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吧 关注:438,500贴子:36,134,438

(原创)小李飞刀后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蜀中,唐门,小屋。
冷月梧桐下,寂寞的老人,绝美的少女。
“奶奶,孙小红已经抓来了。”绝美少女抚着老人的手说道。
“咳咳”老人轻咳一声,“好,我们的李探花再失伴侣,心里想必沮丧的很呢。”
“抓了她真的有用吗?,李寻欢真的爱她么?”绝美少女似乎也对李寻欢的感情史有些了解。
“世人皆说小李飞刀 例不虚发,无敌于天下,可刀虽无情,人却有情,情这个字始终都是李寻欢最大的弱点。”老人平淡地说。
“可世人同样知道,李探花一生只钟情林诗音,如今林诗音与儿子归隐无踪,他真的爱上孙小红了么?”绝美少女有些不甘。
“嘿嘿,是真还是假,就要看你了,千影。”老人深意的一笑。
“我?”少女千影有些茫然。
“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接近李寻欢,爱上他,也让他爱上你。”老人的话让少女千影有些不知所措。
“奶奶,这个好难,李寻欢很难接受其他女人的。”
“不,也许,会很容易,如果他依然只钟情林诗音,那么孙小红只是他用来换一种生活方式的伴侣而已,这种伴侣,孙小红可以做,你也可以。”老人说的斩钉截铁,似乎对情之一道感触颇深。
“那我接近他以后呢?”少女千影觉得老人说地在理。
老人沉吟片刻,没有回答,抬首看着头上的冷月,长声一叹,“岁月蹉跎,冷月相伴,不知不觉竟已耗尽一生。可曾经的理想,却从未有机会去实现,我不甘啊。。不甘啊。。”说到后面,老人显得异常激动。
少女知道,奶奶一生未出唐门,一直蛰伏,长久住在这小屋里,可到底为什么,她却始终不得而知。她鼓起勇气,问道:“奶奶,您天纵奇才,为何不出去干一番事业?”。
“哈哈哈哈哈哈”老人突然大笑,眼角的皱纹显得狰狞无比,“成大事者,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可我的一生,都是得其志不得其时啊,我年轻的时候,天下第一是快活王,我没有把握赢他,只能蛰伏,我中年的时候,天下第一是沈浪,我同样没有把握赢他,还是只能继续蛰伏,等到我老年的时候,天下第一是小李飞刀,我依然没有把握能够赢他,还是坚忍着,可是如今,我大限将至,一身武功智慧未得施展,叫我如何甘心,如何甘心啊,我无法再忍了。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唐门唐葬月,让他们知道我的理想。”
少女看着老人的狂态,有些不适应,也许,老人真的蛰伏太久太久了,沉积在胸中的郁闷能偶尔发泄一次,该是多么畅快。
“奶奶,您的理想到底是什么?”少女千影继续勇敢的追问。
老人宣泄完了,缓过气来,恢复先前的平淡,淡淡地说:“呵呵,我曾经的理想并不太大,可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的理想也随之膨胀,到了如今,已经不能随便说出来了。”
少女沉默,老人轻轻拨开少女柔软的手,冷冷地说:“好了,你去准备吧,去让你哥帮你。”
少女静静地离开了小屋,只留下,冷月梧桐下,寂寞的老人。




以后尽量保证一天一更,,希望大家支持。。


回复
举报|2楼2011-06-25 09:42


    回复
    举报|3楼2011-06-25 09:46
      是夜,清冷的街角,醉酒的人。
      他曾说过“生死等闲事,岂能为了这等小事耽误喝酒”的豪迈之言,也曾饮酒伤身,四处寻医访药,只为能继续痛饮天下美酒。
      喝酒的人分两种,一种是高兴的人,一种是伤心的人。当他与朋友喝酒的时候,一定是痛快开怀地,而当他一个人自斟自饮,醉倒街边柳巷的时候,一定是痛苦悲伤的。
      可是无论在他清醒还是醉酒的时候,他都能保持一个习惯,一把小刀,一块木雕,专心地刻,深情的注视。
      他沉浸在雕刻中的往事云烟,可他的木雕,却让一个深爱他的女人,每天受着痛苦折磨,终日默默洗泪。
      如今的他,醉倒在街角,手里拿着的却不是小刀,眼中注视的也不是木雕,而是一张纸条,纸条依然暂新,与他的邋遢形成鲜明的比较,不知道他的人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有一张一丝尘垢都不染的小纸条。
      他虽然经常落魄,经常醉酒,但不代表他是糊涂的。没人会说文中探花的李寻欢会是个糊涂鬼。纸条是小红出走的唯一线索,既然是线索,那么这种纸条的每一分,每一毫,每一角都不可以被玷污,甚至连它当时的味道,都要努力保存。
      他仔细地看着纸条上的字句,他已经反复看过无数遍了,“李大哥,小红原本以为已经得到了你的心,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曾经很开心地看到你选择放下诗音姐的释然,可后来我才知道,你从未放弃过手中的木雕,我多么希望,你的有情刀下雕刻的会是我的样子,可是,我每次看到的,都是永恒不变的诗音姐的音容笑貌。我很痛苦,曾经想过就这么陪伴着你,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可是,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我只能远离你,那样,我的心会好受一些,我走了,李大哥”
      “咳咳”他每看完一次,都会重重的咳嗽,他细细的读,认真的看,这确实是小红的笔迹,他深深地闻,感受着字里行间的味道,感受着那双小手轻握纸条的淡香,寻找着她写信时偶尔滴落在信纸上的泪水。
      毋庸置疑,这是小红写的,她离开了自己。




