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御前侍卫あ吧 关注:7贴子:325
  • 28回复贴,共1

御前侍卫:122章----看的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冯总,你这是何意?”龙飞阴鹫的看着冯小小,本来今夜,他注定是胜利的,但现在冯小小竟然插手进来?所以他怒了,明明还淡雅风清的他,像吃了毒药一般,脸色铁青着。 冯小小没抬头,将自已的风衣盖在江海龙身上后,淡淡道:“林先生乃家父好友,我是不允许别人伤害他的,况且这里是……”冯小小话音还未落下,空气中再次传出‘biu’的一声,一枚划破夜空的子弹瞬间穿破龙飞的头颅,掀起一大片头盖骨! 这种时刻,似乎所有人都把暗中的蘑菇给忘了,就连龙飞也忘了。 所以很戏剧性的,蘑菇打出了最后一发子弹,百分百命中了他的目标! 上海滩一代枭雄轰然倒地,死不瞑目。 本来应该会上演一幅生死撕杀的火爆场面,但是却戏剧性的出现如此转折! 一时间,本来还在交手的展护卫与铁男都停了下来,望向那越野车上,做着胜利手势的蘑菇。 很诡异的一幕,似乎被所有人遗忘的狙击手,结束了今夜所有的一切! 龙飞或许死得有点冤,狙击手刚才打了青须老者一枪,但却被那老者无形化解,而后老者离开,龙飞下令对林克卿进攻,再然后狙击手击发了第二枚子弹,一枪爆了龙飞的头! 展护卫和另外两个练气高手有点傻,他们和龙飞一样,似乎都把那个对青须老者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狙击手给忘了。 可是现在他们想起来的同时,却也无比的悔恨,狙击枪对青须老者无用,但不代表着对普通人的龙飞也无用啊? 这种低级的错误他们怎么可能会犯? 展护卫和另外两个高手瞬间将杀意提升到顶峰状态,悔恨和懊恼的怒意奔腾不休。 “死!~”展护卫暴发出最快的冲击力,飞一般的越向了车顶的蘑菇。 “死!~”另外两个高手也舍弃了林克卿,袭杀向蘑菇。 而远在车顶的蘑菇现在已经没有了子弹,眼看着三个怪物级别的高手向自已冲刺过来时,他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来,额头上的汗水也瞬间滑落。 “铁男,救人!”林克卿暴喝一声道。 铁男其实早就冲了出去,毕竟蘑菇的这一枪,令他太意外了,间接的帮助了他们。 “威尔,吴妈,救人!”冯小小也急得叫了一声道。 威尔的脚步略显迟疑,但吴妈却飞身而上。 然而,一切都显得太晚了,吴妈的速度虽然快,铁男的速度也不慢,但相对于第一时间出手的展护卫来说,还是慢了半拍。 一道人影从车顶呈抛物线状飞出了十几米远,砸到地面之时连嚎叫声音都没能发出来,蘑菇生死不明! 铁男再一次缠上了展护卫,吴妈则快速落到蘑菇身边,探了探蘑菇的脉博,又听了听心跳之后,脸色一瞬间就暗淡下来。 展姓护卫与铁男交手之时,口中暴喝道:“钟离,洪云,隐姓埋名,别再出世,我们应该去‘问道’了,走!”大力推开交缠的铁男后,展护卫快速向草坪中飞跃而去,而那钟离和洪云也分散逃脱,转眼间没了影子! 吴妈轻轻抬起蘑菇的脑袋,缓缓渡了一股气流进入蘑菇体内后,蘑菇的嘴里就大口大口的喷着血液,意识也随即转醒,睁开眼看到面前的吴妈后,学着江海龙的样子,咧嘴一笑,艰难的抬起手指着远处的江海龙道:“江哥醒了……告诉他,我完成了狙击任务……麻烦他……帮我娘养老送终了……”蘑菇说完,脑袋一歪,彻底的离开人世! 吴妈轻轻将蘑菇的尸体放下,深吸一口气,道:“这就是江湖么?” 林克卿没有过去看蘑菇,只是站在原地打了几个电话后,五分钟内,就来了几辆面包车,车上下来几个人,然后默默的收拾龙飞的尸体,蘑菇的尸体! 江海龙被冯小小和威尔抬回了自已的别墅,虽然他因祸得福,突破了凝气中期,但那一剑带给他的伤害却是极大。 单单是那醒目的外伤,就够吓人的了,一条笔直的伤口从额头一直延伸到小腹,皮开肉绽,连衣服都被齐刷刷的切开。 至于内伤? 经过吴妈的探查过后,虽然不至死,但少说也要休养几个月才能好转,脏器被重创,只能靠慢慢调养才行。 林克卿带着铁男离开了,蘑菇的尸体也不知被他运到了哪里,不过很显然,他把蘑菇当成了自已的救命恩人。


