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婚吧 关注:6,250贴子:206,186

回复:【号召】容容和陆缄的洞房合集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面总结到第九次肉肉未果 陆缄同学回来以后为第九次铺垫】307章 有心
 廊下灯笼高挂,却照得不甚分明,灯影下站着一排人,都是她身边素来最亲近的人,此刻她们的身影面目全都隐藏在灯影里,半明半暗,半个都看不清。她就有些明白过来,这里里外外全都是一群有心人。【为容容心疼啊】
  林谨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弯腰把那本书拾起放在一旁,轻手轻脚地走到陆缄身边,探手摸摸他的额头,觉着有些冰凉,便摇他,“敏行,起来先喝了醒酒汤再睡。”
  陆缄不应,只翻了个身来看着她,一双眼睛黑幽幽的,犹如会吃人一般,袍子更全数散了,露出肌理分明的半个胸膛来。酒香微汗,还有芝兰清香,被体温烘着,成了一种特别的味道,铺天盖地地朝着林谨容扑面而去。【色诱有木有?】
  林谨容的脸止不住的有些发烫发热,放了醒酒汤转身要走,才不过行了半步,袖子就被陆缄给牵住了。再接着,一双有力的手将她拦腰抱住,不等她出声,她便已经躺在了榻上,陆缄撑起身子俯瞰着她,呼吸全数呼在她的脸上,吹得她的肌肤迅速起了一层细细的粟米,一颗心更是晃晃悠悠,无着无落。
  林谨容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对着陆缄那双黑幽幽的眼睛,一种全然陌生,却又不算陌生的情绪铺天盖地的袭来,仿佛是害怕,仿佛又不是,仿佛是痛苦,仿佛也不是,她说不出,也弄不清楚那种感觉,她便只是直直地看着陆缄,一动不动,忘了呼吸。【容容在纠结茫然 陆要加油 趁势拿下才有进一步的可能啊】
  陆缄的眸色越深,抬起手来,动作轻柔地从她的眉眼一直触到嘴唇,林谨容怔怔地睁着眼睛,连手指尖都不敢动,又觉着就是脚趾也是绷紧了的。
  陆缄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啄,林谨容没有动。这一吻开始,如同山洪暴发,倾泻而下,再也拦不住,林谨容只觉得他扶在她肩头上的手差点没掐进她的骨头里去,他用力挤着她,挤得她差点没法呼吸,隔着一层薄薄的罗衣,她能感觉到他胸脯里的那颗心跳得剧烈无比,而她的。。。她绝望地睁大眼睛,紧紧攥住陆缄的衣襟,但也不过是一瞬的时光,陆缄便松开了她。【鄙视你啊 晚上要给力啊 哈哈】
  林谨容立即将袖子盖着脸,翻身背对着陆缄,她不知道刚才的情形会不会给外头的丫头们看了去。 外面看不见这里,只是能听见。”陆缄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慢吞吞地坐起身来,取了醒酒汤自饮。
  “你明明没醉到那个地步,干什么装成这个样子?”林谨容背对着他坐起来,低声道,“怎么回事?”
  陆缄也不辩解,只低声道,“你是问哪一桩?”
  林谨容奇道:“还有几桩?”却是慢慢转过脸来了。才一转过脸,就又对上了陆缄的眼睛,不由立刻又垂了眼,只觉着脸上仿佛绷了一层什么东西,十分不自然。
 “有三桩。”陆缄收回目光,抬眼看着对面的花鸟屏风,“第一桩,我喝得半醉,进门就在桌上看到这本破书。第二桩,桂圆告诉我是彩虹晒书时弄坏的。第三桩,我不要彩虹在这里伺候了,让她最迟明日就回去。”
 林谨容趁势站起身来:“我会查清楚这书怎会在这里,究竟是不是彩虹弄坏的。”
 陆缄朗声道:“我不要她在这里伺候了,我看她不顺眼。若不是今日过节,我适才就要把她送回去。”他的声音大得里里外外全能听得清楚明白。
 林谨容默了默,低声道:“明白了。”彩虹到底有错没错都不要紧,关键他说她有错。即便不是今日有这个现成的借口,最近几日也会有其他借口。
 陆缄又躺了下去:“到底是喝得多了,头晕,早些歇了罢。”
 林谨容便走出去,吩咐廊下站着的一排人:“都散了。”
【大家都散了吧 期待后续发展啊 】