      回复
      举报|5楼2011-06-25 10:28
        顶天人团公子桑。。。。


        回复
        举报|6楼2011-06-25 10:40
          前排。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7楼2011-06-25 10:56
            他从未想到孙小红离开后,他会这样怅然若失。所以才会不加掩饰的雕刻诗音的木相吧。
            李寻欢啊,李寻欢,你生来就是为了让女子伤心的吗?
            此刻,他不愿多想,只有酒才能让他忘却,他再次起身,寻找哪里还有未打烊的酒馆。

            “小二,上酒啊,为什么不肯卖酒给我,你们这些坏蛋,跟慕容轩一样,都是坏蛋。。。”
            同在酒馆的李寻欢循声望去,只见邻座一个貌美的青衣女子正捧着酒壶舔完最后几滴,嘴里喃喃自语,李寻欢见过不少醉鬼,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可像这般绝世美貌的女醉鬼,他还是第一次见。
            李寻欢笑了笑,慕容轩的名字他是听过的,江湖传说“天纵姿容 风流多金”的江南三大财阀之一慕容家的长公子,据说他换身边红颜伴侣的次数比青楼里接客无数的当红花魁还多。一个男人如果频繁的更换爱侣,只能说明,这个男人非常寂寞。
            看来,眼前的女子,也曾是慕容公子的红颜知己,只是现在,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独自徘徊在不夜酒栈,徒解伤悲。
            同是失意人,寻欢本想上去邀其共饮,可转而一想,保持这样的平静,也许才是最好。
            小二很不情愿的端上了酒,这种不夜酒栈是专门为醉鬼提供的场所,可不代表在这里的店小二喜欢醉鬼。酒一上来,青衣女子就夺了过去,开了瓶盖,继续灌饮,像喝水一样。




            回复
            举报|8楼2011-06-25 12:13
              两个失意的醉鬼,一个捧着酒讨厌醉鬼的店小二,李寻欢很享受这种微妙的平静。
              可惜,这种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哟呵,大哥,这里有个靓妞诶,娘的,长的真带劲啊”两个勾肩搭背,互相搀扶的醉鬼朝着青衣女子围了过去。
              “个龟儿子地,不是老子眼花吧,草,老天爷这回总算是照顾了回爷们,丢了个这么勾人的婆娘在这耍。哈哈”那个被称作大哥的醉鬼好像一下就醒了酒,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不已。
              “就是啊,老天爷下雨,淋也该淋到咱各两了撒,大哥,你先上”“好撒,果然是老子地好兄弟,好货知道先让给哥,不过一个一个上可没意思,咱各两一起上才刺激撒。。哈哈”
              “哈哈,谢谢大哥啦”说完,两个醉鬼一起拥了上去,而那个青衣女子竟依然捧着酒壶毫不躲避。
              听到这里,寻欢不禁眉头一皱,不过他并没有急于去英雄救美,他能看出来,这个女子的身手不会差,而且寻欢有留意到她的手,那是常年练习暗器的手。
              但事情并没有像李寻欢所想的那样,这个女子并没有出手,那两个醉鬼已经强硬的推开了店小二,围住了青衣女子,两双脏手已经朝女子脸蛋上摸了过去,嘴里还叨叨个不停“劳资哦,近看才知道,真他娘的勾人啊,今晚劳资能干10次。破破记录”小弟二话不说,直接撕开了女子的衣襟,眼看着酥胸半现了。青衣女子似乎也觉察到了,只是好像真的喝醉了,全身无力,任其武功再高,浑身使不出半点力来。泪眼汪汪,紧咬双唇。看得两醉鬼心里直痒,手上的动作更加放肆了。
              “哗啦”。。那个老大猛的将桌上的酒菜全都掀翻在地,将那女子强压在桌上,扯开衣襟,顿时,酥胸尽显。眼看着,两人就要饿虎扑食了。
              李寻欢再也不能忍了,他想来,那女子可能真的醉了,无力反抗,瞬时,寻欢出手,将桌上的两双筷子“刷”的射了出去,“啊”“啊”,,几乎同时惨叫两声,只看见,两个醉鬼的双手全都被筷子钉穿,血流如注。
              两兄弟恐惧愤恨的看向李寻欢,“是不是你?管什么闲事,草”。。强忍着疼痛,向李寻欢围了过去,李寻欢没有直视他们,缓缓的从桌上再次拿起来了两双筷子,两兄弟赶紧停下脚步,李寻欢醉眼惺忪,平淡的说:“这次只穿你们的手,让你们的手以后安分点,若再敢进一步,想想看,筷子会钉在哪里。”
              那个大哥顿时浑身一颤,本能的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冷汗直冒,赶紧冲小弟吼了声:“点子硬,兄弟,快闪”。一溜烟的跑了,竟比他小弟跑的还快。
              李寻欢看两醉鬼跑远,慢慢的走到那女子身边,没想到她已经睡着了,只是脸上挂着两行泪痕,清晰可见,看来好像明知要被辱,不做抵抗了。
              担心她在此可能会再遭毒手,李寻欢决定将她背到安全的客栈,让她好好休息一晚,遂将她背起,朝悦来客栈而去。