学会计,到佰平! 查看更多详情>>
F
  • 广告
这一夜,上海滩风起云涌,胡三死,高老大在自家别墅遭到枪击,幸亏保镖强大,否则他也必死无疑,不过饶是如此,他的小腹也中了一枪,没致命! 不过还好,牛坚强等人毫发未伤,更是全歼十二名来犯敌人。 上海滩的警车是呼啸了整整一夜,黑社会搞暗杀,还动了枪,市里领导震怒,责令**局展开新一轮的严打,不合格的夜场,有违法乱纪的夜场,全部关门停业整顿,彻查外来无业人员。 当然,这一夜所发生的事儿,老百姓依旧不知道。 江海龙醒了,只不过他的脸上,从额头到鼻尖再到双唇,那一条笔直的伤口煞是吓人,这道疤很可能伴随他一生。 虽然伤口之处已经粘上纱布,但江海龙还是感觉到隐隐作痛,同时也清楚,自已的面目恐怕全非了。 当然,伤口的疼痛全然没有听到蘑菇身死的消息来得撕心裂肺。 听到冯小小诉说昨夜发生的事儿,他突然间感觉到自已的魂儿好像丢了,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蘑菇……蘑菇……蘑菇…… 那是一个多好的兄弟啊,好日子刚刚来到,他却撒手而去……他……怎么就死了?怎么就那么傻?为什么要开那最后一枪? 丢了魂儿的江海龙支撑起重伤的身体,听不见急得劝解的冯小小的说话声,就那么一步一步离开了冯小小的别墅,迎着初升的朝阳一路向前走着。 他感觉自已对不起牛坚强,对不起孙大壮,对不起彪哥。 如果自已不把他们叫来上海,蘑菇又怎么会死呢?多好的兄弟? “江哥醒了……告诉他,我完成了狙击任务……麻烦他……帮我娘养老送终了……”这一句刺痛他心灵的话虽然是转告,但江海龙却感觉到蘑菇就在他耳边诉说着一样,久久的回荡在耳畔。 冯小小跟在江海龙身边,替他穿上棉大衣,又主动搀扶,虽然不知道江海龙要去哪,但是当她看到江海龙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时,还是忍不住的心痛,心疼。 威尔和吴妈开着车跟在后面,他们很难想象江海龙和蘑菇之间的友谊,当然,蘑菇的死,只是令他们有一种惋惜罢了,谈不上愤慨和心痛。 不知什么时候,江海龙的电话响了起来,不过江海龙没有去接,倒是被冯小小接了起来,江海龙没听清冯小小在电话里说的是什么,依旧向前走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两辆汽车停到了江海龙身边,牛坚强等人跑了过来,冯小小依旧对他们诉说着昨夜发生的事儿,只那么一瞬间,就在冯小小说完时,牛坚强和孙大壮还有彪哥也仓皇的倒退两步。 三兄弟的身体在发抖,眼圈在发红,一时间一群人站在街角,形成了诡异的一幕。 没有人再吭声…… 江海龙疲惫的看着牛坚强三人,张了张嘴巴不知说什么,但最后却也终于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牛坚强上前一步,搀住江海龙,欲言又止,道:“江哥,咱们去看看蘑菇吧!” 江海龙在这一刻突然间想哭,牛坚强的举动无疑在告诉他,他并没有怪江海龙,也并没有因为蘑菇的死而与江海龙疏远。 孙大壮和彪哥也上前一步,而后孙大壮突然间咧嘴一笑:“一世人,两兄弟,我们怎会怪你?” 彪哥也叹息一声:“江哥,我想学练气!” 江海龙终于滑落两滴泪水,狠狠的点了点头:“放心,会的,会的,我把我会的全都教给你们!” “走吧,我们去看蘑菇吧,不知道他一个人会不会害怕㊣(7)!”牛坚强主动把手机递给了江海龙,示意江海龙打通林克卿的电话。 __