回复
举报|61楼2012-05-10 16:25
    总结 意大明确写的陆缄和容容同学成功的肉肉只有7次 【我同情陆了 频率这不是太高】
    第一次 容容安静又顺从
    第二次 想开灯被容容揪头发结果陆神清气爽【前面整理错了 以为第二次得逞了呢 结果把这次 弄成第三次了】
    第三次 回归温情 吻耳垂 容无言
    第四次 半夜激情 容容的腰差点被掐断 容容未反抗
    第五次 血腥的肉肉 互咬了手指和背 【陆也咬了】【主要是前面因为衣服事件两次求肉未果】
    第六次 这一夜,他比往日更加热情【原文一句话】
    第七次 灯光下 两人都很投入 虽然有抓肩 但是二郎的称呼让陆缄最后温柔了
    【最激情的肉肉在陆缄傲娇的背景下发生了】
    好了 这就是7次成功记经历 前面可能把有的未遂当成成功整理了 最后总结就是这样 其他的未遂我就不好意思再详细记述了
    不过我觉得现在两个人把小妾问题解决好 陆同学再再接再厉 拿下容容以后的肉肉就肯定很精彩了
    ------------------------我是只有7次成功肉肉的陆缄的完结线------------------------


    收起回复
    举报|62楼2012-05-10 16:45
      檀香山家具-美式家居卖场年底大促 更多商品0成本售卖:精品沙发/客厅家具/书房书柜
      • 广告
      陆缄走着走着,状似不经意地将肩膀蹭了蹭她的肩头,又迅速退开半步,一本正经地道:“你十九岁的生辰,我不在家,不曾为你庆贺。”【小动作太销魂了】同意,印象比较深的小动作。


      收起回复
      举报|63楼2012-05-10 16:55
        看了308才知道 本周的话题爬床节目已经揭晓了 ——陆缄已经成功爬了阿容的床了
        接下来就是色诱 一点点加肉了 嘿嘿


        回复
        举报|64楼2012-05-10 22:50
          此帖必火!!!露脸表示偶有眼光!!!


          收起回复
          举报|65楼2012-05-11 14:33
            好贴不寂寞
            再来帮丸子顶一个


            收起回复
            举报|66楼2012-05-12 00:45
              煎饼的追妻之路道阻且很长很长啊~~~~~~~~~~~~~~··


              收起回复
              举报|67楼2012-05-12 01:04
                都是肉沫沫。。。今天是周末啦,意大说三更,不知道走了那么久的小陆是不是要激情一次,多给予点肉肉吃啊!!!


                收起回复
                举报|69楼2012-05-12 04:45
                  。。。大爱


                  收起回复
                  举报|70楼2012-05-12 11:21
                    【这难道是我期盼已久的第八次肉肉 意大 你能再隐晦点吗? 】313章 和尚
                    林谨容觉着为了这事儿弄得僵硬也没意思,到底他也是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便轻声道:“我母亲说,早前你上京之前曾在平济寺许过愿,如今你高中归来,还该去还愿才是,让我问你什么时候有空。”
                    陆缄默了一歇方轻声道:“早前母亲也说了这事儿,先回乡祭祖归来又去罢。你还去么?”
                    林谨容道:“我早前也在佛祖面前许了愿的,自是要去。
                    她既有心修好,陆缄也不会故意吊着,便换了轻快的语气道:“你许的什么愿?”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林谨容道:“愿你一路平安,高中无忧,全家平安康健。”还愿佛祖保佑那一世的宁儿,好好投个好人家,富顺安康。
                    陆缄的心情就好起来,往她身边挪了挪,轻声道:“我许的愿却是,若是我能高中,带你离开,让你心中永远有我,安心同我好好过日子,生儿育女,将来白头偕老。”
                    林谨容许久方轻声道:“我若心中有你,并不是因为你能高中。这世上风光的人毕竟是少数,总不能叫普通人就没人真心疼爱罢?”
                    “你若能这样想,那我就更高兴了。”陆缄突地翻了个身,将手搭在她的腰上,试探着低声笑道:“阿容,我觉着我该去平济寺做和尚才是。”
                    林谨容不动,也不说话,仿佛连呼吸都消失不见了。
                    陆缄的心一点一点地凉下来,搭在林谨容腰上的手也越来越僵硬,只觉得身下有许多尖刺,刺得他遍体生疼。他每呼吸一下,就觉得肺里疼得厉害,又觉得一团硬邦邦,沉甸甸的东西紧紧塞在他的咽喉处,让他痛苦到了极限。他费力地把手轻轻从林谨容腰上收回来,沉默地翻了个身,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
                    林谨容仍然没有半点声息,仿佛整个人都消失在了黑暗里。
                    许久,陆缄无声地叹了口气,坐起身来准备披衣下床。刚掀起帐子,一只手抖抖索索地伸过来,轻轻拉住他的衣襟,却又飞快地缩了回去。
                    陆缄怔住,几疑自己是错觉。却听到林谨容翻了个身,似是往里挪了挪。他突然觉得身上那些刺得人生疼的尖刺不见了,那块堵在胸口的巨石也消失不见了。他不敢相信地悄悄伸手往床上摸了摸,摸到林谨容刚才睡的地方,那地方没人,只余一片温热。她是往里躲进去了。如若她不曾拉了他,躲他作甚?他狂喜起来,试探地道:“阿容,刚才是你拉我?”
                    林谨容不答,又往里面挪了挪。
                    陆缄沉默片刻,小声道:“不是你?那不得了啦,是什么东西摸了我一下,我得赶紧点起灯来瞧瞧。你别怕啊。”
                    林谨容淡淡地道:“当然不是我,我也不怕。”话音未落,就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中,陆缄欣喜若狂,没头没脑地在她脸上亲着,低声道:“阿容,阿容,好阿容。” 
                    他再高兴,来来回回也不过就是这样一句,也不会说点其他好听的。林谨容湿润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抚上陆缄的脸,又轻轻扶住他的肩头,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她想好好过过这剩下的几年。不管结局如何,也让她好好享受一下青春年少的滋味,到时候又再说罢。
                    陆缄有些头脑发晕,却很快就从激动中清醒过来,他小心翼翼地捧着林谨容的脸,将手指替她把眼角的泪擦去,低声道:“为什么哭?不舒服?”
                    林谨容的眼泪流得更凶,索性哽咽着道:“是不舒服,太疼了,你也少用些劲儿。”
                    陆缄有些手忙脚乱,仿佛青涩少年一般的慌张,心里却是满满的喜悦和期待,又酸又涨,他停下来,轻轻吻着林谨容被眼泪浸湿的鬓角,低声道:“是我不好,我太急了点。”
                    【果然容容心软了 】


