                              亲,真是爱死你了,日语苦手的我飘过


                                              回复
                                              举报|40楼2012-05-24 12:44
                                                楼主加油~此帖已收藏~


                                                回复
                                                举报|43楼2012-05-24 19:52
                                                  第五章 全是男人的Viskio超市
                                                  [Viskio主题曲]
                                                  Arbitro:嘿嘿嘿嘿。。。。。。Viskio超市今天也是大盛况!真不愧是我的手笔,但是目之所及。。。。。。
                                                  手下:今天也全是女性,Arbitro大人。
                                                  Arbitro:嗯,不应该这样才对。这个店里明明到处都体现着我的美学追求。
                                                  手下:宫殿风格的超市很受主妇们欢迎。
                                                  Arbitro:呜呜,超市是很受欢迎,但这样我不就无聊了吗?啊,那里有一个男性。
                                                  手下:他手上拿着拖把。。。。。。吗?
                                                  Arbitro: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确实对我的美学做出了反映。
                                                  手下:谁?
                                                  Arbitro:去看看他的脸吧。

                                                  Arbitro:唉哟哟,这位罕见的男性,你在找什么吗?
                                                  Rai:没有。
                                                  Arbitro:我们现在正在做针对男性的问卷调查,能看一下我这边吗?
                                                  Rai:找我做问卷调查?
                                                  Arbitro: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嗯?好像。。。。。。有两个什么东西在你头上。。。。。。哇,动了!
                                                  Rai:是什么样的问卷调查?
                                                  手下:Arbitro大人,那个是猫耳朵。
                                                  Arbitro:那么,后面的这条也是吗?
                                                  手下:Arbitro大人,那是一条尾巴。
                                                  Rai:你叫Arbitro。
                                                  Arbitro:噫!毛茸茸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Rai:你这个怪胎是什么人?
                                                  手下:这一位就是超人气的Viskio超市的经营者,Arbitro大人。
                                                  Rai:经营者?那就是你们这群怪里怪气的小丑们的首领咯?
                                                  Arbitro:怪,怪里怪气?你竟然说我精心挑选的面具怪里怪气?
                                                  Rai:哼。我看你们其实是一群盗(百度)贼之流,带着面具肯定做一些非(百度)法勾(百度)当。
                                                  Arbitro:你你,倒是你,竟然以这幅尊荣来逛超市,带着猫耳朵手拿拖把。
                                                  Rai:我只是来买东西的。
                                                  Arbitro:这品位真叫人难以理解。至少在触碰商品的时候。你好歹也把橡胶手套摘下来吧。
                                                  Rai:这个吗?我已经洗得很干净了。
                                                  Arbitro:嗯。。。。。。真是,太,可,惜,了,是棵好苗子,如果再年轻十岁的话,我就雇佣你做我的专属清洁工了。
                                                  Rai:这就不用你管了,喂,这里的老板还会刻意跑出来调(百度)戏顾客的吗?
                                                  手下:他只调(百度)戏男人啦。
                                                  手下:Arbitro大人是个超级热衷于工作的人。
                                                  Arbitro:咳咳,我说了是问卷调查。请协助我们调查一下专门针对男性的问题。。。。。。
                                                  Rai:我拒绝。
                                                  Arbitro:你,我还没有全部说完呢!
                                                  Rai:估计又是些无聊的邀约吧,猫咪咖啡屋啦,卡拉OK什么的,还有恶魔保险一类的。
                                                  Arbitro:怎怎怎,怎么可能!我可是很单纯的。
                                                  手下:Arbitro大人就是很单纯滴喜欢男人,一看男人就找不到方向。
                                                  Arbitro:没,没错,我是真心希望这间店里到处都是美少年。
                                                  Rai:这家超市吗?
                                                  Arbitro:干嘛?男人女人都要吃饭,总不见得只有美青年不来逛超市吧。
                                                  手下:Arbitro大人,反过来说,也不可能只有美青年来逛超市。
                                                  Arbitro:不准你唱反调!咳咳,那么,问卷调查。。。。。。阿嚏!
                                                  Rai:你们的新鲜食品不错。
                                                  Arbitro:霍霍,没错吧。
                                                  Rai:可是,你们自创的品牌都是垃圾,不用吃,直接扔掉算了。
                                                  Arbitro:我,我设计的Viskio品牌。。。。。。啊嚏!
                                                  Rai:少废话了,微波炉在那里?
                                                  Arbitro:啊嚏!阿嚏!
                                                  手下:烦死了!
                                                  Arbitro:阿嚏!阿嚏!
                                                  手下:你这是对猫过敏吧。
                                                  Arbitro:啊嚏!不,不会吧?你是那个猫的品种?
                                                  Rai:丽比卡。
                                                  Arbitro:阿嚏!。。。。。。不过。。。。。。我的。。。。。。这种,这种反应。。。。。。应该没错。