              这个女子,正是唐千影,那个奉奶奶之命,接近李寻欢的唐门千金。
              而刚才的这场英雄救美,也是她遵照他的大哥唐门长公子唐漫云的指示设计的。目的就是结交李寻欢。
              只是,现在伏在李寻欢背上的唐千影,脸上挂着泪痕,想着临走时大哥跟自己的对话。
              “李寻欢是一个经验老道,极度敏锐的高手,所以这场英雄救美,一定要做的真”
              “怎么才能做的真呢?”
              “你要真的喝醉,不可以有保留 那两人也要真的侮辱你”
              “那万一李寻欢不出手呢?”
              “身为唐家后代,要有懂得牺牲”
              “哥哥,你的意思是,就算被侮辱,也不能穿帮?”
              “。。。。是的”
              想到这里,唐千影心里一酸,再次流下眼泪。这就是身为唐门后代的命运。



              回复
              举报|9楼2011-06-25 13:43
                同一个夜晚,另一个地方,唐门,小屋。
                “奶奶,小妹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说话的是一个年约三十的青年人,眉清目秀,但眼神中透着慑人的光芒。
                “很好,开始给他们营造第二次机会吧,不要太刻意,自然些,李寻欢是很敏锐的。”唐葬月依旧是冷冷地语气。
                “是,奶奶。影儿今天有提到慕容轩,这不在计划内。”
                “呵呵,影儿是真的喝醉了,无意间袒露了心扉,看来对慕容家那小子倾慕已久呢,也许,正好可以利用一下。”唐葬月并不意外,一个运筹帷幄的人,绝对不能失措与任何意外,能利用每一个意外,才是雄主。
                “奶奶的意思是?”青年人显然还没领悟到老人的想法。
                “天时,地利,人和,人和最为关键,而其中的财力更是重中之重,天下财力最雄厚的不外乎江南三世家,南宫家是朝廷的坚强财力后盾,不能为我所用,叶家的实力偏弱,且人丁单薄,唯有慕容家实力堪比南宫,人丁兴旺,具备作为我唐门的财力后盾。”足不出户的唐家祖奶却可对江湖事信口说来,却有一番手段。
                “奶奶高瞻远瞩,孙儿佩服,只是目前影儿分身于李寻欢,恐暂不能顾及慕容家。”
                “恩,这个事可以暂时放一放,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李寻欢,这步棋若不能走通,一切都是白费。”
                “是,奶奶,孙小红现在怎么处置?”
                “先留着她,好生照顾,千影现在是投石问路,问情于寻欢,若李寻欢没有回应,那说明孙小红的位置将很重要,对了,这事儿不要让你爹知道。”说到自己的儿子,现任唐门家主唐龙生的时候,老人眼里是明显的不屑与轻蔑。
                “恩,爹那边正忙着淬炼唐门至宝“漫云千影”,还没时间顾及我们这边。”对于这个亲生父亲,唐漫云好像也不怎么尊重。
                “天山派那边准备了怎么样了?”
                “已经动身了”



                回复
                举报|10楼2011-06-25 15:56
                  虽然写的不错。不过你好像走错地方了。去古龙吧发应该会更受欢迎。不过还是顶起。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1-06-25 16:11
                    寻欢背着千影去了悦来客栈,安排她住下,付了房资,本想独自离开,却发现,小红不知影踪,自己也无地可寻,不如就此停留,顺便要了些酒菜,继续醉酒浇愁。也等那女子明日醒来后,好生规劝,莫再深夜徘徊酒栈,否则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想想真是可笑,一个嗜酒如命的醉鬼却要劝另一个醉鬼别再饮酒。
                    夜已深,人憔悴,独自斟饮,千杯不醉,何以浇愁? 愁上加愁。

