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万事兴吧 关注:3,971贴子:17,471
  • 14回复贴,共1

【爱家◇原创】家和万事兴,至死不渝的爱(主小草)

这篇文章本来是月安,但是不知后来为什麼不见了。所以我只好重新发一篇,也改一下名称,就是至死不渝的爱,或许这个名称比较适合。
这次百度老大可以不要再吞我的文了,拜托,拜托


家和万事兴十字绣淘宝,淘宝网2016新品,限时特卖,低至3折!

家和万事兴十字绣淘宝?淘宝超值商品,优享品质,惊喜价格,旗舰商品,淘你满意!上淘宝,惊喜随处可淘!

  • 广告

(1)
这一篇就从大家都知道小草的身世开始,也就是阿强跑去找小草的那一段


小草难过的跑到了海边,而阿强也跟随了出去,小草难过的大喊哭泣著,不停的往地下捶打。
阿强很担心也很心疼的跑到小草的旁边问:小姐,你没事吧。听说刚才现场很混乱,你有没有受伤?

蹲在地上的小草流著眼泪,伤心难过的痛说著:为什麼?难道因为我这种病?还是因为我一出生,就是一个父母不详的人,我只想要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所以就算邱金兰有多坏,我就是不忍心,看到我的亲生父亲,对付我的亲生母亲。为了这件事,我拿恩情去威胁林家的人,叫他们帮忙。甚至我还逼我把我身世说出来,结果呢?结果事情却变得乱七八糟,这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阿强慢慢的蹲在小草的旁边,安慰著小草说:小姐,你不要再哭了。

阿强很心痛的看著小草的心想:[小月,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这样的你会让我心疼。]

小草边哭边又继续说了起来:我的亲生父亲江涌,竟然是一个杀人凶手。他伤害人林家的人,你说我以后还有什麼脸,去面对林水波那些人?你说啊?

小草转身不停的捶打阿强,流著眼泪哭著说;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阿强扶著小草的肩膀很心疼的说:小姐,小姐,你别这样好吗?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你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

阿强难过的心想:[小月你为什麼要自己承担下来所有的错,那又不是你所犯的错,你为什麼要责怪自己呢?为什麼?]

小草抬起头对著阿强自嘲的说:是,是我自己选择的,原本我可以不去找他们,是我硬逼邱金兰和江涌跟我相认的。实在很好笑,我无法接受他们,结果我去渴望他们对我的亲情。最好笑的是,原本我不想让我的亲生父亲,对付我的亲生母亲,结果在最后,反而是邱金兰把江涌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这就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一直互相伤害,连一点感情也没有的爸爸妈妈。

阿强看著小草说:小姐,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乱,你千万不要冲动,要做什麼决定,等你冷静下来以后再说。

小草看著阿强,悲伤的说:我该怎麼冷静?今天是我最悲哀最好笑的日子,我当众人的面前承认我有病,说我是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却是一个十岁小孩的身体,你知不知道嘟嘟也在现场,你跟我说我应该早点跟他相认,但是我现在该怎麼跟他相认?虽然他看我的眼神里充满同情,但是我相信他绝对不能接受,我就是安安的事实。说不定连他都会觉得,我是一个怪物。

说完小草转身看著大海。

阿强看著小草难过的心想:[又是嘟嘟,小月你一直以来都很在意那个叫嘟嘟的人,就连失去一些记忆的你,也是不会忘记他,是我比不上他吧。]

阿强走道小草的身边,从后面抱著她,下巴抵在小草头上,有些温柔的说:要不要仁哥那边,顺边跟他报告这边的事?

小草并没有推开阿强,反而躺在阿强的怀里说:阿强,你替我订机票。

阿强看著小草躺在他的怀哩,心里非常高兴,语气也很温柔的说:小姐,你决定了?

