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钥吧 关注:1,042贴子:14,890
  • 3回复贴,共1

《沉月§之钥》【同人】本拂尘允许你休假一天(噗范/晖范乱入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人第一次写文,
文笔烂, 人物崩(犹其噗哈哈哈, 完全不傲娇了!)
  请勿见怪,多多包容!!
  谢谢
  最后慎重告之,慎入!!!!!!!!






『范统范统 , 上船吧上船吧,对岸的生活无忧无虑,十分自由哦,而且有很多糖果的说~』晖侍灿笑著,从对岸划船过来。
  范统在心里疯狂吐嘈:先不说你那荡漾+怪蜀黍的语气是怎麼回事,为什麼是糖果?你当我是两岁的天真小女孩吗?最起码也说有漂亮的女孩吧!?
  范统悲哀地发现自己愈来愈习惯晖侍每晚都来骚扰了,还觉得他整天在这里一个人的晖侍挻可怜的…
  正当范统愈来愈怀疑自己患上了传说的斯德哥尔摩症时,晖侍上岸了,手上还拿著类似sm专用的绳圈。范统头皮发麻,禁不住后退一步。     
  晖侍看见范统的反应,笑容更加灿烂:
  『过来吧过来吧,现在过来有至高无上的享受哦~』
  范统完全不想知道所谓的「享受」是什麼, 但当晖侍不好怀意地勾起嘴角,笑著搭他肩膀时,范统已经猜到十不离八九了。
  『啊-----------------救命啊----------------------------------』
   ~~~~~~~~~~~~~~~~~~~~~我是荡漾的分界线~~~~~~~~~~~~~~~~~~~~
  此时噗哈哈哈正化为人形坐在范统床边,凝视著范统熟睡的脸庞,轻抚他脸上被魔兽划到的伤痕,垂下眼帘, 陷入思绪。
  今天范统也去了虚空二区练习符咒,一如既往地, 被魔兽追个不停,虽说是练习符咒,但进步的却是剑术,真不愧是饭桶呢…
  范统在梦中皱了皱眉, 噗哈哈哈轻轻地揉著他的眉头, 一点也不像也噗哈哈哈白天对范统的毒舌。虽然平日口中常说范统不配当他的主人,但想必对把他从孤独中解放的范统相当重视吧。
  清冷的月光撒在白发男子和褐发青年身上, 形成一幅和谐的画面,令人从心里感到温馨,无法不认同两人的登对。
 
 在这沉默的氛围裹,噗哈哈哈再次看著范统的睡脸发呆, 用手指描绘出范统的五官, 紧闭的双眼, 白皙的脸颊…最后到了唇瓣,
噗哈哈哈神推鬼使地吻上去,用舌描绘著唇瓣,似乎不能满足,温柔而缱绻地吮咬至鲜红的唇瓣,然后灵活的舌头乘机长驱直入,贪婪地索取更多的津液,侵略口腔
的每个角落, 然后勾著对方柔软的舌尖吸吮著。直至听到范统的呻吟, 才惊觉自己做了什麼。
  噗哈哈哈瞬间脸红, 连忙看看范统醒来没有, 检查后松了一口气,随即埋怨范统实在太迟钝了。
  噗哈哈哈瞄到范统身上的伤痕, 狭长的凤眼黯淡下来。这些伤口都是在虚空二区所受的,不是不理解范统的难处, 只是因为范统的符咒不可能练成, 除非他能解决诅咒的问题。与其浪费时间, 不如多攒些实战经验, 增加保命本钱。
  明明关心, 却从不表现, 这就是专属噗哈哈哈, 别扭的温柔。
  噗哈哈哈突然感到不愤:本拂尘那麼为你著想, 你却连练符咒也是为了那个腿的, 本拂尘每天不辞劳苦地催促你变强, 范统你就是不肯;当那个腿被发现身份时, 你就不断问我变强的捷径。哼! 变强那有什麼捷径的! 早叫你多练功, 现在才临急抱佛脚已经太迟了!
  真不知道那个落月少帝有什麼好, 本拂尘总觉得你比较重视他呢! 明明本拂尘是最好的,范统你这个笨蛋真的太没有眼光了!
  噗哈哈哈愈想愈生气, 觉得范统根本不在意他。熟睡中的范统似乎也感觉到自家武器的怨念, 不安稳地翻了翻身。噗哈哈哈僵住了一阵, 然后凝视著范统脸庞, 叹了一口气, 喃喃自语:「我该拿你怎麼办?」
  ~~~~~~~~~~~~~~~~~~~~~我是荡漾的分界线~~~~~~~~~~~~~~~~~~~~
  梦中, 范统正被晖侍五花大绑地扔在船上。
  『唔唔唔唔…唔唔!!(快放开我…晖侍!!)』
  范统有生以来第一次用杀人的目光瞪著晖侍, 可惜他现在的姿态实在没有太大的威慑力。