                    千影一觉睡的很踏实,也许是神经紧绷许久后突然舒缓,困意正浓吧,成功的接近了李寻欢,却不知道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只是奶奶的命令,让自己爱上他,最好让他爱上自己。可心里装着慕容轩的自己,还能腾出空间来么? 同样,心里装着林诗音或者孙小红的李寻欢,能真正爱上自己吗?。
                    不想太多了,随缘吧,像大哥说的,先从朋友做起吧,李寻欢对朋友,是从来不设防的。

                    次日,日上三竿,千影方才从睡梦中醒过来,顿觉头痛欲裂,原来宿醉是这么痛苦的事情,跌跌撞撞的下了床,洗漱一番,便出了房门。
                    “饮酒莫贪杯,否则昨日之快便是今日之痛,痛快痛快。呵呵,头疼吧,把这碗醒酒汤喝了吧。”李寻欢又是一宿未眠,怀里还抱着酒瓶。
                    千影一怔,原来他竟然没有离开,本来还想着要不要设计第二次见面呢,现在看来,不用了。款款地走向李寻欢,作了一揖,柔声道:“小女子多谢这位大哥昨晚相救,若不是大哥侠义,小女子恐早已。。。”说到这里,千影又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和那番嘱托,心中更是凄凉,竟忍不住轻泣几声。
                    "同为失意人,不必如此大礼,我看你也是武林中人,应该惯使暗器,只是昨晚贪杯醉酒,使不上力而已,否则,哪需要我来相救。呵”李寻欢半醒之间,喃喃地说着,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停留太久。
                    千影心中又一惊,他竟然看出我惯使暗器,真不愧是小李探花,不好对付。转而一想:哥哥跟我说过,跟李寻欢相处的时候,即使是内心,也不可以有任何的虚假对付,必须要真情实义,一切随缘。否则,很容易让李寻欢看到破绽。对对对,我不可以对他产生“对付”之念,我要忘记自己的目的,我就是一个简单的江湖女子而已。跟他也是萍水相逢。
                    想到这里,千影即可恢复常态,惊讶地说:“大哥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出小女子的末微伎俩,想必定是江湖前辈高人吧。”李寻欢斜眼一撇,平淡一笑,正色道:“以后莫要贪杯了,否则下次可不会再这般幸运了,先把这碗醒酒汤喝了吧。”千影顿生感激,捧起汤碗,一口喝下,片刻便觉得头痛稍稍缓和下来。
                    李寻欢看她已无大碍,也劝诫过了,感觉已无他事,遂微微一笑:“好了,那就这样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以后保重,顺便说一句,明知不该留恋的,就不要留恋了,徒增烦恼。”话刚说完,转念一想,其实自己何尝不是一直在留恋那不该留恋的往事呢?。若非这样,小红也不会远走了。轻声一叹,便要离去。
                    千影听他最后一句,知道他可能从昨晚自己口中的慕容轩联想到了什么,顿时俏脸一红,想要解释,又发现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是那样。
                    眼看李寻欢就要离去,不知如何挽留。。




                    回复
                    举报|12楼2011-06-25 19:17
                      李寻欢正要离去,千影寻思如何挽留之际,客栈中突然出现了两个人。
                           客栈就是为人开的,出现两个人原本不该奇怪。
                           但这两人却与别人不同,在人群里,他们应该是绝对显眼的。
                           金色劲装,金色披风,金色的腰带,金色的靴子,金色的刀。他们的模样并不算俊俏,但这身装束,确实惹眼。
                           他们正好挡住了李寻欢的去路,眼睛却直瞪瞪地瞧着后面的唐千影。
                           “确实很漂亮,难怪那两不成材的说的天花乱坠。”其中一个金色汉子自顾的说道。
                           “美女的身边都伴随着危险,他们伤的挺重,看来美女的保镖功夫还不错。”另外一个金色汉子像是在回答自己的同伴。
                           “所以,想得到美女,就要先除掉保镖。”金色汉子终于将眼神从唐千影身上转移到了李寻欢这边。
                           “看样子是个痨病酒鬼呢,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干保镖的。不过越不像高手的,可能才是真正的高手。”两个人自顾自的说着,全然不将李寻欢放在眼里。
                           李寻欢回头看看错愕的唐千影,苦笑一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美女的地方就有恩怨,看来这话真不错。”
                           “你说的对,既然你接近了美女,那就深处恩怨之中了,所以,如果死了,千万不要抱怨杀你的人。哈哈哈哈”金色汉子疯狂的笑着。


