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魅吧 关注:157,663贴子:4,433,923

【GL文】《不负流年》(完结) 作者:朝倾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


沙发。


沙发。


楼你的文呢,更了@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2-02-11 21:18
    简介:谁,执我之手,消我半世孤独;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我,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我,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
    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
    公主也好,女皇也罢,不过也是与常人无异,
    我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今生可以无情,
    可终究也不过尔尔,挡不住心中情愫,抵不过温柔缠绵。
    我想有一个人能明白我,即使我什么都没说。
    而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某人说:
    如果是跟着理智走,要有勇气;
    如果是跟着感觉走,要有倾其所有的决心。
    那么已经没有言语能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假如你是一颗长满了刺得仙人掌,我也愿意拥抱你。



    1、楔子 ...


      公元一百三十二年六月,昭国内乱,丞相许瑜琛连同兵部尚书邢森勾结
      御林军都尉统领冷超举兵谋反,建立楚国,丞相许瑜琛在长安登基为帝,国号清辉。
      
      公元一百三十二年九月,边关驻守大将顾慎拥立先皇遗孤,皇四子岐王赵从
      云为帝,建立后昭,国号昌平。
      
      公元一百三十三年二月,顾慎领兵一路南下攻进长安,许瑜琛等人仓惶东逃,同年
      三月顾慎平乱于新野。
      
      公元一百三十三年五月,顾慎废昌平帝赵从云,建立明国登基为帝,国号建元,史
      称明太祖。
      
      公元一百三十七年七月,太子顾辰逸迎娶天门少门主颜汐柔为妃。
      
      公元一百三十八年四月,建元帝驾崩,太子顾辰逸继位,国号新元。同年10月皇后
      诞下一名公主,皇帝大喜,取名思敏,赐字偌颜,封号长乐,愿天佑其一生安宁长乐。
      
      自此,明国第一位公主诞生。
      


    @巴黎夏了一夏天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2-02-11 22:42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2-02-11 22:43

        2、第一章 公主大婚 ...


          公元一百五十七年,也就是明国新元十九年的十月,天气渐凉,十月初一测为大吉,大明长乐公主的大婚典礼,就要在今天举行了。。。
          
          王子娶妃,公主下嫁什么的,向来都隆重、华贵,今日长乐公主大婚,排场隆重,空前绝后,更是高比天子,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她是当今皇上顾辰逸最宠爱的女儿。
          
          论才干、论长相,是玉貌花容、天下无双,论地位、论财富,相比之下更是比众多皇子还要高贵,还要倍受恩宠。
          
          这位年仅十八岁的公主自降生之日起,便是其父皇母后最珍爱的掌上明珠。
          
          再加上这位公主聪慧伶俐,才思敏捷又生的漂亮可爱,不但面貌像及了皇后,那伶俐、那性情更是像极了其母。
          
          长大之后的机敏权变,却是无一不肖其父,从小就出落的眉目如画,现在已然是出落成了个绝代佳人、倾国倾城。
          
          况又不及五岁时,皇后难产,诞下一名皇子便撒手人寰,当今圣上深爱之发妻骤然离世,顿觉悲痛万分,更是对其视如珍宝,爱护有加,恨不能将皇位也传之于她。
          
          话说这位长乐公主自幼便喜欢与自己的姥姥亲近,待皇后过世后更是如此。以至于她每年都会在天门呆上几个月,陪陪自己的姥姥。
          
          她这姥姥便是这天门的门主颜若诗.这颜若诗此生只得一女,便是这颜汐柔。
          
          这颜汐柔也是从小被她捧在手心里疼的,她尤其喜欢自己的长孙女顾思敏。所以女儿过世后,她是更加宠爱自己的小孙女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2-02-11 22:43

            只要是顾思敏想要的她都会给她弄到手了,比起来当今圣上来,那宠爱的程度当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日这公主要下嫁,皇宫是娘家。金碧辉煌,巍峨雄伟的宫殿、楼宇,早已装饰一新。
            
            宫灯高悬,红毡蔓地,甬道两旁高搭着喜棚,摆满了珠宝玉器、礼品、贡品。
            
            古有祖制,王子、公主成年之后,虽未成婚也要一一出阁,就是要搬到宫外居住,届时皇上都会赐予府邸,让王子、公主们独门独户的自食其力。
            
            历朝历代的祖宗都曾有定制:皇子封王食邑不得超过万户,公主三千五百户,就算是长公主也不会超过五六千户。
            
            可是在新元帝看来,宠爱好自己最心爱的女儿才是最重要的,以后整个天下都是要给她的,都能够随便任由她拿取。
            
            长乐公主按照长公主例加倍封赏,食邑达到一万两千户。
            
            新元帝又给了她极大的权利,让她能够调配军队。
            
            再说这位公主自幼便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皆精,比起其母来却是更胜一筹。
            
            故又从小被其父培养政治经验,也是一个不乏政治手段的角色。
            
            她的地位,她的权势,她的财富,都远远超过了她的各位皇兄皇弟。
            
            新元帝想在一切方面都树立起长乐的权威。
            
            所以长乐公主的婚事,便成了新元帝彰显宠爱,权利与威严的机会。
            
            公主大轿必经的道路上,家家张灯,户户结彩,京城之地是何等繁荣。
            
            人们早已见惯了靡靡奢华,可是长乐公主大婚,如此奢华铺张的旷古盛典,当真是让他们大开了眼界。
            
            不只富豪乡绅想来凑热闹,就连周围十里八乡,甚至连附近各州府的百姓都想一睹皇家嫁女的排场,看一看这国之奇葩,美名远扬的公主究竟招了一个什么样驸马啊?三天前他们就争相恐后,成群结队的往京城赶来了。
            