                    收起回复
                    举报|71楼2012-05-12 22:34
                      我有预感,这帖子以后会更新得比较频繁,嗯,我坚信!


                      收起回复
                      举报|72楼2012-05-12 22:36
                        • 广告


                        收起回复
                        举报|73楼2012-05-12 22:42
                          这可真是稀得透亮的肉汤啊 313以为314会是第二天早上 结果一觉睡到了祖宅的早上 还好有陆小二在 这个自己睡不着也不让媳妇睡得孩子
                          而且314中 回程遇大雨 陆小二是把林四 从车上 一直抱到避雨的回廊的哦
                          丸子快去看看吧


                          收起回复
                          举报|75楼2012-05-13 10:13
                            【俺承认这是肉汤 但俺坚决不承认这是肉 这绝对不在统计之列啊 呜呜】314章 偶遇
                            不知是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窗棂上,发出寂寞的敲击声,陆缄一夜睡不安稳,听到响声便也醒了。
                              他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黑漆漆的帐顶,唇边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轻轻动了动手脚,往林谨容身边靠过去,紧紧贴上她,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吹气。
                              林谨容睡得正熟,有些厌烦地推了推他。陆缄干脆轻轻在她的肩头上咬了一口,舌尖又在她耳垂的敏感处来回刮擦了几下。果不其然,林谨容颤了一下,发出轻轻一声叹息:“又下雨了?”
                              “嗯。”陆缄将她带到身下,埋着头一直吻下去。
                            林谨容微微闭了眼,小声道:“还要在老宅住多久?也不知道豆儿她们把行李收拾得如何了。”
                            【满怀期待的盼这一章 结果一觉睡醒在老宅的早上 坑爹啊 】
                            【插播一段温馨画面啊】
                            忽见长寿快步跑出来,大笑道:“二爷,运气好,吴二爷也在,还独占了一间阁子,生了小火炉,邀您进去歇呢。”接着就见吴襄着了一身素净的青衣,站在廊下朝这个方向看过来,脸上虽然在笑,表情也极恬淡,人却是清减不少,再看不见当初那种万事不放在眼里心上的飞扬。
                              果然是极其在意的,林谨容不由暗叹了口气,回头看着陆缄:怎么办?”
                              陆缄道:“总是要见这一面的,他只怕也要去江南赴任了,既然撞上了,便好好叙叙罢。”于是叫车把式把牛车一直赶到廊下,让长寿撑了大伞过来,自把林谨容一抱送到廊下。林谨容站定,裙角鞋底干干净净,一丝儿雨水都不曾溅上,再抬起头来,就对上了吴襄的笑容,便也装作没事儿似地对着吴襄施礼:“许久不见了吴二哥。”【公主抱 体贴 细腻 恩 陆缄加分 当然不刨除在吴表哥面前秀恩爱之嫌啊 】
                              “许久不见。”吴襄抱拳还礼:“本来以为走之前不能见着你,谁知还是见了一面。先恭喜了。”
                              林谨容有许多话想与他说,但觉着安慰的话并不是吴襄需要的,也不是她适合说的,便道:“我也恭喜吴二哥。”
                              陆缄在一旁把鞋底上的泥水跺干净,与吴襄抱拳道:“进去说话。”


                            回复
                            举报|76楼2012-05-13 10:24
                              这楼实质内容多少天没更了 可怜的陆小二啊 希望今天会有所突破