                      回复
                      举报|13楼2011-06-26 12:35
                        话既说完,手已按住刀柄,顷刻间就要拔刀出手,客栈中顿时一片肃杀。
                             “听说洛阳金刀门近年出现两个怪才,竟将平平无奇的金刀刀法硬是练成了高深武功,凭着这身功夫在这中州地界纵横无匹,打出了响当当的名号,想必,就是二位了吧。”李寻欢云淡风轻地说着,丝毫不被对方气势所影响。唐千影看在眼里,很是佩服。
                             金刀汉子面目一怔,没想到面前的痨病鬼竟也知道他们弟兄的名号,顿时有些得意,笑着说道:“既然知道我兄弟的名号和手段,就该知道,我这刀若是出鞘,必要见血,不过看你这痨病模样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不如兄弟我做个顺水人情,免得你在人间继续受苦,你看怎样。”
                             “哈哈哈,两位真是菩萨心肠啊,我这病鬼虽然确实活腻了,只是这人间的美酒还没品尝够呢,还不想死呢。”
                             “嘿嘿,痨病鬼喝酒,越喝越痛,还不如就此了断,早登极乐。”
                             唐千影瞪大了眼睛看着双方你一言我一语的调笑着,不知是何感受。突然发现李寻欢转过头来,含笑的看着自己。
                             “这位小姐,昨日我帮了你,才惹了这身祸,今日怎么都该你来报答了我了吧,现在人家可是刀快要架我脖子上了呢,你还不出手?”李寻欢竟然是让唐千影来打发面前的两个汉子。
                             “我?”唐千影万万没想到天下无敌的小李飞刀竟然让自己出面来帮他解围,到底是为什么呢?打发两个武林人士对李寻欢来说不就是松松手指的事儿么,莫非此二人真有什么高明手段?,刚才听了李寻欢的介绍,她知道面前这二人便是洛阳金刀门最杰出的弟子“金刀双煞”蔡敬蔡明两兄弟,此二人功夫虽然不错,倒也没听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莫非,他是在试探我?


                        回复
                        举报|14楼2011-06-26 12:35
                          正在衬度之际,只听“嗤”“嗤”两声,刀已出鞘,杀气弥漫,金装汉子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刀尖对准李寻欢,只见李寻欢依旧固态萌发,抱着酒瓶,半醒状态,似乎并不打算出手抵抗。
                               不容多想,唐千影必须出手了,流星镖疾射而出,金刀汉子闻声骇然,手腕一扭,回刀护身,“铛”“铛”接下了两枚流星镖,但额头早已冷汗直冒。
                               “原来是蜀中唐门的高手,再下眼拙,还未请教。”金刀汉子虽然不惧此女,但也尽量不想开罪唐门。江湖中人都知道,唐门的人不好得罪,暗器功夫首屈一指,最可怕的是,他们的凝聚力极强,若有一人被伤或被杀,那报复将是十倍甚至百倍的,尤其是唐门的“天涯追杀令”,得此令者,即使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追杀到不死不休。
                               “哼,凭你们,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号。看你们在金刀上的造诣也得来不易,识相的赶紧滚。”刚刚小试身手的唐千影显得盛气凌人,每个初入江湖的少年都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李寻欢在旁,听了这话,轻叹一声,心想,真是初出茅庐,说话不给对方留台阶,人家想退,都没法退了,否则以后怎么在江湖上混。
                               唐千影自是想不到这一层,还在为自己的漂亮话得意不已,没看见金装汉子早已面色铁青,眉宇间杀气陡现。
                               “哼哼,既然姑娘不屑告知身份,那我等只好讨教几招,猜个端详了,若刀下失了方寸,要了姑娘性命,我等也能向唐门有个说辞。”不愧是老江湖,说话之间,已经将前因后果以及退路全都铺排的井井有条。看来,免不了一番厮杀了。


                          回复
                          举报|15楼2011-06-26 12:36
                            金装汉子说话之际,已经重新摆好起手式,待唐千影还未及反应,以极快的速度欺身过去,金装汉子心里清楚,唐门暗器功夫天下无双,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要出手比他们更快,以近身战的方式让他们的暗器无法出手。
                                 唐千影没想到自己的话并未产生作用,反而自遭横祸,也只能拼死一战了,眼见对方迅雷之势杀到身前,手中火流星无法出手,只得展开家门“迷踪影”身法,左闪右避,寻找机会出手。
                                 一个暗器功夫卓绝的门派,必然伴随着绝世的身法,迷踪影便是唐门自创的高级身法。
                                 “金刀双煞”同样不同凡响,很难想象如此平平无奇的刀法,在他们手上使出来竟是如此变幻万千,迅猛如电。看来江湖那句老话是对的,功夫是人练出来的,再平凡的功夫碰到了合适的人,也会发挥不平凡的威力。
                                 顿时,金刀双煞与唐千影一攻一守,战了个难解难分,金刀双煞兄弟两的配合默契,上下左右衔接紧密,竟似无缝可钻,无处可躲,不过迷踪影也并非浪得虚名,总能不经意的躲开致命的一击。
                                 金刀双煞有些急躁了,他们清楚,虽然攻势凌厉,但刀法是有招数限制的,一旦招数使完,即便威力再大,也很容易露出破绽,所以,两个金装汉子越战越急,眼看今日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了,发现唐千影身形一滞,遂果断使出他们联手的金刀刀法致命一招“无处可逃”。
                                 唐千影毕竟初出茅庐,虽然身怀唐门绝世武学,奈何并无杀人之念,也无实战经验,一直仗着迷踪影躲闪,稍有迟滞,即被对方抓到了机会。她虽无杀人之想,但对方却是拼命一招。刹那间,唐千影已处于死亡边缘。
                                 “刷”“刷”两声呼啸,“啊”“啊”两声惨叫,又是筷子,钉住的还是手掌,刀已落地,血流如注。唐千影刚从死亡边缘缓过神来,感激的看向施以援手的李寻,“谢谢大哥,您又救了我一次。”
                                 “你明明功夫比他们高,却差点被他们杀死,你不想杀人,他们却想杀你。所以你才败了,行走江湖,虽要秉持正义之念,但切莫慈悲过头,最终害了自己”李寻欢像是在教导后辈一样的说着。唐千影顿觉丢脸,埋头不语。
                                 金装汉子紧咬着牙,忍着疼痛,眼瞅着面前的刚才被他们称作痨病鬼的人,心下既愤恨又恐惧,太快了,出手实在太快了,他们虽然全力一战唐千影,但多年在江湖上打滚所练就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状态却一直保持着,知道筷子刺穿他们的手掌,他们竟然都没有任何察觉。眼前的痨病鬼究竟是什么人。江湖上能有如此出手速度的人,绝对没几个。