相关推荐

贴吧图片 广告 I
晖侍回以一个闪瞎眼的笑容:『范统放心吧, 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范统恶寒,不、不会吧!?虽然晖侍你整天在这里无所事事, 但也不至於如此饥渴吧!?
  『晖、晖侍, 其实外面大千世界有很多美女哦~要不然我借一天身体给你吧?啊哈、啊哈哈哈…』范统思考著逃跑的可能性
  晖侍完全无视范统的挣扎:『你只要现在把身心都交给我就好了~』
  『啊-------------------------晖侍快住手!不要-------------------------!』
  ~~~~~~~~~~~~~~~~~~~~~我是荡漾的分界线~~~~~~~~~~~~~~~~~~~~
  正当噗哈哈哈思考如何让范统休息一天时, 听到范统喊著『晖侍、不要』的梦话。噗哈哈哈突然感到一阵酸意, 於是抓著他的肩前后不断摇,
  『范统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一时月退, 一时晖侍, 你到底还惦著多少人啊?快说, 要不然本拂尘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范统正被晖侍步步逼近, 正值绝望,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 然后看到晖侍露出一个腹黑的微笑, 最后依稀听到晖侍说什麼「可惜…吃不到…」的话, 就醒来了。
   ~~~~~~~~~~~~~~~~~~~~~我是荡漾的分界线~~~~~~~~~~~~~~~~~~~~
  范统迷迷糊糊地张开半只眼, 是噗哈哈哈的脸, 然后瞬间清醒。没等噗哈哈哈说什麼, 范统就扑到噗哈哈哈身上, 眼泪鼻涕全往噗哈哈哈身上抹。
  「呜哇!要是你在的话我的贞操就不保了!!!」唔, 说了反话!
   噗哈哈哈听后, 危险地眯起了凤眼:
  「你这麼说是什麼意思?你想在这里丢掉贞操吗?」说完还威胁似的圈著范统的腰。范统额冒冷汗, 这才想起用心灵沟通:
  『噗哈哈哈, 不是啦! 你明知我有反话的毛病!』
  噗哈哈哈不管范统的解释, 便将范统压在床上。
  『啊、啊…嗯! ...噗哈哈哈、快点…啊!』房间内, 依然传出范统的反话
  今夜还长著呢!
  ----------------------------  第二天早上 ----------------------------------------
  一大早月退一进范统的房间, 就看到这样的情境:
  范统赤著膊, 圈著化为人形的噗哈哈哈, 不难令人想像被子下也同样是赤裸裸的。
  月退目瞪口呆, 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范统就在这不上不下的时刻醒过来, 张开眼: 是噗哈哈哈的脸, 再看看门外的月退, 僵硬了一下, 整张脸都埋在噗哈哈哈的胸前, 只露出红透的耳根。
  「对、对不起, 失礼了!」这种情况, 月退也顾不及范统便落荒而逃了。
  月退一离开, 尴尬的氛围便蔓延开, 范统首先推开噗哈哈哈, 摇摇晃晃地去洗澡, 岂料噗哈哈哈横抱起他说:「本拂尘允许你休假一天, 所以今天就好好地陪我吧!」
  范统在心中泪目: 怎会这样! 作者你快还我傲娇的噗哈哈哈!!!!!!
  
  ~完~


回复
举报|2楼2011-10-15 12:07
    (喷)白毛的你谁?!你不是阿噗吧?!!阿噗是傲娇受啊傲娇!!
    你突然这麼强势的压了范统教我心中闪小花的范噗情何以堪?!
    (我绝不会承认看范统被压那段的时候非常兴奋)(唉你)


    回复
    举报|3楼2011-10-15 19:59
      偶觉得阿噗对著范统时能当攻~
      范统是总受啊总受~XD


      回复
      举报|4楼2011-10-16 09:11
        百度小说人气榜查看规则>>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