                              收起回复
                              举报|77楼2012-05-17 08:55
                                【终于迎来了第九次肉肉 后面来小包子了 估计没肉了】323章 有喜
                                这个回答早在林谨容预料中,更晓得此事宜早不宜迟,否则若是她有了身孕,陆缄更不许她操劳。想了想,将手放在陆缄肩头上轻轻揉捏,问道:“你今日写的字可多?手可酸?我替你揉揉?”
                                 陆缄哪里得过这种待遇,心里明明知道她别有所谋·却也极其受用,索性靠在她身上:“今日真是累了,他们欺生,你不说我还不觉得,这会儿真是全身都酸。你若是能到处捏捏·那便更好了。” 【容容开始用美人计啦 哈哈哈哈】
                                 林谨容撇了撇嘴,果真给他揉捏起来。这一捏,不但没起到作用,反倒把她捏到了床上,受累的人还是她。缓过最初那阵疲累后,她尚不忘正事,缠着陆缄道:“二郎,我在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你不在家时,就连门也不敢轻易出的,只怕惹了麻烦回家。【被吃了吧 嘿嘿 小陆看你能抵挡这美人计吗?】
                                 陆缄半闭着眼,好笑地看着她翻过来覆遥去地折腾,见她要恼了,方才慢悠悠地道:“那你打算让谁去替你看铺子?“
                                【后来 你懂滴 期待已久的小包子来了】
                                 半月后,那铺子修葺完毕,只等林世全那边送货来就可以开张,同时,林谨容被诊出了身孕。


                                回复
                                举报|79楼2012-05-18 18:17
                                  【最近肉肉无望 贴点陆缄耍流氓逗趣一下 哈哈】第331章 邀约
                                  陆缄见她如此说,连声称赞:“正是这个理,不阿谀,不作态,平常心就好。”唤人进来送了回帖去荣府,然后问:“听说你做了好吃的?”
                                    林谨容微微一笑:“天寒,弄了个锅子。氽野兔肉和羊肉吃,给你烫了壶银瓶酒,让你轻松轻松。”
                                    少倾,酒食摆上来,陆缄心情好,便问:“可有多的?让底下人也开两桌罢,他们这些日子伺候得极好。”捏捏林谨容手背上的肉,笑道:“看看,长肉了。”【先是动手动脚】
                                    林谨容把温好的酒给他斟满杯子:“早安排好了,现下是沙嬷嬷她们一桌,陆良长寿他们几个在外头又一桌。”于是吩咐在一旁殷勤伺候的豆儿和樱桃两个:“去吃罢,这里不要你们伺候了,有事儿我自会叫你们。”
                                    待得那两个去了,陆缄一口饮尽杯中之酒,透过蒸腾的热气去看林谨容,就觉着她白里透红的,丰腴美丽,于是觉得全身燥热起来,便要脱外袍。 【接下来脱衣服了】
                                    林谨容忙道:“好不好脱衣裳做什么?小心着凉。”
                                    陆缄笑道:“我身子壮,不怕。”言罢起身去将门给关了,还上了门栓,回身走到林谨容身边坐下,拥住她的肩头,斜着眼睛看着她,低声道:“我饿了。”却是另一张嘴饿了。
                                  【然后耍流氓了 可惜阿容没听懂】
                                    林谨容失笑,端了杯子给他喂酒:“饿了就吃呗,这么一子好吃的,还不够你吃么?说吧,想吃什么,给你夹。”
                                    “想吃这个。”陆缄就着她的手喝酒,酒要喝完,顺势轻轻舔了她的手一下,见林谨容突然睁大了眼睛,不由坏笑起来,将唇凑了过去。【顺杆子往上爬有木有?】
                                    林谨容嫌弃地推他:“满口的酒味。”
                                    陆缄不依:“亲一口也不成么?你未免太狠心了。”顺势又轻轻碰了她的胸一下,林谨容不由啐了他一口,却听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了两下,还传来沙嬷嬷教训人的声音:“全都跑去吃喝了,也不留个人在这里看着,二爷和奶奶要东西找谁去?” 【强亲不行然后碰胸 太流氓了 这是古代啊】
                                    陆缄赶紧站起身来,轻轻咳嗽了一声,门口突然没了声息,四下里安静一片,别样的尴尬。
                                    转眼间,沙嬷嬷等人反应过来,飞快地去了,林谨容不由吃吃笑出声来,陆缄呆立了片刻,跑去把门栓轻轻去了,却也不把门打开,就让它虚掩着,抱怨道:“越来越没规矩了。从前看到门关着还知道避嫌,现在竟然就敢来推门。”【没成好事开始抱怨啦 】
                                    林谨容凉凉地道:“谁会知道你竟是这种时候也有闲心的?明日沙嬷嬷就该说你了。”   陆缄沉默片刻,道:“我又没做什么。”
                                    林谨容轻轻一笑,又给他斟了一杯酒,夹了一块氽得嫩嫩的野兔肉:“吃吧。”
                                    陆缄忙也给她夹了块羊肉:“你也吃。”
                                    酒至半酣,他又坐不住,凑到林谨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你想得美。”林谨容面色微红,在他腰间使劲拧了一把。陆缄忍痛,只是厚着脸皮呵呵傻笑。【陆小二说了什么惹得阿容娇嗔呢?好奇啊好奇 肯定和第一次未遂有关啊 可惜意大啥也没说就第二天了 哎】


                                  回复
                                  举报|80楼2012-05-22 18:24
                                    陆小二对林四耍流氓是越来越红果果啦