                            回复
                            举报|16楼2011-06-26 12:36


                              回复
                              举报|17楼2011-06-26 12:41


                                回复
                                举报|18楼2011-06-26 12:50
                                  李寻欢看着趴在地上忍痛低吟的金刀双煞,甚为可惜,这两人的天赋,若能低调磨砺,将来不难跻身绝顶高手行列,奈何心术不正,过早步入江湖,受歪风邪气荼毒,浪费了一身本事。

                                  抬头看看唐千影,眼神复杂,心想,此女必是唐门后辈无疑,看其精通迷踪影身法,想必是唐门地位较高的人物,只是这唐门向来低调,家族观念极重,所以保密性也极高,虽然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对江湖各门各派都有了解,但惟独这唐门,只能算是知其名,知其力,却不知其本。算是江湖中最神秘的武林世家了。其实算起来,当年我这飞刀绝技的授业恩师与这唐门也颇有渊源,只是当年恩师言语隐晦,并未说的太清楚。如今有缘能助得唐门子弟脱危解困,也算尽到同枝同脉之义了。
                                  只是这唐门子弟向来蛰伏川蜀,较少踏足中原,即便是,也多是集体出动,很少单枪匹马到处闯荡的,如今这位姑娘很明显是初涉江湖,入世未深,还精通唐门高级身法,这样的人来到中原,身边却无唐门兄长或者长辈保护,确实奇怪。

                                  唐千影看到李寻欢奇怪的看着自己,心中忐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琢磨不定。遂率先打破沉默,向着李寻欢征询道:“大哥,您看怎么处置他们两个?”
                                  李寻欢经千影垂询,回过神来,又回复到那副半醉半醒的模样,懒洋洋地说:“他们也得到教训了,年纪轻轻,也不用什么处置了,放他们走吧。” 唐千影没想到李寻欢会这么轻易的放走他们,神情一呆,朝着金刀双煞喊到:“听到没有,我大哥说让你们滚,还不快滚。”
                                  金刀双煞听闻他们要放自己走,顿感天地重开,夹起地上的金刀,赶紧溜出客栈,只是在走远之后,突闻一声:“你们等着,这事儿没完。”
                                  李寻欢哂笑一声,嘿嘿,看来梁子又结下了,哎,少年人啊,少年心性。
                                  转过头来,看着唐千影,说道:“你是唐门子弟吧,是什么身份?”
                                  唐千影闻声,立刻一本正经地回到:“大哥,小女子是唐门现任门主唐龙生的女儿,唐千影",唐千影回答的很干脆,因为哥哥嘱咐过,当被问及身份等等不涉及绝密的问题时,尽可坦诚相告,这样才不至于引发李寻欢的怀疑。
                                  李寻欢闻言,些许惊讶,有猜到她可能是唐门中地位较高的人物,却没想到她竟然就是唐门门主的女儿,那就更奇怪了,唐门怎会放心让她独闯江湖呢?。怀着疑问,李寻欢委婉地说:“原来是唐门千金,在下眼拙了,小小年纪就独闯江湖,胆气不凡啊”。
                                  唐千影没有听出他的深意,只脱口道:“大哥见笑了。”
                                  李寻欢看她没有正面回应,心知她没听懂自己的意思,遂旁敲侧击:“是为了你昨晚口中的那个慕容轩吧,哈哈,小女子千里会情郎,挺有烈女风范啊”
                                  晴天霹雳,唐千影顿时语塞,她没想到李寻欢对自己独创江湖的问题如此深究,竟然联想到了慕容轩,现在到底是否还顺着计划在走呢?。