            在说这长安城,从里到外,凡是公主御撵要经过的地方,大街小巷全被围了个水泻不通。要不是有御林军提前驻扎加岗派哨,怕是这婚礼都没法举行了。
            
            大街小巷处处都是民声沸腾,其实仔细听听便能听出底下议论了好些个公主招驸马的版本。
            
            这些周围的百姓都相互传言说什么公主是出行游玩遇上了强盗,被驸马所救,于是便两情相悦,便请皇上赐了婚。
            
            有的说是这驸马通过了千难万险、重重考验才娶上了这公主为妻。
            
            还有的说他们二人是从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于是私定了终身。
            
            更有甚者还说什么公主去道观烧香,碰巧遇到了在那修行的驸马,回来后才发现是荣府的公子便招成了驸马。真真是什么传言都有的。
            
            就在挤挤嚷嚷的时候,吉时到了,皇宫中霎时礼炮齐鸣,响起了一片冲天的响声,随即,京城九门也鸣起了一片冲天炮声。全城瞬时人声鼎沸,如同新皇登基般举国欢腾。
            
            迎亲的队伍在一片礼炮和乐鼓声中出发了,筝鼓响亮,乐声震耳,由各色执事等人组成的仪仗,和由皇上亲派的五百名金甲武护卫,簇拥着,头戴白玉冠,身穿锦绣华服,骑在银色银鞍的高头骏马上的新驸马,沿着笔直的玄武大街,像皇宫行进着。
            
            噼里啪啦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震天撼地,冲云破雾的鼓乐声,都没能压住人群中的惊异,称赞之声不绝于耳:“好一个潇洒俊俏、风流倜傥的驸马爷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2-02-11 22:44

            3、第二章 初到明国 ...


              却说这新驸马是顾辰逸精心筛选,百里挑一的俊俏后生。
              
              他姓荣名瑾瑜,今年刚过二十,父亲荣灏是位王爷,当初顾慎起兵荣灏之父荣海为重要辅臣之一,新国初立,当时所有的官将都有封赏。
              
              官职受封最大的是,被封为王的三位,荣海、林祖纪和杨光世,这荣海被封为信王,林祖纪被封为赵王,杨光世被封为鲁王。
              
              林祖纪生有一子,名唤林忆杰,长的是眉清目秀、油头粉面却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祸害,整日的好乱乐祸、为人阴险、好色之徒。
              
              杨光世生有一子一女,长子杨麒岳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颇为正直文武兼修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幼女杨若莹生的也是沉鱼落雁、才貌双全。
              
              不料这三位异性王爷的公子就有两位倾心公主,怎么后来会选中了荣家公子呢?各位看官且听我娓娓道来。
              
              原来当初皇上略有耳闻林家公子恶行昭彰,就想在杨、荣二家挑选一位驸马人选。随即传了其二人前来,且说这林忆杰和杨麒岳都在长乐公主幼时当过伴读,因此杨麒岳也算是皇上看着长起来的,既是如此这品性德操皇上还是心理有数的。
              
              和他们不同的是荣瑾瑜从小体弱多病,八岁上有一次重病,所有大夫束手无策,就在此时,来了一位道骨仙风的道长自称道号紫阳,观其面相就对荣王爷说,公子有大富大贵之相却是流年不利需要静养调息习武学艺,方能避过此难,得以重生。荣王膝下只有这一子,平日里也是视如珍宝、宠爱有加,故拜托道长照料养病,遂是叫其子拜了紫阳真人为师跟着道长回了青城山去习武学艺。
              
              话说这荣瑾瑜在青城山一呆就是五年,只有期间其父来看望过一次,见这孩子果然强健不少,每日习武读文,倒也不差,遂又放心归家去了。
              
              可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岂料荣瑾瑜十五岁时一场意外就悄悄地降临到了他身上。。。
              
              其实,有时候死亡真的是上天和人开的最大的玩笑。
              
              这一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荣瑾瑜跟以往一样练完功坐在树下看书,结果一道晴天霹雳,这雷便直愣愣劈了下来,不料紧接着从上面掉下一个人来,好死不死的刚好压在了他身上,没想到他就此一命呜呼了。
              
              其实真实是如何的呢?是这个样子的。。。。
              
              二十一世纪一零年代成华大学。。。
              
              “瑾瑜,一起走吧。”某同学说道。
              
              “啊,今天不行,我要去超市买点东西,你们先走吧。”
              
              荣瑾瑜是成华学院大三行政管理系的学生,她的舍友找她一起回宿舍,岂料她今天刚好要出去买点东西。
              
              “奥,那我们先走了,晚上见。”那同学说完,便和别的同学一起走了。
              
              “好,晚上见。”荣瑾瑜边说边收拾好东西往外走。
              
              原本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岂料,她买完东西回来的时候路过操场,就看见一道狂风卷了过来,荣瑾瑜有些惊慌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就这样被卷了起来,在飞转的漩涡中昏迷了过去。
              
              荣瑾瑜坐起来,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头,自语道:“嘶,好疼,咦,这是哪里?明明是晚上怎么到了下午了呢?天气这么好,记得好像是昨晚经过操场时被一阵狂风席卷了,这样都没死?我可真够命大的,难道我一直在这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2-02-11 22:45
                
                荣瑾瑜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忆昨天到今天发生过什么,想来想去也觉得没事刮个狂风挺正常的,只不过刮到了自己难道是自己有点倒霉?。其实,她这种有天马行空般思想的小白,就是被马桶弹了脑袋,估计也是会往乱七八糟的地方想的,比如外星人来袭了什么的,她绝对不会想到她家马桶坏了或是自己摔倒了。由此可见,她觉得被狂风卷到了还是挺正常的。
                
                “啊...喂,大哥你没事吧?咦,好像没气了,不会是我压死的吧?”
                