回复
举报|2楼2012-03-27 11:01
    一个小时之后,上海,废旧汽车处理厂! 江海龙与牛坚强等人见到了安安静静躺在水晶棺材里的蘑菇。 此时的蘑菇显然被化了淡妆,穿着合体的西服,名贵的手表,暂新的皮鞋,双手自然放在前胸,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睛,没有一丝痛苦,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林克卿身穿白色孝服,闭着眼睛,盘膝坐在水晶棺旁边读着佛经,声音朗朗,铿锵有力。 水晶棺四个角落里同样有四个身穿佛纱的四个上了年纪的和尚与林克卿一起诵读。 江海龙等人很诧异,跟着江海龙来的冯小小也惊了惊,林克卿信佛,在富豪圈子中人尽皆知,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能请来四个明显是佛法大家的人物来给蘑菇超渡! 感觉到有人进来后,林克卿顿了顿,抬头看了江海龙等人一眼后,继续闭目,但诵读声却停了下来。 “蘑菇,我的兄弟!”牛坚强、孙大壮与彪哥三人终于忍不住,泣不成声,单手捂在胸前,深深的对着水晶棺里面的蘑菇鞠起了躬。 江海龙也鞠着躬,虽然鞠躬的时候,伤口迸裂,血液渗出,疼痛无比,但此时的伤痛又怎么比得了此时的心痛? “蘑菇,我的兄弟!”江海龙在心里默念着,泪水夺眶而出。
    林克卿给蘑菇连续做了七天的法事之后,原地在废旧汽车处理厂火化,只留下一坛灰白色的骨灰而已。 这个年过得无滋无味,江海龙给自已开了一副中药方,调理气血脾脏的中药方,身上的伤口虽然在渐渐愈合,但疤痕是避免不了的了。 不过吴妈也提醒江海龙,国外有先进的疤痕处理技术,只要他肯花大价钱,可以把面目全非的伤疤处理得相对淡一些。 当然,如果江海龙能达到凝气后期,也是一样可以用体内的真心每日滋养疤痕,或许几个月后疤痕的皮肤就会脱落,从而焕然一新。 不过江海龙却似乎并不在意脸上那一道吓人的伤口,至少……在没报得蘑菇的仇恨,没有还赐那青须老者一剑之前,他不打算将疤痕弄掉。 一道疤而已,没伤筋也没动骨,不影响吃喝拉撒,没有必要太在意,形象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都是满足小白脸的虚荣心的。 很可惜,他江海龙不是小白脸,也不是靠脸蛋吃饭的人。 陈楠在初一的时候就独自回来了,白雪也守在了江海龙身边,离奇的是连徐子琪也整天往江海龙家里跑。 刚开始的时候,徐子琪很不受陈楠的白雪待见,冷面冷眼冷讽刺,不过徐子琪却不娇不纵,所有的一切都漠然接受,像个死皮赖脸的赖蛤蟆一样,从来不生气,也不和陈楠白雪顶嘴。 连续过了三四天之后,陈楠和白雪的刻薄言语也就相对少了一些,但明显两个女人还是一个阵线,与徐子琪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江海龙没有掺合几女的纷争之中,他受伤不轻,陈楠和白雪也没有怪罪他把徐子琪招到家里,所以日子过得很平淡,江海龙成了药罐子,每天都是六遍中药。 牛坚强和肥猪去了一趟广西,因为蘑菇的母亲在广西,是个下岗工人,打零工为生,偶尔当保姆,偶尔做一些富贵人家的家务。 牛坚强和肥猪到了广西后,并没有如实相告,因为他们没办法开那个口。 蘑菇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他是独子,他母亲这么多年也是单身,家境不富裕,住的也是平房,才三十多平米,家徒四壁,没有什么象样的家具。 牛坚强与肥猪假装路过广西,所以顺便过来看看,并且给了蘑菇母亲一张银行卡,没说多少钱,只说是蘑菇让他们转交的,凭密码可支取。 江海龙的本意是把蘑菇的母亲接到上海,为其养老送终。不过牛坚强却婉言拒绝,称其蘑菇母亲那种人是宁可饿死累死,也是绝对不会靠别人施舍过日子的人,是一个很刚强的女人。 江海龙对此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心里已经做出了某种打算,但现在不是实施的时候。 之后,大年初九,牛坚强和肥猪返回。 这十几天内,徐黑脸和徐二军都来过上海探望江海龙,当然到目前为止,他们也没有继续向上海渗透,毕竟上海方面的严打很历害。 所有夜场都被整顿,合格之后才能开业,而且几乎每夜都有**巡检,那些卖肉的卖毒的也销声匿迹。 至少表面上,上海歌舞升平,黑社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初九这一天,江海龙的建设用地批文被批了下来,徐黑脸和林克卿都在背后做了大量的工作。而且那批文还不只江海龙的一处建筑,是整个纺织厂区,全部扩土动工,建设高层住宅小区和商业区。 合资人是三方,徐家,林家,还有他江海龙。 当然,对于这些生意上的往来,江海龙似乎失去了兴趣,让陈楠和白雪以及徐子琪全权负责。 冯小小这些天似乎很忙,好像是冯德海开始动手了,公司接二连三出现状况,比如说建筑工地死了人,还不只一个,建筑材料之中被建设监管部门查出大量不符合标准的水泥等等。 还有重庆正在建筑的商场在初五的时候着了一场大火,虽然没死人,但损失也巨大,还有一些出口的商品也出现了质检不合格等等。 冯小小深陷冯德海设计的圈套之中,并且冯德海已经向总部告发,而冯小小本人也在极力查找相关证据,虽然做了一定的准备,但也被冯德海打得措手不及。


