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夫妇无水文吧 关注:5,205贴子:42,275
  • 24回复贴,共1

Yoong★Hyoon【原创】《锦瑟年华谁与度》(两只生日贺文~):su_pp

用百度钱包买糯米电影票,新用户立减15元,6.6元起 立即查看
红薯夫妇生日贺文~
平时都是写虐文的,为了生日写了个甜文,自己都觉得好油腻啊
不过突然也发现甜文真好……自己写着写着就傻笑啊心情大好
很容易陷入了YY之中…… =_=




不管怎么说~一楼先祝我们越魅郑生日快乐,还有紧随其后的忙内

(为毛我一打越魅郑搜狗拼音就自动出来了…看来小队你狠红啊)


ps,楼主最近看runningman有点多,忧伤中



2011-6-22


【锦瑟年华谁与度】


1.


“正信,你今天是不是很不舒服!”


“诶诶?没有啊,我很好。”


“正信!你一定很不舒服!”


“……哥。”正信胆怯地看看他,却仍然坚持,“我真的没事啊,你怎么了呀?”


他真的很想扑过来掐李正信一个半死,这家伙太没眼色了!


宗泫长叹一口气走过来将正信拉到一边,如此尔尔耳语一番,正信一脸的恍然大悟,连连点头,两个人说了半天悄悄话,个个挂了不怀好意的笑容。这边容和脸上的表情已是十分精彩,正信方才潇洒地走过来,说道:“哥,要我今天不舒服,可以!”


他瞪他一眼,说:“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正信低下头对对手指,“其实吧,哥,我一点都不贪心的……”抬起头来时,少年已笑得十分甜美,“一个月的袜子!”


容和整张脸的面部神经都是一抖,强烈克制了嘴角抽搐的冲动,他说:“行啊,正信!”那语气逐渐阴沉下去,正信听在耳朵里忍不住打了一个战栗。


“记住告诉经纪人,你今天难受得很!”容和背上包拿起外套,“节目我去参加。”


“另外……”关上门前,他用可以杀人的眼神看了正信一眼,“以后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


(正信表示鸭梨很大)

————、



2.


她总是习惯提前个把小时到,闲来无事便在休息室玩手机。当时他将这手机送给她时,她开心得爱不释手,他用的是水蓝色的同款,手触的时候,仿佛盈盈会有涟漪漾开。


他新戏上映,两个人戴了帽子墨镜,明明大夏天还裹得严严实实,偷偷摸摸溜进电影院去看。他演得很好,她真的高兴,却越看越赌气。什么啊!那电影里面的女主角跟她用了同一款粉红色手机,拿在手里看上去和他真相配。更别说整个电影的高潮,他竟然吻得那么逼真那么深情!太过分了!


她一口气鲠在脖子里,差点没哭出来,当场就把爆米花往他怀里一扔,趁他还愣在那里就噔噔跑掉了。更气人的是,她在街对面观望良久,都不见他追出来!


什么也不说了,她一定要跟他分手!


徐贤死死咬着下唇皱着眉,眼睛蒙蒙又冒了水汽。手机一搜,好家伙,出来的全是他和那女主角乱七八糟的绯闻,数不胜数的图片上,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别人,那温暖的唇也在吻着别人。真是想大哭一场,可偏偏这时有人推门而入,这次的嘉宾是她和正信,虽然正信会让她联想到正信那讨厌的哥,但至少不是他已足够万幸,她做好表情管理抬头微笑,看见来人却呆成了石雕。


“呀,是徐贤啊,”一个星期不见,他笑得格外谄媚,“正信今天不舒服,所以我代替他来录节目了。”


她一点一点恢复过来,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但气势上绝对不能输!使劲瞪了瞪他,别过头淡淡地说:“晚上好。”


他惶然地看了看她,慌慌张张将cody推了出去,关上门跑到她身边坐下,苦着脸问,“怎么还在生气啊?”


“我有生气吗?你看见我生气了?我为什么要生气?就算我生气关你什么事?”她劈里啪啦问得他晕头转向,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干脆直接抱住,像小孩子撒娇耍无赖一样将头埋在她颈边,腾出双手挠她痒痒:“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公主殿下你就原谅我吧……”


他太了解她的笑点位置,她实在忍不住,咯咯地笑了,心里其实却是气恼的。一句话就想把她打发了呀,没门!她看着眼前这张清俊的脸,情不自禁地想起竟然被别人吻过了,又是一阵纠结,突然就涌起力气把他推开了。


“郑容和,我们分手了。”


“分手了?”他眼睛腾腾地冒着火,“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我都不知道?”


“一个星期前!”


“啊呀,徐珠贤,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的是你!”


两人各自在心里抓狂,小小的休息室里战火熊熊,世界大战一触即发之际,cody姐姐弱弱地将门推开一丝缝,探出一个冷汗直流的脑袋,说:“容和徐贤,PD在叫你们。”


休息室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过了半响,徐贤转头向胆怯的cody姐姐微笑着说:“是,马上就到。”这样的气氛里出现这样甜美的笑容真是有够诡异,cody赶紧将头缩了回去。


她看看容和,脸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容,他一脸无辜地撇了撇嘴,走过来一把揽住她的肩,说:“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别揽着我!”