                荣瑾瑜站起来看了看四周,还是觉得有点陌生,不过在她看见她身下内具陌生身体的主人的时候,就不这么想了。
                
                “额,埋了他还是自己逃跑呢?这算是误伤吧?不过这人好像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难道认识?这穿着好像有点奇怪。”
                
                荣瑾瑜在看到那身体的脸时,不由得觉得异常的眼熟起来。
                
                其实话说小白你要是真的每天认真的照镜子的话,你会立马想起来这张脸是在哪里见过的。
                
                “喂,娃娃我等你这么多年,你总算是来了哇。。。”
                
                就在荣瑾瑜自言自语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她背后有一道陌生的声音响起。
                
                荣瑾瑜转过头,看着眼前那人一身宽大的道袍,头发梳成一个发髻,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有些惊讶,道:“你是谁?大爷,这是什么地方?还有那个穿着怪异的人不是被我压死的。”
                
                额,这家伙搞不清楚状况,居然还可以笨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地步。
                
                这位大爷见她有些惊恐,便一本正经的样子,道:“呵呵,好吧,我从头跟你说一遍好了,免得你害怕。现在是明国新元十二年,地上躺的人叫荣瑾瑜,是当今荣王爷的独子,我名义上的徒弟,你现在把他压死了,嘿嘿,你完蛋了。”
                
                “额。。啊 。。。这是个什么状况啊?”怎么说着说着,什么都还没说清楚,我就直接完蛋了?
                
                那大爷笑了笑,道:“嘿嘿 ,开个玩笑别这紧张嘛。”
                
                小徒弟,这样子着急还真是可爱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2-02-11 22:45


                  荣瑾瑜脸色铁青,恶狠狠的说道:“大爷,人命关天,我能不紧张么,你还开玩笑,不能认真点么,明国?”
                  
                  明国?莫非。。。
                  
                  那大爷又严肃了表情,道:“那好吧,我认真点,咳咳,在荣瑾瑜八岁的时候,贫道我夜观天象,见天有异相便推算出六年后将有异世之人会来此,而荣瑾瑜的命相其实是十五岁便会英年早逝,我在当时救他时告诉荣王爷,荣瑾瑜有大富大贵之相,不过是流年不利以致灾病缠身,每日习武调养便会恢复如初的。”
                  
                  嗯,嗯,当初好像就是这么骗他们的吧,有点记不清了。
                  
                  荣瑾瑜有些惊讶,道:“荣瑾瑜?跟我名字一样。”
                  
                  真的假的?怎么有点邪乎,看这样子、听这年号,应该是传说中的穿越?还架空了?
                  
                  荣瑾瑜在脑子里迅速的搜索了一遍,有关于明朝的历史,最终确定为是架空穿越了。
                  
                  那大爷见荣瑾瑜还似有些不信,点点头,道:“嗯,是啊,其实真正大富大贵的是你,你就是荣瑾瑜,你跟他不但名字一样,就连长相都有如双胞,你我有师徒之缘。”
                  
                  “。。。。。”某人呆滞中。。。
                  
                  道长见她犹豫,怕她一时半会想不通,便安慰她道:“既来之,则安之。这是夙命啊,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再者说,你的宿世姻缘可在这呢。”
                  
                  荣瑾瑜还是有些呆呆的,说道:“那这人的生命还真是脆弱啊,我就轻轻压了一下就死了。”这死脑筋滴孩子呦,还没想通呢。
                  
                  “。。。。。你那是轻轻压了一下么?要不是他在下面,你从天上掉下来死的不是你。”感觉不对,硬是把到了嘴边的才怪呢,咽了回去,看这小徒弟的表情发起威来,也是个惹不起的主啊。赶紧改口,道:“咳咳,当然这也都是夙命,他命里就该着他死了呗。”
                  
                  “。。。。。老头,那我就先留下吧,你应该知道我的宿世姻缘是谁吧。”
                  
                  嗯,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夙命什么的本来就是用来当借口的嘛。况且人生地不熟的,没钱、没户口、没身份证,简直就是黑人黑户、三无人员,还是留这安全点,最起码有吃有住的,不用风餐露宿的愁银子。还是先问问看看长的怎么样,万一要是个恐龙什么的,我也好有个逃走的准备啊。
                  
                  那大爷一听荣瑾瑜还叫他老头,暴躁起来,道:“干吗要叫我老头?我很老吗?你见过我这么可爱的老头吗?要叫师傅!知道不?”
                  
                  荣瑾瑜无奈的点点头,道:“。。。。。好吧,师傅,那他是谁啊?男的、女的、胖瘦高矮、长的好看不?”
                  
                  哎,都觉得他不太正常了,果然正常的老头哪有说自己可爱还不带脸红的,这脸皮得要厚到什么程度啊?看这头发胡子白的,应该也百八十岁了吧,怎么还是这么的不靠谱呢?
                  
                  那道长一听她叫自己师父了,高兴道:“嗯,你想知道?”嘿,这徒弟可比以前那个木头好玩多了。
                  
                  荣瑾瑜眼睛亮晶晶的,迅速的点了点头,道:“嗯,嗯,那当然了。”开玩笑,我是那么盲目的没有追求的人吗?
                  