    回复
    举报|3楼2012-03-27 11:02
      当然,冯小小能不能最后力挽狂澜,也不是他江海龙关心的事儿。 这一段时间,江海龙除了休养之外,就是暗中组织大量人手,开始查找展姓护卫与洪钟二人的踪迹,这三个人虽然当天临走时说隐姓埋名,去‘问道’,但江海龙立誓,必须要杀! 表面上海风平浪静,但暗地里却也依然风起云涌,胡三被枪杀,留下大批黑道生意,听说高老大也打算金盆洗手,移居到了香港,内地的生意正在逐渐变卖。 上海滩的金手指韩立言则在暗中伸出黑手,竟然全盘接收胡三的生意,连高老大的部分产业,也都转手变卖给他。 对此,江海龙也依然没兴趣,虽然高老大临走之前和他通过一次电话,问他有没有意思收购其旗下的诸多企业。但江海龙却直接拒绝,称并不想继续扩大。 初九晚上,江海龙招开了一次会议,到场人不多,全都是他的身边人。 这一次,江海龙重新让陈楠打印了股份分配协议,其中包括绿荫阁在内,以及十二家夜场,进行了重新评估。 而后,协议之中,他身边所有人都变成了股东,包括孙大壮和彪哥,还有蘑菇的母亲在内,每个人竟然占了百分之十五。 肥猪百分之十五,牛坚强百分之十五,孙大壮、彪哥、蘑菇的母亲,各自百分之十五。 几人加起来的股份直接是百分之七十五。 白雪占了百分之十,陈楠百分之十,而两只雪豹张亮和李海各占百分之二点五。 自此,他江海龙若大的无形资产被分配,而他江海龙竟然一分也没要。 对于江海龙的举动,所有人都表示不签。不过到最后,众人也拧不过江海龙,用江海龙的话说,他还是占便宜的,至少自已的两个女人,不是占了百分之二十吗?比任何人都要多的! 股权分配完毕后,公司没有名义上的大股东,以后如果有重大事宜的话,需要所有股东都表态才行。 不过最后,江海龙还是被众人推出,做名誉股东,董事长,协议上也加了一条,江海龙有以原始资金回收各股东股权的权力。 再接下来的几天,也就是正月十五之前,江海龙把自已的练气法门与心得写成了一本厚厚的材料,转交给每人一份,就连白雪和陈楠都分了一份。 当然,至于到最后谁能鱼游入海,那就靠各自的造化了,因为练气这种东西,是靠自身的领悟与感应的。 有的人,你就算给了他最高级的大乘练气法门,他也一辈子迈不过那个坎,一辈子也养不了气,练不成气! 正月十四,江海龙请所有人吃了一顿饭,林克卿和铁男都叫了过来,还有冯小小吴妈,连唐柱和美娇娘都叫了过来,没去饭店,就在江海龙的别墅,众人围着两张大桌子,吃到了凌晨三点才结束,而后谁也没有离开,全都在江海龙别墅睡的。 正月十五,警卫局老五袁亮神出鬼没了来到的江海龙的别墅。 要知道,之前江海龙根本没告诉过袁亮自已住在哪的,可是这袁亮却还是直接找了过来。 袁亮穿的是军装,中尉军衔,来了之后就甜着嘴的叫大嫂子,二嫂子,见到徐子琪后,又问江海龙用不用叫三嫂子! 江海龙笑骂:“叫三娘!” 袁亮乖乖喊了句三娘,把徐子琪弄了一个脸红。 江海龙本来打算让牛坚强等人也参加集训的,不过蘑菇身死之后,这种念头他就打消了,而且还给他牛坚强他们练气的法门,所以与其参加那种集训,还不如让他们继续在商场上打拼呢。 正月十五晚上,江海龙与袁亮一起前往军区机场,江海龙临行前带走的依旧是马鞭,军刀,中药! 机场内一架军用飞机已等在那里,在坐的全是军人,只有他江海龙一个穿棉服的。


      回复
      举报|4楼2012-03-27 11:02
        先发这几章,看的顶


        回复
        举报|5楼2012-03-27 11:03


          ㊣(7)飞机的目的地是成都军区,而后还要坐直升机前往藏边集训地。 军用飞机缓缓升空后,袁亮磨磨蹭蹭的从包里抽出一封信,递给江海龙道:“张老爷子让我给你的。” “你们都知道了?”江海龙接过信笑道。 “一举一动,晚上和哪个嫂子日的,老板说都有备案呢……”袁亮嘻嘻笑道。 江海龙笑骂一声,打了一下袁亮道:“那老板有没有说‘那个人’是谁?” “老板不知道,但张老爷子好像知道,看信吧。”袁亮指了指信封道。 “哦。”江海龙小心翼翼拆开信封,抽出两页稿纸,全都是张之涛亲笔写的毛笔小楷,字迹工整,隐隐的透着一种豪放之意,打眼一看之下,就是练了多年毛笔字的书法大家所写,以竖为线,整整两大页。
          海龙吾徒: 张之涛的标注先写了海龙吾徒四个大字。 然后,继续写道:近日发生之事,我已知晓,但吾心甚慰。 :三十功名尘与土,如今你已而立之年,有此番成就,业已超脱世俗想象。 吾中华大地,传承万年,不凡奇人异士,数之不尽,过江之鲫。 前日你所发生之事,其实我早有预料。人之体魄,潜力无限,你我能有如此造化,那旁人也未必没有。 何谓道?为师不知,但为师却知晓,道乃本心,道即是心志、意志,义往无前的勇气。 为师六十才进入凝气之期,而你现在才三十,足足比为师提前一倍,即便为师不知华夏之地的天才异士是什么样,但你能有如此成就,那也说明你有望探索道的边缘,至少是世俗之中的佼佼者。 凡事莫须强求,唯心所欲,才是道。 七六年时,中南海曾来一人,此人白须白发,脚踏云靴,一步百米,寿诞已有三个甲子! 此人叫‘庄云栋’,号‘庄云居士’,与为师有师徒莫交之谊,久居‘九华山’,虽已过了数十年,但为师估略,他应在世,如有时间,你不妨前往九华山,向他问道,讨教一二,或许对你修行有所帮助。 如见到他,代为师向他执弟子礼,问安,问好! 张之涛于元月初一夜,提笔! __ 江海龙读完信后,小心翼翼的收进怀里,同时心里却早已震惊得骇浪滔天。 七六年时,那个庄云居士就有三个甲子的寿诞,那到现在岂不是二百多岁了?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怪物?怎会有如此离经叛道之人,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江海龙感觉到自已的心脏都剧烈的跳动起来,不论是自已也好,还是张之涛也罢,和那庄云居士比起来,似乎真的是坐在井底的青蛙。 那种人的天地和自已所看到的天地,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世界。这种人才是行走在大道上的娇子。 如果真能得到那庄云居士指点一二,可能会令他受用终生吧? “看来有机会,我应该去一趟九华山了,那青须老者说我落了个小乘之道,想必真正的大乘之道,便是他们那种人修行的法门吧?”江海龙暗中捏了捏拳头,他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如此迫切的想得到些什么,从没有像现在一样,如此明确心中的目标。 望了望飞机外的茫茫夜空,江海龙深吸一口气:“青须老者,青丘,终南山,我早晚会还赐你一剑的!” __