“你怎么还这样啊!”


“外面说不准有摄像机架着呢!”


“……好吧。”


(cody表示很无奈)

————、



3.


(这里是running man录制现场…乃们知道这个就可以了其它的不要再问楼主阿弥陀佛)


“我觉得我们扮作情侣比较不易被发现。”


“……”


“啊,我真傻,我们本来就……”


她在他手臂上揪了一把,摘下墨镜瞪他:“说话注意一点啊,一五一十全给录下来了的。”


他乖乖地点头,又帮她把眼镜戴好,捧着她的脸端详半天,装模作样地说:“恩,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徐贤。”


她看看手上的任务表,上面说runningman们的名字卡片在某些书中藏匿着,下面列举了十多本书是最有可能的。“走吧。”她拉拉他,“做任务去。”


他指着那些名字中的一个,笑嘻嘻地看着她:“你看这一本,还记不记得?”


她定睛一看,也笑起来:“这不是最开始认识时,一起来买过的那本么。”


“我以为你早就已经忘了呢!”他有些吃惊,但是心里十分高兴。那本书一直放在CNBLUE的宿舍里他的床边,她应该是再也没有见过,过了三年也还记得,真是不容易。


她微微有些脸红,什么也没说。她才不会告诉他,她已经翻来覆去将当年的我结看了几十遍,每个微乎其微的小细节都烂熟于心,怎么可能不记得?


(某本书的作者表示欣慰,这么多年过去,自己的书还一直闹木畅销,哇哈哈)

————、



4.


“石镇,我偷偷地告诉你,今天的嘉宾是容和。”


“你又去偷听PD谈话来着?”


“呀,这种事你也做得不少好不好?PD说正信今天不巧身体突然不好,幸好有容和代班。”


“那还不简单?看见高个帅气男子直接逮住不就行了。”


“恩恩,但愿如此。”


“石镇哥,在石哥,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偷偷摸摸的?”


“我们在讨论嘉宾会是谁。”


“……看看你这不自然的演技,这样的演技难道我还见得少吗?除非……你是间谍,你就是隐藏嘉宾吧!”


“别乱猜,实话说了吧,嘉宾是容和。”


“……又是容和。唉。”


“你‘唉’什么呀!”


“我在期待美女嘉宾耶!PD骗我,他明明跟我透露说有美女的!”


“东勋你哟,唉,就是因为你这种心理,你说说你是第几次被PD骗了!”


“……节目结束后,我会去找PD决斗的,现在抓紧去找容和吧!”


(PD表示很无辜,人家好不容易说次真话来着)

————、


5.


“智孝,在石哥说嘉宾是容和。”


“情报可靠?”


“可靠。他说他亲耳听见的!”


“好吧……话说回来,就是在这个书库,哈哈你当了次间谍还记得么?”


“唉,多久之前的事了,别那么记仇。”


“……哼。”


“呀,智孝你看那边,有美女!”


“美女身边有帅哥了没看见吗!看看,人家多般配啊!气氛也那么好,两个人甜甜蜜蜜地挑书呢!”


“你干嘛说出来,我自己会看!呀呀,美女的脸好小啊,一副墨镜就把整张脸都快遮完了……”


“男生也很帅啊,可是帽沿压得好低,也一直低着头看书呢。”


两人正说着,突然听见PD的大喇叭声音响了起来,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哈哈,宋智孝,OUT!”


(哈哈智孝表示内流满面)

————、



6.


“哥!哈哈和智孝一起被淘汰了!”


“别来向我汇报!”


“……我以为哥会担心智孝呢。”


“唉。”


“哥为什么叹气?”


“光洙,你看那边。”


“呃,我看到了,美女加帅哥,然后呢?”


“人家多恩爱啊!”


“唔。”


“智孝和我这周一情侣也差不多三年了是不是,可是连一次单独约会都没有过!”


“哥,你别把放送当真了呀!”


“难道放送里一定就诞生不了真爱吗?!”


“那个……也许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吧……”


“光洙你别说了……”


“话说回来,哥,你刚刚指给我看的那对小情侣,他们后面为什么有摄影师跟着?”


“咦,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眼熟……”


“哥,你看过我结吗?”


“如果那个节目邀请我和智孝的话,我会考虑把他们以前的放送都翻出来看看。”


“哥,你看像不像红薯夫妇!”


“啥?”


“容和徐贤呀!”


“呀呀呀呀呀!光洙呀!!”


“是徐贤啊是徐贤啊!”


“可是为什么徐贤挽着容和时那么自然那么亲密啊!为什么两人像是真正的情侣啊!光洙你确定你没看错吗,我明明看着就像是一对来约会的情侣啊!哪像是来做节目的啊!”