                                    收起回复
                                    举报|81楼2012-05-22 19:53
                                      【小包子出来了 陆二忍不住开始耍流氓了 哈哈 你不是自诩能忍吗?】344章 洗儿
                                      【小包子真可爱 前面也要放上】
                                      日子有条不紊地过着,转眼便进了五月,热热闹闹地过了节之后,毅郎便满了月。林谨容想着,明年毅郎的周岁不能办,不想委屈了孩子,便打算热热闹闹办这洗儿会并两个月之后的百。当天搬回正房后,林谨容美美地洗了个澡,少不得与陆缄商量:“洗儿会我想办得热闹一点,你觉得怎么样?”
                                      陆缄思量再三,道:“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儿,我亦想办得热闹点,但这是京中,不比在家,还是稳妥一点的好,随大流罢,休要招了人眼。”他官职太小,又无甚根基,林世全太会挑货物,姚琢太会做生意,林谨容的铺子这几个月来生意越发见好,已经很招人眼,完全有必要低调些。
                                      虽则明白陆缄这样的安排是正确稳妥的,林谨容心中仍是十分遗憾,便不言语,只垂眼看着一旁的毅郎,将手轻轻去触他的脸蛋。毅郎已经褪了胎毛,白胖了许多,眼睛也有了神采,胖乎乎的小拳头胡乱挥动着,见林谨容逗他,便傻乎乎地朝着林谨容笑,露出粉红色的牙床。
                                      当年宁儿长得更像陆缄的多,毅郎却更似她一点,眉毛虽还稀疏,但依稀可以看出是她的长眉,眼睛虽似陆缄,却又多了几分桃花,实在是个漂亮极了的孩子。看他笑得没心没肺的小样儿,林谨容一颗心顿时化作了一汪春水,俯身将毅郎抱起,在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十分不情愿地道:“真是太可惜了。我的毅郎这样的乖,自出生到现在,竟然是不曾闹腾过我。陆缄亦是有些内疚:“若是我的官职再大些······”【这孩子以后会长成妖孽不?两人基因太好了】
                                      林谨容忙止住他的话:“已经很不容易了,既如此,二郎便去打听一下,看看其他人家是怎么办的,咱们不必办得奢华扎眼但却可以办得热阄些。”热闹与奢华并不矛盾,多请几个客人,细节处讲究些总是可以的。
                                      陆缄见她不多说便听了他的话,心里十分欢喜将她的手握住,小声道:“阿容,且待日后。等他满了周岁,又再热闹办一场。”
                                      林谨容明白他的意思,自毅郎出生之后,他对差事更是勤勉,日常与同僚交往也比从前更频繁他为的什么,她自是明白,许的诺言也不过是想为她母子挣个富贵前程,但她现下需要的真不是这个,她只想要平安。且这周岁也是办不成的,但这话却是不能与陆缄说,便只是笑:“好,我等着但二郎也不要太累了,更不要太勉强自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只要平安富足,便已经足够。”
                                      陆缄握住毅郎的小手,沉默半晌,挤出一句话来:“阿容,你放心。”
                                      林谨容低笑:“我当然放心。你倔起来的时候,可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说到这里,便又有些感叹。
                                      陆缄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只是翘着唇角,蹭上去将她娘俩个搂在怀里,贴着她的耳朵小声说了几句话。【又说啥了 上次就让我猜了好久啊 猜来猜去都想不到陆小二这腹黑说啥了】
                                      林谨容听得脸红耳赤低声啐道:“不要脸。你也只能是想想罢了,嬷嬷们都说了,不满两个月是不要想。”
                                      她现下比之未曾生产之前又多了几分风韵,身上也丰满柔软得多,闻到她身上熟悉的幽香,陆缄一时心猿意马身上某处就起了变化,几乎要把持不住,正想讨点福利,就听樱桃在帘下脆生生地道:“奶奶,林管事来回话。说是您让打探的事情都打探清楚了,要请您定夺呢。” 【陆小二耐力越来越差了……】
                                      陆缄忙缩回手往一旁坐了,将毅郎接过去抱在怀里掩盖住不平之处【神来之笔有木有?】,林谨容抿着唇笑“让他过来回话。”