          回复
          举报|6楼2012-03-30 09:26
            正月十六,成都 区藏边某集训基地,这基地矗立在昆仑山脚下,三面环山,有一条公路通往成都方向,基地内有三台解放,三台猎豹,一架直升机和一架军用急救车。上午十点半,基地四楼会议室。


            回复
            举报|7楼2012-04-02 13:47
              “欢迎你,江教官!”一位两杠四星的大校军官,高兴的与江海龙握了握手,虽然当他看到江海龙额头往下那一条笔直的疤痕后很诧异,但也没有过多询问。江海龙的部队档案他在几天前就已经看过了,虽然很笼统,但也知道这江海龙是警卫局的人,首长身边的警卫。


              回复
              举报|8楼2012-04-02 13:47
                “王部长,你好。”江海龙在飞机上就由袁亮介绍了基地的相关人员。王部长,集团基地作战部长,大校军衔,听袁亮说,这次集训任务结束,这老家伙就是少将了。王部长是此次集训的一号首长,集训大队大队长,负责全面工作。王部长身后也站着一些人,包括后勤、医疗、作战参谋等等,都是临时组建这只集训队而调派过来的军官会议室同样站着两名身穿作战服的作战军官。这二人没有佩带军衔,戴的也是大号的遮阳帽。江海龙只扫了一眼后,就看到了一个熟人,牛坚强的营长,姓朱,叫朱奎,此次,他也是集训教官之一。“江教官,我给你介绍一下。”王部长指了指朱奎道:“朱奎,我们成都军区的某作战旅的副旅长,此次他负责战术训练……”王部长还没说完,江海龙就与朱奎‘啪’的一声击了一掌!“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二人击掌过后,熊抱了一下。


                回复
                举报|9楼2012-04-02 13:48
                  中,各路英豪聚齐,最大的官至中校,最小的也还是刚入伍一年的列兵。 当然,他们进入基地后,也就没有了官职大小,统一穿着无肩牌的作战服,甚至他们连名称都没有,只有代号。 从一号到七十二号,排名不分前后和大小。 由于训练还没正式开始,所以他们现在还很放松,互相之间也都增进感情,猜忌一下这四名教官是不是阎王,三个月内会受到何种折磨等等。 当然,此时的江海龙也有说有笑的与王部长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但也偶尔扫视几眼饭堂里的学员们。 “那个和王部长说话的就应该是总教官了吧?你看他那脸,好吓人的一条疤啊……” “不过你看他总是微笑,似乎并不怎么吓人嘛……” “越是这种人越让人害怕啊,脸上有疤的,都是心里变态啊,这次我可惨了……” “你怎么又惨了?” “因为我帅啊,我这么帅,他那么丑,你们想想,他能看我顺眼吗?” “别说话了,他站起来了……” “这么快就吃完了?才十分钟啊……” “另外三个也跟着出去了……” “他奶奶的,肯定是合计怎么治咱们去了吧?” 然而,正在这名学员刚刚说完的时候,食堂外面就吹起了哨声,三短一长,紧急**的声音。 “所有学员,立即**!”王健吹完哨声后,对着食堂里大声吼道。 “操,饭还没吃完……” 七十二名学员有点欲哭无泪,看样子恶魔的地狱生活要开始了啊,才他妈的正月十六啊。 一分钟内,七十二人列队完毕,从高到低,充当临时指挥的是一号学员。 “报告教官,学员**完毕,应到七十二人,实到七十二人,请您指示!”一号学员对着王健敬礼道。 “稍息!”王健也是一黑脸,个头不高的他,两块胸肌特别大,肩特别宽,手掌也特大,梳着寸头,有棱有角,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江海龙站在袁亮和朱奎中间,袁亮和朱奎呈跨立状,朱奎一脸平静,倒是袁亮笑嘻嘻,背着手的手心后面有几粒花生米,他其实也没吃饭就被江海龙叫了出来。 王健命令下达之后,就退到了朱奎身边,露出了刀疤脸的江海龙。 江海龙看了一眼手表,此时他谈不上一脸冰霜,但也没有像袁亮一样嘻皮笑脸。 “很不错,四十二秒集结完毕。”江海龙终于咧开嘴,干涩的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事儿,耽误大家吃饭了。” “嗯,从这一刻起,正式进入训练阶段,没什么大要求,一句话,做到令行禁止就可以。” “还有,以后用餐时间规定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内必须吃完。” 江海龙扫了一圈昂首挺胸的学员后,继续道:“有没有有胃病的?如果有马上站出来。” 七十二名学员没有动,也没有人站出来,傻子这时候才往出站呢。 等了几秒后,发现没有人站出后,江海龙继续点头道:“好,没有胃病就好啊,其实我有胃病啊,当兵的有几个没有胃病的呢?” “解散,继续吃饭!”江海龙清喝一声后,转身就走,也没介绍自已姓甚名谁,很荒诞的**,意味深长的训话。 不少学员心里暗骂,没屁事你集屁合啊?脸上有疤的果然是心里变态啊。 学员解散,该吃饭的吃饭,该休息的也休息,而江海龙却开着车带着三个教官先在基地里面转了一圈,之后又走出了基地,不知道上哪转圈去了。 下午两点,四人一起回来,然后去了文书室,打印了一张集训淘汰表格,然后把一号学员叫过来发了下去,让学员们自已熟悉。 淘汰表格很苛刻,分名学员分值共计一百分,三个月的训练过后,分值剩余最多的会有机会留下来。 三个月期间,如果分值被扣没,那你很不幸,直接踢回原籍部队。 那‘有机会’三个字是双引号,并没有确定分值多就会一定留下来,最后要以总教官的决定为准。 也就是说,到最后,就算你剩下一百分,没有被淘汰掉,如果人家总教官不认可的话,你也留不下来。 而最让所有学员们费解的是,这表格上面并没有注明什么情况下才会被扣分。只是标注以总教官命令为准。 __ 就在表格发放的两个小时后,也就是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学员楼内传来了一长两短的紧急**的哨声。 一长两短,是全副武装的**方式。