“哥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可是我还是觉得那就是容和和徐贤啊……哪有这么美型的路人啊!”


这厢两人还在激烈讨论中,PD的追命夺魂大喇叭又响了起来,刚刚还讨论得如火如荼气氛热烈,下一秒就如坠冰窖:“Gary,光洙,OUT!”


(Gary光洙表示很冤屈,明明已经发现并认出了嘉宾好不好!)

————、



7.


“在石,我又想起了是你把我妻子介绍给我的事情……”


“……”


“突然好怀念那段青涩甜蜜的时光啊,唉唉。”


“……”


“那时候,我也还只是个穷小子,平时出来约会去不了什么豪华的餐厅,只是两个人手挽着手来逛书店而已,那样就幸福得快晕过去了。”


“……”


“那时候,我妻子还很年轻,哇,你看,就跟前面那位姑娘一样,面若桃花,眼若晨星,肤若凝脂……啧啧,想当年,我也跟那位姑娘身边的男生一样帅啊!”


“……人家戴着墨镜,你从哪儿看出眼若晨星?还有你年轻时很帅吗?我怎么一点也没发现。”


“至少比你帅比你帅。”


“唉,年轻就是好,看看那腻歪劲儿,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咱们现在老啦,都腻歪不起来啦。”


“在石,咱们刚刚不是说要找高个帅气男子吗?”


“对啊。”


“那不就是吗?”


“咦,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像是容和嘛!”


“可是他旁边那姑娘是谁?”


“呀,那么和谐的画面,我只有曾经看我结的时候见到过……”


“什么意思?啊啊啊啊,你是说……”


“是徐贤呗。”


“……”


“麻烦下面的话不要录了哟,我和石镇有点私人事宜要交谈交谈,此事不宜外泄。”


“在石,以我的人生阅历来看,我觉得……”


“嘘,你别说出来。唉,小两口怎么那么腻歪,容和录个节目,徐贤都要跟着来,真是~~”


“哇,今天又被我挖到一个头条大八卦,哈哈哈。”


“你看那眼神,那神情,那动作,全都清清楚楚写了真爱两个字,天,我承受不住了,简直就是偶像剧,我骨头酥……”


正沉浸在真爱氛围中不能自拔的两人,忽地就被PD打回了原型:“在石石镇,OUT!”


(在石石镇表示怀念青春中)

————、



8.


“什么?就剩下我一个了?不行,今天的嘉宾怎么这么厉害?我得去监狱问问他们才行。”


“哟,钟国啊,找到嘉宾了没?”


“没有啊!放眼望去,都没有鬼鬼祟祟的人呃!大家好像都看书看得很认真。”


“你仔细想想,真的全是在看书的吗?”


“我想想……嗯,还有谈情说爱打情骂俏得很认真的。”


“这不就对了嘛!”


“唔?……情侣?”


“呃,说不好,我们都在这儿讨论老半天了。你去书场里转几圈,看见最腻歪的一对呢,就是今天的嘉宾。”


“你们这一说,我倒想起了!”


“哦?你也见到了?为何没有冲上去逮住?”


“那气氛太罗曼蒂克了,唉,我在一边盯了他们老久,都没忍心上去打扰!”


“你怎么这么心软!”


“唉,是我的错。可是当我一看见那一对吧,脑袋就晕乎乎的,一股甜味儿直冲脑门,两人站一起那画面感觉像在看电影。”


“唉,在这儿的人谁不是被那画面骗了的。看上去是在打情骂俏的吧,其实人家是在做任务一个个OUT掉咱们呢。”


“……不跟你们废话了,抓人去了。”


只听钟国话音未落,PD的声音已悠然响起,全然不顾钟国的怒吼,四两拨千斤:“金钟国,OUT!”


(某两只表示~~其实是任务恋爱两不误。望天。)

————、



9.


“所以容和徐贤刚才一直是在扮演情侣吗?”


“是,因为容和哥说这样不容易被发现一些。”


“……容和果然很明智啊。”


“我有疑问!可是,是怎么扮演得这么像的啊?”


“这个,好歹我们也是结过婚的关系嘛,呵呵呵,徐贤你说是不是?”


“恩,是啊是啊,呵呵呵。”


“我结结束后还经常联系吗?”


“呃,联系得也不多啦。不过,我们是朋友的关系。”


“咳咳,至少也应该说是好朋友的关系嘛……”容和渐渐小声地嘟囔着。


“……不管怎么说,runningball属于我们的容和徐贤~~”

————、



10.


节目结束后。


徐贤潇洒地走上自己的保姆车,正想同样潇洒地关上车门就感觉到好大一股阻力,是容和一把拉住了车的把手,在车门口不高兴地望着她:“怎么?这就想一走了之?”


“要不然怎样?”她皱皱眉,“再说,我们不是分手了的关系吗?”


“……别老是把那词挂嘴边,小心以后后悔都来不及。”


她身子一震,想想确实可怕,便气呼呼地问他:“那你要干什么?”


“回家!”