                  “好吧,那为师就告诉你。”道长见他如此,应了他便点了点头,道:“天机不可泄露,你以后碰见了不就知道了嘛。”
                  
                  “。。。。。”荣瑾瑜见他如此,轻哼了一声,道:“不说算了,大不了长的太挫的话,我就逃跑总可以把。”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我自己找个喜欢的不就成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2-02-11 22:46

                    道长见他不问了,看了眼地上的尸体,道:“嗯,那些个事随便你,我也管不着啊。那埋了他吧,从今天起你就是唯一的荣瑾瑜,跟为师相依为命的好徒儿,从明天起你要练功研毒。”
                    
                    “嗯,嗯?练功研毒?为嘛不是学医呢?”
                    
                    应该是为了防身吧,那会不会很累?难道这明国的治安不好,山贼土匪很多?oh my泪滴嘎嘎我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嗯,练功是防身啊,以免遇到强敌,学毒好啊,以后你看谁不顺眼就可以直接小手一挥,他就直接自修去了。”
                    
                    紫阳真人一边比划,一边得意洋洋很是自豪的说道。
                    
                    “。。。。。好吧师傅,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个荣瑾瑜是个男的,我可是个女的呀,以后怎么办?”就是说,就算什么都一样,性别这玩意可不一样。
                    
                    “没关系的,这是夙命。。。男扮女装吧,反正就你现在这头发短的也没人认得出来你是女孩。”
                    
                    话说荣瑾瑜的短发在现代也不算太短,只是古代人皆留长发,所以他那头发才是短中之短的。
                    
                    “你不要老拿夙命忽悠我成不?我可不是小白。”某人愤恨的咬牙切齿道。
                    
                    “嗯,为师会好好考虑你的建议的,对了小白是啥?小狗吗?”小白听起来像名字。
                    
                    “。。。。。小白是白痴的意思。”对此,某只不愿承认自己是小白的小白已经彻底无语。。。
                    
                    “哦,原来是白痴啊。。。我还以为是啥可爱的东西呢。。。对了你们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好不好玩?有什么跟这里不一样的吗?你们都穿的这种是什么衣服啊?头发都这么短吗?平常都吃什么啊?有没有啥好吃的东西比如你们那家乡的特产什么的?啊,最重要的是你会不会做饭啊?”
                    
                    “。。。。。师傅你是收徒弟还是找佣人、陪玩,啊~~~?”问题还真多呢,老小老小还真是说的没错啊。
                    
                    “哎呀,为师好奇嘛,从别的世界来了一只活的,还是我徒弟,当然都要好好问问,研究研究嘛。”好容易来了只活的当然不能放过了,以前的小荣子简直就是木头,木头可是死的。
                    
                    “好吧,我会做点吃的,如果你做的很难吃的话,那我可以试试。”天啊,如果以后那个宿世姻缘是只恐龙,我就回来把这炸平了泄愤。。。
                    
                    “为师不是做的很难吃,为师根本就是不会做。哈哈哈,终于可以过正常人过的日子了,可以吃饭了。”道长真是激动的谢天谢地啊。谁让他们都不会做饭,这山上唯一一个会做饭的厨子回家探亲三个月都没回来呢。在这之前他们每天都是打山鸡回来烤,过的当真是纯纯的原始生活啊。
                    



                  4、第三章 天降箫尹 ...


                    从接下来的第二天开始,荣瑾瑜就开始了勤练武艺,轻功还有研习毒药。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一眨眼荣瑾瑜在青城山习武已是两年有余,荣瑾瑜天资聪颖、好学深思,紫阳真人又是当今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莫非这就是那传说中那无与伦比的强强联合?
                    
                    不过荣瑾瑜虽然武有小成,但她最擅长的还是轻功和用毒,用她懒惰的小白思想不难想象其原因,无非就是打不过就跑,跑不过就用毒这招。
                    
                    反正她的目的就是要严谨遵循、誓死贯彻,师傅教的“保命要紧”的四字真言,不过以她的资质还有她师傅过硬的教学手法,她的武功还是相当的不错,算的上是同辈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如果不遇到过多人数的团体围攻和以大欺小的不要脸行为且素质非常低下的武林高手,就是想在武林大会扬名立万也是够用了。
                    
                    又是一年春来到。
                    
                    在下过几场潇涩的春雨之后,山也青了,水也绿了,就连山下那涓涓流动的一条条小溪,也愈发湍急秀美起来。
                    
                    以往每当春末,花蝴蝶成群飞向蝴蝶谷,似一片片流动的朝霞,又恰如一朵朵灿烂的流云。
                    
                    在春天来临的时候,冰雪融化,日暖花开,万物复苏,嫩绿的小草也开始慢慢地钻出了地面。
                    
                    青城山上,树木被春风唤醒,睡眼朦胧,张开了柔嫩的臂膀,扭动着枝丫。杨柳飞絮,温暖的阳光铺面了大地。
                    
                    青城山下柔和的春风吹绿了一望无际的麦田,吹皱了静静流淌的河水。
                    
                    春天,是人们播种希望的季节。每到此时,总有三三两两结伴来青城山踏春游玩的人。
                    
                    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微泣之声,周围路过的行人都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哭的伤心欲绝,旁边还站着个清秀绝美、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2-02-11 22:47

                      
                      但是各位行人要是肯仔细观察的话,一定会看到那个少年郎的额头上顶着一根非常明显突暴而起的青筋。
                      
                      “小荣子呀,你又要丢下我了么?”荣瑾瑜满脸黑线的看着,哭的犹如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师傅,做无可奈何状。
                      
                      “师傅,没这个必要吧,每次都这样,你能不能有点什么新鲜的词啊?我只是去买东西又不是去死,用不着死别生离吧。”看着周围偶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踏青游玩的行人和循声望来的无数凌厉的眼神,以及他们的主人面露鄙夷的神情。
                      