小草继续躺在阿强的怀里,看著大海说著:现在汉升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一定会问我很多问题。在我还没想清楚要怎麼面对前,就照你说的去乾爸那,顺便出国冷静一阵子。阿强,这段时间你还是一样,派人照顾汉升他们所有的人,如果有什麼状况随时联络我。

阿强环抱著小草的肩膀回答一句:是。

渐渐两人看著黄昏,小草应该是哭累了,所以就慢慢的在阿强的怀里睡著了,阿强眼神露出宠溺,脸上露出淡淡微笑,阿强脱下外套,包住小草,用公主抱抱起了小草,往他的车子的地方前进。

阿强看著小草的睡脸心想:[小月,你什麼时候在会想起我,五年了,自从五年前发生那件事,你就彻彻底底的忘了我们的事。]

阿强把小草放在车子里,顺便打电话订了机票,打完就送小草回家。



(2)
桃园国际机场‧出境大厅

小草戴著墨镜穿著普通的衣服,走入出境大厅,阿强也跟在旁边,手上还拖著行李。

小草转身看著阿强伸出手,微笑著说:给我吧。我出国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罗!

阿强笑了一下,将行李交给了小草:恩,小姐,好好照顾自已喔,仁哥那边我帮你联络好了。

小草点点头,转身离开去了飞机舱里,拖著行李,留著阿强看著她的背影,飞机飞走了以后,阿强也转身去了小房子。阿强打了通电话,通知了三个手下,分别去暗中保护好他们,因为他一个根本没有办法顾到那麼多人。

另一边‧医院‧急诊室

艾琳走来走去,不停的反覆动作,很担心的说:进去手术这麼久了,小祖不知道怎麼了?

艾琳讲完以后又走来走去,水波老大看到这样不禁出声说:艾琳,你先坐下,你这样走来走去,地板被你踩坏了。手术也不会比较快。

艾琳看了手术房一眼,鸿山也附和的说:是啦!你不用紧张,现在方小祖是被打到肩膀,又没有打到重要的器官,状况应该不会太严重。不要紧张。

艾琳听一听,只好走到水波老大的旁边,坐了下来。随后天诚也跑了过来,走到汉升的旁边,问了情况:汉升,除了江涌跟方小祖之外,还有人受伤吗?

汉升抬起来头,回答天诚:没有,其他人都没有事。

汉升说完,天诚就坐在汉升旁边。正男碰了汉升的手臂,很担心的问:汉升,你在担心小草对不对?其实我也跟你一样很担心,但是我很高兴。原来小草跟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

汉升看了正男一下子,很担心的说:我真没想到,我们一直当成女儿疼爱的小草,竟然是我的姐姐。虽然我觉得很意外,但是我还是要接受这个事实。小草过去受了那麼多苦,现在既然跟她相认了,我们就要弥补失去的亲情。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小草在想什麼?为什麼会偷偷逃走?

天诚看著汉升和正男说:其实小草的心情我能体会,你们想想看她本身有病,再加上她之前所受的痛苦,这是她不愿意去想的事情。但是这次她被逼得,公开自己的身世。虽然她已经三十五岁了,但是这对她来说是很大的伤害。她根本无法承受这麼压力。

汉升转身看著天诚,有点激动的说:但是我们是她的亲人。不管她有什麼病?她是谁?我们都会接受她。甚至比以前还要爱她。

天诚拍拍汉升的大腿,劝著汉升:汉升,你别著急,再给小草一点时间,等她想通了,她就会出来面对大家。

鸿山站了起来,往汉升的那边说:我觉得天诚说的没错,汉升、正男你们现在担心也没用。反而我觉得你们要先想一想,等小草回来,要怎麼做才能让她感受到,她最想要的那份亲情。

水波老大和艾琳也站了起来,大家都跟著站了起来,水波老大也说:还有有一点你们大家都能放心,小草不是一个十岁小女孩,她现在是三十五岁的成年人,她一定有能力照顾她自己。

水波老大才说完,方黑龙和李文星也马上过来。

换一边‧美国‧XX饭店 套房

此时小草已经抵达阿强帮她安排的饭店,她把行李放在一旁,躺在床上,回想从刚开始认识汉升,到现在身世揭晓,这几个月以来,所发生的事情,她觉得心情是混乱的。正当小草正在回忆时,突然门声响起,小草爬起来去开门,一位服务生站在门口,手里拿著托盘。

小草疑惑的问:我没有叫客房服务阿!

服务生回答:是一位叫阿强的人,要我们在你抵达后,十分钟准备这些东西,钱他已付了。

小草让路,给服务生进来,顺便给了她一千跟她说:谢谢。


L你不更了吗= =我等好久了耶=3=


我还想问一下 飞虎知道小草就是安安是在哪一集?


飞虎和小草最后有没有在一起啊


楼主 快回来更文ㄚ


好感人嘞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