“我现在就是要回家呀。”


“我说的不是宿舍。”


“你你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我我我还能有什么坏主意……”


“咳咳,”徐贤的经纪人哥苦着脸从前排转过脸来,干咳两声,“虽然公司确实是勉强同意了,你们两个也低调一点行不行?”他长叹一口气转了回去,抚摸抚摸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要去哪儿我送你们。”


她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对着经纪人连连道歉:“对不起哥哥,又给你添麻烦了。”容和也捂脸道:“你要是一开始就乖乖跟我走……”


她掐了他的腰一下,马上眉头就皱了起来:“你怎么又瘦了?腰上的肉都去哪里了?”


他说:“谁叫你一个星期都不理我?我这就叫为伊消得人憔悴,知道吗?”


“油嘴滑舌……到哪里去学了这么多蜜语甜言!”


“那也只是说给你听的呀,笨蛋!”


经纪人只能默默地弹掉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望着夜色特别无奈地感叹:“年轻真好,想爱就爱。”


(经纪人表示突然很忧伤)

————、



11.


“……我鞋子都还没脱。”


“赶紧蹬掉。”


“……门还没锁。”


“还不简单?”他一个反手就锁得严严实实。


“……没有开灯……”


“开什么灯!多此一举!”


“可是,有一件最重要的事!!”


他只好暂时放开了她,连连摇头:“真是啰嗦。”便开了灯,搂着她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好吧,有什么事就说吧。”


柔软的灯光下,他的脸粉粉嫩嫩的,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又摆出一副冷酷的样子,说:“你还没跟我说清楚,你拍戏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呢!那么深情的眼神是在看着谁呀!”


“天地作证,拍戏当天我想的全是你!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演出这么腻歪的眼神?”他欲哭无泪,“我把眼前的人幻想成你来着!”她撅撅嘴,继续听他解释。


“那效果出来时,我都吓了一跳!”他一拍大腿,疼的自己也倒抽一口冷气,“我知道你看了一定难受,那天我还拉住你叫你不要去看的,谁知道你犟得很,非要去不可啊!”


她撇撇嘴,心里承认好吧他确实有泪光闪闪地拜托她一定别去,可是谁叫他越是阻挠她就越好奇呢?再加上她总是心太软,便退了一步不服气地问:“那我跑出去后,都不见你追出来。”


“什么?我当然有!我在电影院门口没看见你,又返回里面去找你,后来还把整条街都翻遍了,结果回家也没看见你。打电话到你们宿舍才知道你回去了,可偏偏又不接我电话!”


徐贤沉思片刻,从她在电影院门口到在对面寻了个位置躲着观望他是否出来,确实有一定的时间差,也许就是在那时错过了。


她眼睛渐渐亮起来,最微小的那一丝笑意也被容和捕捉到了。他便又开始耍起了无赖:“原谅我了吧?原谅我了吧?……”


他俯身来吻她,她闻到他身上独特的青草似的清香,脑袋也开始有点晕乎乎的,被窗外洒进来的一缕缕皎洁月色搅得意乱情迷,别过头反复说着:“才不,才不……”


她还没打算要原谅他,可是他温热的气息流转在她颈边,惹得她全身发麻。他还不管不顾地去咬她的耳朵,喃喃地说着:“我错了,小家伙,小家伙……”她一阵颤栗后就无力地被他攻陷了池城,缴械投降。

————、



12.


外面都天都亮蒙蒙了,徐贤还躺在他怀里郁闷。明明她是正义的少女好不好,怎么就这么经不住他糖衣炮弹的轰炸呢?她稍稍仰起脸看着他,他睡觉时看起来最像小孩子,最满足最天真,嘴角有弯弯的弧度,仿佛在梦里梦见了甜甜的糖果。


她轻手轻脚地起身,尽量不吵醒他。被子滑了下去,咳咳,他美好的曲线又叫她免费欣赏了一次。她替他盖好被子,踮起脚尖走出去。站在门口傻笑着盯着熟睡的他看了老半天,才红着脸拍了拍自己的头,懊恼地关上门坚定地去了厨房。


忙忙碌碌半天,闻着锅里传来的香味,一股贤妻良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徐贤看看时间,是时候叫他起床了。


“起床啦,大懒猪。”


容和睡得正香,完全没反应。她很有耐心地在他耳畔温柔呼唤了很多次,终于忍不住直接捏住了他的鼻子,果然没过一会儿,他就扑腾了两下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慢吞吞地抓住她捏住他鼻子的手,弱弱地问:“徐珠贤,你要谋害亲夫吗?”


她拍拍他的脑门:“九点钟的通告,快起来吧。”


“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反正是你的通告,不去就算了。”


“我不管,就一下,别那么小气!”


她踟蹰良久,被他亮晶晶的眼睛盯得冒冷汗,只好妥协地俯下身来吻了吻他的脸颊。他反倒得寸进尺,“我说的是嘴唇!”