                      荣瑾瑜觉得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连自己都要鄙视自己的行为了,荣瑾瑜此时此刻终于深刻的体会到,早就不该同意让这老头送自己的。
                      
                      哎,其实真的不是荣瑾瑜要离开青城山,只不过是因为今天又到了荣瑾瑜每三个月,都会下山采买日常用品的日子了。
                      
                      跟以往一样,早起的荣瑾瑜练完功跟师傅打了招呼便要下山去采买。不料师傅又故技重施,非要送她到山门,还理所应当的说什么这样才放心。
                      
                      又是动之以情又晓之以理,说的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端的是怕荣瑾瑜小盆友会不小心被野狼叼走或是碰见人贩子什么的。
                      
                      结果就又再一次的发生以上的状况了,具体说来这已经是数不清的次数了,以往每次荣瑾瑜要出山买东西的日子,紫阳道长都会有出现类似的状况发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2-02-11 22:49
                        
                        紫阳真人一把鼻涕一把眼里的,扯着他的袖子,道:“那好吧,你要早点回来,别让为师的担心,要知道为师可就你这么一个聪明伶俐,懂事乖巧、智勇双全、英俊潇洒的好徒儿啊。”道长还是不厌其烦的叨叨着。
                        
                        荣瑾瑜挤眉弄眼的,瞪着紫阳真人,道:“知道了,我会给你买芙蓉糕的,你要是再说的话。哼。哼。后果,你懂的。”
                        
                        荣瑾瑜每次能用的杀手锏就是芙蓉糕,紫阳真人最好的一口。。。
                        
                        “好吧,你快走吧。别耽搁时间了。”紫阳真人瞬间恢复了正常,一本正经的催促着荣瑾瑜。
                        
                        可是就在他听见你懂的这三个字后,收起瞬息万变的思维,决定见好就收,但是即便这样还是让他不可避免的想起了,那惨不忍睹的光辉血泪史。
                        
                        “。。。。。”荣瑾瑜又一次忍不住的,想扶额哀叹,到底是谁在耽搁时间啊?荣瑾瑜童鞋现在只能在心里无助的哀嚎痛哭了。
                        
                        荣瑾瑜在镇上买完东西,就打道往回走,待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就看见有一群蒙面人在围攻一个少年。
                        
                        看那势头是非要至其于死地,当真是手段阴狠、招招毙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2-02-11 22:51
                          
                          再看那少年,长的倒是玉树临风、清新俊逸,看似武功极高但又深受重伤。
                          
                          “oh,苍天啊,大地啊,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到了。”
                          
                          于是,她在脑子里飞快地总结了一下前世在电视剧里最常看到的情况,据不完全统计蒙面人是坏人的几率几乎高达百分之99.999% 。
                          
                          于是,作为接受过正统二十一世纪教育的大好青年,荣瑾瑜迅速的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她准备拔刀相助。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她准备拔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下山采买的时候,根本从没带剑下山过。
                          
                          就在此时其中一个蒙面人见势不妙,一边攻击一边偷袭,朝着那少年飞去一镖,不料少年左攻右挡,躲闪不及,那镖正中少年胸口。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2-02-11 22:52


                            蒙面人瞅准时机飞出一脚,紧接着又一个完美的侧转身,举剑急刺,正欲取其性命,说时迟那时快,荣瑾瑜从腰间迅速的掏出银针甩了出去,蒙面人立时倒地。
                            
                            荣瑾瑜练暗器时惯用银针,因其可以藏于腰带中,方便携带,出不出手都不容易被人发现。
                            

                            而他用的银针都是自己浸过迷药淬过毒的,中针者都会暂时昏迷,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伤人性命的。
                            
                            其余蒙面人见此情况,自知力敌不过便只好扔下同伴逃跑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2-02-11 22:53

                            5、第四章 光辉血泪史(上) ...


                              记得,那是某年七月的一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早晨。。。
                              
                              天气晴好。
                              
                              截至那天,在荣瑾瑜下山之前,天,还是蓝的,草,还是绿的,水,还是清的,人,也还是自由的,师傅,也不是那么那么那么的,啰嗦的。
                              
                              可是,在那之后一切就全都改变了。。。
                              
                              “师傅,我下山去买东西了。”
                              
                              “嗯,早点回来,要记得给我买芙蓉糕哦。”
                              
                              “知道了。每次都说你不嫌累啊?”
                              
                              就这样,小荣童鞋下山去买日用品了。
                              
                              跟以往下山的时候一样,这天荣瑾瑜买好了东西,准备去城东的李记饼店给师傅买芙蓉糕,殊不知从城西到城东一共要经过两条大街,三个胡同,七个路口,五个小巷和拐四个弯。
                              
                              天生路痴的荣瑾瑜就这么找着找着,转着转着,走着走着,又一次光荣的迷路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2-02-11 22:53

                                就在他想找个阿姨问路得时候,猛然间瞟见在一条幽深蜿蜒的小巷子里,有几个男子围着两个女子,拉拉扯扯纠缠不清。
                                
                                于是,从小就知道见义勇为的荣瑾瑜,正义感顿时爆发了,她很潇洒的走过去,教训了那些流氓,拯救了那两个被困少女。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那么的普通,那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难道,悲剧开始的时候都是那么的毫无征兆?
                                