                                      回复
                                      举报|82楼2012-05-29 15:05
                                        【陆小二耍流氓升级了 竟然夜半幽会啊 O(∩_∩)O哈哈~】346 记仇 【这标题让我忐忑半天】
                                        窗子被人在外面轻轻敲了两下。陆缄果然真的来了!林谨容猛地站起身来,带了些久违到已经很陌生的雀跃快步走到窗前,将窗子轻轻开了一小条缝。陆缄站在月光下望着她微笑,一双眼睛黑如宝石。
                                          犹如偷情一样的两辈子都不曾有过的经历,林谨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感觉。她倚墙而立,静静地看着陆缄笑,在他有所动作之前坏笑着轻轻将窗户关上,然后隔着窗子低声道:“龚嬷嬷说,若是从了你,一辈子吃苦的可是我。所以你还是不要进来的好。”  陆缄不服气:“你怎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难道我还没外人心疼你的?快让我进来。”  林谨容靠在窗上不动:“若是我不呢?”
                                          “阿容······”窗外传来陆缄带了几分央求的声音,转眼又成了磨牙的声音,“你要不开我就从前门进来,反正也是我家,桂嬷嬷要生气要嚷嚷都随便她,我是不会和她计较的。”丢脸也是你丢脸。 【容容的脸皮薄 陆小二你赢了】
                                          林谨容叹了口气,转过身,将窗子开了一小条缝,陆缄趁隙一把抓住窗扉,笑嘻嘻地从外面跨了进来,轻手轻脚地将窗户掩上,垂着头目光灼灼地盯着林谨容看。
                                          窗外明月高挂,万籁俱静,二人四目相对,别有一番暧昧,林谨容的面皮由不得的一热,转身就走:“我要睡了。”
                                          陆缄的目光从照台上扫过,不见那只盒子,心知林谨容已经收了,便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扭头将灯吹灭,将她带入怀中,低头吻下。林谨容环抱住他的腰,安静地倚靠在他的怀里,一直到他气喘吁吁地把她推开方才坏笑:“怎么了?”
                                          陆缄不答,俯身将她抱起放在床上,开始反复的自我折磨与折磨他人,在此不必一一言表。【这句话太精典了】
                                          刚进四更,林谨容便从梦中惊醒过来,使劲推身边的陆缄:“你该走啦。”
                                          陆缄睡眼朦胧,心情不畅,带了几分暴躁道:“我不走。我又不是在哪里,我是在我家。”
                                          林谨容不再言语,他能忍受得住,也说到做到了,她没有理由硬把他推出去,要睡便睡罢。可陆缄悄无声息地躺了一会儿后,终究是默然坐起身来,晕乎乎,满怀暴躁地披衣推窗去了。待到了窗外,又回头抱怨:“你怎么都不留我?”【没吃成恼羞成怒啦】
                                          “…...”分明是自作自受好不好?林谨容目送他蹑手蹑脚地走远,转身独自躺回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帐顶,翘起了唇角。
                                        【后面就是记仇的真谛了 互咬啊】
                                        林谨容早替他准备好了衣衫:“这件米色的纱袍不错,又不打眼,又凉爽,又精致。”话音未落,肩头上就挨了一口,着实有些疼,由不得含了半声惊叫在口里,握拳捶了过去。陆缄早退了开去,低声道:“叫你惹我。”
                                          林谨容揪住他的衣襟,非得咬回去不可,陆缄含笑站着,就是不让她咬,挣了许久,见她累得喘气了,方把手臂伸过去,将手指点了点胳膊:“算了,看你可怜,许你咬在这里。” 【俩个人幼稚不?】
                                          林谨容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下去,陆缄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使劲去推她:“你还真咬?”
                                          林谨容看着他磨牙:“你以为我和你开玩笑?你咬我就不是真咬?” 【俩人最近都磨牙】
                                          陆缄叹了口气,揉揉她的头发:“怎地如此记仇。好啦,我先换衣服,陪陪毅郎,也该去了。”
                                          林谨容鄙视他:“你咬我便不是记仇,我咬你便是记仇。你记好啦,若是梅宝清给你寻什么姐儿,你晓得该怎么做。”
                                          陆缄含笑看了她一回,柔声道:“我知道,都是你的。”


                                        回复
                                        举报|83楼2012-05-30 10:37
                                          【哈哈 意大终于正面描写了陆小二怎么解决问题的啊】352章 偶遇
                                           “现在只是准议,等到真的建起来,那少说也是明年的事情,可以多屯点货。到时候再打点一下市舶司里的人,也能比其他家好做些。所以你现在急也急不来,不如不要多想。”陆缄娇妻在怀,已经心不在焉,只管垂了眼眸看着林谨容绯色的抹胸和莹白的肌肤,低声问她:“今日已是五月三十,龚嬷嬷什么时候走?” 【陆小二的忍功越来越差啦 】
                                            便是委婉地问她什么时候才可以。林谨容看他的目光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得微笑:“她不走了。”
                                            陆缄笑:“胡说,你这两日不是在让人准备给家里的中秋节礼么。”一边说,手已经探入了林谨容的纱衣中,小声道:“可是丰盈了许多。”气息就急促起来。 【两个人越来越随意了】
                                            林谨容俯身在他耳垂上轻轻舔了舔,见他全身的肌肉都僵硬起来,眼睛越发幽深,再不敢逗他,停了手笑道:“看了黄历,初六是个好日子。但愿这雨不要下得缠绵了,她们路上也能好走些。”【阿容也变坏了】
                                            下一刻,陆缄已经把她推倒,一头埋在了她的胸前。林谨容耐心地安抚他,最终他绽放在她的手里,再不肯起身回他的房里去睡,她便也依从了他。 【绽放这个词很传神有木有?】