她怒了,转身就要走,容和却迅速地跳起来揽过她,狠狠地吻了一通。她挣扎无果,他得意洋洋。她跑到洗手间里照镜子,看着镜子里自己嫣红的唇瓣直发愁。


正巧手机响,她没精打采地接起来,却立马被电话那头的惊叫声喊得回了魂。“呀,徐珠贤!你昨晚又彻夜不归!”


她打了个冷颤,“姐姐,别激动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正因为不是一次两次我才激动!”


“这个……”


“我一想到我们的忙内有可能最先出嫁,我就痛心疾首!你叫我们这些姐姐情何以堪!?”电话那头七嘴八舌,尽是悲愤异常的声音。


“不,不会的,我一定等姐姐们都嫁人了,再……”


那头一阵欢呼,“珠贤呐,记住你说的!”然后就只剩下嘟嘟的忙音……


容和正开开心心地吃着她煮的牛肉面,看见她一脸愁云惨雾的走出来,急忙关心:“怎么了?”她咬着下唇瞪着他:“姐姐们对我很不满意。”


他却非常骄傲,“我知道,她们嫉妒你有我。”


“自恋狂。”她走过去收拾碗筷,撅着嘴回身进了厨房。


他起身追过去,等她把碗筷放下,便从后面抱住她,轻声细语在她耳边说着话:“我说,小家伙……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他温热的气息洒到哪里,她就像块巧克力融化到哪里。她仰起头认真地想了想,说:“等你拿了影帝那天,我就嫁给你。”


“呀,你别以为这还是很遥远的事!”


“我知道。”她安安静静地垂着眼睫,微微扬着笑,“我相信你啊……所以肯定不会遥远。”


他在她身后嗤嗤傻笑,只说道:“你要等我。”


“当然。”


这个小家并不大,窗帘的缝隙里溢出一点阳光就好像可以全部照亮。他凝视着她的侧脸,双脚像踩在棉花糖上一样,轻飘飘的,整个人好像都快飞起来。她红着脸说:“你别这样看我。”


他笑嘻嘻:“我偏要。”


她走到阳台边,拉开窗帘,大片大片的日光就洒了进来。她逆光而立,粲然一笑,他疑心她会突然长出翅膀来。天空一片蔚蓝,晴朗而澄澈,像她的眼睛一样。锦瑟年华谁与度?他文绉绉地想起这句话,然后低头浅笑。


他再没有第二个人选,不是吗?



【甜甜蜜蜜的END






❤小番外❤ === {关于夜不归宿,咳咳}

——————
CNBLUE宿舍客厅里。


正信看看宗泫,又看看敏赫,一脸凝重地说:“容和哥昨天晚上又没有回来。”


“这是第几次来着?”宗泫打了个哈欠。


敏赫本来安静地吃着自己的三明治,慢吞吞地抬起头来说:“自从公司默认了他和嫂子的关系后,你数数他在宿舍的次数比较轻松。”


正信无语凝噎:“我也想要谈恋爱。”宗泫和敏赫对望一眼,两人同时长叹一声。


宗泫说:“虽然你说出了我的心声,但是……”


敏赫接道:“……但是,咱们宿舍里,有一个神经兮兮的男人就已经够了。”


于是三人默默地啃完了早餐,默默地着装打扮,默默地背上乐器出门了,又是明媚而忧伤的一天……
——————






❤小番外❤ === {关于夜不归宿,咳咳}(大姨子版)

————
曾经热闹的少女时代宿舍,今天竟然死一般的宁静。

“是时候讨论讨论了。”泰妍一脸的凝重,“不能再这样下去。”

“我已经二十四岁了。”秀英低低地叹了口气。哀伤的情绪,萦绕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孝渊淡淡地笑着,说:“我曾经那么傻……那时候,我还说要做我们中最先嫁人的一个。”

“我从来没有想过,珠贤会这样对我们。”帕尼垂着头,长长的眼睫遮不住隐隐的泪光。

“都是因为他!”允儿忍不住流下眼泪来,“如果不是他夺走了珠贤,现在怎么会,怎么会……”

YURI抱住允儿,拍拍她的头,声音也哽咽了,“允儿别哭。总有一天,珠贤会知道,只有这里才是她真正的家。”

Sunny什么也没有说,黯然地抬起头望着天花板,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Jessica眨眨眼睛,无奈地看着眼前七个悲伤的女子,说:“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们打击很大。可是……你们有必要演得这么凄苦么!!!”

说到最后一句,她音调骤然升高,一伙沉浸在伤感气氛中的人不约而同地吓得一跳。大家僵硬片刻后,宿舍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哗,八个姑娘一下子恢复本性,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泰妍说:“这姑娘真是翅膀硬了胆子大了啊!竟然敢夜不归宿!黄秘书!”

帕尼道:“在,我在呢。金总裁,什么事吩咐?”