                                于是,就在荣瑾瑜告辞要离开的时候,那位盯着她魂游已久的被困少女开口了。
                                
                                “多谢公子相救,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看着被困少女那双亮晶晶、水汪汪盯着荣瑾瑜的俊颜,目不转睛的双眼,荣瑾瑜的脑子里转出这么一句广告语,雪碧,晶晶亮、透心凉。
                                
                                荣瑾瑜微微一笑,客气的摆了摆手,道:“不用客气,这种情况,任何人碰见了都会出手相助的。”
                                
                                荣瑾瑜突然想到了雷锋叔叔无私奉献的高尚品德和施恩不图报的伟大精神,荣瑾瑜不由得为自己刚才树立的光辉形象自豪起来。
                                
                                “那公子可否去府上一聚,好让小女子可以报答公子大恩。”这位女子依旧顽强不屈的说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2-02-11 22:54

                                  “是啊,这位公子,您救了我们家小姐,就是救了我们家老爷夫人。您就是我们小姐全家的救命恩人,您一定要赏脸去我们府上吃顿饭呀,这可是我们家小姐对您的一片感激之情啊。”
                                  
                                  哎呀妈呀,这公子咋长这好看呢?这脸咋长的呢?真真是比个女人还要好看呢。从前一直以为整日来府上缠着自己家小姐的李家公子,那才算的上是风流潇洒、文武双全,现在看来感情自己长这么大都白活了?
                                  
                                  “这,不太好吧,只是小忙而已,小姐就不必放在心上了。非要感谢的话,你告诉我城东的李记饼店怎么走好了,在下还要去那买东西。”这是什么情况?古代人都这么热情?怎么转眼之间就多救了两条看都看不见的人命呢?居然还要在加上什么全家?照这情况发展下去的话。。七大姨、八大姑、小舅子的二表姐的老丈人、邻居王奶奶什么的都会算在内吗?真是不敢再想象了。。。
                                  
                                  那女子一脸的恳求,泪雨婆娑,道:“公子要去城东的话,不如我们一起走吧,小女子家就住在城东。要是现在就我们两个女子回家的话,走在路上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害怕的。”
                                  
                                  看的荣瑾瑜不由得心道:额,难道现在才中午就上演午夜凶铃了?大白天的,走人多的地方不行么?
                                  
                                  荣瑾瑜思量了一下,决定道:“好吧,反正我也是要去城东的,送佛送到西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2-02-11 22:54
                                    
                                    为了不再迷路还是跟着她们走吧,起码这样可以早点回去。
                                    
                                    他们一起往前走着,没多久,那女子便开口说话了:“小女苏云,她是我的丫环小竹,不知道公子怎样称呼?”
                                    
                                    苏云是青城镇富商苏骆的女儿,为人善良,长相标致,性格颇为开朗。经常出门游玩,不料,今日怎的偏就狗血的遇上了流氓。
                                    
                                    “原来是苏小姐,在下姓荣单名一个玉字,不用称呼公子,叫我荣玉便可。”
                                    
                                    荣瑾瑜着实是不想说出自己名字,毕竟堂堂信王的名头,还是不小的。
                                    
                                    旁边的丫鬟小竹,惊讶道:“哦,荣公子,你也认识我家小姐?”
                                    
                                    单蠢的小猪啊。。。人家这是客套一下你听不出来的嘛?
                                    
                                    荣瑾瑜微微一愣,道:“啊,哦。被你这么一问,现在已经认识了。”
                                    
                                    荣瑾瑜那个汗颜呐,来这这么久了,不跟生人接触果然是不对的,都不太习惯这的说话方式和思维方式,万一以后回家身份暴露了怎么办呢?难不成告诉他们师傅给自己治病,因为需要,所以就把那多余的肉切了?这种答案真是太过给力,以至于让人一想起来就觉得蛋疼。
                                    
                                    “荣公子到了。来人,快去通知我爹娘说有贵客到。”
                                    
                                    苏府?荣瑾瑜还没来的及反应,苏云转头就先叫下人去通知苏老爷了。这回,荣瑾瑜是想拒绝都不行了。
                                    
                                    “是”那下人飞奔而去。
                                    
                                    “荣公子我们先进去吧,我今天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红果果、赤、裸、裸的诱骗迷路青年啊。
                                    
                                    “哦,贵客在哪?”荣瑾瑜刚到客厅还没来的及站稳脚跟,就听见一个疑似男中音的声音飘来,紧跟着声音的主人就冲了出来,紧接着脚下的地板就跟着震动了起来。
                                    
                                    那苏小姐一脸的兴奋,道:“爹,这位是荣玉荣公子,今天我和小竹在外面遇到了流氓,是荣公子救了我们。”
                                    
                                    苏老爷拱了拱手,道:“哦,那就多谢荣公子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2-02-11 22:55

                                      苏老爷从上而下,由里到外的研究了一遍荣瑾瑜,一边观察一遍点头,因为微笑那丰满的脸,显得更加臃肿了。
                                      
                                      荣瑾瑜也拱手回礼,道:“苏老爷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该的。”
                                      
                                      咦,看他那眼神,怎么我后脊梁骨发冷呢?
                                      
                                      荣瑾瑜又客气的笑了笑,道:“那苏小姐安全到家了,我也就放心了,在下还有事在身就先行告辞了。”说完荣瑾瑜就准备跑路。
                                      
                                      “哎,荣公子留步,既然来了何必着急呢,今天一定要赏脸吃顿便饭在走啊。”苏云的母亲也冲了出来挽留。
                                      
                                      荣瑾瑜一脸的无可奈何,道:“今日在下真的有事,不然改日好了。”回去晚了,师傅可是会担心他的芙蓉糕的。
                                      
                                      苏云见他要走,一急道:“荣公子可是要去李记买糕点?”苏云这丫的终于想起来了。
                                      
                                      “是啊,我要去买芙蓉糕。”
                                      
                                      “那公子稍等,我派人去帮公子买。”
                                      
                                      “。。。。。”我这到底是恩人啊还是仇人呐,越是想干什么越是不让干什么.
                                      