                                                  Gunji:什么,猫咪?在哪里在哪里?
                                                  Kiriwar:喂喂,你也太吵了吧。
                                                  Gunji:要你这个老头子多管闲事。我只想知道猫咪在那里,猫咪猫咪小猫咪~
                                                  Rai:你们这些家伙找我有什么事?
                                                  Kiriwar:欢迎光临Viskio鲜肉部,你要些什么?排骨。五花肉?还是要内脏?
                                                  Rai:我要Kumis。
                                                  Gunji:老头,那个真的是一只猫咪!这是猫?
                                                  Kiriwar:啊,哦,真的有猫耳朵,是猫咪。
                                                  Rai:你们没有戴面具,是这里的店员吗?
                                                  Gunji:没错,我是死鱼部的Gunji。
                                                  Kiriwar:Viskio鲜肉部不会有Kumis这种东西。
                                                  Gunji:哈哈,卖鱼的地方也没有。
                                                  Rai: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来只能一会儿买个微波炉回去了。
                                                  Gunji:猫咪嘛?像不像那个彻底绝种的波奇?
                                                  Kiriwar:一点都不像好不好。
                                                  Gunji:可是颜色是一样的啊。
                                                  Kiriwar:也只有颜色一样,再说这也太大只了吧。
                                                  Rai:让开,别挡着。
                                                  Gunji:哈哈,尾巴在动耶!哈哈哈!装电池了吗?
                                                  Kiriwar:与其关心微波炉,不如来帮我把厨房洗洗吧,到处是血,人手不够,我很伤脑筋。
                                                  Rai:是你们这些家伙太会弄了,我拒绝。
                                                  Gunji:哈哈哈!好恐怖,藐视的小眼神简直和波奇一模一样!
                                                  Rai:我叫Rai。
                                                  Gunji:Rai?叫波奇不是挺好的吗?有耳朵和尾巴的都叫波奇。
                                                  Rai:喂,别随便给人起名字。
                                                  Gunji:给你起名字又怎么样?听着,这只猫是我的,你可别碍手碍脚,老头!
                                                  Kiriwar:白痴,你有钱买猫粮吗?这么大只肯定很能吃。
                                                  Rai:真是个耳背的家伙。
                                                  Gunji:想打架嘛?哈哈哈哈。。。。。。。
                                                  Rai:喂,你们的垃圾箱在哪里?
                                                  Arbitro:喂,你,你站住!这里。。。。。。阿嚏!
                                                  Gunji:好脏啊!你个死老太婆赶快去买纸巾!听到了吗?
                                                  Arbitro:至少,阿嚏!去,去外面打。
                                                  Rai:我不能拿着你们店里的东西到外面去。
                                                  Kiriwar:你这个人好认真啊。
                                                  [铃声,战斗开始]
                                                  Arbitro:我的城堡,我的Viskio超市,咿。。。。。。。

                                                  Shiki:这个声音是,Arbitro[机车发动]。。。。。。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发动机车走远]


                                                  回复
                                                  举报|44楼2012-05-25 20:58
                                                    第六话 猫与狗
                                                    Froud:想不到我们几个会这样打扑克。感觉很新鲜呢。
                                                    Berugu:因为在便利店里实在没有什么好做的。
                                                    Bardo:嗯,我可没有很闲哦。嗯?这张卡片是什么意思,你们也太卑鄙了吧。PASS!PASS!
                                                    Berugu:会有人用“卑鄙”二字来形容恶魔吗?喂,为什么猪就来我这里啊!哈!我也PASS。
                                                    Froud:呵呵……Berugu你有什么都会写在脸上,不如学学Kaltz吧?
                                                    Kaltz:我不玩了。
                                                    Berugu:干嘛啊,Kaltz,你要逃吗?
                                                    Bardo:什么,原来大家都没有拿到什么好牌啊?那位红头发小哥,你的卡片是什么样的?这是什么表情?
                                                    Froud:Razel……呐?
                                                    Razel:哼,三张牌。
                                                    众人:唉?
                                                    Konoe:啊,他们居然随便使用商品架上的扑克牌。
                                                    Asato:Konoe,我把货物箱搬过来了。
                                                    Konoe:谢谢你,Asato。还有剩余的吗?
                                                    Asato:卡车上还有一半的样子。
                                                    Konoe:真不好意思,等一会儿我把货物摆完就去帮你搬。
                                                    Asato:我没事的,Konoe搬货物就好了。

                                                    【开门进】
                                                    Kaltz:你一个人在搬吗?我来帮你。
                                                    Asato:我拒绝。
                                                    Kaltz:啊……【哀爸爸又爆发】
                                                    Konoe:好冷,Asato,好了,你就让他帮你一下吧。
                                                    Asato:可是……
                                                    Konoe:不会缔结契约的,所以你就放心吧。
                                                    Kaltz:等着吧。【咻咻】
                                                    Konoe:唉,这些是剩下的货物箱子吧?
                                                    Asato:这明明是在卡车上的啊。
                                                    Konoe:好厉害,都飞过来了。
                                                    Kaltz:只要扭曲空间就能做得到。
                                                    Asato:空间?
                                                    Kaltz: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还可以帮你们陈列出来。
                                                    Konoe:还可以摆上货架吗?
                                                    Kaltz:只要告诉我放在哪里。
                                                    Asato:你好厉害啊。
                                                    Kaltz:唉?
                                                    Asato:你还会做别的什么吗?
                                                    Kaltz:啊,比如说下雪什么的……
                                                    Asato:雪?那你会做冰淇淋吗,我喜欢冰淇淋。
                                                    Kaltz:是吗?
                                                    Asato:冰淇淋是从哪里出来的?