泰妍潇洒地挥挥手:“把徐珠贤这个月的考勤表给我看看。”

帕尼犹豫了:“算了吧,总裁,我怕你上火肝疼。”

泰妍怒:“怎么跟总裁说话呢?叫你拿来便拿来。”

帕尼没有办法,乖乖呈上:“总裁你慢慢看,我先退下了。”赶紧溜。

泰妍一看果然大怒:“看看,看看!太不像话了!除了跟女婿吵了架的那几天,除了跑通告到太晚的那几天,再除了女婿跑通告到太晚的那几天,这姑娘就没几天是乖乖呆在宿舍里的!”

Jessica听得头晕:“你说什么绕口令啊?”

秘书帮忙解释:“总之呢,珠贤只要一有点小空就会去找容女婿,毫不留情地抛弃咱们。”

泰妍掏出手机:“看我不打电话去教训教训她。”

大家屏息静气地听着徐贤的彩铃,YURI忍不住小声地抱怨了一句:“怎么听来听去都是Cnblue的歌,完全无视咱们的新专。”众人默默。

电话刚一接通,泰妍就嚷嚷起来:“呀,徐珠贤!你昨晚又彻夜不归!”

那头的姑娘显然很害怕:“姐姐,别激动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泰妍口吐白沫:“正因为不是一次两次我才激动!”

徐贤弱弱地说着:“这个……”

孝渊推到泰妍,饿虎扑食的姿态夺走了手机:“我一想到我们的忙内有可能最先出嫁,我就痛心疾首!你叫我们这些姐姐情何以堪!?”

徐贤迟疑片刻,磕磕巴巴地说:“不,不会的,我一定等姐姐们都嫁人了,再……”

孝渊嘴角咧到了耳朵下面:“珠贤呐,记住你说的!”一激动,不小心就把通话挂断了。

“你怎么就挂了?我还有一堆话没说呢!”金总裁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还想找容女婿算算账呢!再说,这事得跟他商量才有戏知道吗?”秘书表示只有我最睿智。

“对啊,珠贤说了不算数的!到时候容女婿一句话她就会把答应我们的都忘光光!”YURI双手赞同。

“没关系,下次见到容女婿时,咱们好好跟他说说这事!”jessica深思熟虑。

“说得也是。”七嘴八舌地都赞成了。

————


某座小屋里。

容和感到一股凉意爬上脊背,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表情不自觉有些沉重。徐贤担心地问:“怎么了?”他握紧她的手,看看她的眼睛,笑着说:“没事。”

反正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容和喜滋滋地想着。



————————————————为了前途堪忧的容女婿而封——————————————



————————————————————————————————————

++++++++++++++++++
+❤ 你为我着迷 ❤+ { 分开后的第三个月,遇见曾经属于我的你 }++++++++++++++++++

cody说:“容和,新戏大发哦。”


容和说:“收到了许多关心和应援,但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


cody抿着嘴笑:“是缺少恋人的应援吧。”


他也笑起来:“似乎是这样。”


他推开美容室的门,走着走着脚步就顿住了,她坐在那里背对着他,他一眼就看清,因为太熟悉,早已烙进骨头里。他微笑了一下,却马上垂下了眼帘去,也不唤她,只静静地走过去,在她的背后站定了,抬起手来捂住她的眼睛。


而她身子一僵,他感觉到她的睫毛在自己的掌心微微颤动着,像羽毛轻轻拂动着,痒痒的。


半响,她小声地说道:“容和哥哥。”


他松开手,有些无奈有些开心:“怎么知道的?”


他站在她身后,她回过头笑着看他:“我就是知道。”她当然不会告诉他,他手心的温度,他手掌的纹路,一直清晰如初。


“最近常常上网么?”


“闲下来的话就会。”


“常使用搜索引擎么?”


“偶尔吧。”


“都搜些什么?”


“潘基文先生,约翰尼德普……”


“……还有呢?”


她凌厉地看了他一眼,扑哧一声笑起来:“还有郑容和,CNBLUE,你为我着迷……”


他眼睛一亮,颧骨立刻爆炸:“真的吗?快说说,我演得怎样?帅不帅?酷不酷?为我着迷了吗?”


她想了想,干脆不掩饰地说了实话:“很令人着迷。”


“哎一古,你别这么诚实,”他摸摸后脑勺,嘴角咧到耳朵根,“我会不好意思的。”


“要加油哦,”她看着镜子里面的他微笑,“会一直给你应援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不大发实在是不行。”


他笑得眼睛弯弯,那么满足的神情,像天真的孩子。很久以来都是只能在电视或网路上看见他,背着吉他沉着地唱歌,眼神亮亮地抓镜头,或者不慌不乱地说话微笑,那个作为她的丈夫的淘气捣蛋的初丁的影子,她都很难再看到。说不怀念是假的吧,可是……真好,他其实一直都在。