                                  回复
                                  举报|19楼2011-06-26 14:38
                                    唐千影不知如何作答,只得俏脸一红,低头弄起衣角,一句话也不说。
                                    李寻欢看在眼里,想必不会有错,有些欣赏,甚至佩服,他的一生都不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一直徘徊在友情与爱情之间,苦恼,彷徨,最终痛失所爱,兄弟绝情。
                                    “看样子,他伤了你的心。”李寻欢依然在这个问题上停留。
                                    唐千影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慕容轩本不在计划之内,若非昨晚酒醉失言,怎会有如今局面。其实心中有万千苦恼愁肠想找人诉说,又害怕将那个坏蛋卷入漩涡,坏了计划。
                                    忽然,唐千影回想起哥哥对自己说过,当意外发生时,不要去逃避,顺其自然,计划是死的,人是活的,有时候,不断发生意外的计划,才可能是真正无懈可击的计划。放心应对,我们会在背后支持你。
                                    想到这里,唐千影释然,眼前就是一个意外,既然回避不了,那就坦诚应对把。
                                    “他就是一个坏蛋,我不想再提他了。”唐千影想起这位慕容家公子的时候,眼神既甜蜜又复杂。
                                    “江湖上也欣闻慕容公子的大名,对于他,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有时候看起来左拥右抱,花心的男人,多数时候都是寂寞的,可能也是痛苦的。真爱是美好的,没有一个男人会舍得去不断的糟践它。”李寻欢说着这位慕容公子,就好像说着自己的曾经一样。他并不想为了这位素未谋面的公子哥辩护,只是,他希望眼前的女子,能够再给他一次机会去真正的了解他,也许,会有不同的答案。
                                    唐千影听了李寻欢的一番话,回想起自己与慕容轩的美好往昔,止不住在眼圈里打转的眼泪,留下了脸颊。悲伤,开心,还有希冀。
                                    “那我是不是该再回去找他呢?。”这个时候,唐千影好像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忘记了之前的理智,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努力想要寻回真爱的小女人。
                                    “我觉得,你应该给他这次机会。不如这样,我陪你去,如何?”李寻欢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主动提出陪她去找慕容轩,他原本该什么都不理,去到处漫无目的的寻找小红的,可眼前的女子,太像诗音了,那位慕容轩,是否也是跟当年的自己一样呢?。他很想看看这个人,也很想见证这段感情的最终结果,也许,是想弥补自己半生的错吧。何况,此女子乃是唐门千金,与自己恩师颇有渊源,如今只身行走江湖,理应照料。
                                    唐千影没想到李寻欢会提出陪自己去往江南慕容家,此刻她有了一种成就感,刚才还是不知如何应对的意外,却被自己无心的利用,反倒成为了自己绑住李寻欢的最好理由。想到这里,喜上眉梢,感激的说:“谢谢您,大哥,您一次又一次的帮我,我不知如何感激。还不知道如何称呼您呢。”
                                    李寻欢没有再说多的,继续那副半睡半醒的状态,只喃喃的回应:“我姓李,你以后叫我李大哥就行了。”
                                    唐千影没有去打扰他,只坐在一旁休息,刚才打了一架,真有些累,一边捧着脸,仔细的端详眼前的这位传说中的小李探花,蓬乱的头发下,一张英俊带着几分忧郁的脸庞,一身蓝衣,更加衬托着忧郁,似是悲伤,又感深沉,谜一样的感觉,诗一般的气质。
                                    “此时才真正看清楚了他,原来长的这么帅,这么吸引,配上他的故事,难怪女子都为之倾倒。”想到这里,千影俏脸一红。



                                    回复
                                    举报|20楼2011-06-26 15:41
                                      公公贴~


                                      回复
                                      举报|21楼2011-06-26 15:46


                                        回复
                                        举报|22楼2011-06-26 15:49
                                          申请加精。。


                                          回复
                                          举报|23楼2011-06-26 15:54
                                            蜀中,唐门,小屋外。
                                            长夜,冷月,梧桐。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老人依旧冷漠地问。
                                            “进展顺利,千影慢慢融入角色,虽然有些意外,但处理的很好。”青年人回答到。
                                            “恩,有意外是好事,更加真实,看来千影与李探花,还有些缘分,后面可以放松点了,除了你我,一切随缘,关键时刻,给予一些支持就行了。”老人道。
                                            “慕容轩还是卷进来了,千影那丫头看来迷的不轻,竟然听李寻欢的怂恿一起去找他。”青年人说道。
                                            “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慕容家那小子我是知道的,看来李探花想起从前了,可惜,对那小子有了错误的期望,不过,也许千影跟李探花的缘分真的到了呢”老人像是能洞悉一切。
                                            “那慕容轩那边。。。”青年人不解的问道。
                                            “不用插手,两男一女一台戏,让他们去演,至于慕容家的问题,没事,他们的想法,我也清楚,很容易利用,反倒是叶家那边,你也要尽力争取一下,能拉拢两家,是最好不过了。”老人平淡地说着。
                                            “孙儿明白了,奶奶。”青年人似乎胸有成竹。