                                          收起回复
                                          举报|84楼2012-06-02 11:30



                                            收起回复
                                            举报|85楼2012-06-02 18:20
                                              楼主v5!分析的如此传神有木有?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6楼2012-06-02 20:52



                                                回复
                                                举报|87楼2012-06-04 20:11
                                                  【撒花 第10次肉肉终于来了 意大很给力 先来点铺垫】360章 回京
                                                  “三哥你看我这小院子如何?”陆缄一句话未说完,眼角就瞟到了林谨容母子,剩下的话就说不出来,只是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母子二人,伸手去接毅郎,笑道:“乖儿子,有没有想爹爹?”
                                                    毅郎盯着他看了片刻,侧过头往林谨容怀里躲。林谨容摸着他的头笑道:“自家爹爹都认不得了。”
                                                    “长大了。”陆缄也跟着伸手去摸毅郎的头,含笑把她母子打量个遍。毅郎养得白白胖胖,看那反应比他走之时懂事了许多。林谨容年轻,又是天生吃不胖的,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体型已经全然恢复。今日虽只是作了家常打扮,看着却十分诱人。
                                                    林谨容察觉到他的目光,心口也有些发紧,当着众人的面也不敢瞪他,只作不见,大大方方地抱了毅郎上前和林世全打招呼:“三哥一路辛苦。毅郎,这是你三舅舅。”【回来就猛看啊】

                                                  陆缄见她只顾着忙里忙外的安排他们的食宿,低声道:“阿容,交给春芽她们去做就好,你来我有话要同你说。”
                                                    林谨容见他神色严肃,以为陆家又偏离车道发生了什么事,匆忙把毅郎交给潘氏,跟他入了后院,走进卧房,问道:“怎么了?”一旁伺候的樱桃等人见状都赶紧退了出去,把门掩上。
                                                    门才关上,陆缄就把林谨容狠狠搂入怀中,他搂得那样紧,箍得她气都喘不过来,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汗味,闻上去异样的好闻,格外让人心动,林谨容听到自己的心跳得“咚咚”乱响,便把头埋在陆缄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腰。【会耍小手段啦 哈哈】
                                                    陆缄见她双目微闭,睫毛如蝶翼一般轻轻颤动着,脸颊如桃花般娇艳,身上又香又软,不由身心荡漾,先在她发顶亲了一口,低头噙住她的唇瓣,双臂发力,恨不得把她的腰勒断。林谨容被他弄得喘不过气来,却连指尖都不想动弹,只靠在他的怀里由得他胡来。
                                                    陆缄见她如此姿态,险些把持不住,却还记得还有林世全等着的,好容易忍住松开了她,在她唇边一吻,笑道:“你不嫌我臭?我自己都觉着自己发酸发臭了。我先洗浴换衣,怕三哥等急了。”【这就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待他入浴,林谨容找出换洗衣裳,替他解散了头发搓洗,问道:“家里的情况如何?祖父的身体还好么?”
                                                    陆缄舒服地享受着她的照顾,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差点没一头歪了睡过去,勉强打起精神道:“还好,祖父是有些虚弱,但如你所说,不似母亲说的那般严重吓人。”
                                                  【来点温情的铺垫】361章 安排
                                                  待得回了房,陆缄已经醒过一回,吃了厨房送上的面条,便又一头扎到床上去睡了。林谨容生恐吵着他,独自吃了饭后,又跑到东厢房里去陪毅郎,直到月上中天,该休息了,方才轻手轻脚地回房歇息。
                                                  陆缄躺在床上睡得烂熟,眉毛舒舒展展的,再不似刚收到林玉珍的来信,决定不下是否要去平洲看望陆老太爷时那样的愁样,看着倒似是一脸的满足平静。林谨容轻轻在他身边躺下,小心地抚了抚他的眉,这个男人,什么都想做到最好,什么都想两全,但实际上,他只是个凡人,她也只是个凡人,他们能够尽力去做,却不可能什么都做到最好,这世上能够两全的事情也更少。关于未来,她只能尽力去做,然后接受。
                                                  林谨容伸出双臂,轻轻圈住陆缄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胸前,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
                                                  陆缄睁开眼,迷茫地看了看她,伸手将她搂入怀中,动了动手脚,找了个两个人都舒服的姿势,又安安心心地睡了过去。【看到这里差点哭了有木有 两个人终于有进步了】

                                                  【真正的肉肉来了 第十次啊不容易啊】362章 离绪
                                                  【小毅郎也很可爱 这一章都拿上来吧】
                                                  仿佛是窗外下了雨,淅淅沥沥,滴滴答答,又仿佛是风吹过窗外的葡萄叶,到处一片沙沙声。只是这声响和平日里比起来未免也太吵人了些,林谨容正是睡意最浓之时,难免觉得有些烦躁,于是想把被子拉起掩住耳朵,试图将这恼人的声音掩去。