“徐贤,到这边来一下。”cody在门口喊她。


她起身:“我得过去。”他点点头,看着她的背影,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


她弄完头发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坐在椅子上安静地垂着脑袋,竟然是睡着了。


这样的睡姿怎么会舒服,对脊椎也不好,这该是有多累。也许应该叫醒他,可是她看着他宁静的容颜,一时间想到,纵容纵容他又怎样。


“别吵醒他,”她恳求地向cody笑了笑,“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看到cody点了头,她才拎起包准备离开。灯光照得他身边的背景都模糊了,淡淡地给他笼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她回过头看他,心里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他在一点一点地变透明,就像小美人鱼一样,在灿烂的日光下,变成琉璃缤纷的泡沫然后消失。


时间像静止了一样,她静静地望着他,突然感到害怕。就像第一次见面她悬着一颗心走进大厅时那样的心情,忐忑,忧虑,焦躁,齐齐包围了她。那时她忧心忡忡,甚至在最后一刻想过临阵脱逃,就可以不去面对那未知的他。而此刻,心的那种悸动不安,又是因为什么?或许她只是在害怕,害怕……失去他。


“徐贤不走了吗?”有人轻轻地问她。


她回过神来,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站了看了他多久。她低下头,微微笑了:“我等他醒来……”


便在他身边坐下,偏过头看着他侧脸嶙峋的轮廓,像一帧精致漂亮的剪影。那弧度,不知道早已在白纸上摹过了多少遍。她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还以为是听见了最动听的梵音。


一辈子是有多长?她希望仅仅就是当她凝视着他的这一秒。




【如果呼唤你】
——————

“徐贤,你得考虑清楚了。”

她咬着下唇一言不发,握紧的双拳竟然一片冰凉。恍恍惚惚地想起她们的出道舞台,那时在后台紧张得汗水直流,心跳到嗓子眼,想说点什么打气的话,嗓子却像被堵住了似地,失去了声音……后来,要说还有比这更紧张忐忑的时刻,是那个烟花轰轰烈烈盛开在空中的夜,他站在她面前,眼睛里是比漫天星辰还耀眼的光芒,她恍若失了聪,怔忪地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过了几个世纪那般,才明白原来他说的是那三个字。

风那么细,一吹,眼泪就掉了。那时候就知道了,原来,原来就是他,再没有别人了。

她抬起头,微微地笑着,郑重地说:“社长,我考虑得很清楚了。”李秀满盯着她的眼睛,面无表情,良久之后淡淡地说:“希望你不会后悔。”

“我不会。”那么笃定的语气,李秀满也不由一震。他说:“那么你走吧。”

她点点头,向他庄重地鞠了一躬:“再见,社长。谢谢你,社长。”

她走的时候还礼貌地替他带上了门,走出办公室,给了自己一个笑容。她第一次如此诚实地向别人坦诚了自己的感情,对方竟然就是她一直最害怕的社长。

徐贤还记得一辑时有首歌是《如果呼唤你》,没怎么打歌,也没有mv,她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它。拿到歌的那天,大家都兴致勃勃地练习,当时帕尼唱着“如果呼唤你,如果寻找你,请变成风来到我身边”,忽然就沉默了,徐贤奇怪地侧过脸去看帕尼,就看见她的眼泪湿了漂亮的脸孔,眼睛里的阴影深过窗外的夜空。

她问:“姐姐你怎么了?”

帕尼揉揉眼睛,微笑着说:“是沙,迷了眼睛。”

“骗人。”

她还记得帕尼的笑容,那样忧郁而美丽,弯弯如月的眼睛里升满了甜蜜的哀伤。静默良久,最后帕尼牵起她的手,说:“珠贤,你不懂。”

她只是那时不懂。

徐贤走在路上,两旁执着的街灯一声不响。街上行人寥寥,整座城市灯火通明,那些亮着灯的人家,都在幸福地笑着吧。她将手揣进衣袋里,风有些凉了。想念着他手心的温暖,她轻轻地哼起了歌: “悄悄的拥抱我,让我能感受到你,你就是那样在我身边。”

那样熟悉的旋律,每天深切地思念着时就会想起的音调,一直没有忘记这首歌好像就是因为知道会有这样一个他出现……让她心动,让她牵挂,让她无法忘怀,让她拥有全世界最膨胀的那份幸福与勇气。

手机响起,她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是他熟悉的声音:“徐珠贤呐……我这会儿刚从公司出来,又冷又饿,你说怎么犒劳我?”

“难道我不是吗?”她撅起嘴,“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补偿我吧。”

“我现在穷得叮当响啊,别忘了你无名指上的那颗小石头是我挣了多久才得到的!”

“小石头?怎么能说是石头呢?你怎么一点也没浪漫情怀啊?”

“你怎么一点也没娱乐精神啊?你的艺能呢,你真的是爱豆吗?”

“估计以后不是了。”

“……”他沉默了一下,拍着胸脯大义凛然,“没关系,我养你!”

“好啊。”她扑哧一笑,“不过现在,还是我来请客吃夜宵吧。”

“我在真爱路等你!”

“别,还是来幸福路吧!”