                                            回复
                                            举报|24楼2011-06-26 17:35
                                              洛阳到苏州,行程不短,人在旅途,人不同,心情也会不同。
                                              虽然去过苏州好几次,却从没真正的欣赏过沿途的风光,这次受寻欢启发,千影内心充满希冀,人也开心了很多,所以看沿途景色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一路上走走停停,叽叽喳喳,兴致昂扬。
                                              李寻欢不一样,虽正当壮年,却早已历经沧桑,情路坎坷,外界风光再秀美,也不及手上一块木雕来的温暖心灵。游客在旅途中若没有美景相伴,那简直就是度日如年,李寻欢在任何时候若没有美酒入口,木雕在手,想必过的都会不踏实。
                                              旗未动,风也未动,是人的心在动,山虽青,水也秀,怎及灵魂深处那段甜蜜。
                                              李寻欢偶尔会抬头看看这个初入江湖的女孩,她来自谜一样的家族,她本身更是一个谜,有时候很透明,但想到深处,总觉得有许多解释不通。
                                              唐千影玩乐之余,也会偷偷瞧上一眼李寻欢,这个传说中的男人,从小就在家中长辈兄长口中听到的武林骄子,一代大侠,如今,这个人就在自己身旁。虽然一路上他几乎从未开口说过话,只是专心地雕着他的木雕,喝着他的酒。但不知为什么,这样单调的一个人陪伴她在旅途上,她却丝毫不感觉寂寞。
                                              也许,他只要静静地呆在旁边,就已经是一部可以让整个旅途都不会单调的故事了。




                                              回复
                                              举报|25楼2011-06-26 22:45
                                                夕阳下,黄河边,一男一女,牵着马,如诗如画。
                                                “李大哥,您是江湖成名高手吧。”唐千影低着头,踢着石头,边走边问,虽然她知道他的身份,但计划之外,有此一问才是正常。
                                                “你看我像吗?”李寻欢若不算成名高手,那恐怕旷古绝今都没有人能算了。但李寻欢并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少年人都在为功名流血流汗,而真正的成名高手,却总是为声名所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何止是像呀,我看根本就是,我的暗器功夫在唐门也算不错了,但金刀双煞联手攻击你的时候,我发的暗器竟然被他们完全挡下,但你仅用筷子救我的时候,他们却全然不知,完全无法抵挡,相信筷子刺穿他们手的瞬间,他们都还不知情呢。这种高明的功夫,江湖中会的可不多呢。”唐千影想着客栈中的一切,越想越觉得李寻欢武功的可怕。
                                                李寻欢早知道她会留意这个细节,并不意外,此女虽然江湖经验浅,但人还算聪敏,遂说道:“呵呵,雕虫小技而已,哪能跟唐门绝世武功相比,我只是运气好而已,是他们大意了,千影你万不可妄自菲薄,唐门暗器天下无双,这是几百年来屹立不倒的金字招牌,你要学的还很多。”
                                                李寻欢对唐门的推崇让唐千影很受用,唐门暗器,确可说天下无双,只是唐千影一直有个疑问,看现在有机会,便直接问到:“大哥,你说唐门暗器,天下无双,固然是的,但真正做到例不虚发的,似乎只有小李飞刀,那到底哪个才是最厉害的呢?”
                                                这样的疑问,江湖中一直在争论,唐千影此番道出,也不会引起李寻欢的怀疑。只是唐千影却不知道,飞刀绝技本身就与唐门有着莫大的联系。只是老一辈的秘密,早已尘封,无法再大白于天下了。
                                                “呵呵,谁能知道呢?但小李飞刀再厉害,用它的也只是尘世中一可怜人,而唐门却靠着天下无双的暗器功夫成为一方雄主,百年荣光。谁胜谁负,似乎并不重要了。”李寻欢自嘲地说着。
                                                唐千影没想到在李寻欢心中是这么看的,李寻欢的故事她听过很多,他确实是一个可怜人,再在这个问题上停留,恐会伤及他的心,遂想转移话题,却不知说些什么好。




                                                回复
                                                举报|26楼2011-06-27 14:14
                                                  楼楼可以到置顶帖申精


                                                  回复
                                                  举报|28楼2011-06-27 16:18
                                                    申精吧


                                                    回复
                                                    举报|29楼2011-06-27 16:26
                                                      我是否来到了古龙吧


                                                      回复
                                                      举报|30楼2011-06-27 16:28
                                                        语言表达方式不符,还欠火候……应参照原著口吻!


                                                        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31楼2011-06-27 17:00
                                                          百度小说人气榜查看规则>>

                                                          推荐应用