                                      “来福,你去李记饼店帮荣公子,买糕点,顺便告诉厨房可以开饭了。”荣瑾瑜刚想再说些什么拒绝的话,可是她又低估了苏夫人雷厉风行的速度,这话还没出口又被活生生的噎了回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2-02-11 22:56
                                        
                                        苏老爷一边感谢荣瑾瑜,一边劝酒,道:“来,荣公子多吃点,今日小女幸得公子相救不胜感激,这杯老夫敬你。”
                                        
                                        “您太客气了,这事也是碰巧被我路过碰上了,既然没事,苏老爷,苏夫人,苏小姐自当不必放在心上。在下不会饮酒,不如以茶代酒好了。”荣瑾瑜最厌烦客套,现在却不得已的要客套,对他来说简直是身与心双重的煎熬啊。
                                        
                                        那苏老爷一脸的不满意,道:“哎,公子过谦了,别这么客气,叫我伯父便可,莫不是看不起老夫?”
                                        
                                        话说这个时代的男子还真是没有不会喝酒的,浅饮也可,小酌也行,可都算是喝酒了。
                                        
                                        荣瑾瑜拒绝不过,便拿起酒杯,道:“那好吧,在下实在是不胜酒力,就只此一小杯吧,全表意思。”
                                        
                                        荣瑾瑜实在执拗不过,只好喝一小杯意思一下了。
                                        
                                        荣瑾瑜原本酒量还算可以,只是素来不喜欢喝酒,只喝一点的话脸就会变红,配上他的白皙光滑的皮肤,粉粉嫩嫩的霎是好看,倒更像是个粉雕玉砌的人儿了,如若是在多喝的话脸色又会变得煞白煞白的,犹如重病在身一般,所以她经常有推脱喝酒的理由。
                                        
                                        苏夫人见他喝了那酒,又看了一眼自家有些羞涩的女儿,道:“看荣公子相貌,却不知年方几何啊?家住何方,父母可好?”
                                        
                                        苏夫人表情非常慈祥的关心着荣瑾瑜的人物背景,历史状况。
                                        
                                        “在下年方十六,家住长安,父母安好,现跟师傅紫阳真人居住在这青城山玄晨小榭。”
                                        
                                        一杯酒下肚荣瑾瑜已经脸色微红,一一作答,心理却想着等来福回来以后如何告辞。
                                        
                                        “奥,原来如此,那以后可要多来伯父家玩啊。”嗯,年少有为、温文尔雅、一表人才,苏骆满意的点点头,眼神又暧昧的瞟向了自己家的闺女。他觉得这年轻人非常出色,当真是岳父看女婿越看越有趣了。
                                        
                                        “爹,娘你们别光顾这说话,来荣大哥多吃点菜。”一直做矜持、害羞状的苏小姐终于开口了。
                                        
                                        荣瑾瑜听见荣大哥三个字的时候,瞬间石化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2-02-11 22:56

                                          话说矜持、腼腆什么的词语,在现在这种时候用来强烈体现出身为大家闺秀的那种温柔贤惠,真是最适合不过了。
                                          
                                          吃完饭后荣瑾瑜坐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苏老爷他们闲话家常。
                                          
                                          来福匆忙的进来,行了礼道:“小姐,东西买回来了。”来福啊,救星啊,嫩终于回来了。
                                          
                                          “那既然东西买回来,在下就告辞了,多谢苏伯父、苏伯母的款待。”
                                          
                                          荣瑾瑜还是强忍住内心想要冲动奔跑的喜悦,客气的跟他们告辞。
                                          
                                          “刚过响午,时间还早,要不让云儿带你去府上花园逛逛。”苏老爷一心想挽留荣瑾瑜多呆呆,也好跟自己的女儿多培养培养感情。
                                          
                                          “今天真的是不行了,我师傅最喜欢吃芙蓉糕,这就给他老人家买的,他还在等我回去呢,若是晚了怕师傅是会担忧的。”留什么留啊,再留我家宿世姻缘的位置都要让出去了。
                                          
                                          荣瑾瑜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地要走了,不然师傅得叨叨死我啊,他老人家不念叨我,还念叨着自己的芙蓉糕呢。
                                          
                                          那苏老爷看着他,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哎,要是如此,让老人家担心委实不妥,那贤侄以后可要常来玩呀。”
                                          
                                          嗯,不错,年轻有为还尊老爱幼。
                                          
                                          “好,一定,一定。”
                                          
                                          我了个去,吃了顿饭,从公子就变成大哥,贤侄了,这家人自来熟?
                                          
                                          拿了东西,荣瑾瑜就速度开溜了。苏老爷她们一直送到大门口,真是恨不能一起跟着走了才好呢。
                                          
                                          荣瑾瑜回到了玄晨小榭,紫阳真人已经急的不得了了。他一直嚷嚷着,以为荣瑾瑜和他的芙蓉糕被人拐骗了呢。
                                          
                                          荣瑾瑜大概的把事情经过跟师傅说了一下,本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应该就结尾了吧。
                                          
                                          因为荣瑾瑜从来没打算过再去苏府啊,可是,就在他们师徒二人跟以往一样的过着悠闲地小日子的时候,杯具来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2-02-11 22:57

                                          6、第五章 光辉血泪史(下) ...