                  回复
                  举报|11楼2012-04-02 13:48
                    学会计,到佰平! 查看更多详情>>
                    F
                    • 广告

                    午饭前的操场上,学员列队,后勤文职军官列队,基地警卫排列队。 三个方队,同时唱军歌。 当然,江海龙与袁亮四人也在文职军官的队伍之中,他们四个的着装与所有人都不一样,他们的作战服是土黄色的迷彩,与四面环山的山地颜色一模一样。 军歌陆续唱完,三个方队分成三条纵队走向食堂,没有人交流,但学员队队伍之中却都好奇的看了几眼江海龙他们。 “看,那四个人就是咱们今后的四位教官了吧?” “应该就是了,听说这次集训的教官是四人,有一个总教官,今天刚来的。” “也不知道这个教官怎么样,上次我集训的时候,就碰到个黑脸,差点把我们折磨死。” “听说了吗,这次的淘汰率和死亡名额都非常高。” “高又能怎么样?反正最后留下的肯定有我!” “嘿,我出发前,军区首长都给我下死命令了,必须留下啊……” “我们军区的领导倒没有那么命令,只是让我尽力而为……” 学员进入食堂后,就一边吃饭一边交流起来,这一批学员之 而全副武装包括枪支、背包、行李、水壶、弹夹、军刀、压缩饼干、火种,整套单兵装备的重量共计25公斤。 毕竟是各军区的精英,所以**的非常快,三分钟内,七十二人全部**完毕,整装列队。 江海龙此时也换了装,武装皮带也扣在了腰上,还配带一把军用的五四手枪。 “很不错!”江海龙掐着秒表,依旧难看的咧嘴笑道:“最后出来的5号扣两分。” 朱奎立即掀开记本表,扣掉五号学员两分。 而那五号学员也憋了个满脸通红,并没有任何意见,谁让他是最后出来的呢? 然而,正在所有学员为五号惋惜之时,江海龙的声音却也再次响了起来,指着队列里,道:“7号,24号,35号,17号,各扣三分!”声音冰冷,不容质疑。 “呃……”所有人都是被江海龙的话弄得一楞,特别是24号,他可是第三个跑出来的啊,怎么还被扣分,而且还比五号多扣一分? “报告。”24号深吸一口气,大声喊了一句。 “说。”江海龙清冷道。 “我没有最后出来,为什么还扣分?我不明白,请总教官解释!”24号大声质疑道。 “没有解释,加扣两分!”江海龙用着比二十四号还要大的声音冰冷的回答道。 “我……”一听又加扣两分后,二十四号立即就急了,这教官也太无理取闹了吧?但他还没有说出话的时候,江海龙就继续冷漠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没有任何人权,没有质疑的权利,我的话就是圣旨。” “听明白没有?”江海龙大声喝道。 “我……听明白了!”二十四号脸红脖子粗的吼了出来。 “其它人听明白没有?”江海龙继续冷着脸的问道。 “听明白了!”所有人都大声吼了起来。 江海龙皱眉:“我没听清,大点声!” “听明白了!”这一次,七十二名学员全都扯着嗓子喊了声来。 “很好!”江海龙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要记住一点,那就是完全服从我的命令,如果有意见你们可以投诉我,当然,在这个基地,我是最高军事主官,你们的投诉报告也要交给我。如果㊣(7)你们还不服,那就请回,哪来的回哪去!” 没有人敢吭声……