                                                    Konoe:真少见,Asato竟然会这么亲近一个人,我到外面看看吧【开门】嗯……Rai究竟去哪儿啦?咦,那个客人。
                                                    Konoe:你好,在等你的朋友吗?
                                                    Akira:唉?
                                                    Konoe:结果我们还是拜托客人去Viskio超市买东西,真的很抱歉。
                                                    Akira:哦,没事,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Konoe:这样啊,不过已经去了好久,有点担心呢。
                                                    Akira:一定又是惹上什么事了。
                                                    Konoe:唉?
                                                    Akira:因为他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家伙。
                                                    Konoe:这个……让他一个人去可以吗?
                                                    Akira:嗯,他会回来的。
                                                    Konoe:唉……你很信任他。
                                                    Akira:信任他?
                                                    Konoe:我的话肯定没办法这么等着,会因为担心他而一起去。
                                                    Akira:没什么。
                                                    Konoe:对了,感谢你们每天的光顾。最近客人越来越少,我们也很难过啊(这句不确定)
                                                    Akira:因为Keisuke沉迷于这里的绿咖喱馒头。
                                                    Konoe:是吗,我很荣幸。
                                                    Akira:他一旦喜欢上什么就停不下来。
                                                    【摩托声】
                                                    Konoe:额,哇,摩托车?
                                                    Shiki:我要平时买的那种水。
                                                    Konoe:啊,欢迎光临!对不起,请随我到收银机那里去。
                                                    ……………………
                                                    Konoe:您要的是这种大小的瓶装蓝水,是吧。
                                                    Shiki:是的。
                                                    Konoe:谢谢您的惠顾。【收银机坏掉的声音】啊咧?糟了,收银机坏掉了,我该怎么样找您钱呢?
                                                    Shiki:不用找了。
                                                    Konoe:什么?这怎么可以,一会儿我会被店长骂的。
                                                    Shiki:店长……今天那个白头发男人不在吗?
                                                    Konoe:唉?你是说Rai吗?是的抱歉,他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Shiki:那我有事要问你。
                                                    Konoe:什么?
                                                    Shiki:你们店里的水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吗?
                                                    Konoe:水吗?
                                                    Shiki:我喝了这个会做一个奇怪的梦。
                                                    Konoe:哦~那个是你的记忆。
                                                    Shiki:记忆?
                                                    Konoe:标签上有写,这种水有净化作用,能够洗清人体里的污浊,在净化的过程中还会唤起尘封的记忆。
                                                    Shiki:解毒剂吗?
                                                    Konoe:解毒?不如说是将身体里的污浊代谢掉。你知道“净化”的意思吗,这种水是从巨树深邃的树洞里一点一滴收集而来的。在收集的过程中,赞牙要一边唱歌,歌曲的力量附着,会增强水的净化能力。对了,这本身是斗牙为净化自己的身体而饮用的水。
                                                    Shiki:我不知道你说的斗牙是什么,不过我感受到了更不可思议的力量。
                                                    Konoe:我觉得应该是歌曲的作用,你做的是什么样的梦,噩梦吗?
                                                    Shiki:噩梦……【Shiki……】不,就只有声音。(玩过咎狗四喜的ED1的人都知道)
                                                    Konoe:声音……是什么样的声音?
                                                    Shiki:【Shiki!】
                                                    Konoe:如果你不堪噩梦所扰的话,不如去找Tokino谈谈吧?他是我的朋友,会帮人解梦,技术还不错哦。
                                                    Shiki:不用了。这种水的力量还能净化Rein的作用。
                                                    Konoe:Rein?是哪里的商品?啊,抱歉,我不太知道其他店里卖的东西。
                                                    Shiki:没关系,我只是问一下而已。
                                                    Konoe:对不起。
                                                    Shiki:我还会再来。
                                                    Konoe:啊,是的,谢谢惠顾。【离开了】

                                                    Akira:……啊。
                                                    Shiki:让开。
                                                    Akira:是你走过来的吧。啊
                                                    Shiki:【发动摩托车】干嘛?
                                                    Akira:没什么,是你刚才在看我,我以为你有什么事。
                                                    Shiki:我?
                                                    Akira:你刚刚在瞪我。
                                                    Shiki:你自我感觉太好了。
                                                    Akira:那就别看我。
                                                    Shiki:你叫什么?
                                                    Akira:额……为什么我要把名字告诉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Shiki:第一次见面……吗?
                                                    Akira:难道不是吗?
                                                    Shiki:我不记得见过你。
                                                    Akira:哈?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Shiki:但是,我记得你的声音。
                                                    Akira:唉?
                                                    Shiki:如果那算记忆的话。


                                                    回复
                                                    举报|48楼2012-05-26 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