                                                  收起回复
                                                  举报|88楼2012-06-07 12:43
                                                    然则,她不过是轻轻动了动手脚,就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一只手以她最熟悉的姿势,放在她的腰间固定住她,温热的呼吸吹动她耳边的碎发,弄得她的颈窝里一片酥麻,火热的嘴唇犹如点火一般,从她的颈间一直延续下去。无需多言,不用睁眼,她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伸手反抱住陆缄,低笑道:“我只当是下雨刮风了,这般吵人,你不累了么。”
                                                    “今日休沐。”陆缄轻轻咬住她的耳垂,把她的里衣轻轻褪去,最大限度地紧紧贴住她,不让二人之间有一丝空隙。林谨容低低叹息了一声,如春水一般的绵软润滑,细密温柔。
                                                    这声轻叹落在陆缄的耳里,正如是一只无形的手,灵巧地在他身上跳跃着,拨弄着他心里最敏感的那根弦。每一下都恰到好处又让人神魂颠倒。于是他的气息更加炽热,力量越大,想把林谨容整个儿地揉进他体内去,同他一起上高下低,一起痛苦并快乐。
                                                    林谨容犹如在温泉水里畅游,犹如在云端漫步,舒服到了极点,却又带了几分惶恐和期待。
                                                    她犹如溺水的人,紧紧攀住身前的浮木,随波逐流,上下起伏,全然不管那浮木将把她带往什么地方。
                                                    “阿容。”陆缄在她耳边轻唤,汗湿的手掌将她的五指分开,掌心贴上掌心,心尖都颤抖了起来,骨酥肉麻,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他迫切地想给她更多,又渴望着能从她那里索取更多。他把她扶起来靠在他的身前,把她高高托起又重重落下。
                                                    林谨容将足尖绷直,又折转,攀沿而上,行到高处,突然坠落,黑暗过后一片灿烂,犹如桃李绽放,漫天花瓣飞舞,又如星子璀璨,明月当空。
                                                    一点微光透过窗纸射入屋里,累到极致,纠缠不休的两个人终于分开,陆缄吐出一口气,垂眸看着林谨容。她的头发早就四散开去,冰冰凉凉·如同水波里舒展的荇草,晨光下反射着乌鸦鸦的青,肌肤犹如上好的羊脂白玉·长眉如画,神态慵懒,别样的娇艳惑人,这是他的妻,他的女人,陆缄忍不住望着她微笑,将手指穿过她脑后的长发,在她微微肿胀的唇瓣上落下缠绵一吻,在她耳边低喊了一声:“阿容,你真好……”
                                                    林谨容半闭着眼,懒得回答他,只把双脚缠定了他。
                                                    天就要亮了,窗外鸟鸣婉转,晨风温柔,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不过如是,陆缄有些醉了。
                                                    良久,林谨容轻声道:“你醒着么?”
                                                    陆缄正在闭目养神,闻言只是轻轻抚了抚她的肩膀,表示他没睡着。
                                                    林谨容翻了个身,低声道:“我这些日子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等过了中秋,三哥把京里的情况弄清楚了,我便先领着毅郎回去,你看如何?”
                                                    陆缄此时方知她早前说等到入秋之后再带了毅郎上路的话是真的,不由又是欣慰又是叹息:“我不是才回来么?等到春暖花开之时再去也无妨。”一面说,一面又想到陆老太爷站在竹林里差点没咳死,还佯作无事的模样,于是语气又有些低沉犹豫了。
                                                    林谨容将他的头发在指尖缠了又缠:“信我已经发出去了,想来家里很快就该收到了。如今天已凉了,不冷不热,又有三哥在,我一路慢行,且停且行,只当是游山玩水。”
                                                    听说她已经发了信,陆缄沉默片刻,道:“那等到明年春天,天气转暖,我再使陆良来接你们母子。我们一家人,总不能分开太久的。”
                                                    林谨容一笑:“行。这些日子,你空闲之时,还要烦劳你陪着三哥四处走走,让他多认得几个人,多晓得几条路才好。不然这生意要做大,只靠着你我,还是不容易
                                                    陆缄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敢不从命?” 【意大写的太好了 不予多评了 大家自己意会吧】
                                                    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庭院里一片霞光。樱桃带着双福、双全两个,守着一大壶热水站在廊下,静候主人召唤。早就过了正常起身的时候,前院的林世全早已起了身,这边却是一片寂静。
                                                    双福站了很久,脚有些麻,忍不住低声问樱桃:“姐姐,什么时辰了?”
                                                    樱桃狠狠白了她一眼:“你等不得了么?二爷赶路疲累了,奶奶还生怕吵着他呢,你倒先聒噪上了。”


                                                    回复
                                                    举报|89楼2012-06-07 12:43
                                                      看了这个,我刚开始还不懂里面的一些话,越往后看,就好多了


                                                      收起回复
                                                      举报|91楼2012-06-07 17:27



                                                        收起回复
                                                        举报|92楼2012-06-07 18:15
                                                          还是这个帖子好,小丸子好久不能更新了。


                                                          收起回复
                                                          举报|94楼2012-06-13 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