                    回复
                    举报|12楼2012-04-02 13:49
                      “好了,大家先热热身吧,二十公里越野,没有时间限制,不过最后的十名会扣分,具体多少分我也没想好,到时候看我的心情!”江海龙挥了挥手后,就上了吉普车,而王健则跑到队列前面大声道:“向右转,跑步走!” “妈的,变态啊,还要看他心情?”不少学员心里都嘀咕起来,这总教官果真是个变态。 听到王健下达了命令后,所有人都向前快速跑去,必竟谁也不想落到后十名! “江教官,为什么要扣那几个人的分?”朱奎也跟着江海龙上了车,但王健和袁亮却跟在队伍里跑了起来。 “着装不整,背包松懈。”江海龙嘿嘿笑道。 朱奎也跟着笑了两声,他知道江海龙的能力,而他来这里做教官,也是全力配合江海龙的。 “对了,这批学员你感觉怎么样?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人没有?”朱奎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江海龙点头笑道:“有三个,很不错,或者可以说,我非常满意!” “哦?哪三个?哪里有特殊的地方?你怎么看出来的?”朱奎惊讶道。


                      回复
                      举报|13楼2012-04-02 13:51
                        江海龙抿嘴一笑:“不服的24号和最后出来的5号,还有10号,他们三个不简单啊,比当年的我还要强……” 地狱般的训练开始了,江海龙就好像真是一个变态,一个疯子一样,或者称他为虐待狂也不为过。 正月十六当晚,江海龙连续两次紧急**,十二点一次,跑了一个小时后,学员回去休息,半夜三点半又来一次,这一次一直跑到天亮才回去。 一直连续十天,学员们别的没干,就是体能训练,除了跑步之外,蛙跳、兔蹦、单双杠,扛圆木五公里跑等等等等,疯狂的压榨学员们的体能极限。 最让学员们受不了的是,江海龙根本不给他们休息的时间,每天到晚上在查铺过后,所有学员都会把衣服偷偷穿上,把行李打好背包。 因为江海龙那厮连续十天,每天晚上必会两次紧急**. 而且这十天之内,所有学员都被扣了大量的分值,连抱怨都扣分,顶嘴或不执行命令的扣分更多。 十天之后,淘汰了六个精英。 没错,短短十天,单单体能一项就被他淘汰六人,打铺盖回原籍。 要知道,这些精英在各军区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啊,那可都是比武时拔尖的存在啊,但在他江海龙这里,依旧被淘汰,坚持了十天后被淘汰。


                        回复
                        举报|14楼2012-04-02 13:52
                          当然,这被淘汰的六人,并没有被江海龙送走,因为要等三天,也就是三天后送给养的车过来后,跟着给养的车一起走。 不过这六人却也没有了再训练的机会,只能呆在营房。 “疯子……” “变态……” “阎王……” “魔鬼……”


                          回复
                          举报|15楼2012-04-02 13:53
                            “大 八……” 暗地里学员们给他起了无数个外号,同时经过十天的相处,学员们也知道他姓江,但具体来自哪里,依旧是个迷。 最令所有学员愤慨的是,这总教官每天在训练他们的时候,总会做出让人忍不住要揍他一顿的冲动。 有一次,江海龙惩罚所有学员没有早餐,但训练的时候,他却拿着鸡腿,流着油的鸡腿自已吃。 而且每天他都会与外界煲电话粥,和一些女子说着暧昧的话,在他嘴里,则称呼这些学员为‘小鸡崽儿’。 “对,这些小鸡崽儿不好管啊,翅膀还没硬呢,就总在暗地里瞪我啊,要杀人啊……”江海龙声音不小不大,但在他身边所有训练的学员却都能听到。


                            回复
                            举报|16楼2012-04-02 13:54
                              这十天之内,包括年龄比较大的朱奎每天都跟着参加训练,袁亮和王健更不用说,学员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一点也不落下。


                              回复
                              举报|17楼2012-04-02 13:55
                                唯有江海龙,一脸病态的江海龙,这十天之内就没看到跑一步,从来以身作责。 学员们怨气比较大,与其它三个教官的关系都比较好,但却与江海龙生疏得很,连话都不说。 第十一天,中午,江海龙站在操场上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笑道:“今天天气不错,下午打 吧,每人十发子弹,低于八十环的扣九十分,低于七十环的,直接回家!” 学员们听到江海龙这种轻描淡写的话后,面色大变,今天哪里是天气好?


                                回复
                                举报|18楼2012-04-02 13:56

                                  下午一点半,集训十天后的第一次打靶开始,不过江海龙这厮依旧玩着花样,打靶前还集体热身,跑个五公里再说。


                                  回复
                                  举报|20楼2012-04-02 13:58
                                    五公里一跑完,所有人还没来得及休息,就是三种姿势打靶。十发子弹,站姿三发,跪姿三发,卧姿四发。


                                    回复
                                    举报|21楼2012-04-02 13:59
                                      要知道,当一个人刚做完剧烈运动后,气息根本不稳,天气还刮风下雨,汗水和雨水夹杂后,令人视线模糊,打靶时根本发挥不了最好的成绩。 然而,江海龙这厮就是让他们在最差的环境下去打靶。从一点打到三点,训练结束。没有人是七十环以下,毕竟是各区的精英,枪打得不好,也根本不能派到这里。但八十环的还是出现了二十多人。 没错,就是二十多人是八十环以下。当打完靶列队完毕后,整个靶场的气氛都有些萧杀和凝固,特别是那二十多人,一个个紧张得不得了。 江海龙看着成绩单,袁亮嘻皮笑脸的给他举着雨伞。 “二十三个,操,这么多,你们是精英?”江海龙用着质疑的语气问道。