“我全听你的~”

她挂了电话,便停在了路边等他。她抬起头数星星,可是,它们全都比不上他的灿烂。要等多久呢?徐贤笑了起来。一生,不算短也不怎么长,她不敢太贪心,她只要这一生,就够了。



当我呼唤你,请你来到我身边。


—————————————在幸福路等待真爱的封——————————————


——————————————————————————————————————
【-特别篇-From李秀满大叔】

“也许,不是最美丽,也不是最热情,说不上最聪明……但是,一个微笑就可以点亮我的全部世界。”男生说着这话时,眼瞳里的光华仿佛使漫天的熠熠星光都黯然失色,“你知道么?就像一片叫人绝望的死寂中缓缓响起的天籁,清冽甜美,温柔地唤醒了麻木的听觉,不经意地就一点点沁入心田,根深蒂固,让我……再也不能放开。我愿意用所有我所拥有的美好事物来交换她——因为全世界,不会再有任何人,任何事能比徐珠贤更美好。”

“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好像很难说清楚……因为他像神秘的海,我站在海滩上也望不见海岸线,看着远方的天光云影,海水一片潋滟……他的每一句话像海的涛声,温柔而充满了力量,海底仿佛有海妖歌唱着不可抗拒的召唤,我便义无反顾地潜入了深海,从此之后每一寸皮肤与呼吸都只属于海洋。”少女瓷白的面孔上,浮现清浅的微笑,目光遥遥飘向窗外的月夜,“不可能忘记他,不可能放弃他……我知道就是他,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郑容和。”

----、

他站在这栋大厦的最高一层,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这城市,霓虹的光芒七彩而炫目,灼灼绽放于黑夜中。他的眼睛里涂抹着大片的阴影,叫人猜不透的神情。李秀满点燃一支烟,熟悉的Marlboro香烟味道弥漫口中,悉数吸进肺里,那地方紧挨着心脏。“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他低声喃喃道。

上一次心里的海潮涌起,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是多少年前,有那么一个坚决的女子,流着泪却不软弱地看着自己,固执地说着“我会等你”这句话?她的脸被时光模糊了,但李秀满总忘不了她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还有它决绝的光彩。当徐贤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不是不吃惊的,但更深的触动来自她的眼眸里的执念。他恍惚间像回到了艰苦的少年时,光影流转,少女的脸孔在灿烂的阳光下显得苍白,她皱着眉倔强地看着他……

“素里。”

在心里回响了千万次的名字,时隔多年,他才终于有勇气开口唤一次。

房间依然寂静,空空荡荡的像谁的心房……失去就不会再重来了,他清楚地知道残酷的事实。可是也会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年,他勇敢一点,洒脱一点,那么今天她会不会在他身边?不,他不知道。

他老了。有时李秀满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白发,神情惶然。他很喜欢郑容和与徐贤的勇气,那两人在面对他时,是一模一样的倔强,如出一辙的固执,说的话语都像宝石一样美丽清澈。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在看见时,愈发觉得珍贵,甚至忍不住想去保护。蓝色的烟雾在空中渐渐散开了,他在落地窗里看见另一个自己,手里的香烟快燃尽了,点点火星时明时暗,而他神情迷茫。

“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你再也不可能遇见第二个我。”素里的眼眸在时光里闪烁。

“不,我不会的。”

那时他还不知道,她之于他的意义。是的,他再也不可能遇见第二个人,像她一样美丽,像她一样温柔,像她一样执着,像她一样爱他。可惜年轻时,他未曾发现,只知道这世界有太多诱惑,财富,权利,荣誉……他要去追,还以为那些才最珍贵。

李秀满怔怔地看着夜空,没有星星的天空是多么寂寞。他走到办公桌边拿起了电话,淡淡地吩咐秘书:“我要和CN BLUE的经纪人见个面。”

放下电话后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仿佛看见素里浅浅地微笑了一下,然后转身湮没于无涯的洪荒之中。“接下来,就看这两个孩子自己的了。”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拿起外套关了灯,走出办公室,“我也该回家了。”


——————————————————————————————————————
其实他也只是个普通的大叔而已


真好,好在最后一句:其实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叔

李秀满其实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狠毒吧
金希澈oppa不是在节目中说了吗,李秀满还说要送他结婚礼物呢
我们小贤子那么招人疼,肯定也会幸福的



===================================完==================================


秀满大叔也只是个普通的大叔。我始终相信他现在的各种限制只是队sm公司所有艺人的一种保护。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更何况我不认为秀满是个坏人。他不会眼看着自己亲手葬送孩子们的幸福。如果真的有真爱降临,不管是谁,秀满或许都会祝福的。


其实现在想想,说不定秀满大叔会是那种帮孩子们把关另一半的叔叔也不一定了。。。其实啊,现在再想想,秀满大叔对孩子们还是很好的~所有人都在说他虐待旗下idol的时候,又有谁想过整个那么庞大的sm公司又不是真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


看到名字以为是古文,一直没看,我果然很喜欢看甜文


所以才说满满最可爱了!


推荐应用
为兴趣而生,贴吧更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