                                            赖床,练功,看书,吹笛弹琴画漫画,一直以来都是荣瑾瑜童鞋每天必修的功课。
                                            
                                            荣瑾瑜在来明国之前就酷爱音乐,从小一直都有外报辅导班学习各种乐器,漫画则是荣瑾瑜用来打发时间记录可爱事物最喜欢的一种方式。
                                            
                                            起床,练功,吃早饭。今早和往常一样,一切无规律的进行着。
                                            
                                            可是,就当师徒俩人准备吃午饭的时候,有贵客到了。
                                            
                                            紫阳真人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人抬着一顶轿子,oh不是一顶,是三顶。晃晃悠悠的进了玄晨小榭,不知道他老人家是鸡冻还是鸡冻还是太过鸡冻。
                                            
                                            等荣瑾瑜端着饭菜出来院子的时候,就看见了这样子的一幕。
                                            
                                            紫阳真人正直愣愣、恶狠狠的盯着对方一个下人手中提着的芙蓉糕。
                                            
                                            当时,在看到师傅是这种表情的荣瑾瑜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以后还是收购了李记饼店吧,免得师傅这样子的呆愣,容易吓到别人,还容易提早老年痴呆。
                                            
                                            就以今天早上跟以往一样平静的情况来看,有相当一部分悲剧的发生前,真的是可以没有先兆的。
                                            
                                            就在紫阳真人忙着盯芙蓉糕,荣瑾瑜忙着盯紫阳真人,以防止他有冲上去抢别人芙蓉糕的冲动时,那三顶轿子上的罪魁祸首终于现身了。
                                            
                                            看到眼前众人表情怪异互相盯着的奇怪场面,刚下轿的三个人均是一惊。
                                            
                                            “荣大哥,我们来看你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2-02-11 22:58

                                              原来苏家小姐自那日荣瑾瑜走后,就开始日思夜想,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了。其母又严肃的找她聊过,相当不避讳的跟她谈论了关于荣瑾瑜的问题。所以就在他们全家一致同意,认为荣瑾瑜童鞋能够担当胜任苏府女婿一职的时候,就决定这样浩浩荡荡的找上门来了。
                                              
                                              “奥,原来是苏伯父苏伯母和苏小姐,请这边坐,不知是否吃过午饭了?我跟家师刚准备吃午饭,如不嫌弃就一起吃点吧。”
                                              
                                              荣瑾瑜无奈地收敛起自己所有的不愿,仍旧谦谦有礼的招待客人。
                                              
                                              “奥,我们清早动身出门,不料时至中午才到,那就多有打扰了。”苏老爷说着就带着家人坐了下来。
                                              
                                              “荣大哥你不用客气,叫我苏云就好。”苏小姐纠正到。
                                              
                                              “好。”荣瑾瑜笑着对苏云点了点头,瞪了眼紫阳真人,冷声道:“师傅,你跟我进来拿碗筷。”
                                              
                                              却不料,紫阳真人一边扭捏,一边道:“我不要去,我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你怎么好意思让我这把老骨头干活呢?小荣子你当真如此狠心吗?”
                                              
                                              看今天这情况必然是来者不善,荣瑾瑜刚想叫师傅去厨房商量拒绝对策,不料师傅看见芙蓉糕居然就走不动道了,还用这么娘的语气拒绝他。
                                              
                                              苏云起身,道:“那我来帮荣大哥拿吧。”
                                              
                                              苏小姐觉得千载难逢的表现自己温柔贤淑,上得厅堂下的厨房的时候到了。于是,她自告奋勇的去帮忙了。
                                              
                                              苏骆见他们二人去了,便对着紫阳真人,道:“原来,这位就紫阳真人,真是久仰久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2-02-11 22:59

                                                这外界一直传闻青城山玄晨小榭的紫阳真人,武艺高强,道骨仙风,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就是真人的脾气好像有点小孩子气。
                                                
                                                紫阳真人头都没抬,就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那芙蓉糕,道:“咦,不客气,不客气,那你那个芙蓉糕是给我的吗?”
                                                
                                                果然就在荣瑾瑜又端着饭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师傅问出这么句,好像他们一直缺吃少穿的话来。
                                                
                                                “那是当然,上次小女承蒙贤侄相救不胜感激。在下苏骆是青城镇的商人,这次前来特地是来看望二位的。听说真人喜欢吃芙蓉糕,就多带了些来。”说着苏骆就叫人把芙蓉糕递给了紫阳真人。
                                                
                                                “嗯,那就谢谢了。”
                                                
                                                紫阳真人什么话都没有听见,唯独收到了芙蓉糕是给自己的信息。高兴的接过来,就放到自己旁边的凳子上了。
                                                
                                                这时候,荣瑾瑜她们已经摆放好了饭菜。
                                                
                                                “嗯,外界传闻紫阳真人武艺高强没想到还做得一手好菜。”苏骆刚动筷子便觉好吃,不由得夸奖起来。
                                                
                                                “哪里,贫道不会做饭,我们这里每日的饭菜,都是小荣子做的。”
                                                
                                                自从吃过荣瑾瑜做的菜之后,紫阳真人就毫不犹豫的下令,以后包餐的艰巨任务就交给小荣子了。
                                                
                                                苏骆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赞赏道:“哦,看不出贤侄如此优秀,可真是人间美味啊。”
                                                
                                                说着说着,苏骆不由得就多吃了两碗饭。
                                                
                                                “是伯父过奖了,来这之后,师傅不会,也就只能由我来做了。正所谓孰能生巧嘛。”
                                                
                                                就在苏小姐脸红的注视下、师傅骄傲、苏骆夫妻赞赏的眼神中,荣瑾瑜觉得自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无所适从。
                                                
                                                “不知,贤侄成亲没有?可有婚配?”
                                                
                                                oh,老狐狸啊,明知故问,你终于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你要是在不露的话,我都要受不了了。可是,就在荣瑾瑜想好了拒绝理由,还没来得说的时候,又被紫阳真人一马当先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2-02-11 22:59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