                                      回复
                                      举报|22楼2012-04-02 13:59
                                        没有人回答他,其实不用他说,这里的不是精英又是什么? “算了,每人扣九十分之后……嗯嗯……”江海龙拿着笔指指点点道:“不好意思,你们被淘汰了!” “不……”学员队伍中暴发出一股股暴虐之气,二十三个被淘汰的人燥动不安,一个个终于忍受不住,大声的喊叫起来。 “我们不服,不服,这种天气能说明什么?你不能这么干,你这是独断专行。” “不服?”江海龙歪着脖子,傻呵呵的问道:“不服那些没被淘汰的,还是不服我?” “我们不服你,我们认为你没有资格做我们的教官!”其中三十号学员大声的吼道。 这三十号学员膀大腰圆,一看就是练家子,江海龙看过他的档案,南京军区猛虎旅的一个中尉连长,精英,王牌! “说出你不服的理由,如果说不出来,我不介意写一封建议信送到你的原籍部队!”江海龙面无表情道。 “你的训练方式不对,我对各军区的训练课目都有所了解,而且这一次我们是要抽出九人参加国际特种兵比武的,你这是在用你自已的私欲训练我们,你不合格。到最后你会毁了这次国际特种兵赛事!” “而且,你做为一个总教官,那就要以身作责,我们很怀疑你是一个冒牌货,只会动嘴皮子的冒牌货!”三十号吼得整个山谷嗡嗡作响,其它二十二人,甚至其它没被淘汰的学员们都眼圈发红。


                                        回复
                                        举报|23楼2012-04-02 13:59
                                          “对,你就是冒牌货,如果你能在这种条件下,也打进八十环,我们就心甘情愿离开,否则我们不服!”又有几个学员喊了起来,冒着雨,声音震彻云宵! “操,你们变态啊……”江海龙忍不住的笑骂起来,他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不宜做剧烈运动,虽然从受伤到现在过去了二十多天,但如果想完全康复,至少要一个月才行。 他还有七天的药没喝完,七天喝完后,就应该差不多了。 看到江海龙发笑,所有学员们都楞住了,这是江海龙在训练以来,第一次笑,虽然是苦笑,但毕竟还是笑了。 “想比的话,我来!”就在江海龙刚刚笑完之后,原本还一直嘻皮笑脸的袁亮冷着脸的站了出来。 “滚一边去,你凑什么热闹?你赢了他们㊣(7)也不代表我赢,他们依旧会不服。”江海龙瞪了袁亮一眼道。 “可是你……”袁亮没说完,江海龙就挥了挥手,道:“这天气,我可不想和你们比,衣服都弄湿了,我怕感冒。” “你……”听到江海龙如此无耻的话后,所有学员都急了。 “行了行了,你们先不用急。”江海龙再次挥手道:“说实话,我也不想赶你们走的,知道你们回到军区肯定会遭非议。” “这样吧,我妥协,都先留下,和前面那六名一样,变成第二梯队,每人扣三十分,如何?”江海龙的态度一下子变成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竟然用起了商量的语气。


                                          回复
                                          举报|24楼2012-04-02 14:00
                                            所有学员楞了楞,然后又互相看了看,那二十三人更是用了一种感激的目光看了江海龙一眼。 当然,此时江海龙在他们心里的印象也瞬间直线下降,江海龙妥协,那是不是证明他就是个只会动嘴皮子的花瓶?或者说,他根本没信心打到八十环以上? “好了,今天下午休息一下午,晚上加餐,明天体能训练结束,换课目!”江海龙一挥手后,直接钻进了吉普车。 看着呼啸而走的吉普车,所有学员都楞了,因为这个变态怎么突然间不变态了?他明天要换课目,换什么课目? 与此同时,开着车的朱奎也不知道江海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笑着问道:“怎么改主意了?不淘汰了?”


                                            回复
                                            举报|25楼2012-04-02 14:00
                                              “嗯,不到淘汰的时候,这些都是精英啊,让他们跟着训练三个月,对他们自身有好处,即便到最后没能参加特种兵比武,但三个月过后,我也会让他们变成真正的猛虎!” “换句话说,我有点舍不得他们……” 他江海龙不是真的变态,也不是虐待狂。刚退役不久的他也是军人,其实打心眼里,他真心疼这七十二人。 不过心疼归心疼,但做为总教官的他也必须要狠心,其实到最后拿第一不是他的最终目地,他的目地是,这七十二名学员到最后,叫出一个去比赛都能拿第一。 他变着法儿的折磨学员,其实也是一次次在挑战他们的心理极限,挑战着他们的潜能。 这七十二人可是全军挑选出来的精英,自身的实力非常强大。换句话说,就算不用他江海龙训练,到时候他们去参加比武也能得到名次。 只是这三个月的集训,对他们今后的人生都很重要,他要的不是一时的猛虎,而是要他们今后不论到哪里,都永远是嗜血的恶狼!


                                              回复
                                              举报|26楼2012-04-02 14:00
                                                想看后面的顶


                                                回复
                                                举报|27楼2012-04-02 14:01
                                                  御前侍卫内容简介:想看后面的顶


                                                  回复
                                                  举报|28楼2012-04-03 06:15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